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8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和霍疏简单聊了两句, 办公室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她停顿一下放下手机:“请进。”


  门锁发出咔哒一声响,一个女生探头进来, 黎浅浅认出是HR给她找的助理, 便坐直了些问:“有事吗?”


  “……黎老师您好,我叫小周, 来跟您打声招呼,”女生说着话, 表情还是不大好, “我是很乐意给黎老师当助理的, 但就怕我本身工作也不少, 到时候耽误了您的事,要不您去跟李姐说一声, 让她给您换个助理?”


  黎浅浅撩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李姐刚才不是说了,如果两份工作发生冲突,就以助理的工作为先吗?应该耽误不了我什么。”


  “可我也有自己的事啊,总不能一直围着您转吧?”女生忍不住呛了一句。


  黎浅浅勾起唇角:“你说得也对。”


  女生眼睛一亮, 顿时期待的看着她。


  “但工作调动的事不归我管,你如果实在不想做,可以自己去跟李姐说, ”黎浅浅说完低下头, 敷衍的翻开企业手册,“如果没事的话就先出去吧, 我还有事。”


  女生脸子瞬间拉了下来, 但因为顾忌什么, 到底只是嘴唇动了动,板着脸离开了。她走了之后黎浅浅放下手册, 慵懒的倚着椅子假寐,半晌幽幽舒了口气。


  她刚来这个公司一个小时,就先后遇到了高中就断绝关系的舅舅家女儿苏雨,以及一个脾气大又讨厌的助理……所以说黎深深的塔罗牌还是有点准的。


  被念叨到的黎深打了个喷嚏,揉了一下鼻子后继续安排餐厅今天的工作。


  黎浅浅无聊了一个上午,总算等到了午饭时间,于是拿上手机准备下楼吃饭,结果刚从屋里出去,就撞上了拿着外卖准备回工位的苏雨。


  自从高中毕业以后,她就没有见过苏雨了,转眼已经过去了六七年,现在的苏雨成熟很多,更接近她记忆中那个在黎家破产后羞辱他们兄妹的形象了。


  但现在到底不是前世,且她和黎深的人生轨迹已经改变,没必要再揪着上辈子的事不放了。黎浅浅本着大家好歹是亲戚的想法,平静的跟她点了点头。


  苏雨眼神中透着居高临下,冷淡的看她一眼后就拿着外卖走了。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突然觉得哭笑不得……原来不管重来几次,有些人的脾气秉性都不会改变啊,她相信如果黎家没有破产,今天的苏雨绝对不会是这种态度。


  “黎老师,你的外卖在这里。”前台小姑娘的声音热情响起。


  黎浅浅顿了一下,含笑走过去:“我没点外卖啊。”


  “是跑腿小哥送的,上面就是你的名字,应该错不了。”前台说着把外卖袋子递给她。


  黎浅浅看了一眼,是黎深餐厅的包装,就清楚是谁送的了。


  小公司外卖都送到前台,这会儿前台围了不少人,一个年纪大点、打扮精致的女性和善的搭讪:“黎老师,你这外卖可不便宜吧,我之前去这家餐厅吃过,三个人就要小一千呢。”


  “真的啊,这么贵啊。”


  “是不是鲍鱼海参啊。”


  周围突然响起了感慨声,黎浅浅哭笑不得:“哪有那么夸张,就简单的一荤一素,哪里买都不贵的,还有,大家叫我小黎就行,黎老师这称呼实在是太重了。”


  她长得漂亮语气又好,周围很快就热闹起来,只有她的助理小周沉着脸,拿了外卖就回工位了。


  跟同事们说了会儿话,黎浅浅就拿着袋子进办公室了,关上门才长舒一口气。好几个月没有这么跟人交流了,确实是有点心累。


  缓了缓神后开始吃饭,一边吃一边给黎深发消息:午餐我收到了,你以后别给我送,我自己随便吃点就行。


  黎深似乎在忙,十分钟后才回复:那怎么行,外面的吃的重油重盐,还是自家饭菜有营养。


  黎浅浅无奈的给他发语音:“大哥,我这工作一个月也就六七千块钱,每天吃两三百的外卖,你觉得像话吗?”


  黎深也给回复了语音:“我收你钱了吗?”


