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68 章(来啊)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下起了雪,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冬天了,年久失修的窗户缝嘶嘶的冒着冷风,虽然刚洗过但明显发旧的窗帘被风吹起, 边缘划过黎浅浅的脸, 从她睫毛上轻轻拂过。


  有点痒,她双眼迷离, 手指动了一下,半晌才想起要抬手把窗帘移开, 然而她的手刚抬起一点弧度, 就被霍疏扣回了床上。两个人十指相扣, 细腻的汗珠融合到一起, 一时间分不清谁是谁的。


  床单皱得厉害,似乎也变得潮乎乎的, 可黎浅浅却不觉得冷,不仅不冷,还热得厉害,周身上下好像火烤一般, 烤得嘴唇发干喉咙发痒。


  她张了张嘴,喉间便发出一声甜腻的轻哼,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而霍疏的眼眸突然深沉, 握着她手的力道也猛然加深。


  他力气大,尽管稍微克制了, 但力道也足以让黎浅浅皱起眉头。她刚要开口说话, 就听到霍疏问:“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黎浅浅眉头轻蹙, 不等问出声,一道尖利的疼痛就突然出现, 她眼前一白,微张的唇再发不出任何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缓过神来,只是眼前还是一阵一阵的发黑。


  “霍疏……”她艰难的叫了他一声。


  “乖,忍忍。”霍疏眉头紧皱,表情似乎也不好过,他安抚的吻了吻她的唇,动作却没有慢下来。


  黎浅浅疼得直抽气,半晌忍无可忍的抬脚去踢他,霍疏却好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直接握住了她的脚,于是疼痛加剧,黎浅浅崩溃得眼角都红了。


  霍疏到底还是心疼了,将她眼角的泪吻去,低声安慰道:“我轻点。”


  “真的?”黎浅浅有点委屈,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霍疏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黎浅浅和他对视三秒,决定相信他――


  假的,都是假的。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嘴上说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一回事,脑子不好才会相信他。黎浅浅被翻来覆去时,累得手指头都动不了,脑子里却骂了一部百万著作出来。


  最后是怎么睡着的她也不太记得了,只是当睁开眼睛时,发现外面已经黑了下来,只是天虽然黑了,可窗台和树林却给人一种比平时亮的感觉。


  “下雪了。”霍疏回答她的疑惑。


  黎浅浅闭了闭眼睛,休息片刻后重新看向窗外:“下得……”


  话说到一半,她听到了自己的公鸭嗓,立刻幽幽闭上了嘴。


  “下得很大,积了很厚一层,外面现在很冷。”霍疏回答她没问完的问题。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看到他眼下的黑青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了,她顿了顿,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声音难听,但还是忍不住问:“你刚才睡着了吗?”


  “嗯。”


  “真的?”


  “嗯。”霍疏唇角微微扬起。


  黎浅浅眯了眯眼睛,带着点审视意味的盯着他。霍疏眉眼微动:“怎么了?”


  “我在想你现在能睡着,到底是因为医生的治疗方法奏效了,还是纯粹因为睡了就开心了。”黎浅浅还在打量他。


  霍疏沉默一瞬:“治疗方法?”


  “嗯,你心理医生跟我说的,让我帮你把压抑的情绪都释放一下,我想了很多天,就想出了这个办法,”黎浅浅也没打算隐瞒他,“最熟悉的环境,最熟悉的人,然后与世隔绝,能让你多点安全感吗?”


  霍疏抿了抿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要是敢说我被折腾成这副样子是因为同情你,我就咬死你。”黎浅浅想象了一下他会说什么,顿时开始咬牙切齿。


  霍疏默默看了眼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顿时什么都不敢想了。


  “很疼?”他态度极好的问。


  黎浅浅冷笑一声:“你说呢?”


  “我已经很小心了。”霍疏忍不住为自己说话。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你确定?真要是小心,我让你停下,你为什么不停?”


  “……那个情况,一般也停不下来。”霍疏这一句相当真诚。


  黎浅浅不满的哼哼,霍疏轻笑一声把人抱进怀里:“对不起,下次我会小心点。”


  “……在我没做好心理准备之前,没有下次了。”黎浅浅义正辞严的拒绝。


  霍疏顿了一下,并没有接她这句话。


  黎浅浅没有上当:“喂,你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


  “说都听我的。”黎浅浅坚持。


  霍疏想了一下,觉得如果在这件事上都听她的,那恐怕他这辈子都要看得见吃不着了。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能睡着?”


