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5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小腹犹如被小电钻钻个不停, 疼痛一阵一阵的涌来,黎浅浅很快就顾不上害羞了,有气无力的缩在副驾驶上, 专心应付大姨妈带来的痛苦。


  她迷迷糊糊的, 脑子也不大清醒,隐约中听到霍疏问自己要不要去医院, 她微微摇了摇头,艰难的抽着气开口:“没事, 我每次一推迟都会这样, 不用去医院。”


  霍疏闻言没有再问了, 她乐于清净, 继续自闭,一直到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才后知后觉的看向霍疏:“这是哪儿?”


  “我家。”霍疏只说了两个字就下车了。


  黎浅浅茫然的看着他,直到他打开副驾驶的门,俯身进来帮她解安全带,她才回过神来:“……来你家干嘛?”


  “你说呢?”霍疏声音清冷的反问。


  黎浅浅睫毛轻颤, 显然不知道答案。


  霍疏也没有回答她的意思,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径直朝着电梯去了。公主抱这种姿势实在太亲密, 黎浅浅有点别扭, 但她尝试挣扎一下后,彻底放弃了。


  ……算了, 动都没力气动, 还挣扎什么啊。


  放弃挣扎后, 她的脑袋便无力的倚在了霍疏坚实的胸膛上,随着他平稳的迈步, 额头时不时的碾过他的胸口,偶尔还会碰触到他衬衫上的扣子。她真的要疼死了,可百疼之中还不忘走神,感慨霍疏的肌肉真结实,一看就练得很好。


  “在想什么?”霍疏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黎浅浅下意识回答:“肌肉。”


  回答完之后,她自己先顿了一下,接着无言的仰起头。而霍疏在听到她的回答后也低下了头,看着她因为疼痛变得苍白的脸色,一向清冷逼人的眼眸透着些许若有所思。


  “……我没说你的。”黎浅浅尝试找补。


  霍疏意味深长:“我没问你。”


  黎浅浅:“……”


  抱着人进了电梯,霍疏才淡淡开口:“如果还想看,等到家了记得告诉我。”


  黎浅浅:“……我没想看。”


  或许是这句回答太苍白,比她此刻的脸色还苍白,从她的角度看过去,霍疏的唇角竟然有上扬的趋势,她顿时心如死灰,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电梯一层一层往上走,等到了顶层时叮咚一声打开,外面直接就是客厅。黎浅浅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入眼便是灰色调装修的大客厅,接着便是阳光充足的大落地窗。


  这房子装修审美不错,每一次都精致到了极致,只可惜用的是偏冷调的建材,看起来更像酒店,而不是一个家……但跟霍疏的气质意外合适。


  “喜欢吗?”


  恶魔的声音又一次响起,黎浅浅下意识想闭眼装死,但要这么做的瞬间又觉得太跌份,索性大大方方的睁开了眼睛:“不喜欢。”


  “我想也是,”霍疏听到她的回答没什么情绪起伏,反而抱着她往里走,“我那段时间太忙,没管装修,等来验房的时候已经装修好了,重新装修又太费事,所以只改了一间卧室。”


  说着话,他抱着她径直到了主卧门口,抱了她那么久依然能抽出手轻轻松松的把门打开。黎浅浅默默看向屋里,当看到被装饰得又暖又软、床边还摆了几个大熊的卧室时,她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你喜欢这种?”冷色调虽然没有人情味,但很适合霍疏,这种暖洋洋的公主房……好看是好看,可一想到住在这里的人是谁,加上和客厅截然不同的装修风格,就让她有种割裂的感觉。


  仿佛看到肌肉硬汉穿低胸露背超短裙。


  “这不是我的房间。”霍疏突然打断了她的联想。


  黎浅浅愣了一下:“什么?”


  “喜欢吗?”


  黎浅浅:“……你先打住,什么叫不是你的房间?你这里还住了其他人?女生?”她没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急切,连语速都快了不少。


  霍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抱着她就往床边走。黎浅浅察觉到他的意图后,急忙揽紧了他的脖子:“不、不行,我会弄脏的。”


  “没关系。”


  “有关系!”黎浅浅急忙反驳,或许是情绪有点小激动,裙子下头又是一阵热流,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一回怕不是要弄霍疏身上了。


  她彻底绝望了,怎么也没想到第一天就来得如此汹涌。


  霍疏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难堪,沉默一瞬后折身进了浴室,单手抽了一条浴巾扔进没有水的浴缸,接着把她放了进去。


  “坐在这里等我。”他说完就直接出门了。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他离开,等听到外面电梯响了一声后才回神,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离开,然而她撑着浴缸试着站了一下,最后却重重跌了回去,小腹处的‘小电钻’更加卖力了。


  “唔……”她难受的咬了咬唇,皱着眉头不动了。


  虽然躺的地方有点硬,但因为身下的浴巾足够宽厚,她倒没什么特别难受的感觉,只是有点微妙的别扭。


  霍疏出去后,她一个人蜷缩在浴缸里,他刚才说过的话又出现在脑海里,他说……这里不是他的房间,那是什么意思?他自己的家,为什么会有别人的房间?他有女朋友了?


