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0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到警局之后, 黎浅浅就安静的坐在角落里,捧着一杯霍疏亲自倒的热水小口嘬着,一边嘬一边偷偷打量不远处的男人, 看他淡定的陈述事实, 看他如今已经和常人无异的脚踝,她慢慢的调整好了心态。


  眼前的他不是当初那个把她逼到跳楼的男人, 他就是他,是跟她一起生活了一年、关系很好的霍疏, 只是这个霍疏长大了, 变得比从前更好, 也变得让她有些不认识了。


  霍疏说着话, 察觉到来自角落的视线,他突然看了过去, 便看到黎浅浅顿了顿、然后匆匆别开了脸。她的闪躲落在他眼中,霍疏垂下眼眸,仿佛刚才的对视没发生过。


  在警局待到了将近晚上十一点,两人终于从里面出来了。正是深秋时节, 刚才还下了一场小雨,寒凉的风携裹着湿润的空气一吹,黎浅浅一走到门口就打了个哆嗦。


  她吸了一下鼻子, 正要加快速度往车里走, 身上却突然落下一件外套。还残留他体温的衣服将她裹紧,她顿了一下, 有些尴尬的对霍疏点了点头:“谢谢。”


  霍疏眉眼微动:“不客气。”


  说完, 两个人就安静了下来。


  霍疏这几年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变得愈发沉稳和强大,哪怕站着什么都不做, 都给人一种呼吸都不敢自由的压迫感,黎浅浅低着头站在他面前,又生出了退后的冲动。


  但她知道那样的行为有多伤人,所以最终也没那么做,只是拼命的找话题:“那个……你怎么会突然来了?”


  “我听说周慧要对你不利,所以来看看,没想到正好赶上。”霍疏认真回答。一直跟在他们后面当透明人的秘书微微咋舌,显然没想到霍先生也有这么温顺的时候。


  ……看来霍先生对黎小姐的感情,比他想的要深多了。


  不知道秘书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黎浅浅听了霍疏的话后点了点头,有些感激的看向他:“今天幸亏有你,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真是谢谢你了。”


  听到她又一次道谢,霍疏眼底微凉:“不用客气。”


  黎浅浅没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但本能的更想快点离开,她嘴上说着客套的话,眼睛却一直往路上瞟,当看到有空了的出租车过来时当即眼睛一亮,正要开口说话,霍疏就先一步打断了:“我送你回去。”


  黎浅浅被自己没说出口的话噎了一下,沉默片刻后干笑:“太麻烦你了,我还是自己走吧,这里打车挺方便的。”


  “我送你回去。”霍疏还是这一句。


  黎浅浅依然推拒:“真的不用,我自己就能回。”


  秘书默默听着他们对话,起初为拒绝霍疏的黎浅浅捏了把汗,后面就为复读机一样的霍疏捏汗了……霍先生工作时运筹帷幄,怎么一到谈恋爱的事上,就变得像傻子一样?


  偷偷嫌弃了一把自己的老板后,他大着胆子插话:“黎小姐还是不要拒绝了,谁也不知道周慧有没有留后手,还是让霍先生送您回去吧。”


  他这么一说,黎浅浅也不好拒绝了,毕竟她也有点担心住处埋伏了人。


  霍疏见她不说话了,就知道她答应了,于是淡淡的扫了秘书一眼,自己则走到车前为黎浅浅开了门:“走吧。”


  “……嗯。”黎浅浅尴尬的应了一声,乖巧的跟着上车了。


  秘书殷勤的上前关了车门,看着这辆车远去,欣慰的猜测自己可能要涨工资了。


  车上,气氛依然很低。


  黎浅浅默默玩着头发,思索是找话题聊天还是装睡着,纠结半天后决定装睡,然而不等她进入演戏状态,霍疏就开口了:“这几年还好吗?”


  黎浅浅只能打起精神:“挺好的。”


  “谈男朋友了吗?”霍疏又问。


  黎浅浅摇了摇头:“没有。”


  “有喜欢的?”


  “也没有。”黎浅浅乖巧回答。


  听了她的回答,霍疏抬眼看向她:“想过结婚吗?”


  “……我都没找到对象呢,为什么要想结婚的事?”饶是一直绷着的黎浅浅,在他问完这几个问题后也忍不住想笑了。


  霍疏却没有放弃,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想找什么样的?”


