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2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看到霍疏的那一刻, 黎浅浅想扭头就跑,但对上他深沉的眼眸后愣是走不动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靠近, 脑子里不合时宜的出现昨晚梦见的那些乱七八糟。


  霍疏面无表情的走到她面前, 挂掉电话后重复一遍刚才的问题:“为什么撒谎?”


  黎浅浅忙把脑子里不让播的画面驱逐,试图装傻充愣:“我……没有吧。”


  “黎浅浅。”霍疏声音微沉。


  黎浅浅讪讪:“其、其实我就是昨天没睡好, 想回家补个觉。”


  霍疏沉默的看着她,似乎不信她的理由。黎浅浅咽了下口水, 踮起脚尖凑到他眼前:“我真的没睡好, 你看我黑眼圈。”


  霍疏的视线落在她的眼睛上, 确实有很明显的黑眼圈。他顿了一下, 周身的气压总算没那么低了:“为什么没睡好?”


  黎浅浅听到他的问题僵了一瞬,尬笑着偷偷后退一步:“也、也没什么, 就是失眠了而已。”


  霍疏定定的看了她许久,最后转身往马路对面走,黎浅浅犹豫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两个人上了车,黎浅浅故意夸张的打了个哈欠:“我太困了, 你送我回家吧,等我休息好了我们再出去玩。”她脑子还乱着呢,暂时不想跟他相处。


  霍疏启动车辆往前开, 顺手把车里的暖气打开:“你先睡一下。”


  黎浅浅应了一声便把座椅放倒了, 以为自己没那么快睡着来着,结果一闭上眼睛就沉沉睡去, 这次或许是真困狠了, 竟然一点梦都没做。


  虽然睡得很好, 但到底是在车上,没有家里的床舒服, 她只睡了一小会儿就惊醒了,睁开眼睛后发现车停了,于是一边擦嘴角一边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到家了?”


  “嗯。”


  黎浅浅听到霍疏回答就要下车,但在开车门之前余光注意到车外的环境,立刻意识到不对劲――


  她住的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啊。


  看到她坐着没动,霍疏好心提醒:“回我家了。”


  “……为什么要回你家?”黎浅浅无言的看向他。


  霍疏很是淡定:“我的床更舒服。”


  黎浅浅:“……”


  或许是她无语的表情太明显,霍疏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你不高兴?”


  “……我该高兴吗?我想回家睡觉。”黎浅浅头疼。


  霍疏脸色微绷:“你在我家也可以睡,我又不会打扰你。”


  “那那我在自己床上睡得肯定更踏实啊。”黎浅浅不服气。


  霍疏凉凉的扫了她一眼:“你上次在我这里从下午睡到了天黑。”说罢,他就直接下车了。


  眼看着他不打算送自己回去,黎浅浅只好撇着嘴下车,跟在他身后慢悠悠的往电梯走。她和他隔了几步远的距离,他高大挺拔的身躯直接落入她的眼中,她默默看了一会儿,脑子里又开始想些乱七八糟的。


  ……他年轻有钱又长得好看,为什么偏偏有那方面的爱好呢,万一他们俩以后真的恋爱了,他是不是会逼自己甩鞭子啊?她想象了一下自己挥舞小皮鞭,而霍疏用阴冷眼神盯着她的画面……黎浅浅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


  霍疏进到电梯里转身时,就看到她抖了一下,他眉头微蹙,当即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披到她身上:“很冷?”


  “没、没有。”黎浅浅下意识想把衣服还给他,但对上他的视线后又不敢了,只是别扭的动了动,想驱散他突然覆盖在自己身上的体温。


  她的动作不明显,但霍疏的视线还是轻易抓取了,他的眼角微冷,表情也渐渐淡了下去。


  电梯里的气氛逐渐低沉,黎浅浅还浑然不觉,满脑子都是怎么把霍疏的衣服还给他。在经过不那么漫长的沉默后,电梯门打开,黎浅浅立刻把衣服脱了下来,转手帮他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


  霍疏沉默的看着她像丢烫手山芋一样丢掉自己的衣服,静了静后面无表情的走到客厅坐下。


  黎浅浅这会儿总算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在不高兴,于是小心的挪步过去:“你生气了?”


