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1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疏默默抱着膝盖坐在地上, 看起来竟然比当初最落魄时要可怜得多。黎浅浅一脸愧疚的帮他倒了杯热水:“你你要不喝点水?”


  “……你觉得喝水有用?”霍疏幽幽的问。


  当然没用,黎浅浅太清楚自己刚才用了多大的力道了,她歉意又担忧的看了霍疏某个地方一眼, 接着小心翼翼的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要, ”霍疏拿了个抱枕挡在腰上,“我丢不起那人。”


  “……那我带你进屋休息?”黎浅浅依旧卑微。


  霍疏看她一眼, 算是答应了,黎浅浅赶紧去扶他。霍疏似乎受伤严重, 站起来后直接把全身力量都压了在黎浅浅身上, 黎浅浅膝盖一软, 但最后还是咬着牙撑住了。


  霍疏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很快又重新绷起脸,倚着她慢吞吞的往卧室走。他的身材高大, 胳膊又搭在黎浅浅身上,乍一看不像黎浅浅扶他,倒像是他夹着黎浅浅走。


  将近一米九的男人虽然身材削瘦,但体重却是不轻的, 黎浅浅还没撑到卧室门口就出了一身薄汗,脸颊也跟着泛红,嘴唇无意识的微张, 像是在提出邀请。


  霍疏眸色渐深, 最终默默别开了脸,等到了床上后, 就拿过枕头挡在了腰间。黎浅浅看到他的举动, 心里更加愧疚了:“我不会给你留下心理阴影了吧?”


  “嗯?”霍疏的脑子还在被别的东西占据, 听到黎浅浅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本能的表达疑惑。


  黎浅浅咽了下口水, 指了指他腰上的枕头:“你现在是不是一看到我就觉得这里疼,所以才会故意挡着的?”


  霍疏:“……”


  “我刚才真的是脑子一热,谁让你先……”黎浅浅蓦地想起刚才那个吻,脸颊顿时一热,“算了,不提这件事了,你真不用去医院?”


  “不用。”霍疏回答得极快。他现在很好。


  黎浅浅咬了咬唇:“可我感觉你很难受。”


  是有些难受,霍疏静了一瞬,目光落在了她无意间扣子散开的衣领上,看了一眼后垂下眼眸:“缓缓就好了。”


  “别啊,万一越缓越严重了怎么办?”黎浅浅担心的坐在床边劝说,“你别讳疾忌医,否则以后不、不那啥了有你后悔的。”


  “不那啥?”霍疏撩起眼皮看她。


  “就……不那啥啊,”黎浅浅用眼神拼命暗示,“我相信你一定懂的,对不对?”


  “我不懂。”霍疏平静的看着她。


  黎浅浅急了,心想这人平时精得很,怎么一到这种事上就开始犯糊涂了,这难道就是原文没有感情线的弊端?她手舞足蹈的跟他解释,拼命想让他知道不去医院的危害,霍疏静静看着她,唇角渐渐扬起一点弧度。


  黎浅浅看到他轻松的笑意,顿时有些不高兴了:“我在跟你说很严肃的事!”


  “我知道。”霍疏好脾气的回答。


  黎浅浅瞪眼:“所以你要不要去医院?”


  “我不用。”霍疏还是拒绝了。


  黎浅浅皱起眉头,不认同的叫了他一声。


  霍疏有些无奈:“真的不用,我已经不疼了。”


  “骗人,你刚才明明连路都没力气走。”她刚才可是亲自扶他过来的,对他的身体一清二楚。


  霍疏顿了顿,再次想起她刚才红唇微张薄汗轻抿的模样,好不容易降下的火再次朝着小腹去了。


  他沉默一瞬,绷着脸看着黎浅浅:“我真的没事,你赶紧回去吧,太晚了。”


  “霍疏……”


  “乖一点,听话。”


  他如果态度强硬一点,黎浅浅还能继续迎难而上的劝,可他现在温柔耐心,仿佛她的劝说是无理取闹一样,她也不好意思再继续了,只能讷讷的说一句:“那之后如果你感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啊。”


  “嗯,我知道。”


  黎浅浅又叮嘱了几句别的,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当她的身影从眼前消失,霍疏微微松了一口气,把腰上的枕头拿开了,结果刚一拿开,一道娇小的身影就冲了进来:“不行我还是不放心……”


  话没说完,四目相对,接着两人同时看向某人腰下几寸的位置。当看到那里的状态时,黎浅浅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是受伤了吗?不是很疼吗?为什么会这个状态?


