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38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发呆的时候, 黎深还在一旁絮叨:“我之前都没好意思问你,你那项链哪来的啊,又廉价又土, 你还整天戴着, 是不是哪个小男生背着我偷偷送你的?”


  黎浅浅回神,无言的看了他一眼:“你能不能别总想那么多。”


  “那你说啊, 这玩意儿谁送的?”黎深越说越觉得他刚才的推测是对的,一想到这小丫头有可能偷偷谈恋爱了, 他顿时紧张了起来。


  黎浅浅见他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只好告诉他答案:“霍疏送的。”


  太久没听到这个名字, 黎深明显怔愣一瞬, 随后才讷讷开口:“……他为什么送你这个啊?”


  “十八岁的生日礼物。”黎浅浅垂眸看向地板,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一片小小的阴影。


  黎深有点后悔提起这个话题, 讪讪一笑后道:“那什么,他也太不够意思了,我们生日就差一天,凭什么送你不送我啊。”


  “你总跟他打架, 他才不想送你。”黎浅浅横了他一眼。


  黎深轻哼一声:“没听说过打是亲骂是爱吗?我那是跟他关系好,才总打架的。”


  黎浅浅冷呵一声,表示对他这种说法的不屑。


  空气暂时安静下来, 黎深小心的瞄了一眼她的神色, 正思考该怎么转移话题时,就听到她轻声说:“哥, 我有点想他了。”


  黎深指尖一颤, 沉默片刻后安慰的摸摸她的头。


  黎浅浅有些沮丧:“要是那个时候他没走该多好。”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 他当时如果没走,现在肯定还挣扎在贫困线, 哪有做霍家继承人舒服。”黎深尝试着安抚她。


  黎浅浅抿了抿唇,没有反驳黎深的话,可心里却想,霍疏那么厉害的人,即便没有霍家,将来的成就也不会低了,怎么可能一直挣扎在贫困线。


  那可是光靠奖学金就能养活自己的人。


  “行了,楼下还有客人,别磨蹭了,我们下去吧,”黎深打起精神,拍拍她的胳膊,“这些项链你打算怎么处理?”


  “先跟爸说一声吧,看他要怎么解决。”黎浅浅伸个懒腰,把箱子锁进保险柜后才跟着黎深往外走,下楼后便径直去找黎向远了。


  “一千多……”黎向远惊讶之余压低了声音,把黎浅浅拉到了角落里,“你确定吗?”


  “嗯,确定,那些品牌差不多就得这个价,”黎(看。书就去醋-。溜网)浅浅回答,“一个升学宴而已,她送这么大一份礼,有点太不合常理了,所以我想问问你该怎么处理。”


  “应该是送错了……我去打个电话,你先去吃饭吧。”黎向远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黎浅浅目送他离开后回到黎深身旁坐下,拿了筷子开始吃席。


  “怎么说?”黎深好奇。


  黎浅浅耸耸肩:“大概率是退回去。”


  “啧,可惜了,卖了都够把你银行卡充满了。”黎深嘿嘿直乐。


  黎浅浅嫌弃的看他一眼,专注于眼前的饭菜了。


  一直到吃完饭黎向远才回来,连客人都顾不上招待,就先把黎浅浅叫进了旁边的屋子里,表情像是强压着喜悦,又像充满了疑惑。


  ……他这么丑,为什么能生出她和黎深深这样漂亮的孩子?黎浅浅和他对视三秒钟后,发自内心的产生了疑惑。


  “那个……项链是你李姨专门给你挑的,你就留着戴吧。”他咳了一声道。


  黎浅浅表情微妙起来:“她为什么要送那么贵重的礼物?”


  “还能因为什么,喜欢你呗,行了别问了,这事就这么定了。”黎向远含糊的解释完,突然拍了拍她的胳膊,“我就知道养你是最值的。”


  黎浅浅:“?”


  “行了,时候不早了,出门送客吧。”黎向远说完就扬着唇角走了。


  黎浅浅心中的疑惑更甚,抬脚便要往外走,结果下一秒黎深又钻进来了:“黎向远中彩票了?怎么看起来那么高兴?”


  “……不知道啊,还说养我是最值的,”黎浅浅用眼神表达了对这句话的嫌弃,“他有尽过扶养义务吗?”


  “别管他,就会说这些恶心人的话,”黎深冷哼一声,随即转向他最想知道的,“怎么样怎么样,项链是不是要退了?”


  “不用退,说让我留着。”黎浅浅无言的看向黎深。


  黎深眨了眨眼睛:“一千多……万,不用退?”


  “嗯,不用退。”黎浅浅还是没有真实感。虽然黎家也算是半个豪门,但由于她和黎深从小不受爹妈待见,每次能拿到的零花钱虽然比一般同学多,但跟真正同等水平人家的小孩比,那就是九牛一毛,所以乍一拿到总价一千多万的首饰,她还真感觉有点……不安?


