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65 章(她没有喜欢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餐厅的包间里, 两个男人沉默的站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地上, 形成点点光斑, 窗外时不时传来汽车鸣笛的声响,大多数时候又趋于安静。


  黎深静静看了霍疏许久, 才缓缓开口:“你爸说你之前在看心理医生。”


  “……嗯。”


  “是很严重的病吗?”黎深又问。


  霍疏看向他:“你们回来后就好了。”


  “不是我们回来你就好了,是浅浅回来你就好了, ”黎深轻笑一声, 随后又觉得没有意思, 抿了抿唇又问, “浅浅知道这件事吗?”


  “我没告诉过她,我……不想她同情我。”霍疏回答的时候略微迟疑。


  黎深啧了一声:“你就是想得太多, 她那个人可不会轻易同情别人。”


  “我不是别人。”霍疏回答。


  黎深嘴角抽了一下:“这倒也是……但你为什么怕她同情你?”正常男人不都会借这个机会撒撒娇什么的吗?


  “我也不知道,”霍疏无法准确解释,“或许是因为只有越纯粹的东西,才能保存越长时间吧, 蜂蜜是这样,感情也是。”他只想浅浅爱他,不想浅浅同情他。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这么矫情呢?”黎深斜了他一眼。


  说完, 两个人再次安静下来, 只是这次的沉默没有维持太久,就又一次被黎深打破:“可你还是要把隐瞒她的那些事告诉她, 别忘了, 霍停没从我这里得到想要的答案, 肯定会去找浅浅,那么这些事浅浅早晚都会知道, 与其由别人告诉她,不如由你来说。”


  霍疏不说话了。


  黎深走到他旁边,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你对这段感情并不自信,怕浅浅对你的同情大过喜欢,感情就不纯粹了,所以很多事都不想告诉她,但你总不能瞒她一辈子,再说了,你们都在一起了,同不同情的还重要吗?”


  他说着,自己都笑了:“我问你,她是因为同情才跟你在一起的吗?”


  “……不是。”霍疏笃定的回答。他们再相遇时,他已经不是当初羸弱的少年,也从不在她面前打同情牌,所以她不可能是因为同情和他在一起。


  “那不就得了,所以可以确定的是,她答应和你处对象时,是真心喜欢你的,至于之后怎么样,其实没那么重要,”黎深此刻宛若一个感情博主,“毕竟不管什么感情,也都是基于你们彼此喜欢的基础上产生的。”


  霍疏眉眼微动,似乎被他说动了。


  “行了,看你这么急跑回来,应该是把她扔半道儿上了吧,我去接她回来,你趁这个时间想想清楚,是亲自跟她坦白,还是让霍停去找她说。”黎深说完,就直接拿着手机和车钥匙离开了。


  如他所料,黎浅浅此刻还在路边,接到他的电话后连忙应声,乖巧的找了个公交站牌等着。很快,黎深就开车过来了,她赶紧上车,刚关好车门就忙问:“霍疏真在餐厅吗?”


  “我没事骗你干嘛。”黎深随口道。


  黎浅浅皱起眉头:“他为什么回餐厅啊?是、是因为蒋超?”难道男主又回来了?


  “跟蒋超有什么关系?”黎深奇怪的看她一眼,“他不是早走了吗?”


  黎浅浅一听和蒋超无关,顿时松一口气,然后就听到黎深说了一个名字。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霍停?他来干嘛?”


  “找我谈判,”黎深淡淡开口,“他不同意你和霍疏的事,想让我从中阻挠,让你们分开。”


  黎浅浅愣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问:“那、那哥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还能怎么回答?不懂事的时候已经伤害过霍疏一次了,难不成奔三了还要再伤害一次?”黎深哼哼一声,“我没那么损。”


  听到他这么说,黎浅浅长舒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她瞄了黎深一眼,突然明白了什么,“所以霍疏刚才就是怕你被他说动,所以才跑回来的吗?”


