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0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挂掉电话, 黎浅浅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她深吸一口气,像给自己下心理暗示一样小声哔哔:“冷静黎浅浅, 这都是错觉, 你就是单身太久了,绝对没有对霍疏动心……你能想象你们俩像小情侣一样谈恋爱接吻上床吗?”


  刚捂着心口问完这一句, 她的脑海里就浮现自己和霍疏黏黏糊糊的画面,扑通扑通跳的心脏顿时冷静了下来。


  ……果然不能。霍疏他是家人啊!怎么能用来谈恋爱呢, 万一以后分手了, 以他的性格不是你死我活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不管哪一种可能, 都是她不想看到的。


  想得越多,黎浅浅就越冷静, 等到拿着包准备下楼时,她已经彻底清心寡欲了,只是一出写字楼,就看到霍疏一身正装慵懒的靠在车上, 手机的光照亮他清晰的轮廓,清冷锋利的下颌线透着矜贵,饶是这种死亡打光, 都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美貌。


  黎浅浅咽了下口水, 只觉得心脏再次受到重击。


  霍疏还在发短信,并没有注意到她来了, 当他放下手机时, 黎浅浅的手机就跟着发出叮咚一声响。霍疏顿了一下抬头, 便和她呆愣的目光对上了。


  他眼眸微动,五官肉眼可见的柔和下来:“什么时候下来的?”


  “……刚下来, ”黎浅浅冷静一下,便抬脚朝他走了过去,“你真是五点多就来了?”


  “嗯。”霍疏应了一声,绕到副驾驶帮她开了车门。


  黎浅浅抿了抿唇:“你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怕打扰你工作,”霍疏往后退了一步,等她上车后关上车门,隔着开着的车窗对她扬起唇角,“但没想到你只是在假装工作。”


  黎浅浅不自在的笑了一声,有些尴尬的主动找话题:“你换车了?”


  “看出来了?”霍疏反问。


  黎浅浅无语:“我又不瞎,上次是黑色,这次是蓝色,但是长得好像一样。”


  “嗯,一个系列,不同颜色。”霍疏回答。


  黎浅浅主动聊起他的车,本就是为了转移话题,现在已经成功了,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点了点头便没有再接话。


  霍疏转身回了驾驶座一下,启动车子后侧目问她:“想吃什么?”


  黎浅浅认真想了一下:“烧烤怎么样?”


  “嗯?”霍疏嘴里表达疑问,眼神却是不认同的。


  “你不想吃?”她试探。


  霍疏想了一下:“太晚了,烧烤不好消化。”


  “但烧烤不都晚上吃吗?”黎浅浅小声哔哔一句,一抬头就对上他黑沉的眼眸,“……我也觉得不好消化,我们换别的吧。”


  他们之间虽然隔着很多年的距离,但每次他做出这个表情,黎浅浅就跟高二时一样的反应:怂。


  “嗯。”霍疏应了一声,算是同意了她这句话。


  车辆汇入车河,朝着一个方向行驶,车厢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黎浅浅郁闷的看着车窗外,心想幸亏没打算跟霍疏谈恋爱,否则以后连吃什么的主都做不了,日子过得也太压抑了。


  她一路上胡思乱想,连车什么时候停下来了都不知道,等回过神时,霍疏已经倾身靠了过来。


  突然看到他靠近,黎浅浅下意识的伸手去抵,结果恰好抵在了他坚实的胸膛上,指尖甚至还抠到了不太合适的位置,然后清楚的感觉到霍疏僵住了。


  她像生锈的机器一样咔咔低头,看到自己两只手抓的位置后,默默往中间挪了挪,继续坚强的抵住他。


  霍疏眸色更深:“你干什么?”


  他的声音沙哑,却又不同于少年时变声后的哑意,似乎透着一股不为人知的暗涌。可声音不为人知了,眼神却将他的情绪清楚的表达出来。


  车里的气氛突然透着不知名的躁动,黎浅浅嘴唇发干,咽了下口水后默默把自己的咸猪手收了回来,可怜的往座位下面缩了缩,半晌才小声问:“你突然凑这么近干嘛?”


