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1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因为霍疏坚持不让请假, 黎浅浅只好先带着他去上课,同班的人看到霍疏又来了,都心照不宣的交换一个眼神。


  黎浅浅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但也无可奈何, 总不能人家什么都没问,自己就冲上去解释吧。


  和上午不同, 下午排了四节课,一直上到天色渐晚才结束, 黎浅浅看了一眼暗下来的天空, 主动说一句:“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


  霍疏答应后, 两个人就到学校附近的餐厅吃了点东西, 然后就一起往小区走了,经过一天的相处, 黎浅浅比之前自在了许多,但还是有些放不开,等走到自己小区楼下时,她停下脚步:“我上去给你拿外套吧。”


  言语间没有邀请他上楼的意思。


  霍疏黑沉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 看得她莫名的心虚,正要想办法开溜时,听到他淡淡开口:“我渴了。”


  黎浅浅:“……”


  十分钟后, 两个人出现在黎浅浅的房子里, 桌子上的热水壶正咕噜作响。


  “……没想到你现在还挺养生。”黎浅浅讪笑着打破沉默。


  霍疏静静的看着她,片刻之后回答:“不养生。”


  “那为什么非要喝热水?”黎浅浅扬眉。


  霍疏表情不变:“是啊, 为什么?”


  黎浅浅顿了一下, 隐隐觉得他这句话意有所指, 正要仔细思考时,一直烧着的热水壶总算停了下来, 她当即跑去倒水,然而手还没碰上壶柄,手腕就被霍疏握住了。


  他泛着凉意的手指轻易的困住了她的手腕,黎浅浅僵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把手抽回来。


  “我来。”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讷讷的应了一声,沉默的看着他倒完水,跟着他回到沙发上坐下。


  虽然今天相处了一整天,但两个人说的话并不多,大多数时候都像现在这样,各自做各自的事。黎浅浅不知道霍疏怎么想,反正她挺别扭的,只希望他快点离开。


  或许老天都不忍心她这么尴尬了,在一杯水喝了不到三分之二的时候,霍疏的手机就开始不停的响,一看就是有什么急事。


  然而霍疏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把手机静音了,接着继续慢悠悠喝自己的水。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无言的提醒他:“你真的不接电话吗?”


  “嗯。”


  “……你还是接吧,万一有什么重要的事呢?”黎浅浅婉言提醒。她现在挺希望有急事出现,好让他尽快离开。


  霍疏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想法,本就漆黑的眼眸多了一层雾色:“没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跟什么啊?


  黎浅浅顿了一下,许久之后恍然:“你是觉得我在,接电话不方便吗?那我先出去吧,你在屋里接电……”


  “不接。”再开口,霍疏的声音里已经泛了凉意。


  黎浅浅:“……”不接就不接,了不起哦。


  静了音的手机还在闪烁,电话一个接一个的进来,黎浅浅却不再提醒他了,只是默默看着他把一杯水喝完,就赶紧说一句:“我送你出去吧。”


  霍疏沉默的看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又给自己倒了杯水。


  黎浅浅:“……”


  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滑过,等霍疏第四杯水下肚时,墙上钟表的时针已经从八指像了九。


  “……今天的晚饭很咸吗?为什么你这么渴?”黎浅浅不解的看着他。


  霍疏静了片刻:“想喝。”


  “那、那你还要喝吗?”黎浅浅有些迟疑,壶里的水已经全部喝完了,他如果还要,那就得再烧一壶……那得什么时候才能把人送走啊。


  霍疏默默盯着烧水壶,许久之后作出判断:“不喝了。”


  黎浅浅当即松一口气:“我送你下楼。”


  “嗯。”


  两个人同时起身,走到门口时黎浅浅想到什么,又赶紧折回去一趟,等再次出现在霍疏面前时,手里已经拿上了他昨晚落在这里的外套:“走吧。”


  霍疏冷淡的看了外套一眼,一言不发的和她一起下楼,两人刚一到楼下,秘书就急忙迎了上来:“霍先生,董事长找您。”


  他口中的董事长,正是霍家如今的主事人霍停,霍疏的亲生父亲。


  “知道了,”霍疏淡淡的应了一声,接着低头看向黎浅浅,“衣服洗了吗?”


  “……啊?”黎浅浅不懂他的意思。


  霍疏的目光落在她手上搭着的外套上:“洗了吗?”


