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6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随便应付一下黎深, 黎浅浅就上楼了,刚进卧室就接到了何蕾的视频电话,她顿了一下把门锁上, 这才点击接通――


  “黎浅浅浅浅你怎么回事!竟然跟霍疏还有联系你们不是绝交了吗不对你们今天跑哪去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你们干什么了?!”视频一接通, 何蕾就连珠炮一样发问。


  黎浅浅早就把手机声音调小了,等她说完后淡定反问:“你就不能慢点说?”


  “我不能!”何蕾一脸激动, “你们怎么回事啊,快说快说!”


  “没什么, 就是老朋友见面而已。”黎浅浅有些无奈。


  何蕾半点不信:“你可拉倒吧, 哪个老朋友会帮你擦弄脏的椅子啊?你知道他今天回来擦椅子的时候我有多震惊吗?人家是什么人, 霍氏大总裁诶!竟然帮你擦椅子!你跟我说是老朋友?!”


  “……真的只是老朋友。”黎浅浅不想答应霍疏, 也不想他的心意轻易成为别人的谈资,哪怕那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真的?”何蕾见她这么坚定, 一时间有些迟疑,“可我觉得不像啊……你不知道,我还拿了湿纸巾要帮忙,他直接给我拒绝了, 那个表情那个语气,就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嘛。”


  “你想多了,”黎浅浅当即否认, “少看点小说吧, 什么占有欲,不觉得很中二吗?”


  “可是……”


  “没有可是。”黎浅浅一脸坚定, 并且明显表现出不想多聊的意思。


  何蕾顿了一下, 语气小心了点:“那最后一个问题。”


  “说。”


  “你们高中的时候不是已经决裂了吗?为什么今天他又突然出现, 还对你这么好啊?”何蕾问完忍不住脑补,“你刚才说你们是老朋友, 那意思是……和解了?”


  黎浅浅失笑:“我们当初也没有决裂,哪算得上和解,就是偶然遇到了而已。”


  何蕾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所以决裂之类的都是我脑补的对吧?”


  “对。”


  “那他走了之后,你伤心那么长时间,也只是因为朋友离开,而不是生气?”何蕾又问。


  黎浅浅闻言顿了一下,难得想起当初霍疏离开后的那段时间,她表情一时间有些恍惚:“……也没有伤心,就是有点突然。”


  “懂了,所以你们根本没什么大矛盾,都是我误会了。”何蕾总结。


  黎浅浅笑笑:“对啊,是你误会了。”


  “……既然是误会,那我现在要对你坦白一件事。”何蕾有些心虚的开口。


  黎浅浅顿了一下:“什么?”


  “咳,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是霍氏旗下的公司,所以霍疏算是我终极大老板,只不过平时根本没机会见而已,”何蕾讨好的笑嘿嘿,一边笑一边还不忘帮自己开脱,“我之前就想告诉你了,但我不是怕勾起你的伤心往事嘛,毕竟你当初搞得跟失恋了一样,我又突然跑去让你失恋的男人公司,怎么看都不地道,但霍氏开的福利和工资又太好,我就没忍住……”


  “打住打住,什么失恋不失恋的,你别给我加戏了,你愿意去哪上班就去哪上班,我还能干涉你啊,”黎浅浅斜了她一眼,“你专门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儿?还有别的事吗?”


  何蕾见她脸色不太好,当即正经了一点:“有,我从餐厅出来后没忍住,把那秃头小宝贝给打了,顺便回家跟爸妈吵了一架,他们不会再逼我跟那人联系了。”


  “好消息啊,恭喜。”黎浅浅扬眉。


  何蕾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啊,本来想让你帮忙来着,结果没想到把你大姨妈气出来了,还害你疼那么厉害。”


  “……姐姐,倒也不用这么联系起来,我大姨妈跟那人没关系。”黎浅浅无语。


  何蕾挠挠头:“那我不是愧疚么。”


  “行了啊,我们这关系不至于。”黎浅浅横了她一眼。


  何蕾闻言放松了:“你没生气就好,那……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赶紧睡吧,你那大姨妈不疼就算了,一疼简直要命。”


  “嗯,知道了。”黎浅浅目光放缓,挂了电话后静坐片刻,最后脱力的躺到床上。


  深夜,她辗转反侧,努力让自己沉下心来,然而每翻一次身,就忍不住想一次自己落在霍疏家的裙子。


  她今天那条连衣裙是前不久刚买的,料子非常娇气,需要用温水手洗才行,一旦用了洗衣机就彻底废了……打住,人都丢没了,还想什么裙子啊!黎浅浅猛地坐起,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现在是凌晨一点多,她半点困意都没有,并且确定如果不把裙子的事解决了,她接下来也别想睡。


