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番外一(怀孕期间)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当确定黎浅浅肚子里有个小东西的时候, 结婚的事也就提上了日程,这段时间黎深看霍疏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甚至还要把车还给他, 最后还是黎浅浅拦住了他, 他才放弃这个想法。


  “我不把车还给你,是因为不想撕破脸面, 你要是想用这个拿捏我,我劝你最好少做打算。”黎深一脸警惕的跟霍疏说。


  霍疏乖顺点头:“你是我兄弟, 我送你车是因为兄弟情, 没有别的因素, 你不要多想。”


  “这就是我兄弟了?以前怎么不说是啊?”黎深冷笑一声, 相当不买情。


  霍疏沉默一瞬:“我一直拿你当兄弟,只是以前不喜欢挂在嘴上说而已。”


  “真的?”黎深不太相信。


  “真的。”霍疏一脸真诚, 仿佛当初因为黎浅浅一句话就反复拿起放下这段友情的人不是他。


  黎深盯着他看了片刻,心气总算顺畅了些:“算了,懒得跟你计较这些,你给我好好准备婚礼, 要是因为浅浅怀孕了就敢怠慢,我肯定对你不客气。”


  霍疏顿了顿:“她想夏天办婚礼。”


  “不行,夏天还有好几个月呢, 等到时候她肚子都大了, 女孩子结婚要漂亮才行。”黎深想也不想的否定了。


  霍疏抿了抿唇:“可是她喜欢夏天,我不想违背她的意思。”


  “那你打算怎么办, 真让她夏天跟你结婚?先不说漂不漂亮, 她到时候大个肚子, 你放心让她累一天?”黎深不满。


  霍疏顿了一下,显然之前没想到这一点, 沉默许久后还是被黎深说服了:“那我去和浅浅商量一下。”


  “嗯,去吧。”黎深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开上自己的新车去餐厅了。


  他走了之后霍疏就转身往主卧走去,一推门进去就看到睡得正香的黎浅浅,他周身的气场顿时软化,原本清冷的眼眸也变得温柔。


  他走到床边坐下,安静的看着黎浅浅的睡颜。


  黎浅浅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虽然嗜睡,却睡不久,很快就悠悠醒来,睁开眼睛后看到霍疏,她的唇角顿时绽放笑意:“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来,要喝水吗?”霍疏低声问。


  黎浅浅轻轻应了一声,等他把杯子端过来后,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霍疏喂完她,就把杯子放到一边,静了静后开口:“我刚才跟黎深聊了会儿天。”


  “干嘛,他又欺负你了?”黎浅浅立刻问。


  霍疏微微摇头:“没有。”


  黎浅浅松一口气,接着疑惑:“你们聊了什么?”


  “聊我们结婚的事,”霍疏握住她的手,“我想了一下,等到夏天你的负担会越来越重,恐怕不太适合办婚礼,不如提前吧。”


  黎浅浅皱起眉头:“可我想要夏天。”


  “没关系,我们先办一场,如果到时候你体力还好,那就再办一场。”霍疏安抚。


  “那到时候体力不好呢?”黎浅浅不上当。


  霍疏思索片刻:“那我们就等明年的夏天,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每一年的夏天都办一次。”


  黎浅浅想象了一下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先不说婚礼有多累,就每年办一场这个想法……你有钱没处花了吗?”


  “我赚钱不就是要给你花的?”霍疏反问。


  黎浅浅捏住他的脸:“越来越会说话了。”


  “那你会答应我吗?”霍疏自从过了心里那道坎,就开始肆无忌惮的示弱,每次都用这种办法谋取好处。


  最有趣的是,黎浅浅每次都上当。


  比如这次,一看到他认真的眼眸,黎浅浅的心都要化了,当即还有什么不答应的,只是答应归答应,还是要借机给自己争取点福利的:“答应你也可以,但我有什么好处吗?”


  霍疏一听就知道她有想法,当即问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黎浅浅想了想:“什么好处都可以?”


  “嗯,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霍疏扬起唇角,眼中尽是温柔。


  “那我要吃冰淇淋。”


  “不行。”


  简短的对话后,两个人同时陷入沉默,接着黎浅浅捶了他一下:“我就知道你不答应!”


  “我可以给你拿个酸奶,但是冰淇淋不行。”前不久她吃完冰淇淋肚子疼了一夜,把他和黎深都吓得不轻,说什么也不愿意给她吃了。


  黎浅浅无奈:“我那次不是因为冰淇淋肚子疼,是因为着凉了,你没听到医生怎么说吗?”


