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番外六(南柯一梦)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自打第一次之后, 黎浅浅和霍疏就形成一种默契,霍疏出门工作时不管黎浅浅有没有睡着,都会跟她打个招呼再走, 而黎浅浅则在阁楼等着他一起吃午饭和晚饭, 每次吃完要么一起看会儿电视,要么就滚到床上去了。


  霍疏对这件事似乎永远存在热情不管当天工作多累, 都要拉着她来一次,而且是至少一次。黎浅浅整天待在阁楼上, 没有什么活动的空间, 按照正常人来说睡眠质量是不会好的, 但亏得他每天努力, 生生给她每天都累得睁不开眼,十天半个月一过连腹肌都有了。


  在这种日常的相处中, 霍疏越来越放松,不会再像第一次和她躺在一起时那么僵硬不说,偶尔还会主动抱抱她,或者帮她做一些只有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


  又是一天晚上, 事后。


  两个人从浴室出来时,黎浅浅脚都是软的,全靠霍疏把她抱回了床上。


  “……早知道你这么不老实, 我就不跟你一起进去了。”她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


  霍疏看了她一眼, 转身去拿了吹风机过来,插上电后开始帮她吹头发。黎浅浅乐得享受他的伺候, 没骨头一样倚在他怀里, 闭着眼睛假寐。


  这个梦做得时间太久了, 久到她都以为这是现实、而重生后的那一切才是梦了。不过只要是梦就会醒,醒之前不妨把恶梦做成美梦。


  “在想什么?”


  头顶传来霍疏沉沉的声音, 黎浅浅动了一下:“想自己多久没出门了。”


  吹风机声音猛地停下,她诧异的睁开眼睛,还未来得及说话,吹风机就再次响了起来。还是一样的吹头发,但气氛明显不如之前了。


  黎浅浅耐心等着他给自己吹完、见他开始收吹风机时,这才慢悠悠的问一句:“你总不能关我一辈子吧?”


  霍疏沉默一瞬:“不会。”


  这还是他第一次明确表示不会,黎浅浅扬眉:“那你打算关多久?”


  霍疏看她一眼,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日期。


  “我提醒你一句,人是社交性动物,长期待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是会疯的,你舍得看着我疯吗?”黎浅浅眯起眼睛施压。


  霍疏静了许久,总算勉强开口了:“先结婚。”


  “可以,明天去领证。”黎浅浅爽快答应。


  霍疏顿了一下:“你当场反悔怎么办?”


  “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反悔。”黎浅浅扬眉。


  霍疏并不相信她口中的爱,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半晌,黎浅浅无奈妥协:“那你说怎么办。”


  “再等等。”霍疏斟酌片刻,给出答案。


  黎浅浅:“……我如果不是爱你的话,听到你这么敷衍的答案现在就该跳脚了。”


  霍疏看她一眼,回到床上抱住她。


  黎浅浅思索片刻,找出一个解决办法:“要不今天不坐措施了,等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再带我出去,是不是会放心一点?”


  “不行。”霍疏拒绝。


  黎浅浅疑惑:“为什么?”看他对妞妞的态度,说明他是一个很喜欢小孩的人啊。


  “我不想孩子成为你的筹码,”霍疏声音有些闷,“也不想孩子成为你痛苦的来源。”


  黎浅浅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这位还是不相信自己会喜欢他,以为她是为了逃走才提出这个方法,所以为了避免她之后因为孩子被伤害,直接拒绝了对他而言很心动的提议,这可真是……让人总想疼疼他啊。


  黎浅浅轻叹一声抱住他:“那不要了,你亲亲我。”


  霍疏听话的亲了亲她,默默和她对视。


  “确定什么都不做吗?”她小声问。


  天花板上的灯光碎在她的眼睛里,变成了点点滴滴的星河,霍疏看了许久,竟然露出一个清晰的笑容。


  “……帅哥,你是对我笑了吗?”黎浅浅仿佛发现了新大陆。重生后的霍疏经常对她笑,可重生前的却是从来没有过,也难怪她会觉得稀奇。


  霍疏瞬间绷住脸:“我没有。”


  “骗人,我都看到你笑了。”黎浅浅不上当。


  霍疏翻身面朝墙壁:“……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还不到九点,我不睡,快点给我转过来,再给我笑一次。”黎浅浅去拉他,霍疏坚决不动。


  黎浅浅干脆长腿一跨从他身上迈过去,整个人一个翻滚。霍疏没想到她刚才路都走不稳,这会儿竟然这么皮实,顿时有些头疼的把人抱住:“你想干嘛?”


