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3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一只手腕被扣着, 双腿也被他虚压着,更要命的是,某些叫人无法忽略的存在, 此刻也紧紧抵着她, 稍微一动就能感觉到变化。她咽了下口水,整个人都直杠杠的绷着, 连脚趾都不敢乱动。


  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气温却好像一直在升高, 黎浅浅很快就热出一层薄汗, 嘴唇也开始干得厉害。霍疏还在直勾勾的盯着她, 眼底的谷欠念几乎不加遮掩, 像一头饿狠了的狼,随时要把猎物吞噬殆尽。


  不幸的是, 她就是那个猎物。


  在她越来越紧张时,霍疏突然问:“怎么不说话了?”


  明明眼神都要把人吃了,说出的话却透着平静,好像身体里有两个人格一样。


  黎浅浅都要被他吓哭了, 闻言颤巍巍的回答:“你、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因为一点误会冷落我这么久,是不是该罚?”霍疏一边重复之前的问题, 一边盯着她的唇俯身, 在距离她还有几厘米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眼看着就要亲上了,黎浅浅努力缩脑袋, 硬生生把双下巴都挤出来了:“你、你想怎么罚?”


  “怎么罚, ”霍疏撩起眼皮, 绷着脸和她对视,“你能接受到什么程度?”


  黎浅浅:“……”这个问题听起来不怎么善意呢。


  “要我帮你回答?”看着她惊恐的表情, 就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霍疏阴沉了几天的心情彻底晴朗,费了不少功夫才控制住嘴角没有上扬。


  见黎浅浅呆愣愣的看着自己,霍疏觉得有趣,于是继续恐吓:“你确定不回答?如果主动权交到我手里,那我就不确定会做出什么了,你也知道我现在……”


  话没说完,唇上就被印下轻轻一吻,然后某人飞速倒回床上,继续缩着脑袋挤双下巴。霍疏脑子宕机一瞬,眼眸倏然沉了下来。


  “可以了吧?”黎浅浅小声问。


  霍疏喉结动了动,半晌反问:“你觉得呢?”


  黎浅浅讪讪:“应该可以了……”


  话没说完,就感觉到他的身体再次起了变化,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本想着用一个吻灭灭他的火气,谁知道却在火上浇了油。她脑子飞速的转动,思考该怎么从这人怀里逃出去,正当想得入神时,耳边突然响起深沉暗哑的声音:“不够。”


  黎浅浅愣了一下抬头,猝不及防闯进了他微沉的眼眸里,那里漆黑一片,却清晰的倒映着她的影子。


  “再亲一下,我就放过你。”霍疏不急不缓的提出要求。


  黎浅浅抿了抿唇,声音发紧的问:“你确定?”


  “确定。”


  黎浅浅定定的看着霍疏,确定他会说话算话后,便闭着眼睛吻了上去。她本想像刚才一样轻轻一碰,结果在吻上的那一瞬霍疏突然倾身上前,捧着她的后脑勺把她彻底压在了床上。


  黎浅浅惊慌的想要推开他,却在无意间对上他泛红的眼角后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力量。她迟疑的一瞬间,霍疏攻城略地毫不迟疑,带着她往更深的地方沉沦。


  黎浅浅的脑子很快就停止了转动,只知道跟着霍疏走,他带自己去哪,她就顺从的去哪,手指无意识的攀附在他身上,把他的衬衣抓皱了也不自知。


  一个绵长的吻结束,霍疏的脸埋进她的颈窝,静静的平复呼吸。


  “重……”黎浅浅弱弱的抗议一声。


  霍疏闻言收紧了胳膊,黎浅浅这下不仅觉得重、还感觉要不能呼吸了。


  “……霍疏,你松开我。”黎浅浅再次抗议。


  霍疏这次总算有了反应,声音闷闷的在她肩窝响起:“再抱一分钟。”


  “确定一分钟?”黎浅浅现在对他的话保持怀疑。


  “嗯。”