  黎浅浅觉得自己猜到了答案,但又下意识的想要否定。原文中霍疏又没有感情线,哪来的女朋友?


  ……万一是少年时期的经历改变了他的性格,他又找了女朋友呢?


  黎浅浅睫毛轻颤,视线从浴室的摆设上一一扫过,看着那些摆放整齐、却还没有开封的生活用品,以及各种大牌的彩妆和护肤品,她觉得自己想要否定的答案,很可能是真的。


  他竟然有女朋友了。


  黎浅浅轻吸一口气,泛凉的空气进入小腹,立刻引起新一轮的疼痛。


  霍疏拎着一大袋子东西回来时,就看到她面色泛白的缩成一团,模样说不出的可怜。他皱了皱眉头,把她扶坐起来:“去医院吧。”


  “……不用,我回家休息一下,吃个止疼药就好。”黎浅浅小声回答。


  霍疏直接忽略了她前半句,从袋子里找出止疼药,又去倒了杯温开水递给她:“吃了。”


  黎浅浅嘴唇动了动,想让他送自己回去,结果还没开口,霍疏的眼角就开始泛冷:“不想一裙子血的被扔到外面,就乖乖听话。”


  黎浅浅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瞬间老实下来。


  霍疏看到她安分的模样,表情微微下沉,等她吃完后才冷淡开口:“这种威胁都信,我在你眼里到底有多差劲。”


  黎浅浅:“……”大哥,你到底要怎样啊。


  要不是肚子还疼,她真怀疑现在来大姨妈的人是谁。


  霍疏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没受控,顿了一下后问:“自己能起来吗?”


  “能。”怕又被抱,黎浅浅急忙回答。


  霍疏扫了她一眼,从袋子里往外掏东西:“怕你等得难受,所以都在超市买了,睡衣质量不太好,你凑合换上,还有内裤……”


  “你也买了?”黎浅浅一脸尴尬。


  霍疏看向她:“我没买。”


  黎浅浅轻舒一口气,正想说什么,就听到他淡淡补充:“我买了安睡裤,像内裤一样,穿了之后就不用再穿内裤了。”


  黎浅浅:“……我知道,你不用跟我解释。”


  “超市员工说那个更适合你现在的情况,也不用担心侧漏。”霍疏说着,掏出两包给她。


  黎浅浅自我屏蔽‘侧漏’两个字,一脸麻木的接过:“谢谢。”


  “超市员工说其实棉条更舒服,但她跟我说了一下用法,”霍疏顿了顿,突然别开了脸,“我觉得你现在没力气自己塞,应该也不想让我帮忙,所以没买。”


  “……我不用那个。”黎浅浅觉得自己肯定疼疯了,否则怎么会跟他讨论这些。


  霍疏静了片刻,似乎没什么可以嘱托的了,便拿着袋子里剩下的东西往外走,走到门口时侧目看向她:“快点收拾。”


  “哦。”黎浅浅低着头,没敢看他。


  霍疏的视线移到她白皙的脖颈上,眼神暗了暗后转身离开。


  他出去之后,黎浅浅赶紧撑着身体起来,一边虚弱倚墙一边艰难的把裙子脱下来。止疼药已经开始生效,小腹没有特别剧烈的疼痛了,只是整个人都很虚,动一动都能出一身的冷汗。


  慢吞吞的把衣服都换下来,她才倚着墙壁休息,虽然身后的瓷砖很凉,但她真的没力气挪步,估计得歇好一会儿才行,至于瓷砖的凉意会不会让自己难受加剧,那就不在她能考虑的范围内了。


  她没休息多久,门口就出现一道人影,接着响起霍疏的声音:“换好了?”