  “没有。”霍疏回答时不去看她,把‘生气’两个字表现得很明显。


  黎浅浅笑了两声:“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没生气就好,我先去补觉啦。”说完就往之前住过的卧室跑。


  霍疏板着脸看着她逃走,维持之前的动作一动不动。


  黎浅浅跑进卧室后赶紧把门关了,受惊了一般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这才往浴室走去。浴室里和上次一样,摆着很多大牌的护肤品,从卸妆水到粉底液一应俱全,还都是很新的日期完全没开封的那种。


  上次在这里睡的时候没有多想,现在再看,这些东西分明是给她准备的。霍疏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来,这些东西也不是一天能准备好的,所以肯定是在她回来之前,这些东西就一直在,至于日期会这么新,应该是霍疏定期补充。


  一想到他在明明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时候准备这些,黎浅浅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只有冲出去抱抱他似乎才会好一点……然而一想到他特殊的爱好,黎浅浅又瞬间冷静了不少。


  她盯着镜子里黑眼圈的自己看了许久,最后叹了声气拆开卸妆水,开始补觉前的清洁工作。


  洗完脸已经是五分钟后了,她随便拍了些水乳就开门出去,猝不及防的对上霍疏的视线后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才,”霍疏看向她,“你不是说睡得不好,我拿了些助眠的东西。”


  说罢,他的视线便转向了桌子,黎浅浅也跟着看了过去,当看到桌子上的一排蜡烛后,顿时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我不要!”


  霍疏顿了一下:“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我反正就是不要。”他为什么要给她送蜡烛?是在暗示她、还是在慢慢引导她?她才不要配合他奇怪的爱好!


  黎浅浅抗拒的后退一步,半边身体躲在浴室里不肯出来。


  霍疏看到她这么抵触,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我记得你小时候用过精油蜡烛,说明是不讨厌的,现在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我不行我接受不……”黎浅浅欲哭无泪,话说到一半时突然反应过来,“你说这是什么?”


  “精油蜡烛,你用过的,”霍疏看到她表情茫然,沉默片刻后又解释,“助眠的香薰,我在你房间看到过。”


  “是那个啊。”黎浅浅讪讪。


  霍疏顿了一下:“不然是什么?”


  “……我就以为是那个呢,”黎浅浅怕他发现自己已经知道他隐私的事,赶紧睁着眼说瞎话,“以前挺喜欢用,但现在不喜欢了。”


  霍疏看着她飘忽的眼神,清楚的知道她在撒谎,可为什么要在这件事上撒谎,他却不明白。他不喜欢这种猜不透的感觉,也不喜欢她此刻眼中若有似无的警惕,这让他的心情不好。


  黎浅浅就看到霍疏的表情在自己说完话后沉了下去,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临时改口道:“那个……其实也没那么不喜欢,要不你给我吧,我等一下睡觉的时候点上。”


  “既然不喜欢,就别勉强了。”霍疏淡淡说完,就拿着蜡烛离开了。


  黎浅浅下意识的跟了两步,最后还是心情复杂的停了下来。刚才误会他拿的是那种蜡烛时,她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对小皮鞭有多排斥,也清楚的认知到,自己永远不可能配合他的爱好。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黎浅浅倒在床上,愁眉苦脸的陷入纠结,不过没有纠结太久,她就因为太过疲惫睡着了。


  重重窗帘把阳光挡在窗外,屋里昏暗一片,时间的流逝也因此模糊。黎浅浅一直安静的睡着,直到肚子咕噜噜几声,她才茫然的睁开眼睛。


  醒了半天的神,她揉着眼睛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手机上还有霍疏发来的消息:我出门办点事,五点左右回来陪你吃饭。


