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39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混账东西!白眼狼!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 成天惦记我这点东西,她想都别想!我的东西都是小乘的,她和黎深谁都别想要!” 黎向远气得口不择言。


  女人眼眸微闪, 将他脱口而出的话立刻记在心里, 重新评估了一下儿子在黎向远心中的地位。


  “你说!那房子是黎家主宅改建的,我可能给她吗?!”黎向远恼火的问女人。


  女人沉默片刻, 才斟酌着开口:“大小姐这次确实太狮子大开口了,那房子如今是可遇不可求, 还是黎家世世代代住的地方, 她怎么能说要走就要走呢, 如果房子真给了她……小乘该怎么办”


  “当然不会给她!我倒要看看她有多大能耐, 敢跟我黎向远要东西,我让她一无所有!”黎向远咬牙切齿。


  女人面露犹豫:“可是如果不给她, 她就给我泼脏水怎么办?”说完她眼眶泛红,扭头看向在床上安睡的孩子,“我倒不怕什么,就怕小乘将来受委屈。”


  黎向远厌恶的看了眼女人, 再看向儿子时厌恶又化作了浓浓的疼爱:“我会给她买一套学校附近的房子安抚她,如果她不识好歹,还敢把查到的那些东西往外说……”他一时语塞, 显然不知道该拿这个白眼狼女儿怎么办。


  她再不好, 那也是霍家看上的,要是他做得太过, 光是霍家那关就过不去。


  女人见他不说话了, 立刻接一句:“如果我们掌握了主动权, 先把她手里那些所谓的证据变成假的呢?”


  黎向远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女人讨好一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黎向远听完愣了愣神,接着居高临下的看向女人:“没想到啊,你还是有点脑子的。”


  “我也是胡乱说的,肯定有很多漏洞,还得你多想想办法。”女人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黎向远冷笑一声:“那是,你一个女人能想出多好的法子,最后还是得我来处理,行了,我先给她买套房子安抚一下,她如果继续不识好歹,就按你的办法做。”


  女人乖顺的低下头,掩住了眼底的不屑。


  几天后,黎向远亲自去了一趟黎浅浅的学校,把只给她买一套房子的决定告诉她。


  “你如果同意,我就买给你,如果不同意,那就一套也没有,你现在考虑清楚。”黎向远冷着脸说。


  黎浅浅斟酌片刻:“我有一个条件。”


  “你又想怎么样?”黎向远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厌恶。有了贴心乖巧的小儿子后,他越来越厌恶黎浅浅这个心眼儿多的女儿。


  黎浅浅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做个公证,证明房子不是赠与,而是还债。”


  “有什么区别?”黎向远皱眉。


  黎浅浅扬眉:“当然有了,赠与的你将来可以收回,但是还债,你以后就算想后悔也要不走了,我只是想多一道保障。”


  黎向远厌烦的问:“你觉得我会把几百万一套的房子看在眼里?”


  现在不会,但以后就会了。黎浅浅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黎向远现在多看她一眼都嫌烦:“你看好房子没有?”


  “看好了,这个小区,”黎浅浅从包里掏出一张卡片,上面写了详细的地址,“现房,我已经跟中介定下了。”


  黎向远看了一眼,嘲讽:“180平的,你倒是敢要。”


  “没办法,我住不惯小房子。”黎浅浅笑容不变。


  黎向远不屑的看她一眼,拿起卡片转身就走了,当天下午秘书就带着黎浅浅去全款买了房,几天后父女俩一起去做了公证。


  拿到房子之后,黎浅浅神清气爽,这才慢悠悠的给女人打了电话,结果只响了一声就挂断了,她再打过去,对方直接无法接通。


  ……这是把她拉进黑名单了?


  虽然一直都知道那女人不会那么老实的配合,但黎浅浅还是气笑了,她拉上何蕾出去逛了一天街,冷静之后才慢吞吞的给黎向远打电话。


  “又干什么?”黎向远不耐烦的问。


  黎浅浅揉了揉眼睛,云淡风轻的问:“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咱家别墅什么时候过给我?”


  她问完这句话,电话里就沉默了,她立刻把手机挪离耳边一米远,但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黎向远的怒吼声:“黎浅浅!你跟我胡搅蛮缠是不是?!信不信我这就跟你断绝关系,你一毛钱家产都别想分到!”


