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37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高三的暑假长达三个月, 黎浅浅不喜欢出去玩,又没别的兴趣爱好,于是整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 这样持续一个多月后, 某天清晨,她看着镜子里自己圆润的下颌线, 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她深吸一口气, 给刚旅游回来的何蕾打了电话:“我要减肥。”


  “……你抽什么疯呢?”何蕾无语。


  黎浅浅生无可恋:“我胖了很多。”


  “你除了吃就是睡, 不胖才怪, ”何蕾无情嘲笑, “那你打算怎么减,去健身房?报私教班?”


  “好啊, 你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去一趟。”黎浅浅提议。


  何蕾想了想:“就明天上午吧,我下午要去舅舅公司一趟,后天打算去兼职了。”


  “兼职?”黎浅浅扬眉。


  “对,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 我舅舅家开了个淘宝店,最近缺配货员,我打算去帮帮忙, 顺便挣点零花钱。”何蕾回答。


  黎浅浅应了一声:“那好, 我们明天上午见。”


  “好嘞。”


  约好之后,黎浅浅就挂了电话, 跑去衣帽间翻箱倒柜, 接连试了七八件衣服后, 确定能肉眼可见的胖,那是真胖了。


  ……她之前的衣服竟然都紧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跟何蕾见面时, 她穿的是运动服。


  看到她运动短袖加短裤,何蕾吹了声口哨:“这就准备开练了?”


  “……别提了,我们走吧。”黎浅浅生无可恋。


  何蕾笑了一声,拉着她出发了。


  两个人直接去了离别墅最近的健身房,看到高大上的门牌后,何蕾又吹了声口哨:“不愧是富人区,连健身房都这么洋气。”


  “吹口哨是跟谁学的。”黎浅浅无语的看她一眼。


  何蕾闻言又想吹,生生给忍住了,一脸无奈的开口:“别提了,跟旅游团大爷学的,现在想改也改不过来。”


  “别改了,等过段时间开学了,可以上台表演才艺。”黎浅浅提议。


  何蕾敬谢不敏:“那还是算了吧,听着怪丢人的。”


  两个人说着话进了健身房,立刻有几个‘壮汉’围了过来,殷勤的倒水扶椅子。何蕾浑身不自在,趁他们去端零食的时候偷偷跟黎浅浅说:“是富人区的健身房都这么热情,还是他们只对你这样的美女热情啊,我之前的健身房怎么没这样的?”


  黎浅浅好笑的看她一眼,然后向壮汉们提出自己要办私教课。


  一听她要办私教,壮汉们更热情了,只是说出的话都不怎么好听――


  “美女,你来报课就对了,你比例虽然好,但肌肉太少,线条……线条虽然好,但都是脂肪,体脂比较高。”


  “腰臀也要加强一下。”


  “肢体也不够柔软。”


  ……


  他们七嘴八舌,黎浅浅沉默了,何蕾默默挪到她旁边:“冷静,健身房都这样,把你贬低得一塌糊涂,他们好卖课,你别听他们的,自己想报什么就报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黎浅浅的身材在她眼里一直都是完美的,就算现[醋.溜.-文.学.发.最.快]在微微胖一点也依然好看,这些人为了卖课一直贬低,也不怕亏心的。


  黎浅浅听了何蕾的安慰,幽幽的看向对面几个壮汉,优雅的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那些人同时静了下来。


  “各位,这招对我没用,”她不紧不慢的开口,“不仅没用,甚至会让我不爽,所以都少说几句好吗?”


  “可、可是这些都是存在的问题。”其中一个人小声说。


  黎浅浅微笑着看向他:“最大的问题永远是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脸,“你觉得我和你谁的问题大?”


  那人:“……”


  “行了,趁我心情还没差到让律师团告你们人格羞辱的地步,咨询到此结束。”黎浅浅干脆利落的划上句号。


  几个大男人愣是没一个人敢还嘴。


  她优雅起身,示意何蕾跟她离开,两个人直到走出健身房,都没人敢再来阻拦。


  “……同桌,你不报班啦?”何蕾一直到楼下才忍不住问。


  黎浅浅眉头微皱:“健身房都这样吗?”


