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63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从霍疏怀里钻出来, 眯着眼睛盯着他,霍疏难得不敢和她对视,只是默默别开了脸。


  黎浅浅冷呵一声, 强行把他的脸捧回来, 逼着他和自己对视:“说,你打心里就没相信我, 觉得我刚才是在糊弄你对不对?”


  “我没觉得你糊弄我,”霍疏安抚的说, 说完静了一瞬, 斟酌一下后又开口, “我只是觉得你可能不太清醒。”


  故意骗他和非故意骗他, 他还是分得清的,如果是后者, 那只能说明她自己都坚信这件事是真的,所以才会当成真事一样告诉他。


  黎浅浅听他就差直说自己脑子有病了,顿时又是生气又是好笑:“就是因为这样,我一开始才不想告诉你的, 要是你笨一点多好,我就能在你发现异常之前把蒋超弄走了。”


  霍疏摸摸她的脸:“是我的错。”


  黎浅浅:“……我这么跟你说,不是让你道歉的, 而是想让你相信我。”


  “嗯, 我相信你。”霍疏眉眼缓和。


  黎浅浅:“……”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多疑了,她现在就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像极了在看神经病。


  为了驱逐这种奇怪的想法, 她用力甩了甩脑袋, 霍疏看到她着急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在她看向自己时又将担忧掩藏好。


  “……算了,不跟你说这个了。”黎浅浅气哼哼的脱了鞋子, 朝霍疏伸出了手。


  霍疏失笑,将人抱进了怀里,黎浅浅揽住他的脖子把人拉向被褥,两个人像拧麻花一样拧倒在地上。


  “你重死了。”黎浅浅不怎么真心的抱怨。


  霍疏唇角微扬:“那我今天开始减肥。”


  “我不准。”黎浅浅当即拒绝。


  霍疏亲了亲她的唇角:“那就没办法了,你只能受着。”


  黎浅浅不服气的看他一眼,突然想到什么,脸上的笑顿时掺了些不怀好意:“我不能白受着吧,总得给我点利息才行。”


  “你想要什么?”霍疏耐心的问。


  黎浅浅早就想好了,就等他问呢:“给我看看腹肌。”


  “不行。”霍疏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直接拒绝了她的要求。


  黎浅浅皱起眉头:“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不想和你分开,所以没办法给你看。”霍疏说着又把手臂收紧了些,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黎浅浅身上。


  黎浅浅闷哼一声,这回真有点喘不上气了,于是立刻伸手推人:“给我撒开,沉死了。”


  “不要,”霍疏的脸埋在她的脖颈间,呼吸出的热气如数喷洒在她的耳垂上,黎浅浅半边脸都要跟着木了,他却浑然不觉,还在闷闷的说话,“虽然不能给你看,但你如果特别想的话,可以伸手摸一摸。”


  黎浅浅:“……你倒是大方。”


  似乎听出了她话里的无语,霍疏沉沉的笑了一声,逗弄完之后心满意足的给台阶:“如果你不想的话那就算……”


  话音未落,一只小手就撩开了他的睡衣,覆在了他紧实的肌肉上。似乎只有一秒钟,他整个人都绷紧了,黎浅浅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变化,忍不住嘲弄的笑了:“你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嗯?”霍疏声音有些低哑。


  黎浅浅嘿嘿一笑,手指在方块与方块之间作怪,一边招惹一边还不忘挑衅:“真以为我不敢呢,那你可就错了,现在后悔也晚唔……”


  小流氓的红唇被堵上了,世界终于清静了不少,霍疏故意咬了她一下,虽然没有用力,但对于怕疼的某人来说也是够受的了,黎浅浅惊恐的睁大眼睛,慌忙抽出手去推他。


  霍疏握住她的手,攻势变得温柔起来,黎浅浅不自觉的渐渐沦陷,再也想不起反抗了。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雨滴落在绿化带里,打湿了山茶花的叶子,一阵小风刮起,花枝跟着轻颤,花瓣也微微散开了。


  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升高,松软昂贵的地毯上丢着一件睡衣上衣,和一条皱巴巴的裙子。霍疏抱着黎浅浅,眼底的温柔要将人溺毙,黎浅浅和他对视三秒,整个人都要掉进他编制的美梦了。


  但最终理性还是在他的手伸进被子后稍微被唤回:“有安全措施吗?”


  霍疏:“……”


  两个人同时沉默,静了许久后,黎浅浅义正辞严的开口:“为什么不买?”