  “……不是收钱不收钱的问题,是太夸张了不好。”黎浅浅劝说。


  黎深这次视频直接打了过来,黎浅浅刚一接通他就直接开口:“你吃自己家的饭,有什么夸张的?要是有人说你,你就直说是你家餐厅不就得了。”


  “我不,我如果这么说的话,万一他们以后要我请客或者找我打折怎么办?”人情社会,这些事都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她倒也不是小气,就是嫌麻烦,不想跟同事有工作以外的任何牵扯。


  黎深知道她性格,皱了皱眉后不满的妥协:“那我买个保温桶,不用餐厅的包装了总可以吧?”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正想再劝,他就板起了脸:“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每天中午去接你下班,带你回餐厅吃。”


  “……那就用保温桶吧。”黎浅浅最终还是答应了。


  兄妹俩就午饭一事进行完讨论后,总算挂断了电话。黎浅浅把桌子收拾一下,刚出去丢完垃圾就被叫去老板办公室了。


  “这是我们公司新对接的项目,这些资料是要翻译的,你看看可不可以完成。”老板把资料交给黎浅浅。


  黎浅浅接过来看了一眼,觉得没有太大的难度,于是点了点头:“没有太多专业名词,难度不大。”


  “我就知道你可以,那就等明后两天确定了你再弄,今天就先休息,下午要没什么事也可以提前回去,我已经跟小李说过了,你今天就算提前走也算全勤。”老板包容的开口。


  黎浅浅含笑点了点头:“谢谢老板。”


  聊过之后,她就从老板办公室出去了,然后就遇到了刚从HR办公室出来的小周,小周表情比起上午更苦了,显然没能如愿,这会儿一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了黎浅浅,脸色顿时更差了。


  黎浅浅对这个三番五次摆脸色的助理没有半点好感,这次的翻译工作简单,也不打算让她帮忙,所以拿着资料径直回了办公室。小周气得啐了一声,也拉着脸回了工位上。


  虽然老板说要等确定了再弄,但他既然说出来了,就说明八九不离十了。黎浅浅虽然没什么事业心,但对于工作却从不拖延,所以回到办公室后,就开始逐页翻看资料,每到一个专有名词就圈起来,准备全部找出来后再一起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她把所有资料跟合同都捋完一遍,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她长舒一口气,起身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她直接进了离洗手台最近的隔间,片刻之后刚要出来,门口就传来一声响动,接着小周的声音响起――


  “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嚣张,就差拿鼻孔看人了,我真想给她一巴掌!”


  黎浅浅扬眉,本来去开隔间门的手也停了下来。


  “她一直都那个样子,高高在上,自以为了不起。”这次是苏雨的声音。


  黎浅浅没想到自己上个洗手间都能遇到这么精彩的大戏。


  “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就是学历好点吗?要真特别厉害,怎么不去大公司,往我们这种小地方跑什么?”小周洗了洗手,语气更加愤慨,“我看就是没什么本事,花钱买的文凭!”


  “这种话你跟我说说就好,别当着她的面说,她那人小心眼,万一给你穿小鞋就不好了。”苏雨相当体贴的说一句。


  黎浅浅在隔间里翻了个白眼。真要怕她给穿小鞋,这人就该好好劝劝,而不是像这样拱火。


  “我才不怕她,我好歹在公司两年多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真要是闹起来,我就不信她能讨到好。”小周冷笑一声。


  苏雨认同:“也是,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新人,不能跟你这样的老员工比,再说了老板要真的看重她,怎么也该给个经理的职位,但现在说白了就是普通翻译,和我们没有区别。”


  “不就是!”小周被她捧得有些得意,“对了,你不是说你们俩是亲戚么,她很有钱?竟然吃那么贵的外卖。”


  “以前有点,不过前两年破产了,她爸还欠了很多钱跑路了。”苏雨三言两语把黎浅浅的家底抖落了。


  小周顿时不屑:“所以很穷喽?都欠那么多钱了还铺张浪费,也不知道是亲爹给的支持,还是干爹给的支持。”


  “是我哥给的哦。”隔间里响起黎浅浅轻松的声音。


  小周和苏雨瞬间朝声音来处看了过去。


  当看到黎浅浅从隔间出来时,她愣了一下,然后眼神闪躲的看向苏雨。苏雨倒是淡定,看了黎浅浅一眼后问:“黎老师还喜欢躲厕所偷听人说话?”


