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4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疏说完谢谢之后, 窗外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看样子今天也玩不成了。黎浅浅惆怅的站在窗边,看着雨水在窗户上蔓延, 半晌叹了声气:“我是不是跟温泉相克啊, 这么多年总共就来了两次,一次大姨妈, 一次降温下雨,没一次能好好玩的。”


  “嗯。”


  “早知道是这样, 我还不如不来了, 下雨天在家睡觉多好。”黎浅浅依旧哀怨。


  “嗯。”


  听到霍疏应声, 黎浅浅本来还想接着抱怨, 但话到嘴边又想到什么,她的脸颊顿时微微一热:“……不过话说回来, 幸亏我来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巧遇见你,那我又得躲着你了。”


  她躲着倒没事,但霍疏一直失眠, 身体早晚要撑不住的,所以仔细想想,还是比较幸运的。


  霍疏的回答还是一个字:“嗯。”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喂, 你能不能稍微敷衍得认真点……”话没说完就扭头去看他, 结果一不小心就跟他对视了,意识到他从刚才就一直盯着自己后, 她一时间有些无语, “你看什么呢?”


  “看你。”霍疏认真回答。


  黎浅浅闻言眼神顿时虚浮, 连声音都跟着透出一丝紧张:“看、看我干嘛?”


  “我觉得你是假的。”霍疏缓缓开口。


  黎浅浅顿了一下:“什么意思?”


  霍疏依然盯着她看,许久之后才平静道:“我在想, 刚才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梦。”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联系了,可共度一晚之后,突然就确定了关系,这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可他又不敢问,虽然已经提前威胁过她不准反悔,可她真要反悔了,那自己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霍疏什么都没说,黎浅浅却明白他的意思,顿时心口一疼,咬着嘴唇到他身边坐下,盯着他看片刻后突然去搓他的脸:“有这么真实的梦吗?”


  霍疏那张天生清冷的脸被又捏又搓,很快就被揉红了,他只得握住她的手腕,无奈的提醒:“你可以用更温柔的方式证明吗?”


  黎浅浅想了想,在他唇角亲了一下,直起身时脸颊已经泛红:“这样呢?”


  霍疏顿了一下,眼底透出清晰的笑意:“不够。”


  “你不要得寸进尺啊。”黎浅浅横了他一眼。


  霍疏不说话了,只是默默盯着她看。


  “……你再看我也不给亲了,才交往三分钟,你能不能含蓄点?”黎浅浅哼哼。


  霍疏依然用漆黑纯粹的眼眸盯着她看。


  黎浅浅无语许久,又去亲了亲他的唇角:“……可以了没?”


  霍疏眼眸微动,静了静后捏了捏她的耳垂,没有再纠缠了。他指尖的温度在她白嫩的耳垂上蔓延,连带着她的体温也跟着升高了,黎浅浅低着头独自害羞一会儿,一抬头就看到霍疏正盯着手机上的文件看。


  ……她在这边脸红心跳,他在那边公事公办?黎浅浅不满的眯了眯眼睛,但也没舍得去打扰他,而是翻出了手机看小说。霍疏忙完一阵后,就看到她乖巧的缩在沙发上,抱着手机自己玩得很好。


  他眼底透出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放下手机安静的盯着她看。正被小说情节吸引的黎浅浅没察觉他的视线,依然专注的盯着手机看。


  寒冷被阻隔在窗外,房间里的气氛放松又安逸,黎浅浅在这种氛围中眼皮越来越重,很快就开始打盹了。


  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霍疏的眼中,他眼底闪过一丝浅淡的笑意,正要抱她去床上睡,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黎浅浅听到声音惊醒,然后就听到外面有同事的声音:“小黎,去泡温泉吗?外面下雨,我们只能去室内温泉了。”


  黎浅浅无言一瞬,隔着门高声道:“我身体不太舒服,就不去了,你们去玩吧。”


  “别呀,你自己在屋里多没意思,还是跟我们一起吧。”同事继续劝。


  黎浅浅咳了咳:“不好意思啊,我、我大姨妈,没办法去。”


