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32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新年过去, 转眼就到了开学日,霍停没有在来找霍疏,也没有去找当初收留霍疏的黎向远――


  黎浅浅的渣爹。


  他的出现好像一粒丢进水里的石头, 溅起片刻波澜后又趋于平静。


  承德高中正月初八就开学了, 当重新每天早起,黎浅浅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连续几天早上都昏昏欲睡。


  不止是她,其他学生的状态也很少有好的, 在这个没过完元宵节就不算年节结束的城市, 他们即便进了学校, 心思也还都放在家里。


  开学第五天, 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事,让全校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有人跟霍疏告白了。


  当听何蕾说起这个消息时, 黎浅浅都懵了:“谁?谁被告白了?”


  “霍疏啊,他没跟你说?”何蕾比她还惊讶。


  黎浅浅皱眉:“没说啊。”何止他没说,连黎深也没跟她说。


  “就今天早上的事,可能你们还没见面, 他没来得及告诉你。”何蕾想了想道。


  黎浅浅哭笑不得:“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


  “全校都在传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何蕾说完叹了声气, “怀念论坛还在的时候, 直接把帖子调出来看就行了,也不怕以讹传讹。”


  黎浅浅斜了她一眼:“论坛在的时候就不以讹传讹了?”


  何蕾想起她被诬陷的那几次, 讪讪一笑后又不满:“……所以你还听不听了?”


  “听听听。”黎浅浅赶紧应了一声。


  何蕾得意的看她一眼, 压低了声音把自己听到的都跟她说了, 黎浅浅听得一愣一愣的,听完之后默默总结了一下, 就是霍疏放弃了狗啃刘海后,有人突然发现了他宝石般的美貌,所以忍不住跟他告白了。


  ……这么说来,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她带霍疏去理发店了?


  一想到这里,黎浅浅有些哭笑不得:“所以霍疏答应她了吗?”


  “当然没有,我们学神大人可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何蕾当即否认。


  嗯,霍疏果然没有感情线。黎浅浅默默点了点头。


  “唉,我就知道,跟你八卦最没意思了,”何蕾看到她不咸不淡的反应,当即放弃再跟她聊,而是从包里掏出一块牛肉干,“吃吗?我这次买的是牦牛肉,特别辣。”


  “吃。”黎浅浅接过来丢进嘴里,刚吃完眼睛就痒了,她也没多想,下意识的用拿过牛肉干的手去揉了一下,结果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突然从眼睛里出现。


  她唔了一声,赶紧让何蕾给自己倒水,何蕾着急忙慌的一边倒水一边拽了点卫生纸,浸湿了给她递过去。


  黎浅浅擦了半天眼睛都是火辣辣的,最后只能跑去厕所冲洗,洗了好久疼痛感才算缓和,而她原本好好的眼睛,却变得红通通的。


  “你没事吧?”何蕾追出来,看到她的眼睛后惊呼一声,“不是只揉了一个眼睛吗?为什么另一只也红了?”


  “可能是刚才冲水冲太多了。”黎浅浅的眼睛还有种硌硌的感觉,让她总忍不住去揉。


  “都是我不好,没事干嘛要给你牛肉干啊,”何蕾内疚的拉住她的手,“你别揉了,越揉越难受。”


  “不揉才难受,”黎浅浅说着说着笑了,“我眼睛难受已经够惨了,你还要剥夺我吃牛肉干的权利,你还是人吗?”


  何蕾见她还能开玩笑,就知道她没什么大碍,横了她一眼后拉着她回教室了。黎浅浅的眼睛一直红着,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才好一点。


  晚自习,她照例在楼梯口等着,霍疏和黎深一起下来后,看到她眼睛的第一句话同时开口――


  “你怎么了?”


  “哭了?”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没有,吃牛肉干辣到眼睛了。”


  霍疏点了点头,平静的往楼下走,倒是黎深皱着眉头,等霍疏走出一段后拉住她,压低了声音说:“你别糊弄我,吃牛肉干为什么能把眼睛辣成这样?肯定是哭了,快说你为什么哭?”


