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9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迟钝的眨了一下眼睛, 等明白他在说什么时,霍疏已经抽回手站到了她两米远的地方:“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哦。”他有意避开刚才的话题, 黎浅浅也不好再说下去, 闻言赶紧站了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当走到电梯口的时候, 她突然轻轻‘啊’了一声,霍疏回头:“怎么了?”


  “保温桶忘记拿了。”黎浅浅认真的看着他。


  霍疏顿了一下, 径直去取了已经刷好的保温桶, 回来后直接按了电梯。不知道是不是黎浅浅的错觉, 总觉得他的速度有点快了, 好像在赶时间一样。


  她吸了一下鼻子乖乖跟着进电梯,电梯门关上时, 她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但具体忘了什么却想不起来。虽然只喝了两小杯红酒,但她的思考速度就明显的慢了下来,费力的想了一会儿没想出结果后, 她就不再为难自己了。


  电梯很快到了负一层,当门重新打开,外面的新鲜空气涌入, 她的脑子突然一闪, 想起自己忘掉什么了:“我的衣服还没拿。”


  霍疏眼眸微动:“已经下来了,下次拿吧。”


  “没事, 就上趟楼的事, 我上去拿就好。”黎浅浅乖乖的笑。


  霍疏轻抿薄唇:“电梯是指纹解锁, 你自己没办法上去。”


  黎浅浅顿了一下:“那你跟我一起上楼吧。”


  “你一定要今天拿?”霍疏突然问。


  黎浅浅疑惑的看向他:“不然我今天干嘛来了?”


  她问完这句话,霍疏就不再说话了, 地下车库阴冷的风吹在身上,黎浅浅莫名的有些发冷。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气氛的低沉,正要开口询问,霍疏的手机突然响了,她只好安静下来。


  霍疏看了眼来电显示,便直接接通了,秘书的声音从听筒传入他的耳朵:“霍先生,文化城的合同已经拟定,明天早上我会送去您办公室。”


  “好的,我现在过去。”霍疏淡淡开口。


  秘书:“?”


  不等他的小问号冒完,霍疏就挂断了电话,态度比之前缓和不少:“不能陪你上去了,公司有急事。”


  “那有机会再来拿吧。”黎浅浅忙回答。


  霍疏看她一眼,转身朝自己的车走去,黎浅浅急忙跟上:“你赶紧走吧,我就不耽误你事了,等一下打车回去就行。”


  霍疏上了车,平静的看向她:“上来吧,不急这一会儿。”


  黎浅浅:“?”刚才不还着急得不行吗?


  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霍疏淡淡补充一句:“我要去的地方在你家附近。”


  “你不是要去公司吗?”黎浅浅疑惑。


  霍疏面对她的问题十分淡定:“分公司。”


  她家附近有霍氏的分公司吗?黎浅浅作为刚搬去不久的人不太确定,但一想霍疏也没必要骗她,于是乖乖上车了。


  汽车从地下车库驶出,黎浅浅慵懒的倚在副驾驶,安静的看着外面飞快倒退的风景。她这会儿酒意上头,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带着一股要睡不睡的困劲儿。


  “实在累的话就睡吧。”霍疏缓缓开口。


  黎浅浅揉了揉眼睛:“我不困。”


  霍疏看她一眼,直接单手帮她调整了座椅,黎浅浅猝不及防的跟着椅背躺倒,顿时无语的看向霍疏。霍疏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唇角浮起一个清晰的弧度,黎浅浅盯着他看了片刻,不由得轻哼一声:“你性格开朗了不少啊。”


  “是吗?”霍疏保持脸上浅淡的笑意。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是啊,看来生活真的挺顺心的。”


