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5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把东西送出去后,黎浅浅一整晚睡得都很踏实,第二天一大早就精神奕奕的下楼吃早餐了。


  她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黎深才打着哈欠下楼,黎浅浅主动打招呼:“早啊哥。”


  黎深一个哈欠没打完,险些把自己噎死,板着脸到餐桌前坐下:“早。”


  黎浅浅拿面包片的手一顿,一脸新奇看着他:“你在跟我打招呼?”


  “……你话怎么这么多?”黎深顿时不耐烦。


  黎浅浅以25岁的阅历看18岁的黎深,突然发现他就是小屁孩一个,就差在脸上写‘别扭’二字了。


  她咳了一声忍住笑,放软了声音道:“我这不是开心嘛。”


  黎深嗤了一声不说话了,两个人安静的吃着早餐,不一会儿他突然冒出一句:“鞋不错。”


  多的没有再说,黎浅浅的唇角却扬了起来。


  两个人吃饭的功夫,管家拿着一个文件夹过来了,径直交到了黎浅浅手中。


  黎深不动声色的伸着脑袋,试图看清那是什么。黎浅浅打开文件夹简单看了一遍后,抬头就对上了黎深的眼睛。


  “你要看吗?”她主动问。


  黎深不屑的嘁了一声,半晌高冷的伸出手。黎浅浅笑着将文件夹给他,看了眼时间后扭头问管家:“霍疏吃完早餐了吗?您等一下去催催他,我们一起上学。”


  原文中她和黎深没和霍疏一起上学,导致霍疏第一天上学迟到,在校门口遇到几个同样迟到的混混,那些人本来想从他身上讨点便宜,不料霍疏丝毫不让,一群人在校门口发生争执。最后霍疏受伤,那些人被停课一周,看似问题解决,梁子却结上了,后面霍疏几次被欺负都有那些混混的手笔。


  为了避免这件事再发生,她今天开始要跟霍疏一起上下学。


  “他一个小时前就出门了。”管家回答。


  黎浅浅顿了一下:“出门了?”


  “是的。”


  她懵了一瞬,正要再问,就被黎深打断了:“这到底什么玩意儿?”


  “血缘鉴定,”黎浅浅抿了抿唇,平静的看向他,“用我和霍疏的DNA做对比,上面的数值证明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也就是说,他不是爸爸的私生子。”


  黎深愣了愣:“还真不是?”他又把鉴定报告仔细的看了一遍,还上网搜了搜专业词汇的意思,确定报告上都是真的后,他皱眉看向黎浅浅,“那爸为什么要把他接回家……”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肯定不是爸哪个情人的儿子,”黎浅浅说完,怕他又脑补些乱七八糟的,于是从源头上制止,“以爸那个不负责任的性格来说,连我们这些亲生的都不管,更别说其他人的孩子了,估计是有什么利益相关,他才会把人接回来。”


  黎深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我刚才差点就这么以为了。”接着想到自己这么多天都针对错人了,心里顿时有种微妙的不舒服感,倒让他宁愿霍疏是私生子了。


  黎浅浅:“……”她就知道他会多想。


  无语一瞬后,她又看向管家:“霍疏为什么走这么早?是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他没跟任何人说,就直接出门了,我也是门口保安说了才知道的。”管家回答。


  黎浅浅沉默片刻,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不会自己走的吧?没司机送?”


  管家认真的点了点头。


  黎浅浅:“……”


  她深吸一口气,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她的动静太大,椅子被她撞得朝后挪动一截,和地板摩擦后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直心不在焉的黎深猛地回神,不高兴的皱起眉头:“你干什么?”


  “霍疏可能走着去学校了,我们得快点去追他。”黎浅浅头疼道。


  黎深表情古怪:“……有病吧,他那腿脚还能走着去学校?我们坐车都得半个小时呢!”


  “但凡我们之前对他好一点,他也不至于走着去。”黎浅浅看了他一眼。


  黎深理亏,顿时不说话了,见她急匆匆要走,顿了顿道:“你去追吧,我饭还没吃完。”


  “不行,我们一起。”黎浅浅说完就去拉他。


  黎深恼火:“你非拉着我干嘛?我们又不顺利!”


  “我们是一个学校,怎么不顺路了?”黎浅浅无语。


  黎深白了她一眼:“你不接苏雨了?”