  “着凉就是因为冰淇淋,”霍疏见她还要狡辩,当即表示,“总之就是不行,除了这个,你再想个要求。”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那我就没什么想要的了。”每个人怀孕时馋的东西都不一样,她就是特别馋冰淇淋,尤其是这俩人不让吃的时候,她就更馋了。


  霍疏看到她眼巴巴的样子也是心疼,但依然狠心拒绝:“我给你拿个酸奶吧。”


  “冰镇过的吗?”黎浅浅问。


  “……常温。”


  黎浅浅无语,好半天勉强答应了。算了,常温就常温吧,总比没有的强,自打怀孕之后,她对生活质量这种东西已经不抱期望了。


  霍疏见她听话,便亲了亲她的唇角,转身去给她拿了酸奶回来。黎浅浅一边吃一边说:“要不把婚礼定在两个月后吧,到时候天气已经暖和了,我也才怀四个月,正好是可以随意活动又不累的时候。”


  霍疏想了想,觉得也可以:“那婚礼的事我来操办,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有。”黎浅浅回答。


  霍疏顿了一下,有些好奇她的要求:“想要什么?”


  “你,”黎浅浅说完自己先笑了,“你别逃婚就行。”


  “除非跟我逃婚的对象是你,否则绝无这个可能,”霍疏扫了她一眼,“既然没有别的要求,那我就自己做决定了,你在家里乖乖的,不要乱跑。”


  “嗯,我知道了。”黎浅浅答应下来。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自从定好了结婚日期后,霍疏和黎深两个大忙人就把大量工作交给了别人,自己则开始筹备婚礼的细节,黎浅浅作为孕妇,则负责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幸亏不是易胖体质,否则还要控制体重。


  在一家人‘各司其职’的情况下,五月的婚礼正常举行。霍疏研究了很多天的气象,如愿选到了最暖和的一天,还在婚礼现场摆放了很多绿植,最终还是圆了黎浅浅夏天举办婚礼的愿望。


  婚礼进行曲响起,她挽着黎深的胳膊朝霍疏走,当走到霍疏面前时,黎深把她的手交给霍疏,她突然红了眼眶。


  “……你别招我啊,不准哭。”黎深眯起眼睛警告,自己的眼圈却也泛红了。


  “哥。”黎浅浅低低的叫了他一声,心里有些酸酸的。这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明知道他们还会继续住在一起,以后的生活也不会改变,可她就是觉得难过。


  黎深听到她这声‘哥’,心里也不是滋味,抿了抿唇后别开脸:“行了,时候不早了,赶紧上去吧。”


  他说完顿了一下,抬头看向霍疏:“喂,以后对我妹妹好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敢欺负她,我就……”


  “就弄死我,我知道的。”霍疏一边无奈,一边安抚的拍着黎浅浅的后背。


  黎浅浅被他熟练的接话逗笑了,布满阴霾的心情突然好了许多。


  黎深也觉得好笑,跟着笑了两声后觉得傻,忙绷起脸到一旁坐下。这场婚礼双方父母都没有到场,霍疏却给了黎浅浅最大的体面,婚礼被报道了一个多星期,远在国外躲债的黎向远看到时,正坐在客厅里抽烟。


  他看着电视上的兄妹俩,眼底一阵恍惚。这些年他一直照顾小儿子,渐渐意识到自己以前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黎深黎浅浅兄妹俩的优秀一直都与他无关。


  正当他对着电视失神时,他二婚的老婆走了进来,这些年的躲债压力让她身材走样,也装不出贤良淑德了,看到电视上播出的内容后尖酸的骂:“人家又不认你,再看又有什么用,与其缩在这里等着人家施舍,不如该找媒体找媒体,该上电视上电视,能要一点是一点。”


  黎向远只当没听到,在看到小儿子进来时才露出一个笑脸。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这是我儿子,不是你儿子!”女人骂骂咧咧的把儿子扒拉到怀里。


  黎向远皱眉看向儿子,却在他脸上看到了同款厌恶,他愣了一下,突然犹如万箭穿心,整个人疼得僵在原地。


  不知道他们情况的黎浅浅快快乐乐的去度蜜月了,虽然霍疏对她限制颇多,可只要能出来玩,她的心情就是好的,以至于本来计划半个月的蜜月,最后足足玩了一个月才回家。


  等一进家门,就被黎深彻底管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像在监狱。”黎浅浅的蛋糕被抢走后,由衷的发出感慨。


  霍疏安抚的握着她的手:“很快就刑满释放了。”


  “想得美,生完还要坐月子,月子完要做修复,没个三年五年的,你休想胡来。”黎深的话幽幽飘来。


  黎浅浅沉默一瞬,一脸真诚的看向霍疏:“我们就要一个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