  “大概吧。”霍疏配合的接了一句。


  黎浅浅又打了一个哈欠,越来越沉重的眼皮终于缓缓的阖上了,霍疏把温度调高了一点,安静的开车送她回家。


  晚高峰已经过去,路上的人很少,他一路畅通的把车开到了小区门口,等把车停稳后,一扭头就看到黎浅浅安静的睡颜。


  比起几年前,她脸上的婴儿肥褪去不少,穿衣风格也成熟了许多,只是眼眸依然干净纯粹,和他第一次见时没有任何区别。


  他静静的盯着黎浅浅看,看到睡梦中的她无意间皱起眉头后,便伸手去抚平了。指尖碰触到她缎子一样的皮肤,突然就不舍得放开了,由额头到嘴唇,他的指尖一路滑过去,直到梦里的她轻哼一声,他才及时停下了手。


  车里循环着适宜的暖风,黎浅浅再度陷入沉睡,霍疏看着她的红唇,许久之后突然解开安全带,起身朝她倾了过去。


  黎深开车回小区时,就看到小区旁边停着一辆他早就想买的车,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结果就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好像叠在一起了一样,他顿时嫌弃的别开脸,嘟囔一句“世风日下”就踩油门走了,并且暗暗发誓要是有男人敢跟黎浅浅这么乱来,他肯定要弄死他。


  不知道自己差点有生命危险的霍疏,此刻所有的感官都朝着黎浅浅倾斜。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眼底透着虔诚,朝她靠近时像在朝圣,当薄唇距离她还有一厘米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静了片刻后又重新坐回驾驶座。


  算了,来日方长。


  当初冲动之下的一个吻,让黎浅浅删了他的全部联系方式,还偷偷的跑出了国,这样的事情他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


  坐在驾驶座目视前方,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平静下来,然后就突然困了。察觉到突如其来的困意,他沉默许久之后放平座椅,学着黎浅浅的样子闭上了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下起了小雨,雨滴落在车顶上的轻微声响变成了最好的白噪音,车里的两个人安静的睡着,仿佛和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


  黎浅浅醒来时,就看到霍疏在旁边躺着,她顿了一下才明白是什么情况,一时间有些无语――


  他不是要去公司吗?为什么会在她小区门口睡着?


  她一肚子疑问,但看到他安静的睡颜,突然想起他抽屉里那一堆助眠药物,最后到底不忍心叫醒他,只能静静的在旁边玩手机等待。


  黎深给她发过消息了,只是她手机静音没听到,这会儿醒了看他问自己在哪,便打字告诉他和朋友在一起,等一下就回家了。


  她专心回复,不知道霍疏什么时候醒了,回复完消息一扭头,猝不及防的对上他沉静的眼睛,顿时感觉心跳都被吓漏了一拍。


  “……你醒了怎么不说话啊?”黎浅浅无语的问。


  霍疏坐直了:“要说话吗?”


  “……当然了,”黎浅浅哭笑不得,“还没问你呢,你怎么突然睡着了?”


  “无聊,就睡了。”


  “我是不是耽误你事了?”黎浅浅有点担心。


  霍疏看她一眼:“嗯。”


  黎浅浅顿时心生愧疚:“你该叫醒我的。”


  “不是什么大事。”霍疏补了一句。


  但对于黎浅浅来说没什么用,她还是有些不安:“会有很大影响吗?能不能挽回啊?”


  “还好,可以解决,”霍疏面不改色的撒谎,“你如果实在心里不舒服,可以补偿我。”


  “怎么补偿?”黎浅浅忙问。


  霍疏看向她:“请我吃饭怎么样?”


  “……这算什么补偿啊?”黎浅浅哭笑不得。


  霍疏目光平静:“我觉得挺好。”


  在他认真的视线下,黎浅浅的笑容逐渐不自然,脸颊上也升起了莫名的热度。车里的气氛突然微妙,她咳了一声,故作无事的开口:“那、那等你有空吧,我请你吃饭。”顺便把衣服拿回来。


  “嗯。”听到她的话,霍疏的眉眼顿时犹如初春解冻的潺潺溪流。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了啊。”黎浅浅说完就赶紧跑了。


  霍疏目送她进了小区,直到背影彻底消失,他才开车离开。


  黎浅浅拎着保温桶一口气跑到了家门口,这才长舒一口气进门。黎深正在客厅看球赛,看到她回来后疑惑:“不是在家吃吗?为什么又跑出去了?”


