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番外二(小日子)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因为被照顾得很好, 怀孕的日子好像没有多难熬,只是生女儿的时候经历了一点挫折,黎浅浅本来想顺产, 但因为后期体重没控制好, 只能选择剖腹产,最后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才好。


  生完孩子那段时间太难受了, 人仿佛突然变成了动物,每天要被人翻来覆去的检查, 对于正常人来说非常简单的动作, 她在做的时候也相当艰难。因为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 尽管霍疏和黎深一直照顾她的情绪, 她还是偷偷哭了几回。


  “……我很怕她会产后抑郁。”在又一次看到她抹眼泪后,黎深从房间退出来, 和霍疏对视许久后干巴巴的说。


  霍疏眉头紧皱,眼底闪过一丝后悔:“如果早点知道……”如果早点知道生孩子是一件这么折磨的事,他根本不会让她受这份苦。


  黎深听出他未尽的意思,无奈的叹了声气:“也不能这么想, 她也是很期待妞妞的,现在每天笑得最多的时候,就是看到小妞妞的时候了。”


  霍疏抿了抿唇, 半晌开口:“我去跟心理医生聊聊。”


  “我也一起去吧, 总要想个应对的办法才是。”黎深接了一句。


  霍疏与他对视一眼,算是同意了他的要求。两个人都是行动派, 聊完之后立刻预约了心理医生, 然而心理医生也给不出更好的主意。


  “她现在处在激素不稳定的时候, 偶尔会失落,但目前来看还是一切正常的, 你们多关心产妇,尽量不要影响她休息,等时间久一点,她自然而然就会平复了。”这是心理医生的原话。


  黎深对此很是不满,等医生走后问霍疏:“这个医生确定可以吗?我怎么觉得说了一堆废话。”


  “他是国内最顶尖的心理医生。”霍疏缓缓开口。


  黎深想也不想的回一句:“那就去国外找,找世界最顶尖的!”


  说罢,似乎连他也觉得这话有点无理取闹了,沉默许久后叹了声气:“抱歉,我失控了。”


  “没事,”霍疏拍了拍他的胳膊,“但你在浅浅面前要控制情绪,不要影响到她。”


  “嗯,我知道。”黎深抿唇答应。


  两个人说好后,便一起回了月子中心,正巧看到黎浅浅正在哄女儿,稍微圆润了点的脸上满是笑意,眼底是以前没有过的温柔和细腻。


  黎深静静的看了片刻,突然欣慰的开口:“我觉得她可以平稳渡过这段时期。”她眼中的坚定,是他从未见过的那种。


  “嗯。”霍疏应了一声,眼底只有黎浅浅。


  黎浅浅察觉到他的视线,拿着玩具抬起头,和他对视后露出一个笑容:“霍疏。”


  “嗯。”霍疏也勾起唇角,朝她走了过去。


  黎深不满的跟上,一走近就开始插诨打科:“什么意思啊黎浅浅,没看到我吗?为什么只跟霍疏打招呼?”


  “都这么熟了,你还计较这些啊,”黎浅浅轻哼一声,看着身边的妞妞说道,“宝贝女儿,你可别学你大舅,这么小肚鸡肠以后是会没有朋友的。”


  “放屁,老子的朋友遍布天下!”黎深想也不想的反驳。


  黎浅浅立刻捂住女儿的耳朵,霍疏也不认同的看向黎深。黎深嘴角抽了抽:“……她才二十天,听不懂这些。”


  “你听说过胎教吗?”霍疏问。


  黎浅浅跟着补充:“既然宝宝在肚子里的时候都能听懂我们说话,那生出来更能听懂了,你不要把她教粗俗了。”


  “嗯,我同意浅浅的话。”霍疏立刻表明态度。


  黎深嘴角抽了抽:“……我觉得你们都疯魔了,真的,找个精神病院养两天吧。”


  黎浅浅没忍住乐了,笑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伤口,当即又皱起眉头轻轻抽了一口气。霍疏见状立刻扶着她躺下,等她表情缓和些后才开口:“以后尽量多躺着。”


  “嗯,我知道了。”黎浅浅回答,心情显然没有刚才好了,只是还勉强维持笑容。


  霍疏认真的帮她整理头发,低声安慰:“再坚持十几天,你就不会疼了。”


  “嗯。”黎浅浅应了一声。


  “到时候把妞妞丢给黎深,我们出去玩一段时间,你想吃什么想玩什么都可以,我绝对不拘束你。”霍疏许下承诺。


  黎浅浅眼眸微动:“真的?”


