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66 章(要哄)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随着这几年地皮越来越值钱, 黎家别墅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已经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黎浅浅把别墅挂在中介上,就做好了一年半载也卖不出去的准备, 谁知道刚挂上几天, 就有买主询价了。


  “不会吧,这么快?”她有些惊讶。


  中介笑得殷勤:“其实也不算快了, 黎小姐家的别墅是世界级大师设计,不管是自住还是用于商业活动, 都是非常好的场所, 所以我一挂上就有很多人问, 我特意挑了几个意向最大的买主着重交流, 相信很快就能卖出去。”


  “看来A市有钱人是真多。”黎浅浅扬了扬眉,没有再说什么。


  中介附和的点了点头, 随后想到了什么:“对了黎小姐,我看那几位买主的意向很大,估计随时都要和您碰面,您记得这几天暂时不要离开A市, 随时等着和买主见面。”


  黎浅浅顿了一下:“这几天?”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中介疑惑。


  黎浅浅颔首:“我这几天要出国一趟,恐怕没办法和买主见面, 这样吧, 你让对方等几天,我很快就回来了。”


  “……可是时间不等人啊, 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就在这几天看上了别的房子, 我觉得还是趁热打铁的好。”中介有些为难。


  黎浅浅一想也是, 沉默片刻后提出另一个解决方式:“那你们联系我哥吧,由他负责沟通。”虽然黎深很忙, 但她现在必须得回学校一趟,只能暂时麻烦他了。


  中介愣了一下,又赶紧摇头:“可这房子不是在您名下吗?”


  “是啊,但我哥商量也是一样的。”黎浅浅随口道。


  中介有些为难:“到底是上亿的房产,买主也是非常谨慎的,您让您的哥哥去商谈,恐怕、恐怕不太好吧?”


  “所以我这几天必须留在A市了?”黎浅浅皱眉。


  中介连连点头:“最好是这样。”


  黎浅浅闻言沉吟片刻,最后得出了答案:“那我现在先不卖了。”


  “……啊?”中介有点懵。


  “你刚才不是说了,这房子很多人问价么,说明市场还是不错的,现在卖不了,以后也能卖,不急这一时。”黎浅浅微笑道。


  中介愣了半天,还想再劝,结果她已经转身离开了,他只得叹了声气,扭头去经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


  中介缓和一下情绪,这才笑着推门进去,和经理打过招呼后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人,他脸上的笑容被苦恼取代,忧愁的连连摇头:“抱歉啊杨先生,我没能说服黎小姐,黎小姐还是执意要离开A市。”


  “嗯,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中介忙摆手:“不辛苦不辛苦,没帮到您我很抱歉。”


  简单客套之后,男人离开了,中介伸着脑袋多看两眼,扭头问经理:“刚才那人是谁啊?”


  “谁?霍氏知道吗?总裁的总秘书,整个霍氏除了姓霍的权力最大的人!”经理立刻夸张的介绍。


  中介惊叹对方的身份,心想幸好刚才表现得足够客气,才不至于把大人物给得罪了。


  秘书从中介那里离开后直接回了公司,没敢耽搁就去见霍疏了,当出现在霍疏面前时,他不再是外界传说中的大人物,而是弱小可怜无助的小秘书。


  “黎小姐还是不肯留下。”他小声的说。


  霍疏垂下眼眸:“嗯。”


  秘书抿了抿唇,看到他这副样子忍不住道:“霍先生,其实我觉得您可以直接和黎小姐聊聊,说不定一切都是霍董做的,黎小姐从头到尾都没有欺骗您呢?”


  霍疏没有回应他的话,秘书还想再劝,但一想到自己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已经是霍先生额外开恩了,再说什么似乎不太合适。


  ……可如果不说,他又觉得良心难安,如今的一切都太过巧合,明显是有人故意引起他们两个的误会,但霍先生当局者迷,如果没人告诉他,恐怕他真的要落入圈套了。


  可如果继续再劝,万一惹毛了霍先生,那他不仅在霍氏干不下去了,其他大的企业也不敢留他。


  正当他纠结要不要说时,一直沉默的霍疏突然开口:“我知道。”他从来没有信过霍停那些鬼话。


  秘书顿了一下,迷茫的看向他。


  “我知道她没有骗我,但我不想和她聊这件事。”霍疏淡淡的说。


  秘书愣了愣,刚想问为什么,就突然反应过来。霍先生不问,不是因为不相信黎小姐,而是因为聊了这件事就势必要提起霍董说的那番话,他不愿意承认黎小姐对自己只有同情,可似乎也认定了黎小姐对自己只有同情。


  ……这得多没安全感,才会怕成这样,他记得霍先生之前明明在黎小姐的努力下已经变得好多了,但现在怎么隐隐又有黎小姐刚出国时的模样了?


  霍董对这个儿子太狠了,狠到宁愿摧毁他,也不愿意看着他脱离自己掌控。


  秘书眉头渐渐皱起,正当要询问时,就看到霍疏从抽屉里拿出一把药片,面无表情的吞了下去。


  秘书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霍先生……您又去看心理医生了?”