  “啊……在朋友家吃的。”黎浅浅含糊一句,放下保温桶就跑回屋了。


  黎深没当回事,球赛看完后才起身去拿保温桶,本来打算立刻刷出来的,结果一打开就看到里面干净如初,他顿时严肃下来。


  一分钟后,他出现在黎浅浅房间里:“说,今天跟谁吃的饭?”


  “……有事吗?”黎浅浅不动声色的问。


  黎深冷笑一声:“不是何蕾吧?”


  “为什么这么说?”黎浅浅依然打太极。


  “保温桶刷那么干净,一看就不是你们两个干的,”黎深本着对自家妹妹以及妹妹朋友的了解,相当笃定的抱臂倚墙,“说,跟谁一起吃的。”


  黎浅浅故作无事:“新认识的朋友呗。”


  “哪认识的?”黎深继续问。


  黎浅浅啧了一声假装不耐烦:“你审贼呢?我今天第一天上班,还不能认识新朋友啊?”


  “这样啊……”黎深接受了这个说法,接着突然严肃,“男的女的?”


  “你觉得呢?”黎浅浅反问。


  黎深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了片刻,突然笑了一声:“肯定是女孩子,我妹妹才不会跟第一天认识的男人一起吃饭。”


  “你知道了还问。”黎浅浅斜了他一眼,默默松一口气。


  黎深跑到她屋里坐下:“别怪哥哥小心,你这个年纪正是容易犯错的时候,我不问清楚了也不放心啊,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回来的时候看到小区门口有俩人在车里亲嘴,真是不嫌丢人,你可别学他们。”


  “……你没事看人家车里干嘛?”黎浅浅只觉无语,丝毫没意识到他说的是她和霍疏。


  黎深扬眉:“要不是他们开了辆我想买的车,谁稀罕看啊!”


  黎浅浅对他这句话表示嫌弃,并认真请他出去。


  黎深却还没聊够:“你不知道,那辆车特别好,黑色莲花,全球限量一百辆,两个月前刚发布的新款,一发布就卖完了,没有渠道根本买不到,我现在就算想买,也得等二手了。”


  黎浅浅没考驾照,对车也不认识,听到他这么说,倒是想起霍疏的车好像也是黑色的,看起来挺贵的样子。意识到自己突然想起霍疏,她顿了顿,有点不知所措。


  “等我餐厅赚了钱,我一定要买一辆。”黎深还在感慨。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你要实在想要,等把别墅卖了就能买。”


  “别墅是你的,我才不要,我要靠自己赚钱买。”黎深相当有骨气。


  黎浅浅轻笑一声:“行,我哥就是硬气。”


  兄妹俩又聊了会儿天,便各自睡了。


  第二天七点多,黎浅浅起床后跑去厨房拿了黎深留的早餐,一边吃一边打车去了公司,一进门就被老板叫去开会,她这才发现其他人早就来了。


  公司没有专门的会议室,十几个人直接聚在员工工位那儿说事,老板安排好其他人的任务后,扭头看向黎浅浅:“今天早上合作的事确定了,给你三天时间,能把合同翻译好吗?”


  “差不多。”合同总共十来页,三天的时间很充足了,然而黎浅浅深谙老油条之道,并没有把话说死。


  老板点了点头,扭头看向小周:“这几天就不给你安排工作了,你给小黎打好下手。”


  “好的老板。”小周在老板面前倒还算乖觉,并没有露出丝毫不满。


  会议很快结束,所有人散开时,黎浅浅看向小周:“你的工作量不多,把我昨天给你的那些专有词汇翻译一下就行,按照顺利,每出十个就发给我一下,我们双线并行。”


  老板走了,小周就懒得装了,‘哦’了一声就转身回了工位,态度十分傲慢。还没离开的HR安慰的拍了拍黎浅浅的胳膊,低声含笑道:“她就那个脾气,别跟她一般见识。”


