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2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她被亲了她被亲了她被亲了……


  黎浅浅回到住处时, 整个人还是懵的,满脑子都只记得她被亲了,别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直到手机响起, 她才猛地惊醒。


  点开手机,是霍疏发来的消息:吓到你了?


  黎浅浅:“……”这个问题问得好, 看来自己上楼前的表情还是太好看,以至于他现在才想起问她。


  正当她无力吐槽时, 霍疏又发来一条消息:抱歉, 我没忍住。


  黎浅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沉默许久后问了一句:为什么亲我?


  她发完这条消息, 霍疏就没音了,一直到十分钟后突然打来视频电话。她下意识的点了拒绝, 对面静了片刻,才给她发来文字:因为喜欢。


  黎浅浅:“……”


  她怔怔的看着这四个字,觉得每一个字她都认识,可当拼在一起后, 却不懂是什么意思。不懂就问,她还就真的问了出来:为什么?


  霍疏像一直守着手机,在她发送消息后秒回:没有为什么, 就是喜欢。


  黎浅浅:“……”说了跟没说一样。


  霍疏似乎也意识到这句话没能解答黎浅浅的疑惑, 于是又多说了一句:你在我心里从来不是朋友,更不是妹妹。


  黎浅浅虽然这会儿脑子转不过弯来, 但这句话还是看懂了的, 他的意思是……他很久之前就喜欢她了?


  这有点颠覆她以往的认知, 再回忆之前相处的场景,突然一切都变了味道。


  黎浅浅怔愣的抚上自己的唇, 虽然刚才只是轻轻一点碰触,可唇上仿佛还残留他的温度,不管她做什么,都无法把这点温度驱逐。


  黎浅浅觉得自己今天受的冲击太大了,于是默默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倒扣着放在桌子上,着膝盖直愣愣的盯着热水壶,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这辈子的霍疏突然要走感情线了。


  不知坐了多久,已经静了音的手机突然震动,黎浅浅抿了抿唇,不怎么想去拿。然而手机没有停下的意思,震动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也让人心烦意乱。


  终于,她还是绷着脸把手机拿了起来,本来想直接挂断的,但看到手机上视频来电的名字后顿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接听。


  很快,何蕾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给你打半天电话了,你干嘛去了?”


  “……刚才没听到。”黎浅浅小声解释。


  何蕾无奈:“你整天把手机静音,能听得到才怪。”


  黎浅浅讪讪一笑,没有反驳她。


  “明天周六,我们去逛街吧,好久没出去……同桌,你不太对劲啊,是不是生病了?”何蕾话说到一半,突然皱起了眉头。


  黎浅浅摸了摸脸:“有吗?”


  “别摸了,脸好好的,我说的是你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有气无力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何蕾关心的问。


  黎浅浅下意识摇了摇头,但对上她的视线后又停顿一瞬,犹豫半天缓缓开口:“我确实遇到了点棘手的问题。”


  “什么问题?”何蕾忙问。


  黎浅浅咬住下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何蕾皱着眉头:“是哪方面的问题?”如果是她家里的事,那自己也帮不了她。


  “……感情上?”黎浅浅仔细想了想,应该属于是感情上的问题。


  何蕾闻言精神一震:“怎么,又有人跟你告白了?”


  “算是吧。”黎浅浅想起霍疏刚才说的话,斟酌着回答何蕾。


  何蕾顿时更好奇了:“以前又不是没人跟你告白过,我也没见你反应这么大啊……难道这次的人和之前的都不一样?”


  “嗯。”黎浅浅认同的点了点头。霍疏和别人比,肯定是不同的。


  何蕾来了兴趣:“是你喜欢的人?”


  “不是……吧。”黎浅浅略微有点迟疑,她以前是很喜欢霍疏的,但是对朋友、哥哥的那种喜欢,现在么……好像连那种喜欢都模糊了。


  毕竟他们真的是很久很久没有联络过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感情淡了也正常……既然淡了才正常,那为什么霍疏还要告白?黎浅浅又一次陷入思考的死循环。


  何蕾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眉头皱得更深了:“既然不是你喜欢的人,那直接拒绝就行了,干嘛这么纠结?”