  “谁没点小癖好啊,”黎浅浅勾起唇角,“就像苏小姐,不仅喜欢背后说人坏话,还每次都要跟姓周的一起说,对‘周’这个姓很执着啊。”


  她提到的是苏雨以前的好朋友周小云,苏雨的表情瞬间有些不好:“黎老师记性挺好。”


  “还不错吧,比起有些记吃不记打的人是强点,”黎浅浅表情冷淡下来,扫了她一眼后看向小周,“有时间在厕所嚼舌根,看来不是很忙嘛,等一下来我办公室,把你要做的工作拿走。”


  本来事情简单不想用她的,但她都这么不给脸了,黎浅浅也没必要惯着她。


  黎浅浅说完就转身走了,等洗手间门一关上小周就啐了一声,接着看向苏雨诉苦:“这下怎么办,她肯定要整我了。”


  “你是老员工,还怕她?”苏雨反问。


  小周当即挺直腰板:“当然不怕。”


  “这就对了,”苏雨笑笑,“她一个新来的,很多规矩都不懂,你作为老人,不给她小鞋穿就算了,怎么可能怕她呢?”


  小周眼珠子动了动,接着亲热的挽住苏雨的胳膊:“你说得对,幸好有你提醒我。”


  苏雨笑了一声垂下眼眸,掩盖住眼底的厌恶。


  十分钟后,小周出现在黎浅浅办公室里,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废话不多说,把你该做的工作做好,我也不会找你麻烦,”黎浅浅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用笔把资料推到她面前,“该查的专有名词已经找全了,你尽快全部弄完,别耽误我后续的翻译工作。”


  小周抿了抿唇,不情愿的拿着资料走了。


  回到工位上以后,她简单翻看了一下,看到密密麻麻的圈圈后眼前一黑,气愤的找到苏雨:“你看她是不是故意的,这么多工作都丢给我,那她还干什么?”


  苏雨看了一眼:“是挺过分的,你一定要帮着弄吗?”


  “不然能怎么办?”小周叹了声气。


  苏雨静了片刻:“弄完这一次,那你以后可就真的甩不掉这些工作了。”


  “可如果不做的话,老板肯定会骂我。”小周苦恼。


  苏雨低头看电脑:“要是黎浅浅没弄完的话,那挨骂的人肯定是不是你了。”


  小周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向资料。


  这边黎浅浅交代完小周之后,看了眼时间发现该下班了,于是拎起包就往外走。正是下班高峰期,电梯里人很多,她就干脆走了楼梯,到楼下后准备打车时,刚好看到一辆宝马停在了苏雨面前。


  黎浅浅看了眼开车的男人,觉得长得很眼熟,仔细回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不就是上辈子苏雨那个装有钱最后被拆穿的男朋友么,没想到这辈子他们的剧情线依然如此。


  黎浅浅扬了扬眉,并没有上前提醒的想法。一来她没有义务,二来她没有证据,以苏雨那种虚荣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听她的。


  一辆出租车停下,黎浅浅立刻上了车,苏雨眼底闪过一丝不屑,颇为畅快的坐进了宝马。


  不知道自己又被看不起的黎浅浅没有回家,而是先去了黎深的餐厅吃饭。餐厅的生意很好,她到的时候就基本没位置了,黎深还在后厨忙,她就在等待区玩手机。


  叮咚。


  霍疏发来了消息:下班了吗?


  黎浅浅睫毛微动:下了,怎么了?


  霍疏:第一天上班,我请你吃饭。


  黎浅浅犹豫一瞬,正要回复时,霍疏又发一条:来吧,顺便把你衣服拿走,它们在我衣柜里实在太久了。


  它们……这个‘们’字实在叫人难以忽略,黎浅浅本来都要拒绝了,看到他这句后脸颊涌起一阵热度。心虚的看了眼周围,确定没人看自己后低头打字:好,我等一下去找你。


  回复完毕,她就打算跟黎深说一声离开了,结果黎深听说她来的消息后匆匆跑出来,看到她后立刻道:“今天店里没位置,我给你打包了,你带回家吃吧。”


  “不不用了,我今晚跟朋友一起吃。”黎浅浅忙拒绝。


  黎深横了她一眼:“撒谎,你要是约人了怎么可能还跑店里来?”


  “真的,我刚约的,你去忙吧。”黎浅浅无奈。


  黎深轻哼一声:“不行,你要这么走了我心里不舒服,你那朋友是何蕾吧,等着,我多打包两个菜,你们回家吃。”


  “真的不用……”黎浅浅话没说完,黎深就直接回后厨了,她无奈的叹了声气,半晌低头问霍疏一句,“要不我请你吧。”


  霍疏:?