  “想。”黎浅浅回答。


  霍疏顿了一下,明白她的意思后哭笑不得:“从哪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别管我是怎么学来的,我就问你,你给我笑一个吗?”黎浅浅叉腰。


  霍疏立刻严肃:“别闹了。”


  “真不笑?”黎浅浅皱眉。


  霍疏刚要点头,她的嘴角就一垮,重新从他身上翻回去了,背朝他躺着不动弹了。霍疏沉默许久,回头戳了戳她的后背。


  黎浅浅闭着眼睛装死。


  短暂的安静之后,霍疏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过来。”


  黎浅浅的耳朵一动。


  “不用想了,我笑。”霍疏蹙眉。


  黎浅浅立刻扭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发自内心的笑和强扭出来的笑完全是两种东西,至少霍疏刚才笑时,黎浅浅只觉得帅,而现在却莫名的可怜,好像受尽了压迫一般。


  黎浅浅被自己的脑补逗乐,霍疏误以为是在嘲笑自己,薄唇当即抿了起来。黎浅浅急忙哄他:“不是笑话你,我就是觉得你可爱而已。”


  说完,她捧着他的脸亲了亲,眼底满是宠溺:“你怎么这么可爱呢,我可真是太喜欢你了。”


  她说这句话时语调轻轻上扬,透着一种演不出来的亲昵,霍疏眉眼微动,许久之后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最后两人还是没控制住,闹到大半夜的才睡去,霍疏第二天果然又迟到了。


  他们两个过得幸福快乐,可有些人却是相当煎熬了。


  黎深在查了许多天后,终于查到黎浅浅就在别墅里,他当即恼怒的要去找霍疏算账,可快到办公室门口了又生生忍下来。他没有证据,也没有可以闯进昔日家里的能力,一旦先打草惊蛇,难保霍疏不会把黎浅浅转移。


  这么想着,他又回到了办公室,一边工作一边思考该怎么救出黎浅浅。一连想了两天后,他最终还是决定偷偷潜入别墅把妹妹带出来。


  说干就干。一日公司派他出去签合同,他看了眼办公室里的霍疏,知道机会来了。


  黎浅浅在阁楼看书的时候,窗户突然被小石子砸了一下,她愣了愣,突然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


  ……没记错的话,前世黎深深也是这么找到她的吧?


  这么想着,她快步跑到窗口,果然看到在下面鬼鬼祟祟的黎深。


  黎深看到她后眼眶都红了,又是愤怒又是心疼的颤声问:“你、你还好吗?”


  “我好得很,你赶紧走吧。”黎浅浅催促。


  黎深愤怒:“我怎么可能走,你先等等,我想办法上去救你。”


  “……别啊,霍疏已经知道你来了,你还是走吧,千万别跟他起冲突。”前世黎深来救自己的时候,就因为跟保镖起了冲突被揍了,虽然现在是梦里,可她也不想他挨打。


  黎深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救妹妹,转悠几圈后决定把阁楼大门的锁直接砸开。他是个行动派,想好了之后就开始动手,任凭黎浅浅怎么劝都不听。


  动静果然引来了保镖,还引来了本该在公司里的霍疏,黎浅浅看到那些人去抓黎深,顿时着急的对霍疏喊:“你别让他们动他!快点放开他!”


  霍疏面色阴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黎深反抗激烈,尽管那些保镖下意识轻手轻脚,还是伤到了他。黎浅浅心里憋闷得厉害,对着霍疏的语气也不怎么好了:“你快点放开他!要是他受伤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霍疏的眼神更冷,却还是看了保镖们一眼,保镖们当即不敢再动手,直接拖着黎深拖了出去。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霍疏上楼时,黎浅浅已经平复下来了,只是看到他后眉头还是微微发皱。都是梦,按理说是不该生气的,可她一看到黎深落在下风,就有点忍不住。


  自己亲哥哥,被霍疏打也就算了,被陌生人打算怎么回事啊。


  霍疏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水,看到她一直不肯说话,眼底闪过一丝嘲讽:“装不下去了?”


  黎浅浅皱眉不语。


  “原谅我?我为什么需要你的原谅?黎浅浅,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霍疏面无表情。


  黎浅浅知道他现在很生气,也是,如果她一开始没有给他希望,他现在或许不会因为她的偏袒而动怒,可她这段时间给了他太多的好,现在突然一下子和他对立,好像那些好都是假的,他能接受得了才怪。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今天之后,他不会再有机会进来,至于你,”霍疏死死盯着她,经过漫长的沉默之后冷淡的给出结论,“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离开这个家。”


  他说完之后就走了,一连三天都没有回来,黎浅浅这才发现一个人竟然是这么难熬。第三天晚上,霍疏还没有来的意思,她一脸犹豫的站在镜子前,思索要不要给自己摔一下,用苦肉计制造一点和他相处的机会。


  正当这么纠结时,门口突然传来响动,她眼睛一亮,急忙跑了出去,是霍疏。


  她往前走了两步,接着嗅到他身上浓郁的酒精味。黎浅浅愣了愣:“你喝酒了。”


  霍疏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喝了很多吧,难受吗?”黎浅浅说着去扶他。


  霍疏突然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推到了床上,黎浅浅晃了一下神,他就倾身覆了上来,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除了第一次真正的接吻,她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凶的他了,黎浅浅唇上吃痛,眼底泛起了泪花。


