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36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正当黎浅浅说得热闹时, 玄关处突然传来暴躁的敲门声,她吓了一跳,接着就听到黎深的吼声:“黎浅浅!给我滚出来!”


  黎浅浅愣了愣, 赶紧跑去开门, 看到黎深冲进来后下意识拉住他,生怕他跟霍疏起了冲突。黎深这次却罕见的克制, 只是看她的眼神凶狠:“长本事了啊,还敢偷偷跑了。”


  “……我就是来找霍疏玩一会儿, 这就准备回去了。”黎浅浅略为心虚。


  黎深冷笑一声:“如果我不找来, 你会这么快回去?”


  黎浅浅讪讪一笑, 立刻跑到走廊里:“我我我们现在就走吧。”她怕黎深再跟霍疏打起来了, 到时候关系只会更加恶劣。


  说罢,她便伸手去拉黎深, 然而黎深却站在原地没动。


  “你先下去,我有话跟霍疏说。”他淡淡的看了黎浅浅一眼。


  黎浅浅哪敢就这么走了,拉着他的胳膊不敢放:“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放心, 我不跟他打架。”黎深不耐烦的开口。


  黎浅浅抿了抿唇,有些犹豫的看向霍疏,霍疏淡漠的别开脸:“你先走。”


  他也这么说了, 黎浅浅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黎浅浅一走, 房子里只剩下黎深和霍疏了,两个人隔着一段距离对视,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气氛愈发沉闷, 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成了冰, 不知过了多久,黎深才淡淡道:“我不希望你再接触浅浅。”


  霍疏没有说话。


  “你必须离开。”当今晚看到黎浅浅房间空了时, 他生出一股清晰的恐惧,也正是这股恐惧,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容忍霍疏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


  他不想以后黎浅浅和霍疏单独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自己都在担心她会不会惹霍疏不高兴了,从而被霍疏报复。他相信现在的霍疏不会伤害黎浅浅,但不相信以后的霍疏也不会。


  “你必须走,”黎深的声音微哑,眼角也开始泛红,“你今天晚上挑个高中,我明天帮你转学,如果你没选,那我会帮你选一个。”


  霍疏垂下眼眸:“如果我不走呢?”


  “对不起。”黎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也等于回答了他的问题。


  霍疏看向他,眼底似有寒冰逐渐凝结,一层一层,将半个小时前还鲜活跳动的心脏冰封。


  “你说我们是朋友,”霍疏瞳孔愈发黑了,似有一汪死海沉浸在里头,“可你却不信任我。”


  “……如果只是你和我,我愿意选择相信你,但是有浅浅……我不能赌。”他实在难以想象,霍疏知道浅浅不喜欢他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像正常人一样恼羞成怒,还是按照他的办法肆意报复。


  不管是哪一种,浅浅都可能有危险,自己必须在他发现之前赶他离开。


  霍疏平静的看着黎深:“没有她,你也不会相信我。”


  “……对不起。”霍疏说得对,即便没有浅浅,自己也不会再相信他,都到这种时候了,自己不该再粉饰太平。


  霍疏见他没有否认,眼底闪过一丝淡薄的嘲弄:“你走吧。”


  黎深抿了抿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扭头下楼了。


  黎浅浅在楼下心急如焚的等着,当看到楼道里声控灯亮起后,她赶紧跑到楼道口迎接,黎深深一下来她就先观察他的衣服和脸。


  衣服没皱,脸上没伤,看来没打架。


  黎浅浅松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的问:“你们说什么了?”


  黎深抿唇看了她一眼:“上车。”


  “……哦。”黎浅浅应了一声,乖顺的跟着他上车了,等在车上坐定后又问了一遍。


  黎深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问一句:“你大半夜的跑过来,是他让你来的?”


  “不是啊,是我自己要来的。”黎浅浅忙帮霍疏解释。


  黎深听了之后,心情却不见好,绷着脸应了一声后就不说话了。


  车厢里静了下来,黎浅浅犹豫许久,才认真的看向黎深:“哥,我有话要跟你说。”


  黎深眉眼微动:“什么?”


  “我知道霍疏做了不好的事,你暂时没办法接受。”黎浅浅深吸一口气,斟酌着慢吞吞的说。


  黎深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他都告诉你了?”