  “我不会的李姐。”黎浅浅笑着应了一声,扫了小周一眼后就转身回了办公室,开始今天的翻译工作。


  既然老板说了三天,那她就实打实的把工作分成三天完成,每天翻译多少,上午下午各多少,她提前做了计划,这才慢悠悠的从第一页开始。


  按照她的计划,她翻译得慢一点,正好每隔一会儿就拿到几个专有词汇,这样配合之下会更省力,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周都没给她发消息。


  黎浅浅只能在企业聊天软件里私聊她:还没翻译好吗?


  小周十分钟后才回复:我又不是专业的,肯定慢。


  黎浅浅扬了扬眉:有词典和搜索软件,就算不会外语也不至于这么慢吧?


  小周再回复就带刺了:那我不是笨么,要是聪明了我就直接做翻译了,哪用得着当助理。


  黎浅浅嘁了一声,思索片刻后给她发了消息:任务太急,我暂时不等你了,你从后往前翻译吧,也不用隔一会儿发一次,直接翻译完了打印在一张纸上,一次□□给我。


  小周看到她的消息后,顿时得意的笑了一声,扭头跟旁边的苏雨说:“还是你有办法,她不服软都不行。”


  苏雨看了眼她们的聊天记录,唇角微微扬起:“当然了,她现在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谁都不惯着她,她就只能服软了。”


  “不是名校毕业吗?自己干去吧!”小周恶狠狠的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把聊天框关了。


  苏雨看她一眼:“你该翻译还是得翻译,不要落人话柄,就是不用交太早,最好是你交的时候她自己也做完了,反正是她要你一次□□齐,那交得晚了也正常。”


  “明白的苏雨姐,你就放心吧,我这次肯定让她知道我的厉害。”小周哼哼一声。


  苏雨闻言心情不错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没有小周帮忙,黎浅浅就要自己查资料了,速度也因此慢了下来,不过她耐心充足,倒也不觉得烦躁。一个人慢悠悠的工作,时不时还玩玩手机,只是在老板过来时装成忙碌的样子。


  老板给了三天时间,小周一直到第三天早上才拿着打印好的翻译名词过来,看到她后态度难得不错,就是透着股虚伪劲:“哎呀不好意思黎老师,我这两天加班加点,总算把翻译都弄出来了,应该不耽误你进度吧?”


  她说这话时故意没关办公室门,外面的员工区基本都能听到,不等黎浅浅回答,她就先一步开口:“黎老师这两天应该已经翻译很多内容了,我现在交给您,您今天还有一天的时间,应该是可以完成的吧?”


  说着话,老板刚巧经过,听到后就进来了:“怎么样小黎,今天做不完吗?”


  黎浅浅唇角扬起:“还好,我稍微加几个小时的班,就能全部做完了。”


  “那就好,明天就周五了,到时候要是签不了,就又得等到下周一,你一定要尽快完成。”老板催促一句,黎浅浅点头后他才离开。


  老板走后,办公室就剩黎浅浅和小周了,小周继续保持虚伪,声音里却透着幸灾乐祸:“害您加班真是不好意思了,不过我这两天也加了不少班,本来想按黎老师之前说的,翻译一个给您一个的,但一想您既然说要我一起交,那我就只能听您的了。”


  黎浅浅脾气相当好:“你也辛苦了,今天就放松一下吧。”


  软柿子一个。小周轻哼一声,趾高气昂的转身离开了。


  她走了之后,黎浅浅继续工作,,神色淡定得仿佛不知道小周欺负过她一样。


  中午的时候,霍疏突然发了消息,只有没头没脑的‘我今晚有空’四个字。黎浅浅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她请客的意思。


  她哭笑不得的回复:但我没空。


  霍疏秒回:为什么?


  黎浅浅叹了声气:得加班。


  霍疏沉默片刻:你的工作性质应该不存在加班才对,是不是有人故意为难你?


