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35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停离开后, 黎深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很久,直到下课铃响了两次,他才猛地惊醒, 目光沉沉的看向被霍停留下的牛皮纸袋。


  三分钟后, 他重新出现在教室里,站在霍疏桌前面无表情的开口:“你跟我出来。”


  许久没有听到他这么严肃的说话, 班里正在打闹的同学们静了一瞬,视线都八卦的朝这边而来。黎深没有给别人围观的机会, 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就出去了, 霍疏静了静, 收好课本后也跟着出去了。


  两个人最终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停下, 黎深把牛皮纸袋拍到他身上:“这些是你干的吗?”


  霍疏顿了一下,平静的把资料掏了出来, 一页一页的翻看。他的速度不快,表情也没什么幅度,仿佛在看别人的事。


  黎深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在他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道:“只要你说不是, 我就相信你。”


  霍疏没有说话,按照自己的节奏看完了,又重新装进牛皮纸袋, 这才看向黎深:“霍停给你的?”


  黎深有些烦躁:“你他妈能不能别岔开话题, 我问你这些事是不是……”


  “是。”


  黎深的声音戛然而止,上课铃响起, 走廊里走路声急促, 然后突然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 你的行为是犯法的?”黎深哑声质问。


  霍疏静了片刻:“知道。”


  “知道你他妈还这样!”黎深咬了咬牙,焦躁的在原地转了几圈, 最后红着眼眶和他对视,“为什么?你就不怕东窗事发?”


  “我没想杀他们,只是让他们长点教训,”在黎深的衬托下,霍疏显得愈发冷静,“是他们先伤害浅浅,我只是一报还一报。”


  “……可你的报复比他们的伤害要大很多,你就不怕他们万一死了?你就一点都不愧疚吗?”黎深不死心的继续问。


  霍疏不说话了,但答案如何显然两个人心里都清楚。


  黎深和他对视许久,最后荒唐的笑了一声:“我、我没遇到过你这样的人,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霍疏垂下眼眸,许久没有说话。


  “黎浅浅如果知道了你做的这些事,她不仅不会感激你,还会感到恐惧,”黎深突然面无表情,“她的生活一直都很单纯,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出现在她的人生里。”


  霍疏指尖一动,突然看向他。


  “等你做完手术,我再想办法弄笔钱帮你转学,我们好聚好散吧。”黎深有些心累的开口。


  霍疏的眼眸总算起了波动,他也在沉默这么久后终于开口:“我不走。”


  “你必须走,”黎深毫不退让,“霍疏,你心理有问题,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心理都有问题,我可以和这样的你做朋友,但不能让浅浅再跟你有任何接触,希望你能理解我做哥哥的心。”


  霍停有一句话说得对,霍疏的种种表现,都证明他是一个没有道德感的人,和这样的人相处,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霍疏的刀永远举着,此时是对着外人,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对准他们。


  霍疏的手指渐渐攥成拳头,语气依然没有起伏:“我知道你的担心,但没有必要,我不会伤害你们,永远不会。”


  他说完停顿片刻:“如果你坚持,我也能保证,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事。”


  “可我赌不起。”黎深眼角微微红了,心脏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一方面,他作为朋友信任霍疏,一方面,他作为哥哥看全世界都有危险,更别说霍疏这样的人了,只要一想到黎浅浅一直跟霍疏黏在一起,他就连呼吸都是提着的。


  两个人静静的站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霍疏神色逐渐冷淡:“能做的保证我都做了,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我不会离开她。”


  “那我就把这个袋子交给她,让她来做决定,”黎深的表情也紧绷起来,“可你确定想我这么做吗?你现在离开,她关于你的回忆都是好的,可等她决定远离你时,你就会成为她的恶梦。”


  “随便你,我不会离开。”霍疏说完,把牛皮纸袋还给他,转身便回教室了。


  黎深一个人在走廊站了很久,一直到下课才回去。


  转眼就到了今天的晚自习。


  黎浅浅觉得这俩人都有点诡异,一个面无表情,跟刚到黎家时一样冷淡,一个一改往日角落玩手机的作风,坐在了她另一边的位置,不管她跟霍疏说什么,他都会看过来。


  “你们……吵架了?”黎浅浅迟疑的问。


  “没有。”


  “没有。”


  两个人几乎同时作答。


  黎浅浅点了点头:“嗯,看来是吵架了。”


  霍疏和黎深对视一眼,又很快各自别开脸。


  黎浅浅合上参考书,叹了声气问:“所以为什么会吵架?”