  “……没想到这么快会用到。”霍疏这答案相当朴实了,朴实得不像言情小说里的霸总男二。


  黎浅浅想了想,不怎么委婉的说一句:“那今天可能不太行了,改天吧。”


  霍疏:“……”


  两个人对视许久,最后霍疏试着和她商量:“我现在去买,等回来还能继续吗?”


  “应该不太行了吧,”黎浅浅有点为难,“刚才我就是一时冲动,现在不冲动了。”


  霍疏:“……”


  或许是他的表情太可怜,黎浅浅突然觉得自己这事办得有点渣,想了好半天后试图跟他打商量:“要不……我帮帮你?”


  “怎么帮?”霍疏扬眉。


  黎浅浅想了想,脸颊有点泛红:“你管我怎么帮,反正你别动就行。”


  霍疏略一迟疑:“真的?”


  “放心,这事儿我在小说里见多了,保证没问题。”黎浅浅一边脸红,一边信誓旦旦。


  半个小时后,她把脸埋进霍疏怀里,迟迟没有抬头。霍疏静静的抱着她,平复许久才缓缓开口问:“你平时看的都是什么小说?”


  “……”


  “以后不准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霍疏把过河拆桥这一招用得非常顺畅。


  黎浅浅撇了撇嘴,没有回应他这句话。


  或许是都累了,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倚在一起。明明是下午,窗外的天空却已经暗了下来,仿佛已经天黑了一般,黎浅浅犯起了困,很快在霍疏怀里睡着了,霍疏听着她沉静的声音,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揪着的心放松下来,他被铺天盖地的疲惫淹没,睡了这么久以来最好的一觉,黑甜的梦境里除了黎浅浅身上的沐浴乳香味,别的什么都没有。


  黎浅浅醒来时看到他还在睡,眼底顿时闪过一丝惊讶,她静静的盯着霍疏看了许久,最终老实安分的躺好,在他醒来之前一动不敢动,生怕会惊扰了他的好梦。


  霍疏在她醒后一个小时才醒,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她无聊的在自己怀里抠手指,于是唇角在大脑苏醒之前,先一步微微浮起弧度:“醒多久了?”


  “嗯?”黎浅浅一抬头,看到他醒了后笑了起来,“你醒啦?”


  “饿了没有?”霍疏问。


  黎浅浅点了点头:“早就饿了,但是外面下雨,我不想出去吃。”


  “那我们在家里做,嫌弃我的厨艺吗?”霍疏在她脸上印下一吻。


  黎浅浅认真的想了想:“老实说,有一点。”虽然很爱霍疏,但他的手艺确实有点一般。


  霍疏轻笑一声:“那怎么办?”


  “叫外卖吧,也省得做了,我现在真的好饿。”黎浅浅提议。


  霍疏想了想答应了,于是抱着她看外卖软件,结果两个人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什么好吃的。


  眼看着又半个小时要过去了,黎浅浅叹了声气:“算了,你做饭吧,我今天凑合一下。”


  “还委屈你了?”霍疏撩起眼皮看她。


  黎浅浅笑嘻嘻的藏进被窝:“我现在饿得都没力气了,可不可以申请不去帮忙?”


  “可以,你躺着吧,我很快就好。”霍疏说着就起身了,捡起地毯上的睡衣穿好,直接就走了出去。


  黎浅浅在床上翻了个身,随便找了个电视剧打发时间。


  霍疏去了厨房后,随手打开厨房里的平板播放新闻,在主播严肃的声音中洗菜切菜,两个人各做各的,毫不相干却又处处默契。


  青椒虾仁下锅,冒出腾腾的热气,霍疏一手把着锅柄,一只手拿着铲子翻炒,炒个半熟时去拿调料,顺便看一眼平板上的新闻。


  然后就看到此刻正在播送城西堵车的事情。霍疏停顿一瞬,蹙眉看向平板。


  堵车的原因是发生了货车碰撞――一个一听就是偶然发生、绝对不能提前推算出的意外。


  他的薄唇轻抿,脑海里浮现黎浅浅之前说过的话,眉头越皱越深。不管怎么说,预测未来这种事听起来实在玄学,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不得不信。


  霍疏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突然怕这件事会对黎浅浅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至于蒋超会害他破产的事,他反倒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在意。


  正当他想得入神时,黎浅浅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在做什么啊?都糊了!”


