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62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你请假吧, 我接你去玩。”


  黎浅浅盯着这条消息,眼睛都要直了,电影院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啜泣声, 身边的蒋超也红了眼眶, 她无言的看向荧幕,正好看到一个葬礼情节。


  ……她现在感觉那土里埋的是自己。


  黎浅浅咽了下口水, 觉得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她深吸一口气, 推了推旁边的蒋超。蒋超疑惑的看过来, 眼底隐有泪光, 显然被电影感动得不轻。可惜了, 如果能一起看完,她说不定能直接引导他回家了。


  她心里叹息一声, 压低声音说:“我公司突然有急事,恐怕得先走了。”


  蒋超愣了愣:“行,你先走吧。”


  黎浅浅点了点头,急匆匆的离开了。


  出了电影院, 她以最快的速度打了车,直接奔着公司去了,快到公司时才给霍疏回消息:稍等, 我去请假。


  霍疏瞬间打了一个视频通话过来, 她吓得心脏一缩,一秒挂断了。


  挂断之后, 霍疏就没有再发消息来, 黎浅浅心脏高高悬起, 一直到公司楼下才敢给霍疏打回去。


  通话铃声一直响,霍疏却迟迟没有接通, 黎浅浅嘴唇发干,浑身僵硬的站在避风口。就在手机响最后一声时,电话总算接通,两个人的脸同时出现在视频里。


  “嗨……”黎浅浅挤出一丝微笑,朝霍疏招了招手。


  霍疏平静的看着她:“请假了?”


  “啊……请了,你来接我吗?”黎浅浅努力镇定。


  “什么时候请的?”霍疏又问。


  黎浅浅停顿一下:“刚、刚请啊,怎么了?”


  “我在你公司。”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一愣,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十分钟后,黎浅浅看着霍疏从电梯里出来,僵笑着迎了上去:“你怎么跑我公司里去了?”


  “黎浅浅,你去哪了?”霍疏语气和视频里一样平静,只是连名带姓叫她时,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黎浅浅咬了咬唇,下意识就想撒谎,可对上他阴郁的视线后停顿一瞬。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眼底有这样负面的情绪了。


  她这段时间忙前忙后,每天勉强自己吃那么多东西,骗完这个骗那个,为的就是霍疏将来的人生顺顺利利,和她一样摆脱命运安排的结局。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霍疏可以快乐,可为什么都这么努力了,却还是让少年时阴郁的情绪出现在他的眼睛里?


  ……这是不是可以说明,她现在的一切做法都是错误的。


  她静了许久,才咬唇去抓住霍疏的手:“我们回去说吧。”


  霍疏神色淡淡的看着她,许久之后到底反握住她的手,牵着她一起上了车。从公司到家里需要二十多分钟,这二十多分钟里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到上了楼,面对面坐在沙发上,黎浅浅才深吸一口气开口:“其实我这段时间骗了你好多次。”


  霍疏眉眼微动,一时间没有说话。


  黎浅浅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坦白:“我没有不喜欢我哥做的饭,只是因为不想让你去餐厅,所以才这么说,但我一直跟你在外面吃,我哥又不高兴了,我不想你去,也不想他不高兴,只能经常吃两顿,这也是为什么我前段时间胃口不好的原因,因为怕到我哥那吃不下,所以才不敢跟你一起的时候多吃……”


  她说完就犯错小学生一样低着头挺直背,等待霍疏的问题。


  果然,霍疏在听完她的话之后,总算开口问了一句为什么。


  黎浅浅抿了抿唇,声音比之前更小了点:“因为蒋超。”


  从她口中听到这个名字,霍疏眼神微冷:“你很在意他。”


  “是有一点,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挺在意吧,”黎浅浅说完瞄了霍疏一眼,快速补充道,“你别不承认啊,他身上有种奇怪的气质,叫人总忍不住去在意,难道你不是吗?”


  霍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勾勾的盯着她问:“你爱上他了吗?”


  “没有没有,你怎么能这么想呢,”黎浅浅吓了一跳,“他今年才二十岁吧,我十八的时候他才十二,还是个小学生呢,我又不变态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小学生。”


  看到她一脸抗拒的解释,霍疏的表情总算缓和了些:“那为什么怕我见他?”