  听到他回答,黎浅浅就不说话了,默默在心里数数。在数到49的时候,霍疏从她身上起来了,表情如刚进房间时一样平静,只是眼角的红骗不了人。


  和他对视一眼,黎浅浅后知后觉的脸红了。


  “借用一下洗手间。”他平静开口。


  “嗯。”


  黎浅浅没敢看他,一直到洗手间的关门声响起,她才猛地松一口气,在床上滚了几圈后头发凌乱的坐起来,目光发直的盯着地面。


  霍疏进了洗手间后就没动静了,黎浅浅冷静些后看了眼时间,发现过去已经二十分钟了,她有点担心,又怕霍疏尴尬,犹豫要不要过去问问。


  纠结了几分钟,洗手间还是没声儿,她到底还是忍不住凑过去敲了敲门:“霍疏,你还好吗?”


  洗手间里没有动静。


  黎浅浅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这下彻底忧心起来:“霍疏,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我进去吗?霍疏?”


  连续几个问题霍疏都没有回应,黎浅浅咬了咬牙:“我数三个数,你如果再不说话,我就真的进去了啊,一,二……”


  ‘三’还没说出口,霍疏隐忍的声音就通过门缝传了出来:“别进来。”


  “你怎么了?”黎浅浅一听到他说话,赶紧拍着门问。


  霍疏呼吸不稳:“听话,再等我一下。”


  黎浅浅眉头紧皱,还想再追问,可突然福至心灵明白他在做什么了,脸颊顿时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脑袋顶就差冒烟了。她同手同脚的回到床边坐下,没过多久就听到洗手间传出水声。


  ……他在洗澡。


  黎浅浅的脸更红了,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开,然而不管做什么,洗手间的水声都能准确无误的钻进她的耳朵,然后扎根在她的脑子里。


  霍疏洗完出来时,就看到一颗焦躁的小苹果坐在床上,四目相对的瞬间,他便知道她为什么会脸红了。


  他沉默一瞬:“吓到你了?”


  黎浅浅:“……”这个问题她没办法回答。


  霍疏缓步走到她面前,安抚的拍拍她紧绷的后背,然后耐心跟她解释:“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哦。”


  她低着头,依然能清楚的感觉到霍疏身上的水气和热度,这种感官被占据的感觉让她不安,有种想钻进地心藏起来的冲动。


  她静坐许久,身旁的床垫突然下沉,导致她的身体也跟着倾斜,当胳膊碰到霍疏的一刹那,她赶紧往旁边挪了挪,挪完才意识到自己跑得太快,似乎有点伤人自尊。这么想着,她小心的看向霍疏,却猝不及防掉进他的眼眸里。


  她顿时停住了。


  霍疏摸摸她的头:“不怕。”


  本来以为他生气了,没想到却说了这么一句,黎浅浅不合时宜的笑了一声,随后才感觉有一点点尴尬。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怕这些。”她小声嘀咕一句。虽然最开始是有点震惊,现在也有点尴尬,但不至于害怕吧。


  霍疏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开口:“也是,你现在也算经验丰富了。”


  黎浅浅:“?”


  小问号冒出来三秒钟,她就明白他是说自己搜索框里那些内容了,当即有些不服气:“我是为了谁才会看那些啊,你还嘲笑我。”


  “要是你主动沟通,我们会这么久没见面?”霍疏反将一军。


  这事儿是黎浅浅理亏,一听到他这么说就不能反驳了,轻哼一声后推他:“赶紧去吹头发,别感冒了传染我。”


  “你帮我。”霍疏坐在床边不肯动。


  黎浅浅瞪眼:“凭什么?”


  “就凭你最近一直没理我,害我没休息好。”霍疏轻描淡写的给出理由。


  黎浅浅噎了一下,瞪了他半天后还是认命的去拿了吹风机,哼哼唧唧的帮他吹头发。她的手指带着温热的风在发间穿梭,霍疏轻轻闭上眼睛,遮住了眼底的疲惫。


  吹风机的声音不算大,屋里透着别样的安静,黎浅浅单膝半跪在床上,乖顺的帮他把寒气吹走。


  霍疏的头发不算长,很快就吹好了,黎浅浅关了电源把吹风机放到床头柜上,扭头想催霍疏离开。


  然而一回头,就看到霍疏平静的闭着眼睛,呼吸均匀而沉稳,像是入定了一般。


  ……得累成什么样,才能吹个头发就睡着啊?