  黎浅浅叹了声气:“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什么意思?”何蕾不解。


  黎浅浅有些头疼的倒在沙发上:“我不知道怎么拒绝,我……不太擅长拒绝他。”如果是别人,她能干净利落的整理了,可对方是霍疏……她怕会伤害到他,怕他记恨他,怕毁了两人之间的太平。


  她怕得太多,反而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何蕾定定的看着她,许久之后恍然:“懂了,那人身份是不是挺厉害的,你没办法得罪啊?”


  “……算是吧。”黎浅浅含混的说了一句。


  “那你喜欢他吗?”何蕾又问。


  这次黎浅浅坚定许多:“不喜欢。”


  “你非常坚定的认为,你和他是不可能的?”何蕾继续问。


  黎浅浅顿了顿:“嗯,不可能的。”虽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找谁做男朋友,但绝对不该是霍疏。


  “那你就晾着他呗,他慢慢就知道什么意思了,这样既不用伤对方自尊,你也不用勉强自己。”何蕾提议。


  黎浅浅仔细想了想,觉得目前来说好像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又跟何蕾聊了会儿天,她才疲惫的躺到床上,临睡前还在思考,霍疏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只可惜这种问题只有当事人知道答案,她又不可能真的去问霍疏,只好自己独自纠结。


  被霍疏突然告白后,她一直担心他会有下一步的动作,好在他只是比平时发消息频繁了些,其他的倒没做什么,甚至就连聊天,也只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对于那天晚上的对话只字不提。


  这让黎浅浅松了一口气,也乐于跟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霍疏依然坚持每天给她发消息,而她的回复却一天比一天少,直到临近寒假,她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默默换掉了手机号,以及其他一切联系方式。


  ……她已经铺垫这么久了,相信霍疏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应该能和缓的接受吧。黎浅浅有点忐忑,换完联系方式那几天经常做噩梦,生怕霍疏会突然找上门,质问她为什么不再回他消息。


  好在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当所有联系方式都换完后,霍疏并没有来找过她,至于有没有继续给她已经不用的账号发消息,那她就不知道了。


  一想到两个人曾经关系那么好,如今却以这种方式收场,黎浅浅就有些惆怅,但转念一想,自己做不到回应霍疏的感情,那么尽快给出答案也是一种尊重。


  ……现在只希望霍疏别太生气,更不要萌生报复的想法。


  霍氏,最高一层的办公室中。


  秘书一走进去,便感觉到了里面的低气压,他默默叹了声气,还是一脸严肃的走上前去了:“霍先生,我按您的吩咐已经调查过了,黎小姐最近一切正常,只是……换了联系方式。”


  霍疏垂下眼眸:“什么时候换的?”


  “大约两天前。”秘书回答。


  两天前,正好是她没再回复他的时候。霍疏静静的看着桌上的笔筒,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周围的气压更低了些。


  秘书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汗,压力极大的站在那里装雕塑。


  办公室里静了片刻,霍疏淡淡开口:“是我操之过急了。”


  秘书犹豫的瞄了他一眼,纠结要不要接他这句话。


  不等他纠结完,霍疏就看向了他,眼睛泛着不明显的冷意:“出去。”


  “……好的。”秘书果断转身离开。


  办公室里瞬间只剩下霍疏一个人,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响声。他默默看着自己的聊天软件,上面仅有的一个头像此刻是灰色的,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头像将永远都是灰色的。


  她比自己想得要心狠。


  霍疏静静的看着灰色的头像,脑子里闪过那天晚上小姑娘惊恐的神色。他那天去找她,本来是想跟她道个别,告诉她未来一两年可能都没办法再去见她,然而当看到她清澈的眼睛时,他却只想吻她。


  而他也这么做了,最后得到的结果就是,她为了躲避自己更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后悔吗?


  有一点,早知道她这么狠心,他当时就该吻得用力一点。


  霍疏看向落地窗外,大片的晚霞将天边烧出一个洞,映得整个世界都泛着暖意。他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给灰色头像的某人发了过去。


  消息发送成功,对面却毫无反应,他嘲讽的勾起唇角:“挺好的。”


  越是躲避,说明受到的冲击越大,越是冲击,才能越快放弃把他当哥哥的想法,等下一次再见面,他希望自己在她眼里是一个男人。


  太阳缓缓落下,彩霞逐渐泛灰,大地终于陷入一片黑暗。


  天亮了暗,暗了又亮,季节在明明灭灭的天空下交替,当又到了一个年末时,黎浅浅二十三岁了。


  新年依然是她和黎深一起过,两个人一起分吃完蛋糕,就跑去黎深屋里看电影了。


  “我刚才的话你都听到没有?”黎浅浅又问一遍。


  黎深不耐烦的应了一声:“听到了!你能不能安静点,我看电影呢!”