  挣扎许久后,她苦着脸打开手机,点进了最近刚加的好友,发送一行字过去:我衣服落你那儿了,你扔了就行。


  发完,她一边心痛自己很贵的小裙子,一边有种长舒一口气的放松感,正要如释重负地躺下睡觉时,手机叮咚一声,收到一张照片――


  已经洗干净的裙子被好好的晾在衣架上,旁边搭着的是她干干净净的内裤。


  黎浅浅:“……”


  正当她脑子发木时,视频电话突然打了过来,她脑子一激灵,下意识的挂断了。


  挂断之后,卧室里短暂的安静一瞬,接着又一条消息过来。


  是语音。


  黎浅浅指尖动了动,好半天都没下定决心点开,纠结半天后还是妥协了,下一秒霍疏低沉的嗓音从手机中传来――


  “还没睡?”


  她抿了抿发干的唇,故作淡定的打字回复:倒时差。


  发完之后又觉得有点冷淡,于是又补了一句:你为什么还没睡?


  霍疏很快就语音回复了:“我睡不着。”


  黎浅浅无言片刻:……那吃点药吧。


  霍疏:“吃药也睡不着。”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觉得这人大半夜是找茬来了,顿时后悔自己先发那条消息。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敷衍他:那就做点什么。


  霍疏这次倒是没有秒回了,正当她要松一口气时,他的语音消息再次过来:“做了,帮你洗了衣服,但还是睡不着。”


  黎浅浅:“……”没想到被她努力忽略的话题,又被他给绕回来了。


  想到刚才照片上干净整洁的衣服,她的脸颊不受控的泛起热,羞耻得只想把自己埋进被子与世隔绝。


  霍疏还在继续撩火:“你还有别的衣服要洗吗?我手洗很干净。”


  “你要实在闲得慌就去运动,别总盯着我衣服!”黎浅浅忍无可忍的语音回复了。


  她刚说完话,霍疏的语音消息再次过来,黎浅浅相当抗拒的盯着手机,完全不想点开去听。


  ……但好奇心不答应。


  忍了半天,她还是点开了,结果霍疏带了点笑意的声音顿时充斥了整个房间:“好,我去运动。”


  ……就这?


  以为他会嘲笑自己、所以做好了万全心理准备的黎浅浅愣住,接着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烦闷感,板着脸把手机关机,眼不见心不烦的用被子把自己捂起来。


  托霍疏的福,她这会儿什么都不愿意想了,倒下后就立刻睡得人事不知。


  另一边,霍疏静静看着手机,看了半个小时后确定她不会再回复了,视线这才抬起,对上被他晾在外面的小裙子。


  一夜无话。


  黎浅浅第二天早上是被敲门声震醒的,她一脸郁闷的去开了门,幽幽盯着黎深:“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


  黎深本来笑得灿烂,看到她眼底的黑青后吓了一跳:“你昨天打狼去了?”


  “……什么事?”黎浅浅懒得跟他贫。


  “哦,你不是要找工作吗?我一哥们开了家翻译公司,挺对你专业的,福利给的也不错,你要去吗?”黎深问完又快速接一句,“其实我还是不想你去给别人打工,你要实在不想去我店里,那不如自己开个工作室怎么样?”


  “开工作室太累,我宁愿给人打工。”黎浅浅看了他一眼。


  “没出息,”黎深啧了一声,“那今天去面试吧。”


  “不去,我自己找。”黎浅浅直接拒绝,去他朋友的公司工作,那她还有人身自由吗?恐怕自己干点什么事都会被捅给他吧。


  黎深不满:“为什么?嫌我给找的不好?”