  “差不多吧。”何蕾回答。


  黎浅浅板起脸:“那我不报了。”


  何蕾没忍住笑了一声:“你这脾气啊……那行吧,我们先去吃饭,下午反正你也没事,跟我去舅舅公司吧。”


  黎浅浅想了想答应了。


  两个人一起去吃了午饭,就直接去何蕾舅舅的公司了。说是公司,其实就是一个大货仓,里面摆满了公司产品,因为货仓太大,即便开了三个空调,热得也像蒸笼一样,俩人刚到就出了一身的汗。


  何蕾跟舅舅谈事的时候,黎浅浅一个人在货仓转了一圈,随后升起一个想法。


  “舅舅,你们这儿好招兼职不?”她询问。


  何蕾舅舅点头:“招啊,我们这里很缺人。”


  “那你看我行吗?”黎浅浅一脸期待。


  何蕾震惊的看向她:“你要打工?”


  “不行吗?”黎浅浅问。


  何蕾:“……没有不行,就、就没必要啊,很辛苦的。”


  “没事,我们俩作伴,”黎浅浅满意的打量周围一圈,然后在她耳边偷偷说,“这里绝对是减肥的好地方。”


  何蕾:“……”


  最后的结果是,何蕾要跟她非常有钱的同桌一起兼职了,虽然有点诡异,但仔细想想有人陪,感觉好像还不错。


  女孩们开始积极的投入工作,因为每天都出很多汗,又不怎么见得到太阳,黎浅浅不仅瘦了下去,还比之前更白了。


  何蕾看着她的皮肤相当嫉妒:“凭什么都是闷在这里,你就越闷越白,我却长了一脸痘?”


  黎浅浅嘿嘿一笑,给她买了根冰棍安慰她。


  她兼职的事在进行三天后被黎深发现了,黎深给她转了两万块钱,顺便附送一条气急败坏的消息:钱都给你了,你给我滚回家躺着去,别给我装可怜了!


  黎浅浅本来是为了减肥,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所得,当即乐得不行,又买了两根老冰棍和何蕾一起庆祝。


  已经是七月底了,天气最热的时候,两个女孩坐在角落里吃冰棍,热得身上的T恤都湿透了。


  就在她们偷懒的时候,上方的监控摄像头将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摄成影像,传到了某台电脑上。


  秘书看着沉默的男人,一时间心里打起了鼓。他给这位当了一年多的助手,从一开始的轻视到现在的战战兢兢,没有一次猜到过这位的心思,这位如今虽然只有二十岁,可心智却比他这个浸淫商界数十年的人要深得多。


  对方还在沉默,秘书终于绷不住了:“……先生,这家厂子是霍氏旗下分公司的供货方,每年的成单量并不多,请问您要它的资料是想做什么吗?”


  “装空调。”


  “啊?”秘书脑子懵了一瞬。


  “装空调。”男人看向他。


  秘书一个激灵,求生欲让他瞬间懂了:“给配货库房装空调是吗?”


  男人不语,说明他猜对了。


  秘书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为难:“可是现在是用电高峰期,厂房附近的电压不稳,而且线路可能存在老化可能,即便装了空调,恐怕也带不起来。”


  “想办法。”男人只给了三个字。


  “……好。”


  当天晚上,何蕾舅舅宣布全体员工带薪休假三天。


  黎浅浅疑惑:“不年不节的,怎么突然放假了?”


  “别提了,我也一头雾水呢,甲方公司突然要帮我们厂房修线路装空调,还花了很多钱给我们买了两台发电机,说要帮我们改善厂房环境……那他们倒是改善厂房啊,怎么把东西都用在配货这个库房?”何蕾舅舅一脸莫名。


  何蕾嘿嘿一笑:“人家免费装的,你就不要挑了。”


  “那倒也是。”舅舅顿时笑了,光发电机就得一百多万呢,他这小厂子一年都不一定赚这么多。


  甥舅俩心情颇好的聊着天,黎浅浅站在一旁皱着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晚上回家后,她给黎深打了视频,对方一接通她就直接问:“你给我们厂房捐空调了?”


  “……我慈善家?”黎深无语。


  黎浅浅一脸疑惑:“不是你吗?”


  “当然不是,怎么,有人给你们捐空调了?”黎深问。


  黎浅浅点了点头:“他们说是甲方。”


  “那不就得了,肯定是有利益输送人家才会这么做,你就别自作多情了。”黎深果断道。


  黎浅浅一想也是,索性就不纠结了。


  三天后,库房变得如秋天般凉爽。


  库房凉快后,工作量也减少了,兼职变得相当快乐,唯一不好的是黎浅浅体重开始保持不变。


  “现在比你高三的时候都瘦,已经不错了。”何蕾斜了她一眼。


  黎浅浅一想也是,虽然体重上没减轻多少,但身材更紧实了,视觉上看比那个时候要瘦一些……实在是很值得庆祝啊。


  “所以晚上去吃火锅吧。”她笑着提议。


  何蕾当即答应,于是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直奔火锅店。


  她们点了一堆东西,一边吃一边聊,聊到开心处时黎浅浅笑得眼睛弯弯,尽管坐在最角落,也是相当的显眼。


  终于,她的显眼为她带来了一枝桃花,一个羞涩的男生出现在她面前,身后是几个小伙伴的加油打气声。


  黎浅浅疑惑的看向何蕾,何蕾却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她只好抬头去问:“有事吗?”