  “你要帮我介绍对象吗?”被霍疏几个无厘头的问题一问,黎浅浅已经不像刚上车时那么紧张了,歪了歪头好奇的看向他。


  气氛本来已经好些了,霍疏却突然沉默,静了片刻后黎浅浅默默把歪了的头摆正,目不斜视的看向前方。做完这一切后又觉得太尴尬,于是主动回答刚才没回答的问题:“我想找个心思单纯的,阳光向上,积极健康,如果能长得好看点就更好了。”


  心思单纯,阳光向上,积极健康。


  几个和他无关的形容。


  霍疏静了片刻,才淡淡开口:“听起来和黎深很像。”


  黎浅浅目露嫌弃:“当然不像,黎深深脾气太烂了,我想找个脾气好的。”


  “嗯。”


  黎浅浅:“……”就只是‘嗯’?


  他的回答太过敷衍,倒显得她刚才自说自话了,黎浅浅顿时后悔不迭,警告自己别再乱说话。


  接下来的一路,两个人都沉默着,黎浅浅如愿开始装睡,一直到小区门口才‘悠悠转醒’。


  “到了啊?那我先走了,今天谢谢你。”黎浅浅乖巧的道谢。


  又道一次谢。霍疏眼眸泛凉的看向她:“我渴了。”


  黎浅浅:“?”


  沉默三秒钟后,她有些迟疑的开口:“我……给你买瓶水?”


  “喝热水。”


  “超市没有热水。”黎浅浅茫然的和他对视。


  十分钟后,霍疏出现在黎浅浅的房子里,一脸淡定的坐在沙发上,黎浅浅则手忙脚乱的去烧了热水。


  水烧上后,她略为尴尬的坐到霍疏对面:“热水可能还得一会儿,要不你先喝个果汁吧。”


  “不用。”霍疏拒绝。


  黎浅浅只好放弃劝说,静了片刻后没话找话:“我刚才看你走路已经正常了,你脚踝做过手术了?”


  “嗯。”


  “现在感觉怎么样?”黎浅浅又问。


  “挺好。”


  黎浅浅没话说了,只好默默看着正在烧的热水壶,祈祷水赶紧烧开。


  霍疏静静的看着她的侧脸,看着她的睫毛不安颤动,突然问了一句:“想我了吗?”


  “什么?”黎浅浅疑惑的看向他,对视的瞬间反应过来,“啊……想了,挺想你的。”


  霍疏静静的看着她:“项链呢?还戴着?”


  “戴着的。”黎浅浅说完,忙从衣领里掏出小小的吊坠。


  “旧了,”霍疏扫了一眼,“换新的吧。”


  “……戴习惯了,就一直没换,下次换。”黎浅浅讪笑回答。


  两个人又一次沉默下来,不说话的时间十分难熬,黎浅浅有点想问他当初为什么会离开,但又怕勾起他不好的回忆,所以忍了半天之后,到底什么都没说。


  水终于开了,黎浅浅忙起身要去给他倒水,霍疏却先她一步站了起来,倒了两杯水后端了过来。


  黎浅浅忙去接他手中热水:“谢谢……”


  “别动,烫手。”霍疏四个字阻止了她,接着把其中一杯放在了她面前。


  “谢谢。”黎浅浅又道了声谢。


  霍疏垂下眼眸,看着从杯中升起的袅袅白烟,许久之后才说:“不客气。”


  黎浅浅扯了扯嘴角,默默晾着热水。


  等两个人喝完水,已经是十分钟后了,黎浅浅见霍疏没有要走的意思,忙打了个哈欠道:“时间不早了,你明天应该还有工作吧,我就不留你了。”


  霍疏不语。


  “那个……我送你出去?”黎浅浅试探。


  霍疏撩起眼皮看向她,和她对视片刻后才淡淡应了一声。


  黎浅浅松一口气,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走到门口,正要把他往外送时,霍疏却突然停了下来,以至于她的脑袋突然撞在了他身上。


  黎浅浅无言的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向他:“怎么不走了?”


  “那些事,黎深告诉你了?”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问。


  黎浅浅茫然:“什么事?”


  霍疏沉默许久别开脸:“没事。”


  黎浅浅:“……”


  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他走之前跟黎深闹矛盾的事,于是咳了一声回答:“没说,我答应过你不会听,就会说到做到。”


  霍疏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往楼下去了。黎浅浅目送他的背影消失,便立刻回屋上锁,跑去卧室给黎深打视频电话。


  电话只响了几声黎深就接通了,一边问她干嘛一边拿着手机往外走,黎浅浅辨认了一下他周遭的环境,顿时一阵无语:“你上课呢?”


  “不影响,有事?”黎深直接去了隔壁空教室。


  黎浅浅猛地点了点头:“有事!”


  “怎么了?”黎深疑惑。


  “我见到霍疏了!”黎浅浅的声音几乎和他的同时响起。


  黎深顿了一下,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怎么回事?”


  黎浅浅立刻详细的描述今天发生的事,当说到自己被人追赶时,黎深立刻截断了她的话头:“你等一下,什么叫你差点被绑架?”