  门外的同事一静,随后笑了起来:“哟,瞧你,大姨妈不早说,还不好意思呀?都是喝过洋墨水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封建。”


  “废话,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小姑娘,不好意思说多正常,”另一个同事帮黎浅浅说话,说完抬高了声音,“行了小黎,你休息吧,我们去玩了啊。”


  “你要是实在不舒服的话先回去也行,刚才老板就有事先走了,好几个人也都跟着走了。”HR贴心的提醒。


  “好的,我知道了。”黎浅浅赶紧说。


  几个同事说笑着转身离开,和她们一起的苏雨突然说了句:“黎老师刚才怎么没给我们开门啊,不会是不方便吧?”


  “估计是大姨妈太懒了吧。”一个同事说。


  另一个同事打趣:“什么懒不懒的,我怎么觉得是屋里藏着男朋友呢?”


  “别开玩笑了,小黎之前说过了,她是单身。”


  她们一边说笑一边等电梯,电梯停在这一层后打开,几人迎面遇上拿着购物袋的秘书。看清秘书的脸后,苏雨眼底闪过一丝若有所思,而其他同事则安静下来,一直到秘书出了电梯,她们才继续八卦。


  “这酒店有钱人真多,随手一拎就是大牌的购物袋。”一个同事感慨。


  “他刚才拿的有女装吧,是给自己老婆买的?”


  “怎么可能,他看着没五十也有四十了吧,都这个岁数了能有那么浪漫?”年长些的女同事嗤了一声,“我看是给小三买的才对。”


  “也是……”


  一群人觉得很有道理,于是连连点头,正当这次讨论要结束时,一直安静的苏雨突然说了一句:“我今天早上的时候见过他。”


  一句话,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去。


  苏雨一脸天真:“拿早餐的时候,看到他和黎老师在一起,看起来挺熟的。”


  “……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刚才发表小三论的女同事尴尬道。


  苏雨笑笑:“可能吧。”


  她只说了三个字就没再说话了,其他人却因此心思活络起来,一时间电梯都陷入了沉默。


  年仅三十多岁、因为工作太累而略显沧桑的秘书,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编排成什么样了,拎着服装店送来的衣服走到房间门口:“霍先生,黎小姐,衣服送到了。”


  房间里静了几秒,门便打开了,秘书看到来开门的霍疏,识相的把衣服递过去:“霍先生,您的衣服。”


  霍疏平静的接过来,和秘书对视的瞬间顿了一下,淡淡说了声谢谢才关门。秘书一脸懵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霍先生跟他道谢了?


  ……他为公司鞠躬尽瘁肝脑涂地的时候霍先生都没道谢,现在竟然因为这点小事对他道谢了?!秘书抚了一把自己略为稀疏的头发,脚步漂浮的离开了。


  霍疏拿着袋子进屋后,黎浅浅从他手中把衣服接过去:“你怎么关门关这么快,我还没道谢呢。”


  “我已经谢过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这才满意,看了他一眼后把外套拿出来,穿上后跑到穿衣镜前看。


  “好看。”霍疏也跟了过来。


  黎浅浅好笑的看他一眼:“试试你的,我按你身上衣服的尺寸买的,应该合适。”


  “嗯。”


  霍疏应了一声,直接当着她的面开始解衬衣扣子,黎浅浅愣了一下,急忙制止他:“你干嘛?”


  “换衣服。”霍疏淡定的回答,好像她问了一个特别多余的问题。


  黎浅浅无语:“……你就不能去洗手间换?”


  “你不也没去?”霍疏反问。


  黎浅浅横了他一眼:“我就一个外套,你裤子衬衣都要换,能做比较吗?”


  霍疏沉默一瞬:“你想当着我的面换全套的话,也可以。”


  黎浅浅:“……你,立刻去洗手间。”


  “哦。”


  霍疏不情愿的离开了,黎浅浅气得笑了一声,随手把头发一扎坐在沙发上等。霍疏很快就出来了,已经熨过的衬衣合身妥帖,只是裤子略微短了些,不过还能接受。


  黎浅浅的视线从头到脚把他打量一遍,当视线落在他被遮住的脚踝时顿了一下,随即才抬起头:“看着挺合适,穿着舒服吗?”