  霍疏睫毛微动,一瞬之后车里响起一声‘咔哒’,他迎着黎浅浅怔愣的目光,淡定的回答她:“看你走神,帮你解安全带。”


  黎浅浅:“……”


  “现在你是不是能回答我的问题了?为什么突然摸我?”霍疏声音微沉,眼底透着意味深长。


  黎浅浅的脸颊上飞起一抹红:“我我我没摸你!”


  “真的?”霍疏反问。


  黎浅浅想起自己手刚才放的位置,再开口声音都泛着虚:“谁让你不说一声就凑过来的,我那是下意识的反击。”


  “你平时就是这么反击的?”安全带已经解开,霍疏却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整个人都朝着副驾驶倾斜,像猎人全面包围了猎物,从车外看,还以为他正对某人做什么。


  黎浅浅只是有点别扭,浑然不觉自己有多危险,还在对着霍疏辩解:“平时也没人离我这么近好吧。”


  她这句话不知哪里取悦了霍疏,他虽然表情没变,可周身都透着一股微妙的愉悦感。黎浅浅狐疑的看着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两个人僵持太久,她很难维持警惕的情绪,静了片刻后忍不住问:“你打算一直这样?”


  “不行?”霍疏撩起眼皮看她,眼角眉梢都透着轻松。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吐槽一句:“我没有不行,就是你腰受得了吗?”这人可还在驾驶座上坐着呢,上半身整个朝她倾斜,全靠腰力维持动作不变,她就不信他不难受。


  她话音刚落,霍疏的眼睛微微眯起:“黎浅浅,你在质疑我的腰?”


  黎浅浅刚要点头,突然意识到这话不太对劲,她瞬间犯怂了:“我、我也是关心你。”


  “劳烦关心,我腰很好,”霍疏玩味的看着她,“如果不信,欢迎试试。”


  “……你耍流氓还耍上瘾了是吧?”黎浅浅强行忽略脸上的热度,忍无可忍去推他,“离我远点。”


  霍疏握住她的手:“下次再想反击我,记得换个方式。”


  自己的手被他整个包住,黎浅浅试着抽了两下都没抽出来,只能就着这个姿势问:“为什么?”


  霍疏唇角勾起,垂眸看着她的唇倾了过去。眼看着他的俊脸突然放大,黎浅浅吓得脖子都缩短了不少,眼睛也紧紧闭着不敢睁开。


  不知过了多久,预想中的亲吻没有落下,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正对上霍疏带笑的眼眸。


  “因为这么做只会火上浇油,让我更想对你做点什么。”他解释完就径直下了车,走到车前时透过窗户看向她,看到她白里透红的脸颊眼底的笑意愈发浓了。


  黎浅浅意识到他是故意逗自己,顿时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下车时连关车门都用了几分力气,车门砰的一声响,引来餐厅门口不少人的围观。


  “哎哟我的姑奶奶,有什么火儿朝我发啊,别对着这车撒气。”门口一个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跑过来。


  黎浅浅皱眉看向他,看清他的脸后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问:“老板?”


  “还记得我?”男人笑着问。


  黎浅浅打量一眼男人明显发福的身材,不由得笑了起来:“你胖了好多。”眼前这位,正是当初霍疏打工的烧烤摊的老板。


  “不容易,还记着呢,”老板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霍疏一眼,“你也不容易,没想到还能把人再带到我面前。”


  霍疏平静的看着他,对他的话没什么反应。


  黎浅浅的视线在他们两个之间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眼前的饭店招牌上,看到硕大的‘烧烤’二字,她先是问老板:“这是你的店吗?”


  “我是老板,这位是股东,”老板指了指霍疏,胖乎乎的脸上挂满了笑,“你以后就是咱们店里最大的VIP了。”


  黎浅浅被他的话逗笑了,接着扭头问霍疏:“我们在这里吃饭?”


  “嗯。”霍疏回答。


  黎浅浅顿了一下:“你不是说烧烤不好消化吗?”