  “嗯,真的。”


  黎浅浅嘴角扬起:“那你可要说话算话。”


  霍疏轻笑一声:“放心,我绝对说话算话。”


  听到他这么说,黎浅浅的心情总算好了点,黎深看到她表情明朗了,这才默默的退了出去。套房里转眼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妞妞已经睡着了,黎浅浅和霍疏在旁边安静的看着,许久之后,黎浅浅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她奶豆腐一样的脸。


  “真难相信,这个娃娃居然是我生的。”她小声感慨。


  霍疏握住她的手:“你很棒。”


  “她以后长大会像你多一点,还是会像我多一点呢?”黎浅浅好奇。


  霍疏想了想:“性格和智商像你,情商像我。”


  “……你在开玩笑吗?你觉得你的情商比我高?”黎浅浅扬眉,如果说智力的话,她或许比不过他,但拼情商,她应该不比这个原本连感情线都没有的反派差吧?


  霍疏唇角微微浮起一点弧度:“我以前那么喜欢你,你却觉得我把你当妹妹。”


  嗯,一招致命。黎浅浅顿时不敢跟他争辩了,但还是默默嘟囔一句:“那情商也不能随你,实在不行还是随她大舅吧。”


  霍疏觉得她的期盼太像矮子里面挑大个了,不过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只能像她一样祈祷闺女的情商不要太低。他们两个像所有新手父母一样,讨论着孩子的未来和成长,说着说着黎浅浅就有些困了。


  “你睡吧,我在旁边看着。”霍疏低声道。


  黎浅浅睡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后开口:“霍疏,我们确定只要这一个对吧?”她以前不知道生孩子是那么难的一件事,如今知道了,所以不想再要第二个了。


  “嗯,绝对只要这一个。”霍疏保证。


  黎浅浅轻哼一声闭上眼睛:“但这种事说不准的,我们那个时候明明做好了措施,不是还有了妞妞……”


  霍疏的拇指轻轻拭着她的眉间,闻言低声说:“我以后不会犯这种错误了,相信我。”


  “嗯……”黎浅浅含糊的应了一声,再开口时声音都不清楚了,“我知道你和哥哥都很担心我,我没事的,只是偶尔心情不好,会尽快调整的。”


  “不用尽快,”霍疏握住她的手,“你想哭就哭,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有我和黎深在,你可以永远任性。”


  他后半段说的话,黎浅浅已经听不太清了,但睡着的时候唇角是上扬的,这一回的梦里没有焦虑,身子还有些甜。


  难熬的月子很快过去了三十多天,她的刀口基本恢复,只是还需要再静养一段时间,心情也好了很多,不会再无缘无故的生气和痛哭了,这一点还要感谢霍疏坚持让女儿喝奶粉,让她在最脆弱的时候得到充分的休息。


  其实她知道霍疏有多爱孩子,所以更感激他帮自己做了这个决定,否则以她刚做母亲的心情,肯定舍不得让妞妞喝奶粉。


  随着她的状态逐渐稳定,霍疏也把另一件事提上了日程。


  “出差?”黎浅浅惊讶,“怎么突然要出差了?”自从她怀孕,他就把一切需要涉外的工作都交给了秘书,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她身边了。


  “有点事,需要我亲自去做,我很快就会回来。”霍疏低声安抚。


  黎浅浅蹙眉:“很严重的事吗?”


  “没有,只是需要我去一趟。”霍疏回答。


  黎浅浅定定的看了他片刻,最后迟疑的答应了,只是等他一走,就立刻上网搜了霍氏的消息,找了一圈没找到大新闻,再看看股票还很稳定,这才松了一口气。


  霍疏突然离开,她还挺不习惯的,当天晚上睡得一点也不好,第二天一大早就醒来了,坐在床上静静等着黎深来找她。


  结果等了一上午,黎深才匆匆赶来。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黎浅浅随口问一句。


  黎深咳了一声:“没什么,餐厅有点事。”


  “如果很忙的话,还是去忙你的吧,我这里有其他人照顾。”黎浅浅善解人意道。


  黎深挠了挠头:“没事,霍疏不在,我得多来陪陪你。”


  黎浅浅见他坚持,也就没有再跟他客气了。


  然而黎深只在她这里待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拿着手机匆匆离开了。


  这一天开始,连续两三天他都是这种状态,而且每次在黎浅浅提起霍疏时,都会不自在的转移话题,黎浅浅一开始还没发现不对,等这样的次数多了,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霍疏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小心翼翼的问。


  黎深愣了一下,随即慌乱摆手:“没有的事,你别瞎想。”


  “他肯定是有事,不然你反应不会这么激烈,”黎浅浅的眼眶很快就红了,“他这几天只给我发语音,从来不跟我视频,是不是出事了?”