  她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但眼神已经表达了千万种疑惑和震惊,霍疏默默重新拿枕头挡上,故作淡定的看着她:“怎么又回来了?”


  “我就是不放心……”黎浅浅呆愣愣的回答。


  “现在放心了?”


  黎浅浅干巴巴的笑了一声:“那什么,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你你你忙你忙……”


  霍疏:“……”忙什么?


  不等他问,黎浅浅就头也不回的逃跑了。她一口气跑出小区,正好有一辆出租车过来,她赶紧拦住上车了。


  一直到出租车汇入车流,她的脑子都乱糟糟的,重复播放霍疏坐在床上时的画面……不行,不能再想了,打住!


  ……但是说真的,还怪可观的,是不是所有小说的重要男性发育都这么好?她的脑子可耻的歪了一下。


  “美女,你是不是生病了,脸有点红啊。”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担心的问了一句。


  黎浅浅猛地回神,尴尬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司机显然是个热心的,听到她这么说后就开始关心:“要是生病了可得去医院,万一小病拖成大病就不好了吧啦吧啦……”


  关心的唠叨延续了一路,等到小区门口时,黎浅浅逃离出租车比逃离霍疏家时还匆忙。她走得快脑子也乱,从黎深旁边经过时愣是没看到自己亲哥,最后还是黎深喊了她一声,她才猛地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黎深皱着眉头问她。


  黎浅浅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反问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她一转移话题,黎深表情就有些不自在了:“我等你呢。”


  “……为什么不在家等?”黎浅浅无语。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来接你也不行?”黎深不满。


  黎浅浅顿时了然:“你是担心霍疏吧?”


  “谁担心他了,你别乱说啊!”黎深一脸别扭。


  黎浅浅嫌弃的看他一眼:“行了,跟我还装什么啊,放心吧他没事,嘴角的伤口已经处理了。”


  “……谁让你提他的,我不想听。”黎深嘴上这么说,表情却比起之前轻松许多。


  黎浅浅好笑的推着他往小区里面走,经过24小时便利店时,俩人还买了一个冰棒,掰开了一人一半边吃边走,深秋带着寒意的小风一吹,兄妹俩同款冰到了的表情。


  “对了,你刚才跑那么急干嘛,发生什么事了吗?”黎深好奇的问。


  他这么一问,又勾起了黎浅浅某些回忆,她不自在的看向前方:“没什么啊,就是想快点回家。”


  “把你刚才说的话还给你,跟我还装什么,以为我分辨不出你是不是在撒谎?”黎深眯起眼睛。


  黎浅浅无奈:“好吧,是因为司机师傅太唠叨,我实在忍不了了。”


  “这个理由还差不多……”黎深算她勉强过关了。


  两人慢吞吞的走着,各自想着各自的事,等到了家门口时又同时开口――


  “哥你觉得一个人……”


  “你真的喜欢上他了?”


  两个人同时停顿,由于黎深的表情过于严肃,黎浅浅决定先回答他的问题:“我还不确定呢。”她很难想象自己跟霍疏谈恋爱会是什么样子,可要她像以前一样坚定的说不喜欢,她似乎又有点说不出口。


  是不确定,而不是不喜欢,黎深看着她闪躲的目光,一时间有些恍惚。她长这么大以来,好像从来没有对哪个男生不确定过。


  这足以说明霍疏在她心里的特殊性。


  黎深沉着脸开门,等她进去后才跟着进去,随手就把大门关上了:“可你一点也不了解他。”


  “我了解的,”黎浅浅回头看向他,眼底透着他鲜少看到的笃定,“哥,你要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黎深张了张嘴,好半天才闷声道:“不,你一点也不了解。”


  “你说的是黄毛他们的事吧?”黎浅浅坐到沙发上朝他招手,决定今晚跟他说开了。


  黎深惊讶的跟过去:“他都告诉你了?”


  “嗯,告诉了。”黎浅浅回答。


  黎深皱起眉头:“然后呢?你就不觉得他很危险?”


  黎浅浅沉默片刻,突然开口说:“哥,我今天刚陷害了一个同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这几天就该离职了。”


  黎深愣了愣:“为什么?”


  黎浅浅笑笑,把她和小周之间的恩怨仔仔细细的说清楚了,黎深听得气愤不已:“这什么破公司啊,你刚去就来这出儿,你马上给我辞职,我们不在那儿工作了!”