  “是不好消化,”霍疏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好像她刚才多无理取闹了一样,“但有人非要吃,不吃就不高兴,我只能带她来了。”


  黎浅浅脸上又涌起一阵热意,偏偏老板还要跟着打趣:“那么,请问这个不吃烧烤就要闹脾气的小朋友是谁呢?”


  黎浅浅更窘迫了。


  霍疏不咸不淡的看了老板一眼:“你别逗她。”


  “好像是你先逗的吧?”老板瞪眼。


  霍疏相当淡定:“我不一样。”


  “你行,明目张胆的双标啊,”老板哼哼一声,扭头教育黎浅浅,“小朋友,你可千万别太容易答应他,要他好好吃点苦头才行知道吗?”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罢,便急匆匆往饭店走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老板扬了扬眉:“不是吧,你真还没搞定呢?”


  “少说点废话,生意说不定会好点。”霍疏这回看也不看他,直接就跟着黎浅浅走了。


  “我谢谢你了,本区第一的烧烤店,你要业绩多好才满意啊霍股东?”老板啧了一声,一脸嫌弃的走在最后面。


  这俩人进店里时,黎浅浅已经坐在了角落里,正低着头给黎深发消息。霍疏走过来后,她就先把手机放下了。


  “去包间吧,这里太吵。”霍疏缓缓开口。


  黎浅浅顿了一下,一脸警惕的拒绝:“不用,我就喜欢热闹。”现在开始,她要拒绝独处。


  霍疏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闻言也没有拒绝,顺从的在她对面坐下了。老板亲自拿着菜单过来,交到了黎浅浅手上:“看一下吃什么,今天我亲自掌勺。”


  黎浅浅道了声谢,接着开始研究菜单。


  她平时其实很少吃烧烤,菜单上食物种类又多,她盯着看了片刻后,突然不知道该选什么了。


  “你俩都不常来,也不知道该吃什么,要不我挑几个特色菜做一下?”纠结之中,老板提出解决办法。


  黎浅浅立刻甜甜一笑,把菜单还给他了:“谢谢老板。”


  “不客气。”


  老板说完就拿着单子走了,黎浅浅一低头,就对上霍疏若有所思的眼睛。她皱起眉头:“看我干嘛?”


  “你很久没对我这么甜了。”霍疏不急不躁的开口。


  黎浅浅顿了一下才想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有些无语:“都那么熟了,你还在乎这个?”


  “你以前跟我也熟,但很甜。”也很喜欢对他撒娇。


  黎浅浅轻哼一声:“我那是怕你记仇故意讨好你呢,都是假的。”


  “那现在为什么不讨好了?不怕我记仇了?”霍疏唇角浮起一点弧度。


  黎浅浅想也不想:“不怕啊。”


  “为什么?”


  黎浅浅顿住。


  对啊,为什么呢?现在的霍疏虽然比上辈子要开朗不少,但也不是彻底转变成了小绵羊,光是年纪轻轻就能管理整个霍氏这点,就说明他的心机和能力都不容小觑,可她为什么不怕得罪他了?


  她陷入思考,霍疏也不打断她,只是安静的拿开水帮她烫碗筷,等他做完这一切时,黎浅浅也回过神来,不怎么有底气的回答一句:“……因为现在比较熟。”


  这个答案和刚才的没有任何区别,但霍疏也算她过关,没有再逼迫她了。两个人安静的等着,谁也没有再说话,等一众菜品被送上来后,又安静的吃着饭,猫在角落里的老板看得心急,总想过来帮忙,但被霍疏凉凉的眼神制止了。


  ……性格不好嘴又不甜,活该单身这么多年。老板觉得再看下去自己就要心梗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转身回了后厨。


  黎浅浅和霍疏吃完饭时,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黎深给黎浅浅打了几次电话,都被她心虚的挂断了,然后再给回的文字。


  “快点送我回家吧。”黎浅浅催促。


  霍疏应了一声,等她坐稳后便开车往她住的地方去了。已经这个时间了,路上的车辆少了一大半,两个人一路畅通,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


  黎浅浅解了安全带下车,霍疏也从车上下来了,她忙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


  “我看着你进去。”霍疏站在车旁看着她。


  黎浅浅想说不用,但一想到他执拗的性格,只好转身就走,结果刚一转身就看到黎深从小区里出来。


  她瞬间僵住,后知后觉的想到要催霍疏离开时,黎深四下看了一圈后目光已经锁定她,一边冷笑一边朝她走:“电话不接消息不回,这个点才回来,黎浅浅你现在是越来越欠收拾了啊?!”