  半个小时后,黎浅浅拿着两个保温桶出现在霍疏的车上,有些尴尬的开口:“不好意思啊,我哥非要给我带饭。”


  “你没说约人了?”霍疏单手把着方向盘,慵懒的问一句。


  黎浅浅干笑:“说了,他以为是何蕾,要我们拿着饭回家吃。”


  红灯停,霍疏扭头看向她:“回家?”


  黎浅浅听出他的言外之意:“……还是去你家吧。”开玩笑,她哪敢把他带回家,万一黎深回家的时候撞上了,那就解释不清了。


  霍疏唇角微微扬起:“嗯。”


  重新回到电梯打开就是客厅的大平层里,黎浅浅比上次要自在许多,拎着保温桶到餐桌前,把里面的分层小饭盒一个一个拿出来,很快桌子上就摆了四菜一汤还有两碗米饭。


  霍疏去拿了筷子和勺子,出来后分给她一份,然后在她对面坐下:“这些都是黎深做的?”


  “嗯,他亲手做的,你尝尝,这个好吃的。”黎浅浅用筷子点了一下蟹黄豆腐的方向。


  霍疏把碗往她面前推了一下,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自己夹。”


  “哦。”霍疏也不跟她犟,闻言就拿着筷子开始戳,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夹了几次都没成功。


  黎浅浅无语的给他夹了一块:“吃吧。”


  “谢谢,”霍疏垂眸尝了一口,唇角微微扬起,“好吃,黎深的厨艺真好。”


  “还要吗?”黎浅浅听到他夸自家哥哥,心情顿时好了,等霍疏点头后就又给夹了一块。


  霍疏安静的吃完,也帮她添了菜。


  “谢谢。”黎浅浅道谢。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开始有来有往,相当和谐的吃完了一顿饭。在晚餐接近尾声时,黎浅浅看着已经空了的蟹黄豆腐餐盒,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不是夹不好吗?为什么我夹到你碗里后,你就能用筷子熟练的夹起来了?”


  霍疏:“……”


  “霍,疏。”黎浅浅眯起眼睛。


  霍疏面色平静,眼眸漆黑的看着她:“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他突然反问,这下换黎浅浅无言了,两个人对视片刻后,最后还是黎浅浅躲开了他的视线,小声嘀咕一句:“……你别总耍这种花招,没意思。”


  “我不想,”霍疏说完停顿片刻,“但是已经很多年没人给我夹菜了,我只是想再感受一下被人关心的感觉。”


  黎浅浅顿了顿,茫然的抬头看向他,霍疏平静起身,开始收拾吃过的餐盒。黎浅浅连忙站起来想要帮忙,却被他制止了:“我来就好。”


  “可是……”


  “你去看电视。”霍疏的胳膊挡在她和桌子之间,态度十分坚决。


  黎浅浅只好听话的去沙发上坐下,一边打开电视一边偷瞄他。只见霍疏把东西收拾了之后,就直接端去了厨房里,再之后就响起了水声,霍疏穿着围裙,只留给她一个挺拔的背影。


  她定定的盯着他看,耳边突然炸起一道咆哮――


  “你还不懂吗?!这就是爱情啊!”


  她吓了一跳,扭头才发现是电视上男主角的怒吼,不由得一阵无语,再回头看霍疏时,就对上他透着点点笑意的眼睛。黎浅浅不知为何脸颊发热,咳了一声后调到了民生新闻,一脸严肃的假装看电视。


  “今天工作还顺利吗?”霍疏坐到她身边,沙发朝他那边陷下去,黎浅浅不受控的往他那边倾斜一瞬,鼻尖瞬间被他剃须水的味道萦绕。


  她急忙坐得离他远了点,盯着电视一本正经的回答:“还不错。”


  “听起来不怎么好。”霍疏自然而然的跟她聊天。


  黎浅浅挠挠头:“真的还不错。”唯一的败笔也就苏雨和小周了,不过一个跟她的工作不搭嘎,一个奈何不了她,所以算得上不错。


  她还在盯着电视看,霍疏静静的看着她的侧脸,视线从她的额头到下颌,在她扭头看向自己时又转向了电视。


  “你喜欢看新闻?”他开口问。


  不喜欢。黎浅浅默默回答完,又虚伪的点了点头:“喜欢,比较有深度嘛。”


  话音刚落,电视上吵架的夫妻开始互相撕扯,男人的假发都被扯掉了。霍疏沉默一瞬:“是挺有深度的。”


  黎浅浅面无表情的把电视关了:“……当我没说。”


  霍疏唇角扬起,心情不错的看着她。


  黎浅浅脸颊泛红,再开口声音都恶劣起来:“看什么看!”


