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番外三(梁柯一梦)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时间缓慢且快的流动, 转眼妞妞就到了上小学的年纪,越来越大的丫头非但没有独立,反而更粘着爸爸妈妈, 每天除了上学, 连睡觉都要缠着他们一起。


  “……我怎么觉得这孩子越长越幼稚呢?”看着睡熟的小丫头,黎浅浅很是头疼。


  霍疏沉默的坐在她旁边,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黎浅浅顿了一下,看到他的表情后哭笑不得:“还不高兴呢?”


  “换了你, 衣服都脱了, 却什么都没做就被迫穿上, 你会高兴吗?”霍疏幽幽看向她。


  黎浅浅无语一瞬:“不高兴又能怎么办, 这是你亲闺女,你还能把人撵走啊?”


  “我不管, ”霍疏绷着脸抱住她,在她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反正她睡着了,我们换个房间继续怎么样?”


  “不行, 别看她现在睡得熟,我们要是走了,她分分钟就哭你信不信?”黎浅浅果断拒绝了。


  霍疏更加不高兴:“她是个大孩子了, 偶尔哭一下对肺活量好。”


  “……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她还是不是你的心肝小宝贝啊?”黎浅浅哭笑不得。


  霍疏想了想:“不打扰我们的夫妻生活, 她就是我最心爱的宝贝。”


  黎浅浅好笑的看他一眼,实在是拿他没办法。


  霍疏扳着她的肩膀让她和自己对视, 许久之后才说:“你有没有发现, 自从有了妞妞, 你的生活重心就都在她身上了。”


  黎浅浅愣了一下:“有吗?”


  “有,”霍疏抿了抿唇, “你前几天去逛街,买的都是她的衣服,我就只有一条领带。”


  “那是因为你平时都是穿定制的西装,没必要给你买那么多东西。”黎浅浅解释。


  “上次分蛋糕,你给了妞妞两块,只让我尝了一口。”霍疏继续控诉。


  黎浅浅无奈:“你不是不太喜欢吃甜的吗?”


  “我以前也不太喜欢,但你还是会给我送甜品。”霍疏说的是少年时期寄住黎家时。


  黎浅浅安慰的捏捏他的手:“当时不了解你,现在了解了,所以才不多分给你,这不是好事吗?”


  “对,你以前对我的好都是装的,看起来好像很好,其实心里一点都没有我,我喜欢你喜欢得要死,你却说只拿我当哥哥。”


  “……”


  “后来和我在一起,也是被我连哄带骗的,否则说不定现在都没跟我在一起,你从一开始就那么勉强,难怪现在一有了妞妞,就立刻对我没以前好了。”


  “……”


  “算了,我在奢求什么,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我该知足才是,”霍疏说完苦涩一笑,扶着床边站了起来,“你和妞妞睡吧,我去客房。”


  黎浅浅:“……”


  她无言的目送他离开,当门在面前关上时才回过神,静了片刻后看向床上的妞妞。


  五分钟后,黎浅浅出现在客房,看着坐在床边生闷气的‘小媳妇’笑道:“真不高兴了,还是故意装的?”


  霍疏幽幽看了她一眼,接着目光落在了她的右手上。


  只见她手上拿着一条熟悉的领带,貌似是前几天给他买的那条。


  霍疏顿了顿:“干嘛,你要把买给我的领带丢掉吗?”


  “买的不够多就让你气成这样了,要是我再把领带扔了,你是不是要恨得跟我离婚了呀。”黎浅浅一边把玩领带,一边朝他走去。


  霍疏觉得‘离婚’两个字相当刺耳,不由得蹙起眉头:“别胡说。”


  “我就是随便说说,”黎浅浅坐到他旁边,讨好的挽住他的胳膊,“真生气啦?”


  “没有,只是想把你骗过来。”霍疏扫了她一眼,一本正经的说了真话。


  黎浅浅乐了:“那你现在说了实话,就不怕我走啊?”