  黎浅浅等他吼完了,才淡定的把手机拿回来:“流程比上次还简单,只需要你做个公证,再直接把房子转给我就行,不如就这个月底?”


  “不可能!我再说一次,不可能!”黎向远真想直接挂断她的电话,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咬着牙跟她理论,“我们明明已经商量好了,凭什么你说变卦就变卦?!”


  “变卦?没有吧,我上次只说了买房有条件,有说答应你不要家里房子了吗?”黎浅浅无辜的问。


  黎向远大概真被气坏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再开口时已经冷静下来:“你是不是非得要到家里的房子?”


  “是。”黎浅浅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


  “如果我不给,你就把上次那些东西散布出去?”


  黎浅浅不语。


  黎向远冷笑一声:“行,黎浅浅你行,我知道了。”


  说罢,他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频繁的忙音,黎浅浅打了个哈欠,心满意足的去睡觉了。


  翌日一早,她就接到了黎深怒气冲冲的电话:“黎向远又有儿子了,你听说了吗?!”


  黎浅浅还没睡醒,听到他说话后哼哼两声。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黎浅浅别睡了你的大清要亡了!”黎深怒其不争。


  黎浅浅听着只有她自己觉得非常老的梗,总算是清醒过来:“你从哪看到的?”


  “八卦杂志上写的,还拍到了黎向远带孩子去打疫苗的照片……呵,他以前带我们打过疫苗吗?”黎深冷笑。


  黎浅浅无语:“……打疫苗是几个月时候的事,我怎么会记得,你能不能不要偏离重点,杂志上还写什么了吗?”


  “当然,写那女的为了上位不择手段,还说她到现在都没被黎向远承认,反正乱七八糟的一堆。”


  “哦。”


  “哦什么哦,你就这点反应?”黎深暴躁,“你就一点都不震惊?!”


  “不震惊啊。”黎浅浅相当坦诚。


  黎深不悦:“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知道了。”黎浅浅回答。


  黎深:“?”


  “不仅早就知道,我还拿那些内容威胁黎向远了。”黎浅浅又补充一句。


  黎深:“?”


  短暂的沉默后,他无言的问:“你威胁他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说如果他不把家里别墅给我,再给我买套大学附近的房子,我就把这件事曝光,让别人嘲笑他小儿子有个那样的妈,”黎浅浅伸个懒腰,准备去浴室洗漱,“对了,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房产生意。”


  黎深:“……”


  手机听筒里安静了,黎浅浅就开始认真刷牙,等牙快刷完了,黎深才回过神来:“……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还干这么多事呢?”


  “是啊,我很忙的。”黎浅浅嘴里含混不清。


  黎深好奇:“那你成功了吗?”


  “没,他只给我买了学校附近的房子,没给我家里的别墅,今天这事应该是他做的,”黎浅浅随便用清水洗了把脸,重新回到床上躺下,“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先下手为强,先把黑料放出来,然后再进行洗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杂志上的很多时间线都不对吧。”


  黎深安静了,但手指敲击屏幕的声音却时不时传来,好半天之后骂了一声:“艹……还真是,上面提到的时间点里,有一半都是黎向远做项目的时候,而且还是那种被新闻报道过的项目。”


  “那就对了,真假掺半,最后真的也变成假的了,不管我再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信我,我手里那份证据也成了没用的废料。”黎浅浅淡定回答。


  黎深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黎向远个混蛋。”话音未落,头顶便响起了女声播报。


  黎浅浅听到他那边的环境有点乱,皱着眉头问一句:“你在哪呢?”


  “还能在哪,机场,老子要回去找黎向远算账!”黎深愤愤。


  黎浅浅哭笑不得:“他孩子都生了,也不能给塞回去,你就算找他算账又有什么用?”


  “那就这么算了?”黎深不满。


  黎浅浅嘿嘿一笑:“当然不啊,你乖乖上课,专心对付考试,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你一个小姑娘能处理什么?我现在就回去给你撑腰。”黎深坚持要回。


  黎浅浅无奈:“你现在回来除了添乱什么都做不了,还耽误你那边的考试,你还是老实在学校待着吧,这次要再敢挂科,我绝对饶不了你。”


  “黎浅浅……”