  “对啊,你还没回答我呢。”黎浅浅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的精神状况,一听到他提起这件事立刻问。


  霍疏的唇角微微上扬:“虽然和你这样很满足,但应该还是医生的治疗方案起了作用。”他说完脸上的笑意稍稍淡了些,半晌才低声道,“我刚才做的时候,偶尔控制不住对你粗暴。”虽然知道不对,可他那一瞬的心情却透着一股愉悦。


  黎浅浅沉默一瞬,然后真诚的发问:“你内心压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她怎么觉得他心里抑郁是因为没虐到她呢?


  “不知道。”


  黎浅浅顿了一下:“那我换个问法,霍疏,你想要什么呢?”


  这次霍疏不说话了,和她对视许久后斟酌开口:“我想要你。”


  “我已经是你的了。”黎浅浅回答。


  霍疏微微摇头:“我想要你是我的,只是我的,我想……把你关起来。”


  黎浅浅愣了一下,蓦地想起上辈子,霍疏就是这样把她关在阁楼里,然后每天盯着她看几个小时,他那个时候是不是……她怔怔的看着他,又想起他曾经说过,第一次看到她就觉得很特别的话。


  上辈子和这辈子的许多事都串联起来,黎浅浅鼻子发酸,满脑子都是自己何德何能,也配让他搭上两辈子?


  “吓到了?”霍疏见她发呆,低声问了一句。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红着眼眶问他:“关起来,然后呢?”


  “做。”


  “做什么?”黎浅浅好奇。


  “就是做。”


  黎浅浅疑惑更深,刚要继续问,突然就明白过来,于是瞬间无语,什么气氛都被他给破坏了。


  “……除了这件事,你就没有别的了?”她试图让自己耐心。


  霍疏想了想:“最想要的已经有了,现在就是……”


  “好了我知道了,你闭嘴。”黎浅浅忍无可忍的打断。


  霍疏唇角上扬:“再睡一会儿吧。”


  “你困吗?”黎浅浅好奇。


  霍疏点了点头,黎浅浅笑着去抱他,结果一动就扯到了伤口,她当即脸一苦,老老实实的缩回了霍疏的怀里。霍疏轻笑,伸手把人抱稳。


  或许是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两个人很快再次睡去。这一次黎浅浅特意等着,一直到确定霍疏睡着,她才放心的闭上眼睛。


  窗外的雪还在下,窗内的人相拥而眠,盖着一床厚厚的鹅绒被,在这个冬天睡得香甜。


  这天开始,霍疏的睡眠突然回来了,虽然和正常人比起来睡眠也不算太多,可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极好的情况了。


  黎浅浅见到他情况好转,便坚定了多陪他一段时间的想法,只是她现在是无业游民状态,霍疏却不是,两个人在阁楼窝了三天,秘书都快把电话打爆了。


  “要不你还是去上班吧,白天上班,晚上回来找我怎么样?我就在这里,哪都不去。”黎浅浅一脸认真。


  霍疏有些抗拒:“我不想去,为什么我不能请假?”


  “……因为你是老板啊!你不上班公司还能不能行啊?!”黎浅浅头疼。


  霍疏把脸埋进她的脖颈,呼出的热气尽数没入她的衣服:“可是我不想跟你分开。”


  “霍疏小朋友,你马上就要三十岁了,不是三岁好吗?”黎浅浅哭笑不得,“不要这么幼稚,你要真不想和我分开,那我陪你一起去行吗?”


  “不要。”


  “干嘛?怕我会跑?”黎浅浅扬眉。


  “外面冷,”霍疏抬头和她对视,“太冷了,你会不舒服。”


  他们这两天外卖上买了电暖气片,还买了很多保暖的东西,虽然阁楼的电线支撑得有些勉强,但效果还是挺好的,至少房间里变得暖和和了。


  “我又不是纸片人,没那么容易冻死。”黎浅浅失笑。


  霍疏抿了抿唇,还是不同意她出门。


  黎浅浅想了想:“那这样,我一直跟你开着视频怎么样?”


