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8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餐厅包间, 黎浅浅等人已经离开,只剩下公司的其他人了。制作精美的菜肴一道一道呈上,却迟迟没有人动筷, 尤其是刚才还春风得意的苏雨, 此刻脸色难看至极,却还强撑一口气没有离开。


  在一片安静中, 老板不咸不淡的开口:“之前就跟你们说过,没事别乱嚼舌根, 偏偏一个都不听, 现在知道丢脸了?”


  他这话说得在场所有人都有些讪讪, 没少在背后编排黎浅浅的女同事干笑一声:“这么说, 老板早就知道她的身份?”


  老板心想他才不知道,他要是知道黎浅浅的男朋友是霍疏, 态度肯定比之前更好。然而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是不说,只是淡淡扫了女同事一眼:“你觉得呢?”


  他这么一反问,所有人就以为他提前知道了, 顿时明白了他为什么对黎浅浅这么另眼相待,一时间都开始懊恼自己之前的冲动。


  “黎浅浅不会报复咱们吧?”一个刚过实习期的男生低声问旁边的人。


  旁边的人迟疑一瞬:“应该不会吧……就算报复,我们又没在霍氏上班, 她拿什么报复?”


  他的声音虽然小, 但在还算安静的房间里却是明显,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老板都懒得说他们, 倒是HR冷笑一声:“霍氏的产业遍布整个A市, 想打压我们等于想碾死一只蚂蚁, 你们真觉得自己不在霍氏,霍氏就不能拿你们怎么样了?”


  众人闻言同时心里一沉。


  “那、那我们明天跟黎老师道歉怎么样?她性格那么好, 肯定会原谅我们的。”有人小声提议。


  另一个人也赶紧复议:“对对对,我们跟她道歉吧,到时候买点水果,态度诚恳点,说不定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黎老师那么好,肯定会答应的。”


  苏雨的脸色在他们对黎浅浅的夸赞声中越来越难看,终于还是忍受不住了的站了起来,绷着脸拎起包就离开了。


  她的突然行动让包间里随之一静,等门板被她关得啪的一声后,屋里才陆陆续续的恢复说话声。


  “我记得最开始说黎浅浅给人当小三的好像就是她吧?”


  “可不就是她,要不是她,我们也不会误会黎老师,现在想想,她肯定是因为黎老师说她男朋友不好才刻意报复的。”


  “现在看黎老师说得不错啊,是她自己眼高手低,真以为富二代有那么好找?人家有钱人又不傻。”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苏雨批判一番,接着又开始探讨该怎么把这件事给揭过去。


  他们七嘴八舌的想办法,老板和HR对视一眼,没有打断他们,但心里也不觉乐观。黎浅浅性格是还不错,可黎深和霍疏却看起来极为护犊子,否则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场戏。


  恐怕他们公司这次,真的是要有大变动了。


  包间里的一切戏份都和黎浅浅无关了,她跟着亲哥和亲对象从包间出来时,还脑子有点懵,一直到了楼下才回过神:“我怎么觉着刚才跟演电视剧一样啊?”


  黎深板着脸看她一眼,一言不发的往办公室走,黎浅浅顿了顿,落后一步担心的看向霍疏,尽可能小声的询问:“你有没有觉得我哥好像生气了?”


  “他能听见。”霍疏点出事实。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我知道他能听见,但我这不是在装他听不见么。”


  话音未落,前面走着的黎深就冷哼一声,她当即不敢说话了,只是默默牵住霍疏的手,以指望他帮自己撑腰。霍疏唇角微扬,显然很享受她的依赖。


  只可惜这件事上他也帮不了她。


  三人进了办公室,黎深绷着脸坐下,黎浅浅讪笑一声凑过去:“哥,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黎深反问。


  ……她要是知道还废什么话啊,黎浅浅一脸无辜的看向黎深,非常诚恳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黎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黎浅浅吓了一跳,赶紧躲到了霍疏身后,黎深咬咬牙,才黑着脸怒道,“你在公司被人欺负,为什么不跟我说?”


  黎浅浅愣了一下:“被欺负?什么时候?”


  “你还不承认?!”黎深气得够呛。


  黎浅浅仔细想了一下,恍然:“啊,你说他们孤立我的事啊,我不觉得被欺负了啊,刚好我也不是自来熟的性格,之前也是因为觉得在一个公司不说话不好看,所以才跟他们打好关系的,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跟人相处,他们孤立我我觉得正合适。”


  实不相瞒,自打自己被孤立以来,她连睡觉都比以前香甜了。


  黎深瞠目结舌的看着她,显然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套理论,要不是看她一脸真诚,他真以为她在糊弄自己了。


  ……等一下,差点被她绕进去。黎深关键时刻带上了脑子,绷着脸质问:“你确定他们只是孤立你?”