  黎浅浅看到他的回复,好奇的反问他是怎么猜到的,结果霍疏收到消息后直接视频电话打了过来,她赶紧挂断了,飞快的打了一行字发出去:上班呢,放心吧没人能欺负我。


  霍疏也回了文字:是谁。


  黎浅浅:不重要,我能解决。


  她这么说了之后,霍疏就没再回复了,只是冷着脸把手机放下,盯着桌面一直不语。秘书敏锐的察觉到办公室气压极低,于是狗腿的问一句:“霍先生,有事吗?”


  “让你查的公司查过了?”霍疏抬头看向他。


  秘书顿了一下忙道:“查过了,十几人的小公司,业绩什么的都中规中矩,一眼能看到头的那种,让法务部直接去谈就好,应该很快就能拿下。”


  “尽快。”


  “好的。”


  霍氏集团的总裁和秘书还在上演‘天凉王破’的戏码,黎浅浅则一脸认真的工作,等到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便把一份合同都弄完了,然后保存上传,再复制一份替换名词。


  做完这一切后,她放松的趴在桌子上休息,然后在办公室门被敲响后的一瞬间弹坐起,皱着眉头低声道:“请进。”


  老板进来,就看到她一脸严肃,顿了一下后问:“怎么了?合同翻译完了?”


  “没有。”黎浅浅抿了抿唇,认真的看着他。


  这下老板的眉头也开始皱了:“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今天能完成吗?”


  “本来是要完成了,但是……”黎浅浅有些迟疑。


  老板走到办公桌前:“有什么问题?”


  黎浅浅沉默片刻,在老板越来越着急时叹了声气:“我拿到小周给的名词后,工作进度就加快了不少,本来这会儿都要完成了,但突然感觉最后几个词意不太对,我就查了一下,发现都是错的。”


  老板愣了一下:“怎么会是错的?”


  黎浅浅垂眸,片刻后淡淡开口:“我也不明白按照词典和资料找的词汇,为什么会是错的,总之我又查了几个词,发现也是错的,而且每次都是很长的单词里错一两个字母。”


  老板的表情愈发凝重。


  黎浅浅把A4纸交给他:“这是小周查询的词汇,上面涂改的痕迹是我弄的。现在的情况就是,我要从头到尾都查一遍,您也知道小周查完这些词加班加点做了两天,我就算比她熟练,恐怕也得一天左右。”


  老板简单浏览了一遍,脸上已经隐隐有了怒意:“你叫上小周去我办公室。”说完,他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他一走,黎浅浅脸上的苦大仇深就消失了,淡定的伸个懒腰之后去叫了小周,然后自己先一步去了老板办公室。


  “老板叫我们俩干嘛?”小周有点不安。


  苏雨十分淡定:“估计是黎浅浅没完成工作推卸责任了。”


  “……这么不要脸吗?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小周咬咬牙,黑着脸去了老板办公室,刚一进门就要装可怜,结果一张A4纸就朝她丢了过来,又因为纸本身的重量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老板严肃的问。


  小周捡起A4纸,没看就开始哽咽:“这是黎老师让我这么做的,我们有聊天记录为证,她让我全部翻译完毕后交给她,我也觉得这样有点耽误事,但是黎老师是这么安排的,我也没有办……”


  “我让你解释翻译错误的事!”老板忍无可忍的打断她。


  小周愣了一下:“什么错误?”


  “每个单词错一两个字母,你别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老板黑着脸开口。


  小周怔愣的看向A4纸,看到上面修改的痕迹后惊叫一声:“这不可能啊!我一个一个查的,不会错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冤枉你了?”老板怒问。


  小周手忙脚乱的点开手机,对比了一下被圈错的词汇,当即眼睛一亮:“不对老板,我给她的是对的,她为了诬陷我,故意弄了一堆错的出来,不信你看!”