  黎浅浅小心的观察他睡着的样子,看到他密密的睫毛后手痒得想去戳,但到底怕打扰他,所以没有这么做。现在的霍疏和她前世记忆里长得一模一样,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怕,反而多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或许是视线有温度,她盯了太长时间,霍疏的眉眼微微动了一下,黎浅浅赶紧别开脸,等半天确定他没醒后,才再次扭头看向他。


  她把他从头到脚都打量一遍,最后视线落在了他的脚踝上,那里被长裤包裹,看不出什么来,但根据他这段时间走路的情况来看,他那里应该已经恢复得像正常人一样了。


  黎浅浅轻呼一口气,感觉霍疏坐着睡实在难受,纠结片刻后还是推了推他,小声的提醒道:“回你房间睡吧。”


  霍疏身体微微一晃,稳定后睁开了眼睛,眼底的疲惫再也遮掩不住。看到他泛着水光的眼眸,黎浅浅愣了一下,还没等回过神,霍疏就直接掀开被子躺下了。


  黎浅浅:“……”几个意思啊?


  “过来,”霍疏拍了拍旁边的位置,闭上眼睛后还不忘使唤她,“记得关灯。”


  “……霍疏先生,容我提醒你一句,我没有留你住这里的意思。”这人太得寸进尺了,刚亲完她,今晚就要跟她睡?他们关系还没正式确定呢!


  霍疏闻言眼睛都没有睁开,声音也泛起一丝哑意:“听话,我很累。”


  “……”


  黎浅浅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霍疏示弱卖惨,不管这里面几分真几分假,他态度稍微一软,她就完全没办法拒绝了。


  沉默许久后,她弱弱提出要求:“那你别动手动脚。”


  “嗯。”


  他回答得太快,黎浅浅怀疑是敷衍自己,然而没等她继续扯皮,某人就已经睡熟了。


  “……怎么会这么困。”黎浅浅嘟囔一句,关了灯后在他旁边躺下了,闭上眼睛的同时庆幸自己住的房间床足够大,两个人躺下中间也能隔出不少空。


  刚生出庆幸的想法,随后又感觉不对――


  如果她住的是双人间,那他就没机会跑来霸占她半张床了。


  黎浅浅想些杂七杂八的事,很快就把自己想累了,听着霍疏的呼吸声沉沉睡去。她睡着后不久,霍疏的唇角微微浮起一点弧度,接着朝她靠了靠,小心的把她搂进怀里。


  做完这一切,他才真正睡了过去。


  后半夜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小雨,气温也随之一低,只是关了窗的房间没有明显变化。


  黎浅浅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感觉自己抱了个玩偶,但这个玩偶抱起来硬邦邦的,似乎还自带温度……嗯?她皱起眉头,盲人摸象一样摸了几把。


  “再摸就要负责了。”


  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黎浅浅愣了一下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缩在霍疏的怀里,八爪鱼一样抱着人家。


  她噌的一下坐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你你你为什么抱着我?”


  “是我抱着你?”霍疏反问。


  黎浅浅张了张嘴,对上霍疏隐隐有笑意的眼睛后脸颊微热,随后镇定的无理闹三分:“当然是你抱着我。”


  “嗯,我抱着你。”霍疏唇角微扬,显然心情不错。


  黎浅浅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承认了,咳了一声赶紧下床:“行、行了,你赶紧回你房间吧。”


  “我没在这里订房。”霍疏回答。


  黎浅浅愣了一下:“那你昨天……哦,是专门来找我的。”


  “没错。”霍疏顺着她的话说。


  黎浅浅哼哼一声:“那你要么去订一间,要么今天回家,反正不能赖在我这里了。”


  霍疏思索一瞬:“再玩一天,晚上你跟我一起回吧。”