  “嗯。”


  “那不对啊,既然是这件事,那有什么好瞒我的?为什么当时他不告诉我?”黎浅浅一脸疑惑。


  黎深顿了一下,心不在焉的看着前方的路:“那我就不知道了,你问霍疏去。”


  黎浅浅还真就去问霍疏了,一到餐厅就径直奔着包间走,看到黎深后先确定一下他的状态,看到还不错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霍疏久久不言,只是安静的看着她,漆黑的瞳孔泛着丝丝凉气,但有她倒影的部分却是泛着暖的。


  “……你如果不想说的话,那就别说了,我其实没那么好奇的。”黎浅浅一脸认真的开口。


  霍疏唇角微扬:“我说,但你给我一点时间。”


  “嗯,”黎浅浅到他身边坐下,贴心的握住他的手,“没事,你慢慢想,我不着急的。”


  “嗯。”


  她让霍疏慢慢想,霍疏也就真的慢慢想了,两个人安静的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不大的地方被他们挤得满满的,没有留出一丝空隙。


  他们就这么静静的待在一起,一大一小两只手紧紧相扣,没有多余的话语,却给了彼此最有力的陪伴。


  过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霍疏似乎终于想好了,低沉的声音顿时在空荡的房间里响起:“我曾经有一段时间一直看心理医生……”


  黎浅浅愣了一下,知道他要把小心隐藏的那段过往告诉她了,她沉默的握紧他的手,无声的陪在他身边。


  有了她的鼓励,霍疏的语速稍微快了些,于是黎浅浅从他口中听到了一个不同于秘书的版本,在这个版本里,多了很多对她的思念,也多了很多个辗转反侧的夜晚,黎浅浅第一次这么真切的感受到他的煎熬和痛苦,渐渐的眼眶都红了。


  “但是你回来了,我就好了,这段时间没有药物和酒精也能安然入睡,也很久没看过医生,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霍疏抬起手指擦掉她眼角的泪花,“所以爱我就好,别同情我。”


  “……谁同情你了,我就是心疼,”黎浅浅张开双臂把人抱住,声音听起来堵堵的,“我太心疼我的宝贝了,对不起,我以后会对你越来越好的。”


  “你现在对我就很好。”霍疏回答。


  黎浅浅轻哼一声:“会更好。”


  霍疏的唇角微扬,突然发现把所有秘密都晾在阳光下也不是多难的事,只要有人陪他晒太阳,那么再潮湿的心脏也有干燥温暖的一天。


  气氛太好,霍疏还想接着摊牌:“其实我还有一件事瞒着你。”


  “什么事?”黎浅浅好奇。


  “你现在工作的公司,我几个月前就买下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收购我们公司的人是你?”


  “嗯。”


  短暂的沉默,黎浅浅想从他怀里钻出来,霍疏瞬间就抱紧了:“不准生气。”


  “……我没生气,你给我放开。”黎浅浅无语。


  霍疏略微松开些,黎浅浅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抬头和他对视:“你之前怎么没告诉我?”


  “我怕你觉得我占有欲太强。”霍疏回答。


  黎浅浅无语:“那现在就不怕了?”


  “也怕,但黎深说了,我告诉你,总比霍停告诉你好。”霍疏相当诚实。


  黎浅浅眯起眼睛:“什么意思?黎深深也知道这件事?”


  “嗯。”霍疏毫不犹豫的出卖大舅哥,哪怕刚刚才被他保护过。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行啊你们,越来越有本事了,我是什么小娃娃吗,用得着这么监视我?难怪我请个假你都能逮到,合着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


  “对不起。”霍疏道歉。


  黎浅浅捏住他的脸:“少来,你肯定都不觉得自己错了。”


  “确实不太觉得,如果没提前买下公司,我都不知道你在那里受过欺负。”霍疏诚实回答。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所以我还得谢谢你?”


  他反手把人抱住:“不用,你别生气就好。”


  黎浅浅被他颠倒黑白的本事气笑了,可笑完又觉得气氛太好,这个时候发脾气确实不合适,于是干脆也不说话了,暂时享受这一秒的温馨――


  然后就听到霍疏问:“你大姨妈结束了吗?”


  “……没有。”黎浅浅无言的推开他,和他对视许久后脸颊绯红,“你你非要在这么煽情的时候问这个问题吗?!”


  “怎么了?不能问吗?”霍疏反问。


  “当然不能问!”黎浅浅嗔怒,“你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我心里正难受呢,你就开始在脑子里放小片了,还有没有人性啊!”


  霍疏顿了顿,总算明白她什么意思了,顿时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我之所以问你,是因为感觉你有点出汗,想着如果大姨妈结束了,或许可以给你买一个冰淇淋球。”


  黎浅浅:“?”


  “我是这么想的,那么请问你是怎么想的呢?”霍疏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黎浅浅心虚又窘迫的别开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好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霍疏唇角的笑意更浓,不过他没舍得再逗她,而是把话题拉了回去:“所以结束了吗?”


