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6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对于霍疏口中的‘什么都没做’, 黎深是有点怀疑的,但看他一脸正直,又觉得霍疏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撒谎, 纠结三秒后还是决定放过他了。


  “行了, 时候不早了,各走各的吧。”黎深打发他。


  一旁的黎浅浅有点不满:“哥, 你把霍疏当小狗呢,说撵走就撵走啊。”


  “我哪撵他了?本来就要走了。”黎深表示冤枉。


  黎浅浅轻哼一声:“反正你态度不好。”


  “你现在就护上了是吧?我就态度不好了。”黎深不满。


  黎浅浅刚要继续跟他抬杠, 霍疏就打断了她:“时间不早了, 还走吗?”


  “都是因为你, 她才跟我吵架的。”黎深迅速把锅甩给霍疏。


  霍疏无言一瞬, 把车钥匙递到他面前:“换车吗?”


  “不换,”黎深相当糟心, “本来还挺想要这车的,现在知道是你的了,就瞬间嫌弃了。”


  说罢就揪住了黎浅浅的后脖颈,直接拎着往自己车的方向去了。黎浅浅一边抗议一边跟霍疏道别, 直到被塞进车里才重获自由。


  她不高兴的整理一下衣服,趴在车窗上跟霍疏挥手,霍疏唇角微扬, 学着她的样子朝她招手, 黎浅浅没忍住笑了起来。黎深嫌弃的看了眼两只招财猫,一脚油门就窜了出去, 黎浅浅因为惯性晃了一下, 皱着眉头开口:“开这么快干嘛?”


  “懒得看你们演感情戏。”黎深冷哼一声。


  黎浅浅顿了一下, 嘿嘿笑了起来:“干嘛,吃醋了?”


  “你是我什么人啊, 我为什么要吃你的醋?”黎深阴阳怪气。


  黎浅浅拿下巴看他:“我是你的亲亲妹妹,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贝的小公主。”


  “黎浅浅,你脸呢?”黎深面无表情。


  黎浅浅没忍住乐了一声,撒娇的晃了晃他的胳膊。


  “请勿和司机交谈。”黎深铁面无私的挪开了她的手,表情却比之前好了很多。


  兄妹俩直奔餐厅,然而还是迟到了,面试者们都已经等候小半个小时了。黎浅浅说是来帮忙的,其实对面试这种事完全不感兴趣,跟后厨的小姐姐讨了杯柠檬水后,就自己坐在餐厅角落打发时间了。


  黎深也没指望她什么,看到她把自己安置好后就进了办公室。面试是一个一个进,也是一个一个走,黎浅浅觉得无聊,就趴在桌子上打量这些离开的人。


  这些人看着年纪都不大,有好几个都临界于成年与未成年之间,她有点怀疑黎深在招童工。


  正当她思绪发散时,又一个男生从办公室出来,黎浅浅顿了一下,下意识的被对方的脸吸引了。


  其实男生长得不算特别英俊,至少跟霍疏比要逊色些,但气质却是说不出的舒服,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叫人总忍不住多看几眼。


  有点特别啊。黎浅浅在心里作出评价,接着就收到了霍疏的消息:想我了吗?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木着脸给他回复:朋友,我们刚分开不到三个小时。


  霍疏静了一秒才回消息:嗯,所以想我了吗?


  黎浅浅失笑,脸颊泛红的打了一长串话,想了想后又删掉,最后发了两个字:想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霍疏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抬头看向双眼发直的秘书:“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城北项目……霍先生,您刚才是笑了吗?”秘书一不留神,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顿时懊恼又紧张的看向霍疏,总觉得下一秒自己就要因为不够专业而被开除了。


  然而霍疏并没有和他计较的意思,不仅不计较,还微微颔首,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秘书点了点头,本想继续说公事,好尽快把这段给遮过去,然而一对上霍疏的眼睛,他瞬间犹豫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霍先生在无声的对他说‘快问我快问我快问我为什么心情好’。


  他沉默一瞬,决定尊重自己的直觉:“您为什么这么高兴呢?”


