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8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那些人也没醉到失去理智,不过是看黎浅浅一个人,才想仗着人多去要个手机号,看到她有同伴后,就识相的走了。


  等他们走远,黎浅浅才长舒一口气,接着意识到自己脸还埋在人家霍疏怀里,于是赶紧退后:“谢、谢谢你。”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朝着家的方向慢吞吞的走。黎浅浅被他那一眼看得浑身冒凉气,瞬间意识到他心情不好。


  ……所以为什么不好?


  黎浅浅茫然一瞬,追在他身侧小心的问:“你晚上去哪了?我等了你一节晚自习的时间,结果去找你的时候,我哥说你已经走了。”


  霍疏不说话。


  黎浅浅能感觉到他心情不太好,咽了下口水讪讪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你为什么不高兴?有人欺负你吗?如果有……”


  “闭嘴。”霍疏这一句,明显掺杂了火气。


  黎浅浅瞬间闭嘴,半晌小声把没说完话的补上:“如果有人欺负你,记得要告诉我。”


  她说完就没音了,跟在霍疏身侧慢吞吞的走着,越走越觉得委屈,又忍不住开口了:“我等了你一节课,又找了你一个多小时,累得腿都要断了,还差点有危险,你不关心我就算了,还让我闭嘴……”


  霍疏眼眸黑沉,突然停下了脚步,黎浅浅也跟着停下,在他看向自己时,忙讨好的露出一个微笑。


  “以后别跟着我。”他淡漠开口。


  黎浅浅的笑僵住了:“为什么?”


  霍疏没有说话。


  黎浅浅深受打击,好半天才问一句:“是因为我刚才话太多了吗?”


  霍疏神色冷淡,漆黑的眼眸不带情绪的看了她一眼后,就继续往前走了。


  接下来的一路黎浅浅都很安静,垂头丧气的和他并排走着。此刻已经凌晨十二点多了,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黑灯瞎火的透着危险的气息,黎浅浅却因为和霍疏一起,感觉十分安心。


  ……毕竟全书最大的反派就在身边了,其他坏人实在不够看的。


  走了一路,出了一身的汗,心情自己好了起来,黎浅浅打起精神,反思要不要换个攻略方式,毕竟就最近的情况来看,缠着他似乎没有多大用。她想得入神,路上的时间也就快了起来,等她回过神时,已经还有百十米就到家了。


  她轻呼一口气,刚放松下来,眼睛就突然被灰尘迷住了。黎浅浅停了下来,难受的揉着眼睛,一时间也没顾上喊霍疏等等她。


  然而她即便没喊,霍疏在走出一小段路后也停了下来,回头看到她低着头揉眼睛后,挺直的肩膀突然僵住,声音也透着一股严厉的紧绷:“你哭什么?”


  “嗯?”黎浅浅眼睛硌得难受,一时没听清他的话。


  霍疏阴郁的盯着她的脸,半晌才冷漠开口:“我以后每天都会回来很晚,跟着我,不安全。”


  少年沙哑的声音在空气中飘散,黎浅浅愣了愣,茫然的看向他,没等她反应过来,远方的车灯突然照在了她脸上。她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等适应光亮后,车已经停在了她面前。


  车门打开,气急败坏的黎深拎着她的后脖颈:“黎浅浅你长能耐了是吧?手机关机是什么意思,大半夜的不回家你是要造反?!”


  “你放开我,我没关机……”黎浅浅总算回过味,明白霍疏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然而被黎深当个鸡崽一样拎着,根本没办法和霍疏说话。


  黎深气笑了,拎着不省心的妹妹往家走:“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老子找了你两个小时了!黎浅浅你可真有骨气,大半夜的给我走回家,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揍你啊?下次再敢给我这么晚,看我怎么收拾……”


  黎浅浅像个上岸的鱼一样扑腾,一边扑腾一边还要听黎深教训,等她好不容易从他的魔爪中逃出时,霍疏已经不见踪影了。


  黎浅浅顿时失望,刚才多好的氛围啊,霍疏表达了对她的关心,她再更深一步跟他交流,说不定就能解开他的心结,从此恩怨尽消……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霍疏都走了,她总不能再把人叫出来吧。


  黎浅浅叹了声气,看向还在激情训斥她的黎深,半晌伸手抱了抱他。


  黎深瞬间没音了,僵了半天后硬邦邦开口:“你以为撒娇这事就算了?”


