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60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自从知道男主在黎深餐厅后, 黎浅浅就不敢带霍疏去了,生怕两个人闹了什么矛盾,把剧情给引回正常线了。


  她跟霍疏说的理由是吃腻了黎深做的饭, 想和他一起在外面吃, 霍疏听了也没说什么,只是每天带着她搜寻好吃的, 倒是黎深对此有些不满。


  在她又一次吃完饭被霍疏送回家后,一进门就对上了黎深黑着的脸。


  黎浅浅顿了一下, 讨好的走上前去:“哥, 你怎么没回屋啊?”


  “别叫我哥, 我不是你哥。”黎深冷笑。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心里不清楚?”黎深反问。


  黎浅浅略微一想, 嘿嘿笑着在他身边坐下:“你是不是嫌我最近不着家了?”


  “你说呢?”黎深冷笑一声,“你和霍疏约会, 我平时干涉过吗?”


  “没有。”黎浅浅乖巧回答。


  “那为什么不回来吃饭了?!”黎深一拍桌子,显然憋闷很久了,“你们约会归约会,就非得在其他地方吃饭?你是不是吃腻我做的饭了?!”


  黎浅浅忙摇头:“没有没有, 我最喜欢吃哥哥做的饭了。”


  “那为什么不回来?”黎深瞪眼。


  黎浅浅噎了一下,对上黎深的眼睛后心想要不把锅推给霍疏吧。刚冒出这个想法,就听到黎深愤愤开口:“是不是霍疏不让你回来的?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没有!”黎浅浅头大的拦住他, “跟他没关系, 我们就是、就是经常在外面游车河嘛,所以有时候溜达到哪就在哪吃了, 没有特意赶回来而已。”


  “我管你们因为什么, 现在的事实就是你每天都不吃我做的饭, 有了对象忘了哥!”黎深绷着脸毫不妥协。


  黎浅浅头疼:“哥……”


  “你要是不回家吃饭就别叫我哥。”黎深残酷的别开脸。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见他没有让步的意思, 好半天只好答应:“那、那我经常回来总行了吧?”


  “别,我可不喜欢勉强别人。”黎深扬眉。


  黎浅浅露出一个假笑:“没勉强,我最喜欢回家吃饭了。”


  “真的?”


  “嗯,”黎浅浅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哥,我最近是真有事,没有要忽略你的意思,虽然我谈恋爱了,但你依然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她在心里偷偷补充。


  黎深表情略微有些不自在:“你回家吃饭就行了,没事别给我煽情。”


  黎浅浅被他逗笑了:“知道了哥。”


  “行了,赶紧回屋睡觉吧,要是明天再迟到,当心你老板辞退你。”黎深虎着脸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推着肩膀往她卧室推。


  黎浅浅一边被动的往前走,一边扭头跟身后的人解释:“我老板才不会辞退我,你都不知道,现在整个公司都拿我当山大王一样供着,我干什么都有人叫好,奇怪死了。”


  “被人供着还不好?总比之前被排挤的强吧?”黎深不以为然。


  黎浅浅耸耸肩:“反正我不喜欢,我都打算辞职了。”


  “辞职?”黎深停下脚步。


  黎浅浅回头看向他:“对啊辞职,现在公司的氛围太古怪了,我觉得别扭。”


  “那你要辞职的事跟霍疏说了吗?”黎深疑惑。


  黎浅浅摇了摇头:“不是什么大事,就不打算跟他说了。”


  万一说完他要给自己介绍工作,那她是去还是不去呢?不去的话伤感情,去的话又实在不自由,虽然她很喜欢霍疏,但不得不说霍疏大多数时候在她面前都像个长辈,她可不想24小时都被他管着。


  黎深闻言有些迟疑:“其实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辞职的好。”霍疏买那个公司肯定没少花钱,她要是轻易换公司,那他买公司的意义在哪?虽然他钱多,可也不能这么糟蹋吧。


  黎浅浅疑惑:“为什么?”


  “……因为你老板对你挺好的。”黎深努力想个理由出来。


  黎浅浅失笑:“你怎么知道他对我好?”


  “我猜的,”黎深赶紧解释,“要是对你不好,干嘛又是给假期又是请旅游的?”