  “不然呢?”黎浅浅反问。


  黎深被她问得一哑,立刻怒气冲冲的看向霍疏。霍疏对他拿自己撒气的举动很是无语:“关我什么事?”


  “她是你女朋友!”黎深呛声。


  大舅哥都这么说了,霍疏当即和他站到了一边,缓言问黎浅浅:“突然孤立你总要有原因吧,你知道他们孤立你的原因是什么吗?”


  黎浅浅摇头:“我问过,但他们不告诉我,我估计是在背后偷偷说我坏话吧。”


  “什么坏话?”霍疏进一步问。


  黎浅浅无言片刻:“都说了是背后偷偷说,我哪知道什么坏话……啊,之前好像隐约有听到什么惯三小三之类的,难道是误会我和哪个已婚男人的关系了?”


  她这话问得坦诚,霍疏和黎深对视一眼,这下确定她是真不知道了,合着她公司那些小人白忙活了,那些难听的话根本没传到她的耳朵里。


  黎深的表情总算好了点。


  “看你们的样子……”黎浅浅迟疑的眯起眼睛,“不会是知道点什么吧?”


  “我们能知道什么?!”黎深当即否定。


  黎浅浅一看他这反应,当即轻哼一声:“少来,你要是不知道点什么,怎么会突然朝我发脾气?快说,为什么会知道我在公司里的事?”


  黎深举头望天花板,没有回答她的意思,黎浅浅冷笑一声看向霍疏:“难道是你干的?”


  “不是,是黎深。”霍疏当即否定,并卖了一把队友。


  黎深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看向他,霍疏眼观鼻鼻观心,坚决不和他对视,黎深只能郁闷的闭上嘴,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虽然黎深一副默认的样子,黎浅浅却不怎么相信:“我哥刚回A市才几个月啊,他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我都不知道的事他却能查出来?”


  “喂,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多没能力一样。”黎深不满。


  “没错,你不能这么小看你哥,”霍疏跟着道,黎深无语的斜了他一眼,想看他接下来怎么圆,霍疏相当淡定,说完上一句话后停顿片刻,便又给出了完美的解释,“黎深认识你公司的老板,他是听你老板说的,听说之后就让你老板帮忙安排了饭局,好帮你澄清名声,我也是他叫来的。”


  “可我之前怎么不知道我哥认识我老板?”黎浅浅有点不太信,可一对上霍疏笃定的眼神,她又稍微有一点迟疑。


  霍疏面不改色:“因为他自己之前也不知道,还是最近送你上班的时候无意间遇见了,才会突然发现是以前的朋友。”


  “真的?”黎浅浅看向黎深。


  黎深相当憋屈的看了霍疏一眼,木着脸点了点头:“真的。”


  “哥哥,你对我真好。”黎浅浅撇了撇嘴,撒娇的朝黎深伸出双臂。


  黎深瞬间不憋屈了,心情不错的抱抱妹妹,顺便挑衅的看了黎深一眼:“当然了,我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男人。”


  “谢谢哥哥。”黎浅浅嘿嘿的笑,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黎深拍拍她的头“不用谢,应该的,谁让我们是亲人呢。”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着兄妹俩上演亲情大戏,在看到他们迟迟不肯分开时,毫不手软的上去把两人给撕开了。


  黎深不满:“干嘛?没看我在跟我妹培养感情?”


  “感情已经够好了,就别乱培养了。”霍疏冷淡开口。


  黎深嗤了一声,扭头看向黎浅浅:“看见没有,这种占有欲强的男人最好是别要,否则以后甩都甩不掉。”


  霍疏当即握住黎浅浅的手:“已经甩不掉了。”


  “对,甩不掉了。”黎浅浅乐呵呵的说。


  黎深看到她这个傻样子就头疼,直接把人给撵走了。黎浅浅拉着霍疏就跑,跑出餐厅了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饭。


  “那还回去?”霍疏问。


  黎浅浅想了一下:“我回去打包几个菜去你家吃,你把车开到餐厅门口等我吧。”


  一听要去他家,霍疏欣然同意。


  黎浅浅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就转身往餐厅去了,霍疏目送她进门,这才往停车场去。


  黎浅浅径直回了餐厅,本来想直接去找黎深的,结果刚一进去那个很有吸引力的服务员就拿着保温桶过来了,她顿了一下,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两眼。


  “黎小姐,这是黎总给你准备的晚餐。”服务员温和开口。


  黎浅浅道了声谢,接过保温桶时手指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他,顿时一种难以言说的紧张浮现在心头,她愣了愣,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服务员怔了一瞬:“嗯?”