  “……嗯。”


  “为什么不出来?”霍疏又问。


  黎浅浅抿了抿发干的唇:“这就出去了。”说完艰难的站好,接着眼前一阵发黑,她只能停下休息。


  霍疏似乎察觉到了不对,直接推门进来了,看到她扶着墙不动,当即把人抱起来,折身大步往床边去。


  当身体沉入柔软的被褥时,黎浅浅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安:“我睡这里不太好吧?要不你送我回家……或者让黎深深来接我也行。”他女朋友的房间,她随便住算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不好?”霍疏反问。


  黎浅浅无言一瞬,心想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你想去我房间?”霍疏又问一句。


  黎浅浅沉默一瞬,觉得这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她在霍疏房间和霍疏女朋友房间之间纠结片刻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霍疏见她不说话了,这才帮她背后垫了两个高高的枕头,让她坐好后又给盖了被子,自己则去把刚才煮的东西端了进来。他一进屋黎浅浅就闻到一股姜味,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姜片和红糖一起煮的荷包蛋,你吃完再休息。”霍疏说完坐到床边。


  黎浅浅:“……这好像是坐月子时才吃的东西。”


  “所以应该有效果。”霍疏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看样子是打算亲自喂她了。


  黎浅浅愣了一下,便要伸手去接:“我自己喝就好。”


  霍疏闻言没有说话,似乎不打算拒绝。黎浅浅松一口气,伸手捏住了碗边,然后就突然不动了。


  两个人同时沉默下来,不知过了多久,黎浅浅讪讪收回手,还不忘偷偷搓一下烫红的手指:“要不你帮我放桌上,我去桌前吃。”


  “不行。”霍疏拒绝了,并舀了一勺汤送到她嘴边。


  黎浅浅沉默三秒,张嘴把汤喝掉了。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阳光透过纱窗照在卧室里,把每一粒微尘都照得清清楚楚,黎浅浅垂着眼眸,吃东西时睫毛轻颤,小刷子一样泛着光泽。霍疏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眼底突然一阵恍惚。


  他投喂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黎浅浅顿了一下,一抬头就对上他漆黑的眼眸,然后瞬间就停住了。


  两个人无声的对视,谁也没有开口打破此刻的安静,不知过了多久,霍疏的视线落在了她的唇上,接着朝她缓缓倾了过去。


  黎浅浅有气无力的看着他靠近,当近得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时,才猛地往后仰去:“别……”


  她只说了一个字,霍疏就停了下来,半晌低头舀起一整个荷包蛋,直接送到了她嘴边:“吃。”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视线在荷包蛋和霍疏的脸之间游走一圈,最终还是选择先说正事:“我觉得你这样不好。”


  霍疏眼眸微动。


  黎浅浅声音弱了下来:“你、你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谁跟你说我有女朋友?”霍疏打断她。


  黎浅浅顿了一下:“你刚才自己说的,说这个房间不是你的,那只能……”


  “没有,”霍疏再次打断她,“我没有女朋友。”


  黎浅浅怔了怔,视线重新扫过屋里各种小女生的装饰品,接着升起一个不可能的想法,顿时睁大了眼睛。


  “也没有孩子,”霍疏的声音微沉,“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扔了。”


  “……哦。”


  黎浅浅意识到是自己的误会后,立刻假装专心的吃荷包蛋,从装饰用的小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放松神色时,她顿了顿后默默想,一定是没有了对他女朋友的负罪感,所以这会儿才会这么轻松。


  霍疏静静的看着她吃东西,等她把一整碗连汤带蛋都吃干净后,才端着空碗转身离开。


  黎浅浅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产生一分好奇:“那这个房间是谁的?”


  霍疏顿了一下,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黎浅浅没得到答案,摸摸鼻子默默缩进被窝里,姜片带来的热意在小腹打转,补充完糖分的身体没有之前那么虚弱了,加上过于柔软舒适的被窝,她整个人都像瘫在了温水里,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之前疼痛耗费了她太多精力,这会儿总算舒服些了,尽管提醒自己别睡,但还是很快失去了意识。


  她睡着后,霍疏又来了两次,第一次帮她掖了掖被子,盯着她的脸看了小半个小时,第二次来还是掖了掖被子,盯着她的脸看了小半个小时,只是看到最后的时候,他倾身上前,在她唇角落下轻轻的一个吻。


  “唔哼……”


  黎浅浅嘴里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呓语,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抱着被子继续睡得香甜。霍疏看着没有半点防备心的女人,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虽然亲到了很满意,可一想到她这么容易就让人亲到,瞬间又觉得不太满意了。


  正当霍疏大姨妈心态反复的时候,卧室外突然响起了手机提示音,他顿了一下,沉默的转身离开,走到卧室外时轻轻把门带上了。


  是秘书发来的短信。


  似乎意识到撒谎很可能导致自己失去宝贵的工作,他决定努力挽救一下,争取在霍疏面前证明自己是有用的――


  “霍先生,我知道您是一位非常隐忍的人,但之前隐忍这么多年,黎小姐还没答应做您女朋友,说明她可能不太吃隐忍这款,那您要不要试着……主动一点?”