  “还好。”霍疏回答。


  黎浅浅笑笑:“那就行,我们去吃午饭吧,吃完就回去好了。”反正已经走了好几个人了,连老板也先离开了,她这个时候走应该也没谁会说什么。


  “现在收拾吧,直接出去吃。”霍疏缓缓开口。


  黎浅浅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两个人穿戴整齐后,就拎着东西一起出门了。小雨还在下,霍疏打开了雨刷器,趁着红灯扭头看向旁边的黎浅浅:“想吃什么?”


  “烧烤。”黎浅浅想也不想的回答,说完就感觉到旁边人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她静了静,扭头看向霍疏,睁大无辜的双眼问,“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可以吃自己想吃的吗?”


  “……嗯。”她都这么说了,实在没办法拒绝,霍疏沉默一瞬,车子启动的瞬间,他的手覆在了黎浅浅的手上。


  黎浅浅扬眉看向他,霍疏静了一瞬开口:“在一起了,我可以牵你的手。”


  “没说不让你牵。”黎浅浅失笑。


  霍疏这才满意,开着车朝市中心去了。


  他们去的还是上次那家店,当两个人牵手出现时,烧烤店老板哟了一声,打趣的迎了过来:“你们这是……成了?”


  黎浅浅不好意思的笑笑,倒是霍疏点了点头,相当淡定的回答:“成了。”


  “霍总动作挺快啊,”老板笑得见牙不见眼,表情似乎还有些感慨,“行了,在一起了就好,以后好好过日子吧,可千万别再折腾了。”


  说罢,他搓着手看向黎浅浅:“小朋友,你这算不算得偿所愿?我记得你高中时候特别喜欢他,成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跑。”


  黎浅浅闻言嘿嘿一笑,没有过多解释,等在角落坐下时,霍疏突然开口:“我那个时候也以为你喜欢我。”


  “嗯?”黎浅浅茫然的抬头。


  霍疏沉默一瞬:“但后来才发现,我误会了。”


  黎浅浅顿了顿,想明白其中关窍后有些愧疚:“也是我不好,做什么都没分寸,才会让你误会。”


  “现在的我还是误会吗?”霍疏又问。


  黎浅浅失笑:“当然不是。”


  霍疏定定的盯着她看了许久,这才稍稍满意一些:“那就好。”


  黎浅浅安抚的捏捏他的手,霍疏反手把她的小手握住,直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黎浅浅挣扎两下没挣脱后,也就只好随他去了。


  老板很快就把吃的送了过来,一看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又忍不住笑了:“能不能别这么黏糊,照顾一下孤寡老人的心情?”


  “不能。”霍疏果断拒绝。


  黎浅浅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他一下,霍疏依然握着她的手不放,态度可以说相当坚定。老板一脸嫌弃的离开,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


  “放手,我要吃饭了。”黎浅浅小声说。


  霍疏顿了一下:“我喂你。”


  “……喂。”


  霍疏闻言拿起一串羊肉,直接递到了她嘴边。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我说的喂,是在叫你,不是叫你喂,懂?”话是这么说,但还是就着他的手把羊肉吃了。


  霍疏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等她吃完后帮她擦了擦唇角,又夹了些新的东西喂过来。黎浅浅无奈的看他一眼,见他心情似乎不错,只好乖顺的把东西都吃了。


  两个人一个喂一个吃,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特别撑,另一个却还饿着,最后还是黎浅浅坚持把被揣在他兜里的手抽出来,他才算肯吃东西。


  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黎浅浅都没脾气了,等霍疏吃完立刻催他离开。


  “去哪?”霍疏问。


  黎浅浅莫名其妙:“还能去哪,当然是送我回家。”


  霍疏深深看了她一眼,黎浅浅立刻警惕:“干嘛?你还想带我去什么地方吗?”


  “走吧,我送你回去。”霍疏淡定开口。


  黎浅浅总觉得他没那么听话,刚想再问几句,他就转身出去了,她也只好小步快跑的跟过去。


  上了车,她不放心的问:“你真的会送我回家吧?”


