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6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茫然的站在原地,直到下课铃响起,她才猛地反应过来,赶紧跑回去找人。


  然而等她到后墙那儿时,教导主任和霍疏都不见了,她心急的转了一圈,没看到人就往行政楼去了。


  然而教导主任也不在办公室。


  黎浅浅只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一边往教学楼走一边思索他们会去哪,结果刚到教学楼,就听到一群学生八卦——


  “你们知道吗?高三有个转学生,开学第一天就被教导主任抓了早恋。”


  “不会吧,你怎么知道?”


  “我刚才经过三二班听到的,主任当着班主任的面训他,还要他把女朋友交出来,不过那个转学生够刚的,一句话都不说,也不怕被退学了。”


  “他也太牛哔了,就不怕得罪教导主任,以后被穿小鞋吗?”


  “那谁知道,对了,你知道他最牛哔的是什么吗?他是个残疾人,这都能有女朋友。”


  “艹……”


  后面的话黎浅浅没有听清,因为她已经撒丫子往四楼跑了,等她气喘吁吁的跑到三二班时,教导主任已经离开,只剩下一群围在走廊里看热闹的学生,以及正要进班的霍疏。


  当霍疏淡漠的视线扫过来时,黎浅浅尴尬一笑:“我没想丢下你……”


  霍疏眼底闪过一丝嘲讽,面无表情的回班了。


  黎浅浅:“……”这下好了,她这么久以来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你来这儿干嘛?”可能是被人提醒她来了,黎深疑惑的走出来。


  黎浅浅抿嘴看向他,下垂的眼尾透着天生的委屈感。


  “……摆出一副可怜相给谁看,被人欺负了?”黎深一脸不耐,眉头却皱了起来,直到她微微摇了摇头,这才放缓了神色,“对了,霍疏谈恋爱的事你听说了吗?这小子藏得可够深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还有个女朋友。”


  “他没有女朋友。”黎浅浅无语。


  黎深嗤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跟他一起来的学校,”黎浅浅面无表情,一字一句都非常清晰,“我跟他,一起。”


  她话音一落,黎深的笑容就僵住了,上课铃随之响起,走廊里吵闹的学生们一哄而散,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兄妹俩对视半晌后,黎深发出一道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艹?”


  “我回班了,你跟你们班那几个嘴碎的说一声,让他们别瞎调侃。”黎浅浅说完就要走。


  黎深一把抓住她:“……你先跟我说清楚,你们俩跑后墙干嘛去了?”


  “我们来晚了,校门口有混混,我怕他们会找麻烦,就从那边进来了。”黎浅浅匆匆解释。


  黎深觉得这个理由还能接受,就勉强放她走了。


  黎浅浅急匆匆回教室,恰好老师不在,她就自顾自的进去了。


  “浅浅,坐这里!”后排角落一道温柔的女声传出来。


  黎浅浅顿了一下,抬头看向跟她说话的苏雨,以及苏雨的朋友周小云。两个人见黎浅浅看向自己后,立刻露出开心的笑。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想起上辈子高二开学就是跟她们坐在了一起,才没了自己交朋友的机会,以至于后来她们在背后妖魔化自己,自己很久之后才知道高中发生的一切。


  现在重来一次,自己有毛病才跟她们当同桌。


  她迎着苏雨二人期待的目光,面无表情的到第一排中间坐下了,第一排的女生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挪了挪,给她留出一大块地方。


  黎浅浅:“……”这就是苏雨把她妖魔化后的结果。


  开学第一天,还没有正式开课,上午发完发书和校服就没有别的事了,黎浅浅坐在课桌前发了一节课的呆,下课后正要去倒杯水喝,苏雨就跑过来了。


  “浅浅,你怎么不跟我坐一起啊?”她温柔的抱怨。


  黎浅浅淡定的看她一眼:“哦,我最近好像近视了,得坐前排,要不你来找我?”


  苏雨犹豫一下:“那还是不了吧。”


  黎浅浅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拿着杯子去饮水机那倒了杯水,回来时发现苏雨还在她座位上。


  “还有事?”她平静的问。


  苏雨有些忐忑:“浅浅,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话音未落,周小云就从后排过来了:“不会吧,你这么好,浅浅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是不是啊浅浅?”