  “啊,没什么,就是想帮我男朋友跟你道个歉,他之前心情不好,是不是吓到你了?”黎浅浅回过神,含笑说了一句。


  服务员不好意思的笑笑:“没关系的,我没在意。”


  “还是要跟你道歉的,毕竟你又没做错什么,”黎浅浅说完深吸一口气,郑重的朝他微微鞠了一躬,“对不起。”


  服务员手足无措的看着她:“黎、黎小姐真的不用了,您别这样……”


  “让你有负担了是吗?”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我是不是得道第二次歉了?”


  服务员被她逗笑了:“然后再因为过度道歉而道歉吗?黎小姐,你这样不就陷入死循环了。”


  “这么一想是麻烦了点,那还是不道歉了。”黎浅浅语气轻松,说完心里愈发惊奇于眼前这人的亲和力,她一向认生,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会伪装客套,可内心还是对那些陌生人很警惕的,像这样刚见两面就让她放下心房的人,几乎没有出现过。


  就好像这人身上有什么光环加持一般。


  一冒出这个想法,黎浅浅心头一跳,随后僵笑一声,觉得不太可能。


  “黎小姐?”


  隐约听到有人叫自己,黎浅浅猛地回神,正对上服务员担心的目光。她收敛心思咳了一声:“怎么了?”


  “您不舒服吗?刚才表情好像不太好。”服务员小心的问。


  黎浅浅笑了一声:“我没事。”


  服务员轻舒一口气:“没事就好,我还以为您不舒……霍先生?”


  黎浅浅愣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了过去,就看到霍疏眼神意味不明的站在餐厅门口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一看霍疏往这边走了,赶紧让服务员去忙,然后小跑着到了霍疏身边:“不是让你在外面等我吗?”


  “我看你一直没出来,就进来看看。”霍疏淡淡开口,尽管掩饰得很好,但黎浅浅还是隐约能感觉到他的低气压。


  她讨好的挽住他的胳膊,和他一起往外走:“我本来要找我哥的,结果我哥已经把吃的给我准备好了,还让服务员给我送,我进来时刚好遇到。”


  “那还挺巧。”霍疏缓缓开口。


  黎浅浅点了点头:“对呀,都是巧合,所以霍先生不要吃醋了。”


  霍疏顿了一下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黎浅浅嘿嘿一笑:“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你就差把那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霍疏扫了她一眼,冷淡开口:“知道我吃醋,还乱对别的男人笑。”


  “你在我背后站着,怎么知道我笑了?”黎浅浅一脸惊奇。


  霍疏绷着脸:“我就是知道。”


  “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多大点事哦,难道我跟你在一起了,就连对别人笑一下都不行了?”黎浅浅轻哼一声。


  霍疏垂眸:“笑可以,但不能笑得太灿烂。”


  “标准是什么?”黎浅浅好奇,“四颗牙八颗牙还是后槽牙?”


  听到她明显的打趣,霍疏沉默一瞬:“你真的想知道?”


  “想啊,你给我定个标准呗。”黎浅浅扬眉。


  霍疏平静的扫了她一眼,径直往车上去了,黎浅浅忍不住乐了一声,拎着保温桶小跑着坐进了副驾驶。


  半个小时后,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偌大的停车场里没有几辆车,每一辆都价值不菲,昭显着住在这里的人身份不凡。已经是晚上九点,停车场里十分安静,只有停在最角落里的车在轻微晃动。


  “不行……唔不行霍疏……”黎浅浅用力的掐着霍疏的肩膀,指尖都隐隐有些发白了,她难忍的仰起头,漂亮的双眼如今连聚焦都做不到了。


  霍疏轻轻撕咬着她的脖颈,在上面留下一个又一个粉色的痕迹,两只胳膊将人梏在怀里,一只手没入了她的裙摆。


  黎浅浅眼角泛着大片的红,眼底隐约有泪珠,模样说不出的可怜,霍疏到底心软,没舍得在这种地方做到最后一步,只是用点小手段‘伺候’一下就放过她了,一边帮她整理了裙子抱到腿上,一边抽出湿纸巾擦手。


  黎浅浅无力的倚在他怀里,小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难道是她在路上一直要他给个和外人交往的标准,所以他恼羞成怒了?


  想到这里,黎浅浅顿时后悔不已,心想明知道他是个不吃亏的,自己没事招他干嘛。


  “在想什么?”霍疏声音低哑的问。


  黎浅浅顿了一下,懒洋洋的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想我不干净了。”


  霍疏作为一个没时间上网的大忙人,听不懂这其中的调侃,顿了一下后沉声问:“你嫌我脏?”


  黎浅浅无语:“你是怎么听出这个意思的?”


  “不是?”霍疏蹙眉反问,显然不太懂这其中关窍。


  黎浅浅失笑:“当然不是,你想什么呢?”