  “假期是我靠能力挣来的,旅游是全公司一起去,跟我本人没什么关系,再说了,就算他对我好,那肯定也是因为我有可用的价值,不然干嘛无缘无故的对我好?”黎浅浅耸耸肩,“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等下周就辞职。”


  “那我觉得你还是要跟霍疏说一声,”黎深见劝不住,只好提点她一下,“要是等找好下一份工作再说,就有点不太好了。”


  黎浅浅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可又怕霍疏会提出让她去霍氏工作,于是彻底陷入了纠结。


  “行了,你不是打算下周再提离职吗?那就下周再说吧,你先不着急想,今晚赶紧休息。”黎深催促。


  黎浅浅点了点头:“我睡了啊哥,”说罢就开门进屋,要关门时想起什么,又特意叮嘱一句,“在我没想好之前,你别跟霍疏通风报信啊。”


  “……我是那种人?”黎深理不直气不壮。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我希望你不是。”


  “滚滚滚,我又不是什么八婆,不会乱说的,你就放心吧。”黎深作保证。


  黎浅浅这才满意,站在门口不着急进屋,又想了一下后开口:“最近一直晕乎乎的,别墅还没处理,等我辞职之后就把房子挂中介吧,那么贵的楼也不知道要卖多久才能卖掉。”


  “这事儿你不用管,我来处理就行。”黎深沉稳道。


  黎浅浅不赞同的看他一眼:“不行,你太忙了,哪有时间弄这些,还是我来吧。”


  “浅浅,你是小孩子,该我照顾你才对,不能家里什么事都让你去跑腿。”黎深无奈。


  黎浅浅失笑:“你跟我还分这么清啊?要是你空闲时间多的话,我肯定都交给你,这不是没办法的事么,再说也没什么难的,直接托管给中介公司就行了,我也不用做什么。”


  黎深一想也是,于是答应下来。


  兄妹俩聊完之后,黎浅浅就开始思考要不要告诉霍疏自己即将辞职的事,想了两天之后觉得不说确实不太好,但在说之前要好好斟酌一下用词,既能告诉他自己要辞职了,又要委婉表达不想去霍氏的想法,还不能伤害到霍疏。


  这就有点难了,还是在递交辞职报告之后再说吧,而且她现在还有另外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她答应了黎深要经常回来吃饭,但因为男主还在餐厅的缘故不能带霍疏,还不能引起霍疏的怀疑,所以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她辛苦点,吃两顿。


  为了留出肚子吃黎深那顿,她这几天跟霍疏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不敢吃太饱,尽管如此还经常吃不完黎深准备的那些。这两个男人都不知道她吃两顿的事,还以为她胃口不好,变着法的给她补充营养。


  “这是秘书推荐的小蛋糕,说是味道很好,你刚才没吃多少饭,把这个吃掉吧。”霍疏耐心的哄。


  黎浅浅干巴巴的笑了一声:“我我在公司的时候吃了零食,所以不太饿。”


  密切关注她在公司所有情况的霍疏沉默一瞬,用小勺舀了一小块蛋糕递到她嘴边,低声哄道:“吃一点吧,就当给我个面子。”


  黎浅浅:“……”


  “我亲自去排的队,用了一个小时才排到。”霍疏温柔的看着她。


  黎浅浅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就没办法了,只好乖乖把送到嘴边的蛋糕给吃掉……嗯,入口即化甜度正好,不愧是让霍疏亲自花一个小时才买到的味道。


  她一个没忍住,就着霍疏的手把一整块蛋糕给吃光了,直到胃里开始发撑,她才惊觉这一顿的量超标了。


  正当她担心半个小时后的下一顿时,霍疏的神色却放松了些:“你最近吃得不多,我一直很担心,现在倒是放心了些,要是你今晚胃口再不好,我就要带你去医院检查了。”


  黎浅浅一惊:“我就是不想吃饭而已,也不用带去医院吧?”


  “平时胃口都挺好,最近突然异常,难道不该检查?”霍疏反问。


  黎浅浅讪讪:“我其实没事……”


  “嗯,看出来了,你之前吃得少是因为饭菜不对胃口,而不是胃口不好,”霍疏眉眼温柔,“我会叫秘书多找一些好吃的餐厅,你多尝试几家,总会找到喜欢的。”


  黎浅浅:“……”他最近带她来的餐厅就都很好吃,她要用非常大的意志力才能克制住,现在他要带她去更好吃的店,她要怎么活啊!


  腹诽归腹诽,该表达感谢还是要表达感谢的,黎浅浅含泪看着霍疏,一脸感动的点了点头:“谢谢,你对我真好。”


  “对你好不是应该的?”霍疏唇角微微扬起,整个人都透着温和的气息。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撒娇一样抱了抱他。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她答应了黎深要去餐厅吃饭,就只能找借口先让霍疏把自己送回家……但现在气氛这么好,她该想什么理由让他送自己呢?