  “你要走就走吧,”霍疏别开脸,“去陪妞妞,我自己睡这屋也一样。”


  “啧,明知道我最怕你示弱,还故意在我面前这么演,我还怎么走得了。”黎浅浅轻哼一声。


  霍疏唇角微微浮起一点弧度,正要说话时,她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他顿了顿,握住她扣在自己小腹前的手:“怎么了?”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吧?觉得我冷落你了?”黎浅浅低声问。


  霍疏沉默一瞬:“其实还好,是我刚才情绪被打断,才会突然胡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可我觉得你说得对,我就是太忽略你的感受了,对不起,”黎浅浅隔着衣服亲了亲他的肩膀,“以后我会注意的。”


  霍疏轻笑一声:“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你不用特意为我做什么。”


  “真的吗?可是我今晚真的很想为你做点什么诶,说起来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深入交流了。”黎浅浅意味不明的说。


  霍疏顿了顿,怔怔的回头看向她。黎浅浅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趁他没回过神来,眼疾手快的把领带挂到他的脖子上,然后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要吗?”


  霍疏喉结动了动:“你确定?不怕妞妞会醒了?”


  “我刚才已经把门反锁了,动作轻点,她要是醒了,肯定会来找我们,到时候再哄也不迟,”黎浅浅说着说着笑了起来,“今晚你最重要。。”


  霍疏盯着她默默看了片刻,挑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唇齿交流中,霍疏的手腕突然被勒紧,他顿了一下看向黎浅浅,却在她眼中看到了得意的意味。


  “怕你不知节制,所以提前控制一下。”黎浅浅嘿嘿一笑,趁他没注意把他的两只手绑到了一起。


  霍疏沉默一瞬:“你拿领带过来,就是为了这点事?”


  “没办法啊,谁叫你闹起来就容易失控。”黎浅浅哼哼。


  霍疏眼眸微眯,透出一点危险的光:“你觉得这样就不会失控了?”


  “当然……吧。”黎浅浅不太确定了,正怀疑自己这个方法是不是不太对时,就猝不及防的被他按倒下了。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最会叛变的东西就是领带,不仅没能控制住霍疏,还被他当做道具束缚在黎浅浅的手腕上,让她半点都反抗不得。


  一连闹了大半夜,两人总算消停下来。


  霍疏亲自换了床上的被褥,又铺了一条崭新的床单,这才把黎浅浅抱到床上,两个人无言的相拥在一起。


  累得厉害,却没有睡意,黎浅浅枕着他的胳膊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妞妞竟然没找来,看来也不是不能一个人睡嘛。”


  “那以后她再哭着 要跟我们睡,你记得不要心软。”霍疏提醒。


  黎浅浅无言一瞬:“我怕我做不到。”


  “肯定没问题。”霍疏鼓励她。


  黎浅浅好笑的看他一眼,没有再聊这件事。


  夜色越来越深了,迟到的困意也逐渐降临,黎浅浅缩在霍疏怀里,意识逐渐迷糊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和我还不认识的时候,就觉得我身上有光?”


  “嗯。”霍疏回忆起初见那一天,阳光洒满在她的睫毛上,在她眼下形成两扇小小的阴影,她从头到脚都是精致的,连鞋子都没有尘土。她和他见过的其他人不一样,她很干净,干净得让人既想毁灭,又想精心保护着。


  而他选择了后者。


  黎浅浅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的问:“所以你是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吗?”


  霍疏想了想,眼底俱是温柔:“对,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喜欢你,想拥有你。”


  听着他的回答,黎浅浅的唇角扬了起来,在意识陷入黑暗时,她突然想到了前世。霍疏说第一次见她就喜欢上她了,那前世应该也是一样的,所以她从楼上失足摔死时,那时的他心里应该很绝望吧?


  刚冒出这个想法,她就彻底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又香又甜,一直到太阳晒在被子上,她都不太想起床。黎浅浅在被子下伸了个懒腰,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看到霍疏后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再次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觉。


  只是这次她闭上眼睛后,突然感觉不太对劲,纠结片刻后睁眼,除了看到霍疏,还看到了周围的环境。这不是……阁楼吗?