  “……我接下来的话可能有点离奇,或许你会觉得我在撒谎,这也是我之前一直瞒着你的原因,我我我怕你觉得我是神经病,”黎浅浅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其、其实,我之前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些关于未来的事。”


  霍疏顿了一下,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一直憋在心里的事要说出来,最开始总算艰难的,但话头开好之后,接下来就会顺利很多,黎浅浅平复一下心情,把自己看到的情节以梦境的方式解释出来:“在没见过蒋超的时候,我就梦到他来了我哥餐厅打工,他是B市蒋家的独孙,因为和家里闹别扭跑了出来,靠各种兼职养活自己。”


  听到黎浅浅报出蒋超的身份,霍疏眉头蹙得更深了些。


  “他很在乎餐厅的兼职,但因为一些原因,你害他失去工作,他开始记恨上你,等回家之后就开始和你作对,他是很厉害的商业天才,虽然你也很厉害,但笼络人心上远不如他,所以在跟他的厮杀中节节败退,很快就破产了,整个霍氏也成了他掌中之物。”


  黎浅浅把故事梗概说完,才小心的瞄了霍疏一眼,接着飞快的低下头,小小声的开口:“你们之间的矛盾起因是你让他失去工作,所以我就想着,只要别让你们见面,这个矛盾就不会出现,你以后也不会破产了。”


  她说完之后就静等霍疏的反应,一边等思绪一边止不住的发散。她把一切情节都说成是梦,听起来或许很荒唐,霍疏应该会很生气吧,她以前还假模假样的教霍疏沟通,但其实她才是那个最不会沟通的人,上辈子和这辈子都是,难怪霍疏和她在一起时会总没有安全感。


  她越想越丧,心情郁闷到想哭,要不是怕在说完这一切后揍自己会显得更像神经病,她或许会忍不住扇自己两巴掌,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


  “再低头就要碰到地板了。”霍疏声音清冷。


  黎浅浅顿了一下,茫然的看向他。


  “我觉得你说的一切很可笑。”霍疏直言。


  黎浅浅苦笑一声,心想如果告诉你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你或许会觉得更可笑。


  “但你既然没有给别的解释,那我就基于你说的一切问你,”霍疏盯着她,漆黑的眼眸里倒映着她的身影,“为什么要瞒着我?”


  黎浅浅不自觉的咬着下唇,咬得唇上发白了也不自知,霍疏不悦的板起脸,正要阻止她,她就主动松开了。


  “因为我觉得提前告诉你的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信,然后决定先下手为强,试图在蒋超成气候之前对蒋家动手,二是你不信,然后觉得我对蒋超关注过多,因此产生危机感,想办法把蒋超赶出A市。”


  黎浅浅说完停顿一瞬:“如果是后者,那正好跟我的梦吻合了,如果是前者……他既然能在自己的第一个项目上赢你,就可以阻止你伤害蒋家,那最后的结果依然和我梦到的一样。”


  不管哪种可能,最后都是破产的下场,她怎么敢轻易告诉他。


  “那为什么今天说了?”霍疏淡淡的问。


  黎浅浅沉默了。


  “在你说这些之前,我只知道你撒谎了,却不知道你为什么撒谎,你如果想瞒着,大可以继续瞒。”霍疏目光沉沉的和她对视。


  黎浅浅抿着唇不说话,许久之后才小小声开口:“因为我突然发现,就算我能改变你的命运轨迹,也没办法改变最近一切异常行动给你带来的伤害。破产或许会让你有挫败感,可我做的一切却是实打实的让你伤心。”


  “你倒是什么都清楚。”霍疏垂下眼眸。


  黎浅浅眼底湿润,吸了一下鼻子后走到他脚边,乖顺的蹲下扶着他的膝盖,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对不起,我不该自以为是,觉得什么都不说就能解决一切。”


  霍疏默默和她对视,许久之后才突然问:“你不想我和他结仇,除了不让我们见面,应该也做了其他事吧?”


  “……我以你的名义给他送过好几次甜品,”黎浅浅坦白从宽,他没问的也主动说了,“还有今天请假,其实是和他去看电影了……但是是那种父母和子女的电影,正得不能再正了,很多小学都组织学生去看了,我们去的那场全是家长带孩子,没有多少年轻人的。”


  她努力解释,生怕霍疏会因此不高兴,但霍疏表情还是不太好:“你送他甜品,还和他看电影。”


  “甜、甜品是以你的名义送的,你不信可以问他,电影是为了唤起他的良心,让他知道家里大人的不容易,我没有别的想法,他也没有!”黎浅浅说完,怕霍疏继续乱想,咬咬牙又补充一句,“我梦见他在一个月后会遇到自己的女朋友,然后恩爱幸福一生,你放心,我和他绝对清清白白。”


