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9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男主为什么会出现?还出现在黎深深的餐厅里?黎浅浅看着手机上的名字双眼发直, 脑子里各种思绪飞速闪过。


  她上辈子的人生截止到25岁就结束了,而男主和霍疏正式对上的时间,应该是两年后, 也就是她27岁的时候, 所以她只听过男主的名字,却没见过真人。虽然这个名字很常见, 但她在知道他的名字后,第一时间就确定他就是男主。


  这个世界再怎么真实, 也只是书中的世界, 既然是书中世界, 那么男主男配这些人就天生不同于其他人, 就像霍疏总是时不时带给人难以言说的压迫感,男主身上那种温暖又让人想要靠近的光环, 也是能让人清楚感觉到的。


  按照书中时间线,男主现在正处在跟家里闹别扭的阶段,生活费和学费都要靠勤工俭学,他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霍疏, 但也因为霍疏丢了工作,以至于在跟家里和好、回到家族企业实习时,在面对和霍氏的合作, 他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后续的剧情就很俗套了, 因为这一次拒绝,商场上锱铢必较的霍疏开始针对男主, 男主家族的企业也因此受到重创, 但最后都因为男主光环和本身的聪明才智给化解了, 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深,竞争也因此越来越激烈, 虽然霍疏也足够聪明,但到底还是败在了男主的光环上。


  最后的结局,霍氏破产,男主家族成为A市第一豪门,和女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啧,听着真让人不舒服。


  黎浅浅撇了撇嘴,仔细把剧情回忆两三遍,确定都是因为霍疏把人家工作给弄没了,所以矛盾才会越来越深,最后到了恶意竞争的地步。


  要不让黎深辞退男主,彻底杜绝他和霍疏见面的机会?


  不行,辞退男主容易,可这样一来就没办法知道男主在哪了,万一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和霍疏出了矛盾,进而把剧情拉回主线了呢?黎浅浅当即否决了,重新想新的办法。


  然而怎么想都想不到新的,最终还是决定把男主留下,随时盯着他们两个。


  ……只要别挑起第一次矛盾,他们的关系应该就不会恶劣到那一地步了吧?黎浅浅略微有些迟疑。


  霍疏打完电话从房间出来时,就看到她一脸认真的盯着手机,他顿了一下走上前去看,刚走近黎浅浅就猛地回神,下意识的把手机倒扣在桌子上。


  霍疏顿了一下:“怎么了?”


  “啊……没事,刚才跟黎深聊天呢。”黎浅浅笑笑。


  霍疏摸摸她的头:“聊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让我们吃完饭把保温桶给刷了。”黎浅浅避重就轻的回答。


  霍疏想到刚才无意间扫到的名字,眸色微微沉了下来:“只是这些?”


  “不然呢?”黎浅浅好奇的看向他。


  霍疏扬了扬唇角:“知道了,等一下我来刷。”说罢,就到她对面坐下了,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黎浅浅看到他神色淡淡的模样,顿了一下问:“我怎么觉得你不开心?”


  “有吗?”霍疏听到她关心自己,眉眼缓和了些。


  黎浅浅点了点头:“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啊?”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霍疏给她倒了杯温水。


  无关紧要的人为什么会打这么久的电话?黎浅浅知道他不想说,也就没有再追问了,只是在他把水递给自己时,安慰的握住了他的手。


  霍疏轻笑一声,起身在她额上印下一个吻。


  两个人的晚餐很快结束,霍疏在厨房刷碗,黎浅浅则坐在沙发上看他,等他刷完后拿了毛巾跑去帮他擦手。


  由于两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所以今天的约会就早早结束了,霍疏把黎浅浅送回家时,还不到晚上十点。


  “今晚视频吗?”黎浅浅问。


  霍疏想了一下:“我还有点事,结束了找你。”


  “好,那你注意安全。”黎浅浅说完抱了抱他,才开车门下车,跑到车前方跟他招了招手,这才转身离开。


  霍疏眼底泛着淡淡的笑意,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后表情才逐渐冷了下来。


  车里的空气好像突然冷了几度,他面无表情的坐了许久,才给秘书打了电话:“帮我办件事……”


  夜凉如水,黑色的车辆静静的停在小区门前,许久之后才调头离开。


  已经上楼的黎浅浅洗漱结束后,一边等霍疏的视频电话一边等黎深回家,打算等一下问问蒋超现在的具体情况。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发生太多事的缘故,她刚躺到床上就开始犯困,最后连霍疏的电话都没接就直接睡着了。


  睡太早的后果就是醒得也早,她凌晨三点多就清醒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到霍疏的未接视频后懊恼的叹了声气。她盯着聊天页面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等天亮了再跟他解释,现在还是别耽误他休息了。


  这么想着,她就要退出聊天框,谁知不小心点了未接视频的那一行,视频立刻给霍疏打了过去。她手忙脚乱的想要关掉,结果还没关,对方就显示接通了,黎浅浅愣了一下,看到霍疏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时,才下意识的问一句:“我把你吵醒了?”


