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7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得知要聚餐时, 黎浅浅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这段时间办公室同事明摆着不待见她,她也懒得跟他们同桌吃饭。然而当她去老板办公室说了这件事后, 老板的汗都要下来了。


  “你是咱们公司的骨干员工, 你要是不来,那这场聚餐就没有意义了, 就当给我个面子,这次赏脸去吧。”老板好声好气的劝说。


  黎浅浅笑笑:“我真不想去, 老板你就别逼我了。”


  两个人说着话, 正好苏雨进来送资料, 老板也不看对方, 只专心劝黎浅浅。


  “哎哟姑奶奶,我哪敢逼你啊, 我是真心想请咱公司所有员工吃个饭的,你要是不去,那我这个做老板的多没面子,”老板叹气, 见她还想再拒绝,于是稍稍加重了语气,“你作为公司的一份子, 也不好搞特殊吧?”


  说罢似乎觉得不太合适, 于是又放软了语气:“就吃个饭,后面的活动你要是不想参加, 其实可以不用参加的。”


  听到老板的语气, 苏雨不动声色的看了两个人一眼, 送完资料就离开了。


  他话都说到这地步了,黎浅浅总算不好意思再拒绝, 叹了声气勉强答应了。


  老板当即松一口气,热情的把她送了出去。


  黎浅浅转身出了老板办公室,往自己办公室走时,就看到苏雨和其他几个人正窃窃私语,她经过时他们立刻没音了,只是看向她的眼神里透着不屑与轻视。


  黎浅浅当他们是空气,径直回了办公室关上门,把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全部阻隔在外。


  “嘁,牛气什么啊,之前还觉得她挺懂礼貌的,现在一看果然都是假的。”同事不屑的开口。


  “对啊,亏我之前还叫她老师,现在看看哪像个老师啊,就是一惯三,天生就会勾引男人。”


  “也别这么说,万一人家有苦衷呢。”苏雨不怎么认真的劝了一句。


  和她聊天的人顿时哄笑,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嗤道:“小苏啊,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善良了,要是我男朋友被一个惯三诋毁,我肯定弄死她,哪可能还帮她说话,再说了你刚才不也亲眼看到了,咱们老板对她可是殷勤得很,我在公司这么多年了,可没见过老板对谁殷勤。”


  “就是就是,我记得老板都俩孩子了吧?她跟老板这么熟,能不知道老板已经结婚了?我看就是天生贱皮子,专挑已婚男人搞。”另一个同事帮腔。


  苏雨轻笑一声,表现得倒是挺大度,几个人对视一眼,都从黎浅浅身上找到了某种道德优越感。


  他们的闲言碎语被一道门板阻隔,被议论的某人悠哉悠哉的把自己陷进真皮沙发里,没错,自打公司被收购之后,老板对他们就大方了,不仅在公司设置了休息区域,还给每个单独的办公室买了沙发和收缩床,可以随时用来休息。


  她懒散的抱着手机给霍疏发消息:今晚别来接我,我跟同事聚餐。


  霍疏秒回:去哪?


  黎浅浅:没问,估计是公司附近吧。


  霍疏沉默片刻回复:那我工作结束先去黎深餐厅吃饭,等你结束再去接你。


  黎浅浅失笑,想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呢,但一想她又不打算参加后续的活动,估计吃个饭也用不了多久,于是欣然同意了:那我等一下问问餐厅在哪,吃完饭你来接我。


  霍疏:好。


  跟男朋友报备完,下一个就是亲哥哥了,黎浅浅相当敷衍,只发了短短几个字:今晚不回去吃饭。


  黎深收到消息后嘴角抽了抽,多疑的扭头看向旁边的霍疏:“喂,我怎么觉得她跟你话比较多呢?”


  “可能是因为你们更熟吧。”霍疏淡定回答。


  黎深心气瞬间平稳了,意识到这一点后他顿了顿,眯起眼睛看着霍疏:“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会说话了?”


  “生活所迫。”霍疏回道。


  黎深无语:“搞得好像你不说好听话我就会迫害你一样。”


  霍疏顿了顿,平静的看向他。两个大男人对视三秒后,黎深咳了一声:“看什么看,我就是这么大度的人。”


  “哦。”


  黎深非常不满霍疏的冷淡,正想找点茬,但一想自己‘大度’的人设,决定还是放他一马算了。


  两人闲聊片刻,黎深就说了正事:“对了,黎浅浅的公司聚餐关你什么事,为什么是你秘书跟我定包间?”


