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番外四(梁柯一梦)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本着睡醒就能回到人生正轨的想法, 黎浅浅睡得又香又沉,一直到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叫声,她才不甘心的睁开眼。


  还是在阁楼里。


  她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 不由得哀嚎一声, 抱着脑袋在床上滚来滚去。把崩溃的情绪释放得差不多后,她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于是一瞬间抬起头,猝不及防的和坐在门口的霍疏对视了。


  ……他是没走, 还是刚来?


  相顾两无言。沉默片刻后,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那个……你都看到了?”


  霍疏沉默不语。


  黎浅浅叹了声气, 无言许久后问:“我饿了, 有饭吗?”


  霍疏眉眼微动:“跟我说话?”


  “……不然呢?”黎浅浅无语。


  霍疏闻言眉头蹙了蹙,盯着她的脸仔细打量。黎浅浅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从早上开始, 你就变了很多。”霍疏冷淡开口,“你不怕我了?”


  废话,连孩子都生了,怎么可能还会怕你。黎浅浅腹诽一句, 面上挤出一个微笑:“怕有用吗?”


  霍疏眼底一片暗沉。


  “一点用也没有,所以干脆还是不要怕了,”黎浅浅耸耸肩, 坐起来后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 “我要吃黑椒牛柳和呛茄子,你让厨房去做吧, 我现在起床洗漱。”


  霍疏盯着她, 并没有动身。


  黎浅浅无奈的放软了声音:“快点, 我好饿。”


  霍疏从未见过她服软的样子,顿了一下后才绷着脸起身, 面无表情的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停下,侧目看向床边:“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不可能放你走。”


  说罢,径直推开门离开了。


  黎浅浅怔愣的看着关上的门,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把自己的态度转变当成阴谋诡计了,这可真是……非常符合他性格的猜测。


  黎浅浅叹了声气,不紧不慢的去浴室洗漱了。


  重生前的她虽然没有改造过阁楼,但被霍疏关进来之后,这里的东西也都换成了新的,所以用起来还是非常顺畅的。


  以最快的速度洗完脸,黎浅浅回到床边坐下,没多久就有佣人送饭来了。


  “霍疏呢?”她好奇的问。


  佣人愣了一下:“霍先生出去了,您有事吗?”


  “啊,我还以为他会来给我送饭。”黎浅浅笑笑。


  佣人想了想:“您要是想让他送的话,我现在就请他过来。”


  黎浅浅:“……”


  她默默和佣人对视半天,才意识到重生前自己哪怕被关起来了,待遇却也从来没有差过。她从住进阁楼的第一天就被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只是她当时满脑子都是即将被报复的恐惧,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么一想,还真有点想怜爱被误会的霍疏了。


  “黎小姐?”见她一直不说话,佣人有点紧张。


  黎浅浅回神:“没事,你送来也一样,不用麻烦他了。”


  “好的。”佣人应了一声,放下饭菜后就赶紧离开了,推开门出去后还不忘重新把门锁好。


  黎浅浅听着外面慌乱的锁门声,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不过她没太介意,无语片刻后就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饭菜上。


  她睡了一整天,现在饿得厉害,再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端起碗就开始猛吃,一直到大半碗米饭下肚,她才舒服的叹了声气。


  吃过饭,佣人把碗筷收走了,她一个人在阁楼里转了一圈,只找到几本书可以看。嗯,因为怕她会离开,所以霍疏单方面切断了她和外界的联系,她不能上网,也没有手机,能打发时间的方式实在不多。


  好不容易靠看小说坚持到了晚上,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她就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开始等,然而等了很久都没等到霍疏。


  第二天上午,霍疏依然没来。


  虽然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是梦,但黎浅浅一个人待得久了还是有点暴躁,忍到下午两三点,终于忍不住按铃叫了佣人。


  佣人很快跑过来:“您有什么事吗?”


  “霍疏呢?把他给我叫过来。”黎浅浅冷着脸说。


  佣人忙应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霍疏出现在阁楼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什么事?”


  “霍氏离这里少说也有四十多分钟的车程,你是飞过来的?”黎浅浅皱眉。


  霍疏沉默一瞬:“我刚才没在霍氏。”


  “所以就是没上班?”黎浅浅立刻追问。


  霍疏不说话了。


  “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黎浅浅说完脱鞋到床上坐下,接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我们聊聊。”


  霍疏盯着她拍过的地方静了一瞬,半晌才一脸平静的走了过去,但在距离床褥还有两步远的地方停下了,并没有再上前的意思。


  黎浅浅也不强求,抱着双臂问:“你打算关我到什么时候?”


  霍疏垂着眼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知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黎浅浅又问。


  霍疏还是不说话。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你确定一直不理我?”


  霍疏顿了一下,这才目光清冷的看向她:“我不会放你走,你说什么都没用。”


  “……我让你放我走了?”黎浅浅扬眉。


  霍疏又一次不说话了,样子简直跟少年时期一模一样。黎浅浅对这样的他有点无奈,却不觉得头疼,毕竟他哪怕是块再难啃的骨头,只要他喜欢她,那他就是有软肋的。


  不幸的是,他非常喜欢她。


  黎浅浅盯着他看了片刻,想了想后提出:“我可以继续被你关着,但我有条件。”


  霍疏看向她,明知道不管她有没有条件,他都可以一直关着她,但还是没有阻止她说话。


  黎浅浅对他的态度很是满意,想了想后提出第一点:“我一个人在这里太无聊了,不让上网,你最起码给我个电视吧,我没事也能追追剧看个综艺什么的,也算是打发时间了。”


  “好。”