  五点,那不是没几分钟了?黎浅浅连忙爬起来,穿好鞋就往外跑。跑进电梯时,她还在庆幸下楼不用指纹解锁,否则她就得从外面的消防通道跑了。


  霍疏回到家时,家里空荡荡一片,原本该在家等着他的女人已经溜得没影了,他面无表情的站在客厅里,眼眸是无尽的漆黑。


  他就像一尊雕塑,一直到手机响了才有动静,是黎浅浅发来的消息――


  “哎呀我刚看到你消息,但我已经到家了,今天就不约啦。”


  霍疏沉默的看着手机上的字,许久后回复一条:明天去泡温泉。


  黎浅浅几乎是秒回:可能不太行,我明天跟其他朋友约好了要出门。


  霍疏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后天。


  黎浅浅:后天也约人了。


  霍疏的手指渐渐用力到发白,直到手机彻底黑屏,他才垂着眼眸坐下。


  黎浅浅一直没收到霍疏的回复,心里顿时忐忑得不行,就连面前的泡面都没胃口吃了,然而让她再给霍疏发消息,她又不敢。


  纠结许久后,她到底还是什么都没做,努力让自己专注于眼前的泡面。


  她接二连三的拒绝有了效果,接下来这个周末她过得相当清净,然而越清净她心里越没底,总感觉霍疏的怒意在不断扩大。


  好几次她都忍不住主动去找霍疏了,然而打招呼的想法刚冒出来,她就赶紧去看一眼有关受虐爱好的资料,于是刚起的心思瞬间就歇菜了。


  就这么渡过了周末,周一早上她去上班,一进公司就听到很多员工都聚在一起聊天,HR看到她后打了声招呼,于是她也凑了过去:“聊什么呢?”


  “黎老师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公司周末的时候被收购了。”一个小员工热情道。


  黎浅浅愣了一下:“收购了?”


  “嗯,我刚才去给老板办公室换大桶水的时候听到的,对方开的条件太好,老板直接就答应了,现在正签合同呢。”小员工信誓旦旦的说。


  黎浅浅感觉莫名其妙:“为什么会突然被收购?”


  “这就不知道了,听说对方看上了咱们公司的什么项目,可我不记得我们有什么值得用收购也要拿下的项目啊,是不是老板自己谈的秘密项目?”小员工猜测。


  他说得很有道理,其他人都忍不住点了点头,黎浅浅扭头看向HR:“李姐,收购对我们这些员工有影响吗?”


  “现在还不知道,应该影响不大,不然老板该提前跟我商量了。”HR含笑道。


  黎浅浅知道她跟老板是亲戚关系,小公司的裙带向来比较有用,既然老板没找她商量,那就说明员工的变动不大。


  那就不关她事了。黎浅浅定下心,又听几句八卦后就回自己办公室了。


  刚坐下,霍疏就给她发了消息,消息言简意赅,只有六个字:今天一起吃饭。


  黎浅浅为难的皱起眉头,片刻后回复:不行啊,我今天有很多事要忙。


  霍疏得到她的回复后就不再说话了,黎浅浅擦了把汗,有些苦恼的看着手机。正当她陷入沉思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接着老板就小跑着出现在她面前。


  黎浅浅顿了一下站起来:“老板,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们公司被收购的事你听说了吗?”


  老板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可黎浅浅总觉得他今天的笑有点奇怪,就好像……多了点殷勤?黎浅浅疑惑一瞬,随即点了点头:“听说了。”


  他找自己说这个干嘛,要辞退她?


  像是看懂了她的想法,老板竟然直接解释了:“我来就是特意跟你说一声,虽然我们公司被收购了,但对方不干涉运营,所以我们跟之前一样就好,不用担心会有变动。”


  黎浅浅笑笑:“好的,我知道了。”


  老板点了点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纠结的陷入沉默,黎浅浅疑惑的看着他,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


  “咳……还有就是,今天我要跟对方公司处理合同的事,所以暂时没有工作给你,你如果觉得在公司无聊,可以提前回去。”老板尽量含蓄。


  ……干嘛,要辞退她?第二次生出这种感觉,黎浅浅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老板,是不是公司被收购后不需要翻译了?没事你直说就行,没必要拐弯抹角,我换个公司也一样。”