  “没有,是我不让他说的,”黎浅浅否认,“但我想说的是,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如果你实在不喜欢,那让他保证以后都不会了就是,没必要一直揪着过去的事不放。”


  黎深冷笑一声:“你如果知道他干了什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警察又没来抓他,说明没犯法,那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黎浅浅疑惑。


  听着她无知的话,黎深沉着脸没有说话。


  黎浅浅见他不高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静了半晌后叹息一声:“哥,我希望你对他宽容点。”


  黎深的睫毛动了一下。


  “他从小被家里赶出来,又被相依为命的妈妈虐待,现在又被亲爹逼着回家,都苦成这样了还没报复社会,说明他心里已经很善良了,”黎浅浅无奈的劝说,“我知道你的世界很简单,有时候会觉得霍疏太复杂,但成长经历不同,你不能拿对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知道吗?”


  黎深神色沉郁,一时间没有说话。黎浅浅说的道理他都懂,可每当他想试着去理解霍疏时,大伯母家小孙子溺水时的照片就会浮现在脑海中……那可是一条人命,活生生的人命。


  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黎浅浅见他不说话,知道他还没想明白,长舒一口气挤出笑脸,挽着他的胳膊撒娇:“没关系的,不管是你也好还是他也好,我们都慢慢来,总是会和好的对吗?”


  黎深低头看了眼她天真的脸,嘴唇动了几下之后,最终还是没有打破她的期待。


  夜越来越深,万家灯火逐渐熄灭,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只有路灯孤独的站着,亮着无人需要的灯光。


  霍疏静静的站在不大的公寓里,一直到双腿发僵都没动。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房门发出咔哒一声,他眉眼微动,却没有回头。


  门打开,霍停出现在门口,声音虽然透着疲惫,但依然充满上位者的威严:“闹够了,该回家了。”


  霍疏静静看着地板上的缝隙,许久之后回头看向霍停,当看到他眼底的红血丝后,霍疏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看来霍成死了。”


  乍一听到儿子的名字,霍停指尖颤了一下,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是你哥。”


  “自己精心培养、报以无限希望的儿子没了,你很难过吧,”霍疏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一刀一刀的往霍停心口上刺,“你是不是很遗憾,死的那个人不是我?”


  “说这些有什么用,他已经走了。”霍停没有否认他的后半句。


  霍疏垂下眼眸继续盯着地板缝看,许久之后轻嗤一声。


  “回霍家,你就是唯一的继承人。”已经很久没休息的霍停懒得跟他周旋,直截了当的题了要求。


  霍疏声音泛冷:“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你这辈子都攀不上黎家。”霍停冷笑。


  霍疏眼神猛地锐利,双手也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


  霍停一副看穿他的样子,眼底俱是对他的不屑:“如果你能接受她将来跟别人结婚,那大可以继续跟我犟下去,如果不能,就老老实实的回来继承家业,让黎家主动攀着你,而不是你去攀黎家。”


  他说完直接转身下楼了,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公寓里再次安静下来。


  半个小时后,公寓里的灯熄了,霍疏出现在楼下。


  霍停早就志在必得,看到他出现后勾起唇角:“欢迎回家。”


  “我有一个条件。”霍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霍停扬眉:“尽管提。”


  “霍成说过,霍家有我没他,我也是这么想的,”霍疏神色淡漠,一字一句的开口,“所以我不希望他从霍家发殡。”


  霍停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他已经死了。”


  “酒店怎么样?霍家旗下应该有不少五星级的,也对得起他这个前继承人了,”霍疏眼眸黑沉,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为了避免你百年之后,我叫人把他的骨灰移出霍家墓园,最好是把他葬在别处。”


  “……你连最后的体面都不肯给他?”霍停的语气中已经开始夹杂火气。


  霍疏勾起唇角:“他不给我活着的体面,我不给他死了的体面,听起来很公平。”


  霍停铁青着脸看他,许久之后咬牙问:“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你可以在霍家偏房找继承人了。”霍疏毫不退让。


  霍停冷笑一声:“好啊,我找了继承人,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和黎浅浅订婚,相信黎向远应该很高兴攀上这门婚事。”


  “你可以试试看,”霍疏眼神泛冷,“如果你觉得你能赌得起。”


  霍停沉默了,许久之后面无表情的开口:“我可以答应你,但我会立下遗嘱,你母亲不准迁入霍家墓园,即便如此,你也要坚持这么做?”