  “没呢,估计还有两天吧。”黎浅浅回答。其实现在已经差不多结束了,但霍疏之前带她看过中医,她调养一段时间后明显没那么痛了,现在姨妈前后都会注意不吃凉的。


  “那就只能过两天再吃了,”霍疏安抚的摸摸她的脑袋,“我们下楼去吃甜品吧,补充一点糖分。”


  黎浅浅知道他是不想让她把注意力都停在他的过往上,于是听话的答应下来,跟着他往楼下去了。


  这一天之后,霍疏就开始大张旗鼓的收购股权,等霍停意识到他要干什么时,他已经拿到了大部分的股份,成为了霍氏的绝对话事者,而霍停尽管做了许多努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霍氏大洗牌,曾经跟着自己的那些元老都被各种理由调离权力中心。


  不知不觉中,他这个董事长变得如空壳一般。


  在又一次阻止霍疏不成后,他时隔许久再次给霍疏打了电话。


  霍疏这次接通了。


  “……你为了一个女人,真要跟我闹到这种地步?”霍停的声音仿佛突然老了很多。


  霍疏平静的听他说完,才淡淡开口:“你不该去找他们。”


  “我是为了你好,”霍停冷笑一声,“你知不知道一个强大的岳家会给你带来多少利益,知不知道能让你少辛苦……”


  “我不需要靠别人。”霍疏打断他的话。


  霍停略微有些不屑:“你现在会这么说,是因为还没遇到困难,一旦霍氏有了危机,你就会明白了。”


  “我不会让霍氏产生危机。”霍疏再次打断他。


  霍停深吸一口气,显然气得不清,忍了半晌后才咬牙道:“你是铁了心要跟她在一起了?”


  “是。”


  “你是不是觉得,黎深同意你们的事,你就什么都不用顾忌了?”


  “是。”


  “……你就不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后悔?”


  “是。”


  霍疏连续的三个‘是’快要把霍停气死了,他匆匆留下一句‘你会后悔的’就挂断了电话。霍疏眼底泛冷,直接把秘书叫了进来。


  “霍先生,有什么吩咐?”秘书温和的问。


  霍疏淡淡开口:“盯着霍停那边,如果有什么动作就告诉我。”


  “好的。”秘书没有多问,得了任务后就转身离开了。


  秘书刚走,黎浅浅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霍疏停顿一瞬,周身清冷的气息顿时去了不少。


  “怎么了?”他低声问,玻璃窗上映着的眼眸多了一分温柔。


  黎浅浅清了清嗓子:“也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好巧,我也想你了。”霍疏扬起唇角,和刚才判若两人。


  黎浅浅笑笑,接着说起了正事:“对了,我想辞职了。”


  “为什么?因为我买下了公司?”霍疏蹙眉。


  黎浅浅叹了声气:“当然不是,我只是讨厌他们巴结我,自从知道我是霍氏总裁的女朋友后,我那个公司的人都不正常了,前段时间我本来就要辞,但是因为蒋超的事,就一直耽搁了,现在好不容易没什么事了,我就不想去了。”


  “那就辞吧。”霍疏答应了。


  黎浅浅顿了一下:“我这样会不会显得很败家啊?你特意买下来让我上班,结果我这么快辞职。”


  “不会,我只想让你开心。”霍疏回答。


  黎浅浅嘿嘿一笑:“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辞了啊。”


  “嗯。”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虽然霍停在放完狠话之后就没有再有行动,但霍疏却依然没有收回暗中保护黎家兄妹的人,甚至比之前更加谨慎,谨慎到黎浅浅都知道霍疏派人跟着自己了,但她知道他的顾虑,加上生活也没被影响,所以也没拒绝,只是乖乖的接受这一切。


  而霍停在沉默了许多天后,终于再次出手,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去找黎浅浅,而是找上了霍疏。


  “霍氏早晚都是你的,提前让你接班也没什么,反正我对你的能力也很放心,”经过这么多天的沉淀,霍停又成了当初的那个上位者,“但是黎浅浅,我绝不同意她进霍家的门,她现在只是和你恋爱,就能挑拨我们父子反目,以后要真和你结婚了,是不是就打算不让你认我这个父亲了?”