  “合作关系。”霍疏回答。


  黎深显然不信:“你少驴我,她那就是一小公司,算起来还没我餐厅一半的规模大,怎么可能会跟霍氏有合作关系?就算有,也不至于一个小小的聚餐,就让霍氏总裁的秘书亲自来订包间吧?”


  霍疏扫了他一眼:“你比以前聪明了。”


  “那当然……废话,什么叫比以前聪明了?我以前不聪明?”黎深瞪眼。


  霍疏唇角微扬:“你要听实话吗?”


  “……我要你闭嘴,”黎深说完意识到不对,顿了顿后补充,“先跟我解释完再闭嘴。”


  霍疏闻言静了片刻,才淡淡开口:“你先答应我别告诉浅浅。”


  “还真有事瞒着啊?”黎深扬眉,“行吧,你先说说看。”


  “浅浅去那个公司后没多久,我就把公司收购了,不过我没有出面,所以那个公司的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幕后老板,”霍疏说完停顿一瞬,“但今晚应该就会知道了。”


  黎深愣了半天,把重点放在了他的前半句上:“……你没事收购人家干嘛?”


  “怕浅浅受欺负。”霍疏回答。


  黎深斜了他一眼:“确定是怕浅浅受欺负,而不是占有欲作祟?”


  霍疏停顿片刻:“这件事上,是因为怕她刚回国不适应这边的职场规则才如此行事的。”


  也就是没否认他在其他方面的占有欲。


  他说得坦诚,黎深反而挑不出什么毛病,扫了他一眼后重新聊回正题:“所以这次聚餐也是你的主意?是不是浅浅在公司不顺利了?”


  霍疏沉默片刻,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黎深。


  黎深听到一半的时候就炸了:“他们是不是有毛病,黎浅浅也是他们能编排的?老子这就去找他们算账!”


  “你先冷静。”


  “我怎么冷静?黎浅浅都被人欺负了!”黎深继续炸毛,炸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立刻严肃的看着霍疏,“你,把他们都辞退!”


  “我会的,但不能一次性全都辞退,不然浅浅会怀疑。”霍疏淡淡回答。


  黎深听到他要辞退那些人了,心里总算舒服了些,可还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总觉得光是辞退有点太便宜他们了,这些人里有没有最跳的,我叫人套上麻袋打一顿。”


  “有。”


  “谁?”


  “苏雨。”


  “谁?”黎深听清了,只是太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苏雨,你舅舅家女儿。”霍疏看向他。


  黎深无言许久,才干巴巴的说一句:“她和黎浅浅一个公司啊?”


  “嗯。”


  “这可真是……”黎深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想了很久,最后认命的叹了声气,“不行,要是个男的还能打一顿,一个女的……再怎么说也不好下手啊。”


  “放心,我自有安排。”


  “你有什么安排?”黎深好奇。


  霍疏看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黎深轻哼一声:“算了,我也不想知道,”说罢顿了顿,又是心疼又是气恼的嘟囔某人,“黎浅浅是有毛病吗?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都没跟我说?她跟你说了吗?”


  “没有。”霍疏相当淡定。


  黎深气笑了:“你收购公司是正确的,她这次真是太气人了。”


  “她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之所以没说,我想是因为没当回事,你也不要太介意。”虽然也有点不高兴黎浅浅没告诉自己,可该帮媳妇说话还是要帮媳妇说话的。


  黎深听到他的解释,心情总算好了点,活动一下手脚去后厨忙活了。


  另一边,黎浅浅放下手机后就去问HR聚餐地点了,结果HR神秘兮兮的说要给大家惊喜,所以要到餐厅才说。黎浅浅没办法,只好等去了之后再给霍疏发消息。


  下班之后,公司的人一起下楼,有车的同事们把车开出来,其他人挨个上车。黎浅浅走在最后,正要上其中一辆还算空的车时,就看到里面的人一脸抗拒,好像她是个什么脏东西一样。


  她果断收回脚,打算打车离开。


  “小黎,你跟小李坐我的车吧,让他们挤一辆,我们三个一辆车。”老板热情的招呼。


  其他几个还没上车的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撇了撇嘴。


  “老板,前面两辆车最多坐十个人,我们还有三四个人呢,好像挤不下啊。”一个男同事不满开口。


  老板看了他一眼:“那就打车。”


  态度对比有点明显,男同事板起脸,显然心情不太好了,但碍于对方是老板,也不敢再反驳。


  黎浅浅察觉到气氛有点尴尬,不过也没主动帮忙缓解,只是一脸淡定的坐上了车。倒是还没上车的苏雨温婉一笑:“大家跟我一起吧,我男朋友这就到了。”


  “哇,谢谢小苏。”


  “还是小苏懂事,你男朋友今天开什么车,宝马还是奔驰?”