  她的学历和工作经验,不管去了哪家小公司都要被捧着,还真不会为了这一份工作患得患失。


  可能就是会有一点点丢人而已。


  “不不不没有,你别误会啊,你这么优秀的人才,我肯定舍不得辞退啊!”老板赶紧解释,“我就是……就是怕你生出离职的想法,所以想对你好点,让你舍不得咱们这个大家庭,对,就是这样。”


  黎浅浅看到他眼底的担忧,不由得信了大半,表情也放松许多:“放心吧老板,我目前为止待得都很愉快,只要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我愿意一直留在公司。”


  “那就好那就好。”老板松了一口气,这才笑着从她办公室离开。


  老板走后,她得意的坐下,半晌给黎深发了条消息: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可是公司最宝贝的员工。


  黎深百忙之中点开手机,看到她这条消息后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黎浅浅嘿嘿一笑,没有再跟他解释,独自享受这一刻的愉悦。享受完了,她就开始无聊的打发时间,然后发现上班太忙了不行,太闲了也不好,这个时间连聊天的人都没有,她只能找个视频看。


  好不容易一上午打发完,吃过午饭又开始下午的无聊,中午时吃了太多东西,她一直昏昏欲睡,手机响时她还没回过神,下意识就接了电话。


  “晚上一起吃饭。”


  手机里传出霍疏的声音,黎浅浅瞬间清醒了,她咽了一下口水故作镇定:“我晚上要加班,没办法一起吃了。”


  手机里顿时沉默下来,许久之后霍疏淡淡开口:“很忙?”


  “……对啊超级忙,我们公司被收购了,现在一堆事儿。”黎浅浅赶紧解释。


  霍疏耐心听完,不喜不怒的应了一声,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后,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桌上的电脑,周围的温度好像降到了冰点以下,让站在他旁边的秘书瑟瑟发抖。


  秘书每次看到他这个样子都相当紧张,下意识的就想辩解:“我已经跟那公司的老板说了,让他今天不要给黎小姐安排工作,”解释到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么说等于火上浇油,于是力挽狂澜,“那什么,肯定是那人没听我的吩咐,私自给黎……”


  “出去。”霍疏冷淡的打断他。


  秘书干巴巴的笑了一下:“霍先生……”他本来还想再安慰一下,结果霍疏淡漠的看了过来,他顿时皮一紧,赶紧扭头出去了。


  秘书离开后,办公室里只剩下霍疏一个人,他安静的坐着,垂下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一道阴影,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阴沉的味道。


  还不知道自己谎言一早就被拆穿的黎浅浅,见霍疏没再跟她说话后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生出了新的忧愁――


  要是霍疏再约她可怎么办,她一直拒绝就太伤人了吧?


  黎浅浅叹了声气,默默祈祷霍疏忙一点,不要有空想起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祈祷真的有用,接下来几天霍疏竟然真的没有再联系她,黎浅浅庆幸自己不用应付人的同时,又总忍不住点开和他的聊天框,为了逼自己不主动联系他,她这些天没少看S/M视频,现在俨然一个理论型好手。


  这么别别扭扭一个星期,转眼就是新的周一。


  她这次周末一直猫在家里,却休息得一点也不好,到了公司后就精神不振的趴在办公桌上,正打算补个觉时,门外突然爆发一阵欢呼。


  黎浅浅顿了一下,正要出去问问情况,老板就喜气洋洋的敲门进来了:“小黎,你回去收拾一下,咱们公司团建去泡温泉,玩个两三天再回来。”


  “……泡温泉?”她一脸莫名其妙。


  老板点了点头:“没错,我们之前那个项目做得不错,大家都辛苦了,所以带你们去放松一下。”