  说着话,她把手机上存的图放大递给老板,上面的词汇和黎浅浅修改过的一模一样。


  老板面露迟疑,正要问黎浅浅,一直没说话的黎浅浅就淡定开口了:“所以你是故意改错了给我的?”


  小周顿时瞪大眼睛:“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知道你对做助理这件事很不满,但你不能拿公司业务任性知道吗?”黎浅浅不认同的看着她,三言两语就把事情推到了她身上。


  小周气恼:“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这里有证据!就是你诬陷我!”


  “这是你的目的?”黎浅浅扬眉。


  小周都要气疯了:“你放屁!我的翻译都是对的,就是你不要脸诬赖我……”


  “够了!吵成这样像什么样子!”这俩人一个淡定一个发火,老板不自觉就更相信稳重的那个。


  小周似乎也意识到了,一脸不服的睁大眼睛:“老板,我在公司这么多年,你不相信我?”


  “什么都别说了,不是有聊天记录吗?拿出来让我看看。”老板绷着脸说。


  小周闻言当即点开手机,但看到自己和黎浅浅没几句的聊天记录后突然犹豫了。她们总共没说几句话,但自己每一句都带刺,倒是黎浅浅的态度看着要好很多,这种情况下傻子也知道对自己不利。


  “拿过来啊。”老板见她犹豫,心里的天平更偏了。


  小周挣扎着递出手机,老板看了之后冷哼一声,表情难看的把手机还给她。小周彻底慌了:“老板,我真没有故意写错,我又不是没脑子,那些部分是我负责的,如果我故意写错,不就明摆着给黎浅浅递把柄吗?”


  “所以你觉得是我写错的?”黎浅浅不咸不淡的反问。


  小周刚要反驳,HR李姐就进来了,办公室里动静极大,她在外面都听到了,一进来就跟老板说:“老板,我觉得黎浅浅应该不至于做这种事,反而是小周……”她犹豫一下,实事求是的说,“确实对黎浅浅态度不好,这也是我没安排好,明知道她不情愿,还让她给黎浅浅做助理,结果闹出这种事。”


  “她是公司员工,服从公司安排是她该做的!但现在做出这种损害公司利益的事,就是她的不对!如果这笔订单因此错失,我是可以让她负法律责任的!”


  小周这下彻底慌了,再也顾不上给自己辩解,只想保住这份工作:“老板,求你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


  老板冷着脸不说话,但显然还是心软了。


  小周眼眶里都是泪:“我翻译的明明都是对的……”


  “老板,我今晚会加班把前面的一一修改,不会耽误明天签约的。”黎浅浅态度不错道。


  老板抿了抿唇,最后叹了声气:“那就辛苦你了。”说完看着小周话锋一转,“至于你,等我想想再怎么处理!”


  黎浅浅扬了扬眉,对HR点了点头后便回自己办公室了,心情不错的在电脑前装模作样。


  半个小时后,小周推开了她的门,一进屋就把门锁上了,恶狠狠的盯着她质问:“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黎浅浅扫了她一眼:“录音呢?”


  小周愣了一下,表情顿时有点不自然。


  黎浅浅啧了一声起身,慢悠悠的朝她走去,小周步步后退,却在后背抵在门上后再无退路。黎浅浅从她兜里掏出手机,直接关了上面的录音功能:“把这份心思放在工作上,不比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强?”


  她说完顿了一下:“忘了,过完今天,你可能就没有工作了。”


  “不可能!我对公司没有功劳……”


  “也有苦劳?”黎浅浅打断她,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你当公司是做慈善呢?没有功劳的人能留在这里拿工资已经该感激资本家了,竟然还不安分捅出这种篓子,你真觉得老板会留下你?”


  小周眼底闪过一丝恐慌:“我会跟老板解释,这明明就是你做的,等我找到证据……”


  “你知道为什么明明我们都没有证据,老板却只相信我吗?”黎浅浅再次打断她。


  小周咬唇没有说话。


  黎浅浅轻笑一声:“因为他现在只能相信我,即便你有证据也一样,在一个有能力的员工,和一个对公司只有苦劳没有功劳的员工之间选择,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更何况你没有证据。你从一开始选择跟我作对就是错误的,懂吗?”