  黎浅浅屏住呼吸,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回过神后忙踮起脚尖,试图遮住身后的霍疏。然而已经晚了,黎深在凶完她之后停顿一瞬,接着发现了站在阴影处的高大男人。


  当和霍疏四目相对时,黎深突然愣住,回过神后表情瞬间沉了下来:“霍疏?”


  “好久不见。”霍疏走到黎浅浅身侧,平静的和他对视。


  黎深闭了闭眼睛,不悦的看向黎浅浅:“你刚才就是跟他在一起?”


  “……嗯,”黎浅浅点了点头,接着紧张道,“我们就是吃了个饭,只吃了个饭。”


  “联系多久了?”黎深表情发寒。


  黎浅浅犹豫的看了霍疏一眼,纠结要不要撒谎。然而她还没纠结完,霍疏就先开口了:“她回国后的第二天。”


  黎浅浅怕黎深冲动,急忙挡在霍疏前面:“当时是凑巧遇到的,然后就联系上了,但也没见几面。”


  黎深冷着脸,视线在两个人之间转了一圈,最后盯着黎浅浅:“上次也是跟他一起吃饭吧?”


  他没说哪一次,黎浅浅却知道指的是拿饭盒去霍疏家那次。知道这事撒谎很容易被拆穿,黎浅浅只能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黎深气笑了:“黎浅浅你真是长本事了,都多少年没见他了,一见他就敢跟着上他家里去……”


  “你怎么知道我去他家了?”黎浅浅惊讶的打断,说完意识到不对又赶紧找补,“那个,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诬赖人啊。”


  “我诬赖人?!”黎深炸了,“保温桶拿回来的时候刷得干干净净,你们要不是在咱家吃的饭,要不是去的他家,否则在哪刷的桶?!”


  黎浅浅:“……”这人平时不是脑子不好吗,今天为什么突然好用了?


  “那天我本来要请她出去吃,她带了饭,就只能回家吃了。”沉默半晌的霍疏突然开口。


  黎深绷着脸看他一眼:“我在教训我妹,轮不到你说话。”


  “哥!”黎浅浅不认同的皱起眉头,“你别这么跟霍疏说话。”


  “他瞒着我天天跟你见面,我还不能说他两句?”黎深对她的双标很生气。


  黎浅浅抿了抿唇:“我都26了,还不能有自己交朋友的权力吗?”


  “你有,但跟谁都行就是跟他不行!你知道他什么人吗?!”黎深咬牙切齿,再难听的话却是说不出口了,只是训她,“给我上去,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黎浅浅当然不肯走:“我不走,除非你跟我一起。”


  “你是不是不听话了?!”黎深暴躁。


  黎浅浅瑟缩一下,坚持站在原地,倒是身后的霍疏轻轻推了她一下:“回去吧。”


  “霍疏……”


  “乖,听话。”霍疏声音和缓,态度却不容拒绝。


  黎浅浅咬了咬唇,最后还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黎深看到她这副样子更气,但在她走了之后和霍疏对视时,却没了刚才那么磅礴的怒气。


  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无声对峙,许久之后黎深沉着脸开口:“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我一件都没跟她说过。”


  霍疏垂眸。


  “我尊重你,也希望你尊重一下我,以你现在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干嘛还要纠缠她?”黎深耐着性子以男人的角度劝霍疏。


  霍疏还是不说话。


  黎深情绪逐渐不耐烦,等了半天什么都没等到后转身就走,刚走了两步就听到他在身后开口:“我只要她。”


