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33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相较于一脸震惊加无语的黎浅浅, 霍疏的反应可以称得上是淡定,只是一脸平静的跟她对视,连眼神都没有变化一瞬。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 咬着牙走上前帮他松绑, 一边松一边忍不住吐槽:“他可太欠了,把你绑这么紧, 还不忘在你身上系个蝴蝶结,是不是有毛病?”


  说着话的功夫, 她已经松开了他的手脚, 霍疏抬手把嘴上的胶带撕了, 一脸平静的问她:“我能打他吗?”


  “……还是别了吧, 就他那个破脾气肯定是要反击的,到时候又要两个人都是伤了, ”黎浅浅说完又觉得霍疏亏了,于是又提出别的办法治黎深深,“要不我们明天开始跟他冷战吧,不管他说什么都不搭理他怎么样?”


  霍疏思索一瞬, 算是答应了。


  “对了,他是怎么做到把你绑得这么整齐的?”黎浅浅好奇。


  霍疏看了她一眼:“他带了四五个保镖。”


  “哦。”黎浅浅恍然。


  疑惑解开后,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 黎浅浅时不时瞄霍疏一眼, 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当屋里开始安静时,霍疏突然问了一句:“你的项链呢?”


  黎浅浅顿了一下, 昂起脖子把项链掏出来:“看到没, 在这儿呢, 衣服太厚了,平时都不放外面。”


  “戴着会不会不舒服?”霍疏又问。


  黎浅浅嘿嘿一笑:“刚开始戴的时候会, 晚上睡觉都要取下来,现在已经习惯了,一直戴着也没什么感觉。”


  霍疏微微颔首,两个人又没话了。


  黎浅浅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总之她就是感觉浑身别扭。静了片刻后没话找话:“医院那边说最近方案就出来了,让我们周六日过去一趟。”


  寒假的时候,她说服霍疏去了一趟医院,医生在给他做了详细的检查之后,就开始开会讨论治疗方案,这周六估计能能拿出一套完整的方案了。


  “到时候你提醒我。”霍疏说。


  黎浅浅点了点头:“知道。”


  说完两个人又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黎浅浅咳了一声:“你困了吗?”


  霍疏顿了一下:“你困了?”


  “都快十二点了……”黎浅浅尽可能的含蓄。


  霍疏顿了顿后下床,声音没什么起伏的开口:“晚安。”说完他就赤着脚转身要走。


  黎浅浅急忙叫住他:“你鞋呢?”


  “被绑过来的时候掉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等着。”


  她转身去了衣帽间,两分钟后拿了一双棉拖鞋出来:“鞋码肯定小,但你凑合一下吧,现在还是冬天呢,还是得小心点。”


  “嗯。”霍疏从她手中接过崭新的拖鞋,穿好后转身离开了。


  黎浅浅将他送到了房门口,一开门就对上了黎深探究的视线。她瞬间绷起脸,催促霍疏离开后就要回屋。


  黎深在她关门之前闪身进来,啧了一声问:“怎么样,误会都解开了吗?”


  黎浅浅实在懒得理他,闻言只是闲闲的看他一眼。


  黎深不满:“你这是什么态度?”


  黎浅浅重新开门:“出去。”


  “……我问你话呢。”黎深皱起眉头。


  黎浅浅冷笑一声:“我数三个数,你再不出去我就给爸打电话。”


  “你打去干嘛?”黎深抱臂扬眉,显然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


  黎浅浅面无表情:“没什么,就是告诉他他把成年男性绑起来,抬到了他刚满十八岁的闺女的床上。”


  黎深:“……”他本来是好意,可被黎浅浅这么一说,突然有点奇怪了。


  “三……”


  刚数一个数,黎深就果断离开了,黎浅浅轻嗤一声把门关上,简单洗漱一下就睡了。


  因为黎深深犯了众怒,所以接下来好几天都被黎浅浅和霍疏冷落,直到他买了一堆蛋挞慕斯之类的甜品求饶,两个人才勉强原谅他。


  转眼就到了周六,黎浅浅和霍疏一起到了医院,主治医生把他们请到会议室,把之前做出的手术方案仔细的讲解给他们听。


  黎浅浅听了半天专有名词,脑子昏昏沉沉的,只能求助的看向霍疏,霍疏简单总结:“替换关节有三种,十万、三十万和六十万的,区别在于与身体的磨合程度高低,但是总的差别不大。”