  黎浅浅想起上周无所事事的全体员工,不禁想问老板一句哪辛苦了?但她脑子没病,自然不会真问出来。


  她其实是不太想去的,但老板坚持要她一起,她也只好答应了。


  回家收拾了东西,又跟黎深打了声招呼,她便赶到集合的地点上了车。同事们比她来得早,都已经找到了位置坐下,她看了一圈,只有苏雨旁边的位置还空着。


  她撇了撇嘴,最后还是坐了过去。


  她刚坐好,苏雨就啧了一声,皱着眉头往旁边挪了挪,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一样。黎浅浅斜了她一眼,毫不在乎的拿出手机玩游戏,全程把她当空气。


  苏雨本以为自己挑衅成功,结果又被她反将一军,顿时脸色都不太好了。


  其他同事不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兴致高昂的聊着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苏雨身上――


  “小苏啊,我刚才来晚了,听说你男朋友开着奔驰送你来的?”一个年纪大点的女同事八卦。


  苏雨对上其他人,依然是温柔好脾气的样子,闻言立刻笑了笑:“是啊,他本来要直接送我到会馆的,但我怕他辛苦,就拒绝了。”


  “哎哟,真是个好男人,家境也挺好吧,我之前看他开的是宝马,这次又换车了。”女同事感慨。


  苏雨笑而不语,但也是默认了,于是羡慕的声音此起彼伏,倒是她旁边的黎浅浅轻嗤一声。黎浅浅的声音不大,只有她一个人听到了,苏雨表情僵了一瞬,等其他人转移话题后厌恶的看向她:“你刚才什么意思?”


  黎浅浅斜了她一眼:“看在血缘关系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赶紧跟你那个男朋友分手吧。”


  苏雨扬眉:“你说什么?”


  “频繁换车,听起来像是租的。”黎浅浅点到为止,毕竟她说得再多,苏雨也不会相信。


  果然,苏雨闻言笑了一声,声音也随之抬高:“你真搞笑。”


  她的声音引来车上其他人的注意,有好事的忙问:“怎么了?”


  “黎老师劝我跟男朋友分手呢,说我男朋友换车这么频繁是因为租的。”苏雨嘲讽的看着黎浅浅,说出的话却是轻轻柔柔的。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暗骂自己多管闲事。


  车里的气氛随着苏雨的话僵了一瞬,随即便有人开始打圆场:“黎老师开玩笑呢吧,你和你男朋友那么恩爱,谁会真的劝你分手啊。”


  “肯定是啊,黎老师作为单身酸了吧哈哈哈……”


  笑闹的话此起彼伏,把这件事给揭了过去,黎浅浅伸了伸懒腰,手机塞进兜里睡觉,仿佛毫不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


  苏雨最恨她这个样子,可偏偏为了维持在大家面前的印象不能再做什么,只好别开脸眼不见心不烦。


  他们要去的温泉酒店就在A市附近,黎浅浅睡一觉醒来后,就已经到了目的地,看着面前的五星级酒店,黎浅浅沉默一瞬,扭头问旁边的HR:“老板发财了?这里可不便宜啊。”


  “现在不是周末,这里空房多,老板又认识这里的经理,所以拿了很低的折扣,算起来比其他普通酒店还便宜。”HR解释一句。


  黎浅浅点了点头,没有多想的进去了,完全没注意到HR松了一口气。


  一行人到了酒店里就开始分房间,根据上车的先后顺序,黎浅浅被排到了最后一个,结果运气挺好,女生到最后就她落单,她被分到了一个大床房。


  “哇,一个人住,太让人羡慕了。”一个实习生感叹。


  黎浅浅心情不错:“运气是有点好。”


  “但是大床房好像在七楼,标准间都是五楼,你一个人住会不会觉得无聊啊?”实习生好奇。


  黎浅浅心想当然不会,嘴上却说:“有一点,我如果无聊了就下楼找你们玩吧。”


  应付完同事们,她就直接去了房间,东西一放就趴在床上跟黎深汇报行程。


  老板把他们带到这边后就实行放养模式,谁愿意干嘛就干嘛,没有组织什么集体活动,这让她松一口气,吃过午饭后没有跟其他人一起去泡温泉,而是先睡了一觉,再悠哉悠哉的在酒店转悠。


  来了度假的好地方,她依然感觉无聊,转悠累了就去了酒店的电影院,一直消磨到天黑才回屋。


  回到房间以后,她先去洗了个澡,出来后一边吹头发一边看电视,突然想起霍疏之前也一直邀请她泡温泉,被她拒绝过几次后就没再提了,现在她却一个人来了……突然就好愧疚。


  正当她陷入失落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顿了一下关掉吹风机,抬高声音问:“谁啊?”