  说完这句话意识到不对,他那边的灯都亮着,人也没有半点困意,显然不是刚被吵醒的状态。


  “你没睡呀?”她轻声问。


  霍疏顿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你怎么这个时间醒了?”


  黎浅浅想起秘书曾经说过,霍疏不想被自己当成病人,所以不愿在她面前提失眠的事。她见霍疏不想谈,便善解人意的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我睡太早了,结果现在就醒了,看到你昨晚给我发的视频,就想着解释一下,没想到不小心按到了。”


  她说着话伸手把灯打开了,适应光线后才轻舒一口气,含笑看向霍疏。


  霍疏看到她的笑脸,唇角也扬了起来:“把灯关了吧,说不定等一下就困了。”


  “我现在精神得很,一点都不困,”黎浅浅还在笑,“我要陪你。”


  霍疏顿了一下:“那我也关灯,我们一起。”


  “……我不要,你别以为我傻,你就是想把我哄睡着。”黎浅浅轻哼一声。


  霍疏笑了:“能哄睡,说明还是困的,为什么不睡?”


  因为你看起来不像要睡的样子啊。黎浅浅在心里默默回答完,乖乖的看着屏幕里的他,把自己的柔软毫不掩藏的给他看。


  霍疏喉结动了动,半晌低声问:“要来找我吗?”


  “嗯?”


  “我去接你好不好?”霍疏目光沉沉。


  黎浅浅失笑,正想拒绝,就对上他漆黑的眼眸,于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霍疏见她答应了,眼底的笑意更深了:“那我现在过去,你穿睡衣就好,不用再麻烦的换衣服了。”


  “好。”黎浅浅乖巧答应。


  霍疏起身,一边往衣帽间走一边嘱咐:“我让你出门的时候你再出门,现在不准自己跑出来。”


  “嗯。”


  霍疏看了眼屏幕里的人:“我很快就到,等我。”说罢,等黎浅浅点头之后才挂了电话。


  当手机上的通话显示结束,黎浅浅眨了眨眼睛,这才觉得答应得太冲动了……不过虽然冲动,但也不后悔就是了。手机黑屏,清晰的倒映出她上扬的唇角。


  霍疏来得很快,黎浅浅刚去一趟洗手间他就发消息说到了,黎浅浅赶紧要往外跑,但刚到门口又折了回来,以最快的速度穿上内衣,这才套上睡衣往外走。


  因为怕被黎深发现,她先关了灯,等适应黑暗后才轻手轻脚的往外走,等顺利的出了门、把大门轻轻关上时,门锁发出咔哒一声响,吓得她心跳都快停了。


  她狗狗祟祟的趴在门板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等确定没有声音后才放松下来,正要直起身,就听到背后一声轻笑。


  只一瞬间,黎浅浅吓得汗毛都要立起来了,好在一扭头就看到了熟悉的脸,她惊恐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就冲上去捶了霍疏一下,压低声音发脾气:“你要吓死我了!”


  “抱歉,我怕你自己下楼不安全,所以就上来接了。”谁知道就看到她做贼心虚的一幕。


  黎浅浅一看就知道他在取笑自己,瞪了他一眼后才挽上他的胳膊,一边跟着他往电梯里走,一边还不忘抱怨:“那你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吗?”


  “我急着上来接你,就忘了告诉你了,我不是故意的。”霍疏收敛笑意,态度还算真诚。


  黎浅浅向来好哄,听他这么说后当即原谅他了。


  深秋的夜晚最冷,虽然黎浅浅的睡衣还算厚,但一下楼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正想加快脚步,身上就多了一件外套。


  “不行你也冷。”


  黎浅浅说着就要把衣服还给他,霍疏看她一眼,拉着她的手就跑,黎浅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奔跑,一直到上了车还没回过神。


  “想什么呢?”霍疏把车开上主路,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黎浅浅顿了顿,小心翼翼的试探:“你的脚……”


  “手术很成功,替换的关节能用很多年,等到更先进的技术出来了再替换。”霍疏落落大方的回答。


  黎浅浅看他不排斥这个话题,立刻就不再压抑自己的好奇和关心:“什么时候做的手术?”