  “先挂了,我给你发点东西,你看完再决定要不要听我的。”黎浅浅直接打断他,挂了电话后给他发了个资料包。


  黎深那边收到资料包后安静很久,才给她回了一条消息:……我这就把机票退了。


  黎浅浅满意了:乖。


  收到黎浅浅的‘乖’后,黎深非但不觉得被冒犯,还有种被大佬垂怜的感觉,再想想自己刚才说要给她撑腰的话,顿觉不自量力。


  黎深那边消停后,黎浅浅也睡不着了,干脆跟老师请个假,悠哉悠哉的去吃了晚饭,再给黎向远打电话。


  对方拒接。


  黎浅浅轻哼一声,把发给黎深的资料包复制发给了黎向远。


  五分钟后,黎向远的电话打了过来,她慢悠悠等到响完最后一声才接起,声音明媚又可爱:“爸爸,想好了?”


  “……我把宅子给你,你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都删了。”黎向远声音紧绷。


  黎浅浅轻笑一声:“可以删掉录音,但还债的证据不能删,不然还是那句话,爸爸反悔了怎么办?”


  黎向远没有说话,呼吸声却清晰的传了过来,黎浅浅哪怕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想象出他脸色铁青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黎向远才咬牙答应:“好……”


  另一边,霍宅。


  秘书局促的擦了一把汗,有点不敢看男人的脸色:“现、现在情况就是这样,黎小姐没有了底牌,黎向远应该是不会把宅子给她了……我们要帮她吗?”


  “嗯。”


  “那我让霍氏这边向他施压,逼他把宅子过给……”


  秘书的话没说完,门口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秘书看了男人一眼,忙去门口撵人,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到是黎家的消息,当即让对方进来了。


  “霍先生。”对方紧张的鞠了一躬,“黎家那边传来了最新消息,黎向远愿意把房子过给黎小姐了。”


  男人眉眼微动,一时间没有说话。倒是秘书震惊了:“他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明明已经占据上风了,怎么可能把一个亿拱手相让,那可是价值一个亿的房子啊!


  “这是我们的人从黎向远手机上录到的,据说黎向远收到这个资料包后,就突然答应把房子过给黎小姐了,而且是以还债的方式,过完户就无法再要回。”那人说着,把一个U盘交给了秘书。


  秘书急忙安在笔记本上给了男人,男人平静点开,秘书就听到电脑里传出黎家父女的对话声――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也不是占你便宜,只是要回我应得的,我爷爷临走前给我和黎深深留了一个多亿的资产,遗嘱上可是明明白白写着的,你却仗着监护人的身份,把这些资产洗了又洗,最后都进了你私人腰包,我现在要这套房子,应该不多吧?”


  “什么你的我的,进了我的口袋就是我的!你这些年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我出的钱?!”


  “用了你多少钱,你算一下,顺便帮我算一下一亿多资金可以生多少利息,我们互相抵一下,多退少补怎么样?”


  “你就做梦吧,你真以为这些所谓的证据值一个亿?我告诉你,不可能!你要是敢把事捅出去,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


  秘书咋舌,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应该是黎浅浅提出要房子后,父女俩的对话……黎向远估计也没想到,自己被录音了吧。


  ……也难怪他会这么快答应给房子,这种占了女儿的钱还要把女儿送精神病院的话如果被传出去,那他的名声都别想要了。


  秘书感慨一声,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一低头就看到了男人阴冷的眼睛,他顿时一个哆嗦。


  音频还在循环播放,每播放一次男人的脸就冷一分,再这么冷下去,整间办公室的温度都能媲美北极了。


  为了不让自己生生冻死,秘书鼓起勇气:“那个……霍先生,我有一个疑问。”


  男人淡漠的看向他。


  秘书打了个寒颤,讪讪的笑了一声:“黎小姐这招声东击西是很高明,但如果黎向远不在乎名声,或者是坚持要撕破脸,那她是不是也没办法拿到宅子?”


