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4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灯火通明的顶层餐厅, 何蕾和黎浅浅坐在靠窗的位置,一低头便能看到楼下流动的灯河。正是天将黑不黑的时候,每个人都匆匆忙忙, 从一个地点奔赴另一个地点。


  黎浅浅托腮看着窗外, 静静的倾听餐厅内低缓的大提琴声。


  何蕾盯着她看了片刻,才放心的笑了一声, 黎浅浅被她的笑声吸引,有些疑惑的看向她:“笑什么?”


  “黎氏破产之后, 我一直很担心你, 现在看到你还是那么好, 也就放心了。”何蕾笑意盈盈的开口。贫穷和富有是世上最无法隐藏的事情, 即便全面伪装,也会从各种细节中表现出来。


  而现在的黎浅浅, 虽然只穿着简单的针织裙,身上也没戴什么贵重饰品,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悠闲与自在,必然是需要足够多的金钱才能堆积出来的。


  听到她的话, 黎浅浅一时无语:“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黎氏破不破产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不会受影响么。”


  “谁知道你是真不受影响, 还只是嘴硬啊, ”何蕾拿起果汁喝了一口,“我不得亲自看看啊。”


  “都两年了才亲自看, 是不是有点没诚意啊?”黎浅浅好笑。


  何蕾啧了一声:“那不是上班呢, 我那个公司真是太狗了, 整天压着我们加班,节假日都不放过, 但凡我时间够多,也不至于两年了都没去找你。”


  “得了吧,你就是没诚意。”黎浅浅轻哼一声。


  何蕾斜了她一眼:“非得辞职去找你才是有诚意?我多赚钱给你买吃的喝的不好吗?”


  黎浅浅顿了顿,想起这两年没少收何蕾快递的东西,先前她以为是朋友之间互送礼物,现在一听才发现……合着是救济她啊?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哭笑不得:“那我真得谢谢你了。”


  “不客气,谁让我有颗当妈的心呢。”何蕾潇洒一甩手。


  黎浅浅笑眼弯弯,又提起了她的工作:“你的工作强度确实大,考不考虑换份工作?”


  “算了吧,我之前看过别的工作,是比现在清闲点,但薪资差了不止两倍,我还是继续卖命吧。”何蕾把剩下的果汁喝完,让服务员又上了一杯。


  黎浅浅不太认同她的观念,正想再劝劝,就听到她手机叮咚一声响。两个人同时看过去,何蕾点开消息看了一眼,立刻财大气粗的吩咐服务员:“刚才的果汁再上两杯!”


  “……还没吃饭呢,你喝那么多饮料干嘛?”黎浅浅一脸无语。


  何蕾晃了晃手机,脸上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这个月奖金翻倍,不值得庆祝一下?”


  黎浅浅扬眉:“不年不节的,怎么突然就翻倍了?”


  “我哪知道,公司愿意给,我就收着呗。”何蕾随口说了一句,就没有再关注手机了。


  黎浅浅好笑的看她一眼,把送到她面前的果汁拿走一杯,以免她待会儿吃不下饭。


  自打知道奖金翻倍后,何蕾的情绪就挺亢奋,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还要带黎浅浅去蹦迪。


  黎浅浅敬谢不敏:“我对那种地方不感兴趣,太吵了。”


  “朋友,一般说出这话的,不是小孩就是老人,你觉得你是哪种?”何蕾不满。


  黎浅浅还真认真想了一下:“后者吧,小朋友可比我精力旺盛。”


  “你倒是挺会给自己找定位。”何蕾无语的斜了她一眼,正要继续劝她,结果手机又响了一声,她低头一看,顿时泄气了。


  她情绪变化实在太大,黎浅浅想装看不见都不行:“又怎么了?奖金被收回了?”


  “……我宁愿奖金被收回。”何蕾苦着脸道。


  黎浅浅皱了皱眉:“怎么了?”


  “我之前跟你说过吧,就是我相亲的事。”何蕾叹了声气道。


  黎浅浅点了点头:“我知道,那个奇葩男,你们还联系呢?”