  “……真没有,你别多想行吗?”黎深无奈。


  黎浅浅嘴一撇,大颗眼泪就掉了出来。黎深知道她的情绪还没完全稳定,但没想到会这么不稳定,愣了半天后才手忙脚乱的给她拿纸巾,一边拿还一边安慰:“我发誓他一点事也没有,再过两天就回来了,你就消停点吧。”


  “快点告诉我!”黎浅浅再开口哭腔都出来了。


  黎深被她吓了一跳,好半天终于无奈的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当晚,黎浅浅就跟着他回到了家里。


  她进屋时,霍疏正坐在床上看书,听到动静后抬头,猝不及防跟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对上了。他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的朝她招手:“你怎么跑回来了?”


  “我要是不回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啊?”黎浅浅咬唇走了过去,看到他的模样立刻又要哭。


  霍疏轻笑一声:“一个结扎手术而已,连刀口都没有,不至于让你这么伤心,快别哭了。”


  “我心疼还不行吗?”黎浅浅气恼。


  霍疏牵住她的手:“你因为我的疏忽挨了一刀,我更心疼。”他这段时间虽然没说,但一直自责让她怀孕。


  黎浅浅横了他一眼:“孩子是我自愿要的。”


  “结扎也是我自愿做的。”霍疏回一句。


  黎浅浅气结:“你还跟我顶嘴。”


  霍疏失笑:“抱歉,没忍住。”


  黎浅浅轻哼一声,将头靠进了他的怀里,好半天低声问:“疼吗?”


  “真的不疼,如果不是怕被你发现,我做完手术当天就去看你了。”霍疏安抚的捋着她的头发。


  黎浅浅抿了抿唇:“我对这个手术不了解,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吗?”


  “不会,算是目前最高效的避孕方式,但以后还是要注意防护,这样就有双重保障了。”霍疏不紧不慢的跟她解释。


  黎浅浅抬起头,有点担心的问:“那你那方面……会受影响吗?”


  “你要试试吗?”霍疏眯起眼睛。


  黎浅浅想了一下:“有点想试试。”


  霍疏顿了顿,盯着她默默看了许久之后还是放弃了:“算了,你还是再养一段时间吧,我舍不得。”


  黎浅浅笑了起来,重新钻回他的怀里,许久之后嘟囔:“霍疏。”


  “嗯?”


  “我好爱你啊。”


  霍疏勾起唇角:“我也是。”


  “你会一直这么爱我吗?”黎浅浅好奇。


  “当然,一直。”


  黎浅浅轻笑一声,眼底尽是满足。


  时光荏苒,转眼就是三年,霍疏做到了一直爱她,她也一样。


  妞妞三岁了,完美的继承了她的性格和霍疏的智商,小小年纪就跟个小大人一样,非常的讨人喜欢,就是精力太旺盛了些,平时最喜欢缠着黎浅浅去商场。


  又到了一个周末,黎浅浅在她的纠缠下带她去了附近的商场,一脸认真的陪她挑选玩具。


  “妈妈,要这个。”妞妞扎着两个丸子头,奶声奶气的拿起一个小玩偶。


  黎浅浅看了一眼,想了想说:“反正只准买一个,你确定要这个了吗?”


  妞妞顿时迟疑了,纠结好半天把玩偶放下了:“我再看看。”


  黎浅浅被她一本正经的说话方式逗乐了,但还是忍住了给她买下的心,陪着她慢悠悠的闲逛。


  “一个积木都买不起,我要你这个爸有什么用!”


  一道小男孩尖利的声音响起,黎浅浅皱了皱眉,领着妞妞打算离开,结果刚走了几步,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你前两天不是刚买过一个吗?爸爸这个月的工资已经快花完了,要不再等等,爸爸下个月给你买怎么样?”


  黎浅浅愣得停在了原地,许久后扭头看向声音来处,只见黎向远正低声下气的跟面前的小男孩商量,略微弯曲的脊椎和白了大半的头发,使他看起来像一个标准的老年人。


  “不行!我就现在买!赶紧给我买!”男孩突然哭叫,明明个子已经很高了,做的事却像三岁小孩。


  不对,连三岁小孩都不如。黎浅浅看了眼身边乖巧的女儿,静了许久后叫来服务员,在对方耳边说了什么。服务员连连点头,答应完便朝黎向远二人跑去,微笑着开口:“请问你们打算选购什么玩具呢?”