  她怔愣的打量眼前的一切,许久之后才茫然的问霍疏:“我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霍疏静静的盯着她,眼底漆黑一片。


  黎浅浅皱眉:“你怎么不说话?”


  霍疏还是不回答她的问题。


  黎浅浅无奈的从床上跳下去,伸手就去拉他。一直面无表情的霍疏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这点惊讶很快就像掉进大海的小石头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傻站着干嘛呢,不会是你把我从家里弄过来的吧?你真是闲的了。”黎浅浅一边说,一边抬头去看霍疏,当对上他的眼睛时她愣住了。


  霍疏嘴唇动了动,最后绷着脸推开她握着自己袖子的手,神色淡淡道:“你睡糊涂了?”


  他一说话,黎浅浅就打了个激灵,后知后觉的睁大了眼睛:“你你你霍疏?你是我没重生……”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怔愣的盯着霍疏看。


  或许是她的表现太过反常,霍疏的表情总算冷了下来:“穿衣服,我带你去看医生。”


  黎浅浅无言的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睡衣后,终于确定自己在重生那么多年后,又重新回到了重生前被霍疏关在阁楼上的日子。


  当意识到这一点后,她彻底崩溃了,苦着脸回到床上躺下,久久都不能接受这一事实。霍疏看着把他的话当耳旁风的黎浅浅,静了许久后才开口:“起来。”


  “……我不舒服,你别叫我了。”黎浅浅示弱。


  霍疏沉默一瞬,闻言果然没有再叫她,只是半个小时后,房间里出现了三个医生,使本来就不大的阁楼显得更加逼仄。


  黎浅浅没想到霍疏会把医生叫来家里,愣了愣后只好无奈接受检查,折腾了大半天才证明了自己的脑子是没有问题的。


  医生完成任务后很快离开,阁楼里只剩下黎浅浅和霍疏两个人,四周安静得落针可闻,谁也没有打破这种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霍疏突然开口:“你刚才是故意的。”


  黎浅浅支棱起耳朵听。


  “你是为了从这里逃走,”霍疏看着她的背影下结论,“让你失望了,今天的那三个医生都是霍氏的人,他们不会把你在这里的事告诉任何人。”


  黎浅浅默默翻了个白眼,缩在床上不出声。霍疏就像前世每一天一般,沉默的盯着她看了很久,然后转身离开。


  他走了之后,黎浅浅探头探脑的往外看了一眼,确定他不回来后重新回到床上坐下,结果刚坐下就看到窗户没关,她想起自己从窗台摔下去的悲惨结局,无言一瞬后赶紧去关窗户,坚决不让自己受一点伤害。


  她刚走到窗口,房门就再次打开了,不等她回头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丢到了床上。


  “……你刚才想干什么?”霍疏红着眼眶质问。


  黎浅浅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到他追问:“你是不是想离开我?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黎浅浅:“……”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一下,他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她怔怔的看了他许久,不知为何突然福至心灵,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切其实都是梦,而现实中的她还在霍疏怀里沉睡,只要顺其自然等梦醒来就好。


  了解到这一事实后,她总算有心情看着梦里的霍疏了,才发现他看起来有一点可怜。


  ……这真是她记忆中那个大魔王吗?黎浅浅心情微妙。


  霍疏见她表情一直变,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当即眼底一沉,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颌:“黎家已经破产,黎深还在我的公司,我劝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


  话没说完,黎浅浅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霍疏愣住,表情出现一丝茫然,黎浅浅没想到还会在他脸上看到这么有趣的样子,顿时忍不住笑了一声。


  一抹诡异的淡红爬上了他的脸颊,霍疏恼羞成怒:“你什么意思?别以为这样我就……”


  又亲了一下。


  霍疏整个人都僵住了,彻底没有了反应。黎浅浅打了个哈欠,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拽倒在床上,接着轻车熟路的钻进他怀里:“别说话,睡觉,睡醒就好了。”


  霍疏面无表情,手指却无措的揪住了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