  不知过了多久,霍疏的指尖无意间碰触到她的眼尾,摸到眼泪后愣了一下,动作蓦地停了下来。


  “……你就这么讨厌我?”他哑声问。


  黎浅浅鼻尖红红,声音透着一股委屈:“你动作轻点。”


  霍疏顿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黎浅浅就攀着他的肩膀吻了上去。这一次的吻要比之前的温柔许多,连满腔怒火的霍疏也忍不住沉迷。


  一夜之后,他默默盯着怀里的小姑娘看了许久,才起身离开。


  这一次他没有按照约定叫醒她道别,而是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而从这一晚之后,他来阁楼的时间也越来越久,每天除了做几乎没有别的事,经常一整天不下床也是常有的事。


  黎浅浅被累得腰酸背痛,却也只能无奈接受,只是因为太累,没有多余的力气哄他了,每天一有时间做的最多的就是补觉。


  这在霍疏眼里就成了一种抗拒。


  两个人别别扭扭的生活着,直到某一天外面下起了大雨,黎浅浅一个人在阁楼上,发现窗户没有关,她伸个懒腰去关窗,却因为腿脚无力,倾身去拉窗户时没稳住,整个人都要往下栽。


  她惊呼一声,眼看着自己就要重蹈覆辙摔死在地上时,一条有力的胳膊突然抱住了她的后腰,把人直接拖了回来。


  外面风大雨大,雨水被吹进了阁楼,家具、摆设都湿了,黎浅浅的睡衣也贴在身上,时不时的打个哆嗦。


  “……你就这么想跑?”霍疏的声音发颤。


  黎浅浅愣了一下,刚意识到他误会了,就听到他突然开口:“好,我现在就叫人送你走,你……别做傻事。”


  黎浅浅:“?”发生什么事了?


  大雨将他们两个人淋得湿透,霍疏脸色青白,不住的打冷颤,黎浅浅起初还以为他是冷得了,随即发现不太对劲,急忙拍着他的后背安抚:“我没想跑,刚才就是想关个窗户,真的没想跑……”


  不知过了多久,霍疏总算是冷静了点,她赶紧起身去把窗户关好,推着他一起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两个人在热水下面淋了很久,才勉强驱散体内的寒气,霍疏始终沉默不语,黎浅浅帮他擦干后拉着他一起进了被窝。


  窗外的大雨还在下,两个人缩在被子下,仿佛隔绝于风雨之外,透着一股别样的温情。


  霍疏安静的抱着黎浅浅,一句话也没说,倒是黎浅浅说个不停,不断告诉他自己刚才不是要往下跳。她反反复复的说这段,连睡着了梦里都是这些,也不知道霍疏听进去多少。


  翌日一早她睁开眼,对上一双通红的眼睛。


  黎浅浅顿了一下,有些惊讶的看着出现在阁楼里的黎深:“你怎么来了?”


  “霍疏答应让我带你走了,”黎深握住她的手,“浅浅,你受苦了,哥带你离开,我都想好了,我们去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先打几年工,攒了钱就开个餐厅,到时候我负责后厨,你负责收钱,踏踏实实的过……”


  黎浅浅愣神许久,总算明白过来了,于是哭笑不得的打断:“我不走。”


  黎深一愣:“你说什么?”


  “我不走,我要跟着霍疏。”黎浅浅认真的重复。


  黎深一脸‘我妹疯了’的表情,眼看着就要哭出来,黎浅浅忙打断他的情绪,认真帮霍疏说话。她把霍疏的那些委屈和遭受的误会仔细的揉碎了说,听得黎深一愣一愣的。


  他们两个从天亮聊到天黑,聊到黎深两眼发直的离开才作罢。


  黎深走了,霍疏却一连几天都没回来,直到黎深亲自揍了他一顿,他才意识到黎浅浅还在家里。


  他急匆匆的回到家里,正好看到黎浅浅坐在院子里看书,阳光很好,她的皮鞋很干净,岁月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她还是他心里第一次见时的那个小姑娘。


  黎浅浅若有所觉的抬起头,看到他后笑着招了招手。霍疏静静的看着她,许久之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黎浅浅的这个梦比想象中长,梦里的她没有重生,和前世的霍疏一起度过了漫长而温馨的一生,当霍疏最后老得躺在床上,连眼睛都快睁不开时,黎浅浅听到自己轻声问:“这辈子你过得开心吗?”


  霍疏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却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也很开心,感谢你让我做这个梦,弥补了我前世的所有遗憾,”黎浅浅摸着他的脸,“现在你睡吧,梦醒了之后,我们在现实里相见。”


  霍疏听着她的声音,缓慢的闭上了眼睛。呼吸机发出长鸣,黎浅浅的灵魂也仿佛跟着震颤,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面前依然年轻俊朗的霍疏。


  “怎么哭了?”他低声问。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撒娇的钻进他的怀里:“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


  “你。”


  “我让你哭了?”


  “没有,是我自己想哭,”黎浅浅仰起头亲了亲他的脸,“我好喜欢你啊霍疏。”


  霍疏轻笑一声:“好巧,我也很喜欢你。”


  余生漫长,幸好身边有你,可以牵手慢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