  “回到霍家之后没几个月就做了。”


  “你在哪做的呀,是国外吗?”黎浅浅接着问。


  霍疏微微颔首。


  “技术是不是比我们之前找的那个医院更成熟?手术的时候疼吗?大概用了多久才恢复的,你现在是什么状态,能有多大运动……”


  “黎浅浅,”霍疏无奈的看她一眼,“一个一个问。”


  黎浅浅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你会一个一个回答吗?”


  “知无不言。”


  听到这四个字,黎浅浅总算没那么着急了,一个一个的问着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当听说他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时,眼眶都要红了,但又很快被霍疏哄好。


  她这一路嘴都没闲着过,情绪跟着霍疏的话起落,也因此生出更多问题,一直到进了霍疏的家门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喝点水。”霍疏把倒好的热水递给她。


  黎浅浅拒绝:“我不渴。”


  “嗓子都哑了。”霍疏无奈。


  黎浅浅嘿嘿一笑,总算把杯子接走了:“说话太多了。”说罢,就乖乖喝了大半杯水,霍疏见她实在不想喝了,才及时把杯子抽走。


  然后空气突然安静。


  片刻之后,霍疏缓缓开口:“你去你房间?”


  “……我这个时间跑过来,就是为了跟你分开睡?”黎浅浅反问。


  霍疏轻笑一声,黎浅浅的脸颊瞬间就红了。


  “那来我房间吧,你好像还没参观过。”霍疏牵着她的手往屋里走。


  黎浅浅跟在他旁边,没忍住小声嘀咕一句:“我偷偷去看过。”只能说风格很冷淡,很霍疏。


  “那喜欢吗?”霍疏不经意的问。


  黎浅浅扬了扬唇角:“不是我风格,”说罢停顿片刻,又含笑补充一句,“但是很喜欢。”


  至于为什么不是她的风格她还喜欢,答案似乎很明显了。


  霍疏揉了揉她的头发:“越来越会哄了。”


  黎浅浅笑嘻嘻的推着他到床上,抱着他往下一倒。当陷入柔软的床铺时,她舒服的轻哼一声,然后眼睛晶亮的看着他:“我们睡觉吧。”


  霍疏沉默一瞬:“你说的睡觉,是动词还是名词?”


  “你觉得呢?”黎浅浅无语。


  霍疏还真认真想了想:“我猜不到,但我希望是前者。”


  “……那你的希望注定落空了,你给我好好睡觉,不准东想西想。”黎浅浅毫不客气的制裁他。


  霍疏试图讨价还价:“反正也睡不着,真的不要试试?”


  “不要。”黎浅浅果断拒绝,顺便从他怀里钻出来爬进被窝躺好。


  霍疏也跟着躺好,不等他招呼,黎浅浅就再次钻进他的怀里,轻车熟路的找到自己的位置。霍疏扬了扬唇角,轻轻的拍着她的胳膊,房间里连空气仿佛都温柔了。


  不知过了多久,黎浅浅小小声的问:“我能看看你的脚吗?”


  霍疏顿了一下:“为什么?”


  “我想看看它现在是什么样子。”黎浅浅诚实回答。


  霍疏垂眸:“功能正常,但不好看。”


  “给我看看嘛,”黎浅浅直起身,哀求的看着他,“我想知道。”


  霍疏无奈的和她对视,却没有妥协的意思。


  “你、你现在不给我看,以后也要给我看的,除非你要在我面前穿一辈子的裤子,”黎浅浅哀求不成,干脆改成威胁了,“可你要在我面前穿一辈子裤子的话,你想做的那些事就做不了了哦。”


  听到她拿那种事威胁自己,霍疏忍不住想笑,但面对她严肃的表情还是忍住了,一本正经的回应她的威胁:“其实,如果想做,不用脱也可以,你想试试吗?”


  黎浅浅:“……”


  短暂的沉默之后,她一言难尽的开口:“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流氓了?”


  霍疏到底还是笑了,沉沉的笑声从喉间发出,胸膛也有轻微颤动,震得黎浅浅的手指都有些发麻了。


  笑过之后,他温柔的询问:“真的想看?”


  听出他话语里的松动,黎浅浅赶紧点头:“想看。”


  “那亲我一下。”


  黎浅浅听话的亲了上去,霍疏扶着她的后脑勺温柔研磨,许久之后才松开她。


  “……现在好了吗?”黎浅浅呼吸还有些不平顺,一双眼睛透着水光,叫人看了只想欺负。


  霍疏强行别开视线,静了一瞬后微微颔首。


  黎浅浅眼睛一亮,一脸期待的坐了起来。


  霍疏好笑的跟着起身:“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在期待什么?”