  “没、没有。”她昨晚就披了一下,不至于还要帮他洗了吧。


  然而霍疏似乎就是这么想的:“洗了再给我。”


  “……行吧,我明天早上送干洗店,你给我留个地址,等洗完我直接让干洗店给你送去。”黎浅浅无奈的开口。


  霍疏神色清冷:“洗完联系我,我会来拿。”


  黎浅浅感觉自己太阳穴都要乱跳了:“那太麻烦了,还是让干洗店直接送吧。”


  “我会来拿。”霍疏坚持。


  黎浅浅抿唇,心里突然闪过一丝烦躁。


  眼看着气氛要一泻千里,秘书及时打断:“霍先生,我们得赶紧走了,董事长一个小时前就下了飞机,现在应该已经到酒店了。”


  霍疏眉眼微动,上车前停顿一下,突然伸手抚了一把黎浅浅的额发,然后在她没反应过来之前松开了:“脾气变坏了。”


  说完,他就直接上了车。


  黎浅浅:“……”


  目睹了霍疏一切行为的秘书瞬间头大,僵硬的跟黎浅浅道了声别,然后赶紧坐上副驾驶让司机离开,以免他家霍先生因为太过直男而被弄死。


  司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到秘书紧急的语气,立刻加大油门驶离小区。等小区的大门被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秘书才松一口气,接着一抬头,就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霍疏阴郁的脸。


  秘书:“……”好话没说几句就跟人较劲,最后还说人家脾气不好,也不知道哪来的脸生闷气。


  秘书突然觉得霍先生也没那么高不可攀了,至少去掉长相和家世,在他们村都属于找不到对象的那种。


  腹诽归腹诽,眼看着车里的温度越来越低,秘书还是及时开口了:“霍先生,董事长这次前来,应该是为了南山区项目的事,如果他要去视察,那您这几天应该没有时间了……需要跟黎小姐说一声吗?”


  “不用,”霍疏淡淡开口,“她不想见我。”


  秘书:“……”没想到还挺有自知之明。


  像是看出了秘书的想法,霍疏不深不浅的看了他一眼,秘书一个激灵,顿时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还有多久到酒店?”霍疏淡淡开口。


  秘书看了眼时间:“二十分钟左右。”


  “太久,先在附近找个酒店。”霍疏垂眸。


  秘书愣了一下:“您有什么事吗?”他们现在去酒店是为了见董事长,难道霍先生嫌酒店太远,所以想找个近的地方等董事长过来?


  不等他弄明白,就听到霍疏语气没有半点起伏:“上厕所。”


  秘书:“?”


  这边司机忙着找酒店让霍疏上厕所,那边黎浅浅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直接把外套拎去了小区里的干洗店。


  等她回到家后,才发现黎深刚才给她打了视频,她休息片刻又给他打了回去,等对面接通后她懒散的到床上躺下:“有事?”


  “周慧那事儿你解决了没有?”黎深直接问。


  黎浅浅:“……”


  “怎么不说话?”黎深皱眉,“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事,”黎浅浅揉了揉眼睛,“就是……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黎深沉默一瞬,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说忘就忘了?”


  “还不是因为霍疏,”黎浅浅叹了声气,“他今天一整天都跟我在一块,害得我根本没心思想别的,也就把找黎向远他们算账的事给忘了。”


  “霍疏?他为什么一整天都跟你在一起?!”黎深当即炸了。


  黎浅浅幽幽看了他一眼:“这件事说来话长,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周慧……”


  她吧啦吧啦把霍疏外套忘在自己这里的事从头到尾说一遍,说完一抬头,看到钟表时针已经指向晚上十二点了。


  黎浅浅喝了口水:“总之就是这样,我已经把外套送干洗店了,等洗完就让他过来拿。”


  “你还要跟他见面?”黎深眉头深皱。


  黎浅浅无奈:“废话,他衣服还在我这儿呢。”


  “再等我几天,我考完试就回去,衣服我去给他,你就别见他了。”黎深当即拍板。


  黎浅浅不解:“干嘛这么麻烦,我直接还他就行。”


  “不行,你少跟他来往。”黎深皱起眉头,坚决反对他们见面。霍疏现在的举动,摆明了对她还有想法,他当然不能放任两个人继续联系。


  见他执意如此,黎浅浅只好答应了,衣服洗好之后也没联系霍疏,只等着黎深回来,而霍疏也没有主动联系她,出现和消失都是那么突然,以至于她时不时还有些恍惚,觉得见面的那两天是她的幻觉一般。


  但显然不是。


  黎深暂时没回来,霍疏也没找她,她总算有空去找黎向远了,原本想拿这件事再敲他个几百万,没想到黎向远一看到她就先发制人了:“报警抓周慧的人是不是你?”