  她声音很大,引来班里许多人的注意,黎浅浅扫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顺着她往下说:“对啊,我怎么会生气。”


  “那、那你今天怎么没回我消息?我一直在家里等你,心里都要急死了,最后见你一直没来,就先打出租来学校了。”苏雨担心的看着她。


  周小云惊呼一声:“浅浅没去接你啊?难怪你突然迟到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迟到。”


  之前从未迟到,还不是因为她风里雨里都准时接送,怎么说得好像苏雨自己多认真一样?黎浅浅扬了扬眉,没有接周小云的话。


  “迟到不要紧,重要的是浅浅你没事吧?”苏雨依然温温柔柔,“是不是跟黎深吵架了?”


  黎浅浅喝了口水:“没有。”


  “那你怎么没去接我,自己还迟到了?”苏雨一直追问。


  黎浅浅扫了她一眼:“哦,我走着来的。”


  苏雨:“?”


  不等她继续问,黎浅浅就先一步说了:“对了,这学期开始我要跟我哥一起上下学,恐怕没办法接送你了。”


  “你叫黎深……哥?”苏雨先是一愣,接着又反应过来,“你不去接我,那我怎么上学?”


  “你不是能打出租吗?或者叫舅舅送你也行,”黎浅浅放下杯子,“我从家到学校才半个小时,每次接你都要多用一倍的时间,你我都麻烦,万一有点什么事,还要害你迟到,所以各自走是最好的。”


  苏雨怔愣的看着她,半晌眼眶渐渐红了:“浅浅,我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黎浅浅一脸奇怪。


  “你以前都跟她一起上学,现在突然不了,她肯定会觉得哪里惹到你了啊,”周小云忙道,“浅浅,我作为朋友说你两句,苏雨把你当亲姐妹,你现在突然不跟她一起了,知道她有多伤心吗?”


  她的嗓门引来不少同学往这边看,黎浅浅虽然长得无害,可平时总是冷冷淡淡的模样,和柔柔弱弱的苏雨站在一起,常人下意识的都会偏向后者。


  “好了小云,你别说了。”苏雨拉了拉周小云。


  周小云皱眉:“我要是不说,你是不是打算就自己委屈了?苏雨,你别总是脾气太好,会被人欺负的。”


  “我没事,你别说浅浅了。”苏雨说完,还特意看了黎浅浅一眼。


  黎浅浅认同的点了点头:“小云说得对,我不该这么对你,对不起。”


  周小云闻言,立刻得意的看向苏雨。


  “没事,”苏雨温柔的笑了,“那我们以后还能一起上学吗?”


  “可以啊,你明天开始每天去接我就行。”黎浅浅放缓了神色。


  苏雨表情一僵,周小云也愣住了。


  “我爸不准我和我哥各用一辆车了,我哥又不愿意绕路,那就只能你去接我了,”黎浅浅说着唇角扬起,脸颊上出现两个小小的梨涡,“我本来不想麻烦你的,但没想到你这么想跟我一起上学,那就只能这样了。”


  “可、可是……”苏雨尴尬的看着她。


  黎浅浅眉头微蹙:“你不会不愿意吧?高一我接送你一年,每天风雨无阻的,小云都知道,没有一次让你迟到的,现在让你开始接送我,你就要拒绝了?”


  周小云张了张嘴,半晌没说出一句话。


  “不、不是,我没想拒绝,”苏雨的笑越来越僵硬,声音也开始变小,“那这样吧,我回去跟我爸说一声。”


  她说完就上课了,只好和周小云一起离开,黎浅浅总算是清净了,对着面前的新书发呆,思索该怎么哄霍疏。


  这一想一天就过去了。


  第一天开学不用上晚自习,下午六点就放学了,放学铃一响她就拎着校服和书包,直接冲上了四楼。


  黎深还在,霍疏却不见了。


  黎深正和黄毛几人说话,看到她后皱了皱眉:“你在外面等我一下。”


  “霍疏呢?”黎浅浅问。


  黎深不悦:“走了吧,你找他干嘛?”