  “我要这个!”男孩立刻抱紧了怀里的大盒子。


  黎向远皱了皱眉,扭头对服务员摇了摇头:“我们不要。”


  男孩一听又要哭,服务员忙道:“刚才有位女士已经帮二位结账了,这个玩具你们直接拿走就行。”


  黎向远愣了愣:“什么女士?”


  服务员扭头看了过去,刚好看到黎浅浅带着妞妞出门,于是指了指她们的方向:“就是那位带孩子的女士。”


  黎向远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虽然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但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背影,他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追过去。


  服务员急忙拦下他:“那位女士还有句话让我带给您。”


  “……什么话?”黎向远盯着黎浅浅离开的方向,随时准备走。


  “她说……只爱不教比起不爱不教的危害更深,毕竟不是所有孩子都能走上一条正确的路,如果您想晚年安稳,就不该无底线的惯着孩子。”服务员小心翼翼的开口。她其实不太想帮忙传递这些的,无奈对方是店里的VIP,她只能照做。


  黎向远怔愣的看向服务员,许久都没有回神。


  “……我去那边招待顾客,您如果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叫我就行。”服务说完就匆匆溜走了。


  男孩拉了拉黎向远的衣服:“爸,快点走吧,别一会儿那个付账的人再反悔了。”


  黎向远顿了顿,低头看向自己疼爱了很多年的小儿子,突然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放弃两个那么优秀的孩子,把大量心思都花费在老小身上。


  黎浅浅怕黎向远纠缠,便早早就带着妞妞下楼了,妞妞一个礼物都没买到,一时间有些失落,黎浅浅安慰她:“等回到家,妈妈允许你吃一个冰淇淋。”


  “真的吗?”妞妞眼睛一亮。


  黎浅浅笑着点了点头,妞妞顿时欢呼一声,什么不高兴什么玩具全都忘了,满脑子都是一会儿要吃的冰淇淋。


  母女俩手牵手一起下了电梯,刚走到商场门口就发现外面下雨了。黎浅浅皱了皱眉,正犹豫要不要让司机接时,抬头就看到了苏雨一家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老是遇到熟人?


  她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她,舅舅和舅妈眼睛一亮,第一反应就是来找她攀关系,但被苏雨黑着脸制止了,一家人只好假装没看到她,只是气氛有点低沉。


  黎浅浅扫了他们一眼,发现许久没见,苏雨胖了点,舅舅舅妈倒没什么变化,只是身上的衣服看着没那么讲究了。也是,当初依靠黎家才发的家,后来被黎家放弃了,就算能保住事业,应该也没有以前那么滋润了。


  苏雨旁边站着的男人应该是她对象,个子不太高,身材也有点发福,一眼看过去就和苏雨不太般配,只是他手腕上那块表看着还不错,家庭条件应该还不错。


  黎浅浅没有多观察,就掏出手机准备给司机打电话了,结果通讯录刚点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把手机拿走了。


  “爸爸!”妞妞兴奋的叫了一声,伸出肉乎乎的胳膊要抱抱。


  霍疏一把把人抱了起来,然后在黎浅浅脸上亲了一下。结婚四年,他如今已经很擅长各种小动作了。


  黎浅浅失笑:“你怎么来了?”


  “看到下雨了,就想到你们两个还在商场,所以就来接你们了。”霍疏低声说。


  “谢谢爸爸!”妞妞嘴甜的道谢。


  黎浅浅轻笑一声,也学着她的样子说了声谢谢。霍疏扬起唇角,显然心情不错,正要说话时,余光注意到那群熟人,他顿了一下看过去,正好对上苏雨嫉妒的眼神。


  苏雨没想到他会看过来,当即慌乱的别开了脸,假装自己毫不在意。霍疏也懒得分给她眼神,一手撑着伞一手抱着妞妞,和黎浅浅一起往外走。


  “他们没找你麻烦吧?”霍疏问。


  黎浅浅摇摇头:“他们没跟我说话。”


  “那就好。”


  黎浅浅扬眉:“干嘛,怕我受欺负呀?”


  “嗯。”霍疏坦然。


  黎浅浅笑了起来:“怎么会呢,瞎操心。”


  “没办法,就是爱操心。”霍疏侧目看她。


  黎浅浅和他对视一眼,没忍住笑了起来。她今天接二连三的遇到旧相识,心情确实有一点复杂,可当看到霍疏时,那点复杂就突然消失了。


  他就像她的清洁剂,一出现,什么不好的事都会被洗干净。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