  “没有吵架。”霍疏垂下眼眸。


  黎深抿了抿唇:“嗯,没吵。”他到现在都还没下定决心让黎浅浅知道真相。


  黎浅浅嫌弃的看了他们一眼:“当我是傻子呢,你们俩明显不对劲,快说,到底怎么了?”


  “你哪那么多废话,赶紧做题。”黎深催促。


  黎浅浅不高兴:“你们这个样子,我哪有心情做题啊。”


  “没心情就不做了,我们提前回家。”黎深立刻道。


  黎浅浅想了想:“那多没意思,要不这样,我们去霍疏的公寓吧。”


  霍疏神情微动。


  “不行,”黎深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你一个小姑娘,没事总想往男人屋里跑算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霍疏也成男人了?”黎浅浅无语的问了他一句,随后意识到这句话有歧义,又赶紧扭头跟霍疏解释,“你还年轻,是青少年,青少年。”


  黎深轻哼一声,表达对她的不满。


  “你们俩具体什么矛盾,我就不问了,”黎浅浅坐直了身体,“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和好。”


  这下霍疏和黎深都不说话了,黎浅浅等了半天没等到个答案,干脆也不等了。


  反正按霍疏现在万事懒得计较跟黎深忘性大的性格,两个人应该不出24小时就和好了,她就不瞎操心了。


  ……然而他们这次比她想的要坚持。


  接下来一整个星期,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仿佛对方只是陌生人一样。但神奇的是,明明已经僵成那样了,黎深还坚持跟他们一起上自习,早餐也没有缺勤过,只要她跟霍疏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一直在。


  “……你这么喜欢黏着他,干嘛不直接和好啊?”周五晚自习放学回家的路上,黎浅浅很是头疼的问。


  黎深抿了抿唇,半晌别开脸:“我和他不是和好不和好的事。”


  “所以到底为什么吵架?”黎浅浅头一次见他们这样,真是快好奇疯了。


  然而不管是黎深也好,还是霍疏也好,两个人都没有回答她的想法。


  黎浅浅见黎深又不说话了,静了片刻后推测:“你们都不说吵架理由,说明这个理由很难以启齿,所以什么样的理由会这么难以启齿呢……你们是不是喜欢上同一个女生了?”


  黎深嫌弃的斜了她一眼:“放心,我品味没那么差。”


  “你这话说的,好像他有喜欢的人一样。”黎浅浅笑了。


  黎深突然就沉默了,许久之后看了她一眼:“霍疏没有跟你说过这些?”


  “说什么?”黎浅浅无辜的看着他。


  黎深和她对视片刻,突然问了一句:“如果霍疏有喜欢的人了,你会怎么做?”


  “……能怎么做啊,祝福呗,”黎浅浅说完想了一下霍疏的性格,真心实意的补充一句,“不过说句实话,我很难想象他会喜欢谁。”


  黎深神情微动,半晌含糊一句:“是啊,我也很难想象。”看来霍疏真的没跟她提起过他的心意。


  “他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黎浅浅好奇了,“按他的脾气来说,应该找个性格好又耐心的,但我又觉得他不喜欢那种……性感热辣的大美女怎么样?那种一旦喜欢就发起猛烈进攻的,应该很适合他。”


  黎深嘴角抽了抽,无言的看了她一眼:“他不喜欢那种。”


  “可我觉得很合适啊,寒冰就得用烈火融化。”黎浅浅煞有介事。


  黎深斜了她一眼,正要说话,表情突然微妙起来。


  片刻之后,他尝试着问:“霍疏如果有喜欢的人了,你不难过?”


  “为什么要难过,是好事啊。”黎浅浅迷茫。


  黎深怔怔的和她对视,半晌深吸一口气:“你真不喜欢他?!”


  “……这个问题我已经倦了,如果我们这是本小说的话,你这个问题就是在水字数知道吗?”黎浅浅白了他一眼,“我拿他当家人,家人怎么喜欢?”


  黎深愣了好半天,才无语的说:“可你每次都让我误会……不对,你就没想过他会误会?”


  “怎么可能,他肯定也是把我当家人了。”黎浅浅相当笃定。虽然她两辈子都没谈过恋爱,但也知道谈恋爱是热油遇水,该炸的,而不是她和霍疏这种相处方式。


  黎深看到她坚定的眼神,心情逐渐复杂起来。


  霍疏肯定是误会了,不然之前也不会那么肯定的说浅浅喜欢他……不行,必须在霍疏知道真相之前赶他离开,否则他一旦知道这么久以来都是自作多情,恐怕会瞬间变态。


  黎浅浅看到黎深的表情逐渐严肃,忍不住问一句:“想什么呢?”


