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9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向黎浅浅,黎浅浅无辜的看着他,嘴巴偷偷动了两下后把东西咽了。土豆被炖得软烂,完美吸收了汤汁,咬一口直接在嘴里爆开,沙沙的口感混合着鸡肉的味道。


  ……好饿,还想吃。


  黎浅浅盯着他的碗伺机而动。


  “再把筷子伸出来,我就把你丢进泔水桶。”霍疏哑着嗓子威胁。


  如果是别人这么威胁,黎浅浅肯定不当回事,但如果是本小甜饼文里唯一的大反派……黎浅浅萎了,捏着筷子再不敢偷吃,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霍疏。


  她一身名牌小裙子,连发夹都是精致的,周身透着不染人间烟火的无辜,仿佛一个名贵的艺术品,和这个脏乱的小吃街格格不入。


  她眼巴巴的看着霍疏,可怜的模样让烧烤摊老板都看不下去了,热情的招呼她:“小美女,你过来,这里还有饭。”


  黎浅浅心头一动,正要答应时,霍疏一个眼神看过来,她又萎了,讷讷的跟老板道谢:“不用了,我不饿。”


  话音刚落,肚子就咕噜噜一声。


  霍疏沉默片刻,突然放下碗筷站了起来,瘸着腿慢吞吞的朝旁边的超市走去。黎浅浅看着他还没吃完的饭咽了下口水,手里的筷子跃跃欲试。


  ……不行,再这么下去,她就真把持不住了。黎浅浅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烧烤摊老板,试着用聊天转移注意:“你和霍疏认识吗?”


  “他没跟你说他在我这儿打工吗?”烧烤摊老板好笑的问。


  黎浅浅愣了一下:“……没说过。”


  “那估计是要面子吧,”老板朝她扬了扬眉,“男人都好面子,更何况还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黎浅浅讪讪:“我不是他女朋友。”


  “那你可得继续加油了,这小子别的不行,自尊心可是强得很。”老板好心提醒。


  黎浅浅总觉得他这话不太对劲,正想问为什么,霍疏就回来了。


  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碗,确定她没偷吃后扔给她一个东西,抬头对烧烤摊老板道:“我让超市记你的账,你直接扣就行。”


  烧烤摊老板看了看黎浅浅手里的面包,乐了:“怎么,觉得我这儿的饭不干净,不敢让她吃是吧?都护成这样了,还说不是女朋友。”


  霍疏没理他的玩笑,只是坐下继续吃饭。


  黎浅浅又一次跟老板解释:“不是的,真不是女朋友。”


  老板笑了笑,用‘我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后,就去切肉穿串了。


  黎浅浅觉得他没懂,但也无所谓了,她撕开面包袋,咬了一口后问霍疏:“他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总觉得怕饭菜不干净,所以给她买面包这种事,听起来有点玄幻。


  “不是。”霍疏冷淡回答。


  黎浅浅认同的点了点头。她就说嘛,霍疏不像这么好心的人,估计是觉得她不在这里打工,没资格吃这里的工作餐,所以才不准她吃的。


  她吸了一下鼻子,继续啃面包,一边啃还不忘一边和他搭话:“你最近一直不上晚自习,就是因为在这里工作啊?”


  霍疏埋头吃饭。


  黎浅浅叹了声气:“其实我爸有给你生活费,你没必要这么辛苦的,实在不行,你以后还给他就好了,完全没必要每天打工,你都高三了,学习任务很重,要是一直不上晚自习,肯定会跟不上的。”


  霍疏把碗里最后一点饭吃了,端着碗起身就走。


  黎浅浅赶紧跟上,看到他吃光光的碗后咋舌:“你好能吃啊,这么大一碗都吃完了。”


  说完,她还不忘咬一口面包。


  霍疏不搭理她,走到水龙头前干净利索的把碗洗了,又去旁边搬了一个大盆往这边走,走到黎浅浅面前时,冷着脸说一句:“让开。”


  黎浅浅赶紧让开,看着他把盆放到水龙头下,一边接水一边去搬了铁签和铁盘过来,呼呼啦啦都扔进盆里。


  做完这一切,他搬了把马扎坐在一个大盆前,开始洗里面泡着的铁签和盘子。


  黎浅浅蹲在他旁边,继续啃自己的面包:“你每天晚上到家都一点多了,早上又五点起床,这样下去可是要生病的,你如果实在不愿意接受黎家的资助,那跟人借钱怎么样?到时候连本带利的还,这样就不用怕欠人情了。”


  “闭嘴。”霍疏隐隐有些不耐。


  黎浅浅短暂的闭嘴,盯着他洗盘子的手看了半晌后,又突然开口:“要不我聘用你帮我洗衣服吧,我好多衣服都要手洗,你看你手法这么好,肯定很合适……”