  “我早就不想联系了,但那狗贼特别会讨我爸妈喜欢,给他删了几次了,都被我妈威胁着加回去,现在又来约我吃饭了。”何蕾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刚才的高兴劲全没了。


  黎浅浅抿唇:“既然这么反感,还是不要勉强了。”


  “我也不想勉强啊,但我爸妈一直逼我,”何蕾搓了搓脸,“算了,不提他们了,烦躁。”


  黎浅浅看着她苦恼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倒是何蕾想到了什么,顿时一脸哀求的看向她。


  “……看我干嘛?”她这个样子,黎浅浅很难不警惕。


  何蕾讨好的笑笑:“要不你明天陪我去吧。”


  “人家约你,我跟着去干嘛?”黎浅浅不解。


  何蕾哼哼唧唧:“我嘴皮子没你利索,你帮我跟他说清楚,说不定他就不缠着我了呢。”


  “这种事我一个外人说不行,得你自己解决。”黎浅浅好笑。


  何蕾耍赖:“我要能解决,也不至于被缠这么久,你就跟我去吧,就算不能解决,我也好找借口吃完饭就走,咱俩在一块他肯定不好意思跟着了……”


  她一身职业装,利落的妆容配齐肩短发,怎么看都是一职场精英,却在这里扮怪撒娇,引来不少人的视线。


  黎浅浅无力扶额:“你给我打住,不嫌丢人啊?”


  “你答应了?”何蕾眼睛一亮。


  黎浅浅白了她一眼,算是默认了,何蕾嘿嘿一笑,殷勤的给她夹了个虾仁。


  约定好第二天相见的时间后,黎浅浅就坐车去找黎深了。黎深比她早回来两个月,已经租好了两室一厅的房子,她的房间这几天也收拾出来了。


  他们起初回国时,本来想回别墅住的,但一来那里离黎深开店的地方太远,每天出门不方便,二来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了,但还是有债主出现在那儿附近,他们不想跟那些人纠缠,只能放弃回去住。


  “不过就算回去住,每个月的维护费我们也出不起,还不如趁早卖了。”黎深一边帮黎浅浅搬行李,一边跟她讨论别墅的去留。


  黎浅浅跟在他身后进门:“我等休息两天就去找中介。”


  黎深应了一声,帮她把行李放好后伸了个懒腰,心情不错的看着她:“咱们这算落叶归根了?”


  “……你连爹都不认了,归的哪门子的根。”黎浅浅好笑的反驳一句。


  黎深轻哼一声:“回国就等于归根了。”


  黎浅浅拍拍他的肩膀,直接跳到床上趴下,坐了许久飞机后终于放松了。黎深嫌弃的看她一眼:“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不好意思,才26。”黎浅浅更正他。


  “四舍五入,也差不多了,”黎深轻哼一声,“你休息几天,然后去我店里帮忙。”


  黎浅浅顿了顿:“你不是上个月就开业了吗?”虽然黎深两个月前才回来,但之前也没闲着,他回国的时候餐厅基本上都弄好了,所以回来没多久就开了业。


  “怎么,开业了你就不打算帮忙了?”黎深扬眉。


  黎浅浅懒洋洋的趴在床上:“都步上正轨了,我还帮什么。”


  “那你打算一直在家闲着?”黎深说完顿了一下,“闲着也行,我养得起,就是怕你会无聊。”


  “不会的,我等休息几天,就去找个工作。”黎浅浅趴了一会儿,疲惫感渐渐涌了上来,连眼皮都开始沉重了。


  黎深不认同:“给人打工不得看人脸色啊,你还是跟着我吧,黎浅浅……”


  他后面又说了一堆话,黎浅浅一个字也没听到,只是兀自睡得香甜。黎深最后嘴巴都干了,才发现她已经睡熟,顿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一脸无奈的帮她盖好被子便出去了。


  黎浅浅一直睡到翌日晌午,手机响了三遍后她才惊醒。人是醒了,脑子还没转,她木木的点开手机,对上了何蕾的眼睛。


  两个人沉默片刻,何蕾一言难尽的问:“你还没睡醒呢?”


  “嗯……”


  “大哥,我们约好的中午吃饭,你这会儿还没醒啊!”何蕾要抓狂了。


  黎浅浅稍微清醒了些:“约的是中午吗?为什么不是晚上?”


  “……我可不想大晚上跟他吃饭。”何蕾轻哼。


  黎浅浅叹了声气,看一眼时间道:“地址给我,我半个小时就能到。”


  “真的?”何蕾表示怀疑。


  黎浅浅耸耸肩:“嗯,不化妆了。”


  “不化妆多不好看……”何蕾说到一半,看到她透亮的肤色,把后半段给咽了下去,“算了,不化妆也漂亮,你就洗个脸出门吧。”


  “好。”黎浅浅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


  两个人约好后,黎浅浅套了条浅色连衣裙就出门了,刚坐上出租就感觉肚子一阵不舒服,她顿了一下,心想不会这么巧吧?