  霍疏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秘书冷汗刷的一下就冒出来了,在心里怒骂自己的狗屁直觉,正当骂得高兴时,就听到独属于霍先生的清冷声音响起:“我女朋友发消息说想我。”


  秘书顿了一下:“女朋友?”


  “你见过,”霍疏看似波澜不惊,却特意补充一句,“浅浅。”


  秘书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惊喜:“真的吗?黎小姐答应和您在一起了?那可真是太好了,恭喜霍先生!”


  “去我账上划十万,算我个人给你的奖金。”霍疏一脸平静。


  秘书这下彻底惊喜了:“谢谢霍先生,祝霍先生和黎小姐百年好合!”


  霍疏喜欢百年好合这个词,闻言停顿一瞬:“再加两万。”


  秘书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得晕晕的,吉祥话祝福语各种往外冒,把霍疏哄得高高兴兴之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您和黎小姐是今天在一起的吗?”


  “嗯,”霍疏想起黎浅浅,眉眼逐渐缓和,“早上还没有,她拿完早餐回来后情绪有点异样,然后就在一起了。”


  拿完早餐之后……不就是在他把霍先生失眠症的事告诉黎小姐之后吗?秘书脸上的笑意一僵,心情逐渐微妙起来。这个时间点太巧合了,他实在不能不多想啊。


  “你有事?”霍疏撩起眼皮看他。


  秘书一惊:“没事。”反正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就别管是为什么在一起的了,否则真追究下去,他本人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霍疏又看了他一眼,正要开口说话,手机又叮咚一声响了,他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手机上,秘书轻舒一口气,祈祷黎浅浅千万不要把他卖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不知不觉中天就黑了下来,正是深秋时间,傍晚的时候又下了雨,户外的空气冷得厉害。


  黎浅浅从餐厅出来时,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都让你穿厚点了,你非不听。”黎深抱怨的把自己的大衣丢给她。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我不冷,你穿吧。”


  “给我老实穿着。”黎深当即横了她一眼。


  黎浅浅无奈,只好披着他的衣服,跟在他身边往前走:“哥,今天面试得怎么样?”


  “有几个不错的,我就都留下了,反正也都是兼职。”黎深随口道。


  黎浅浅顿了一下:“兼职?”


  “对啊,大学生兼职,你没发现他们年纪都很小吗?”黎深想起今天的成果,心情就非常愉悦,“让他们只在就餐时间来上班,按天结账,比招全职的要便宜多了。”


  “……奸商。”黎浅浅无语的看他一眼。


  黎深嗤了一声:“我这叫有商业头脑,你懂什么。”


  黎浅浅笑了笑,跟在他后面往前走,走了几步后突然问:“对了,我看来应聘的人里面有个男生,好像还挺特别的,你录取了吗?”


  “他啊,叫什么名字我忘了,但确实挺给人好感的,录取了。”黎深回答。


  黎浅浅点了点头,没有再放在心上了。


  兄妹俩回到家后,就各自回屋了,黎浅浅洗完澡就躺到了床上,突然想起自己答应要给霍疏打视频电话的事。


  ……刚聊完一下午,现在还接着打电话,是不是太小学生了?黎浅浅犹豫半晌,最终还是没有点开聊天页面,而是随便找了个电影看。


  电影是部好电影,然而看的人实在心不在焉,看了十分钟后发现什么都没看懂,黎浅浅有些无语,正要关了手机,霍疏的视频就打了过来,她顿时眼前一亮,瞬间接通了。


  手机反应三秒钟,两个人隔着手机屏幕对视十秒,霍疏终于幽幽开口:“你说要跟我视频的。”


  “……我正打算给你打过去呢。”黎浅浅小声说。


  霍疏:“真的?”