  短短四个字点燃了黎深的怒火,他回头就是一拳,霍疏被他打得踉跄一步,站稳后平静的看着他,仿佛嘴角流血的人不是自己,又重复一遍激怒黎深的话:“我只要她。”


  “她和你不是一种人,”黎深咬牙切齿,“你要真喜欢她,就该离她远点。”


  “我做不到,”霍疏轻拭唇角的血,鲜红色在他皮肤上划开,形成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迹,他却毫不在乎,只是淡淡开口,“黎深,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可以保证,我一辈子都不会伤害她。”


  黎深盯着他唇角的血迹,许久之后冷淡的别开脸:“我赌不起。”


  霍疏沉默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笑了一声,扬起的唇角牵扯到伤口,疼痛让他的眼眸凉了一分:“浅浅是个独立的人,你赌不赌得起,关她什么事?”


  黎深脸色瞬间难看:“你什么意思?”


  霍疏静了片刻:“我不想跟你吵,也不会放弃她。”


  “你……”


  “我以为你把我当朋友。”霍疏目光森冷的打断他。


  黎深突然哑口无言。


  “但你对我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霍疏眼底的失望,就像他的表情一样淡,但就是这么淡的情绪,却压得黎深喘不过气来,“你口口声声赌不起,无非是认定我会伤害浅浅,但这么多年以来,我有动过她半根手指?”


  黎深张了张嘴,一个音节也没发出来。


  “总之除非我死,否则不会放弃,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爱用什么手段就用什么手段,尽管冲着我来,”霍疏说完停顿一瞬,“但别对她发脾气,也不要像刚才那样把火撒到她身上,她是无辜的。”


  说完,他转身去开车门。


  “你就不怕我把你那些事都告诉她?”黎深咬着牙威胁。


  霍疏顿了一下:“随便。”


  “……你可要想清楚,一旦我说了,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了,”黎深拳头紧攥,“你既然早就跟她联系了,应该知道她只是把你当朋友吧?如果知道了这些事,那你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甚至会厌恶你,你确定要继续?”


  霍疏垂着眼眸,睫毛微微颤抖,说出的话却没有起伏,透着一股诡异的平静:“我没有回头路。”


  看着他萧索的背影,黎深一阵无力:“……为什么一定是她?”


  霍疏停下脚步。


  “你明明有更多的选择不是吗?为什么一定要是她呢?”黎深有些崩溃。


  霍疏平静的看向他:“我第一天去黎家时,她坐在院子里看书,脚上穿的是一双新鞋。”


  “我长在A城最肮脏的贫民区,没见过那么干净的鞋子,我想让那双鞋干净一辈子。”


  霍疏开车离开后,黎深在原地怔愣许久,直到黎浅浅再一次跑下楼才回神。


  “你们打架了?”黎浅浅一脸紧张。


  黎深顿了一下:“没有。”


  黎浅浅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我打他了。”


  黎浅浅:“?”


  空气诡异的静了一瞬,黎浅浅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什么叫你打他了?”


  “字面意思。”黎深板着脸,说完就往小区里走。


  黎浅浅气恼的跟上去,一路追着他问到底怎么回事,黎深只黑着脸往前走,一句话都不肯说,要不是打不过他,黎浅浅真恨不得揍他一顿。


  两个人一路回到家里,黎深把门一关突然质问:“你非得跟他来往?”


  “……干嘛?”黎浅浅一脸警惕。


  黎深冷下脸:“你以后离他远点。”


  黎浅浅皱眉:“总要有点理由吧?”


  “他喜欢你。”黎深自认可以吓唬到她,结果说完就看到她的表情突然微妙,他愣了愣后暴躁,“你知道了?”


  “……咳,不提这个。”黎浅浅眼神飘忽的转向一边。


  黎深炸了:“什么叫不提这个,你又不喜欢他,不觉得他纠缠得很烦吗?!”


  黎浅浅嘴唇动了动,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等一下……”黎深的表情突然严肃,盯着她看了半天后皱眉,“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喜欢他?”