  “嗯。”


  “现在就送?”


  “嗯。”


  “……你会这么好心?”黎浅浅眉头微蹙,像是真心不解。


  霍疏沉默一瞬:“再怀疑我就不送了。”


  黎浅浅闻言嘿嘿一笑,识相的没有再追问了。


  正是工作日的下午,路上的车辆不多,他们一路畅通的到了黎浅浅所在小区大门口。霍疏把车停在小区外的停车线内,停稳后扭头看向黎浅浅:“到了。”


  “嗯,我回去了啊,你今天也别去公司了,在家休息一下吧,虽然在酒店没做什么费力气的事,但到底算是出了趟门,得好好休息才行。”黎浅浅叮嘱。


  “嗯。”


  “拜拜。”黎浅浅道完别就去开车门,拉了一下后顿了顿,又试着拉了两下。


  确定门拉不开后,她无语的扭头:“喂,开锁。”


  霍疏淡定的看着她:“我没去过你现在住的地方。”


  “……所以呢?”黎浅浅眼角直抽。


  “我有点好奇。”


  霍疏说完,车里就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黎浅浅开口:“那个,我回去之后给你拍照。”


  “我想上去坐坐。”霍疏直言。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不行。”


  “为什么?”


  “我们俩的事还没跟黎深深说呢,他要是看到你出现在家里,肯定要疯了。”黎浅浅无奈解释。


  霍疏沉默一瞬:“他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餐厅。”


  “那也不行。”


  “为什么?”


  黎浅浅张了张嘴,突然找不到理由了。


  霍疏垂下眼眸,许久之后淡淡开口:“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黎浅浅:“……”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该有自知之明的。”霍疏说完按开了锁,别开脸看向一旁。


  “……下车,跟我回家。”


  “好。”霍疏应了一声后立刻下车,关上车门后透过玻璃看向车里目瞪口呆的黎浅浅,无声的催促她快点。


  意识到自己中了他的苦肉计,黎浅浅哭笑不得的下了车,领着他往家里去,一边走一边试探性的给黎深发信息:哥,你在哪呢?


  他们快到家门口时,黎深才回消息:在餐厅,怎么了?


  黎浅浅松一口气,随便敷衍一句:没事,就是问问。


  发完就掏出钥匙开了门,领着霍疏进去了。


  霍疏进屋后,打量一眼客厅的环境,沉默许久后突然从背后抱住她。


  “怎么了?”黎浅浅缩了缩脖子,还是不太适应肢体接触,但察觉到霍疏的低落,没有立刻推开他。


  “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受了很多苦?”他声音微哑。


  黎浅浅顿了一下:“为什么会这么问?”


  “搬去跟我住吧,带上黎深一起。”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懂他为什么突然低落了。她无语的从他怀里钻出去,扭头看向他:“朋友,我这里的环境不算差吧?”平心而论,她如今住的小区算是中高档的,房子有一百三十平左右,家具也基本是新的,虽然不比他的小区好,但住着确实舒服。


  然而霍疏眉头紧皱,显然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满意:“我那里更好,离你公司和黎深的餐厅都近。”


  “没必要,”黎浅浅哭笑不得,“我们在这里住得挺好的,再说了,就算要搬家,我们也不能搬你那儿去啊,那像什么样子。”


  霍疏薄唇轻抿:“为什么不能,我们以前就是一起住的。”


  “……那怎么能一样?”黎浅浅无奈。


  霍疏眸色沉沉:“我觉得没有区别。”


  黎浅浅嘴唇动了动,到底不想跟他争论这些,于是把他按坐在沙发上:“可我都已经习惯这里了,暂时不想挪动,你就别费心了。”


  “为什么没直接回黎家,那边的别墅不是在你名下吗?”霍疏问。


  “离得远,加上总有人上门找黎向远,我嫌麻……等一下,你怎么知道别墅在我名下?”黎浅浅觉得自己发现了盲点。


  霍疏淡定装傻:“嗯?”