  “是因为梦到他和他女朋友恩爱一生,你才说自己和他清清白白?”霍疏反问。


  黎浅浅下意识想点头,但看到霍疏的眼神后赶紧摇头:“没有没有,不管他有没有女朋友,我和他都清清白白,我只喜欢你。”


  说罢,她讨好的握住霍疏的手,然而霍疏不为所动,甚至没有反握的意思。


  黎浅浅有些慌了:“我知道你生气,你想怎么罚我都行,但能不能别不理我。”


  霍疏撩起眼皮看她一眼:“没错,我现在很生气。”


  “……那你罚我吧,”黎浅浅积极帮他出谋划策,“要不你打我一顿?”


  霍疏不语。


  “……那罚我不吃饭怎么样?”黎浅浅又问。


  霍疏还是不说话。


  黎浅浅实在想不到别的招了,纠结好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当她思考时,霍疏突然起身,她赶紧跟着站起来,看到他是往卧室方向走才松一口气,一脸殷勤的跟了过去:“你去卧室干嘛呀?”


  “别跟着我。”霍疏十分冷淡。


  黎浅浅讨好:“我是你女朋友,不跟着你跟着谁呀。”


  “你不是要跟人看电影?赶紧去吧,电影要散场了。”霍疏木着脸。


  黎浅浅:“……你都是从哪学的阴阳怪气啊?”刚问完,霍疏一个眼神扫过来,她立刻投降,“哥我错了。”


  “不准叫我哥。”这么多年了,霍疏对这个字还是很排斥。


  黎浅浅跟屁虫一样黏在他身后:“你罚我吧罚我吧,给我一个严厉的教训,让我好好记着,下次不再乱搞了。”


  霍疏面无表情的进屋,到衣帽间后直接把门关上了,黎浅浅也不敢推门进去,只好在门外一直敲,敲了半天后又开始说话:“霍疏,你别不理我好不好,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才会让你心里舒服一点?要不我去给你买……”


  话没说完,衣帽间的门就打开了,换了一身睡衣的霍疏出现在她眼前。如果说西装革履的他是精英总裁,那此刻一身素色睡衣的他就像一个贵公子。


  不对,本来就是贵公子。


  虽然知道不合时宜,黎浅浅还是被他的外貌吸引了。


  “我和蒋超谁好看?”霍疏突然问。


  黎浅浅:“……干嘛问这个问题,当然是你好看。”她说完停顿一下,小心翼翼的问,“你愿意跟我开玩笑了,是不是表示没那么生气了?”


  “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霍疏反问。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立刻乖巧站立:“……应该不是。”


  霍疏看她一眼,径直从她身边经过,直接往床上去了。他随手拿了本书,戴上金丝眼镜后神色疏离的坐在床上看书。黎浅浅挪步到他身侧,很想哄他开心,又怕打扰他看书,会让他更生气。


  正纠结时,霍疏突然开口:“电影要散场了。”


  黎浅浅干笑一声:“我真的错了,能不能别提电影了?”


  抛开别的不说,她其实觉得和朋友一起去看电影还是挺正常的,她在国外时经常和同学一起,大多时候是一群人,但偶尔也有小众的电影,只有一两个人感兴趣的,也会出现结伴出行。


  她已经26了,不是16岁,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成熟女性,只要分寸感足够,有自己的圈子和交际应该也没什么吧?


  ……但这话是不能和霍疏说的,至少现在不能说,毕竟今天她有错在先,而且他看蒋超可是不顺眼得很,她现在解释就跟向着蒋超一样。


  她已经因为男主和霍疏生出隔阂了,怎么也不能让隔阂再扩大。


  霍疏不理她,她的思绪逐渐散漫,竟然站在床边开始发起呆来,霍疏抬头看向她时,就看到她直勾勾的盯着地面,只有表情时不时有轻微的变化。


  霍疏不悦:“在想什么?”


  黎浅浅顺口就答了:“你。”


  “撒谎,”霍疏板起脸,“我就在你面前。”


  “那也想,我看不看见你都想你。”黎浅浅心里有愧,甜言蜜语不要钱一样说给他听。


  霍疏摆明了不信,可表情却好了一些,黎浅浅见状立刻得寸进尺,一只膝盖都跪在床上了:“霍疏,我好想抱抱你,我能抱抱你吗?”