  “我没有……”黎浅浅的语气有点弱。


  黎深愣了愣神,皱起的眉头都快能夹死苍蝇了:“你不能喜欢他。”


  “为什么?”黎浅浅下意识的反问。


  黎深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走了几圈后气恼开口:“总之你不能喜欢他。”说是要拆穿霍疏当初做的事,可真到这一刻,他却说不出口。


  他已经把霍疏欺负得够狠了。


  “……先不说喜欢不喜欢的,我好歹也是一个独立的人,麻烦你尊重我一下。”黎浅浅有点不舒服。


  她的回答和霍疏之前说的有异曲同工之处,黎深更烦躁了,本来想对着她放两句狠话,可一对上她受伤的眼神,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狠话说不出口,告状的话也说不出口,黎深只剩下干瞪眼了。


  黎浅浅等了好半天,结果什么都没等到,斜了他一眼后就直接回屋了,等一把门反锁,就赶紧给霍疏发消息。


  然而消息没回。


  黎浅浅心里十分不安,又试图用别的方式联系他,可不管她怎么联系,霍疏都没有回应她。


  她想起黎深说打了霍疏的事,心里的不安更加浓重,生怕霍疏会出什么事,在屋里转悠片刻后,直接穿上外套就往外跑。


  黎深还在沙发上坐着,看到她出来立刻站了起来:“怎么了?”


  “我出去一下。”黎浅浅说着就往外跑。


  黎深愣了愣赶紧追:“你给我回来!大半夜的干嘛去?!”


  “霍疏不回我消息,我去看看他!”黎浅浅小跑到电梯口,按了电梯后开始等。


  黎深冲过来:“不准去!”


  “哥,你别太欺负人了。”黎浅浅无奈的看着他。


  她没发火也没动怒,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像针一样把黎深这个气球扎破了,黎深表情有些不自在:“我没欺负人……”


  这话似乎没什么说服力。


  “我刚才一直联系他,但他都没回复,这种情况只有他之前回霍家的时候出现过一次,”黎浅浅说完顿了一下,“他那次是回了霍家,但这次已经没有地方可回了,我得去找他,免得他出什么事。”


  话音落,电梯停下,她走进去后黎深也要跟去:“我和你一起去。”


  “还是别了,”黎浅浅赶紧拦住他,“你刚打过人家,就别去掺和了。”


  “……那我送你。”气归气,他也怕霍疏会出什么意外,那混蛋看着闷不吭声,但性格硬得很,他是真担心了。


  黎浅浅叹息:“你送我到出租车上吧,然后你就回来等消息。”


  黎深不太情愿,但见黎浅浅坚持,也只好答应了。


  哄好了哥哥,黎浅浅就径直去了霍疏的小区,不知道霍疏之前做过什么,明明是守卫森严的高档小区,门口的保安看到她后却什么都没说,直接热情的帮她开了门。


  她道了声谢便往霍疏那栋楼跑,等到电梯口时才想起需要指纹才能上楼。她着急的在原地踱步,正在想办法时手机突然响了,看一眼是霍疏打来的,她愣了一下赶紧接通:“你刚才怎么没接电话?!”


  霍疏顿了一下:“手机没电了。”


  黎浅浅闻言长舒一口气:“那你现在在哪?”


  “家里,怎么了?”霍疏回答完静了静,接着那边响起了OO的动静。


  “……没事,”黎浅浅抿了抿唇,“那个,你受伤了吗?”


  “黎深告诉你的?”


  “嗯……”黎浅浅咬唇。


  “没什么大事,一点小伤。”霍疏回答,他那边信号突然不好,声音也有些不真切。


  黎浅浅应了一声,低着头看地上自己的影子:“那你早点休息吧。”


  话音刚落,电梯在身后叮咚一声,她下意识回头,就看到霍疏只穿着拖鞋和睡衣出来了,手里还拿着跟她通话的手机:“恐怕不行,我需要有人帮我涂药。”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猜的。”霍疏回答。


  黎浅浅张了张嘴,半晌感慨一声:“……你真神。”


  霍疏扬起唇角,上面的伤口很是引人瞩目。


  五分钟后,黎浅浅出现在霍疏家里,和他一起坐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地毯上,她拿着棉签蘸了药膏,小心的帮他涂在伤口上,两个人因此离得极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黎浅浅努力假装自然,可肢体动作还是有些僵硬。


  好在伤口很小,涂药的事一分钟,涂完后黎浅浅把东西放下,心事重重的坐在他旁边陪着。霍疏静静的看着前方的电视墙,上面倒映着黎浅浅的脸。


  两个静了许久,霍疏主动开口:“没有想问的?”