  ……这段时间一直在处理回国前的事,忙得大姨妈都推迟了,本来以为还得一阵子才来,没想到今天就感觉不对劲了。


  看一眼时间,何蕾应该已经到餐厅了,她这个时候说不去,就有点太不仗义了。黎浅浅叹了声气,认命的去买了包姨妈巾,装在包里往餐厅去了。


  她到餐厅后本来想先去洗手间的,但何蕾的电话催得很急,她又暂时只是肚子不舒服,还没有别的症状出现,最后纠结一秒后还是直接进了餐厅,打算过会儿再去洗手间。


  她进去的时候,何蕾正一脸烦躁的四处张望,她旁边的男人殷勤又讨好的和她说着话,黎浅浅朝她打了声招呼,看清她身边的男人时,差点笑不出来――


  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发际线高得仿佛清朝人的眼镜男,长得不好也就算了,关键是看起来十分老气,保守估计也要比何蕾大十岁……她爹妈什么眼光,这种竟然也觉得好?


  她默默看向何蕾,何蕾耸耸肩,就差把‘无奈’写在脸上了。


  自我介绍完毕,三个人落座,黎浅浅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好奇的问何蕾:“这里好像很贵吧,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是我要约这里的,”男人殷勤的开口,“知道小蕾要约美女朋友,我就选在这里了。”


  何蕾干笑一声,压低声音在黎浅浅耳边说:“……他在网上抢了优惠券,今天再不用就过期了。”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含笑看向男人:“这么说,今天是何先生请客了?”


  男人闻言愣了一下,顿时有些尴尬的看向何蕾,何蕾实在烦他,干脆装没看到,他只能自己开口:“我、我是想请客的,但一想小蕾和黎小姐都是现代女性,受的是独立教育,如果我贸然全付了,就有点不尊重二位了。”


  懂了,AA。


  AA就AA吧,黎浅浅也没想占他便宜,寒暄之后就叫了服务员,轻车熟路的开始点菜。何蕾见她菜单都不看,不由得有些好奇:“你之前来过?”


  “嗯,有段时间挺喜欢吃这家的东西。”黎浅浅回答。


  男人一听顿时眼睛放亮:“这么说,黎小姐的经济条件应该不错吧?”


  “不好,刷信用卡来吃的。”黎浅浅淡定回答。


  男人愣了愣,眼里的光瞬间就收了,甚至表情还有点嫌弃,只不过碍于何蕾在,并没有说别的话。


  黎浅浅才不管他,不紧不慢的点着菜,然而在点到第四个时,男人有些坐不住了:“黎小姐,应该够了吧?我们就三个人,吃不了那么多的。”


  “这里的菜量很小,得多点几个。”黎浅浅蹙眉看向他。


  男人干笑一声:“我今天不太饿,没必要点那么多的。”


  “磨叽什么,浅浅想点多少就点多少,大不了我们俩多出点钱。”何蕾烦躁的看他一眼,直接示意黎浅浅继续点菜。


  黎浅浅哭笑不得的看了何蕾一眼,最后还是把已经点好的菜又划掉两个。


  何蕾不高兴了:“你划掉干嘛,一顿饭而已,我们还吃不起了?”


  “算了,我本来也不太饿。”黎浅浅打圆场。


  男人立刻点头:“都不太饿,没必要点这么多。”


  何蕾眉头紧皱,本来还想说什么,黎浅浅拉了她一下,她就绷着脸没再说话了。男人热情的把菜单交给何蕾,何蕾冷笑一声:“我不饿,你自己点吧。”


  男人立刻把菜单拿走了:“那我来点吧,点个……清炒西蓝花,再要一个凉拌黄瓜,最近天气干燥,吃清淡点对身体好。”


  何蕾都要忍不住翻白眼了,拿起手机本来想跟黎浅浅偷偷吐槽,结果发现自己手机关机了,只好放弃这个想法。黎浅浅看了她一眼,忍着笑附和:“是的,吃清淡点好。”


  服务员有些迟疑:“那个……三位,确定只要这四个菜吗?我们餐厅的菜比较精致,可能不太够。”


  这话跟黎浅浅刚才说得一样,男人对服务员却没那么好的耐心了,当即脸色一拉,不高兴的怼了一句:“我们能吃多少自己心里清楚,用得着你在这里说?”