  “重点难道不该是我手段不够光明正大吗?怎么转到离职上了?”黎浅浅哭笑不得。


  黎深不悦:“不够光明正大怎么了?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你,还不准你反击了?”


  “你这不是什么都明白,”黎浅浅悠悠看向他,“既然我能反击,为什么霍疏就不能了?”


  黎深僵了一瞬,声音都跟着低了下来:“你跟他做的事不一样……”


  “你想说他的手段更狠更没人情味?可是哥哥,”黎浅浅扬眉,“黄毛那些人做的事似乎也比我同事要过分,那霍疏用过分的手段对付他们也没什么吧?”


  黎深说不出反驳的话,可心里还是觉得不认同。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觉得小小的报复可以,但不能突破做人的底线对吗?”黎浅浅试着去理解他的心情。


  黎深连连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可他也没做什么突破底线的事吧?跟黄毛就是普通高中生打架,虽然最后也威胁对方了,可谁打架的时候不放狠话?要是他不吓住黄毛,黄毛恐怕会更肆无忌惮的招惹我吧?至于周小云霍疏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好,这些你可以帮他辩解,那大伯家囝囝呢?他可是要淹死人家,哪个正常成年人会想着去淹死一个小孩?!”黎深提起这些事依然有些冒火。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淹死了吗?”


  黎深没想到她会这么问,顿时一阵无语。


  “明明霍疏都说过了,他就是教训一下,最后会把人捞上来,可你非要认定他是杀人未遂,把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加到他身上,”黎浅浅对此很是不满,“正常成年人不会去想淹死一个小孩,但是正常成年人在被熊孩子侮辱后,却会想把人踢进泳池,别跟我说那小子在咱家闹事的时候你没想过收拾他。”


  她说完之后,黎深许久没有开口,一开口便是一句:“你狡辩……”


  “我没狡辩,是你自己从心底不信任霍疏却还不承认,”黎浅浅的表情逐渐严肃,“哥,你总强调正常不正常的,我告诉你什么叫正常人,正常人就是受到伤害之后会想着反击,甚至会想到杀了伤害自己的人,但正常人和罪犯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正常人有报复的分寸,你敢说霍疏没有这方面的分寸?”


  “……黄毛和周小云的事就不说了,单就囝囝那事,你怎么知道他是有分寸的报复,而不是犯罪被我们终止?”黎深反问。


  黎浅浅轻哼一声:“我问你,霍疏聪明吗?”


  “聪明。”全市第一的成绩,谁敢说他不聪明。


  “他既然那么聪明,又怎么会为了一个熊孩子断送自己的前途?”黎浅浅反问。


  黎深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差点被你绕进去,囝囝要真出事了,也没证据指出是他做的,怎么可能会断送前途?”


  “我问你,霍疏聪明吗?”黎浅浅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黎深皱起眉头:“我已经回答过了,你失忆啊?”


  “既然他那么聪明,又真想要囝囝的命,为什么把地点选在泳池?”黎浅浅认真的问,看到黎深怔住的表情后有些小得意,“那边虽然平时人很少,但不代表不会有人经过,你觉得他那种万全的性格,选那个地方合适吗?”


  黎深不说话了。


  黎浅浅叹了声气:“哥,如果这些事是我做的,你还会觉得可怕吗?”


  “你不会……”黎深本想说你不会这么做,可一想她刚收拾完同事,手段好像同样的不光彩,接下来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你会觉得可怕、会想远离我吗?”黎浅浅蹲到他膝盖前,仰着头乖巧的看他。


  黎深嘴唇动了动,好半天轻哼一声别开脸:“你就是偷换概念。”


  黎浅浅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其实已经想通了,只是嘴上还不肯承认而已。她笑了笑,起身拍了拍黎深的肩膀:“哥,就算他坏,可他是为了谁呢?”


  黎深指尖一颤,连傲娇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黎浅浅知道要给他时间,于是转身就要回屋,但走了几步后突然想起自己的疑问还没解决,于是又重新折回来,一脸尴尬的看着黎深。


  “……干嘛,还想教训我?”黎深一脸警惕。


  黎浅浅咳了一声:“没有没有,就是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黎深皱眉。


  黎浅浅思索片刻,决定先铺垫一下:“是这样,我看了个电影,里面有一个情节,一个男的……他被女的打中了要害,还挺疼的,前期都站不稳了。”


  “哪的要害?”黎深询问。


  黎浅浅顿了一下,意有所指的往他下三路看,黎深身体一紧:“明白了,然后呢?”