  “呸呸呸,我不准你骂自己。”黎浅浅说着,一脸认真的看向他的脚。


  霍疏脸上的笑意淡了些,隐隐透出一点紧张,不过这点紧张稍纵即逝,在黎浅浅发现之前重新变得平静。他镇定的撩起裤腿,当着她的面脱掉袜子。


  他身材劲瘦,脚踝尤为明显,但和年少时无力的瘦不同,此时的脚踝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小腿紧实有力,除去那道缝合的伤口,其余都和正常人无异。


  黎浅浅看着长长的一道缝合旧伤,心里突然酸得厉害。霍疏看到她的表情,知道她心里又不好受了,温柔的把人抱进怀里:“干嘛这种表情,嫌弃我了?”


  “……我才没有呢。”黎浅浅再开口声音已经有点鼻音了。


  霍疏扬唇:“既然不嫌弃,就别伤心了,不然我会误会的。”


  “我心疼还不行吗?”黎浅浅不满。


  霍疏轻轻的揉捏她的后脖颈:“行,但再心疼天就要亮了,我们能不能先睡觉?”


  “你困了?”黎浅浅忙问。


  霍疏轻轻应了一声,黎浅浅顿时一喜,但面上还是克制住了,只是匆忙把他拉进被窝:“那我们睡觉。”


  “好。”


  霍疏关了灯,房间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两人都把手机调成静音,这才相拥躺下。


  虽然已经躺下了,却都还不怎么困,只是安静的听着对方的呼吸声,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黎浅浅困意渐渐涌了上来,调整一下姿势枕着霍疏的胳膊,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觉。


  “浅浅。”


  “……嗯?”她含糊的应了一声。


  “别同情我。”霍疏缓缓道。


  黎浅浅顿了一下,半晌轻轻睁开眼睛,在霍疏侧脸印下一个吻:“不同情,别多想。”


  “嗯。”


  两个人简短的对话之后又沉默了,很快黎浅浅就陷入了黑甜的梦境,霍疏安静的听着她的呼吸声,渐渐的也开始困了。


  时间静悄悄的溜走,第一道太阳光刺破了黑暗,接着光明逐渐霸占天空,但厚重的窗帘阻隔了所有光线,帮沉睡的两个人留住了夜晚。


  黎浅浅是被勒醒的,她睡觉没有穿内衣的习惯,昨天晚上却因为要来霍疏家里穿了,结果要醒不醒时勒得难受,迷迷糊糊的跟从本人意志给解开了,用熟练的手法给扔了出去,然后重新钻进霍疏怀里,继续她没做完的美梦。


  她做这一切的时候霍疏也在睡着,等她钻进怀里就下意识抱住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两个人一直睡到将近中午才醒来,黎浅浅睁开眼时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却又说不出来,于是继续舒服的抱着霍疏。


  “我可能迟到了。”她闭着眼睛说,却没有起床的意思。


  霍疏看了眼时间:“嗯,不早了。”


  黎浅浅:“……那就先不去了,反正全勤也就三百块钱。”说罢,她紧抱着霍疏蹭了蹭。


  然后就察觉到微妙的不同。


  她睁开眼睛,一抬头就对上霍疏深沉的目光。


  “……浅浅,你什么时候脱的?”他哑声问。现在的触感和凌晨时明显不同,他仔细一想就猜到了。


  黎浅浅沉默的从他怀里钻出来,受气小媳妇一样抱紧被子,瞄到地上的内衣后脸颊越来越红:“不、不是我脱的。”


  “难道是我脱的?”霍疏眼神微暗。


  ……都说早起的男人惹不起,黎浅浅咽了下口水,可不敢随便乱说。


  “我先出去,你穿好之后出来。”霍疏虽然总喜欢逗她,可某些方面还是相当尊重她的。


  黎浅浅目送他出门,赶紧把内衣捡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穿戴好了,这才推开门出去。


  “好了?”霍疏打趣的看着她。


  黎浅浅咳了一声:“好了。”


  “黎深发消息来了,以为你大早上出来了,还说让我们去餐厅吃午饭。”霍疏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黎浅浅刚要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拒绝了:“不去了吧。”


  “为什么?”


  “我、我天天吃他做的饭,最近实在是有点腻了,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吃。”在没想好该怎么解决霍疏和男主即将出现的矛盾之前,她得避免他们见面。


  霍疏顿了一下:“你昨天还说喜欢。”


  “……我现在不喜欢了。”黎浅浅眼神微浮。


  霍疏盯着她看了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