  “我、我想加一下你的好友……可以吗?”不知道是不是火锅的热气太足,熏得男生脸都红了。


  黎浅浅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被搭讪了。


  她迟疑的功夫,男生羞窘得都快钻进地缝了,何蕾有些看不下去,忙提醒她一句:“快点啊,人家还等着呢。”


  黎浅浅回神,再看男生红得厉害的脸,有种自己要是拒绝他就会窘迫而亡的感觉。尴尬之下,她掏出手机点出二维码。


  男生感激的笑笑,加了好友之后就一边道谢一边跑了。


  他没再做别的事,让黎浅浅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感觉很奇妙。


  “你那是什么表情?”何蕾一脸无语,“怎么感觉像中彩票了一样?”


  黎浅浅讪讪一笑:“我是第一次被搭讪。”


  “……不是吧?”


  “真的。”黎浅浅一脸认真,两辈子加一起,第一次。


  何蕾却不相信:“怎么可能,你那么漂亮。”


  “你别不信,我上……之前连朋友都没有,你是我第一个真正的朋友。”她特意强调了一下‘真正’两个字。


  何蕾皱着眉头看她,想了半天后试图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不认识你之前一直听说你脾气很差,是不是因为这些谣言啊,才没人敢接近你的?”


  黎浅浅想了想,顿时无语了,毕竟她之前脾气差……一点都不是谣言。难道这就是她明明有钱又长得挺好看,上辈子却没人追的理由?


  ……那这辈子脾气变好了,她的桃花眼是不是要来了?黎浅浅没忍住傻笑了一声。


  火锅店角落里,秘书不停的擦着汗,明明火锅店里温度不低,他却总忍不住打寒颤,只因为坐着的那位气压太低。


  而和他们气氛相反的,是刚跟黎浅浅加了好友的那桌,几个大男孩吃吃喝喝,结束后便笑着一起出门了。


  他们讨论着黎浅浅,讨论着去哪打游戏,却在走出一段路后被几个黑衣人捂住嘴拉到了旁边胡同里。几人顿时挣扎起来,然而他们虽然年轻力壮,却始终斗不过明显经过专业训练的黑衣人。


  “你们是谁……”男生含糊不清的质问,然后下一秒,他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拿走了他的手机,并用他的手指解了锁。


  他呜呜了几声,正在挣扎时,手机又被还了回来,片刻之后他和他的伙伴们被松开了,而那些黑衣人也像影子一样消失。


  另一边黎浅浅吃过饭,正要结账时,却被服务员告知已经结过了,她和何蕾对视一眼,都想到了刚才那个脸红的男生。


  “行啊同桌,果然是靠脸吃饭的。”何蕾嘿嘿一笑。


  黎浅浅却不怎么喜欢这种不打招呼的好意,等回到家后就点开聊天框,删了写写了删,最后编辑出一段文字――


  “今天我们的账单是你结的吗?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这样,我把钱还给你吧,另外……你找我加好友,应该是对我有好感的意思吧,对不起,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刚才加你也是因为怕你难堪,你收了钱之后我们就互删吧。”


  编辑好后,她认真看了一遍,然后一脸郑重的发了过去。


  ……红色感叹号是什么意思?


  她懵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被删除了……所以这人是神经病吗?加了她就是为了删,那干嘛还加她。


  她一脸无语的放下手机,洗个澡就倒头睡了。


  夜越来越深,有人沉睡,就有人无眠。


  欲望在黑暗的角落发酵,每一秒都想冲出囚笼,但当天光亮起,他还是很好的收敛了起来,仿佛昨夜所有阴暗的想法,都随着第一道阳光散去。


  黎浅浅的兼职做了一个月,之后就开始准备开学的事了,还窜捣着黎向远为她办了升学宴。


  “没想到你还挺虚荣,连升学宴都想要。”专门赶回来的黎深忍不住吐槽。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说完就去找黎向远了,一脸乖巧的问,“今天的礼金能都给我吗?”