  “不能这么说,肯定是越贵的效果越好,这是一种新型材料,我院之前也做过几次这方面的手术,患者们术后愈况良好,没有出现排异情况。”医生立刻解释。


  黎浅浅听懂了:“那就选贵的那种吧。”


  “浅浅。”霍疏平静的看向她。


  黎浅浅一笑:“钱我先出,等你工作了还我就是。”他前世回霍家之后肯定选的也是最好的,所以才能走路与常人无异,所以这次她也不能委屈他。


  “十万的已经很好了,而且使用时间更久,手术方面也更成熟。”霍疏跟她解释。


  黎浅浅皱了皱眉,不确定的看向医生:“新型材料手术不成熟吗?”


  “流程是一样的。”医生认真道。


  黎浅浅当即拍板:“那还说什么,肯定要最好的……确定六十万的就是最好的吧?我们可不要次的。”


  “黎小姐放心,六十万的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关节替换材料了,”医生含笑道,“如果您确定要用这种材料的话,那就麻烦交一半的钱当定金,医院会从国外调材料过来。”


  黎浅浅点了点头:“好,知道了。”


  她答应得极快,说完就让医生去拿POS机了,会议室里很快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太贵了。”霍疏不认同的看向她。

  黎浅浅笑笑:“治病的事,怎么能以贵不贵衡量呢,当然要在经济允许范围内用最好的。”


  说完,她看到霍疏眼眸黑沉,心情似乎有些沉重,于是主动帮他宽心:“再说了,你又不是不还我了,别有太大的心理负担,有个好身体比什么都强。”


  “六十万不是小数,你确定我能还得起?”霍疏看着她的眼睛问。


  ……对哦,他都不打算回霍家了,以后什么样还真说不准。黎浅浅眨了眨眼睛,半晌认真的反问:“那你觉得自己会还不起吗?”


  霍疏静了片刻:“不会。”


  “这不就得了,你可别忘了,你是光靠奖学金都能活下去的大佬,以后只要别走歪路,发展只会好不会差。”黎浅浅对他很有信心。


  霍疏垂眸:“那你可能要再等几年,现在的我暂时没办法还钱。”


  “不着急不着急。”黎浅浅说着话,低头给黎深发消息借钱。她这次定金要交三十万,但她存了这么久,卡里也只有十来万,马上医生就要回来了,她得赶紧凑钱才行。


  黎深一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今天来医院了,收到她的消息后,立刻秒回问:要钱干嘛?霍疏不行了?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黎深:本来就是,你们俩现在还在医院吧?突然要钱,我怎么可能不多想。


  黎浅浅:……他好好的,我是要帮他交替换关节的定金,但是钱不够了,所以找你借点。


  她发完之后十几秒,黎深就打电话过来了,黎浅浅怕他说什么不好听的,当即尴尬的朝霍疏笑笑,捂着手机跑出了会议室,这才接起他的电话:“干嘛?”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替换关节?替换之后能怎么样?”黎深好奇。


  黎浅浅解释:“当然是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啊,他右脚之所以会跛,是因为小时候受伤没得到有效的治疗,那块骨头什么来着……反正就是现在不换,以后也要换,但是早换一天,就能早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一天。”


  “听着还挺神奇,”黎深啧了一声,“那得多少钱啊?应该很贵吧,我记得你去年都没怎么花钱,零花钱应该数还挺大的。”


  被他这么一问,黎浅浅就像所有做了不合理消费的孩子一样,顿时心虚得不行:“三十、三十万……”


  “多少?”黎深没听清,声音跟着抬高了。


  黎浅浅咳了一声:“这只是关节材料的定金,后续还有手术费和治疗费什么的,加起来保守估计得六七十吧……”


  话说到一半,身后的门咔哒一声开了,她下意识的回头,正对上霍疏漆黑的眼睛。


  她下意识想挂断电话,以免黎深嘴里吐不出象牙,然而霍疏像提前觉察到了她的行为,微微摇了摇头。


  黎浅浅手心有点出汗,嘴像吐连珠炮一样不停的跟电话那头的黎深解释:“医生都说了材料越好效果越好,而且使用时间更久,还说用了这种贵的平时跑步都没有问题……”


  “你跟我说这么多干什么?”黎深莫名其妙的问。


  他的声音清晰的从听筒里传出来,黎浅浅一脸尴尬,心想等她有钱了,一定换一个听筒没那么大声的手机。


  “有贵的肯定不用便宜的,一分钱一分货知道吗?”