  “不行,我得跟我们公司的人一起。”黎浅浅拒绝了。


  霍疏静静的看着她。


  “……你看我也没用,大家一起出来的,要是我提前走,影响也太不好了。”她暂时没有换工作的打算,那就得跟同事搞好关系。


  霍疏还是盯着她看。


  黎浅浅被看得心软,静了静后小声道:“你别逼我嘛。”


  她的声音软软的,像支小羽毛一般在霍疏心口上抚过,霍疏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思索片刻后开口:“那我们等晚上看,如果有其他人走,你就跟我回去。”


  黎浅浅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商量好之后,黎浅浅就先去洗漱了,洗完出来打开窗户,就被外面的冷空气冻得一颤。霍疏见状立刻过来关了窗户,把她重新推回床边:“今天降温,你穿件厚衣服。”


  “我没带厚的,”黎浅浅叹了声气,“算了,今天就不出门了,在屋里猫着吧。”


  霍疏欣然同意:“我叫酒店送吃的上来。”


  “不用,我直接去餐厅打包吧,反正就在六楼,正好我打包完你也洗漱结束了。”黎浅浅说完就要出门。


  霍疏抓住她的手腕:“我跟你一起去。”


  “那不行”黎浅浅立刻拒绝,拒绝完还不忘解释,“我们公司的人特别爱八卦,如果被他们看到我们在一起,肯定要跟我打听了。”


  “怎么,你觉得我不能见人?”霍疏眸色微沉。


  黎浅浅没有看出他的情绪,闻言笑了笑道:“怎么可能啊,我就是不想被他们八卦而已。”说罢拍了拍霍疏的胳膊,直接转身跑掉了。


  霍疏绷着脸目送她离开,许久后才垂着眼眸坐到床上。


  黎浅浅去了楼下后,果然看到几个同事聚集在一起吃饭,苏雨也在他们之中。她照例把苏雨当空气,过去跟同事们打完招呼后就找服务员要了打包盒。


  “小黎,你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吃呀?”一个老资历的同事询问。


  黎浅浅笑了笑:“我有点不舒服,想打包回去吃。”说完就拿了一堆吃的。


  “不舒服还能吃这么多,黎老师胃口真好。”苏雨不咸不淡的开口。


  黎浅浅看了她一眼,当着她的面又拿了两个鸡蛋:“对啊,胃口就是很好,你羡慕啊?”她正愁怎么应付其他人呢,这女人就送上门来了,就别怪她顺手一用了。


  果然,同事们听到她带了□□味的话后,都觉得她不跟他们一起吃饭是因为和苏雨不对付,于是也没有再劝了,只是笑呵呵的把场面圆了过去。


  黎浅浅一边配合的聊天一边打包吃的,等装了两个袋子后就拎着告辞了,结果一从餐厅出去,就遇到了另一个熟人。


  “黎小姐?”秘书看到她后有些惊讶,再一看她手里拎的袋子,忙伸手接了过来,“这是给霍先生带的早餐吧,我帮您拿。”


  “不用这么客气。”黎浅浅哭笑不得。


  秘书忙道:“要的要的,您这边请。”


  黎浅浅拗不过他,只好和他一起往电梯口走,苏雨起身去拿吃的时看到他们,顿了一下不屑的扭过头去。


  电梯一直没来,秘书一直往自己这边瞄,黎浅浅失笑:“您想说什么?”


  秘书没想到她会直接问,咳了一声道:“恕我冒昧,我就是想问一下黎小姐,霍先生昨晚睡得好吗?”问完他意识到这句话有歧义,急忙又开始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只是关心霍先生的睡眠质……”


  “他睡得很好,”黎浅浅含笑回答,“睡了有八小时以上吧。”


  “八个……小时?”秘书一脸不可置信。


  黎浅浅刚要点头,突然意识到他的反应不对,顿了一下后叹气:“我也没想到他会睡这么好,毕竟他之前……”她欲言又止的闭上嘴。


  秘书忙安慰:“黎小姐别太担心了,霍先生之前虽然睡眠问题严重,但您回来了,他肯定会好起来的,昨晚不就在您身边睡了八个小时以上么。”


  黎浅浅顿了一下:“为什么我回来他就会好?”