  “哦,就是黎向远那小老婆干的,估计是想逼我把房子还回去吧,”黎浅浅不在意的说,“你别打断我啊,我正跟你说霍疏呢。”


  “……谁他妈要听霍疏啊!你先跟我说绑架的事!”黎深炸了。


  黎浅浅无奈,只好先把这件事说了,说完还要劝他冷静:“我已经报案了,警察很快就会查到那女人头上,她不敢再轻举妄动的,你放心吧。”


  “那她要是敢呢?!”黎深气得脸都红了,“万一再对你做了什么,那该怎么办?!”


  “我会把这件事告诉黎向远,她如果还想进黎家门的话,绝对不敢再犯事,”黎浅浅说完叹了声气,“这一次也是我大意了,下面我不会再着她的道。”


  “不行,我现在就回去,你一个人在国内我不放心。”黎深当即拍板。


  黎浅浅叫苦:“哎哟我的哥,你就别回来了,实在不行……你给我找俩保镖吧,每天接送我上下学,这样总可以了吧?”


  黎深还是不愿意,黎浅浅只好威胁他:“你如果敢回来,我就不要保镖了,我一个人没事就在外面瞎溜达,哪偏僻就去哪。”


  “黎浅浅你是不是翅膀硬了?”黎深发火。


  黎浅浅忙讨好一笑:“哥~我是不想你挂科嘛,你说你都挂多少次了,这次再挂了,那以后就别想拿毕业证了。”


  “我在乎毕业证?”黎深不满。


  黎浅浅哼哼一声:“你不在乎我在乎,我现在跟黎向远已经撕破脸了,以后可全靠你养我,你没有毕业证怎么找工作啊?”


  她苦口婆心的劝,黎深总算答应期末考结束再回去了,两个人又聊了会儿天,不知不觉又聊回了霍疏,知道今晚是他救了黎浅浅后,黎深的心情很复杂,瞄了黎浅浅一眼后谨慎的问:“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


  “嗯?”黎浅浅不懂他的意思。


  “少跟我装啊,明明就是很想他,现在他突然出现了,你难道不高兴?”黎深眯起眼睛看着她。


  黎浅浅沉默了,片刻之后抿了抿唇:“哥,我可能有点叶公好龙了。”


  “……什么意思?”黎深不解。


  “就……我一直觉得挺想他的,可真见到他了,发现好像也就……那么回事?”黎浅浅有点苦恼,“这样是不是不太对啊?”


  黎深耸耸肩:“有什么不对的,都那么长时间没联系了,感情变淡也正常,我现在跟高中那些死党的关系也不比以前了,谁让我们都长大了,有新的圈子了呢。”


  “……可我也没别的圈子啊,我还是就何蕾一个好朋友。”黎浅浅无辜的看着他。


  黎深斜了她一眼:“不是按这个算的,总之你别忘了,他在咱家满打满算都没有一年,现在三年过去了,感情变淡是件很正常的事,你就别胡想八想了。”


  “……哦。”黎浅浅莫名有些惆怅,或许是她圈子太小了,每一个人都挺重要,现在突然意识到其中一个消失了,虽然不至于伤心,但总觉得哪里空了一块。


  黎深见她不高兴,想了想后说起了别的,把人哄得差不多后才催她去睡觉。黎浅浅挂了电话后只简单的洗漱一下,就直接躺床上睡了,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没想到几乎沾床就睡,还一夜连梦都没做。


  当早上的阳光落在脸上,她彻底清醒后,才意识到霍疏真的早就不知不觉离开她的生活了,以至于她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连半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


  ……果然时间是一把利器,不管当初感情多好,太久没联系之后,感情也会越来越淡。


  她叹了声气,洗漱之后就去上课了。


  今天是大课,四个班的学生一起在大教室上课,黎浅浅拿着书直接去了教室,一进门就听到了里面不同以往的骚动声,更有女生激动的窃窃私语,时不时的往后排角落看。


  她顿了顿,疑惑的看向后排,当看到熟悉的人后明显一愣神。


  “今天大家精神状态不错啊,发生什么事了吗?”老师戴着扩音器进来后笑着说话,声音通过扩音器传遍整个教室,引起教室里一阵哄笑声。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默默朝霍疏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听到隔壁班男生大喊:“老师!她们犯花痴呢!”