  他问完表情突然微妙,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黎浅浅不是轻易会哭的人,除非是遇到了什么打击,而今天一整天都都没什么事发生,除了霍疏被告白。


  ……不是吧?


  黎浅浅无语:“没哭,我手上沾了辣椒,不小心揉到眼睛里了,何蕾可以作证。”


  已经有了答案的黎深冷笑一声:“编得有模有样,连证人都找好了,你可真有出息。”之前还口口声声跟他说自己不喜欢霍疏,结果竟然是骗他的,真是要气死他了。


  “……你阴阳怪气什么,这事有什么好编的?”黎浅浅用泛红的眼睛横了他一眼,小跑着追上了霍疏。


  霍疏低头看了她一眼:“还疼吗?”


  “不疼,就是有点痒,总忍不住揉。”黎浅浅回答。


  霍疏抿了抿唇:“别揉,放学买个眼药水。”


  “好。”黎浅浅答应了。


  clewx.c o m最快发-布两个人刚走到楼下,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就走了过来,霍疏眼眸微冷。


  “霍疏,我以后能跟你们一起上晚自习吗?”女生鼓起勇气问。


  ……没想到这个时候突然遇到传说中的告白者,黎浅浅有点尴尬,后悔自己撇下黎深深来追霍疏了。


  霍疏神色淡淡:“不能。”


  女生咬了咬唇,眼眶泛红的看向黎浅浅:“你好,我能跟你们一起去上自习吗?”


  黎浅浅:“……”关她什么事?


  “不能。”霍疏又一次拒绝,这次声音冷了一分。


  ……嗯,更尴尬了。还好这个时候黎深深走了过来,黎浅浅立刻默默朝他挪了一步。


  她的本意是从尴尬的氛围里抽出来点,结果落在黎深眼里,就成了自家宝贝妹妹觉得委屈了,所以来找哥哥撑腰。黎深顿时心头火起,不耐烦的看了女生一眼:“拦什么路啊,没听到霍疏拒绝了?”


  女生被他吓了一跳,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我、我没有拦路,我就是想问问……”


  “他就是脾气不好,不是故意针对你的。”黎浅浅忙道。


  黎深皱起眉头:“本来就是她挡路了。”黎浅浅什么时候这么委曲求全了?


  “这么宽的路,哪挡着你了,”黎浅浅警告的看他一眼,赶紧把他拉走了,一口气走到操场才松开他,“你刚才抽什么疯呢?”


  人家没招他没惹他的,他把人吓成那样,真是有病。


  黎深冷笑一声:“黎浅浅,你就这点出息?”


  “……我怎么了?”黎浅浅简直莫名其妙。


  黎深心里烦得厉害:“你怎么了自己心里清楚。”


  黎浅浅:“?”


  看到她还在装,黎深火了,正要拆穿她,余光就扫到霍疏来了,他冷着脸丢下一句:“没出息。”说完就朝着自习室去了。


  黎浅浅:“……”想打人。


  霍疏走过来时,看到她板着脸,顿了一下后问:“怎么了?”


  “不知道,他跟我发脾气。”黎浅浅抿唇。


  霍疏沉默一瞬:“他脑子有病?”


  黎浅浅被他一本正经的语气逗笑了:“可能吧,神经病。”


  两个人说完就往自习室走,走了一段后黎浅浅好奇的问:“刚才那个女生就是早上跟你告白的那个?”


  “嗯,”霍疏应了一声后停顿片刻,“我拒绝了。”


  “嗯,要是不喜欢的话就得立刻拒绝,不然太耽误人家了,”黎浅浅点了点头,随后又提醒一句,“但也不要太不给人面子,女生脸皮薄,能开口告白肯定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你拒绝就拒绝了,千万别做其他伤害人家的事。”


  霍疏沉默一瞬:“女生告白很难?”


  “当然了,很难的,”黎浅浅说完忍不住感慨,“反正换了我的话,我是没有勇气。”


  “没关系。”


  黎浅浅侧目:“什么没关系?”