  “我待会儿……不,明天吧,我明天跟你说。”黎深坚定了想法,却在每次对上黎浅浅什么都不知道的眼睛后犹豫。


  黎浅浅奇怪的看他一眼,见他现在没有交谈的兴趣,便也不再询问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黎浅浅睡醒之后就去找黎深了,然而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的黎深此刻刚睡着,听到她的声音也只是哼唧一声,没有起床的意思。


  黎浅浅只好暂时放弃,回屋去跟霍疏发消息了。霍疏邀请她出去吃早餐,黎浅浅想了想拒绝了:我哥说有话要跟我说,我就先不出去了,不然他该炸了。


  一向秒回的霍疏这次隔了十几分钟才回复:他要跟你说什么?


  黎浅浅:不知道啊,他还没醒呢,但应该是什么大事吧,我很久没看到他这么纠结了。


  打完字后点击发送,她顺手摸了个饼干吃。


  霍疏这次隔了更久回复,且只有一个字:哦。


  黎浅浅顿了一下,皱着眉头发了视频邀请,结果对方在响了两声后直接挂断了,随后发来一条消息:洗澡。


  黎浅浅还以为他出什么事了,结果竟然是洗澡,于是哭笑不得的放下了手机,盖好被子去睡回笼觉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才醒,睁开眼睛后看到霍疏发了两条消息。


  第一条:下午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第二条跟第一条隔了半个小时:黎深已经跟你说了。


  两条消息都是陈述句,好像他已经认定了什么一样,黎浅浅一脸疑惑的给他发了视频,这次他只响一声就接起了。


  手机画面变成了两个人的脸,霍疏静了片刻,才淡淡说一句:“看来还没说。”如果说了,她不会是这个表情。


  “……所以你们俩要说的是一件事?”黎浅浅疑惑。


  霍疏垂眸:“嗯。”


  “那让黎深直接跟我说吧。”冰山和火山,她还是先安抚火山吧。


  霍疏听到她的话,许久没有开口,黎浅浅看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些打鼓,正要改变主意时,就听到他缓缓开口:“我晚上去接你。”


  “……好。”


  挂了电话,黎浅浅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于是又去蹲黎深了。


  黎深倒是醒了,可晚上下的决心在白天一消而散,看到她后第一反应就是躲。


  “你还说不说啊?”黎浅浅无语的堵住他。


  黎深绷着脸:“明天,明天肯定说。”他先做个心理准备。


  黎浅浅沉默的盯着他看了片刻,确定他就算明天也不一定能说,于是决定直接去找霍疏。


  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了,黎深当即警告:“你不准去找霍疏。”


  “……为什么?”黎浅浅无语。


  “反正就是不允许,你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哪都不准去。”黎深冷着脸下命令。


  黎浅浅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严格,一时间也没有反驳,而是乖巧的回屋了,但一关上房门就疯狂跟霍疏吐槽。


  她说了一大堆之后问霍疏:你们到底想说什么啊,手机里不能说吗。


  霍疏很快回复:说不清楚。


  ……看来是真的挺严重,黎浅浅叹了声气,感觉头疼了。


  很快到了晚上,她心不在焉的吃了晚饭,然后打个哈欠假装累了:“我回屋了啊。”


  “我也回屋了,你早点休息。”黎深没有怀疑,伸个懒腰就跟着上楼了。


  黎浅浅默默走回房间,听到他的房门关上后立刻出门,轻手轻脚的跑下楼了:“管家伯伯快帮我备车!不要告诉我哥!”


  管家一脸懵的答应了,自己去开了车亲自送她。


  黎浅浅很快到了霍疏楼下,给他发了‘开门’两个字后就上楼了,等她走到他那一层时,霍疏也把门打开了。


  “嗨,没想到我会这个时候来吧?”黎浅浅笑嘻嘻的钻进屋,“有什么话赶紧说,我得尽快回去,不然让黎深深发现了又要闹。”


  霍疏神情微动,半晌把门关上跟她进去了。


  公寓很小,黎浅浅坐了唯一一张椅子,霍疏便只能坐在床边了。


  等都坐定后,黎浅浅催促:“说话呀。”


  霍疏静了许久,突然问了一句:“如果我和你想象中不一样,你会不会害怕我?”