  “要来点红酒吗?”霍疏问。


  黎浅浅:“……”他们两个确定说的是同一个话题吗?


  “就是突然想喝了,”霍疏眼眸微缓,透着岁月赋予的温和,“我没有试过和人在应酬以外的时候一起喝酒,今天突然想试试了。”


  黎浅浅睫毛微动:“你没跟朋友……”话没说完她就闭嘴了。


  霍疏哪有什么朋友啊。


  “喝一点吧,就一点。”霍疏说着话,眼睛专注的看着她,一向凌厉淡漠的人突然黏人,像月亮变成了小狗,毫无关联,却叫人无法拒绝。


  等黎浅浅回过神时,她已经点头答应了,而霍疏也已经站起来:“走吧,跟我去拿酒。”


  “……好。”


  答应都答应了,再反悔挺那什么的,黎浅浅只好跟着他一起往外走。两个人进了电梯,直接到了下一层,电梯门打开时是另一套房子了。


  和楼上差不多的装修风格,连家具都基本相同,黎浅浅睫毛微动,突然想起霍疏之前说过,他也给黎深准备了房间……她突然一阵鼻酸,心里难受得发闷。


  “我带你去看我的藏酒室。”霍疏说着,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走。


  黎浅浅下意识想甩开,可说什么也做不到,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一起往前走,好在两个人走到一间次卧门口时,霍疏便主动放开了她的手。


  门推开,露出里面四面靠墙的酒架,上面摆满了各种酒,黎浅浅愣了愣:“你怎么这么多酒?”


  “睡不着的时候会喝一点,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霍疏平静的看向她。


  黎浅浅闻言走了进去,转了一圈后选了一瓶年份较新的红酒:“就这个吧。”


  “嗯。”霍疏应了一声,便和她一起上楼了。


  重新回到刚才的楼层,霍疏便去了厨房拿杯子,黎浅浅坐在茶几前等时,不小心勾到了茶几上的抽屉,把抽屉拉开一个角。她不在意的想要关上,却突然看到里面的药瓶,药瓶上是一行英文字母。


  她愣了一下拉开,一抽屉的药品就出现在眼前。


  “这个酒的度数不高,你可以多……”霍疏的声音突然停下,眼底所谓岁月给予的温和一瞬消散,漆黑的眼眸透着森森的寒意,然而当黎浅浅抬头看向他时,他的目光又再次温柔,“怎么了?”


  “你失眠很严重吗?”黎浅浅蹙眉拿起药瓶。这些都是处方药,这么一大堆都超标了,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


  霍疏从她手里接过药,直接放回抽屉里:“还好,你没发现都是满的吗?”


  “那为什么开这么多药?”黎浅浅不解。


  霍疏把抽屉合上:“管那么大的一个公司,偶尔也有压力大的时候,以备不时之需。”


  黎浅浅顿了一下,仿佛这才想起他是除了本文最大boss之外,还是一个只有27岁的年轻男人。


  她瞬间心疼了:“你爸也真是的,哪能都交给你,这得多累啊。”


  “还好。”霍疏给她倒了点酒。


  黎浅浅拿起杯子和他轻碰一下:“你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身体最重要知道吗?”


  “关心我?”霍疏看向她。


  “嗯。”黎浅浅不太想否认。


  霍疏唇角微扬:“知道了。”说罢,又跟她碰了碰杯。


  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气氛渐渐放松下来,等喝到第二杯时,霍疏便把剩下的大半瓶红酒都收起来了。


  黎浅浅皱眉:“不给喝了?”


  “喝太多会头疼。”霍疏回答。


  在酒精的作用下,黎浅浅已经放松了许多,闻言有些不满:“既然怕头疼,那干嘛还要喝酒?”


  “因为想找个理由多留你一会儿。”霍疏坦言。


  黎浅浅顿了一下,好半晌才讷讷开口:“你变了好多。”


  “哪里变了?”霍疏看着她。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以前不会说这些骚话。”


  “你以前也不会对我这么冷漠。”霍疏接了一句,然后空气就安静了下来。


  许久之后,黎浅浅小声问:“你是不是挺恨我的?”


  “恨你什么?”


  “恨我不喜欢你。”


  “不会,”霍疏伸手覆上她的额头,像很久之前那样,“我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