  “我。”


  熟悉的声音响起,黎浅浅震惊的睁大眼睛,接着赶紧跑去开了门。


  隔了一周再看到霍疏,她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不等她回过神,霍疏便面无表情的进去了,黎浅浅赶紧关上门绕到他面前,呆愣愣的问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谈事,秘书看到你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张了张嘴,半晌憋出一句:“……这么巧吗?”


  “不行?”霍疏声音很平静,但熟悉他的人却能听出他平静之下的暗涌。


  不幸的是黎浅浅就是那个最熟悉他的人。她心虚又慌张的解释:“那什么,我我本来不想来的,但是公司团建,我实在没办法……”


  “这段时间为什么躲着我?”霍疏打断她。


  黎浅浅顿时没音了。


  “我哪里做错了,为什么躲着我?”霍疏上前一步。


  黎浅浅被他逼得后退一步,后脚跟抵在了身后的大床上。她讪讪低下头:“没、没躲啊,我就是太忙了。”


  霍疏眼神暗了下来,修长又冰凉的手指钳住她的下颌,逼迫她和自己对视。黎浅浅看着他漆黑的眼眸,突然就心疼了。


  ……她不该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就一直拒绝聊这件事,结果反而更加伤害他。


  她默默深呼吸,做了决定后看向霍疏,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就被他压倒在床上。


  当他一条腿困住她的双腿、另一条腿半跪在她身侧,彻底把她桎梏时,黎浅浅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突然就懵了。


  “你还是不要我,”霍疏淡漠的看着她,“不管我做什么,你还是擅自决定不要我。”


  他的声音很平静,黎浅浅却轻易听出了里面的绝望,她呼吸一窒,下意识反驳:“我没有不要你。”


  霍疏却已经不相信她,黑沉的眼眸静静盯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转身离去。黎浅浅冒出这个想法后,立刻抓紧了他的袖子,不想让他离开。


  她脑子飞速转动,想给出合理的解释,然而最后只憋出一句:“我就是接受不了你的癖好,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霍疏顿了一下:“什么癖好?”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你别瞒着我了,我早就知道了,最近也搜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你放心,我对你个人的爱好没有意见,就、就是没办法参与而已。”


  “你在说什么?”霍疏眉头微蹙,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她是在撒谎,可看到她委屈的模样,又觉得不像。


  黎浅浅欲言又止,最后实在说不出口,干脆从兜里摸出手机交给他:“你看搜索记录。”


  霍疏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当看到各种重口味的记录时,他沉默一瞬看向她:“你为什么觉得我喜欢这种?”


  “我不小心打到你那次,你不就很疼吗?可你还是……”黎浅浅谨慎的说。


  霍疏这次沉默更久,连空气都被他影响。黎浅浅心里不安:“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又伤害到你了吗?你跟我……”


  “就是因为这件事才不理我的?”霍疏再次打断她。


  黎浅浅咬了咬唇,惶惶不安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躲着了。”


  “如果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还会不理我吗?”霍疏再问时,眉眼已经舒展。


  黎浅浅想了想,诚实的摇了摇头。


  “所以你只是不能接受这个,别的都可以对吧?”霍疏继续问。


  黎浅浅再次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话,霍疏膝盖往下挪了一寸,身体突然和她紧贴在一起,黎浅浅感觉到他某些地方的变化后,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感觉到了吗?我那天的反应,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你,”霍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仿佛此刻敬礼的不是他本人,“黎浅浅,你就因为这点误会冷落我这么久,是不是该罚?”


  黎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