  没上车的几个人顿时吹捧起来,苏雨噙着笑看了黎浅浅一眼,眼底的挑衅昭然若揭。黎浅浅懒得理她,直接把她当空气了。


  苏雨的男朋友很快就来了,开着一辆崭新的保时捷,穿着一身名牌衣服,虽然长相显得平庸,但看起来钞能力十足,至少震慑住了其他同事。


  听着周围人对她的吹捧,黎浅浅打了个哈欠,困倦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幕落在苏雨眼中,就成了她不愿面对现实。


  苏雨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等其他人都夸够了,才缓缓招呼大家上车。


  等全部人都上了车,车辆总算朝着聚餐地点去了。黎浅浅本来只是假装睡觉,结果一不留神还真睡了过去,等醒来时已经到了停车场。


  ……这个停车场有点眼熟啊。


  黎浅浅无言的下车,其他人已经聚集到了一起,一看到老板下车都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老板,这么大方啊,竟然选这个餐厅,你就不怕我们把你吃破产?”一个同事打趣。


  老板笑了一声:“随便吃,咱有钱。”


  “谢谢老板!”


  “谢谢老板!”


  在一堆道谢声中,苏雨携男朋友停好车后姗姗来迟,男朋友一看餐厅名头,顿时哟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这餐厅我熟啊,平时经常在这里请客户吃饭,等一下我给你们推荐菜单。”


  “小苏男朋友就是厉害,这么贵的餐厅也能经常来,小苏以后真是有福了。”立刻有人恭维。


  “他的钱是他的,跟我可没关系,我还是更喜欢自己赚钱。”苏雨眉眼带笑。


  年纪较大的女同事闻言立刻夸奖:“小苏真是有原则,比某些仗着漂亮就掺和别人家庭的女人强多了,要我说女人就是得自强,实在没那个能力就找个好点的男朋友也行啊,比跟着人当三要正经多了。”


  “那也得能找到才行,像小苏男朋友这样优秀的男人,可都是有底线的,谁会要那种破鞋啊。”立刻有人接了一句。


  这话听起来太讽刺了,她们说谁呢?黎浅浅好奇的打量一圈,发现说话的俩人视线总往自己这里飘,她停顿一瞬,确定这人斜视。


  说谁不好好盯着谁,没事看她干嘛?黎浅浅啧了一声,正要先进餐厅,老板就突然开口了:“行了,成天聊些乱七八糟的,有这个精力不能好好说工作?!”


  他语气明显不好,其他人顿时不敢吭声了,刚才说话的两人讪讪对视一眼,自讨没趣的跟着进了餐厅。


  因为已经提前安排过,所以众人直接穿过座无虚席的一楼,径直往二楼包间去了。到了包间之后,苏雨男朋友就主动拿过了菜单,以熟练的姿态点了一堆菜,其他人一边吹捧一边加菜,倒显得老板这个请客的有点多余了。


  由于大家都是在职场混了多年的老油条,所以众人都相当会夸人,把苏雨和她男朋友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两个人都十分得意。


  黎浅浅懒得参与这场游戏,于是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给霍疏发消息:你还在我哥餐厅吗?


  霍疏秒回:嗯


  黎浅浅笑笑:我也在,你吃完饭直接等着我吧,我结束就去找你。


  霍疏:好。


  “黎老师干嘛呢,怎么这么高兴呀?”有人的声音响起。


  黎浅浅看向说话的人,敏锐的在她脸上看到了不怀好意,顿了一下后神色淡淡的回答:“没干什么。”


  “对了,黎老师今天怎么没把男朋友带来啊?”那人又问。


  黎浅浅扫了他一眼:“不想带。”


  “是不想带,还是带不出来啊,”那人说完没忍住笑了起来,笑够了才缓缓开口,“不对啊,黎老师之前不是说没男朋友吗?为什么又有了?”