  霍疏正视前方:“告白的事不用你做。”


  黎浅浅笑了:“那是,我这么漂亮,哪用得着跟人告白。”


  “嗯。”


  两个人说着话进了自习室,黎深一看到她脸上的笑,当即冷哼一声。


  黎浅浅的好心情被他哼走了一半,斜了他一眼后说:“你要是实在不乐意看我,那就离我远点。”


  黎深当即到离她最远的角落里坐下了。黎浅浅懒得理他,跟霍疏坐在一起后就开始做题,时不时的再去请教霍疏一下,如果不是黎深在后面时不时冷笑一声,那今天依然是完美的自习。


  三个小时很快结束,放学铃响起的时候,黎浅浅赶紧催着霍疏离开,她真是一秒钟都不想跟黎深相处。


  三个人很快进了车里,一路无话的回到家,霍疏回了他的阁楼,黎深和黎浅浅一起往别墅走。


  第一百次瞄黎浅浅的眼睛后,黎深终于忍不住问了:“你哭了多久?”


  “……我没哭!”黎浅浅气愤的看他一眼,拎着书包就跑回了屋里,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黎深被她甩门甩得一脸风,当即对她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光对着我发脾气有什么用,真没出息!”


  黎浅浅隔着门板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当即翻个白眼去洗漱了,本以为终于摆脱了黎深,结果当天晚上做了一夜的梦,梦里有一千个黎深围绕在她耳边说‘没出息’。她被生生折磨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时,眼睛更肿了。


  “……”


  她一脸郁闷的出门,刚走到楼梯口黎深就从屋里出来了,兄妹俩四目相对的瞬间,黎深明显怔愣一瞬:“你又哭了?”


  “……再跟我说‘哭’这个字,我就杀了你。”黎浅浅咬牙切齿。


  黎深皱着眉头朝她走去,盯着她的脸端详片刻后沉声问:“他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黎浅浅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扭头去吃早餐了,黎深看着她颓丧的背影――其实是气的――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黎浅浅吃完饭就跟霍疏一起去学校了,一进班就开始睡,一连把整个早自习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黎深深给自己发了消息――


  “他已经拒绝那女的了,你没必要哭成那样。”


  黎浅浅沉默许久,总算明白黎深深个狗东西从昨天开始为什么不对劲了,合着是他以为她喜欢霍疏,所以听到别人跟霍疏告白的消息后生气了!


  她明白过来后,顿时有一万句脏话咔在了嗓子眼,最后生生给咽下去了,直接关了手机不再回复。


  “刚才是你哥发的消息吧?”何蕾问了一句,在她看过去时忙表明自己的清白,“我没看到内容啊,我就是看到你哥名字了。”


  “嗯,他发的消息。”黎浅浅绷着脸。


  何蕾疑惑:“那你为什么不回复?”


  “回也没用,他听不懂人话的。”黎浅浅干脆利落。


  何蕾恍然。


  自从对黎深进行冷处理后,黎浅浅的心情舒畅多了,不禁有点后悔自己没早这么做,以至于昨天梦里出现了一千个黎深深。


  追求霍疏的女生似乎还没放弃,不管霍疏怎么无视她,她总能出现在霍疏所在的每一个角落,包括霍疏跟黎浅浅一起吃饭的时候。


  黎浅浅着实觉得尴尬,所以之后就开始找借口不跟霍疏一起吃饭了,而这一举动落在黎深眼里,就成了逃避。


  对了,还有一件事,过完年之后大家都在家养肥了不少,所以很多女生开始减肥,黎浅浅本来没什么兴趣,但在何蕾的鼓舞下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十余天的时间还真让她瘦了几斤――


  所以在黎深看来,他家妹子大受打击,不仅开始躲着霍疏以泪洗面,还为情所伤暴瘦不止。


  他从一开始的愤怒,终于转变为心疼了,于是终于在一个清晨,忍不住把霍疏叫去了走廊。


  “什么事?”霍疏淡淡的问。


  黎深看到他就来气:“你知不知道浅浅最近一直哭?”