  “不会,”男人关了音频,没了黎向远的咆哮声,他的表情微微缓和,“资料包里还有一样东西,是黎向远给她买房子之后的公证资料,证明他买房的目的是还债,结合音频,虽然不能作为他欠款的证据,但也足够开启内部调查,一旦内部调查,他就要把占用的钱连本带利的还给黎家兄妹。”


  按照黎浅浅的说法,可能家里宅子和新买的房子加起来,都不够。


  秘书懂了:“也就是说,不管黎向远愿不愿意,这宅子都注定是黎小姐的了,他主动给,最起码名声还能保住是吧?黎小姐太聪明了,明明还只是个学生,竟然能把在商界浸淫这么多年的黎向远给收拾了,真是厉害。”


  “她一直很聪明。”男人垂下眼眸,神色依然冷淡,但办公室里的气压却没那么低了。


  秘书默默擦了把汗,隐隐觉得自己找到了让大佬心情变好的方法。


  那就是……夸黎家小姐。


  他想了想,又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听说黎向远要结婚了,结婚对象就是小儿子生母周慧,这个周慧心机深又贪财,这次损失了价值过亿的宅子,肯定会心气不顺,我们要不要派人暗中保护黎小姐,以免她做出什么事来?”


  秘书说起这件事,本来是想卖个好,结果说完就敏锐的察觉到气压又低了,他默默闭上嘴,在心里扇自己一百个巴掌。


  有人心气不顺,有人想扇自己巴掌,也有人过得相当快乐,甚至给自家亲哥哥转了二十万,让他随便花。


  黎深收到钱后惊大于喜,还专门打电话问她是不是吃错药了。


  “放心,没吃错药,妹妹有钱了,想让哥哥过好点。”黎浅浅大方道。


  黎深顿时热泪盈眶十分感动,同时不忘提醒:“我听说那女的有点手段,她肯定不甘心就这么把宅子给你,你最近小心点,别着了她的道,最好是一放学就回家待着,哪都别去……要不我给你请个保镖吧。”


  他怎么想都不放心。


  他说话的时候,黎浅浅正站在夜市里等臭豆腐,闻言忍不住笑了:“她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板上钉钉的事了也没办法更改了啊,不用请保镖,我不喜欢被人跟着。”


  “可是……”


  “哎呀放心吧,我没事的,不跟你说了啊我臭豆腐已经好了。”黎浅浅说着挂了电话,接过冒着热气的小盒子,一只手端着另一只手拿两根签字,一边往住处走一边吃。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除了夜市那块儿还算热闹,别的地方都十分安静,路上也没什么行人。


  黎浅浅慢吞吞的吃着臭豆腐,走到僻静处时隐隐感到不对,再看因路灯投在前方的影子,从她一个,渐渐变成了三四个,她咽了下口水,绷着脸不动声色的加快脚步,而身后那些影子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当那些影子速度越来越快时,她猛地回头,一盒臭豆腐砸在最前方那人身上,接着朝着小区狂奔。那些人愣了一下,立刻大吼一声‘追’,然后跟着飞奔。


  黎浅浅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大脑却一片空白,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然而不经常运动的人,体力和速度都是有限的,尽管她不要命的跑,那些人还是离她越来越近,最近的那人更是直接碰到了她的肩膀。


  当察觉直接要被抓的时候,黎浅浅小腿一软,然而下一秒身后传来一声惨叫,她下意识回头,看到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黑衣人后愣了一下,接着还没反应过来,就一头扎进了一个怀抱里,她精神一绷,两只胳膊就被人给握住了。


  她这是……自投罗网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她顿时感觉又丢人又绝望。


  “没受伤吧?”


  沉悦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黎浅浅还陷在自投罗网的情绪里,一时间没有听清,直到对方又问一遍,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声音耳熟。


  她怔愣抬头,当对上那双熟悉的眼睛后,顿时呼吸一窒。


  “受伤了?”霍疏眉头微蹙,眼底是掩盖不住的担忧。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他,发现他比起高中时长高很多,肩膀也宽阔了,体型已经和‘瘦弱’两个字不再沾边,连声音都不再沙哑,跟她所熟悉的高中生霍疏相比,更像当初那个把她关在阁楼的大反派霍疏。


  “怎么不说话?”霍疏问完,伸手抚向她的额头。


  而黎浅浅在看到他的动作后,下意识的颤了一下,接着身体先大脑一步,惊恐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跟他隔出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她的警惕和紧张几乎不加掩饰,眼底的疏远也清清楚楚,霍疏已经抬到半空的手突然停下,片刻之后才放下,平静的看着她说了一句:“我只是想测一下你的体温。”


  “……谢谢,”黎浅浅尴尬又莫名的道了声谢,说完又觉得自己态度不够热情,于是又强逼自己补充一句,“我没事。”


  ……好像还不如不说。她更紧张了,视线一直往小区门口瞟,只希望自己能快点离开。


  霍疏垂下眼眸,遮掩了全部情绪:“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