  正当她思考时,霍疏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下意识的看过去,就看到一串没有来电显示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她顿了一下看向霍疏,就看到他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虽然他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可黎浅浅却清楚的感觉到他在不高兴,于是拿过他的手机想放到角落里,结果刚拿到手里,手机就又开始响了。


  “挂断。”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听话的把电话挂了,但对方就像不知疲惫一样,又一次打了过来。


  霍疏的眼角终于透出一丝冷意,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拿回来,直接把刚才那个号码拖进了黑名单。


  世界清静了。


  黎浅浅抿了抿唇,在许久的沉默后小声问:“谁啊?”


  “霍停。”霍疏这次没有再敷衍,直接回答了她的问题。


  黎浅浅愣了一下:“……是有什么事吗?”虽然没正面和霍停交流过,但因为对方曾带走霍疏,所以她心里对这个人本能的排斥,听到是他来找霍疏后,她心里顿时不舒服了。


  “嗯,有一点事。”霍疏回答。


  黎浅浅想问是什么事,但见他不太想聊,于是识相的不再追问了。


  接下来的一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到黎浅浅要下车时,霍疏才突然开口:“别担心,我能解决。”


  黎浅浅顿了顿,没忍住笑了,虽然这句话还是没有解答她内心的疑惑,但却像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她的心情顿时没那么沉重了。


  “你路上慢点,不要走神。”她温柔的叮嘱。


  霍疏眉眼和缓了些,乖顺的点了点头。


  “也不要因为他苦恼,如果你实在无聊,可以多想我。”黎浅浅又补充一句。


  霍疏总算笑了,周身的寒气也被一扫而尽:“知道了,快进去吧。”


  “嗯,拜拜。”黎浅浅朝他招了招手。


  霍疏微微颔首,目送她进小区之后才开车离开。他走后不久,黎浅浅做贼心虚的从小区里跑出来,打了辆出租车就直奔餐厅去了。


  她到餐厅时已经八点了,黎深看着她跑进来,不满的问一句:“怎么这么晚?”


  “刚才加班呢。”黎浅浅已经学会不打草稿的撒谎了。


  黎深皱眉:“之前也没见这么忙,为什么突然就忙起来了?”


  “……那你得问我老板啊,问我干嘛,我就是一小员工。”黎浅浅理直气壮。


  黎深心想你才不是小员工,你可比老板的权力大多了。不过这话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可不敢拿到黎浅浅面前说,毕竟他答应过霍疏要保密的。


  ……这么一想,才发现明明是他们俩谈恋爱,他的参与度却相当高,不是这个让他保密,就是那个让他保密。


  黎深啧了一声重新看向黎浅浅:“我给你留了位置,你去等着吧,一会儿菜就上了。”


  还很撑的黎浅浅默默点了点头,接着往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她还是在最角落的位置,远离其他隔间,在大厅里算是最清净的位置。


  刚一坐下,蒋超就端来了红枣茶,一进门就笑着和黎浅浅打招呼:“浅浅姐,你来了啊。”


  最近黎浅浅经常来餐厅,都是他接待的,所以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熟悉了很多。


  “嗯,”黎浅浅跟着笑笑,看到他手里的枣茶后表情一苦,“你给我送这个干吗?我要白水就行。”她现在太撑了,实在是一点都吃不下。


  蒋超顿了顿:“这个是黎总新研制的茶水,好喝解腻,你不来一杯?”


  “……不要。”黎浅浅果断拒绝了。


  蒋超点了点头,把红枣茶撤下了,很快给她送了新鲜出炉的几道菜过来。


  看着面前的四菜一汤,黎浅浅愁苦的皱起眉头。黎深太清楚她的饭量了,虽然这些菜看起来量不算多,可加起来却足够她饱餐一顿……前提是她空腹来。


  而现在,她是一口都吃不下了。


  或许是她的表情太明显,蒋超停顿一下后好奇的问:“浅浅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啊。”


  “那为什么看这些饭菜像看毒药一样?”蒋超不解。


  黎浅浅无言片刻,才干巴巴开口:“不会,我最喜欢我哥做的菜了。”


  “那你赶紧吃吧,这些菜都要趁热吃才行。”蒋超闻言友善的催促。


  黎浅浅:“……”


  “吃啊。”蒋超又说一句。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突然眼巴巴的看向他:“小蒋,你能帮我个忙吗?”


  蒋超:“?”


