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3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向远都找上门了, 说明黎氏确实大厦将倾,为了避免被牵连,黎浅浅最终决定提前离开。


  出国前一天, 她找到管家, 给了他一张银行卡,让他帮忙遣散了别墅所有工作人员, 顺便把别墅封存起来,剩下的钱作为她和黎深的一份孝心, 好让管家颐养天年。


  把该交代的事都交代了, 黎浅浅用力的抱了抱管家, 这才眼圈红红的转身回了自己卧室, 开始收拾明天要带走的东西。


  因为不想惊动其他人,所以她这次不打算带太多行李, 只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然后把一直放在保险箱的那些贵重项链也装了起来。


  收拾好一切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梳妆台上,那里有一个小小的盒子, 盒子里放着一条已经发黄的银质项链,上面的奇怪小吊坠被蹭花了漆,显得更加破旧廉价。


  数钱。


  疏浅。


  她在被霍疏告白之后, 才突然想通这个小吊坠所蕴含的意义, 才知道霍疏对她的喜欢,竟然已经持续了那么久,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 她无法再心安理得的把项链戴在脖子上。


  记得刚取下来的时候, 她别扭得两天没睡好,时不时就去抚一下空落落的脖子, 她也想过用其他项链代替,可不管多名贵的链子,都无法像那条廉价项链一样,给她毫无存在感又时时都在的妥帖。


  ……怎么又想起他了?


  黎浅浅无言片刻,突然想到自己和黎深深离开这里后,消息应该很快就传开了,到时候霍疏肯定会知道这件事……他那个性格,动不动就会多想,让他从别人口中听说他们离开的消息,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要不提前跟他说一声?


  黎浅浅纠结的拿起手机,磨磨蹭蹭的把当前的账号退出,又把已经很久没登录的账号输入,犹豫半天后终于登录。


  登录的一瞬间,手机就响起一声消息提示音,她下意识的点进去,就看到和霍疏的聊天页面上,一张漂亮的晚霞照片弹了出来。


  是在她换完联系方式几天后发来的。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照片,突然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没有放弃,他还在等她。


  明明只是一张风景照,可黎浅浅愣是从照片上看出了他的委屈,如果他在自己眼前,肯定是抿着薄唇别开脸,隐忍的盯着地上的砖缝一动不动,用沉默宣示不满。


  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黎浅浅的心跳突然快了起来,她的手指像受了晚霞的蛊惑一般,轻轻颤动着点开右下角的加号,然后缓慢的移向‘视频通话’的选项。


  然而在点下去的瞬间,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点开之后,你能回应他的等待吗?能给他想要的结果吗?


  答案是不能。


  亲情友情都可以培养,唯有爱情是需要心动的,她对霍疏没有心动的感觉,如果现在勉强回应他的感情,只会在将来对他造成更多的伤害。


  黎浅浅垂眸,静了许久之后把账号退出,重新登录自己新申请不到一年的账号,接着把装了十八岁礼物的盒子合好放进抽屉,并没有和那些名贵项链一起装进自己的行李箱。


  第二天早上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管家亲自把他们送到了机场,仔细的交代生活上的注意事项:“国外环境比较乱,小姐晚上的时候千万别一个人出门,如果有事出去,记得和少爷一起……不行,最好还是不要出去,早睡早起,不要学坏……”


  “行啦,您已经交代八百遍了,我都记得。”黎浅浅哭笑不得的打断他。


  黎深立刻在一旁保证:“放心吧伯伯,我会看好她的。”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管家嗔怪的看向黎深,“以前就你一个人在国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带上小姐,一定别乱交朋友,更别把乱七八糟的人带回家,小姐是个小姑娘,安全方面你可千万得小心。”


  黎深头大:“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管家又交代了一些别的事,眼看着登机时间到了,这才依依不舍的送他们去安检。临到了安检口,黎家兄妹对视一眼,每个人都抱了抱管家。


  “……伯伯,您帮忙把国内的事都处理了,也尽快去跟家人团聚吧,不要再守着黎氏了。”黎浅浅哽咽道。


  管家眼眶泛红,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知道,我再过几天就走了,别操心我。”


  “我和浅浅安顿好了之后会去看您的。”黎深心里也不是滋味。


  管家笑笑,揉了揉他有些乱的短发,接着故意板起脸,催着两个人去过安检。


  兄妹俩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直到上了飞机,心情还依然沉重着。黎深安慰的握着黎浅浅的手,半晌迟疑的开口:“其实我那天说的是气话。”


  黎浅浅眉眼微动:“嗯?”