  黎浅浅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报警抓她了?”


  她之前险些被绑的时候是报警了,但当时并没有直接把周慧撂出来,为的就是今天能敲诈黎向远,毕竟绑架这事儿到底没成,只要周慧咬死了只是吓唬她,就不会受到太大的惩罚,与其拘留个几天,还不如趁机要点好处。


  黎向远看到她茫然的表情更加恼火:“不是你还能是谁?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弟弟的亲生母亲,你怎么能这么做!知不知道没了她小乘这几天一直哭闹?!”


  黎浅浅回过神,冷笑一声反问:“她在□□我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我也是你亲生女儿?她都不怕撕破脸,我还怕什么?”


  “你非要跟她比做什么!”黎向远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火气,“你现在就去警局,想办法把她捞出来,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你不认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犯不着这个时候威胁我,”黎浅浅不耐烦的揉了揉耳朵,“别动不动搞得好像没了你我就不能活了一样,咱们父女的感情还没到那一步。”


  “你!”


  黎向远怒喝一声,随即想到周慧还被关着,只能咬牙服软:“浅浅你别任性,她对不起你,我可以帮你教训她,但这事不能闹到警局去,她是小乘的母亲,如果她留了案底,那小乘以后如果想往仕途发展,那就等于绝了路啊!”


  “你倒是会为你小儿子着想,”可惜你破产之后一样会有案底,对小儿子来说没什么区别,黎浅浅讽刺一笑,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不过就算她做的事败露了,绑架也只是未遂,以你的能力,还不能保下她?”


  她问完之后,就看到黎向远愣了一下,接着皱起眉头质问她:“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


  黎浅浅无语:“我至于这个时候还装傻吗?”


  “她不是因为你这件事进去的,而是因为在之前的公司亏空公款……难道不是你告发的?”黎向远死死盯着她。


  黎浅浅沉默一瞬,真心实意的看向他:“你觉得我会有那个本事?”


  黎向远愣了愣:“所以会是谁……”


  “我哪知道。”黎浅浅斜了他一眼,随即想到了某个人,她顿时不说话了。


  黎向远焦躁的走来走去:“不是你还能有谁,就算有人想整她,怎么可能这么巧合,非要现在整……”


  “不知道,我今天回来本来打算找你们算账的,既然你们都没空,那我还是先回去吧。”黎浅浅说完,施施然离开了黎向远的住处。


  她回了学校后,立刻想联系霍疏求证,然而掏出手机才想到,她根本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不是,其实还是有的,但很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换号。


  黎浅浅纠结片刻,最后还是点开了聊天框。


  聊天框里上一次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两年多以前,那个时候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和霍疏彻底陌路了,所以相当释然的给他发了最后一条消息:再见,希望你幸福。


  而这条消息,此刻就停在他们的聊天框里。


  ……要不还是不问了吧,她之前给他发了一年多的消息,他都没有回复,显然这个号码是不用了。


  黎浅浅纠结时,手指无意识的在聊天框里输了几个标点符号,等确定不发消息后,她又把标点符号删除,然后退出聊天框。


  然而她刚一退出,对面就弹出了一条消息:为什么不说话?


  黎浅浅吓了一跳,见鬼一样盯着聊天框好半天,才确定这条就是霍疏发的。


  她:……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话?


  霍疏几乎是秒回:显示正在输入中。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斟酌片刻后还是回复了:我今天去找我爸了,听说周慧被抓了?


  霍疏:嗯,我叫人做的。


  黎浅浅皱眉:为什么?


  霍疏:她欺负你。


  黎浅浅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回一条:谢谢。


  说完谢谢,她想了想又回复一句:其实我自己可以解决的,以后还是不麻烦你了。


  或许对他来说只是顺手的事,但对她来说却是被帮了极大的忙,他们现在的关系不比以前,她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好意,毕竟人家也不欠她的。


  虽然这样显得有点不识好歹吧。


  黎浅浅发了这一条之后,霍疏就没消息了,不知道是在忙,还是对她的话产生了不满。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她和霍疏也处在两清的状态,可每次看到霍疏沉默,她心里还是下意识的咯噔一下。


  她等了一会儿,霍疏还是没音,她只好主动尬聊:我今天联系你的时候,没想到你会回复诶。


  霍疏这次倒是秒回了:为什么?