  “本来就是为你办的宴会,礼金当然都给你。”黎向远之前靠霍家拿了大订单,对这些小钱不怎么在意,今天所有人都夸他教女有方,他看黎浅浅稍微顺眼了点,把钱给她也没什么。


  黎浅浅立刻道了声谢,扭头就去问礼柜上的人了:“收多少了?”


  “太多客人了,没来得及算,差不多八十多万了吧。”礼柜上的人回答。


  黎浅浅满意的看向不远处的黎深,黎深瞠目结舌,好半天才憋出一句:“真是赚钱小天才……”


  也是,黎家往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礼金至少都是一万起,现在宴会没正式开始就收八十多万,那结束保守估计也得有两百万左右。


  这还是大家都克制的情况下。


  “……分我点。”黎深朝她伸手。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等我拿到钱,给你十万。”这段时间为了存钱没少克扣他的,也是时候给他点甜头了。


  得了甜头的黎深当即满意收手,热情的去帮黎向远招呼客人了。在这笔钱没进黎浅浅账户之前,他有责任维持黎向远的好心情。


  宴会很快正式开始,黎向远在台上大谈教育之道,黎浅浅和黎深为了钱咬牙配合微笑,好不容易熬到开席,两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吃饭时,一个贵妇人从外面进来了,旁边的保镖还拿着一只箱子。


  不少认出贵妇人的人都起身打招呼,黎向远也殷勤的迎上去,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后,黎向远突然朝黎浅浅招了招手:“浅浅快过来。”


  黎浅浅顿了一下,疑惑的走了过去,黎向远立刻热情的介绍:“浅浅,这是李总,是咱们公司最大的客户,快打个招呼。”


  “李总好。”黎浅浅乖乖打招呼。


  贵妇人笑了起来,看向她的眼神略为有些……殷勤?


  正当黎浅浅疑惑时,贵妇人温柔道:“叫什么李总,我跟你爸差不多岁数,你叫我阿姨就好。”


  “阿姨。”黎浅浅压下心里那点奇怪的感觉,乖乖的打了招呼。


  贵妇人笑着应了一声,叫人把箱子送上,黎向远当即道:“人来了就是我黎向远天大的面子了,怎么还拿东西呢?”


  “这可不是给你的,是给浅浅的,”贵妇人含笑看向黎浅浅,“听说你靠自己考上了最好的大学,可真是太争气了,阿姨就喜欢争气的孩子,这里面是阿姨挑的一些礼物,留着你大学的时候用。”


  “浅浅快谢谢你姨。”黎向远催促。


  黎浅浅微笑着接过:“谢谢阿姨,让阿姨破费了。”还不如给礼金呢。


  贵妇人又跟黎浅浅说了几句话,就要离开了,黎向远立刻亲自送她出门,黎浅浅则拿着箱子到黎深跟前坐下。


  “送的什么啊?”黎深好奇。


  黎浅浅耸耸肩:“不知道啊,这个人我都不认识,跟爸关系很好吗?”


  “我见过,好像是大客户……按理说该黎向远巴结她啊,怎么她跑来献殷勤了?”黎深疑惑。


  黎浅浅立刻压低了声音:“是吧,你也这样觉得吧,我刚才跟她说话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而且按照规矩,只有特别亲近的人才会送礼物,一般人都是送礼金的,这人倒好,第一次见面就给她送了个箱子。


  还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兄妹俩对视三秒,黎深示意:“走?”


  “走。”黎浅浅当机立断。


  两个人立刻拿着箱子上楼了,等进了房间后还特意把门反锁上,这才拎着箱子到桌前坐下。


  “有密码吗?”黎深问。


  黎浅浅看了一眼:“没有。”


  “那打开吧。”


  “好。”


  黎浅浅当即打开,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愣住了。黎深伸着脑袋去看,看清后也一脸无语:“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啊,送你这么多项链干什么?”


  黎浅浅皱着眉头一条条拿出来看,发现正好有三十条,她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这些项链加起来……保守估计有上千万。”


  黎深沉默了。


  许久之后,他一脸真诚:“我现在补办升学宴还来得及吗?”


  “……不行,这太贵重了,得还回去。”黎浅浅说着就要把项链收回箱子里。


  黎深拦住她:“别啊,等会儿跟黎向远说一声就行了,项链你留着戴就行,正好一天一条,一个月都不重样,可以把你脖子上那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摘了,咱是没有钱还是怎么,非得戴那个破玩意儿。”


  黎浅浅一愣,下意识的抚上她脖子上戴的项链。尽管她细心保管,项链的颜色还是发沉了,上面数钱的小吊坠更是没有了光泽。


  和桌子上璀璨的项链们相比,就像是路上捡来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