  “你觉得我在乎?”霍疏勾起唇角。


  霍停顿了一下,好半天才沉声道:“你会遭报应的。”


  “求之不得。”霍疏眼底闪过一丝嘲弄。


  ……


  黎浅浅做了一晚上的梦,一会儿梦见霍疏跟黎深打起来了,一会儿梦见霍疏手术失败,一整晚心脏都是提着的,醒来后感觉比跑了一整晚马拉松还累。


  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疲惫的给霍疏发短信,问他要不要回黎家吃早餐,今天黎向远不在家。


  然而她短信发出去半个小时了,也没见霍疏回消息,她犹豫许久给他打了电话。


  无人接听。


  黎浅浅又试着发消息打视频,甚至连短信也发了,但所有消息都像是石沉大海,没换来对方一点回应。


  她心里突然不安,于是当即穿好衣服准备去找他,结果刚从屋里出去就撞上了黎深。


  “你干嘛去?”黎深看她穿戴整齐,立刻警惕的问。


  黎浅浅皱着眉头:“霍疏不接电话,我去找他。”


  “没接电话而已,值当你跑一趟吗?”黎深不悦。


  黎浅浅无奈:“哥,他从来没这样过,我怕他出事。”


  黎深沉默一瞬,别扭的冷哼一声:“我跟你一起去。”


  “那快点,千万别出什么事了。”黎浅浅说完就推着他往外走,黎深本来还想换件衣服再出门,结果穿着睡衣就被她推进了车里。


  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公寓,刚跑到楼上,就看到霍疏的房门没关,黎浅浅和黎深对视一眼,赶紧跑了进去。


  “霍疏!”黎浅浅叫了一声。


  极小的房子连回声都没有,她喊了一声之后,四下便一瞬[[醋.溜.文.学.发-.最.快]]间恢复了安静。


  黎深抿唇在屋里转悠一圈,拧着眉头说:“东西都还在,没见手机,是不是去吃饭了?”


  “不可能,他要是去吃饭了,为什么不回我消息?”黎浅浅的心跳加快,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哥,他去哪了?”


  黎深被她问得一愣,接着突然想到自己昨天跟他说过的话……他不会走了吧?


  看着要哭不哭的黎浅浅,他下意识的否认:“……可能就是去吃早饭了,东西都没带,他能去哪呢?”


  他们明明说好了,他帮霍疏安排好一切,连手术也正常进行,霍疏明明没有反对,他不可能……怎么可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样,你去附近的早餐店找,我去学校里面找,我们分头行动。”


  “……好。”


  黎深一答应,黎浅浅就扭头跑下了楼,朝着学校的方向冲了过去。她在学校里找了一遍又一遍,一边找一边给霍疏打电话,然而不仅没在学校找到他,电话霍疏也没有接过。


  日头渐渐高升,明明是温暖的天气,黎浅浅却遍体生凉,找到最后连手机都险些拿不住了。


  在她找得快绝望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眼睛瞬间一亮,在看到来电显示后眼里的光又熄灭了。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接起电话时却依然有了哭腔:“哥,找到了吗?”


  “别找了,”黎深难得这么严肃,“刚才黎向远给我打电话,说霍疏已经回霍家了。”


  太阳悬在高空,校园里花朵盛开,柳枝也随着微风摆动,到处都春意盎然生机勃勃,黎浅浅却好像被这个春天屏蔽了。


  在听到黎深的话后,她怔愣的放下手机,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等她冷静下来时,她已经回到了家里,看着黎深担忧的神色,她沉默片刻突然问:“他之前不是说过不想回去吗?为什么又回去了?”


  黎深静了许久才回答:“大概是因为我。”


  黎浅浅不说话了。


  客厅里一片安静,两个人对视很久,黎浅浅主动抱住黎深:“没事的哥哥,你也不是故意的。”


  她没有安慰的时候,黎深还能维持平静,她一开口,他的眼角就红了。


  “我没想逼他回霍家……”只是想让他离她远一点而已。


  黎浅浅拍着他的后背:“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她安慰了许久,黎深的情绪才好一点,管家及时给他们送了两碗面,于是兄妹二人坐在一起吃迟到的午餐,吃过饭各自回屋午睡,就像之前每一个悠闲的周日一样。