  好像也说不上不安,只是这件事处处透着蹊跷,让她总感觉不对劲。


  黎深倒是心大,一听都给她了,当即朝她伸手:“既然你现在这么有钱,那麻烦帮我把来回的飞机票报了,我为了回来参加你的升学宴,光路费都花了七八万,这个月的生活费都快没了。”


  “……所以为什么要坐头等舱?”黎浅浅无语。


  黎深更无语:“飞一趟要将近一天一夜,你让我去坐经济舱,你还是人吗?”


  黎浅浅一想也是,于是慷慨答应:“那这次我给你报销。”


  “好嘞。”黎深敲诈成功,当即拉着她出去了。


  等客人们都送走了,黎浅浅便叫人把装了礼金的袋子给扛进了屋,黎深在旁边看着,眼睛都要冒绿光了:“这也太多了。”


  “都是现金,所以看着多,其实没多少的。”跟她收到的首饰相比,简直弱爆了。


  黎深咽了下口水:“我刚才是不是要的太少了?”


  黎浅浅沉默一瞬,从袋子里掏出一个两万的红包,拆开后把里面的钱掏出来砸在他身上,一脸傲慢的开口:“拿着爷赏的小费,赶紧滚。”


  黎深:“……”他一年多没怎么在家,她好像嚣张了很多啊。


  黎浅浅一看他眼神不对,吓得扭头就跑,兄妹俩又一次打了起来。


  等玩过闹过了,已经是深夜了,黎深打着哈欠回了屋,黎浅浅却没什么睡意。她在床上坐了片刻,便下楼去散步了。


  今天忙了一整天,黎家每个人都很累,除了她还在家里游荡,其他人都早早去睡了。她一个人静静的在院子里转悠,听着远山传来的蝉鸣,有种莫名怅然的感觉。


  很快,她转悠到了阁楼处,下意识往二楼的方向看,然而那里黑漆漆一片,没有半点光亮。


  她在楼下发了许久的呆,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自从霍疏搬走后,这里又重新成为堆放杂物的地方,她一进去便被灰尘呛得咳嗽,还险些被地上的小东西绊倒,最后只能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用手机灯光照明,艰难的往楼梯口走。


  等她走到楼梯口时,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她轻呼一口气,一只脚踩在了楼梯上――


  嘎吱。


  ……太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怎么听起来那么诡异呢?黎浅浅咽了下口水,进来之前生出的那点怅然,被恐惧给打击得节节败退。


  她一只脚踩着楼梯,一只脚踩在地上,犹豫许久后果断转身离开。


  算了,怀念过去这种事,还是选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进行吧。黎浅浅绕过各种障碍物,头也不回的逃跑了。


  阁楼里再次安静下来,每一样被放弃的物品,都安分守己的待在自己的位置。


  不知过了多久,楼梯突然再次响了起来,嘎吱,嘎吱……


  黎浅浅本来都跑回别墅了,可又有点想回去看看,结果刚走到阁楼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嘎吱声,一时间鸡皮疙瘩都要炸起来,又一次扭头就跑。


  黎深打着哈欠出来倒水时,就看到她一脸惊恐的上楼,顿了顿后问:“你怎么了?”


  “闹、闹鬼了……”她颤声回答,总像睡不醒一样的眼睛此刻睁得很大。


  黎深沉默一瞬:“你做恶梦了?”


  “我都没睡做什么恶梦啊,真的,我没跟你开玩笑,阁楼那边楼梯响了,”黎浅浅都要吓哭了,“里面又没有人,为什么会突然响呢?肯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黎深见她说得神神叨叨的,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沉默片刻后开口:“难道是有贼?”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黎浅浅皱起眉头。


  黎深看了她一眼:“我叫保镖过去看看。”


  黎浅浅立刻点了点头,但没有跟上的意思,黎深也不勉强她,直接叫人去阁楼了。


  十分钟后,他从阁楼回来,告诉黎浅浅调查结果:“没人,但是发现了几只相当肥的老鼠,我叫人实验了一下,老鼠下楼梯的时候也会发出响声,你估计听到的就是那个。”


  “……真的?”黎浅浅迟疑。


  当然是假的,阁楼没有人活动的痕迹,她又坚信听到了动静,要是跟她说实话,估计又要胡思乱想了。黎深一本正经:“你要是不信,我带你去看看?那几只老鼠还没弄死。”


  “我不去,”黎浅浅一脸坚定的后退一步,“恶心死了。”


  “那就乖乖睡觉,别想东想西了,明天还要准备你去学校的东西。”黎深说完就把她推回了房间,顺手把她的门给关上了。


  听了黎深的解释之后,黎浅浅心里踏实多了,也就没有再纠结这件事,但选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去阁楼怀旧这个计划,被她彻底废除了。