  黎浅浅懒得听她阴阳怪气,蹙着眉头直接站了起来:“我去个洗手间。”说罢就直接走了,完全没给那人面子。


  那人表情有些不好看,一旁的老板脸色也不好,警告的看了那人一眼后没有再说话。


  黎浅浅到了洗手间,闲散的对着镜子整理自己有点发皱的衣服,正忙活时苏雨进来了,她在镜子里跟对方对视一眼,直接冷淡的扭头就走。


  “怎么,怕我?”苏雨突然开口。


  黎浅浅停下脚步,扬眉看向她:“怕你什么?”


  “怕我过得比你好,所以不敢面对我啊,”苏雨笑盈盈的扭头和她对视,“黎浅浅,你没想到吧,有一天你竟然也要仰视我了,啊,不止是我,还有那个瘸子,也是你高攀不上的人物了,你嫉妒得都快发疯了吧?”


  黎浅浅本来抱着看笑话的态度,一听到她又叫霍疏瘸子,表情当即有些不好了:“我怎么就需要仰视你了?就因为你那个‘有钱’男朋友?”


  苏雨笑容不变:“你不用嘲讽,我明白你怎么想的,你现在应该快要气疯了吧,昔日的黎家小公主,如今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还要靠男人才能活得体面,如果我姑姑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会更讨厌你吧?”


  她说完顿了一下:“啊,不对,我姑姑才不在乎你的死活呢,你说对不对啊?”


  她声音轻轻柔柔,仿佛在说故事一般,黎浅浅一脸平静的看着她表演。


  苏雨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看到她的反应后倏然起了一阵火气:“你看什么?再看你这辈子也别想比得上我了。”


  黎浅浅扬眉:“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针对我,明明我对你那么好,接送你上学,给你零花钱,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可你就是看我不顺眼,现在总算知道原因了,合着是因为嫉妒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苏雨的脸色微沉。


  黎浅浅啧了一声:“难道不是吗?要不是因为嫉妒,你怎么会这么在意我的处境,生怕我过得比你好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在恼羞成怒吗?”苏雨冷笑。


  黎浅浅斜了她一眼:“你真可怜。”


  她只轻轻浅浅一句话,苏雨额头上青筋都要冒出来了,然而她不给苏雨任何反驳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开。


  回到包间后,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黎浅浅顿了一下上前:“麻烦让一下。”


  那人不为所动,继续跟人说笑。


  “麻烦让一下。”黎浅浅的耐心终于告罄。


  那人这才不耐烦的看向她:“你就不能再找个位置?没看到我在跟人说话?”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位置。”黎浅浅眼神微冷。她自从重生后就很少生气了,但不代表她本身是个脾气好的人,这些人随便在背后怎么样,但要作到她面前来,就别怪她不客气。


  那人还想反驳,但对上她冷清的眼眸后不知为何怂了一下,嘟囔一句“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惯三而已”就离开了。


  他的声音很小,黎浅浅没听清,正要叫住他时,苏雨也进来了,扫了她一眼后春风得意的到男朋友身边坐下,仿佛刚才在洗手间发火的人不是她。


  包间里的气氛略微低了,老板急得汗都出来了,却不知道该怎么样劝说,正当他担心时,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


  对方长相英俊阳光,一进门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先是被他的脸吸引,接着看到了他身上所穿的主厨制服,再之后才注意到他的脸有点眼熟。


  “呀……”一个女人惊讶的捂住嘴,旁边人赶紧问她怎么了,她一脸震惊的小声说,“这不是那天开保时捷的男人吗?”


  她这么一说,众人都对上号了,原来这人就是之前开保时捷送黎浅浅的男人,于是众人的视线又转向了黎浅浅。


  “你怎么来了?”黎浅浅疑惑的起身。


  黎深笑着揉了一把她的头发,这才对众人道:“听说浅浅和同事们来吃饭了,所以我上来打个招呼,这阵子谢谢大家照顾浅浅了。”


  黎浅浅被他客气的语调搞得很是无语,正要拉他出去时,就听到有人问:“你是小黎的?”