  霍疏顿了一下:“那你对我排斥吗?”


  “当然不,我多喜欢你啊,”黎浅浅说完咳了咳,声音微微小了些,“当然了,你以后要是不欺负我,我就更喜欢你了。”


  霍疏把人抱得更紧了些:“我从来不舍得欺负你。”


  黎浅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如果还不算欺负,那还有什么算是欺负?不过这种话她也就敢在心里嘀咕一句了,面上还是乖巧的抱着他的脖子。


  等休息够了,她缓缓开口:“我们上去吧。”


  “你先上去,我等一下回。”霍疏镇定回答。


  黎浅浅疑惑的直起身,歪头和他对视:“为什么不一起下去?”


  “因为我现在不方便。”霍疏平静和她对视。


  两个人无言对视许久,黎浅浅才意识到自己坐在他腿上时,他一直拿手挡着,所以她才没有发现他的变化。


  “……我都不知道该夸你是正人君子还是骂你变态了。”黎浅浅哭笑不得的同时,脸颊上飞起一抹红。


  “今天带给你的冲击够多了,别的我想慢慢来。”霍疏不急不缓的开口。


  黎浅浅别扭的在他腿上动了动,听到他低低的抽了一声气后,顿时不敢再乱动了:“你你从刚才就一直忍着了吧?”


  霍疏默认。


  “……就一点都不难受?”黎浅浅忍不住吐槽。


  霍疏思索片刻:“有一点,但能忍。”


  “也不怕憋坏了。”黎浅浅彻底拿他没办法了。


  霍疏温柔的看着她:“乖,你先上楼,我平复一下。”


  黎浅浅抿了抿唇,到底还是开了车门下去了。车门重新关上时,把两个人彻底阻隔开了,她一个人站在车旁,在地下车库的冷风里抖了两下,却没有直接上电梯。


  霍疏需要的时间远比她想得要久,她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人,只好敲了敲车窗:“你还没好吗?”


  车里静了片刻,车窗才缓缓开了,霍疏目光沉沉的看向她:“为什么还没上楼?”


  “我在车旁边站了半天了,你没看到啊?”黎浅浅失笑。


  霍疏顿了一下:“没太在意。”


  “你好了没?”黎浅浅犹豫着问。


  霍疏扬起唇角:“如果我说没好呢?”


  “……那可能是病,你得去医院看看了。”黎浅浅一脸认真的取笑他。


  霍疏轻笑一声,正要开车门下去,她就突然扒着车窗探头吻了上去。当唇角盈满她柔软的味道时,霍疏顿了一下,轻轻捧着她的脸,享受这个她难得主动的吻。


  一个吻很快结束,黎浅浅起身时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害羞的看着霍疏。霍疏无奈的叹了声气:“本来已经好了的。”


  黎浅浅:“?”


  上楼之路远比他们想得要艰难,等终于进家门后,保温桶里的饭菜都糯了。


  “唔,不太好吃了。”黎浅浅蹙眉。


  霍疏:“要点外卖吗?还是我给你煮点东西?”


  “算了,凑合吃吧。”黎浅浅说着,给自己盛了一大碗汤。霍疏见她胃口没受影响,也就没再担心了。


  两个人安静的吃着饭,快结束时,霍疏的手机突然响了,两个人同时看了过去,只看到一串没有来电显示的号码,黎浅浅疑惑的看向霍疏,就看到霍疏眼神都冷了。


  “怎么了?”她蹙眉问。


  霍疏恢复正常:“没事,我去接个电话。”说罢,就拿着手机去屋里了。


  黎浅浅还是第一次见他避着自己接电话,于是更加好奇了,正纠结等一下要不要问他时,黎深给她发了消息:东西吃完记得让霍疏把保温桶洗了。


  黎浅浅笑笑回复:以前不都不用洗吗?


  黎深立刻发了语音过来:“以前是因为你一个人吃,老子乐意伺候你,现在他跟着蹭吃蹭喝,怎么还不能干点活了?”


  黎浅浅啧了一声,也给他回了语音:“行行行,我保证给你带回去一个干干净净的桶。”


  “让他干活啊,你不准干。”黎深特意叮嘱。


  黎浅浅无奈的答应了,正要放下手机时,突然想起了今天聊天的服务员,她顿了一下问黎深:对了哥,你今天让给我送饭的服务员,他叫什么名字啊?


  她总觉得气场那么特别的人,不该是这个世界的甲乙丙丁。


  黎深似乎有事在忙,过了几分钟才回复:你说小蒋?蒋超啊,我以为你知道呢。


  黎浅浅看着手机上突然蹦出的名字,脑子都开始空白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世界的男主角好像就叫蒋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