  “再告诉浅浅,你就可以离开A市了。”霍疏冷淡的说。


  秘书站得直了些:“我我不会说,但是……您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吗?”问完,他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看霍疏眼底的淡青色,就能猜出他有多久没睡觉了。


  霍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从眼神到灵魂,无一不是冷的。秘书静了许久,最后叹了声气离开了。


  另一边,黎浅浅忙活了两天,总算是清净了些,于是第一时间就是跑去霍疏家里,本来是想来个突然袭击吓他一下,结果刚进去正好遇到他往门口走,两个人突然四目相对。


  霍疏顿了一下,平静的看着她,倒是黎浅浅一脸震惊,愣了好半天后才怔怔的问:“你怎么了?”


  “什么?”霍疏反问。


  黎浅浅皱着眉头打量他,最后担忧的问:“生病了吗?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憔悴?”


  “没有生病。”霍疏立刻说。


  “可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好像也瘦了点,”黎浅浅抱住他的腰,仰着头看他,“我们才几天没见啊,你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霍疏静静的和她对视,片刻之后突然捂住了她的眼睛。当冰凉的手指覆盖在她的眼皮上,黎浅浅懵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时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了:“你、你怎么了?”


  “别同情我。”他缓缓道。


  黎浅浅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半晌安抚的笑笑:“我没同情你,担心你呢。”


  “一样,我不需要。”霍疏声音有点淡。


  黎浅浅没听出他话里的情绪,只是继续哄孩子一样问他:“那你需要什么?”


  “需要你爱我,”霍疏说完停顿一瞬,接着补充一句,“像女人爱男人一样。”


  黎浅浅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愣了愣神后笑了起来:“我就是那样呀,一直都是的。”


  霍疏看着她上扬的唇角,那里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笑起来时甜得仿佛盛满了蜜。


  但他却尝不到甜味了。


  他一直捂着黎浅浅的眼睛,仿佛这样就能把她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然而黎浅浅很快就抓着他的手挪开了,眼底的担忧一览无余:“霍疏,你到底怎么了?”


  霍疏静静的和她对视,能清楚的从她的眼睛里感知到她的情绪。


  他不想她担心自己,但还是失败了。


  “霍疏,你怎么不说话呀?”黎浅浅抱紧了他。


  霍疏静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一定要出国吗?”


  黎浅浅愣了一下,好半天迟疑的问:“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我要出国几天?”


  霍疏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黎浅浅哭笑不得:“霍疏,你是小学生吗?我就是去弄个论文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你至于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吗?”


  “你别走。”霍疏不管她怎么笑话自己,只是执拗的看着她。


  黎浅浅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许久之后无奈开口:“好,我不走了……”


  听到她的妥协,霍疏却不觉得高兴,只是生出了新的疑问:“为什么这么容易就答应,论文对你很重要不是吗?”


  “你都这么可怜了,我不留下还能怎么办?”黎浅浅没好气的问。


  可怜……


  这个词在今天格外讽刺,霍疏的脑海里再次响起了霍停的话――


  “她根本不爱你,只是得知你因为她生病而愧疚,所以才跟你在一起。”


  “她根本不爱你,她只是可怜你。”


  “只是可怜你。”


  可怜……


  霍疏垂下眼眸,许久之后淡淡开口:“如果我没那么可怜,你还会留下吗?”


  “应该不会吧,”黎浅浅实事求是,“毕竟论文也挺重要的,要是你状态没有这么糟,我大概是会去一趟。”


  霍疏不说话了,只是安静的抱紧了她。


  黎浅浅就算再迟钝,此刻也察觉到他的不安了,她皱着眉头把他拉回房间,踮起脚尖把人按到床上坐下:“你还是不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霍疏不说话。


  黎浅浅摸摸他的脸:“好,那不说,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多久没睡觉了?”


  “不记得了。”


  黎浅浅听到这个答案脑子都疼了,立刻勒令他去睡觉,见他坐在那里不动,干脆就自己动手,把他塞进被窝后,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她枕着他的胳膊,把手放在他胸膛上,低声和他说话:“睡一会儿吧,睡醒了心情就好了。”


  霍疏侧身抱紧她,许久后才问:“为什么要卖掉别墅?”


  黎浅浅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霍疏不说话。


  “……等一下,今天中介一直旁敲侧击,不想让我离开A市,该不会是你指使的吧?”黎浅浅有点无语,虽然没等到霍疏的回答,但也确定答案八九不离十。


  果然,霍疏没有否认,只是继续问:“为什么要卖了?”


  “你不想我卖?”


  “嗯。”


  “为什么?”黎浅浅扬眉。


  霍疏静了片刻:“卖了,你在A市就没有家了。”没有家的人,也等于没了羁绊,那么她想离开随时可以离开。


  黎浅浅没听出他潜藏的意思,闻言只是笑笑:“怎么会呢,家和房子的关系又不大,只要你在我哥在,我就有家的,那房子反正也没打算住,卖了就卖了吧,我觉得挺好的。”她说完停顿一下,不忘警告他一句,“你不准买啊,我可不想左手倒右手白浪费那么多手续费。”


  霍疏别开脸,没有接她的话。


  黎浅浅捏住他的脸:“喂,回答我的问题。”


  霍疏被迫和她对视,许久后只能妥协:“好。”


  黎浅浅这才满意,轻轻拍着他哄他睡觉,直到他闭上眼睛,她才抿了抿唇,拿出手机给秘书发消息。


  秘书收到她的询问后,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过意不去,咬着牙把霍疏的真实情况告诉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