  “我自己又不是找不到工作,没必要让你浪费人情。”黎浅浅皱眉。


  黎深不高兴:“这算什么浪费人情,你在国外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能招你为员工,是他们公司的荣幸。”


  “反正我不去,我准备休息一周再投简历,你就别操心了。”黎浅浅打算简单扼要的结束话题。


  黎深揪住她的衣领不让走:“你一直在家不觉得无聊吗?既然要投简历那就早点,不然一直犯懒会提不起……”


  “我现在大姨妈。”黎浅浅突然打断他。


  黎深瞬间放开了她的衣领,讨好一笑后退了几步,确定保持安全距离后才开口:“……大姨妈不早说,我怎么舍得亲爱的妹妹大姨妈期间去找工作呢。”


  “所以我现在可以睡觉了吧?”虽然今天没有昨天疼了,但没睡饱的烦躁感时刻笼罩着她,让她连表情都不想做。


  黎深立刻殷勤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赶紧去吧。”


  黎浅浅木着脸把门摔上,然后转身倒在床上。


  黎深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汗,一个深呼吸后才去餐厅。


  黎深走了之后,黎浅浅反而睡不着了。


  又困又睡不着,烦躁感伴随着隐隐的坠痛一阵一阵的涌来,她黑着脸坐在床上,总想给人找点茬,却因为无人可找更烦躁了。


  正当她在不好的情绪里越陷越深时,手机突然震动一声,有人直接送上门了。


  霍疏:今天还疼吗?


  黎浅浅当即回消息:关你什么事?!


  霍疏静了片刻:心情不好?


  黎浅浅看着他回的四个字,稍微冷静下来,随即涌出一阵后悔……人家霍疏又没招惹她,她干嘛朝他发火,要是他对自己没想法也就算了,觉得不舒服或许会怼回来,偏偏他还喜欢自己,大概率会无条件接收她的负面情绪。


  ……真是越想越觉得自己过分。


  她突然低落,沉默许久后给霍疏发了对不起,接着无力的倒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她顿了一下坐起来。如果是黎深忘带钥匙又跑回来,应该会提前给自己发消息,但手机上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不是他……那这个时间会是谁?


  不会是霍疏吧?


  一冒出这个想法,黎浅浅就抖了一下,有种想顺着窗子爬下去的冲动。


  敲门声还在继续,再这么下去就构成扰民了,黎浅浅无奈穿上拖鞋,跑到客厅后抬高声音问:“谁?”


  “你好,外卖。”门外响起陌生人的声音。


  黎浅浅顿了一下:“我没点外卖。”


  “那可能是你家里人点了,麻烦签收一下。”


  黎深自打学了烹饪之后,就看不上重油重辣的外卖了,也基本不准她吃,怎么可能会给她点。黎浅浅还在疑惑,外面的人又开始催促:“麻烦快一点,我还有下一单要送。”


  “……你给我放门口吧。”刚住进来,还是小心点好。


  “好的。”


  门外响起OO的声音,接着就归于安静了。黎浅浅透过猫眼看了眼外面,确定没人后才开门,把袋子拿进来后快速关门上锁。


  是昨天那家酒店的外食。


  黎浅浅顿了一下,拿着袋子到茶几前坐下,打开后把一个个精致的餐盒拿出来,当看到用砂锅盛着的姜片红枣粥时,她就猜到是谁点的了。


  她刚凶过他,他不生气也就算了,还给她点外卖,要不要这么卑微啊……关键是还很好喝。黎浅浅尝了一口粥后眉头紧皱,愧疚心更重了。


  虽然她跟霍疏已经陌生了不少,可毕竟是自己曾经小心翼翼捧着的人,看到他突然变得好脾气,她心里其实不大舒服。


  黎浅浅叹了声气,回卧室拿了手机,一边给霍疏发消息一边重新到茶几前坐下:外卖我收到了,你以后别这样。


  霍疏依然秒回:不喜欢这家的东西?


  黎浅浅:……不是,我只是不想你太照顾我。


  霍疏静了片刻:应该的。


  黎浅浅头疼: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我没办法回应你,你每次对我好,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负担。


  这句话有点狠了,但长痛不如短痛,能让他早点清醒也好。


  霍氏总部,顶层会议室。


  霍疏的气压突然低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盯着手机,眼眸漆黑得不透半点光亮。正在做报告的人声音弱了弱,求助的看向秘书,接收到秘书肯定的眼神后才继续。


  霍疏还盯着手机看,秘书咳了一声,压力很大的凑过去:“霍先生。”


  霍疏淡漠的看向他。


  秘书:“……”后悔说话了。


  霍疏沉默的转移视线,直接看向了正在做报告的人:“三分钟的报告,有两处基础性的错误,你是小学毕业被亲戚塞进来的?”


  那人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欲哭无泪的张了张嘴,却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口。会议室里每个人都正襟危坐,连大气都不敢出,坐在霍疏旁边的秘书尤为紧张,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受了牵连。


  随着太阳升高,漫长的会议终于结束,会议室的人忙收拾了东西扭头就走,秘书也一样,只是走到门口时魔鬼突然开口:“回来。”


  秘书一个激灵,讪笑着转身回来:“霍先生,有什么事吗?”