  小周眼睛缓缓睁大,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我给过你机会,”黎浅浅淡漠的往后退了一步,“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我暂时没有换工作的打算,也不想被别人用小手段恶心,那就只能请你离开了。”


  “你不能这么做……”小周再开口声音就弱了下来。


  黎浅浅勾起唇角:“是你先开始的,我为什么不能?”


  小周眼里噙泪,一时间没话说了。


  黎浅浅厌烦的看她一眼,转身回办公桌前坐下:“你出去吧,我还要工作。”


  小周看着面容平静的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那点手段在她面前实在不够看的,咬了咬唇后转身要走。


  “对了,”黎浅浅再次开口,“下份工作聪明点,别动不动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


  小周愣了一下,才皱着眉头离开。


  这几天受的气全部还了回去,黎浅浅心情相当好,看到手机黑屏上自己的笑容时,她突然顿了一下。


  ……她怎么觉得自己做的这些事,有点霍疏那味儿呢?准确来说是上辈子霍疏那种感觉。


  一冒出这个想法,黎浅浅表情顿时微妙了,只觉得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她因为这个发现走了许久的神,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为了演好最后力缆狂澜的一场戏,她只能选择加班。


  公司的人很快就走得差不多了,等到晚八点的时候,老板也出现在她办公室,一脸歉意的看着她。


  “老板你先回去吧,我做完这些就走。”黎浅浅笑着起身。


  老板连连叹气:“这可真是……你才来就让你受这种委屈,真是对不住。”


  “我没事的。”黎浅浅相当温和。


  老板想了想:“这样,你做完之后我给你放一天假,就当是补偿了。”


  “真的吗?谢谢老板。”黎浅浅笑得更开心了。


  老板又安抚了几句才离开,他走了之后公司就只剩黎浅浅自己了,她顿时更加轻松,告诉黎深自己要加班后,就开始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打发时间。


  说实话,挺无聊的。


  工作她下午的时候其实就做完了,但现在为了做戏,只能继续留下假装做事,可偏偏又没什么可做的,只能自己发呆。


  正是无聊时,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她点开一看,是霍疏的消息――


  “下班了吗?”


  黎浅浅顿了一下,回复:没有,我还在假装工作。


  霍疏:假装?


  实在太无聊了,黎浅浅索性把今天的事完完整整的跟他讲了一遍,讲到自己如何欺负回去的时候相当得意,但霍疏却半天没回话。


  她突然有点忐忑,半晌小心翼翼的问一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啊?”


  霍疏这次倒是秒回了语音:“你做得很好。”


  黎浅浅这才松一口气:“你半天不说话,我还以为你嫌我太恶毒了呢。”


  霍疏的视频打了过来,她立刻接起,就听到对面的男人问:“你很在乎在我心里的形象?”


  “当然了。”黎浅浅想也不想的回答,回答完才意识到不对,脸颊顿时涌起一阵热度。


  霍疏的唇角扬了起来:“很巧,我也是。”


  气氛突然微妙,黎浅浅咳了一声,有些闪躲的低头:“那个我突然想起还有事……”


  “下楼,我带你去吃饭。”霍疏打断她。


  黎浅浅愣了一下:“什么?”


  “我在你公司楼下。”霍疏眼眸中泛着清浅的光。


  黎浅浅懵了半晌,才发现他身后的背景有点眼熟:“……你什么时候来的?”


  “下午五点多,”霍疏声音和缓,“我说过,今晚有空。”


  一股奇怪的暖意涌上心头,黎浅浅张了张嘴,对现在的情况有点不知所措:“我、我还要加班……”


  “黎浅浅同学,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加班,叫做在家办公,”霍疏提醒完,唇角浮起一个清晰的笑,“现在,我带你回家。”


  黎浅浅看着他的笑咽了下口水,总觉得自己要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