  他声音很大,餐厅里又足够安静,不少人都因此看了过来,刚巧来见客户的秘书经过,也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结果一眼就看到了低着头的黎浅浅。


  他愣了一下,赶紧躲到一边,等服务员过来后问了一下情况,接着跑去角落给霍疏打电话了。


  “霍先生,黎小姐跟朋友正在煜阁这边吃饭。”他压低声音道。


  听筒里沉默一瞬,才响起霍疏清冷的声音:“知道了。”


  秘书顿了一下,就这样?知道之后呢,没行动了?老板,你这样是追不上女朋友的。


  或许是因为他一直没挂断,霍疏又问了一句:“还有事?”


  “……霍先生,三个人只点了四个菜,我觉得黎小姐会吃不饱。”秘书不怎么含蓄的提醒。


  霍疏淡淡开口:“叫厨房加几道菜,就说是送的。”


  秘书一顿:“您不打算过来?”


  霍疏不说话了。


  秘书无言一瞬,心想难怪追了这么多年都没追上,照这个磨叽程度,可能黎小姐结婚有孩子了,他家老板都还没展开行动。


  为了霍氏所有员工的幸福,秘书决定助攻一下,他斟酌片刻后开口:“既然要赠菜,是不是得问一下黎小姐他们的喜好?毕竟其中一位男士是第一次来,万一有什么过敏的就不好了。”


  霍疏敏锐的察觉到关键词:“有男的?”


  “是的,有一位男士。”秘书坐直了点。


  霍疏声音微沉:“黎深?”


  “不是黎先生,是一位我没见过的男士,”秘书不用直面霍疏,压力没那么大,说话也十分顺畅,“暂时还不清楚他和黎小姐的关系,但听服务员说,他们好像提到了‘相亲’这个词,所以……”


  他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接着话题急转直下:“霍先生,您觉得我们该赠送几道菜比较合适?”


  “我过去。”霍疏冷淡的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秘书心满意足的舒一口气,接着又有点心虚。他知道那男的和黎小姐朋友是相亲关系,但确实不知道和黎小姐具体是什么关系,所以……应该不算撒谎吧?


  自我安慰一番,秘书就直接去了厨房,给黎浅浅他们那桌添了四道菜。


  菜送上桌的时候,男人还跟何蕾抱怨:“现在的服务员为了多卖东西,完全不考虑顾客的需求,真是烦都烦死……这些是怎么回事?我们没点这些?”


  “是这样的先生,这些是我们餐厅赠送的菜品。”服务员温柔道。


  男人一脸警惕:“赠送?这些可比我们点的要贵,你确定吗?”


  “是的。”服务员保持笑容。


  男人还是不信,拿起手机对着服务员拍:“你对着摄像头保证,绝对不会收我们的钱……”


  “别拍了,这顿我请。”黎浅浅实在受不了了。


  何蕾丢脸到不行,暗暗发誓这次回家就算跟爹妈撕破脸,也不会再跟这个男的来往。


  男人愣了一下:“那多不好意思?”说着不好意思,言语间却没有拒绝的意思。


  “就这样了,”黎浅浅假笑一声,从包里掏出一张一百的递给服务员,“这是小费,麻烦你了。”


  “谢谢。”服务员立刻开心的离开了。


  男人皱眉:“咱们这里又不兴小费,你给她那么多干嘛?黎小姐,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大手大脚,才会一直借信用卡,你就该跟小蕾学学,她就是……”


  “你再多说一句,我们就AA。”何蕾冷着脸打断。


  男人张了张嘴,竟然真的不说话了。


  黎浅浅看得叹为观止,端起杯子猛喝两口,才发现水是冷的,原本就不舒服的肚子更加不舒服了。她皱了皱眉头想要去洗手间,结果刚一动就感觉小腹一阵绞痛,接着裙子后方突然一片温热晕开。


  她僵在原位,再不敢动了。何蕾还在生闷气,一时间没注意到她的情况,黎浅浅只一瞬就出了一层冷汗,咬着牙忍着疼痛,有点不知所措。


  ……现在怎么办,裙子肯定脏了一大块,何蕾也没有多余的衣服可以挡,总不能拿着包挡吧?她看一眼餐厅里满满的人,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她在忍疼的时候,霍疏已经到了餐厅,也从服务员那里了解了具体情况,当知道那个秃头男是何蕾的相亲对象时,他冷着脸看向秘书。