  ……毕竟鬼很可怕,老鼠也很可怕。


  伴随着九月第一天的到来,黎浅浅终于开启了大学时代,这辈子的她没有在尝试去融入大学宿舍,而是直接在校外租了房子,有课的时候就自己去上课,没课就跟隔壁学校的何蕾一起吃吃喝喝。


  是的,她两辈子里交到的唯一好朋友何蕾,选了离她很近的大学,她们两个依然保持一周见好几次的频率,大学生活比上辈子过得要舒服很多。


  或许是因为她性格变好的缘故,这辈子的大学异性缘要比上辈子好,大一一年的时间就有很多人追她,然而这些人就像约好了一样,每次放出追她的宣言、或者是有明显示好的举动后,便突然的画上了句号,之后不再有任何行动。


  经历了几次这样的事后,她都快患上被追求PTSD了,每次看到有人示好,就下意识的觉得不用理会,对方就能自行结束示好。


  ……可悲的是她每次预感都是对的。


  “我都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整你了,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小富婆,他们竟然只追一下就结束,你不觉得很离谱吗?”何蕾躺在黎浅浅柔软的大床上,颇为无语的跟她探讨这个问题。


  黎浅浅轻哼一声:“离谱,简直太离谱了,要不是我对自己的长相有清晰的认知,恐怕要被他们打击死了。”


  “可不就是,他们太欺负人了。”何蕾立刻附和。


  黎浅浅不想再聊这个问题,叹了声气道:“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想好吃什么没有?”


  “没有,我不想起床。”何蕾抱着她的被子不肯放,“你的床太舒服了,要不是我们学校规定必须住校,我肯定就跟你住了。”


  黎浅浅斜了她一眼:“你懒得要死,我才不想跟你一起住。”


  “嘿,你还嫌弃上了,是谁每个周末都过来帮你打扫卫生的?”何蕾不满。


  黎浅浅笑了:“你那是为了帮我打扫卫生吗,还不是借机蹭吃蹭喝。”


  “别管是为什么,反正我帮你干活了。”何蕾轻哼一声。


  黎浅浅无奈的看她一眼,坐在桌前开始忙活了。


  何蕾伸着脑袋看了眼她的电脑屏幕,顿时疑惑的扬起眉头:“私家侦探?你找这个干什么?”


  “家里的事,不太方便跟你说。”黎浅浅回答。


  何蕾啧了一声:“理解,豪门恩怨。”


  黎浅浅笑了一声,继续忙自己的,何蕾躺够了就跑楼下超市买零食去了。


  收到私家侦探发来的资料后,黎浅浅仔细的看了一遍,看到上面小婴儿的照片后,脸上的笑意彻底淡了下来。


  黎向远的第三个孩子,到底是出生了。


  就是这个孩子的出生,让她和黎深发现原来黎向远也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只是她和黎深出生在他最爱玩的年纪,注定得不到他的父爱,而当有些感情小时候没有培养出来,大了之后便更是没有了。


  不过都活两辈子了,她也不在乎这些了,但该要的东西是一定得要到的,毕竟等她这学期一结束,黎家的事业就该走下坡路了。


  拿到了需要的资料,黎浅浅翌日直接请假去了临市,径直去了那位生下‘龙子’的女人家里。


  此时的女人还没有母凭子贵,正蓬头垢面的在家里坐月子,听到黎浅浅来了的消息后,顿时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黎浅浅含笑看着这个女人,能看出她的长相不完全是黎向远喜欢的那种,如果不是因为运气好生了他最喜欢的孩子,黎向远绝对不会娶她,她后来也不会在黎家有那么大的发言权。


  “孩子上户口了吗?”黎浅浅平静的问。她记得上辈子女人为了让黎向远赶紧娶她,坚持没给孩子上户口,黎向远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儿子,最后才接纳了女人,名正言顺的把小儿子的户口上在了黎家的户口本上。


  女人讪讪回答:“还没有……”


  那就跟上辈子对上了。女人这会儿正是不知道方向的时候,刚生完孩子,黎向远对他们母子暂时还很冷淡,所以收敛锋芒,把自己放得极低。


  “我跟我爸呢,外人可能觉得关系不太好,”黎浅浅温和一笑,“但其实他最听得进去我的意见,如果我让他以后别来找你,他可能就一辈子都不会再来看你一眼。”


  女人愣了愣,一时间没敢说话。


  “但这样的话,我这个小弟就太可怜了点,”黎浅浅起身,“这样,我回去劝劝他,让他多来看看你们母子,他那人心软,说不定就喜欢小弟了。”


  女人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她好歹也三十多了,怎么可能被黎浅浅三言两语给唬住,她跟着黎向远也有一段时间了,很清楚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


  黎浅浅已经走到了门口,回头扫了她一眼提醒:“对了,我爸跟我说过,像你这种身份的女人,生黎家的孩子等于污染了黎家的血统。”


  女人错愕的看向她,显然没想到黎向远说过自己的话,竟然会告诉这个所谓没有半点感情的女儿。


  ……这跟她调查的结果根本不一样啊!女人终于慌了。


  看过原文拥有上帝视角,大概就是重生最爽的一件事吧。黎浅浅勾起唇角:“所以,我是该劝他来看你们,还是劝他离你们远点呢?”