  “少来,我都听到了,”黎浅浅眯起眼睛盯着他,“说,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霍疏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因为我一直关注你,虽然你不知道。”


  黎浅浅愣了愣:“你的意思是……”


  “嗯,”霍疏肯定了她的猜测,看到她震惊的神色后,心脏突然缩紧,“会怕吗?”


  “为什么要怕?”黎浅浅回过神,一脸心疼的看着她,“这些年你辛苦了。”


  霍疏静静和她对视片刻,唇角微微扬了起来。他朝她伸出手,学着她的语气说:“抱。”


  黎浅浅失笑,张开双臂抱了过去,趴在他颈窝里问:“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最好现在就从实招来,我大人大量原谅你。”


  霍疏想了想:“之前那些不自量力追你的男人,我都帮你解决了。”


  黎浅浅:“……害我单身这么久的元凶是你啊。”


  霍疏立刻抱紧了:“你说要原谅我。”


  黎浅浅白了他一眼,随后发现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这才哼哼道:“还有别的事吗?”


  “你高考后兼职的地方,我给安了空调。”


  “……”


  “后来加你好友的男生,我把他手机抢过来删掉了。”


  “……”


  “你升学宴时,我以别人的名义给你送了项链。”


  “……”黎浅浅正持续表示无语时,听到了他最后一句,急忙从他怀里钻出来,“那些项链是你送的?”


  “嗯。”


  “……为什么要送那些?”黎浅浅皱眉。


  霍疏沉默一瞬:“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黎浅浅和他对视片刻后,才窝心的回答:“你是不是觉得高中时送我的项链太便宜,所以才想多给我买几条贵的?三十条,是想让我一个月不重样的戴。”


  霍疏不语,但表情有点微妙。


  “……我猜的不对?”黎浅浅迟疑。


  霍疏停顿片刻,最后斟酌开口:“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黎浅浅眯起眼睛:“所以真实答案是什么?”


  “……我就是想试试,看有了别的选择,你会不会把我之前送的那条给换下来,如果换下来了,就说明我在你心里不重要了。”霍疏直言。


  黎浅浅:“……所以呢,你得出答案了吗?”她就是想太多,才把他想得那么高尚。


  “嗯,你没戴别的,但我那条也取下来了,”霍疏想起那时的心情,气压还是控制不住的低,“你不在乎我。”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倒也不必这么认真总结。”


  霍疏唇角扬了扬:“所以项链还在吗?”


  “你说哪一条?如果是很贵的那些,我必须告诉你卖得差不多了,如果是我的生日礼物……”黎浅浅拖长了声音,看到他面上的紧张后笑了笑,拉着他往卧室走,“我带你去看。”


  两人一起进了房间,黎浅浅从化妆桌的抽屉里找出一个小盒子,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后打开,一条已经有些年份的奇怪项链出现在两个人眼前,链子已经发黄,但整体很干净,一看就被保存得很好。


  霍疏眉眼微动,一时无言。


  “当初出国的时候本来没打算带的,所以装好了放在了桌子上,但临行前突然反悔,把项链塞进行李箱后才走,”黎浅浅拿起链子观察,“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明明已经不打算和你再见面,可还是忍不住……”


  话音未落,她突然被一股力量拉进了怀里,接着一个激烈而汹涌的吻朝她袭来。黎浅浅痛得皱了一下眉,但她没有抗拒,只是安抚的搂着他的脖颈。


  在她的安抚下,霍疏渐渐温柔起来,撬开她的齿关轻轻碾转。黎浅浅被他剥夺了呼吸的控制权,只能随着他的节奏去动。


  不知什么时候,她被压在了床上,某人的手也探进她今天新买的大衣中。当衣角被掀开,温热的指尖触到她的肌肤,黎浅浅总算回过神来,急忙抓住了他的手。


  “别……”


  “别动。”霍疏哑声提出要求。


  黎浅浅看到他眼底的谷欠念,一时间惊慌起来,正要推拒时,客厅响起一声关门声。两个在床上叠着的人同时一僵,对视一瞬后霍疏坐起身,还不忘把她也拉起来。


  看着黎浅浅凌乱的衣衫,他淡定的问:“我是不是又要挨揍了?”


  黎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