  霍疏神色淡淡的看着他,仿佛下一秒就要让他去财务部领最后一次工资,秘书嘴唇发干,连离职之后去哪讨饭都想好了。


  正当他思考讨饭时要不要拿打狗棍时,霍疏修长的指尖抵住手机,往他面前轻推一下:“看。”


  “……嗯?”秘书又是一激灵,茫然三秒后回神,“您、您让我看您的手机?”


  霍疏撩起眼皮看他,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秘书咽了下口水,急忙把没黑屏的手机拿过去,看到黎浅浅发来的消息后一阵汗颜,心想什么叫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整个A市敢这么跟霍先生说话的,应该也就她一个人了吧。


  腹诽归腹诽,他还是很认真的把消息看完了,然后小心翼翼的和霍疏对视:“我觉得黎小姐可能只是暂时心情不好,您千万别误会,也别因此不高兴……”


  “我叫你留下,不是要听废话。”霍疏眼神微冷。


  秘书当即站直:“黎小姐这么跟您说话,说明她是个好姑娘!”


  他说完紧张的咽了下口水,偷偷瞄一眼霍疏的表情,看到他一脸若有所思后小心道:“您想啊,她现在还没喜欢上您呢,所以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收您的礼物,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霍疏和他对视。


  “……说明她是个非常讲文明懂礼貌自尊自爱的女生,非常有自己的原则,所以才不想吊着您,从侧面说明了您眼光的精准啊!”秘书把马屁拍得非常直白。


  霍疏静了片刻,算是同意了他的看法:“她一直很好。”


  “所以她不接受您的好意,您该感到高兴才对。”秘书忙接了一句。


  霍疏表情重新漠然:“换了你,你高兴?”


  秘书:“……”


  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他艰难回答:“不高兴……也没办法啊。”


  “我要她接受我。”霍疏直接提出要求。


  秘书讪讪一笑,饶是想拍马屁也不敢夸海口:“那、那可能有点难。”


  霍疏眉头微微皱起,秘书急忙补了一句:“但可以先让她接受您的好意!”


  “怎么说?”霍疏撩起眼皮看他。


  秘书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认真跟他分析:“您看,我跟了您这么多年,知道您一直关注黎小姐,并没有缺席她的人生,但黎小姐不知道啊,在她眼里,您就是突然离开她家、又突然冒出来对她说喜欢的半个陌生人……”


  听到‘陌生人’这个词,霍疏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但没有打断秘书的话。


  “太突然了,没有一点过程,您现在对她越好,她就越觉得不适,所以我觉得……可以适当的放松,学着循序渐进。”秘书提议。


  霍疏静了片刻:“怎么循序渐进?”


  “就……慢慢来,润物细无声,等她习惯了您的好,肯定就离不开您了。”秘书继续出主意,看到霍疏沉默不语,就知道他没领会要领,于是掰碎了仔细的讲,觉得自己就像操心皇帝终身大事的老太监。


  他讲了大半天,霍疏终于微微颔首,算是认同了他的观点。


  秘书长舒一口气:“您还有别的问题吗?”


  “有。”


  “什么?”


  “怎么让她收回这句话,”霍疏的视线落在黎浅浅那句有负担上,“我不喜欢。”


  “……已经超过两分钟了,估计不能撤回了呢,”秘书说完意识到不小心阴阳怪气了一下,赶紧给自己找补,“那什么,这句话是有点伤感情,光在聊天框里撤回没用,得让她打心里撤回了才行,您接下来才可以循序渐进。”


  “怎么做?”霍疏又问。


  秘书想了想:“以退为进?我能看出来,黎小姐对您还是有感情的,肯定会对您比较心软,您可以利用一下这一点。”


  霍疏沉默的看向手机上黎浅浅的头像,许久之后开口:“从我私人账户上划走两万,给你的。”


  秘书一惊:“不用这么客气吧?”