  “……你、你想要什么?”女人哑着嗓子问。


  黎浅浅笑了:“要的不多,我劝他跟你结婚,你劝他把我现在住的别墅给我,再在我学校附近给我买一套房。”


  黎家的别墅占地大,市值也将近一个亿了,女人有些犹豫。


  “你好好考虑吧,在你考虑好之前,我爸不会来看你。”黎浅浅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之后一连三天,女人都没有动静,第三天的时候给黎浅浅打了电话:“……我答应你。”黎向远之前虽然每次来都待的时间不长,可每次好歹每天都来,但在黎浅浅说了不让他来之后,他果然没有再来,而且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她这几天过得煎熬,终于还是决定答应了,毕竟如果黎浅浅真能让自己进入黎家,那她以后想要什么豪宅都没有。


  一听到女人这么说,黎浅浅顿时放松了,再晚一天,黎向远就从没有信号的山区回来了,到时候她又得想别的法子。


  “你想清楚了就好,下个月我会向他提要房子的事,他到时候肯定会发脾气,你负责把他说服,顺便提醒一下,我爸之前动用了我爷爷留给我们兄妹的成长金,我会让他以还债的形式把房子给我,避免他将来再要回去,这一点你做好心理准备。”黎浅浅不紧不慢的说。


  女人沉默半晌:“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如果我不进黎家门,那财产都是你的。”


  “你不进门,财产只会是黎深的,没有我一分一毫,你进门也顶多是他两个儿子分,同样也没我的,反正都没有,不如我捞一点是一点。”黎浅浅相当坦然。


  女人似乎能接受她这种说法,静了许久后答应了。


  “我明天让他去看你,对了,你别把我们见面的事告诉他,他不喜欢别人算计他,”黎浅浅运筹帷幄,“如果你办事牢靠,我会让他在两个月后向你求婚。”


  “……你就这么笃定?”女人皱眉。


  黎浅浅笑笑:“笃不笃定的,你到时候就知道了。”说罢,不给女人再问下去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半个月后,她估算黎向远已经对小儿子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于是拿着小儿子是女人爬床生子的证据,直接找上了黎向远。


  黎向远看到证据后气得发抖,直接把东西撕了,黎浅浅很淡定:“我这里还有很多份,你喜欢的话我都可以送给你。”


  “混账东西!”黎向远怒目而视。


  黎浅浅冷笑一声:“你可真疼他啊,这就怕被人知道他的生身母亲行为放荡才有了他,怕他以后被其他人嘲笑了?是不是早了点?”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这套别墅,再给我在学校附近买套房。”黎浅浅淡定回答。


  黎向远立刻拒绝:“我可以给你在学校附近买套房,但这套别墅你想都别想!”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也不是占你便宜,只是要回我应得的,”黎浅浅声音渐冷,“我爷爷临走前给我和黎深深留了一个多亿的资产,遗嘱上可是明明白白写着的,你却仗着监护人的身份,把这些资产洗了又洗,最后都进了你私人腰包,我现在要这套房子,应该不多吧?”


  “什么你的我的,进了我的口袋就是我的!你这些年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我出的钱?!”黎向远厉声问。


  黎浅浅扬眉:“用了你多少钱,你算一下,顺便帮我算一下一亿多资金可以生多少利息,我们互相抵一下,多退少补怎么样?”


  “你就做梦吧,”黎向远冷笑一声,“你真以为这些所谓的证据值一个亿?我告诉你,不可能!你要是敢把事捅出去,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


  说罢,他直接摔门而出。


  早已经料到他反应的黎浅浅相当淡定,甚至拿了个蛋挞慢慢吃,吃到一半时想起手机还没关,于是赶紧打开,弄了几分钟后把飞行模式关了。


  飞行模式一关,黎深的电话瞬间进来了,一接通就传来他暴躁的声音:“黎浅浅你欠收拾啊!为什么不接电话!”


  “谈生意呢。”黎浅浅嫌弃的说。


  黎深冷笑一声:“你能谈什么生意?!”


  “房产生意,”黎浅浅看了眼时间,“谈了半个小时,应该能有一个多亿进账。”


  黎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