  黎浅浅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我看看我卡里还有多少钱,都给你转过去,不过你别报太大希望啊,我都花个差不多了,”黎深一边说一边查余额,“只有六万了,我找管家预支一下零花钱吧,定金要多少?”


  “……三十万,我还差二十。”黎浅浅还没回过神。


  “还行,凑一下就够了,你现在急着交钱是吧,我这就去给你凑,十分钟就能转到你账上,告诉霍疏别有心理负担,能治当然得好好治,谁放着正常人不当,想当个残疾人啊。”黎深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替他们筹钱去了。


  黎浅浅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直到霍疏叫她进去等,她才反应过来:“……你刚才听到黎深的话了吗?”


  “嗯。”霍疏眉眼和缓。


  因为性格和家庭原因,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也没被人无条件的支持过,所以当听到黎深的话时,他的心情突然有些微妙,是区别于黎浅浅带给他的那种微妙。


  很奇怪,但是不讨厌。


  黎浅浅笑着推他进屋:“所以啊,黎深都这么说了,你就别担心了,好好配合治疗,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跑跳了。”


  “好。”


  等黎深把钱凑够,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黎浅浅交了定金就跟霍疏一起回家了,然后开始愁剩下三十多万的事。


  光是交定金,她和黎深都和管家伯伯预支了所有零花钱,剩下的那些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筹。


  “找爸要啊,人是他带回来的,拿点医药费不过分吧?”黎深一语点醒梦中人。


  黎浅浅恍然:“对啊,那我去找他要。”


  当天晚上,她就给黎向远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了:“喂?”


  听到是女人的声音,黎浅浅见怪不怪:“找我爸。”


  对面沉默一瞬,接着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再之后就是黎向远接电话了:“都快一年没联系了,怎么,突然想起还有我这个爹了?”


  “你旁边那女的是新人吧?听到我声音这么慌,有点上不了台面啊。”黎浅浅讥讽。


  黎向远毫不在意:“别废话,我这儿还有正事,有什么话赶紧说。”


  大半夜的美女在侧,能有什么正事就不必提了,黎浅浅翻了个白眼,单刀直入的开口:“跟你要点钱。”


  “零花钱不是已经让管家按月给你们了,这就花完了?”那边美女在召唤,黎向远有点不耐烦。


  黎浅浅跟他说话更不耐烦,但为了钱还是忍住了:“我要做正事,霍疏你还记得吧,你去年带回家的那人,他的脚要做个手术,大概还差三十多万,你给不给?”


  霍家长子时日无多的事,她不信黎向远不知道,也不信黎向远会错过这次刷霍疏好感的机会。


  果然,黎向远听到后声音严肃了起来:“做什么手术?”


  “关节替换,总之就是做完之后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黎浅浅言简意赅。


  黎向远沉默片刻:“三十多万是吧,行,你把主治医生的电话给我,我确定之后会直接打给医院。”


  黎浅浅一听就知道他这是不信任她,得了他这句话后当即挂了电话,直接把医生的手机号推了过去。不管怎么说,黎向远肯付医药费了,她也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于是放下手机身心舒畅的躺下睡觉。


  这边黎向远跟医生确定过情况之后,就要打钱给医院账户,然而刚吩咐了秘书,霍家的电话就来了。


  五天后,黎向远突然回家。


  一年没见过面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午饭,餐桌上的气氛十分沉闷。


  不知过了多久,黎浅浅突然开口:“昨天医院给我打电话,说你没把剩下的医药费交上。”


  “嗯。”黎向远云淡风轻的切牛排。


  黎浅浅跟黎深对视一眼,蹙起眉头问:“所以你打算术后再给?”