  “当然。”黎浅浅一脸认真。按照她刚才的纠结程度,就算现在不打,那等一下也是要打的。


  霍疏唇角微微扬起,算是对她的回答满意了。


  两个人东一搭西一搭的聊着天,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都过去了,黎浅浅打了个哈欠,眼皮止不住的下坠。


  “睡吧。”霍疏低声哄道。


  黎浅浅揉了揉眼睛,想起他失眠的事,沉默一瞬后问:“你困了吗?”


  霍疏顿了一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我们一起睡吧,视频不关了好不好?”黎浅浅小声问。


  霍疏唇角扬起:“好。”


  “那,那我看着你,我想等你睡着之后再睡。”黎浅浅像小时候一样跟他撒娇。


  霍疏微微颔首,手机侧放在枕头边,当着她的面闭上了眼睛。黎浅浅安静的盯着他看,直到他眉眼放松,她才沉沉睡去。


  公司的团建活动还没完全结束,所以黎浅浅第二天不用上班,于是打算在家猫一天,结果一大早霍疏就来了,直接连人带被子卷好带回了自己家。


  “……要是我哥知道你绑架我,他肯定会揍你。”黎浅浅从被子里挣扎出来,头发凌乱的吐槽。


  霍疏扫了她一眼:“他走了之后我才去的。”


  “你怎么知道他走了?”黎浅浅问完顿了一下,忍不住吐槽,“……你什么时候到我们小区的?”


  “五点多,天还没亮。”霍疏回答。


  “疯了疯了,昨天大半夜才睡,今天早上这么早就起来,你就不怕猝死啊?”黎浅浅一边说一边把他拉到床上,直接被子一盖把人抱住,“睡觉!”


  霍疏顿了一下:“我不困。”


  “不困也得睡,快点闭上眼睛。”黎浅浅说着,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


  霍疏喉结动了动,到底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是睡不着的,然而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睡了,一直到两个多小时后才醒来。


  两个人在霍疏家里待了一整天,晚上在黎深的逼迫下一起去了餐厅。到了之后,是上次她看到的那个很有亲和力的男生来接待的,黎浅浅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正要看第三眼的时候,霍疏突然挡住了她的视线。


  黎浅浅顿了一下,心不在焉的跟着霍疏进了角落隔间。


  “这是今晚的菜单,您二位看看需要些什么。”服务员温和道。


  黎浅浅又看了他一眼,正要点菜,霍疏突然淡淡开口:“换个服务员。”


  服务员一愣,有些不知所措:“我是哪里做得不对吗?”


  “换人。”霍疏冷淡开口。


  服务员迟疑的看向黎浅浅,黎浅浅也一脸莫名,但看到霍疏不高兴了,赶紧对服务员道:“你去跟主厨说一声,就说黎浅浅和霍疏来了,然后这里就不用管了。”


  “……好的。”


  服务员转身离开,黎浅浅疑惑的看向霍疏:“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他长得很好看?”霍疏反问。


  黎浅浅愣了一下,回过神后笑了:“不是吧哥哥,人家是兼职大学生,可能也就二十岁,这种小孩的醋你也吃?”


  “不准叫我哥哥,我不是你哥。”霍疏对这俩字非常有障碍,因此更不高兴了。


  黎浅浅无奈的到他身边坐下:“我就是随口一叫,又不是真把你当哥哥了,”说罢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看,我对我哥就不会这样。”


  霍疏扫了她一眼,依然不怎么高兴:“你刚才一直盯着那个服务员看。”


  “啊,我是觉得他有点特别,就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是……他一出来,就该是焦点一样,但我明明感觉他就是一般人,不懂为什么这么吸引人注意,”黎浅浅耸耸肩,“你没那种感觉吗?”


  霍疏沉默一瞬:“没有,但我讨厌他。”


  黎浅浅哭笑不得:“为什么呀?就因为我多看了他两眼?”


  “或许吧,反正讨厌。”霍疏绷着脸。


  黎浅浅想了想:“那我让黎深深把他开除怎么样?”