  黎浅浅松一口气:我以为这个号你不用了。


  霍疏:没有,一直在用。


  一直……在用?那他走了之后,她给他发了一年多的消息,为什么没见他回复?黎浅浅沉默片刻,突然没了聊下去的想法。


  或许现在的她已经释然,也习惯了两个人的疏远,可在他走后的那段时间,她却是真心实意的伤心过的……而这个害她难过的人,明明一直在用以前的账号,却一直没有回复她。


  那她之前都成什么了?


  黎浅浅心里涌起一阵烦躁,绷着脸把手机收起来了。


  另一边霍疏一直等着她的消息,等了许久却没有等到。


  秘书看到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忍不住偷偷提醒了他几次,但他不为所动,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终于,他的异常引来霍停的注意,霍停皱起眉头看向他:“霍疏。”


  霍疏顿了一下,清冷的撩起眼皮看向他。


  “有什么事吗?”霍停沉声问。


  “没有。”霍疏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却没有锁屏关机。


  霍停不悦的看他一眼,继续刚才的会议。


  等会议结束后,他叫住了往外走的霍疏,等所有人都离开后才淡淡开口:“听说你去找黎家那个女儿了?”


  霍疏冷淡的看向他:“你想说什么?”


  “现在的黎家越来越不中用了,黎浅浅不是你最好的选择,如果你想玩玩,那就随便你,可如果你想来真的,我劝你最好放弃。”霍停直言。


  霍疏眼神泛冷:“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是我儿子!我不管谁管?!”霍停不悦。


  霍疏唇角勾起一点讥讽的弧度:“你儿子已经死了,还没有进黎家墓园,这件事你都忘了?”


  “霍疏!别忘了霍家现在还不是你做主!”霍停脸色铁青。


  霍疏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不是我做主,可也不是你一人能做主的。”


  霍停冷笑一声:“我知道你有本事,我现在奈何不了你,可黎浅浅呢?你确定我对她也做不了什么?”


  听到他再次提及黎浅浅,霍疏周身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你敢动她?”


  “逼急了,我什么都敢,你要是不信,大可以继续激怒我。”霍停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便离开了。


  霍疏垂着眼眸站在会议室,遮光窗帘挡住了大半的阳光,他一半的侧脸也藏匿在阴影中,整个人都好像被虚化了一般。


  秘书进来时,就看到他静静的站成了一尊雕塑,眼底的冷仿佛化作了实质的冰刃,随时要发起攻击。


  他小心的站在门口处,正思考要不要说点什么时,就听到霍疏语气毫无起伏的开口:“是我操之过急了。”


  秘书:“?”


  他不懂霍疏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然而不等他去问,霍疏便已经越过他离开了。


  不知道霍家父子发生过什么的黎浅浅,在生了霍疏两天闷气后收到了干洗店发来的短信,于是晚饭之后便散着步去拿了衣服,慢吞吞的往住处走。


  天气越来越冷了,人们都不怎么出门了,晚八点不到的时间里,小区里竟然清净得可以。黎浅浅悠哉悠哉的往家走,快走到小区楼下时突然停住,怔怔的和站在那里的霍疏对视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皱起眉头问。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片刻之后突然朝她走来。黎浅浅本以为他只是要靠近了说话,结果他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她脑子还没转过弯,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


  然而没退两步,他就走到了她面前,两个人瞬间只剩下一拳的距离。黎浅浅往后退的脚步慌了一瞬,顿时左脚踩右脚往后仰去,霍疏及时揽住她的腰,直直的把她带进怀里。


  “你怎么……”


  黎浅浅的话没说完,她的唇就被堵上了,当清新的草木剃须水味道钻入鼻腔,她瞬间睁大了眼睛,脑子里仿佛被炸过一般,变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废墟。


  霍疏轻轻吻过她的唇,便直接松开了她,漆黑的眼眸更深一分,视线几乎要将她吞噬。


  “等着我,等我回来找你。”他的声音微哑,一如少年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