  霍疏猛地回神,一扭头就看到锅里黑掉的虾,他赶紧把火关了,把焦黑的锅拿到洗碗槽里冲洗。黎浅浅小步跑过来,仔细把他打量一遍,看到他没事后才松一口气,有些懊恼的开口:“早知道就不让你做饭了,我们随便叫点东西吃吧。”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眼底满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黎浅浅顿了一下,表情跟着严肃起来:“你、你怎么了?”


  霍疏不说话。


  “……发生什么事了吗?是我又惹你生气了,还是霍停又找你了?”黎浅浅越问越担心,看到他不说话更是着急,正要继续询问,突然被他抱进了怀里,她愣了一下,回过神后小心翼翼的拍着他的后背,“你没事吧?”


  “做那个梦,害怕吗?”霍疏低声问。


  黎浅浅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想问做什么梦,但话到嘴边突然想明白他问的是什么了,顿时恍然:“你是知道堵车的事了吧?”


  “害怕吗?”霍疏对这个问题到了执拗的地步。


  黎浅浅笑笑:“那有什么可怕的,就是一开始有点茫然而已。”


  “会对你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吗?”霍疏问完,似乎怕她又隐瞒自己,当即绷着脸表示,“不准骗我。”


  “没想骗你,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你放心吧。”梦是假的,重生却是真的,她都重生这么多年了,依然是健健康康的,可见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


  霍疏闻言这才放松一些,抱了一会儿后才放开她:“所以,蒋超对我来说是个威胁,对吗?”


  “……虽然对,但我劝你不要跟他作对,更别想提前玩阴的,因为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你一旦和他较劲,最后狼狈的只有你自己,”黎浅浅说完,觉得自己这话有点伤男人自尊,纠结三秒后又补充,“我没有说你不厉害的意思,但他也很厉害,而且比你多一点运气,有时候运气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所以为什么我比他少一点运气?”霍疏反问。


  因为你是男二啊大哥,配角怎么干得过主角!黎浅浅内心咆哮完,面上乖巧的说甜蜜话:“因为你遇到我,就花光了所有的运气。”


  ……这种网上找的情话会有用吗?黎浅浅觉得不太乐观,甚至有些后悔说出这么一句,搞得她之前的安慰好像嘲讽一样。


  不过霍疏作为一个不怎么网上冲浪的人,听到她的话后却是突然动容,内心对蒋超的那点不服气瞬间消散了不少。


  “你说得对,我愿意认输。”霍疏温柔道。


  黎浅浅眼睛一亮:“真的?”


  “嗯。”


  黎浅浅笑了起来:“那就好,我还怕你想不开呢。”


  “怎么会,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他有让人无法抗衡的好运气,我就算现在不服气,以后也会调整心态的,毕竟我不能拿霍氏跟他赌,”霍疏揉揉她有些乱的头发,“毕竟这霍氏是我要送你的。”


  黎浅浅听到他这么说,总算彻底放心了,踮起脚尖张开双臂把人抱了个满怀。


  两个人又闹腾了会儿,一直到晚上才吃上饭,把几个菜全部吃光后,霍疏才把黎浅浅往家里送。


  路上,黎浅浅的手机响了几声,她打开看了眼,是蒋超发来的消息。


  “他说什么?”霍疏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消息是谁发的。


  黎浅浅大方的把手机举起来,霍疏用余光扫了一眼,是在跟黎浅浅说今天看电影的感想。


  霍疏不悦:“上午看的电影,为什么晚上才说?”


  “他看完电影就去兼职了,这会儿应该是刚到家。”黎浅浅回答。


  霍疏绷起脸:“你对他的行程真了解。”


  “……霍小朋友,我都已经跟你坦白了,你还揪着我不放呐?”


  霍疏或许也觉得这样不好,闻言就没有再说话了,直到把人送到小区门口,才把心里话说出来:“虽然知道你们是清白的,但我还是讨厌他。”


  “我懂,这是你男人的直觉,能非常厉害的锁定谁是你一生的宿敌。”黎浅浅一脸认真。


  霍疏虽然觉得应该保持严肃,但还是被她耍宝一样的话语逗得唇角上扬:“别闹,我没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黎浅浅叹了声气,“所以我才想让他尽快回家啊,只有这样才能减少你们见面的机会,避免你们突然发生矛盾。”


  霍疏听她还是一心为自己着想,心情总算是好了点:“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不用管了。”


  “……你想干嘛?”黎浅浅一脸紧张。


  霍疏颇为愉悦的看她一眼:“让他回家,放心,我不会做多余的事。”


  黎浅浅盯着他看了半晌,总觉得他有什么阴谋,但不管怎么问他都不说,最后她只好放弃,下车前放一句狠话:“你要是敢偷换概念给我惹事,那我就不理你了。”


  “为什么?”霍疏扬眉。


  黎浅浅努力摆出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因为你以后会破产,我这个人可是非常嫌贫爱富的。”


  霍疏被她的样子逗笑了,黎浅浅见威胁没用,当即气哼哼的离开了。霍疏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小区里,唇角的笑意都没减少过,直到给秘书拨通电话,笑意才算淡了一些。


  一个月后,蒋超就提出了辞职。


  他辞职时黎浅浅刚好在餐厅,听说这件事后忙去问:“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走了?”