  “……我可受不了一辈子待在国外,等你读完研,我们就立刻回来,”黎深佯作不在意的开口,“到时候如果管家伯伯愿意,我们还是可以住在一起的。”


  黎浅浅笑了:“那也得伯伯的儿女答应才行,他们好不容易把伯伯弄回家,怎么可能再让我们把人带走。”


  “也是,”黎深顿时惆怅了,“所以等下次回国,就只剩下我们俩了?”


  这下得换黎浅浅安慰他了:“没关系的,我们可以经常去看他。”


  黎深撇了撇嘴,一时没有说话。兄妹俩无声的互相倚靠着,虽然对未来有短暂的迷茫,但一想到身边的人,仿佛又生出了无限的力量。


  飞机航行20多个小时后终于落地,而在这二十多个小时里,管家遣散了别墅所有工作人员,又把一切值钱的家具和物件都封存,昔日奢华热闹的房子彻底没了人气儿,像是黎氏彻底垮下的预告。


  黎家别墅封存这么大的消息自然瞒不住,黎向远得知时简直气得要疯了,怎么也没想到黎浅浅他们会这么绝情,而那些本来还在观望的债主们,一看别墅都封了,显然是做好了跑路的准备,于是立刻开始积极的找黎向远要账,本就摇摇欲坠的黎氏顿时陷入更深的深渊。


  黎氏焦头烂额,霍氏的员工们也不好受,尤其是霍疏的直系秘书,此刻更是汗如雨下。


  三天了,已经三天了。


  自从得知黎浅浅离开的消息后,霍疏就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到现在已经足足三天没出来了。


  对于家大业大的霍氏来说,三天足以积攒太多需要紧急处理的文件,秘书急得发疯,却不敢往办公室里闯。这几天他调动所有能用的人脉,想找到黎浅浅目前所在的位置,然而却一直无功而返。


  那个女人仿佛下了决心不让任何人找到她,秘书对此毫无办法。


  又一份文件送来,是霍氏目前最大的工程项目,半点都耽误不得,秘书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敲门:“霍、霍先生,和政府联合开发的旅游城项目报表出来了,需要我给您送进去吗?”


  里面的人没有回应。


  秘书静了静,又艰难的开口:“……这个项目截止时间是今天下午,我们得中午之前送过去,必须得您先过目才行。”


  还是无人回答。


  “……霍先生?”秘书又叫了他一声,最后心一狠,咬着牙低声道,“您如果不说话的话,那我就进去了啊。”


  “……我真的进去了啊。”


  他重复了好几遍,都没听到里面的人回应,最后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的推门进去了。


  办公室里很安静,霍疏站在落地窗前,只给他留了一个背影。


  秘书紧张的上前:“霍先生,文件……”


  霍疏安静的站着,甚至没回头看他一眼。


  秘书看着他孤寂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深不可测的老板也没那么可怕了……至少在现在,他只不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失恋的男人。


  而且刚满24岁,很有可能是第一次失恋。


  秘书抿了抿唇,想起这几年他对黎小姐的关注,还是忍不住安慰了:“其实……其实我觉得,黎小姐不声不响的离开,不是因为想躲着您,而是为了避开黎氏的麻烦,等黎氏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相信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霍疏眼眸微动,许久之后淡淡开口:“会回来吗?”


  秘书听到他说话了,顿时精神一震:“肯定会回来的,我打听过了,黎家别墅还在她名下,只要房子还在,她早晚都要回来的。”


  霍疏静静看着楼下风景,许久之后才转身看向他,秘书顿时站得笔直,生怕被他挑错。


  “她不回来就算了……”霍疏垂下眼眸,“但只要回来,我就不会再让她走。”


  秘书:“……”这句话乍一听挺深情的,可配合他的表情和语气,怎么感觉像看了一场恐怖片?


  ……


  “阿嚏!”黎浅浅猛然打了个喷嚏。


  黎深忙跑过来:“怎么了?感冒了?都说没事别乱跑,现在换季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不感冒才怪。”


  “我就打了个喷嚏,你怎么这么多话呢?”黎浅浅相当无奈。


  黎深冷笑一声:“怎么,嫌我烦了?”