  黎浅浅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还有苏雨这号人物。


  苏雨是舅舅家女儿,她两岁到七岁这段时间爸妈闹离婚,黎深住在大伯家,她则在舅舅家生活。因为有这段生活经历,她一直自认和舅舅家很亲,拿苏雨当亲生姐妹来看,高中三年每天早上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去接她,晚上放学则先把她送回家。


  然而也就是她当做亲人的一家,老的一直吸黎家的血,小的跟她表面要好,背地里却一直诋毁她,以至于高中三年都没人敢和她来往。这也就算了,他们还在黎家破产之后,转头跟黎家以前的竞争对手勾搭上了。


  总的来说,就是一家子白眼狼。


  黎浅浅回神,刚要说话苏雨就发短信来了,看似好脾气的提醒她要迟到了,让她早点出门,实际上就是等的不耐烦了。


  黎浅浅冷笑一声,淡定的把短信删了,抬头对黎深道:“不接了,以后都不接了,今天开始我们一起上学。”


  “黎浅浅,我现在真觉得你越来越古怪了。”黎深一脸莫名,但心情却是不错。


  嗯,他最讨厌舅舅那一家子了。


  汽车从半山别墅中驶出,黎浅浅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生怕会错过霍疏。黎深看到她紧张的样子轻嗤一声:“至于吗?”


  “至于。”黎浅浅扫了他一眼,继续往外看。


  过了大约十分钟,她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背影:“停车!”


  汽车猛地停下,轮胎和地面摩擦出一声钝响。


  黎浅浅急匆匆下车,快步追上前面的霍疏。霍疏顶着太阳走了太久,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苍白的脸色衬得眼睛愈发漆黑,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凉意。


  黎浅浅看到他本能的瑟缩一下,接着发现他还穿着落水那天的衣服,讪讪的挑起话题:“你怎么没穿我给你的那几件衣服?”


  霍疏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黎浅浅赶紧跟了上去,一边跟一边放缓了声音:“先不说衣服的事,快迟到了,我们一起去学校吧?”


  这一次霍疏倒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只是并没有停下来,显然是不愿意和他们一起走。


  黎浅浅见他油盐不进,咬咬牙突然跑到他前面,张开双臂拦住他:“你不准再走了。”


  “让开。”他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黎浅浅肩膀颤了一下,鼓起勇气拒绝:“不让。”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清冷的眼眸里不带半点情绪,黎浅浅和他对视三秒,讪讪的放下了胳膊。


  她郁闷的看着他从自己身侧经过,嗅到他身上的洗衣粉味后,更郁闷了。


  他得多恨她,才宁愿一件衣服晚上洗白天穿,也不肯接受她的帮助?正当她失神时,黎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边:“他不上车?”


  “嗯。”黎浅浅眉头深皱。


  黎深想了想:“要我把他推车里吗?”


  “……我谢谢你了,不用。”黎浅浅果断拒绝了。


  黎深啧了一声:“那你赶紧,第一天上课我可不想迟到。”


  黎浅浅纠结三秒,深吸一口气道:“你先走吧。”


  黎深顿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跟他一起。”兴许多个人,那些混混就不敢找麻烦了。


  黎深顿时无语:“黎浅浅你没毛病吧?从这里走到学校,至少还得一个多小时。”


  “不说了,你赶紧走吧。”黎浅浅说完,就小跑着去追霍疏了。


  黎深目瞪狗呆,半晌嘀咕一句‘真是疯了’,就扭头回车上了。


  黎浅浅追上霍疏,走在外侧讨好的对他笑:“我突然也不想坐车了,陪你一起走路吧。”


  霍疏冷淡的看着前方,似乎连视线都不屑于分给她。


  黎浅浅毫不气馁,继续活跃气氛:“那些衣服你是不喜欢吗?今天第一天开学,应该没有晚自习,不如我们放学一起去商场吧,挑一些你喜欢的,你喜欢简单点的对吗?”