  霍疏眉眼微动。


  “反正就一个服务员而已,开除就开除了,他如果因此没有生活费,在学校忍饥挨饿,那也是他活该,谁让他惹到我家霍疏了呢。”黎浅浅一本正经。


  霍疏别开脸:“就会开我玩笑。”


  黎浅浅嘿嘿一笑:“行啦,别这么小心眼嘛。”说罢,她开始哼哼唧唧的撒娇。


  霍疏最吃她这一套,很快就把刚才那个服务员忘记了。


  两个人坐在一起聊着天,黎深风风火火的进来了:“怎么了怎么了,我家服务员怎么惹着霍总了,直接把人换了是什么意思?”


  “没有,外面太多客人要招呼,就让他先走了。”黎浅浅替霍疏说话,霍疏心情颇好。


  “得了吧,明明说的是换,”黎深斜了她一眼,也没有再追究了,“说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们做……算了,今晚太忙了,你们有什么吃什么吧,黎浅浅不准挑食。”


  黎浅浅无语:“既然这么忙,干嘛还要我们来吃饭?”


  “不让你们过来,你们是不是又打算吃垃圾食品了?”黎深瞪了她一眼。


  “谁说的,我就不能吃点贵的吗?”黎浅浅说完突然挽住霍疏的胳膊,朝黎深眨了眨眼睛,“我男朋友有钱。”


  霍疏的唇角瞬间扬起。


  “……闭嘴,我让人给你们上菜。”黎深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用过晚餐,霍疏和黎浅浅一起去看了场电影,从电影院出来时已经晚上九点了。


  黎浅浅看着满天的星星颇为惆怅:“明天就该上班了,难过。”


  霍疏顿了一下:“你不想上班?”


  “……谁没事想上班啊?”黎浅浅吐槽。


  霍疏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把人送回家后,便直接离开了。


  黎浅浅简单洗漱一下就钻进了被窝,刚把闹钟订好,就看到公司群里消息99加了,她顿了一下翻上去,就看到最上面一条是老板发的,说什么大家玩了三天了,就算明天回公司也收不了心,干脆再放两天假,直接下周一再上班。


  黎浅浅:“……”今天好像周三吧?再放两天假,加上周六日,直接多了四天休息时间?


  她无言一瞬,扭头给霍疏发消息:我觉得我那个公司要黄了。


  霍疏秒回:为什么这么说?


  黎浅浅叹了声气:自打被收购就天天放假,这不就是要黄的节奏?


  霍疏这次没有秒回,沉默许久后才回了一条没什么说服力的:可能是老板比较体恤员工。


  回复完似乎自己也发现了问题,于是又补充一句: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放假了,就好好享受吧,就算真黄了,大不了换份工作。


  黎浅浅一想也是,于是心情愉快的取消了闹钟。


  托‘善良’老板的福,她在刚谈恋爱时就能有大量的时间用于约会,一直到周一早上才昏昏欲睡的坐上黎深的车。


  “昨天熬夜了?”黎深皱眉。


  黎浅浅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回答:“没有,就是太久没上班了,累得慌,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放假呢。”


  黎深斜了她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


  黎浅浅轻笑一声,没有再接话。黎深直接把人送到了公司楼下,看到她还闭着眼睛,就伸手捏住她的脸,直到她睁开眼睛抗议才松开:“实在困就中午请个假,我来接你回家午睡。”


  “知道了。”黎浅浅打个哈欠下车,直奔写字楼去了。


  黎深目送她上了楼,这才调头离开。他走了之后,黎浅浅的两个同事出现在他刚才停车的地方,其中一个问另一个:“刚才那个不是酒店那个吧?”


  “应该不是,我看车里这个年轻得多,头发也多,”另一个回答完,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屑,“我之前还真以为她多清高呢,现在一看,也就那么回事。”


  “别瞎说,万一不是咱想的那样呢?”