  “……你最近好像很敏感啊,我就随口一说,怎么还当真了?”黎浅浅扬了扬眉,看到他脸上的烦躁后顿了一下,“说说吧,烦什么呢?”


  “还能烦什么,烦找工作的事呗。”黎深叹了声气,在她身边坐下。


  黎浅浅疑惑一瞬:“你那签证好像不能找工作吧?”


  “所以我才烦啊,”黎深生无可恋,“最近租房子添家具交学费,花了太多钱了,照这个花法,我觉得我们都坚持不到你毕业。”


  黎浅浅闻言好奇地捧住他的脸,像观察什么新奇物种一般盯着看,黎深无语:“看什么呢?”


  “看看我哥什么时候偷偷长大了,竟然也会操心生活费的事了。”黎浅浅笑嘻嘻的开玩笑。


  黎深默默打开她的手,斜了她一眼道:“你就笑吧,等钱花完了有你哭的时候。”


  “不会,我有钱。”黎浅浅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黎深嗤了一声:“你存款也就三百来万吧,之前给了管家一大半,剩下的买买这添添那的,哪还剩下多少,除非我们接下来省吃俭用,否则要不了半年,就得一起喝西北风了。”


  “什么三百来万,你看不起谁啊,我还有好几百万呢。”黎浅浅轻哼一声。


  黎深皱眉:“你哪来的钱?”


  “哦,来之前我把大学城那套房子给卖了。”黎浅浅回答。


  黎深顿了顿,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你大学城还有一套房呢?”


  “……所以我之前跟黎向远谈判的事,你都给忘了是不是?”黎浅浅问完都不用他回答,光看他表情就知道他之前没放在心上了,无言一瞬后跟他仔细掰扯,“总之我现在手上还有七百多万的现金,还有加起来价值千万的三十条项链,以及市值一个亿的别墅,足够我们两个花一辈子了。”


  黎深傻愣愣的看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还觉得我穷吗?”


  “……富婆,我错了。”


  自打知道自家妹妹多有钱之后,黎深总算不再操心找工作的事了,每天快快乐乐的在家做宅男,偶尔出门打打球做做运动,小日子过得相当潇洒。


  只是快乐的日子过得多了,他心里总有点没谱,尤其是看到黎浅浅每天为学业奔忙的时候。


  纠结了几个月,他终于决定和黎浅浅严肃的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会心里不安?”黎浅浅一脸疑惑。


  黎深苦恼的皱起眉头:“你就不觉得我现在玩物丧志?”


  “哥哥,你本来就没什么志向。”黎浅浅真诚的回答。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每天在家里闲着,吃你的喝你的,你就没有半点不满?”黎深板着脸追问,大有黎浅浅敢点头、他就离家出走的架势。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你现在真是心思越来越多了,什么时候跟我分这么清了啊,还你的我的,我怎么听着那么不舒服呢?”


  “……我没那意思,你别误会啊。”黎深说完,觉得自己刚才好像就是那意思,顿时有点沮丧。


  黎浅浅安慰的拍拍他的狗头:“我明白,你就是感觉我每天学习那么忙,你却在家吃吃喝喝打游戏,有点不够理直气壮是吧?”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黎深立刻点头。


  黎浅浅一脸为难:“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找个工作就能解决了,可你的签证又不能找工作,我总不能让你去□□工吧……要不这样,你有空了研究研究菜谱,没事给我做做饭怎么样?”


  如果换了以前,黎深肯定嫌弃得不行,但在心虚的玩了那么久之后,他竟然觉得这个提议还不错,于是欣然答应了。


  黎浅浅帮大龄儿童解决了心理问题,这才背着小书包往学校跑。黎深买了一堆厨具,正式开始研究做饭,起初因为毫无经验,用废了不少东西,慢慢的摸到了门道,竟然还做出点成果了。


  黎浅浅也是没想到,自己本来随口一提的想法,竟然被黎深落实得那么好,这下不仅给黎深找到了感兴趣的事,自己也每天都能吃到一堆好吃的,再不用委屈自己的胃吃三明治了。


  而她更没想到的是,自己读完一年的研究生、本来打算回国时,黎深竟然当了米其林大厨的徒弟,又进行了将近一年的学习,而她则成了陪读的那一个。


  寒往暑来,春秋交替,黎浅浅不知不觉中在国外渡过了一个年头,在新年的钟声敲响时,她也25岁了。


  这一年她和黎深一直刻意回避了国内的消息,但依然从各种渠道知道了黎氏破产、黎向远带着小儿子跑路的消息,也经常性看到关于霍疏的采访,知道他代替霍停成为霍家新一代掌门人,也成为了商界最不容小觑的人物。