  “爽快,那就是第二点了,人如果每天不保持一定时间的社交活动,很容易就会抑郁的,所以你每天必须抽空来陪我,懂?”既然一时半会儿没办法从这个梦里出去,那说什么也不能一个人无聊。


  霍疏没想到她会提出让他来陪,沉默许久后淡淡开口:“我之前就是每天都来。”


  “但你之前又没有跟我说话,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算什么社交。”黎浅浅当即反驳。


  霍疏面无表情:“你也没跟我说话。”


  “……大哥,我一个被关起来的人,还不能心情不好不跟你说话啊?这个时候你要做的是多陪我聊天让我心情好起来,而不是杵在我面前一个字也不说。”跟霍疏做了几年夫妻,黎浅浅现在已经很会恃宠生娇了。


  霍疏盯着她看了片刻,最后还是一个字:“好。”


  “行了,别的也没什么了,你先去忙吧,今天晚上记得来找我。”黎浅浅说完,心满意足的就地躺下。


  霍疏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沉默着转身离开。


  转眼就到了晚上,霍疏如约出现在房间里,照例盯着黎浅浅看,只是这一次多了台词:“你要聊什么?”


  “随便说说话吧。”黎浅浅说着,又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霍疏盯着她拍过的地方看,眼底闪过一丝迟疑。


  “过来啊,你这么端着,我怎么随便得起来。”黎浅浅催促。


  霍疏静了片刻,到底还是走了过去,在她旁边坐下了。床铺因为重力往下一陷,黎浅浅干脆顺着朝他歪去,直接靠在了他身上。


  温软的身体突然靠过来,霍疏直接僵住了。


  黎浅浅偷偷扬了扬唇角,挽着他的胳膊亲昵的开口:“你今天除了工作,还做了别的事吗?”


  “没有。”


  “一整天都用于工作了?”黎浅浅惊讶。


  霍疏:“嗯。”


  “那你还真忙,是不是累坏了?”黎浅浅抬起头看向他。


  霍疏低头与她对视,静了许久后缓缓开口:“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黎浅浅:“?”


  “你想打探黎深的消息,”霍疏声音泛冷,说完结论还有补充,“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就行,不用委屈自己这么做。”


  说罢,他把自己被黎浅浅抱在怀里的胳膊抽了回来。黎浅浅无语片刻,才明白他以为自己是在用美人计打探消息。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开口:“我没有。”


  霍疏沉默的看着她,显然不信她的说辞。


  黎浅浅无奈:“真的没有,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你要是不喜欢这个话题,那我们换一个就是。”


  “为什么?”霍疏问。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你说为什么?”


  霍疏不语。


  黎浅浅对他这个闷葫芦样子已经习惯了,停顿片刻觉得气氛差不多了,她才一脸神秘的开口:“我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还没发现我喜欢你吗?”


  霍疏:“……”


  黎浅浅一直盯着他看,清楚的从他眼底看到了‘荒唐’的情绪,她笑了一声,笑完又觉得心疼。他的人生到底有多苦,才会觉得别人喜欢他会是一件很荒唐的事?


  要是早点知道他的心意就好了。黎浅浅默默想。


  房间里一片沉默,不知过了多久,霍疏才缓缓开口:“这就是你的计策吗?”


  “当然不是,我是真心的,”黎浅浅说罢顿了顿,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你买下黎氏,不是为了羞辱我和黎深,而是为了帮我们解决烂摊子对吗?”


  霍疏顿了一下,蹙眉看向她。


  “你把我关在这里,也不是为了报复我,只是因为喜欢我,是不是?”黎浅浅盯着他的眼睛。


  霍疏依然不说话。


  “霍疏,谢谢你,还有……”黎浅浅深吸一口气,表情突然郑重了些,“对不起。”


  霍疏指尖一颤,定定的盯着她的脸。


  “我很抱歉当初对你不好,也很抱歉你受过的那些伤害,如果能重来一次,我肯定会好好保护你,如果伤害已经造成,我希望……希望能尽可能的弥补你,因为我真的特别希望你能幸福,不管这份幸福是不是我带给你的。”黎浅浅说着,握住了他的手。


  霍疏垂眸看向她的小手,静了许久后哑声道:“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你走,我是不可能……”


  话没说完,脸就被亲了一下。


  他卡壳一瞬,顽强的继续说:“我是不可能放了你的,所以你不用挣扎……”


  又亲了一下。


  “挣扎也没用,因为我……”


  第三下。


  霍疏什么都说不下去了,只是蹙着眉头盯着黎浅浅看。黎浅浅一脸无辜:“看我干嘛,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我根本把持不住。”


  “……你确定要这样吗?”霍疏哑声问。


  黎浅浅唇角微扬:“对啊,你既然把我关起来了,就要承担把我关起来的后果,我就是要亲你要抱你,要每天……”


  话没说完,霍疏突然大手一揽,直接将她托举到了怀中,咬着她的唇狠狠的亲了上去。他的动作有一种不得章法的凶狠,黎浅浅感觉自己的唇好像被咬破了,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


  霍疏僵了一瞬,动作蓦地温柔起来,黎浅浅安抚的搂着他的脖子,温柔的延长这个吻。


  许久之后,两个人分开,霍疏看着黎浅浅唇角的伤口,半晌哑声质问:“还敢招惹我吗?”


  “……不敢了。”黎浅浅乖乖回答。


  霍疏在问出这个问题时,心里其实期待的是另一个答案,听到她回答的话后说不出什么感觉,他静了片刻,撑着床褥就要起身,却被黎浅浅给抱住了。


  “今晚留下来吧,我一个人睡太无聊。”她在他耳边小小声。


  霍疏:“?”不是说不招惹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