  “不客气,”霍疏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如果不行,那就是遣散费。”


  秘书:“……”


  霍疏说完就拿起了手机,思考该怎么以退为进,秘书丧着脸看他一眼,丧完更加积极的思考该怎么以退为进……毕竟因为工作失误被辞不丢人,但因为给老板的感情出谋划策失误被辞还是很丢人的。


  不知道霍氏顶楼发生过什么深刻对话的黎浅浅,在对着一桌子吃的发了半晌呆后,到底还是觉得不能浪费,于是坐在茶几前小口小口的吃东西,等桌上的东西被解决个大半,她那些烦躁也被赶走得差不多了。


  ……就是依然愧疚。


  自打她发了那条消息后,霍疏就没有再理她了,她条件反射的心慌想道歉,但几次拿起手机都放下了……都说到这份上了,再道歉就显得有点又当又立了,索性还是狠心到底吧。


  她叹了声气,正要起身回房间,手机就发出叮咚一声响,她顿了一下低头看过去――


  “除了你,我不知道该对谁好。”


  黎浅浅眼皮一跳,重新坐下来,霍疏第二条消息就发来了:你可以不喜欢我,但别拒绝我,因为我只有你了。


  这句话姿态放得很低,即便是文字形式,但黎浅浅也仿佛看到霍疏站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眼的和自己说话,她的心脏顿时一疼。


  霍疏的视频电话及时打来,客厅里响起聊天软件特有的铃声,黎浅浅神色紧绷,犹豫半天后还是忍不住点了接通。


  霍疏清冷的脸颊出现在屏幕上,黎浅浅一阵无言,许久后才干巴巴的开口:“其实……早餐挺好吃的。”


  “还疼吗?”霍疏问的,是她刚才没回答的问题。


  黎浅浅讪讪点了点头:“有一点,但没有昨天那么严重了。”


  “我请教了中医,你这种是身体气血不通,长时间任由这么下去,会越来越严重,要趁早调理才行。”霍疏平静的看着她。


  黎浅浅除了点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霍疏目光放缓:“你不喜欢我对你好,我以后尽量改。”


  “……我没那个意思。”黎浅浅小小声。


  “我知道,”霍疏唇角浮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你觉得有负担。”


  黎浅浅嘴唇微动,纠结半天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两个人再次安静,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比之前每一次都要久,但谁也没有提出挂断电话。不知过了多久,霍疏缓缓开口:“等我有空,就把你的衣服送过去。”


  “我自己去拿也行的。”黎浅浅说话时透着明显的小心翼翼。


  霍疏微微颔首:“也行。”


  然后两个人又不说话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黎浅浅只觉得愧疚感越来越重,终于迫使她主动提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


  “浅浅。”霍疏打断她。


  “……嗯?”


  “我以后会改,不对你那么好了,”霍疏把说过的话又重复一次,接着顿了一下后犹豫的问,“那你能不能对我好点?就像以前一样。”


  说罢,他轻轻笑了一声:“因为除了你,没人会对我好了。”


  黎浅浅看着他脸上浅淡的笑意,心口仿佛受了重重一击,疼痛感迅速蔓延开来。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霍疏的人生,他从出生就不被所有人接纳,父亲厌恶他的血统,母亲恼恨他没有带来利益,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把他当成垃圾,以至于脚腕上一点小伤,都能因为经年累月的无人在意,最后变成一辈子的伤痛。


  而如今的他是霍氏总裁,手下管着成千上万的员工,每个人都怕他敬他,却依然没有人对他好。因为所有人看到的是他的身份,而不是他本人。


  他在这个故事里,从头到尾都是不被人接纳的异类,却也是她重生后认真珍惜过的朋友,所以当他提出这个请求时,黎浅浅眼圈都要红了。


  “浅浅。”他又唤了她一声。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几乎没有再做思考:“好。”


  “嗯?”


  “我、我不会再欺负你了。”黎浅浅咬唇看着他。


  霍疏唇角微微扬起:“这可是你说的。”


  “……但你也不能太过分,而且最好是别喜欢我了,”黎浅浅一脸认真的补充,“两个人好,不是非要谈恋爱的。”


  “嗯。”霍疏这次应得就有点敷衍了,显然是为了稳住她。


  然而还在愧疚的黎浅浅并没有发现,听到他应声后还觉得,一切可以慢慢来,说不定他在自己的引导下很快就想通了呢。


  两个人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了结论。


  又说了两句话,霍疏就先把视频挂断了,等聊天页面恢复正常后,他看向旁边的秘书:“是这么做吗?”


  秘书:“……”自己出的主意好像是让他装病,而不是刚才那样。


  “不行?”霍疏眉头微蹙。


  秘书和他对视三秒,确定他是真心问自己,而不是拿反问句嘲讽自己的段位之低,于是艰难的点了点头:“行……吧。”


  霍先生太可怕了,三分钟前还是恋爱小白,三分钟后就成一代宗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