  “然后那男的就……高高站起,你懂的,我们这关系,不好说太直白。”黎浅浅自认相当隐晦。


  黎深沉默片刻,突然炸了:“黎浅浅你长本事了?哪看来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你这么激动干嘛?这情节有什么不对吗?”黎浅浅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生怕他冲上来家暴。


  黎深继续炸毛:“这是普通情节吗?你肯定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再这么下去我怎么跟你交流。”黎浅浅后悔死了,早知道他反应这么大就不问他了……但这是不是又说明一点,霍疏那个反应不太正常?


  “我可告诉你,我也不是什么封建大家长,你谈恋爱什么的我不干涉,但不准玩那些乱七八糟的……不,连接触都不准接触知道吗?”黎深严肃的看着她。


  黎浅浅持续茫然:“哥,你要再不好好跟我解释,我可就去网上搜了啊。”


  黎深被她气得一哽,但见她像真的不懂,又生生把气压了下去,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你从哪看来的?”


  “……就一个很正常的电影,这只是里面一个情节,没头没尾的,导演也没仔细讲,所以我才不懂。”黎浅浅编得有模有样,生怕黎深联想到霍疏。


  多亏了她的努力,黎深是半点没往霍疏身上想,听了她的话后总算淡定了:“哦,那应该是想说男的有受虐倾向,也可能是S。M?反正就是这之类的,你知道了就忘了吧,别多了解。”


  黎浅浅听了他的解释,傻了:“受、受虐?”


  “是啊,”见多识广的黎深认真给小妹妹科普,“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也没了解过,但我国外有个朋友喜欢这些,他之前跟我说过,一般都是小时候受过不公平待遇的,长大了容易有这方面的爱好。”


  小时候受过不公平待遇……黎浅浅咽了下口水:“那、那要有受虐倾向要怎么办?”


  “找个喜欢施虐的对象呗,要么就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混,小朋友你的问题已经够多了,明天还要上班,麻烦你快点把好奇心丢掉,然后回卧室睡觉。”黎深一脸严肃的催她去休息。


  黎浅浅还有一堆问题,但怕他会猜出什么,只好憋着好奇心回屋搜索。


  然后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同时对霍疏有了新的认识。


  她放下手机时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睡着后做了一夜乱七八糟的梦,自己一会儿拿着小皮鞭,一会儿拿着小手铐,总之奇奇怪怪各种不让播。


  翌日跟着闹钟醒来时,黎浅浅像是打了一夜的架,浑身都疼得厉害,再去镜子前看一眼自己的脸,很好,黑眼圈很出众。


  她叹了声气,简单收拾之后就去公司了,虽然急得早餐都没吃,但最终还是迟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她匆忙的拿着打印好的合同跑进来。


  公司老板急忙迎上去,看到她眼下的黑眼圈后愣了一下:“小黎辛苦了,等签完合同你就回去休息吧。”


  “谢谢老板。”黎浅浅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一起去了老板办公室。


  签约的事很快就解决了,黎浅浅如愿放了假,心情不错的出办公室时,正遇上面色如土的小周。


  两个人对视一眼,小周就匆忙别开了脸,和前几天的趾高气昂完全成反比。黎浅浅也懒得理她,径直往外走,然后就在公司门口遇到了苏雨。


  冤家路窄啊。


  黎浅浅说时迟那时快,直接朝她翻了个白眼,然后在她没来得及反击之前就跑了,苏雨没想到她会这么幼稚,顿时气得够呛,然而黎浅浅已经跑远了。


  因为气到了苏雨,黎浅浅心情极好的上了电梯,一边下楼一边思考今天该怎么过。


  躺过。


  一想到可以躺一天,黎浅浅的唇角就扬了起来,等电梯门一开就步伐轻松的往外走,刚走到写字楼外准备打车,手机就跟着响起,她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顿时心里一激灵。


  昨晚的梦再次出现在脑海中,黎浅浅深吸一口气,咬牙点了接通:“霍疏。”


  “今天不是放假?我带你去泡温泉吧。”霍疏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黎浅浅脸上的笑一僵,下意识的拒绝了:“不了吧,老板反悔了,我今天要上班。”


  手机里沉默片刻:“真的?”


  “嗯,我不跟你说了,老板叫我开会……”


  “为什么撒谎?”霍疏的声音微沉。


  黎浅浅愣了一下,若有所觉的看向马路对面,然后就看到霍疏站在树荫下。


  她:“……”什么叫当场抓获,这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