  蒋超的眼眶泛红,显然是哭过的,他似乎发生了一些事,看起来心不在焉的:“就是家里有点事,我得回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黎浅浅好奇。


  蒋超抿了抿唇,看起来不怎么想说。


  黎浅浅善解人意的拍拍他的胳膊:“行了,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说了,你回去之后要照顾好自己,注意身体知道吗?”相处这么久,蒋超作为男主人品确实是挑不出毛病的,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她或许会真心实意的和他交个朋友。


  “嗯,知道了,谢谢浅浅姐,也帮我跟霍哥道个别。”


  “嗯嗯,我会的。”


  两个人一通客套后就分开了,蒋超一走,黎浅浅就立刻跑去霍氏找霍疏了。霍疏正在开会恐吓那些没完成业绩的人,办公室里气压低得几乎要凝冰,除了霍疏以外的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出,只想来一个活菩萨把他们救出苦海。


  正当这些人祈祷时,霍疏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眉眼微动,拿起手机看了眼后,直接宣布散会,说完扬着唇角往外走。


  众人:“?”就这么散会了?还有霍总刚才的嘴角怎么回事?为什么是翘着的?


  对总裁私生活很是了解的秘书扫了众人一眼,难得好心的解释一句:“诸位回去吧,今天霍先生女朋友救了你们,希望你们能知道感恩,回去后好好工作。”


  众人:“……”女朋友?!


  在所有人都震惊时,霍疏已经亲自跑去楼下接了黎浅浅,两个人一起牵手回了他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黎浅浅就使劲挣脱了他的手,看着自己被握红的手,她狠狠瞪了霍疏一眼:“你怎么回事?!干嘛一直抓着我不放?”


  “你太漂亮,他们老是看你,我要宣示主权。”霍疏大方回答。


  黎浅浅无语:“他们看我是因为你一直凑在我旁边吧?你到底是谁?还是我的霍疏吗?为什么变得这么黏人?”


  霍疏轻笑一声,伸手把人给抱住了:“我不是霍疏还能是谁?”


  “……我看你是要把前半辈子没撒的娇都补回来了。”黎浅浅吐槽一句,唇角却一直扬着,“别抱了,严肃点,我是来找你谈话的。”


  “谈什么?”霍疏松开她。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到沙发坐定后才问:“蒋超离职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他是黎深的员工,不是我的,我怎么会让他离职?”霍疏一脸无辜。


  黎浅浅眯起眼睛:“少装,如果没人干涉,他应该在一年后回家,为什么会现在就回去了?你快给我老实交代。”


  霍疏到她身侧坐下,一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其实也没做别的,就是跟他父亲联系了一下,得知他父亲也想让他回去,但是拉不下脸面,所以我在中间送了个人情。”


  “什么人情?”黎浅浅好奇。


  “帮蒋超父亲‘误诊’了一张体检单,活不了几天的那种。”霍疏缓缓说。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你们够损的啊,万一蒋超以后发现了怎么办?不对,他肯定是会发现的吧?!”


  “那又怎么样?他父亲找我帮的忙,我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他会怪罪我?”霍疏反问。


  黎浅浅:“……”这倒也是哦。


  “他已经走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关心他?”霍疏不满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我不喜欢。”


  黎浅浅僵硬的躲了一下,看了眼外面后一脸崩溃:“这是办公室!”


  “没人敢进来。”霍疏回答。


  黎浅浅顿时头疼:“那也不行。”


  “为什么?”霍疏蹙眉。


  黎浅浅对他理直气壮的问题哑口无言。


  两个人在那次的‘深刻’谈话之后,相处时的状态就恢复到以前的模样了……也不是,自从那天帮了霍疏的忙,霍疏在看着她时,眼底仿佛就多了一分别的意味,老让她有种自己要被吞掉的错觉。


  幸好她大姨妈来了。


  这么一想,黎浅浅庆幸的同时又觉得悲哀。


  什么时候自己需要大姨妈的保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