  她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比划着,一个人硬生生营造出热烈的气氛,正当她说得热闹时,霍疏突然眼神一戾,攥着她的胳膊猛地拉了过去,黎浅浅一时没有防备,因为惯性朝他倒去,一张脸结结实实的砸进他的怀里。


  汗味和洗衣粉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类似于海盐薄荷的气味,直接凶猛而霸道的占据了她的所有感官,耳边有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黎浅浅的脑子静止一瞬,直到被霍疏推开才活过来。


  “不要命了?”他阴郁的问。


  黎浅浅咽了下口水,才意识到刚才似乎有危险发生。


  “谢、谢谢。”她怔怔的和霍疏对视,睡不醒的下垂眼透着一股傻气。


  霍疏看了她一眼,松开她继续往前走,黎浅浅被他握过的地方,已经留了一圈红印。


  ……还挺疼的。黎浅浅想到他刚才的手劲,心想难怪跟黎深打架很少吃亏。


  她轻呼一口气,小跑着追上霍疏,见他没有再沿马路边走,还好心提醒一句:“你别走外侧,刚才我就是走外侧才差点出问题的。”


  霍疏只当没听见,继续和马路边沿之间空出一个人的距离。黎浅浅撇了撇嘴,默默跟上去跟他并排,由于他已经走在外侧了,她再往外走就跑马路上了,只能自觉走进他空出的位置上去。


  她这一次安分了许多,没有再像刚才一样手舞足蹈了,只是小嘴还叭叭个不停。


  九月的第一天,天气炎热,空气干燥,通往学校的路上连树荫都鲜少有,黎浅浅顶着大太阳走着,很快就口干舌燥没力气说话了。


  就在她临近极限时,终于远远看到了学校的影子,她精神一震,接着看到了几个被拦在学校大门外的小混混。


  霍疏还要往前走,黎浅浅急忙抓住他的胳膊:“等一下!”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黎浅浅干巴巴的笑了笑:“……反正都迟到了,不如我们去买个冰淇淋吧。”


  “放手。”他淡漠开口。


  黎浅浅乖乖放手,见他要往学校走,又赶紧拉住他:“不吃冰淇淋,喝个奶茶也行啊。”


  霍疏眼眸逐渐冷了下来。


  黎浅浅眼角一耷拉:“校门口那些人,是专门来找我麻烦的,我知道学校后墙有个洞,我们从那里走吧。”


  “你自己去。”霍疏眼睛愈发冷淡。


  黎浅浅可怜兮兮:“我不敢。”


  霍疏面无表情。


  黎浅浅哀求的看着他,同时抓着他的胳膊死死不放。


  两个人僵持片刻后,霍疏面无表情的看向学校的方向:“带路。”


  黎浅浅精神一震,赶紧拉着他绕开校门口那群人,沿着学校墙的方向往前走,走了五六分钟后,终于找到了记忆中的墙洞。


  ……她记忆中这个洞挺大的啊,怎么现在看着像个狗洞?


  黎浅浅有点不敢看霍疏,半晌嗫嚅道:“我、我先进去……”


  说完她就蹲了下去,仔细把洞口的野草都踩平了,这才把书包扔进去。因为洞口靠下,她只能跪在地上俯身往里钻,原本就短的百褶裙,在她跪着的情况下又往上滑了一截,隐隐约约露出了里面小草莓的图案。


  正对着她的霍疏面无表情的别开脸。


  黎浅浅费劲的钻进去,又赶紧探头催霍疏,霍疏阴沉着一张脸,扒着洞口往里钻。他的右脚不方便,只能靠左腿支撑,动作上要更费力一些,黎浅浅察觉到了他的吃力,忙朝他伸出手:“我拉你。”


  霍疏半点视线都没分给她,靠自己的力量钻了进去。黎浅浅讪讪把手收回,等他站稳后殷勤的帮他拍拍身上的尘土,正要开口说话,耳边就传来一道中年男子严厉的声音——


  “你们两个哪个班的?!都上课了还在这谈恋爱,都给我过来!”


  黎浅浅:“……”


  哪怕25岁的她已经高中毕业六年了,但对承德这位专抓早恋的教导主任还是印象深刻,以至于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要起鸡皮疙瘩了。


  “快跑!”黎浅浅叫上霍疏撒腿就跑。


  她一口气从后墙跑到教学楼走廊,这才猛地停下,弓着腰费力的喘气,一边喘一边跟霍疏科普:“他是我们学校教导主任,平时可凶了,谁的面子也不给,被他抓住不死也得脱层皮,幸亏我们跑得快……”


  她一抬头,面前空无一人。


  ……霍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