  秘书张嘴就要解释,突然意识到不对,于是瞬间闭嘴。


  然而已经晚了,黎浅浅浅笑一声,温柔的开口道:“霍疏没跟我说过他失眠的事,应该是想瞒着我的,如果他知道您告诉我了……”


  秘书:“……”


  “当然啦,只要您跟我说清楚,我保证会保密的。”黎浅浅朝他眨了眨眼睛。


  秘书嘴角抽了抽,挣扎许久后还是认命了:“那您可要说话算话,如果被霍先生知道我说漏了嘴,我肯定就完蛋了。”


  “我保证。”黎浅浅像模像样的举起三根手指。


  秘书沉默许久后,才嗫嚅道:“其实……霍先生在您出国之后,就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


  “医生说他是心理问题,药物虽然能辅助入眠,却无法根治,所以解决方法只有两个,一是他彻底放下您,二是您回到他身边……”


  “但他做不到前者,您又一直没回来,所以这几年他一直在吃药,停药的时候就借助酒精……”


  “您回来之后他就减少用药了,就是上周你们吵架……是吵架吧?他又开始失眠,最近已经很久没休息了,但是黎小姐你别担心,霍先生很自律,这些年一直努力健身,除了睡眠不好,其他方面都挺好的。”


  “现在您回来了,他睡眠的部分肯定也会很快好起来,就、就是您以后跟他吵架归吵架,千万别不理他,否则他很容易陷入自我厌弃,您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霍先生要强,估计是不想让您觉得他心理有病才瞒着您的,您可千万不要说啊……”


  黎浅浅脑子里不断回荡秘书的话,每一句话都像一把无形的刀子,静悄悄的往她心上插。她想起自己刚回来时,他给自己发消息,问她睡不着该怎么办,想起他茶几下面那一堆处方药,想起昨晚他眼底的疲惫。


  早知道他会这么难受,当初她就不该走……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等情绪平复后才敲门。


  霍疏开了门,和她对视一眼后皱起眉头:“心情不好?”


  “……没有啊。”黎浅浅笑了起来。


  霍疏表情微沉,显然不信她的话。


  黎浅浅叹了声气,只能跟他编瞎话:“好吧,我刚知道一个朋友身体出问题了,所以心情有点不好。”


  “男的女的?”霍疏追问。


  黎浅浅无言一瞬:“很重要?”


  “嗯。”


  “女的。”黎浅浅相当识相。


  霍疏点了点头,随后担心另一个问题:“你不喜欢女生吧?”


  “……不喜欢,谢谢,”黎浅浅心里那点难受劲被他折腾没了,把早餐递给他后就推着他进门,“赶紧吃饭,吃完饭我要补觉。”


  “又困了?”霍疏扭头往后看她。


  “……嗯,特别困,你陪我一起补吧。”黎浅浅心情复杂的主动邀请。


  霍疏顿了一下,心情因为她的主动突然明朗:“好啊。”


  黎浅浅看着他容易满足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别开脸,这才克制住复杂的情绪。


  两个人吃过饭,便都到床上躺下了,黎浅浅甚至主动钻进了霍疏怀里,霍疏僵了一瞬:“浅浅……”


  “别说话,睡吧。”黎浅浅闭着眼睛缓缓开口。


  霍疏沉默一瞬,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黎浅浅安静的缩在霍疏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许久之后才睁开眼,默默盯着他的睡颜看。


  霍疏像是累极了,明明刚睡醒没多久,却还是又睡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到中午才醒来。


  他睁开眼睛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空虚感,直到一低头,看到怀里正玩手机的黎浅浅,心情才从虚空落到实地。


  然后产生了新的不真实感。


  黎浅浅察觉到他醒了,就直接从他怀里钻出来,一边穿鞋一边说:“饿了吧,我去拿午餐?”