  “我跟你说的是正事,不比电影重要啊?”黎浅浅不服气。


  黎深头疼:“可你都说八百遍了,我背都能背出来了。”


  “哦?那你背个试试。”黎浅浅扬眉。


  黎深面无表情:“黎氏现在陷入财务危机,随时有破产的风险,最近不管黎向远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心软帮他,更不能随便签他给的合同。”


  “看来是认真听了。”黎浅浅这才满意。


  黎深斜了她一眼:“我看你就是杞人忧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黎氏现在是不太好了,可也不至于会破产吧?”


  “会不会破产,你过段时间不就知道了,”黎浅浅伸了个懒腰,“总之你记住我的话,一定不要相信爸,知道吗?”


  “嗯,知道了。”黎深轻哼一声,没太当回事。在他心里,黎向远虽然恶心,但毕竟和他们还是有血缘关系的,所以他不太相信黎向远日后会为了小儿子,骗自己去背下所有债务。


  黎浅浅扫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不过她也没专门反驳他,毕竟事实胜于雄辩,等到事情发生后,他自己就明白了。


  屋里暖气开得很足,电视上还播放着90年代的贺岁片,黎浅浅昏昏欲睡,终于忍不住起身往外走。


  “你去哪?”黎深在后面问。


  “出去散散步。”


  黎浅浅回答完就直接下楼了,从别墅里走出去时一阵冷风恰好吹过,她打了一个哆嗦,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


  深吸一口仿佛渗着冰的空气,她的脑子彻底清明,心情不错的在院子里散步。今天是大年三十,别墅里的佣人大部分都回家过年了,所以院子里很清净,除了她连个人影都没有。


  她在院子里转悠一圈,走着走着就到了阁楼前,看着融于黑暗的阁楼,她突然想起了曾经住在这里的人。


  她换了联系方式后,就没再收到过霍疏的消息,更没有见霍疏来找过她,这个人突然出现了几天后,又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里,以至于她每每想起当初那个吻,都忍不住怀疑那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画面。


  黎浅浅叹了声气,突然没了散步的心思,于是低着头回别墅了。她走了之后,霍疏出现在她停留过的地方,眼角泛凉的看向二楼黑着的窗户。


  秘书跟在他身侧,感觉压力很大:“霍、霍先生,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董事长还等着您用年夜饭呢。”


  霍疏静静的盯着窗户看了许久,才沉默着转身离开。秘书松一口气,急忙跟了出去,只是坐上车后许久才发现,他们去的方向不是霍家老宅。


  “……霍先生,您不回去吗?”秘书小心的问。


  霍疏垂眸:“嗯。”


  “可年夜饭……”


  “让他自己吃,”霍疏闭上眼眸,不带任何情绪的开口,“我回酒店。”


  听到他这么说,秘书不敢再劝了,只能默默给霍宅的管家发了条消息,把霍疏的决定告知了他。


  一直在等霍疏的霍停听到这个消息时,气得把一桌子饭菜都砸了,然而对霍疏本人却无可奈何。他这个儿子成长得太快,足够狠心足够有天赋,一年前他还勉强能控制,如今却要被牵着鼻子走了,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了。


  新的一年在12点的钟声之后来临,有人安眠,有人发火,也有人静静的站在酒店最高层的套房里,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一夜未睡。


  过完年,寒假就开始倒数计时了,开学就是大四下学期的黎浅浅,非常珍惜这最后的假期,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在最后的几天生生把自己给养胖了几斤。


  毕业后一直在家打游戏的黎深委婉提醒:“你现在又没课,假不假期的都一样,没必要这么放纵自己吧。”


  “谁说我大四没课了?没看我这几天一直往外跑?”黎浅浅斜了他一眼,“我最近已经开始准备留学材料,准备去国外读研究生了。”


  黎深愣了一下:“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


  “我也是最近刚做的决定,顺便提醒你一下,你做好去陪读的准备。”黎浅浅理直气壮的要求。


  黎深当即反对:“我不去,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了,我是不会再出去的。”还是家里的外卖和网线更适合他。


  黎浅浅眯了眯眼睛,随后淡定开口:“你不去也行,毕竟你要跟我一起的话,我要是谈了恋爱,也不方便往家里带不是。”


  黎深闻言当即瞪眼:“你要把谁往家里带?!”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黎浅浅微微一笑。


  黎深炸毛了:“黎浅浅你长本事了?还没出国呢就要学人往家带男人了?!我告诉你我不同意!”