  霍疏顿了一下,似乎心思松动了。


  “实在不行,你就上午去,下午回来陪我怎么样?”黎浅浅提议。


  霍疏这次思索更久,似乎也觉得不去公司不是办法,只好勉强答应了。黎浅浅见状松了口气,这男人成天和自己猫在一起没事干,只会做各种不让播的事,现在肯出去也挺好的,至少她能稍微休息一下。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霍疏突然蹙眉。


  黎浅浅眨了一下眼睛,一脸单纯的看着他:“你觉得呢?”


  霍疏不说话,但显然还是有所怀疑。


  黎浅浅无奈的亲了他一口:“别这么敏感行吗?我什么时候不想和你在一起了?”这男人真是敏锐得可怕,她得小心点才行。


  霍疏沉默一瞬,默默凑近了些:“那你再亲一下。”


  黎浅浅失笑,揽上他的脖子又亲了上去,两个人在屋里腻腻歪歪大半天,才穿得厚厚的一起下楼散步。


  冬天的风很冷,虽然包裹严实,但身上还是热气不多,黎浅浅需要蹦蹦跳跳才能维持暖和的状态。


  “不要在外面太久。”霍疏低声提醒。


  黎浅浅点了点头:“知道,等一下就回去了。”


  “嗯。”


  两个人走到泳池边,昔日总是盛满水的池子此刻里面只有雪,旁边的椅子也不见了,周围光秃秃一片,虽然已经很多年没回来过了,可看到这里现在的情况,黎浅浅还是有点怅然若失。


  “如果你想回来,那我们可以回来住。”霍疏缓缓开口。


  黎浅浅笑着扭头:“回来住哪?”难道他想和自己像以前一样分开住?


  霍疏顿了一下:“你房间。”


  “那我哥会打死你的。”黎浅浅扬眉。


  “不会,合法了就好。”


  黎浅浅一愣。


  霍疏唇角微扬:“会合法的,对吧?”


  黎浅浅怔怔的和他对视,许久之后失笑:“当然了。”


  “我不想逼你,你什么时候做好准备了告诉我一声,我再求婚好不好?”霍疏又问。


  黎浅浅点了点头:“好。”


  霍疏伸手抱住她,两个人在干冷干冷的院子里站了片刻,直到冷意从下往上涌来,他才缓缓开口:“我们回去吧。”


  “嗯。”


  月色很好,两个人回阁楼后,院子里静了下来,只有月光洒满了雪地。


  翌日一早不到八点,霍疏就起床了。


  昨晚折腾太久,黎浅浅此刻困得厉害,听到动静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后又闭上:“什么时候回来?”


  “中午,我只上半天班。”霍疏回答。


  黎浅浅应了一声,含糊的叮嘱:“外面都是雪,你开车慢点,好好工作。”


  “好。”


  黎浅浅听到他回应自己的话,就把半张脸埋进被子继续睡了,然而睡了还没两分钟,她就若有所觉的睁开眼,结果猝不及防的对上了霍疏的视线。


  “……你怎么还不走?”


  “我怕我走了之后,你也会走。”霍疏回答。


  黎浅浅沉默一瞬:“我哪都不去。”


  “要是黎深找你呢?”霍疏追问。


  黎浅浅无奈:“黎深以为我在国外,怎么会找我。”


  “何蕾呢?”


  “……跟黎深一样。”


  霍疏点了点头,似乎放心了些,但片刻之后有了新的问题:“你要是自己想走呢?”


  黎浅浅:“……”


  霍疏似乎自己都觉得过于无理取闹了,抿了抿唇后直起身,绷着脸跟她道别:“你睡吧,我去工作。”


  说罢,他深深看了黎浅浅一眼,转身慢吞吞的往门口走。


  在他走到门口、手已经握住门把手时,身后传来幽幽的声音:“实在不想去就叫人把需要处理的工作送过来吧,会议在网上开也一样。”


  “真的?”霍疏立刻回头。


  黎浅浅彻底败给他了:“回来吧,别勉强了。”


  霍疏唇角扬起,立刻把刚穿好的羽绒服脱了,重新回到了温暖的被窝。黎浅浅从善如流的抱住他,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闭着眼睛埋进他怀里:“睡吧宝贝。”


  “叫我什么?”