  霍疏听了他的话只觉可笑:“你似乎还不明白,如今的主动权在谁手上。”


  “在你手上,但我相信以你的骄傲,你在知道真相后肯定会拒绝再跟她来往。”霍停很是笃定。


  霍疏眼底闪过一丝不耐:“我不是黎深,这招对我没用,秘书送客。”


  秘书咽了下口水,紧张又小心的走到两人旁边。霍停看到秘书后不屑的笑了一声:“刚好,小杨也在,他可以作证。”


  “……作什么证?”秘书小心的问。


  “据我所知,黎浅浅和霍疏在一起之前,你是不是在走廊和她说过什么?”霍停颇有压迫感的看向秘书。


  秘书愣了一下,后背刷的一下冒了一层冷汗。霍疏本来不想听,可看到秘书的反应,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你和她说过什么?”


  “小杨,你可要说实话。”霍停淡淡开口。


  秘书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要面对父子俩带来的压迫感,顿时紧张得脑子都发懵了,等反应过来时,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就、就是那天我遇到了黎小姐,不小心把霍先生失眠的事说漏了……”


  霍疏面无表情,眼底淡漠一片。


  秘书一字一句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等说完已经浑身是汗:“霍先生,我不是故意瞒您,只是当时确实……”


  “你先出去。”霍疏打断他的话。


  秘书纠结一瞬,咬咬牙深鞠一躬,转身离开了。


  秘书走后,办公室里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霍停才淡淡开口:“她根本不爱你,只是得知你因为她生病而愧疚,所以才跟你在一起,你作为我霍停的儿子,能接受她像对乞丐一样对你?”


  霍疏冷漠的看着他。


  “我知道你不服气,可事实是越纠缠越显得你可怜,不如趁早放手,”霍停说完停顿一瞬,勾起唇角不紧不慢的开口,“毕竟你也不知道,同情什么时候能消耗殆尽。”


  “说完了吗?”霍疏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霍停顿了一下,声音突然沉了下来:“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放弃?”


  “说完你可以走了。”霍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霍疏脸色铁青:“没出息,没出息!”他显然没想到二十多年没有对他低头的人,会对一个女人跪得那么厉害,他气得直接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往外走,等走到门口时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心,突然扭头道,“你不知道吧,她在国外时交过男朋友。”


  霍疏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手指突然颤了一下。


  这点细节落入霍停眼中,他平复一下心情,再次冷静下来:“你对她在国外的生活一无所知对吗?就没有想过,她那么漂亮,在国外会没有追求者?”


  “她没有。”霍疏回答。


  “那是她说来安慰你的,”霍停再次对这个儿子展现了他特有的残忍,“毕竟她都能因为同情你做你的女朋友,还有什么不能因为同情你去做的?”


  霍疏垂下眼眸:“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听说她国外的男朋友最近生病了,你说她是为了你留下,还是回去照顾他?如果回去了,还会回来吗?”霍停没有顾虑的编造谎言,因为他知道霍疏会信。


  他这个儿子虽然强大,天生没有安全感,而且刚知道黎浅浅对自己的感情都是基于同情,这个时候编造出一个不存在的男朋友,他就算不信,也会产生不安。


  而不安是让两个人产生裂痕的重要条件,因为他知道,霍疏一旦不安,就会拼命想抓住,然后会做出常人难以接受的事。


  黎浅浅会清楚的意识到和一个疯子在一起会有多可怕。


  霍停平静的看了眼霍疏胳膊上的青筋,然后转身离开了,等回到霍家后,给国外的友人去了个电话。


  另一边,黎浅浅终于辞了职,刚抽空去见了房产中介,把黎家那栋别墅挂在了中介那儿,就接到了国外导师的电话,当听到自己毕业论文有问题、需要回去改一遍时,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可我真觉得导师脑子有点不好,都这么久了,为什么才发现我论文有问题?”黎浅浅吐槽。


  霍疏平静的听着她说完,才缓缓问一句:“需要我陪你吗?”


  黎浅浅顿了顿,看着他的黑眼圈叹了声气:“你还是多休息吧,我自己过去就行。”


  霍疏沉默不语。


  黎浅浅拍拍他的手:“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了。”


  “会回来?”霍疏反问。


  黎浅浅笑了一声:“肯定呀。”


  霍疏看着她的笑脸,不说话了。


  当天晚上,秘书出现在他的书房,小心的开口道:“经查证,黎小姐两天把黎家别墅挂在了中介,似乎打算卖房了,还有……根据黎先生提供的信息,我叫人去黎小姐当初的学校调查了一下,没有出现哪个学生毕业论文有问题的事,至于黎小姐男朋友……因为她朋友很少,所以无法确定。”


  霍疏垂着眼眸,安静的看着桌上的钢笔,许久之后淡淡开口:“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