  如果是以前,霍疏会把这条短信直接归类为垃圾,并且通知秘书去财务部领最后一笔工资。然而今天,他却盯着手机看了许久,并没有要删除短信的意思。


  正当他沉默时,秘书的第二条短信也过来了:一般来说,追求者的好坏往往意味着被追求者魅力的大小,追求者越优秀,就证明被追求者魅力越大,所以女生都喜欢自己被优秀的男人追求,像您这样优秀的人,只要大胆示好、勇敢去追,相信黎小姐很快就会动心。


  短信很长,有用的话却只有一句,霍疏静静的看着手机,沉默许久后给他回了消息:你有经验?


  秘书发完短信就开始忐忑,根本没想过霍疏会回复,所以一看到消息差点把手机扔出去。看着霍疏回复的消息,秘书大受鼓舞,当即表示:那肯定,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追女生,到现在追求了至少十个了,经验足够多。


  霍疏收到了短信,静了片刻后又回一句:你的婚姻状态是未婚,单身。


  秘书:虽然单身,但我追过很多人……


  霍疏面无表情:追那么多人都还是单身,也来教我做事?


  秘书汗如雨下:那、那我也不是没成功过啊……再说了,霍先生您都僵持这么多年了,和黎小姐的关系一点都没进步,说明是要更改方法了。


  霍疏这次没回复了,只是静静盯着手机看,一直看到最后一格电消耗干净,窗外的夕阳也坠入黑暗。


  黎浅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睡到了天黑,睁开眼睛时确认半天,才确定自己的视力正常,而不是突然瞎了。她轻叹一声,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摸了半天才想起来在霍疏那里,自己一天没回家了,也不知道黎深深有没有打电话。


  她哼唧两声就要起床,黑暗中突然响起霍疏的声音:“醒了?”


  黎浅浅吓得一哆嗦:“你、你怎么在这里?”


  霍疏静了一瞬:“这是我家。”


  黎浅浅:“……”竟然无法反驳。


  啪的一声,屋里的灯光亮了,黎浅浅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等适应光线后看向门口的霍疏:“我手机呢?”


  “在客厅,”霍疏回答完又问一句,“还疼吗?”


  “……疼过那一阵就不怎么疼了,今天谢谢你了,”黎浅浅一边小声道谢,一边急匆匆从床上下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霍疏对她的感谢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出来。”说完就先转身出去了。


  黎浅浅摸了摸鼻子,跟着他出了卧室,结果一出去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她顺着味道看了过去,只见餐桌上摆了四菜一汤,还有两副碗筷。


  她神情微动,最终还是假装没看到,径直去找霍疏要手机。


  “吃完饭再走。”霍疏说完就坐到了餐桌前,只字不提给她手机的事。


  黎浅浅沉默一瞬:“我该回了。”


  霍疏不语。


  两个人僵持片刻,最终以黎浅浅坐在餐桌对面为结束。


  霍疏给她夹了块嫩牛肉,又给舀了一碗汤:“尝尝。”


  黎浅浅乖顺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后抬头:“你自己做的?”


  “嗯,好吃吗?”霍疏问。


  黎浅浅讪讪一笑:“还不错。”汤淡了肉咸了,虽然味道还算不错,但跟黎深做的比不止差了半点,但她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实话了。


  霍疏闻言又给她夹了些菜:“喜欢就多吃点。”


  “……哦。”黎浅浅瞄了他一眼,没那么疼了后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但每次话到嘴边又都咽了下去,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挺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虽然现在看来答案已经明了。


  两个人沉默的吃饭,饭菜很快解决了大半,于是霍疏在她期待的眼神中把手机还给她。黎浅浅急忙点开,光是何蕾的短信都收到三十多条,黎深也给她发过消息,但只发了两三条,她没回复就没再发了。


  黎浅浅匆匆看了一遍,正要关掉手机时,一只手机突然伸到了她面前,上面是一个二维码。


  “加我。”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硬着头皮装傻:“什么?”