  “哥哥,亲哥哥,也是这家餐厅的老板。”黎深笑容不变。


  其余人听到他的话都愣了愣,看向黎浅浅的眼神都变了。之前一直觉得黎浅浅是傍了大款,现在一看……人家本身就是大款啊。


  听说餐厅是黎深的,苏雨表情有些难看,但坐在一旁也没有说话。


  正当气氛有些尴尬时,秘书突然也进来了,老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正想打招呼,秘书就示意他坐下了:“周老板不必客气,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公事。”


  听到他笑呵呵的语气,老板干巴巴的笑了一声,僵硬的坐下了。屋里众人的视线在秘书和黎深之间来回游走,都在想秘书是什么人物,为什么能收服黎浅浅。


  ……黎深出来之前,他们还觉得黎浅浅肯定是个惯三,但黎深出来后他们就改变了主意,毕竟人家富家千金一个,怎么也不会给人当小三,所以只能是……她和这个老男人是真爱?


  正当所有人在乱猜时,苏雨笑了一声,起来跟黎深打了个招呼:“黎深哥,好久不见。”


  他们认识?众人更好奇了。


  “别,我只有浅浅一个妹妹,担不起你这声哥。”黎深当着所有人的面跟她撇清干系。


  苏雨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表情僵硬一瞬后笑了笑:“你真疼浅浅,怪不得愿意她找个岁数这么大的对象,肯定是想让他像姑父一样疼浅浅吧?”


  “噗……”这话有点损,有人忍不住笑了。


  秘书淡定的扫了那人一眼,然后一脸认真的问苏雨:“谁啊?我吗?”


  “难道不是?”苏雨反问一句,接着惊呼,“难道浅浅没跟黎深哥说?”


  “这位小姐说笑了,我怎么配得上黎小姐呢,她的男朋友是我家霍总,我只是霍总的秘书而已。”秘书优雅解释。


  苏雨表情一僵:“霍总?”


  “啊,还没跟大家自我介绍,我是霍氏集团的总裁秘书,现在过来是想请黎小姐下楼一趟,霍总在下面等她。”秘书缓缓开口。


  霍氏总裁的秘书,那他口中的霍总就是……不等众人想清楚,霍疏就一脸平静的走了进来。黎浅浅看到他后顿了一下,茫然的问一句:“你怎么也来了?”


  “我一个人无聊,想叫你下楼陪我说说话。”霍疏和缓道。


  黎浅浅笑了,虽然知道他在装乖,可还是忍不住去牵他的手。霍疏温柔的看着她,把她的手给握住了。


  “喂,当着我的面能不能收敛一点。”专门跑来给妹妹撑场子、结果被彻底无视的黎深不满开口。


  黎浅浅嘿嘿一笑,今晚积累的所有坏心情都没了。


  他们三个男的帅女的美,光是站在一起的画面就让人感觉有距离感,再想想自己最近编排的闲话,众人心里都开始忐忑后悔,尤其是刚才嘲讽过黎浅浅的人,此刻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人家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他们这些妖怪没事掺和什么,还敢在她身上找优越感,真是疯球了。


  正当包间里的人心思各异时,苏雨突然开口:“不可能,那天我在酒店亲眼看到这个男的给你送衣服,你肯定和他有一腿!”


  黎浅浅顿了一下,想明白她说的是哪天后顿时无语:“你是不是有病?我男朋友秘书帮我送点东西不是很正常吗?再说那衣服是我自己买的,要我给你看小票吗?”


  “不可能!”苏雨还是否认。


  “怎么不可能?你觉得我家浅浅买不起?”黎深直接反问。


  苏雨张了张嘴,一时间不说话了。


  一直安静的霍疏平静的看向她……身边的男人,随后淡淡开口:“看在你和浅浅有血缘关系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你身边的男人早就破产,还欠了三百多万债,你最好是离他远点。”


  苏雨:“……”


  “你胡说八道什么?!”男朋友当即不淡定了。


  霍疏冷淡的看他一眼:“你的债主姓李,我说的对吗?”


  苏雨立刻看向男朋友,看到男朋友的脸色发白后顿时眼前一黑,幸亏是坐着的才没有出丑。


  “不巧,李总跟我交情还算不错,所以我看过你跪在他家里求宽限几天的样子,但是没想到给你宽限了,你却突然消失了,现在能在这里见到也是巧了,”霍疏唇角微扬,周身透着上位者的气势,“给李总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好的。”秘书当即答应。


  男朋友傻眼半天后,突然朝着门口冲了过来,霍疏眼神一凛,扳着黎浅浅的胳膊把人带向一边,给他留出一条逃跑的路。男朋友顺利逃走,等众人回过神时,只剩下苏雨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