  秘书咽了下口水:“……我没说他是黎小姐的相亲对象。”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了秘书一眼,转身便要离开,然而当余光扫到黎浅浅的背影时,他突然顿了一下,沉默片刻后朝她走去。


  男人还在侃侃而谈,何蕾继续保持冷脸,只有黎浅浅一边疼得要死要活,一边思考该怎么不被所有人注意的离开餐厅。


  正当她想得入神时,一双有力的臂膀突然从身后环绕住她,她僵了一下猛地回头,猝不及防对上了霍疏清冷的眼眸。


  感觉到旁边的动静,何蕾也看了过去,看清是谁后震惊的睁大眼睛:“霍、霍疏……”


  “谁?霍疏?”男人茫然一瞬,接着突然激动,“是霍氏集团那个霍疏吗?!”


  霍疏把这俩人当空气,环着黎浅浅的腰把外套系在她身前,系好后低声问一句:“能走吗?”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他,半晌嘴唇动了动,竟然没有发出声音。


  霍疏微微蹙眉,和她对视一眼后将她抱起。


  黎浅浅下意识环住他的脖颈,回过神时已经被抱出了餐厅。


  她急忙挣扎,霍疏眉头一皱,沉声训了一句:“别动。”


  “……我能走。”贴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她浑身不自在。


  “你已经错过回答的机会了。”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还是忍不住动:“我自己可以。”


  “再动一下,我就把你扔出去。”霍疏警告。


  黎浅浅觉得他不会乱扔自己,可听到他的话还是不敢动了。


  ……他是大反派,谁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来。


  眼看着要被他抱进车里,她急忙撑住身体:“不行,会弄脏……”


  “坐下。”霍疏不悦的把她按进副驾驶,顺便帮她绑了安全带。


  他在做这些时,身体离她极近,黎浅浅缩成一团都无法躲开他身上的气息,只能浑身僵硬的等他离开。


  霍疏察觉到她的抗拒,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往外退了一步把副驾驶的门关上了。黎浅浅看着他绕去车子另一边,突然想起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于是推车门就要走,结果直接被霍疏给捞了回来。


  “疼成这样还不老实?”他的声音低沉,透着淡淡的不悦。


  一直都有点怕他的黎浅浅怂了一下:“我有事……”


  “什么事?”霍疏蹙眉。


  黎浅浅抿了一下发干的唇,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来不重要,那就别做了。”霍疏说完,直接启动车辆。


  黎浅浅见他要走,急忙阻止他:“我真的有事。”


  “什么事?”霍疏又问一遍。


  黎浅浅和他对视片刻,突然聪明了一下,觉得就算自己说了,他也不会让自己下车。


  “……没事。”说完,她就掏出手机,身残志坚的给何蕾发短信。


  然而刚输入一半的字,霍疏就把她手机拿走了:“别玩了,闭眼休息。”


  “……我没玩,我要给何蕾发消息。”黎浅浅有气无力的说。


  霍疏看了她一眼:“发什么,我帮你。”


  黎浅浅抿了抿唇,坚持要手机,霍疏却没有给的意思。又一阵疼痛涌了上来,她彻底没力气跟他争了,只好小小声的说一句:“椅子……”


  “什么椅子?”霍疏问。


  黎浅浅脸颊泛红:“就……我刚才坐过的椅子,上面应该弄脏了。”


  霍疏沉默一瞬:“你想让她帮你擦干净?”


  “……我其实想自己去擦。”那种东西太私人了,即便她和何蕾的关系很好,也不太好意思让人家帮这种忙,所以只要霍疏放她去,她就立刻自己去解决。


  她沉默的和霍疏对视,努力把自己这种心情传达给他,最后也不知道传达得怎么样,霍疏竟然真的停了车。


  “等我十分钟。”他说完直接下了车,把车窗开了一条两指宽的缝后直接锁死了车门,然后朝着餐厅去了。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他离开,当意识到他去干什么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让她死吧!太丢人了!


  霍疏再回来时,就看到她捂着脸缩在副驾驶,他第一反应是她疼晕了,但看到她绯红的脸颊后,顿时明白了什么。


  “我以前给你洗内裤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害羞。”霍疏淡定的给她最后一击。


  黎浅浅动了一下,默默把脸捂得更结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