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番外五(梁柯一梦)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连霍疏自己都不知道, 为什么他会躺在黎浅浅的身边,听着她安稳的呼吸声。他静静的看着天花板,虽然知道她突然改变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喜欢上他了, 而是有别的目的, 可他依然觉得不真实。


  美好得不真实。


  年少时触不可及的梦就在手边,一抬手就能碰到, 他却浑身僵硬,半点都不敢动, 生怕会打碎这一切。


  “你要是继续这么绷着, 明天早上肌肉可是会酸疼的。”黎浅浅突然开口。


  霍疏顿了一下, 沉默的看向她:“你没睡?”


  “你跟个柱子一样, 我怎么睡得着。”黎浅浅勾起唇角。


  霍疏沉默许久:“我回去。”


  说罢他就要起身,结果被黎浅浅一把拉了回来, 一条腿还压在了他身上:“回哪去啊,你答应了陪我的。”


  她身材纤瘦,一条腿的重量也没多少,可霍疏偏偏动弹不得, 只是僵硬的躺在床上。黎浅浅无奈的亲了亲他的唇,低声安抚道:“放松一点好吗?就是睡个觉而已。”


  霍疏喉结动了动,抬眸看向她:“放松不了。”


  黎浅浅:“……”你倒是实在。


  她思索片刻, 将手伸进被窝, 意识到她要做什么后,霍疏突然抓住了床单。


  “闭上眼睛。”她在耳边蛊惑。


  霍疏再开口声音已经沙哑:“别乱碰……”


  “乖, 闭上眼睛。”黎浅浅声音更低了。


  霍疏沉默许久, 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他的手死死攥着床单, 胳膊上爆出明显的青筋,下颌不自觉的抬起, 将喉结暴露在危险的空气里。


  黎浅浅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脖颈,感觉到他明显的一颤。她笑了起来:“不跟我接个吻吗?”跟他过了这么多年了,突然又面对什么经验都没有的他,黎浅浅难得体会到一点养成的乐趣。


  这就是他之前一直引导她时的心情嘛,这么好玩,难怪他会如此热衷。


  霍疏听到她的声音,薄薄的眼睑动了一下,半晌才睁开眼睛看向她。他的瞳孔漆黑无光,仿佛隐藏了全世界的黑暗,黎浅浅看不懂时,觉得那里恐怖未知,当她看得懂时,却只能看清一片赤忱。


  她扬起的唇角不自觉的温柔起来,和霍疏对视片刻后闭上眼睛吻了过去,霍疏薄唇微动,手指终于放过了床单,捧上了她的脸颊。


  房间里的空气越来越燥热,蜻蜓点水的吻也越来越浓郁,直到霍疏喉间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都顿了一下,这个吻才勉强结束。


  黎浅浅抽了张湿巾,随便擦了擦手后钻进他的怀里,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放松点了吗?”


  霍疏许久才回神,一低头就看到她发间小小的旋儿,他静了片刻,心情复杂的开口:“你不用做到这一步,我……”


  “闭嘴,再乱想我就揍你。”黎浅浅不客气的打断他。


  霍疏抿了抿唇,最终叹了声气闭上眼睛。黎浅浅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他的胳膊,直到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才停下,然后仰起头盯着他的眼睛看。


  嗯,眼下有点泛青,一看就是休息不好。黎浅浅心里叹息一声,调整一个更舒服的角度闭上眼睛,很快伴着他的呼吸声沉沉睡去。


  前一天虽然折腾了点,但睡得也算早,所以她第二天没有赖床,一大早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恰好看到霍疏起床的画面。


  她沉默片刻,才幽幽开口:“你打算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


  霍疏顿了一下,无言的回头看向她,好半天才问:“你醒了?”


  “你现在是要去公司吧,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黎浅浅揪着刚才的问题不放。


  霍疏眉头微蹙:“你还在睡。”


  “不会叫醒我?”


  “没必要。”


  听到他疏离的话语,黎浅浅深吸一口气:“霍疏,昨天晚上我才帮了你,结果你今天早上就要悄无声息的离开,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渣男行为!”


  “我没有……”


  “那你以后起床会跟我打招呼吗?”黎浅浅打断他。


  霍疏沉默许久,终于勉强点了点头。黎浅浅这才满意,慵懒的朝他招了招手,霍疏顿了顿,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


  黎浅浅也不在意他什么表情,直起身揽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我今天要开会,早不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捏了捏他的脸:“可是我想跟你一起吃晚餐。”


  “再说吧。”霍疏别开脸。


  黎浅浅啧了一声,又亲了他一下才放开,霍疏绷着脸转身离开,背影看起来相当绝情。


  如果他没有同手同脚的话。


  一直到他离开,黎浅浅才敢笑出声,在床上滚了两圈后找了本小说继续打发时间。她十点多的时候才吃早餐,结果中午时一点也不饿,于是下午五点就饿得不行了,直接叫了佣人给自己准备晚饭。