  “……有。”


  “黎深没把我之前做过的事告诉你对吗?”霍疏看着她的眼睛。


  黎浅浅讷讷的点了点头,终于还是问出来了:“你到底做了什么,让黎深这么警惕你?”


  霍疏静了许久,才淡淡回答:“你真的想知道?”


  “嗯,想知道。”黎浅浅坚定的点头。小时候霍疏不愿意说,她也不想逼他,可这些事竟然让他和黎深的心结到现在都没解,她实在不能坐视不理了。


  霍疏沉默一瞬,开始讲述他曾经背着黎浅浅做过的坏事。打伤黄毛,让她大伯家小孙子落水,以及逼周小云退学,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他的声音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但视线却不曾往黎浅浅那里移动半分,指尖也始终绷得紧紧的。


  说完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空气沉默得像是固体,叫人有种无力打破的感觉。


  霍疏依然不看她:“吓到了?”


  黎浅浅没有说话。


  霍疏顿了顿,最终还是看向了她,结果发现她一直盯着自己。


  “就是这些事?”她认真的问。


  霍疏点了点头:“没错。”


  “没有别的了?”黎浅浅追问。


  霍疏微微摇头。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表情说不出的沉重,霍疏的心缓缓下坠,连带着身体都跟着麻木,就当他要坠入深渊时,黎浅浅头疼的开口:“我没想到就这点事,竟然让你们闹了这么多年。”


  霍疏眼底出现明显的怔愣:“什么意思?”


  “我问你,你在报复他们的时候,真想过要他们的命?”黎浅浅皱眉问。


  霍疏别开脸:“没有。”他不屑为了一些人渣毁了自己的前途,但这个回答黎深当初不信。


  “那不就得了,他们先欺负人,还不准你报复了?”黎浅浅气愤的一拍大腿,“黎深深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圣母白莲花,竟然因为这点事跟你置这么多年气,还不准我跟你来往!”


  霍疏愣了一下,重新看向她:“你不怕我?”


  “我怕你干嘛?”黎浅浅疑惑。


  “表里不一的人,你不怕?”霍疏眼底闪过一丝自嘲。


  这回换黎浅浅沉默了,她静了许久后,真心实意的回一句:“可我认识你的时候,就知道你里子是什么德性了。”开玩笑,本文最大的反派boss,这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坏人,那肯定就是他。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许久之后笑了一声,笑过又觉怅然:“所以这么多年我到底在怕什么?”


  “我哪知道……等一下,你害怕了?”黎浅浅好奇的凑过去,“你怕什么了?”


  “……没事。”


  “不是吧,你怕我因为这几件事不理你啊?我是觉得有点过,但还好,你以后别做了就行了,不至于不理你吧,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黎浅浅因为知道了多年前的真相,暂时忘了他们如今理不清的关系,肆无忌惮的嘲笑眼前的男人,结果没注意自己越靠越近,已经到了有危险也跑不掉的距离了。


  她一直叭叭个不停,霍疏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不停的盯着她的红唇看,看了片刻后终于倾身亲了亲。


  世界突然安静了。


  黎浅浅僵在原地,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霍疏意犹未尽的看着她,静了静后再次吻了上去,只是还没靠近,黎浅浅就一拳揍了过去,因为两个人都挤在茶几和沙发之间,她的拳头自然而然的往下去,本以为自己打的是肚子,但在霍疏的脸色突然变了之后,她意识到打错地方了。


  “……你没事吧?”她心虚的收回手。


  霍疏努力镇定,但脸色却有些青:“为什么要打这里。”


  “我我我本来想推开你,但你之前说、说让我换种方式反击,我就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