  “宝贝,小宝宝,亲爱的,你喜欢哪一个?”黎浅浅打趣。


  霍疏还真认真想了想,然后给出一个不太标准的答案:“都喜欢,能运动的时候叫吗?”


  “……你想得美。”被他荼毒许多天,黎浅浅已经能秒懂他的意思了。


  霍疏轻笑一声,在她唇上亲了亲。


  上班任务取消,霍疏又可以继续待在阁楼上了,秘书成了每天送资料送生活用品的人,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工作量不降反增,按理说该有许多怨言,可看到工资卡上的余额蹭蹭上涨时,顿时感觉自己还能再加班三百年。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眼看着就要过年了,黎深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黎浅浅怕露馅,每次都要精挑细选一个背景墙再接通,前期还好糊弄,后期就越来越难了。


  “怎么我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在屋里,为什么不出门?”黎深皱着眉头问。


  黎浅浅咳了一声:“因为我在改论文啊,为什么要出门?”不得不说,霍停找的这个理由还挺好用。


  黎深还是怀疑:“那也不能每天都改吧?”


  “就是要每天都改,不然我早就回家了,干嘛还留在外面?”黎浅浅理直气壮。


  黎深想了一下,觉得她说得也有道理,于是换了一个问题:“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那得看导师什么时候放我走。”黎浅浅有点心虚,最近霍疏的状态越来越好,她不想半途而废,只能等他彻底放下心结,才敢从阁楼离开。


  黎深蹙眉:“马上就要过年了,你要是不回来,是打算一个人在外面过?”


  “……也不是不可以,”黎浅浅讪讪一笑,看到他瞪眼睛赶紧找补,“但是我会尽量赶在过年前回去的!”


  “你最好是,否则大年三十我也会买张机票去找你,”黎深板着脸,“也不知道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回事,你跑去搞论文,霍疏整天不见人影,我跟个孤家寡人一样……”


  他叨叨了半天,才不高兴的挂了电话。


  黎浅浅一直耐心等着,等他说完长舒一口气,接着又开始为回家的事忧愁……还有七八天就过年了啊。


  她相信黎深深是绝对做得出大年三十出国这种事的,也相信他知道自己和霍疏骗他后,肯定会气得要弄死他们,所以必须在他出国找自己之前,让霍疏答应离开阁楼。


  ……听起来有点棘手啊。


  她在地上蹲了半天都没想到办法,最后只好愁眉苦脸的站起来,结果不知是站得太急还是怎么了,刚站好就眼前一阵发黑,接着就是眩晕。


  她下意识的扶住墙,却还是跌坐在地上,霍疏进来时,刚好看到她摔倒的样子。


  他当即什么都顾不上想,冲过来就把人抱到了床上:“怎么了?”


  “……没事,有点晕。”黎浅浅晃晃脑袋,接着就是一阵恶心。


  “我带你去医院。”霍疏蹙眉,眼底满是担忧。


  黎浅浅缓了一下,视线转向桌上的水杯,霍疏立刻端起来递到她唇边,她喝了两口后才舒服些:“不用,我刚才站得太急了。”


  “所以为什么这么急?”霍疏追问。


  黎浅浅顿了顿,把黎深打电话的事说了,看到霍疏眉头紧皱,立刻乖乖安慰:“没事,我想想办法,肯定能敷衍过去。”


  “留他一个人过年,他肯定要生气,还是不了。”霍疏斟酌道。


  黎浅浅温柔的握住他的手:“那你可以吗?”


  霍疏唇角微扬:“嗯。”应完声后,他又想了想,“那我们以后还能回来吗?”


  “可以啊,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黎浅浅跟他保证。


  霍疏微微颔首,正要开口说话,黎浅浅胃里又是一阵恶心,她推开霍疏冲去洗手间吐,结果吐了半天什么都没有。


  霍疏早已经追了过来,沉着脸拍着她的后背,等她缓和一些后不悦道:“我下去开车,你等等我。”


  “你先别……”黎浅浅有气无力的拽住他的衣角。


  霍疏以为她不想去医院,蹙眉抚上她的头发:“乖,我们去检查一下。”


  “我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大事,”黎浅浅的声音出离的冷静,“只需要点个外卖就行。”


  “什么外卖?”


  “验孕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