  “不用,”霍疏的声音透着刚睡醒的哑意,“我们出去吃。”


  黎浅浅顿了一下:“但是外面很冷。”


  “我让秘书去给你买衣服,”霍疏说着也跟着起来了,“在酒店闷太久,你晚上会头疼。”


  黎浅浅一想也是,反正他睡太久了,出去走走也挺好的,于是回答道:“不用,我有几家服装店的联系方式,找一家离得近的直接送过来就行。”说罢她就打开了微信,点开服装店的头像看了一遍,在对方朋友圈里挑了一件外套。


  做完之后她放下手机,笑着对霍疏说:“好了,估计一两个小时能送来。”


  她说完视线突然落在了霍疏皱巴巴的衬衣上,她沉默一瞬,小声的说:“你应该也没带衣服吧,我帮你选一套,让服装店一起送过来怎么样?”


  霍疏顿了顿:“你要帮我买?”


  “……怎么,又要像高中时那样拒绝吗?”黎浅浅想起小时候的事,忍不住笑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你好像还欠着我钱呢,不会是要赖账了吧?”


  “没打算赖。”霍疏慵懒的坐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黎浅浅横了他一眼,在离他最远的床角坐下:“那你什么时候还?”


  “已经还了,是你不肯要。”霍疏唇角微扬。


  黎浅浅扬眉:“胡说,你什么时候还的,我怎么不知道?”


  “已经捧在你面前很多次了,我的全部身家,还有我这个人,你要吗?”


  霍疏这个问题一说出口,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他的眼眸一直盯着黎浅浅,看到她愣神之后垂下眼眸,周身的气压突然低了下来。


  “……我才借给你几个钱啊,你用全部身家和自己还,就不怕亏本吗?”黎浅浅声音不辨喜怒。


  霍疏眼底闪过一丝自嘲:“你不肯要,说明是没用的垃圾,垃圾还谈得上亏不亏本?”


  “谁说我不肯要了?”黎浅浅小小声。


  霍疏还陷在黑暗的情绪里无法自拔,听到她这句话后也没反应。黎浅浅本以为自己说完,他就算不表现得很惊喜,也会很开心,可结果就看到他沉着一张脸,像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一样。


  她眨了眨眼睛,小心的凑过去扯了扯他的衣角:“喂,霍疏。”


  “嗯?”霍疏撩起眼皮看向她。


  对视片刻,黎浅浅眼底透着晶莹的光,讨好的对着他笑笑:“我想要的。”


  霍疏顿了一下,停顿的大脑仿佛突然之间恢复了工作。他怔愣的看着黎浅浅,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他自认用的力气不大,黎浅浅却吃痛的皱了一下眉,但看到他的表情后还是没挣脱。


  “所、所以,你还给吗?”黎浅浅脸颊绯红,虽然觉得尴尬,但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白。


  “给……”霍疏嗓音沙哑,有种不真实感,“你确定要吗?”


  “嗯,我要,A城最厉害的商业巨子,得有多少身家呀,”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我要了就发财了。”


  “……想要我的身家,就得连我也要。”霍疏看着她扬起的唇角,第一次不想她笑。她必须严肃一点,他才能确定不是玩笑。


  然而黎浅浅听不到他的心声,唇角的弧度一直没有降下来,还挂着一脸的笑点了点头:“我要啊,我都要。”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好半天才迟钝的问:“真的?”


  “真的。”


  “可我觉得你在开玩笑。”


  黎浅浅脸上的笑一僵,随后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喂,我人生第一次告白,你怎么能这么说?”害得她原本活跃的小鹿现在也不撞了。


  “……你在告白?”霍疏觉得从她说要他开始,之后的每一句话都让他费解。


  黎浅浅第一次看到他这种反应,脸颊好不容易降下的热度又回升一些,她咳了一声低下头,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算、算是吧。”


  话音未落,霍疏就把她抱进了怀里,黎浅浅由于身高限制,一张脸正好埋进他的胸膛,有种要被闷死在他怀里的感觉。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霍疏声音清冷,“但既然做了,你就不准反悔。”


  “喂,这么温情的时候,你非要用威胁的方式说话?”黎浅浅从他怀里钻出来,不满的看着他,“赶紧,说句好听的哄哄我。”


  霍疏顿了一下,僵硬的抬起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谢谢。”


  黎浅浅:“……”这算什么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