  他这句话问得没头没尾,黎浅浅愣了一下,一脸疑惑的反问:“为什么这么说?”她自认对他的人设挺了解啊。


  “你先回答我。”霍疏看着她的眼睛。


  黎浅浅本来是吊儿郎当的态度,看到他这么认真后也严肃起来,想了好半天才回答:“不会害怕。”


  “如果我比你想的要更阴暗、更残忍,更像臭水沟里的老鼠呢?”霍疏眼眸沉沉。


  黎浅浅眉头微蹙:“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


  “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霍疏回答。


  黎浅浅沉默了,不知过了多久才摇了摇头:“你不是。”


  她抿了抿唇,更加认真的看着霍疏:“没有人天生属于黑暗,你也一样,我不希望你这么说自己。”


  霍疏静了下来。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默。


  黎浅浅有些不舒服,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试图活跃气氛:“所以你到底要说什么啊?让我猜猜看,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怕我知道了会讨厌你?”


  “……嗯。”


  没想到还真猜对了,黎浅浅眼睛一亮:“所以这件事黎深也知道,他一直纠结要不要跟我说对吗?”


  “嗯。”


  “那到底是什么事?”黎浅浅的好奇心都快要爆炸了。


  霍疏沉默一瞬,再开口声音有些哑了:“我说了之后,你能保证不会恐惧我、疏远我吗?”


  “当然了。”黎浅浅保证。


  “会像现在这样跟我相处?”霍疏又问。


  黎浅浅认真的点头,等着他说下面的话。


  然而霍疏在对上她干净的眼睛时,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第一次为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感到后悔,而后悔的原因不是因为觉得自己错了,而是突然明白他可能承受不起,这些事被黎浅浅知道后的后果。


  霍疏一直没有说话,黎浅浅渐渐觉得这件事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她沉默许久,突然握住了霍疏的手,一脸坚定的看着他:“如果实在不想说,那我不听了。”


  霍疏看向她,眼底闪过一丝怔愣。


  “你放心,如果黎深找我说的话,我会捂上耳朵逃跑,他那个人没什么耐心的,时间久了肯定会放弃。”黎浅浅眼睛晶亮。


  霍疏想亲自告诉她的心思产生一分动摇。


  黎浅浅叹了声气放开他:“你们俩都为这事闹一个星期了,快赶紧过去吧,我可不想你们一直冷战。”


  “……我和他僵了关系,让你为难了?”霍疏眉宇微微蹙起。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当然了,我都要为难死了,你们俩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希望你们一直好好的,千万别再像现在这样了。”


  “对不起。”


  “倒也没到要说对不起的地步。”黎浅浅傻笑。


  霍疏垂下眼眸,突然注意到她膝盖上破了一块皮,他的声音顿时沉了下来:“这里怎么了?”


  “什么?破洞裤呀。”黎浅浅歪了歪头,虽然天气还凉,但她前段时间就开始穿这种破洞的裤子了,霍疏不会是才发现吧?


  “我说的是这里,”霍疏点了点她破皮的地方,“为什么会受伤?”


  “啊这个,我今天给人发快递的时候,不小心磕的。”她之前在网上挂了首饰卖,最近也陆陆续续有人买,所以要经常去发货。


  霍疏也知道/醋..溜..文.-.学.首.发/这一点,静了许久后抬头看向她:“对我这么好,值得吗?”


  “你这是什么问题,当然值得啊。”黎浅浅哭笑不得。


  霍疏的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声音也开始紧绷:“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或许是月色太美,他突然不想等了,想今天就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听到他的问题黎浅浅顿了一下,接着在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她感受到了他的期待,疑惑的同时更加慎重,斟酌半晌才认真开口:“因为我把你当家人、当哥哥了。”


  轰的一声,霍疏的大脑空白了。


  没有察觉到他情绪的黎浅浅还在兀自说着话,絮絮叨叨的表达他在自己心里的重要性:“偷偷告诉你,我之前设想过自己将来的婚礼,到时候爸妈亲戚我一个都不请,就请你和黎深来,然后前半段挽你的胳膊,后半段挽黎深的胳膊,让你们把我送到新郎手中……”


  她说了很多话,霍疏静静的看着她,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听懂,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哑声打断:“你说……把我当什么?”


  ‘么’字落下时,有清楚的颤音。


  黎浅浅顿了顿,突然有点迟疑:“当、当哥哥啊……你不高兴?”


  她问得认真,霍疏却觉得荒唐,可当两个人相处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他才发现一直荒唐的人只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