  她本来是想和霍疏一起吃晚饭的,但霍疏说了忙,那一定是真的忙,所以她也没打算真的等,早早就把晚饭给吃了。


  结果下午六点的时候,霍疏回来了。


  “……这么早,你不是要开会吗?”黎浅浅惊讶。


  霍疏面无表情:“会议取消了。”


  “怎么会突然取消?”黎浅浅追问,然而霍疏不说话了,她顿了顿有点尴尬,“我是不是问太多……”


  “因为要跟你一起吃晚餐,所以我把会议推迟到明天了。”霍疏打断她的话。


  黎浅浅愣了愣,突然一阵心虚。


  “现在吃吗?”霍疏看着她。


  黎浅浅舔了一下嘴唇,讪讪开口:“……吃,当然吃,我早就饿了。”


  “嗯。”霍疏应了一声,就叫厨房准备吃的了。


  吃食只用了二十分钟就送了过来,四菜一汤,还有两碗米饭。黎浅浅看着这些东西,忍不住打了个嗝。


  霍疏看向她。


  黎浅浅咳了一声:“饿嗝。”


  霍疏不疑有他,沉默的夹起一块豆腐,在空中举了半天后送到了黎浅浅的碗里。黎浅浅深吸一口气,把豆腐吃完挤出一个微笑:“谢谢,很好吃。”


  霍疏是第一次给人夹菜,动作生疏又僵硬,但在黎浅浅的鼓励之后,又飞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当看到自己的碗越堆越高时,黎浅浅简直要哭了。


  霍疏看到她难以下咽的样子后,沉默片刻突然开口:“你已经吃过了。”陈述句,显然已经有了答案。


  黎浅浅咽了下口水:“我以为你不会回来……”


  “既然吃过了,就不用勉强了,”霍疏眼底泛冷,放下筷子后转身离开,“我叫人把东西撤了。”


  当晚,他没有来阁楼。


  第二天,他也没有来阁楼。


  表现得这么明显,黎浅浅哪怕是傻子也知道他生气了。她有些无奈的看着四方屋子,静了许久后决定不能被动的等着了。


  于是当天晚上,她没有吃饭,第二天一早,她也没有吃饭。连续饿了两顿后,霍疏终于重新出现,黎浅浅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蹿到了他身上。


  霍疏没想到她会这么突然,下意识的把人给托住了,黎浅浅吻上他的唇,耐心的在他紧闭的薄唇上流连。她很有耐心,像个力量不强的小猎人,只等着强大的猎物放松警惕。


  而她的猎物最后如她所愿,终于放开了防线。


  最后两个人是怎么滚到床上的,估计谁也说不清楚,只是到最后一步时,霍疏突然停下来,冷着脸说:“没有东西。”


  黎浅浅愣了一下,明白他说的东西是什么后失笑。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她啧了一声,重新攀上霍疏的肩膀:“没事,我不介意。”


  “不行……”


  “赶紧,大不了中招了就结婚。”黎浅浅催促。


  霍疏听到她口中的‘结婚’二字,顿了许久后突然发狠,撕下了她身上最后一片遮挡。


  夜色越来越浓,阁楼上的灯光持续亮着,一直到天亮才熄灭。


  霍疏没有去上班,一直在黎浅浅身边睡到中午,醒来时怀里的小姑娘睡得正熟,还没有要醒的意思。他静静的看着她,依然觉得不太真实,于是他俯身吻了上去,想让体温告诉他一切都不是梦。


  黎浅浅是在摇晃中醒来的,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地震了,只是在看到霍疏的眼睛后瞬间恍然。


  ……太禽兽了。她来不及抗议,就从一个梦进入了另一个旖旎的梦。


  两个人在阁楼上胡混了三天,一直到秘书哭着打来电话,霍疏才板着脸去上班。


  “走之前不亲一个吗?”黎浅浅懒洋洋的问。


  霍疏顿了顿,捏着她的下巴狠狠亲了几下。他这几天技术突飞猛进,已经不是之前那么莽撞了,总是轻易摧毁黎浅浅的所有防线。


  眼看着又要出事,黎浅浅忙拦住他:“好了好了,赶紧去上班吧。”


  霍疏皱了皱眉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等我回来。”


  “放心,我也没别的事可做啊。”黎浅浅失笑。


  她调侃的一句话,落在霍疏耳朵里却成了讽刺,于是气氛突然冷了下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黎浅浅赶紧吻了他一下:“别介意,我这个人就是口无遮拦。”


  “不会,你说得对,除了等我,你也没有别的事可做,”霍疏意味不明的看着她,“我也不会给你做其他事的机会。”


  黎浅浅:“……”一秒白切黑,还说自己不介意,唬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