  如果他们能睡得着的话。


  黎浅浅给霍疏发的所有消息都没得到回复,但她还是不死心的发消息,只是这一切都是瞒着黎深偷偷进行的。


  因为怕错过霍疏的电话,她的手机开始二十四小时开着,上课的时候都攥在手里,每天第一件事和最后一件事,都是给不知去向的霍疏发消息。


  起初一直在问他去哪了,过得怎么样,这样的问题问多了,她开始分享自己的生活,今天吃了什么喝了什么,跟谁做了什么有趣的事,成绩是进步还是退步了,都事无巨细的发给他。


  这种行为一直持续到高三上学期的期末,她考完试后发了一场高烧,浑浑噩噩的睡了三天,醒来后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霍疏真的走了,他有他的剧情线,有即将要走的路,而她作为故事中的路人甲,在改变了被大反派针对的命运后,也该放下一切了。


  时光荏苒,最辛苦的高中生涯终于结束,她考出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黎深特意从国外跑回来帮她庆祝,就连黎向远也给她打了一笔相当丰厚的奖金,还特意给她打了电话,恭喜她考出了好成绩。


  黎浅浅毫无感激之心的把奖金存进小金库,并去找黎深继续要钱。


  “……黎向远不是给了你一大笔钱吗?你都那么有钱了还跟我要,你还是个人吗?”黎深惊恐的捂住钱包。


  黎浅浅横了他一眼:“少废话,我知道你刚拿了生活费,好几万呢吧,分我一半。”


  黎深不肯给:“自从我去国外留学,你就十天半个月跟我要一次钱,我现在连蹦迪的钱都没了,话说你要这么多钱干嘛啊?”


  “还能干嘛,为将来做准备呗。”黎浅浅懒散的回答。


  黎深眉头皱了起来:“什么准备……你不会是该上大学了,所以想养个小白脸吧?”


  “……你思维能不能别这么发散?”黎浅浅一脸无语,“我这是为咱俩以后的生活存钱呢。”


  “那你这更没道理了,黎家资产这么多,我们就是吃一辈子都吃不完,真不知道你在焦虑什么。”黎深一脸不解。


  黎浅浅冷哼一声:“真要是一辈子都吃不完那就好了。”然而事实是,她大学刚毕业黎家就破产了,他们俩还险些流落街头。


  其实她之前想过阻止黎家破产,但做了几次计划后发现没那么简单,首先她和黎深都不是做生意的料,没有力挽狂澜的本事,其次黎向远的小儿子大约明年就出生了,等那孩子一出生,他们俩生活费都要减半,更别说进公司了。


  再说拯救了没破产的黎家又有什么用,家产最后不全是小儿子的,他们俩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所以她思来想去,与其勉强自己做所谓的救世主,不如趁现在多搞点钱。


  而她能搞到钱的途径不多,黎向远,黎深。


  黎深看她绷着脸,像在思考什么特别严肃的事,忍不住轻哼一声引回她的注意力:“你真那么缺钱?”


  “缺。”黎浅浅认真回答。


  黎深想了想:“黎向远这次给了我十万,我还得买机票,顶多给你两万。”


  “成交!”黎浅浅当即答应。


  黎深无语的看她一眼,最后用手机给她转了。


  当钱到账的那一瞬,黎浅浅身心舒畅的看了眼手机,看到余额一百三十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黎深瞄到她的余额,当即就炸了:“你有这么多钱还敲诈我,我总共就十万还给你两万,你还给我!”


  说完他一个饿虎扑食扑了过去,黎浅浅吓得赶紧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解释:“我我我这钱就是为你存的,早晚会给你的……”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我用得着你帮我存钱?”黎深怒问。


  黎浅浅一口气跑到大门口,慌里慌张的把铁栅栏门给关上,把他隔在了里面。黎深当即要推,她赶紧使出全身力气堵着,一边堵一边说好话:“哥哥哥,好哥哥,我真的没私心,这钱以后绝对会给你。”


  “放屁,我才不信你,你就是一貔貅,光吃不拉的!”黎深保持愤怒。


  黎浅浅也不高兴了:“我就知道不该让你出国,你看你说话真是越来越粗鲁了。”


  黎深冷笑一声:“少给我扯开话题,把我钱还给我。”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黎浅浅心一横,干脆豁出去了。


  黎深一脸不可置信:“你到底跟谁学的这么守财奴?”


  “没谁,我就是不给你!”黎浅浅仗着他出不来继续嚣张,结果下一秒黎深就推开了门,直接拎着她的脖颈把人往屋里拎,黎浅浅再求饶也晚了。


  两个人进了别墅后,外面再次恢复了安静,谁也没发现距离大门不远的草丛旁,停着一辆没什么存在感的黑色车辆。


  “先生,回去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