  “我不打算给了,”黎向远看了她一眼,“霍家那边已经联系了国外的医院,他们的技术更成熟,霍疏去国外治疗。”


  黎浅浅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霍家这几天就会来接霍疏回去。”黎向远淡淡开口。


  黎深听得一头雾水:“什么霍家?”


  “我不同意,”黎浅浅冷着脸站起来,“霍疏说过不想回霍家,他不会走的。”


  “他只是一时的气话,从长远看肯定是回霍家更利于他的发展。”而这也是他当初收留霍疏的原因。


  只有霍疏回霍家,他才能从中受益。


  “等一下,你们在说什么霍家?”黎深又问一句。


  然而没人回答他的问题,黎浅浅冷冰冰的看着黎向远:“他不是气话,也不准备回去。”


  “我不想再听车轱辘话。”黎向远不悦。


  黎浅浅冷笑一声:“正好,我也不想说车轱辘话了。”说完她就直接转身上楼了。


  黎深沉默三秒,也果断放下刀叉跟了上去,偌大的餐桌上顿时只剩下黎向远一个人。


  他独自坐了片刻,直接把手里的刀叉扔在了桌子上:“两个白眼狼。”


  这边黎深追着去了黎浅浅房间,皱着眉头看她:“不跟我解释一下?”


  黎浅浅抿了抿唇,把霍疏的身世告诉了他。


  黎深听得愣神,好半天才啧了一声:“合着他还是豪门大家流落在外的小少爷啊。”


  黎浅浅横了他一眼:“不好笑。”


  “那就不笑呗,”黎深哄妹妹,“没什么大不了的,黎向远不出钱,那我们自己想办法,不就三十万么,我不信我们凑不出来。”


  “不光是钱的问题,爸突然回来,肯定是跟霍家达成共识了,我怕他会对霍疏做什么。”黎浅浅担忧的皱起眉头。


  黎深不当回事:“他能做什么?按你的话说,整个霍家将来都是霍疏的,黎向远敢得罪他吗?”


  黎浅浅一想也有道理,于是安静的点了点头,开始专心和黎深一起筹钱了。黎向远似乎早就料到他们不死心,所以提前叮嘱过管家和财务,不准再给他们两个零花钱,也不准私下给他们金钱上的支持。


  黎浅浅和黎深当即被激起了斗志,两个人一个盘点自己从小到大收到的金首饰,一个把自己收藏的所有限量款球鞋拿出来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想办法筹钱。这一切在进行时,兄妹俩默契的没有在霍疏面前提起,以免他会产生更大的心理负担。


  然而他们不提,有人会提。


  学校旁的咖啡厅里,黎向远说着黎家兄妹最近做出的努力,霍疏神色淡淡,叫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他们兄妹俩最近为了你,真是下了血本了,竟然连卖衣服首饰的法子都想到了,”黎向远叹了声气,“叔叔也不想阻止他们,可霍先生那边一直催着你回去,叔叔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霍疏垂下眼眸。


  看到他这副样子,黎向远心里没底,只能更加小心的照顾:“你可千万别记恨叔叔,光看浅浅和深深对你的态度,你应该也知道叔叔对你的态度,如果不是霍家逼得紧,叔叔就算养你一辈子也是愿意的。”


  他说完叹了声气:“但让叔叔说句掏心窝子话,叔叔是真的想让你回去,不仅能接受更好的治疗,还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最重要的是,你会到达别人一辈子都到达不了的高度。”


  “我不回去。”霍疏淡淡道。


  黎向远顿了一下,想到霍家给的好处,咬咬牙开口:“你如果不回去,叔叔真的没办法跟霍家交代,到时候万一黎氏被施加压力,那深深和浅浅的生活可能也会受到影响,你和他们那么要好,忍心他们以后的生活质量打折扣吗?”


  霍疏眉眼微动,总算有了反应。


  黎向远再接再厉:“而且你只是回去住而已,又不是跟浅浅他们不见面了,现在视频通话什么的都很方便,寒暑假也能一起玩,跟现在的生活没什么区别,你觉得呢?”


  “我不回去,”霍疏平静的看向他,“但我会搬出黎家,黎家就不会受影响了。”


  黎向远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