  “是吗?今天来了什么帅哥吗?给我看看……哟,还真有,我都想犯花痴了。”老师语气轻松,又引起教室里一阵哄闹。


  黎浅浅满眼只有霍疏,也就没听到他们的调侃,或者是……没把他们的话跟霍疏联系到一起,然而她刚在霍疏跟前坐下,就听到教室里静了一瞬,接着又是一阵喧哗,她顿了顿,总算意识到不对劲了。


  “吃早餐了吗?”霍疏打断她的思绪。


  黎浅浅回神:“没、没有。”


  “离上课还有五分钟,这里不让带早餐,只有这个。”霍疏说着,从桌肚里掏出一瓶还热着的豆奶。


  “哟,人家名草有主了,女同学们没机会了啊,所以还是专心上课吧。”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黎浅浅有些尴尬的摆摆手,总算把刚才那些话跟霍疏联系上了。


  同学们起哄也只是凑个热闹,见这人是专门来找学院女神的,就没有再闹了,正好上课铃起,他们也就各自打开了课本,没再往他们的方向看。


  视线减少后,黎浅浅松了一口气,有些疑惑的压低声音:“你怎么来了?”


  “来找我。”霍疏回答。


  黎浅浅无言一瞬:“……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我就是问你找我干嘛。”


  “你还没还我外套。”霍疏回答。


  “……你就是为了跟我要外套?”黎浅浅睁大眼睛,看到他点头后皱眉,“那你直接去我楼下就行了,干嘛还专门跑学校来?”


  “你不想我来你学校?”霍疏反问。


  “那、那倒没有,我只是觉得没必要,”黎浅浅叹了声气,“我又不会把外套带到学校来,你现在找我也没用。”


  “那我明天再来。”


  “不用这么麻烦,我今天上午就一节课,上完就能回去给你拿。”黎浅浅找了最简单的解决方法。


  霍疏撩起眼皮她一眼,对她的提议不置可否。


  黎浅浅见他不说话了,也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一手拿着笔一手压着书,试图专心听课。


  十分钟后,她确定认真听课失败。


  霍疏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强到哪怕他什么都不说,她也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以外的事情上。


  一节课艰难的结束,她松一口气,等其他人往外走时含笑看向霍疏:“你在学校等我一下,我回去给你拿衣服。”


  “不急,先吃饭。”霍疏和她对视。


  黎浅浅顿了一下:“还是先把衣服给你吧。”都专门来要了,那衣服肯定挺贵的。


  “不急。”霍疏还是这句话。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你确定不急?”


  “嗯。”


  “那就先吃饭吧,我请你怎么样?”黎浅浅当即问。


  霍疏微微颔首,起身朝她伸出手,似乎要拉她起来。黎浅浅尴尬的笑了一声:“不用不用,我又不是站不起来。”


  说完,她就赶紧站了起来,催着他快点往外走。霍疏垂下眼眸,安静的跟在她旁边,两个人并排走着,谁也没有说话。


  三年前的黎浅浅绝对想不到,自己和霍疏相处也会有这么尴尬的一天,以至于当别人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时,她都有种想钻地缝的冲动。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学校附近的饭店,黎浅浅把菜单交给霍疏:“这家的菜都很好吃,你看着点,都不踩雷的。”


  霍疏应了一声,点了四个菜一个汤,直接交给了服务员。


  黎浅浅本来还等着菜单,结果看到他都点完了,而且点的分量不少,只好放弃了点菜的心,生无可恋的看向服务员:“行了,就这些吧。”


  “好的。”服务员当即拿着菜单离开了。


  服务员走后,黎浅浅又开始坐立不安,最后看了眼手机:“他们上菜还得一会儿,要不我先回去给你拿衣服吧。”


  “不用。”霍疏拒绝,仿佛没看出她的局促。


  黎浅浅被拒绝了,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一直沉默到菜被送上来。


  当看到四菜一汤都是她平时会点的东西时,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她现在的口味和高中时已经不太一样了,他可别说是按她以前的口味点的。


  “这几个菜在菜单上,属于‘招牌菜’那一栏。”霍疏回答。


  黎浅浅恍然:“也是,我的口味挺大众的。”


  疑惑解决了,她也就没多想了,安静的吃着东西。吃饭很好的缓解了她的尴尬,她总算放松下来,只专注于眼前的美食。


  只可惜这种放松只持续到她吃完饭,看到霍疏还没有停筷子的意思,她只好慢悠悠的在旁边等着,一直等到周围的人都走了,霍疏还在不紧不慢的吃。


  如果换了以前,她早就开始催他了,但是现在就只是安静的等着,直到他放下筷子,她才松一口气。


  “我去结账。”黎浅浅说完就跑去付钱了,等付完钱霍疏也站了起来,跟着她到了门口。


  “你现在可以去拿外套了。”霍疏开口。


  黎浅浅看一眼时间:“……来不及了,我下午第一节课是一点半,现在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


  霍疏静了静,片刻之后淡淡开口:“我先陪你上课,放学你再把衣服还我。”


  “……那衣服对你来说挺重要吧?”黎浅浅听到他要等衣服,顿时有些迟疑了,“要不我打电话请个假,先回去给你拿衣服怎么样?”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