  黎深拎着蛋糕进屋时,就看到电视上正播放霍疏的新闻,再看一眼坐在沙发上发呆的黎浅浅,他皱了皱眉叫了她一声:“黎浅浅,过来吃蛋糕。”


  “……哦。”黎浅浅赶紧关了电视,小跑着去找他。


  黎深这才满意,但还是忍不住说一句:“没事干了是吧,谁让你看他的?”


  黎浅浅无言的看向他。


  “看我干嘛,我也是为你好,”黎深瞪了她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现在过得很好,而且跟咱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你再看他也不可能再跟你像以前一样好了。”


  “……我也是随便看一眼,至于这么紧张吗?”黎浅浅无奈。


  黎深轻哼一声:“反正你记住了,他跟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后少惦记他就行了。”


  黎浅浅低着头专心插蜡烛,好半天才嘟囔一句:“知道了。”


  黎深看她一眼,到底没再说什么。


  吃完蛋糕后,兄妹俩一起坐在窗边往外看,今天的星星很多,一看就知道明天会很晴朗。


  “如果是国内,这会儿肯定到处都是鞭炮声,吵死了。”黎深嘟囔一句。


  黎浅浅扭头看向他:“想回去了?”


  黎深下意识想反驳,可对上她的眼睛后,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想回去了,”黎浅浅叹了声气,继续看天上的星星,“想管家伯伯,也想何蕾了。”


  黎深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好半天突然说:“我想开个餐厅。”


  黎浅浅眼眸微动。


  “开那种很大的餐厅,可能要很多钱,”黎深扬起唇角,“富婆,要投资吗?”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预算多少?”


  “如果开在好地段,保守估计得上千万。”黎深含蓄开口。


  黎浅浅啧了一声:“都小钱,我把那些项链卖了,钱就差不多了。”


  “谢谢富婆。”黎深当即叩谢。


  黎浅浅嫌弃的看他耍宝,等他安分下来后才开口:“我们再在这里待一年吧,明年再回去。”上辈子她死在25岁,心理阴影实在够重,即便这辈子很多事都改变了,她还是觉得今年要万事小心。


  黎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再多留一年,但听到她这么说了,也就欣然同意。


  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黎深先一步回国找开店地点,而黎浅浅则负责回国前的一切善后事宜,比黎深足足晚了两个月才回去。


  一天一夜的飞行之后,她的脚踩在了故乡的土地上,当即沉醉的深吸一口气,再打开手机迎接何蕾的怒骂。


  黎浅浅稍微把手机拿得远一点,一脸嫌弃的问:“麻烦先告诉我你在哪,说完了再骂也不迟。”


  “停车场!赶紧过来!”何蕾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黎浅浅无奈的把手机揣回兜里,不紧不慢的往停车场走去。刚到停车场,她还没来得及给何蕾打电话,一道影子就朝着她飞扑而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后抱怨:“你还知道回来啊?!”


  “我最好的朋友在这里,我怎么舍得不回来?”黎浅浅一脸无奈。


  何蕾轻哼一声:“这还差不多,走吧。”


  黎浅浅看她这么好哄,没忍住乐了一声,牵着她的手有说有笑的离开,并没有发现角落的车里有人拍照。


  秘书也相当震惊,没想到自己来机场接个人,竟然会遇到回国的黎浅浅,他当即把照片发给了霍疏,快速问一句:需要我跟着吗?


  霍疏收到消息时正在开会,按照他的习惯是不会理会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拿起手机点开了――


  照片上,她笑得眉眼弯弯,就像他每次梦到的那样。


  霍疏一直盯着手机,会议室里不知不觉中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只敢小幅度的交换眼神,疑惑这位情绪反复无常的老板怎么突然安静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议室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每个人都十分紧张,直到某人放下手机时,紧张的情绪到达了高峰。


  “这个月大家辛苦了,所有人奖金翻倍。”霍疏淡淡开口。


  会议室其他人:“……”这个月是淡季,他们辛苦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