  三分钟后,蒋超有些不自在的坐下:“这不太好吧,我还要去服务别的桌子。”


  “没事,你插空吃,现在先吃一点,我帮你把关。”黎浅浅站在门口狗狗祟祟。


  蒋超还是不太明白:“既然你不饿,为什么不直接跟黎总说呢?”


  “你家黎总最小气了,如果知道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他肯定会生气,你就当帮帮我,赶紧吃几口。”黎浅浅说着,一脸哀求的看着他。


  蒋超无奈的叹了声气,只好拿过碗筷开始吃,等到有客人需要服务了,黎浅浅就叫他一声,他匆匆放下碗筷跑出去。


  两个人打着配合,量不算太大的四菜一汤很快就被消灭了,黎浅浅长舒一口气,感激的跟蒋超道谢:“谢谢你啊小蒋。”


  “……是我该道谢,本来最早也要十点多才能吃饭,结果现在就吃到了。”蒋超有点不好意思。


  黎浅浅拍拍他的肩膀:“以后多合作啊。”


  “什么意思?你以后也打算吃完饭才来吗?”蒋超一脸懵。


  黎浅浅顿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得不说有了蒋超的帮助后,她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再不用担心在黎深和霍疏面前露馅,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了。


  但是饭量可以伪装,时间却没办法,她必须陪霍疏吃完饭才能去黎深那里,即便吃得再早,也得晚上八点多才到餐厅,除非当天晚上没约霍疏。


  但由于男朋友过分黏人,她几乎每天都要跟霍疏见面,时不时被黎深叫回去时,也没办法早回去。


  一来二去的,黎深有点不满了:“你最近怎么回事,怎么我一叫你回来吃饭,你就开始加班?”


  “……工作忙啊。”黎浅浅一脸无辜。


  黎深不悦:“还没辞职?”


  “没呢。”她倒是想辞,但一想现在辞了就不能拿工作当借口了,所以只能暂时的搁置了辞职计划。


  ……男主怎么还不回家啊,叛逆期这么久了,也该回自己家公司实习了吧?黎浅浅叹了声气,总觉得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她必须得主动一点,才能彻底解决男主和霍疏之间即将出现的矛盾。


  她走神的功夫,黎深一直盯着她看,看到她忧心忡忡的样子后抿了抿唇,没有再说她什么了。


  当天晚上,他给霍疏打了电话,不等霍疏说话就先一步开口:“浅浅公司怎么回事?最近很忙吗?为什么加那么多班?”


  霍疏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开口:“我不知道。”


  “你不是幕后老板吗?为什么不知道?”黎深不满。


  霍疏唇角微扬,正要帮黎浅浅找借口,就听到黎深说:“我每次叫她回来吃饭,她都要□□点才到,这么晚吃饭对身体不好,你能不能跟他们公司说一下,别让黎浅浅加班了?实在不行再招一个翻译,我出钱!”


  霍疏的唇角僵住,片刻之后淡淡开口:“她经常回去吃饭?”


  “是啊,你不知道?”黎深反问,问完还不忘补一句,“对了,你怎么回事啊,最近都不和她一起来了,别跟我说是不喜欢我做的饭。”


  他本来早就想问霍疏了,但是最近实在太忙,就连黎浅浅加班的事也拖到现在才问。


  霍疏沉默一瞬:“我最近很忙,所以没去。”


  “那你有空了来吧,实在不行我叫个跑腿给你送,别总吃外卖。”黎深说完又匆匆叮嘱两句,就直接挂断电话去忙了。


  霍疏看着挂断的电话静坐许久,直到手机黑屏了也没有动。


  第二天晚上,又一次和霍疏一起的晚餐,黎浅浅给霍疏夹了块茄子,就开始专心吃自己的了。


  “这么久没回黎深那儿吃饭,他没有意见吗?”霍疏不紧不慢的问。


  黎浅浅顿了一下,刚想说没意见,突然意识到他早不问晚不问,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问?


  她心念电转,咳了一声开口:“其实……我晚上有去餐厅吃饭。”


  “嗯?”霍疏撩起眼皮看她。


  黎浅浅讪讪一笑:“他一直催我嘛,我就偶尔去一趟,去晚了就撒谎说加班呢,也不知道他怀疑没有。”


  霍疏沉默片刻:“他叫你回去的时候,你其实可以带我一起,没必要勉强自己吃两顿。”


  “可我想和你单独约会呀,他餐厅都是眼线,我才不想在他那里。”黎浅浅一脸认真。


  霍疏顿了顿:“但以后还是要告诉我,我陪你回去。”


  “……好。”黎浅浅干笑一声低下头,假装认真吃饭。


  霍疏垂下眼眸,也不知信了她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