  霍疏沉默一瞬:“她眼睛红肿不是因为哭,而且现在已经彻底好了。”


  “眼睛是好了,心呢?”黎深质问。


  霍疏:“……”这句话听起来霸道又诡异。


  “你看看她最近都瘦成什么样了,都是因为你!”黎深黑着脸道。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浅浅在减肥。”


  “减个屁!是你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她,她就是因为伤心才瘦的!”黎深怒道。


  霍疏沉默片刻:“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现在立刻让那个追你的女的滚远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黎深总算说了叫他出来的目的,接着昂着头离开了。


  霍疏无言的看他一眼,随后也觉得他有一句话是对的。


  被人缠着,真的很烦。


  晚饭的时候,那个女生再次制造了跟他的偶遇,霍疏眼眸泛冷,毫不遮掩其中的淡漠。他一句话都没说,女生却清楚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厌恶,当即眼眶一红,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


  黎深来食堂时,就看到霍疏跟女生‘含情脉脉’的对视,他心里警铃大响,当即跑过去打断两人的对视:“你们干什么呢?”


  女生猛地回神,哽咽一声转身离开了,倒是霍疏还神色冷淡的站在原地。黎深警惕的皱起眉头:“她都走了,你还看什么?”


  霍疏淡漠的扫了他一眼,端着餐盘到角落坐下,黎深当即跟了过去:“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移情别恋,小心我揍死你。”


  黎浅浅要是不喜欢他,他爱喜欢谁喜欢谁去,可如果黎浅浅喜欢他,哪怕自己再不满意他,他也不能跟别人好。


  谁敢让黎浅浅伤心,谁就是他死对头。黎深脑补了一堆,咬牙切齿的看着霍疏。


  霍疏平静的跟他对视许久,突然问了一句:“你真的不去精神科看一下?”


  “什么?”黎深回神,反应过来后怒了,“你说我是神经病?!”


  霍疏见他明白了,于是继续淡定的吃饭,黎深气得想掀了他的盘子,但是生生忍住了:“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没有,跟那个女的断开联系,既然喜欢黎浅浅,就给我只喜欢黎浅浅一个,要是敢乱来让黎浅浅伤心,我就要你好看。”


  霍疏给他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呵。”


  黎深:“……”


  看来这小子翅膀硬了,要跟自己耗到底了啊。黎深静了许久,决定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当天晚上,三个人再次一起回家,黎浅浅刚要进屋,黎深就拉住了她:“我屋里有刚买的布丁,你拿一个吃。”


  “我困死了,不想吃。”黎浅浅打着哈欠说。


  黎深拉着她不放:“不行,必须吃。”


  黎浅浅:“……”她觉得黎深深的病更重了。


  被他拉着不让走,黎浅浅只好跟着他进屋,结果刚走进他屋子,就听到门哐的一声从背后响起,接着就是反锁门的声响。


  黎浅浅都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去拉门把,结果拉了几下都没拉开。她顿时心头火起:“黎深深你干嘛呢?赶紧给我开门!”


  “给我十分钟,我送你个礼物。”黎深说完就跑了。


  黎浅浅叫了几声门,没人应声后只好板着脸坐在沙发上。


  十分钟后,黎深回来了,开了门后就和她怒气冲冲的眼睛对视了,他轻嗤一声:“关键时候还是得靠我。”


  黎浅浅:“……你干啥了?”


  “你先回屋,回去之后就知道了。”黎深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黎浅浅怀疑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现在这样像不安好心。黎深见她犹犹豫豫的,就推着她往前走,走到门口后语重心长的说:“有什么想不开的或者伤心的地方,今天就赶紧解决了,我不希望你再这么折腾自己了。”


  黎浅浅:“?”


  她莫名其妙的往屋里走,刚走了两步门就再次被咔嚓关上,接着传来锁门的声音。


  黎浅浅:“……”他什么时候拿到她卧室钥匙的?


  她无语的往屋里走,走出玄关后下意识往床上看,然后就看到霍疏嘴上被封了胶带、手脚也被绑起来,就这么直愣愣的摆在她的床上。


  当她和霍疏四目相对时,她只有一个想法。


  ……她要杀了黎深深,现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