  “泔水桶。”霍疏面无表情的说了三个字。


  黎浅浅讪讪一笑,再不敢说话了,专心吃自己剩下那点面包,霍疏则总算可以专心洗盘子了。


  然而两个人相安无事没多久,黎浅浅就伸出手指戳了戳霍疏的后背,只是霍疏没理她。


  她继续戳,又戳了两下后见霍疏还不搭理自己,就再次打破了沉默:“霍……疏……”


  或许是因为她的声音实在奇怪,霍疏总算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冷着脸扭头去看她了——


  然后就看到一张被憋红的脸。


  霍疏:“……”


  他瞬间冷下脸,顾不上擦手就将她拽了过来,迫使她背对自己,将她整个揽住后,勒紧了她的小腹猛地发力。


  “呕……”


  黎浅浅将面包吐了出来,下意识的握紧霍疏的胳膊喘气,因为姿势问题,她腰以下都紧紧贴着霍疏,每无意识的动弹一次,霍疏便跟着紧绷一分。


  直到最后,霍疏忍无可忍的问:“好了吗?”


  黎浅浅颤了一下,转身时被裙子裹紧的腿一不小心便蹭了他一下,霍疏猛地放开她,转身大步朝公共厕所走去。她看着他隐约带了点怒气的背影,心里一时间有点发虚。


  霍疏好半天才回来,黎浅浅看着他淡漠如初的脸,小心的问一句:“你生气了?”


  “安分点。”霍疏警告。


  黎浅浅瞬间安分了。


  天色渐渐晚了,华灯初上,小吃街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霍疏把所有餐具都洗干净后,就走到另一边切肉穿串。


  黎浅浅看着他熟练的手法,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未来会继承霍家,成为心狠手辣的大反派,再看他切肉时冷漠的表情……嗯,跟个冷静杀人狂似的,他不反派谁反派。


  她抱着书包坐在角落的马扎上,无聊的观察霍疏每一个动作,霍疏看都不看她一眼,任由她这么打量自己。


  虽然已经是九月了,天气依然很热,霍疏从吃完饭就没闲着,此刻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额上密密的一层细汗,偶尔有大颗的汗珠顺着下颌线落下,最后凝聚在下巴那里滴落。


  他大约也是不舒服,但因为手上沾满油腥拿不了纸巾,只能耸起一边肩膀,用短袖擦一下汗,这样擦虽然方便,但只能擦到侧脸的位置,大部分的汗还停在脸上,偶尔也会落到眼睛上,蛰得他睁不开眼睛。


  在他又一次要用袖子蹭汗时,一只白净的小手拿着纸巾停在了他脸上,霍疏瞬间僵住。在他僵住的时候,黎浅浅另一只手拨开他汗湿的头发,将他的额头也仔细擦了。


  “……放开。”霍疏眼眸漆黑,声音微微沙哑。


  黎浅浅快速帮他擦完汗,乖巧的把用过的纸巾叠好:“放开了。”


  霍疏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低着头继续切肉,只是等他下次再出汗时,某人又来了。他制止了几次没用,就干脆不说话了,两个人就静静的待在一起,气氛倒难得没那么紧绷。


  夜色渐渐深了,等八点的高峰期一过,人就渐渐少了起来,十点左右的时候就没什么客人了。霍疏放下刀,开始去收桌子上狼藉的铁签铁盘,等把这些泡进大盆后,又开始去打扫桌子上的脏东西。


  今天生意还不错,老板乐呵呵道:“把垃圾都收拾了,你们就先走吧,下面估计也没几个人了,我自己就能应付。”


  “好。”霍疏答应。


  黎浅浅一听可以走了,当即眼睛一亮,再看那一堆还没洗的盘子,以及摊子上厚厚的垃圾,又觉得单靠霍疏自己,恐怕还是得十一点多才能走。


  霍疏还在专心打扫,黎浅浅想了想,干脆放下书包走到大盆前,搂好了裙子开始下手。然而她刚抓起一把铁签,还没有往上倒洗洁精,身后就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你干什么!”


  黎浅浅吓得手一抖,一支铁签就扎伤了手指,指腹很快就渗出血来。


  霍疏把她从马扎上拖了起来,漆黑的眼睛死死盯着她的手,一字一句的质问:“谁让你动这些的?”


  哪怕是前世,黎浅浅也没见过他表情这么骇人的时候,一时间懵在了原地,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开了水龙头,攥着她的手放在水下冲洗。


  有点凉的水冲到受伤的指腹上,一开始有些刺痛,慢慢的就没什么感觉了。黎浅浅怔愣的盯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半晌才抬头看向霍疏的脸。


  因为他是从背后攥着她的手,所以她半边身体都等于靠在他的怀里,稍微一抬头,两个人的脸就近得只剩下一拳的距离。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他的侧脸,看着他蹙起的眉头和过于严厉的表情,心想他今天真的好爱生气。


  ……不会是因为担心她吧?黎浅浅冒出这个想法,自己先忍不住荒唐的笑了。


  “还敢笑?”霍疏声音透着丝丝凉意。


  黎浅浅瞬间绷住,当着霍疏的面表演一个当场变脸。


  霍疏的唇角微动,板着脸看向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