  “怎么是瞎说了,你看她刚才的衣裳没,就是那天那个男的拎的牌子,她一个小翻译哪来那么多钱买?还有刚才车里那男的,哎哟都上手捏脸了,一看关系就不对劲。”


  两个人一边八卦一边上楼,打完卡后坐着工位上继续聊天。苏雨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听到他们的对话,于是立刻停下了脚步。


  “你们在说黎浅浅?”她温柔开口。


  俩人停顿一下,对视一眼后把刚才的事告诉她了,苏雨闻言轻声一笑:“是么,黎老师的本事真大。”


  “可不就是,刚才送她的那人开着保时捷呢,真是有本事。”


  苏雨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怪不得她看不上我男朋友的宝马,原来是因为她男朋友开的保时捷。”


  “哎哟她那算什么男朋友啊,小苏你别跟她比啊,你可要学好。”


  “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人。”苏雨笑得更灿烂了。


  ……


  黎浅浅上了一天的班,中午时就觉得办公室气氛怪怪的,每次她从自己小办公室出去,大办公室里就会一静,刚才还凑在一起的同事们突然散开,故作无事的继续手上的工作。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天,她眉头微微皱着,打算找个人问一下情况,于是找了还算圆滑的女同事。


  “哎哟你想多了吧,我们不是跟之前一样吗?”女同事笑着说。


  黎浅浅疑惑的盯着她看。


  女同事的表情逐渐僵硬,半晌突然说:“你衣服挺好看的。”


  “这件吗?”黎浅浅看了眼身上的外套,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衣服,但还是回答了,“挺暖和的。”这两天降温,她就又穿了。


  “什么时候买的啊,看着像新的。”女同事一脸好奇。


  黎浅浅想了一下:“在温泉酒店那会儿,当时有点冷,就买了一件。”


  “这样啊……挺好看的。”女同事知道了有用的情报,飞快找理由溜了,偷偷把第一手消息八卦给其他人,于是黎浅浅发现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更奇怪了。


  但具体是因为什么,却没人跟她说。


  她的疑惑持续了两天,发现除了好像被整个公司的人孤立了,没有其他影响,于是瞬间淡定了。


  她继续像之前一样上班下班,偶尔有人看向她时眼底流露出不屑她也懒得理会,只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她是淡定如初,有人却不淡定了,当HR第一次听说这些八卦的时候,当即怒斥乱传话的人,还扬言谁再敢乱说,就把谁开除。


  HR的暴言镇压了公司明面上的流言蜚语,至于私底下的却是管不了,而那些被她训斥过的员工把账记在了黎浅浅身上,因此对黎浅浅更不待见,虽然没说出口,却通过眼神和表情充分表达了出来。


  而黎浅浅只觉得他们脑子有病。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星期,黎浅浅还淡定如初,秘书却不淡定了,尤其是在知道自己变成她的‘绯闻男友’之后,就每天处在自己可能要被开除了的恐慌里。


  他会这么晚知道,其实也是公司老板那边瞒报,他们本以为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结果愈演愈烈,现在已经到了全体员工孤立黎浅浅的地步了,他们到底怕黎浅浅先一步把这事说了,只好主动找秘书坦白。


  ……如果他们知道黎浅浅根本没放在心上,估计也是要后悔坦白的。


  秘书得知这个消息后虽然恐慌,但也不敢隐瞒,当即把事告诉了霍疏。


  “根、根据他们的说法,应该是看到我那天给您二位送衣服,所以才有了这么荒谬的猜测,至于他们口中的保时捷……我想应该是黎小姐的哥哥,黎深。”秘书小心翼翼的解释。


  霍疏面无表情半个小时,在秘书越来越心惊肉跳时总算动了,但他没有看向秘书,而是拿起了手机――


  “你介意恋情公开吗?”


  黎浅浅收到消息时正在翻译新合同,看到后一脸莫名的回复:怎么突然这么问?


  霍疏还是那句:介意吗?


  黎浅浅失笑,索性停了电脑回复:黎深深已经知道了,不就等于公开了吗?


  得到她这个答复,霍疏放下手机,冷淡的看向秘书:“让他们安排一场聚餐。”


  “……好的。”秘书忙答应。


  霍疏顿了一下:“提前通知黎深,安排在他餐厅。”


  秘书顿了一下,明白他家霍先生是要去给自己女朋友找回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