  “这招对我没用,我不相信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霍疏一盆冷水浇下。


  黎浅浅顿了一下,默默把膝盖收了回去,又是苦恼又是挫败的开口:“可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她说罢努力回忆一下这段剧情,想找一找能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的证据,不过虽然努力找了,却没有报太大希望,结果想了好几遍,还真让她找到一个情节点。


  “今天十一月初八了,我的梦里好像出现过这一天,今天晚上城西会有大堵车,蒋超将在今天和他未来女朋友擦肩而过,然后在一个多月后正式认识,你不信的话可以等等看。”黎浅浅对这件事相当有信心。


  霍疏扫了她一眼:“城西是开发区,地广人稀,从来不堵车。”


  “但是今天会堵。”黎浅浅信誓旦旦。


  霍疏闻言没有再说话了。


  黎浅浅见他不像生气的样子,于是又大着胆子把膝盖挪回了床上。霍疏扫了她一眼:“别过来。”


  认识这么久,黎浅浅只有在最初才会被他这么拒绝,一听到他这么说顿时僵住了,许久之后才讪讪站回原地。霍疏薄唇微微一动,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还是有一点生气,虽然不舍得对她发脾气,但还是有一点的。现在他这么拒绝她,生气的人应该就变成她了吧,她会和他分手吗?


  霍疏越想脸色越沉,突然不懂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正当他神游天外时,香甜又熟悉的味道突然靠近,等他回过神时,黎浅浅的唇已经离开了他的额头,温柔的往下蔓延。


  “我知道你生气,”她一边嘟囔一边弯腰在他脸上印下一个个吻,“我也不想让你生气,但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也是第一次谈恋爱,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握分寸,你生气归生气,但不要讨厌我啊。”


  说着话,她的吻已经到了他的喉结,轻柔的唇印在上面,霍疏的眼眸变暗,喉结也随之动了动。黎浅浅把他能亲的地方都亲了,却依然不满足,于是试着跟他商量:“我还没亲够,能申ڊ上吗?这么亲太累……”


  话没说完,霍疏突然拉了她一把,她直直往下倒去,霍疏护着她的后脑勺一转,顷刻间两个人就调换了姿势。


  黎浅浅看着上方霍疏放大的脸,突然嘿嘿一笑:“我就知道美人计有用。”


  “是么。”霍疏眼神意味不明。


  黎浅浅眨了一下眼睛,乖巧的揽上他的脖子,小小声的说一句:“对不起。”


  虽然说了很多次,但这一句对不起里却透着只属于两个人的亲昵。她和霍疏不同,在这段关系时得到的是满满的安全感,也因此常常忽略霍疏的感受,她以后要对他更认真一点。


  霍疏从她这句对不起里听出了承诺,眉眼终于温柔了些。


  接下来的事好像突然顺理成章,当亲吻渐渐加深,空气里的温度也开始上升,衣衫一件一件被脱下,散乱的丢在床边。黎浅浅低低的抽泣,无助的抱紧了霍疏的脖子。


  霍疏呼吸很沉,用最后一丝理智保持清醒,一只手安抚的摸着她的脸,一只手却深深没入被单中。


  黎浅浅难受的仰起脖颈,指尖不自觉的掐着霍疏,眼泪汪汪的求他轻点。


  霍疏沉沉的笑了一声,连呼吸都十分灼热:“还没有开始,怎么轻一点?”


  “可你的手……”黎浅浅话没说完,就唔的一声咬住了嘴唇。


  “不准咬。”霍疏不客气把她的下唇解救出来。


  黎浅浅眼角泛红,声音已经隐隐变了调:“我咬自己也不行?”


  “不行,你是我的。”霍疏终于不再掩饰,毫不客气的展示自己的霸道。


  黎浅浅不满,毫不客气的在他肩膀上留下一个牙印。霍疏的眼神暗了下来,惩罚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凶狠中透着温柔,虽然激烈,却小心的照顾了黎浅浅所有感受。她就觉得霍疏亲自构建了一个漩涡,把她的三魂六魄都吸走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在做什么,只知道跟着霍疏走,他会带着自己,一直带着自己。


  漫长的缠绵中,最后一道防线冲破前,黎浅浅突然问:“有安全措施吗?”


  霍疏:“……”


  两个人同时沉默,静了许久后,黎浅浅义正辞严的开口:“为什么不买?”


  “……没想到这么快会用到。”霍疏这答案相当朴实了,朴实得不像言情小说里的霸总男二。


  黎浅浅想了想,不怎么委婉的说一句:“那今天可能不太行了,改天吧。”


  霍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