  “山高皇帝远,你到时候能管得到我?”黎浅浅扬眉。


  黎深气恼:“还山高皇帝远,你想得美!我跟你一起去!”


  “成交!”黎浅浅当即拍板。


  黎深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你故意激我?”


  “我也没办法啊,谁让我离不开哥哥呢。”黎浅浅讨好的撒娇。黎氏今年会受到接二连三的重创,她和黎深虽然没进黎氏工作,但作为黎家的一员,很难不受到影响,为了让影响降到最低,她只能带黎深离开,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回来。


  黎深不知道她心里那些弯弯道道,对她给出的理由颇为满意,当即心甘情愿的答应去陪读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随着天气越来越热,电视上关于黎氏的新闻也越来越多,即便是没心没肺的黎深,也知道黎氏这次很难挺过去了。


  而一直没出现的黎向远,也在夏初的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家里。


  太久没见面,当看到黎向远鬓边的白发时,黎深愣了一下,讥讽的话愣是没说出口。


  “深深。”黎向远疲惫的叫了他一声。


  黎深顿了顿,绷着脸上前:“你回来干什么?”


  “深深,黎氏要撑不下去了,你能帮帮我吗?”黎向远眼底布满红血丝,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睡了。


  黎深板着脸没有说话。


  黎向远从公文包里掏出几个文件:“黎氏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只要有足够多的资金,危机就会迎刃而解,这些合同上是我以私人名义开发的项目,现在已经到了回款的时候,只是我身份特殊,不能以我的账户接收这笔款项,爸爸只能找你帮忙了。”


  他说着,眼底泛泪的看向黎深:“你放心,不会麻烦到你什么,只需要你签一下合同,让钱从你账户上过一遍,深深,你帮帮爸爸好不好?”


  黎深沉默一瞬:“只是让钱从我账户过一遍?”


  “是,我保证你不会有任何损失,”黎向远忙道,“就是手续上有点麻烦,需要律师在场,不过没关系,一上午就能解决了。”


  黎深定定的看着他,一时间没有说话。


  黎向远声音沙哑:“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兄妹,你可能不想帮我……但我现在也没有办法了,要不这样,你只要答应帮我,我就把黎氏交给你怎么样?”


  黎深看向他手中的合同:“给我看一眼。”


  黎向远眼睛微亮,急忙把合同交到他手上。


  黎深漫不经心的翻了几页,显然没仔细看。黎向远低下头,掩盖住眼底的不屑。


  “原先浅浅跟我说你把我当傻子,我还不信来着,现在一看,你还真把我当傻子了。”黎深眼底闪过一丝讥讽。


  黎向远愣了一下,抬头猛地看向他。


  “把黎氏给我?亏你说得出来,我要一个亏空几个亿的破产公司干什么,下辈子替你还债吗?”黎深冷笑一声,“这些合同又是什么陷阱,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深深……”


  “滚出去,”黎深不耐烦的打断他,“趁我还能好好说话,给我滚出这个家。”


  “谁准你这么跟我说话的!”黎向远特意挑了个黎浅浅不在家的时间来,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结果现在却是这么个结果,顿时气得直哆嗦。


  黎深眼角微微泛红,声音却依然冷漠:“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你!”


  看到黎深强硬的态度,就知道他真能做得出来,黎向远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离开了。黎深垂下眼眸,一个人在客厅里站了片刻,才面无表情的回房间。


  听说黎向远来过的消息后,黎浅浅急匆匆跑回了家,一看到客厅里没人,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跑到黎深卧室看到人后,这才松一口气。


  “爸来干嘛了?”她皱着眉头问。


  黎深看向她:“让我签合同。”


  黎浅浅看到他眼睛泛红,静了静后上前抱住他:“没事的,他本来就不爱我们,没必要为他伤心。”


  “你什么时候出国啊,我不想留在这里了。”黎深声音有些闷。


  黎浅浅拍拍他的后背:“你想的话,我们随时可以走。”


  “好,走吧,”黎深揉了揉眼睛,“走了就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