  “没事了,我先走了啊,你待会儿不用等我。”黎浅浅说完扭头就跑,跑了两步又折回来,从书包里掏个东西装兜里后,就把书包和校服袋子都放在了教室桌子上,“哥你给我带回去,太沉了。”


  说完不顾黎深的反对,直接溜走了。


  她一边往外跑一边在人群中寻找霍疏,等快到校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和正常人走路不一样的背影。


  她急忙追上去,在霍疏旁边侧着身跟着他:“你还在生我气吗?我真不是故意丢下你的,你能不能别生气了?我、我请你吃糖好不好?”


  说着话,她从兜里掏出刚才拿的棉花糖:“给你。”


  霍疏无视她,淡漠的往前走,黎浅浅只好锲而不舍的跟上去。她虽然没什么朋友,和同学的关系也是淡淡的,但因为有一个骚包的哥哥,加上一张脸实在漂亮,所以承德的大多数学生都认识她。


  正是放学回家的时候,校门口挤满了人,都目睹平时性格冷淡的她讨好的跟着一个瘸子,而那个瘸子还将她视若空气。很快,学校的论坛里建起无数帖子,都在讨论这个瘸子的身份。


  黎浅浅平时根本不上论坛,自然也不知道这一切,只专心的跟着霍疏,然而她追了他一路,追到周围一个学生都没有了,他都不肯理她。


  黎浅浅急了一身汗,反复思索该怎么求原谅,因为想得太专心,结果脚下一滑,直接磕在了地上。


  “嘶……”


  膝盖磕在地上的瞬间,黎浅浅抽了一口冷气,她顾不上看一眼擦伤的腿,就要爬起来去追霍疏——


  然后她发现霍疏早已经停下来了。


  黎浅浅愣了愣,忽略膝盖上的疼痛感追过去:“你怎么不走了?”


  霍疏漆黑淡漠的眼睛透过有些长的头发扫了她一眼,这才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黎浅浅无比确定,他刚才看的是她的膝盖。


  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黎浅浅的表情逐渐微妙起来。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突然‘哎哟’一声,前面的霍疏果然停了下来,黎浅浅顿时眼睛一亮。


  ……也许还未完全黑化的霍疏,只是一个有点阴郁自闭、但还有点人性的少年?


  她赶紧追上去,讨好的跟在他身旁:“我膝盖磕破了,不信你看,都渗血了。”


  霍疏不看,但速度好像慢了点,虽然只有一点点。


  他果然还是有点人味的!黎浅浅仿佛看见了无尽的希望,赶紧解释今天的事:“我发现你没跟过来的时候,其实回去找你了,但你那时候已经没在那边了,我以为教导主任会带你去办公室,所以也往办公室去了,结果也没看到你,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他都训完了。”


  提起这事,黎浅浅都觉得自己不厚道,当时光顾着跑了,却没考虑到霍疏的实际情况。她叹了声气,迈了两大步跑到前面拦住他,一脸郑重的道歉:“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逃跑了。”


  因为她这只拦路虎,霍疏又一次停了下来。


  “……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就一次,”黎浅浅声音都小了,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只要你原谅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她说完像是要证明自己什么都愿意一般,紧张的看了眼周围,确定没有人后上前一步。和霍疏之间瞬间只剩下一步远的距离,然而她似乎并不满足,脚虽然已经停下,身体却一直往前倾,直到和霍疏只剩下一拳的距离,她才缓慢的踮起脚尖。


  夏末秋初的风干燥又热烈,当拂过她微卷的头发时,发尾的清香就被吹散在空气里。霍疏眼眸漆黑淡漠,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逐渐靠近。


  黎浅浅踮着脚尖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一句:“要不我找几个人,把教导主任打一顿怎么样?就当是给你报仇了。”


  她说完便和他拉开了距离,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然后就看到他喉结微微一动,接着薄唇轻启,略为沙哑的声音清晰的说了一个字:“滚。”


  黎浅浅:“……”这个人太难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