  霍疏沉默的看着她。


  “……我们不是有好友吗?”黎浅浅继续装。


  霍疏静了许久,再开口声音泛凉:“加我。”


  黎浅浅:“……”


  对峙许久后,她还是落败,认命的用新账号加了他,刚加上好友,霍疏便把她手机拿走了,熟练的输入一串号码后打了过去,很快他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霍疏把两个手机上的号码都存上,这才淡漠的看向黎浅浅:“之前那次就算了,但再单方面跟我断绝关系,就后果自负。”


  三言两语,竟然把黎浅浅那次单方面的绝交揭了过去,看样子不打算再跟她算账。


  黎浅浅缩了一下,没敢吱声。


  “还有,你刚才睡过的卧室,本来就是你的。”霍疏说完,直接开始收拾碗筷。


  黎浅浅懵了懵,等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时,霍疏已经去厨房刷碗了。


  她看着他沉稳的背影,别扭之后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如果说两年前那几次见面,让她有种霍疏已经长大成人、锋芒毕露的感觉,这次见面却又觉得他的锋芒尽数藏起,就……挺居家的。


  他离开黎家已经七年了,这七年里他们总共就见过几面,每次见面都有各种状况生出,她其实从来没有好好的看过他。


  感觉到身后的视线,霍疏回头,直接对上了黎浅浅的视线,他顿了一下后淡定的问:“一直看我,动心了?”


  黎浅浅:“……”算了,还是别好好看他了。


  霍疏收拾厨房用了二十分钟,结束后拿起了车钥匙,黎浅浅立刻跟上,霍疏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都没说,直接带她走进了电梯。


  下楼的时候,电梯里静得可怕,虽然已经许多年过去了,两个人都不再是当初的小朋友,但黎浅浅还是下意识当那个主动说话的人:“你这房子……挺贵吧?”


  她问完就安静了,暗恼自己问了一个什么蠢问题。


  “嗯,很贵。”霍疏竟然也回答了。


  黎浅浅立刻打蛇上棍:“多少钱一平啊?”


  “你要买?”霍疏反问。


  黎浅浅顿了一下:“不买。”是要买房,但没打算买霍疏家旁边。


  “嗯,不用买,本来也是你的。”霍疏淡淡开口。


  他就差把暗示怼她脸上了,黎浅浅想装糊涂都不行,她怎么也没想到,霍疏竟然会这么死心眼,都这么多年了对她还贼心不死。


  没办法装糊涂,就只能装哑巴了,接下来一路她都假装看风景,一直到快到租房的小区时,她才后知后觉的看向霍疏:“……我好像没说过自己住这里吧?”


  “嗯,我查了。”霍疏完全不懂‘心虚’两个字怎么写。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你什么时候查的?”她好像也才回来两天吧?


  “你下飞机时,我秘书看到你了,之后我让他查了你现在的住址。”霍疏回答。


  ……刚下飞机就被抓,她这是什么运气。黎浅浅重点偏移,倒是没因为被查而生气。


  霍疏余光扫了她一眼:“这个小区不好,去我那里住吧。”


  “不了,我跟黎深深一起住挺好。”黎浅浅想也不想的拒绝。


  霍疏顿了一下:“我那里也有他的房间。”


  “……你连他的房间都准备了?”黎浅浅惊讶。


  霍疏沉默片刻:“在楼下。”


  黎浅浅:“?”


  “他太吵,我把楼下一层也买了,给他住。”霍疏回答她的疑惑。


  黎浅浅:“……”你安排得这么好,黎深深知道吗?


  她正腹诽时,霍疏把车开进了小区,直接停在了她住的楼下。黎浅浅回神,立刻从车上下去了,跟霍疏招手说再见的时候,心想大概再也不会见面了。


  霍疏的感情太深,她不敢接也还不起,所以以后最好还是少见面。


  “上去吧,楼下冷。”霍疏看着她说。


  黎浅浅和他对视三秒,生出一分惆怅:“你先走,我等你走了再回。”不然她老觉得霍疏可能会坐在车里,对着她的窗口‘深情’一晚。


  ……虽然有点太小说,但她总觉得霍疏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霍疏静了片刻,最后还是听她的,先开车离开了。


  目送他的车消失,黎浅浅想到以后再也没机会像今天这样相处了,心里的惆怅顿时更重,叹了声气准备上楼,结果转身的时候余光扫到熟悉的车,她立刻停了下来。


  很快车辆开到停车位上,黎深从车里下来,和她对视后愣住。


  黎浅浅顿时心虚,心想难道他刚才和霍疏遇上了?


  ……那可不太妙,她记得他们后来关系是非常僵的。


  正当她担心时,黎深走到了她面前,用非常奇异的眼神打量她一遍后,终于忍不住问:“你这睡衣新买的?怎么这么丑?”


  黎浅浅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穿的还是霍疏给买的睡衣,而她的连衣裙和内裤……她倒抽一口冷气,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