  “我真没关机。”黎浅浅松开他,撇着嘴把手机掏出来。


  还真关机了。


  黎深顿时冷笑一声。


  “……可能是没电了,”黎浅浅叹了声气,仰着小脸看他,“对不起哥哥,让你担心了。”


  “我才没有担心你,”黎深冷哼一声别开脸,“要不是怕你出事爸会骂我,我才懒得管你。”


  黎浅浅笑了,笑得眼睛弯弯的。


  “你还敢笑!”黎深发火。


  黎浅浅顿时绷住。


  “……噗。”她瞬间变脸的样子太好玩,黎深自己都没忍住,笑完又觉得丢脸,咳了一声后赶紧跑了。


  黎浅浅心情很好的跟在哥哥后面回去,等进卧室后随便洗了洗,直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翌日一早,闹钟还没响,管家就来敲门了。


  “小姐,霍疏要走了。”他在外面提醒。


  黎浅浅立刻清醒,着急忙慌的穿衣服洗漱,头都顾不上梳就冲了出去,等她跑出去时,霍疏正好要出家门。


  “早上好!”她热情洋溢的打招呼。


  霍疏看到她炸毛的头发,眼眸微微沉了下来:“我怎么跟你说的。”


  “……我没要跟着你,是我自己想早点起来去学校的。”好不容易看到一点点曙光,她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弃。


  霍疏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并没有往前走的意思。


  黎浅浅脸上的笑越来越尴尬,最后默默后退几步,用最后的倔强坚持:“我不跟你一起,这路又不是你自己的,你总不能不让我走吧?”


  “随便你。”霍疏淡漠的说完,冷着脸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


  因为她的死皮赖脸,他显然心情不好,黎浅浅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背影在嗖嗖的冒冷气,吓得她不敢并肩走,只是默默跟在他后面,一路跟进了学校。


  平淡的一天课程结束,第一节晚自习前,黎深给她发了短信,说霍疏已经走了。


  黎浅浅顿觉头疼: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黎深秒回,一看了没好好学习:我也刚知道!


  黎浅浅皱起眉头,耐着心跟他解释:你得在他准备走的时候告诉我,这样我才能跟着他,要是走了之后再说,我上哪找他去?


  黎深:你还想翘掉晚自习去找他?!


  黎浅浅意识到说漏了,忙找补一句:没有,我就是随便一说,我得做卷子了,你下次一定要在他走之前告诉我知道吗?


  她发完就赶紧把手机揣进兜里,打了个哈欠跟何蕾说:“帮我看着老师,我得睡一下。”昨晚凌晨一点到的家,五点多就起来了,满共睡了四个小时,她今天一整天都用在补觉上了。


  “哦,好,你睡吧。”何蕾点了点头。


  黎浅浅又是一个哈欠,趴在桌子上一秒入睡。


  因为不知道霍疏在哪,晚自习放学她只能乖乖等着黎深,然后和黎深一起回家了,第二天一早再跟着霍疏一起上学。


  虽然她再三叮嘱黎深,叫他在霍疏走之前跟自己说一声,然而黎深到底不是霍疏肚里的蛔虫,连续好几天都错过了。黎浅浅也问过霍疏晚上都去哪了,可惜自从霍疏说了不让她跟着后,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没再理她。


  一连五六天,黎浅浅除了每天早上能和霍疏相处一个多小时,其余时间都见不到他,而这一个多小时,他还不理自己,关系自然也就没有更进一步。


  眼看着要陷入一种胶着的状态,黎浅浅决定亲自蹲他。


  又是一天的最后一节课,她叮嘱何蕾,如果老师问起,就说去医务室了,然后等到放学铃一响,她就拎着书包往外冲。


  她赶到四楼时,刚好遇到霍疏下楼,她赶紧躲到角落里,等他下楼后偷偷跟在后面。她一路跟着出了学校,又七拐八拐的走了好长一段路,因为怕被霍疏发现,她不敢跟得太紧,结果就是等她跟到一个小巷子里后,把人给跟丢了。


  巷子四通八达,她站在交界点茫然了。


  “谁让你跟来的?”


  沙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黎浅浅吓得一哆嗦,回头看到霍疏后讪讪一笑:“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霍疏冷漠的看着她:“回去。”


  “……我不,我已经请假了,”黎浅浅好不容易到这了,肯定不能轻易放弃,干脆心一横耍无赖,“我就跟着你!”


  霍疏似乎赶时间,看了她一眼就走了,黎浅浅赶紧跟上,又走了一段路后,到了一条又脏又乱的小吃街。


  ……她在这里上了三年学,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条小吃街。


  哪怕是破产后也没怎么过苦日子的黎浅浅,又是好奇又是拘谨的跟着霍疏走到一个烧烤摊前,烧烤摊的老板看到她,打趣的问霍疏:“女朋友?”


  “不是。”霍疏淡漠的说完,就轻车熟路的拿了个碗,盛了两大勺米饭后又加了几勺菜,把碗里堆出一个小山来。


  黎浅浅伸头看了一眼,发现他盛的都是炖菜,茄子土豆什么的,只有少量的一些鸡肉,混在一起实在一言难尽,偏偏霍疏大口大口的吃,叫人硬生生有种这东西味道很好的感觉。


  正是下午放学该吃晚饭的时候,黎浅浅咽了下口水,定定的看着霍疏的碗,霍疏专心吃饭,并不知道她把‘渴望’二字写在了眼睛里。


  一分钟后,一双一次性筷子颤巍巍的出现在霍疏碗里,夹了块土豆后飞快逃走。


  霍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