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4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在霍疏说完那句话之后,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不知过了多久,黎浅浅颤巍巍的开口:“我如果说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霍疏不语,只用黑沉的眼眸盯着她。


  “……我真不是故意的。”黎浅浅欲哭无泪。


  推霍疏下楼这件事,她说起来也冤枉,当时刚把他的行李弄去阁楼,两个人在楼梯上对峙。当时地板可能是刚拖的,还没完全干透,她一个没站稳……人要摔倒的时候,本能的想扶点什么,最后她是站稳了,霍疏却被她推了下去。


  她当时吓愣了,等回过神时,就看到霍疏如常站了起来,阴郁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开,他当时一切如常,她以为没有受伤。


  没想到会留下这么大一块伤口。


  黎浅浅盯着他心口的痂看了半天,怯怯的低头道歉:“对不起……医生怎么说?大概需要多久恢复?”


  她问完久久没有等到霍疏的回答,便小心地抬头看向他,恰好看到了他眼底闪过的一丝讥讽。黎浅浅顿了一下,意识到根本没有医生来给他做检查。


  可她分明记得,当时的自己虽然感觉他没有受伤,可心里一直不是滋味,所以特意叮嘱佣人找个医生过来……算了,他们连卫生都不帮他打扫,又怎么可能帮他找医生呢。


  而这些人之所以敢这么怠慢他,都是因为她和黎深的态度。


  黎浅浅一深想就觉得窒息,赶紧打住了脑补,勉强对着霍疏挤出一点笑:“那你还需要上药吗?我可以帮你。”


  她以为霍疏会继续冷着她,任由她自己演下去,结果他突然开口了。


  “你想做什么。”还是略为沙哑的少年嗓音,带着一点变声后的粗糙感,清冷、淡漠,半点起伏也没有,哪怕是一句疑问,也说得像陈述句。


  他的话没头没尾,黎浅浅却听懂了。她沉默半晌后鼓起勇气:“我想对你好一点。”


  “原因。”


  “就……我突然想明白了,你不是我爸私生子,而是他带回来的客人,我不该针对你,”黎浅浅飞快的瞄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头,“更不该一直欺负你。”


  她说完不敢看霍疏,就只能一直低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和霍疏几乎要碰触到一起的脚尖。


  她穿的是拖鞋,蓬松柔软的软木底人字拖,看起来崭新又舒适,而霍疏的球鞋一点灰尘都没有,却因为洗过太多次,看起来又旧又脏,因为是右脚不方便,平时用左脚更多,所以左边的鞋磨损更多。


  ……来的时候忘了给他拿双鞋了,就是不知道他鞋码多少,黎深的鞋适不适合他。黎浅浅越想越远,心不在焉到霍疏说的话都没听到,等意识到气氛不对时,她才茫然抬头:“啊?”


  “出去。”霍疏面无表情的重复一遍。


  黎浅浅颤了一下:“我就是想补偿你……”


  “不需要。”霍疏冷漠的松开她的胳膊,被他握过的地方留了两个红红的指印,在白皙的肤色上很是显眼。


  黎浅浅不自在的单手扶上被他握过的地方,揉了揉后尴尬的看他一眼:“那我不补偿了……把你该有的东西都还给你,这样可以吗?”


  霍疏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朝门口走去。他站立时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当开始走路时,身体就会不受控的随着微跛的右脚倾斜,哪怕他走得很稳很平,后背也挺得笔直,却依然掩盖不住身体的残缺。


  他缓慢的走到门口,修长的右手扶在门把上,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我知道,我现在就走。”黎浅浅被他盯得后背发毛,不等他开口就识相的往外走,刚走到门外突然停下,转身从外面抓住了门把手,一只脚也挡在了门口,防止他突然关门。


  霍疏眼神更冷了。


  黎浅浅咽了下口水:“还、还有最后一件事,说完我就走……那个,虽然我觉得你不是我爸私生子,可我哥还这么认为,你能给我根头发,让我向他证明一下吗?”


  黎深和她一样,对霍疏最初的敌意,都是因为误会他是渣爹私生子,只要证明了他不是,那黎深对他的敌意就会瓦解。只要黎深对霍疏的态度转变了,他那些狐朋狗友也就没了欺负霍疏的理由。


  黎浅浅越想,越觉得今天必须弄到霍疏的头发,连看向他的眼睛里都透出了期待:“能让我拔一根吗?一根就好。”


  霍疏沉默许久,用沙哑且带了点嘲弄的声音说:“你试试。”


  话音刚落,黎浅浅就上手拔了。


  霍疏:“……”


  黎浅浅小心翼翼的把新鲜出头的黑发用纸巾包起来,装进睡衣口袋后才感激的看向他:“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霍疏面无表情。


  黎浅浅顿了一下,脸上的笑越来越僵,在经过漫长的沉默之后,她小心的问一句:“你刚才那句试试……不是让我试试啊?”


  霍疏眼眸沉沉,半晌薄唇轻启:“滚。”


  “好嘞。”


  黎浅浅意识到自己误会他的意思后,捏着纸团麻溜的滚了,阁楼废旧的楼梯在她快速的奔跑下,嘎吱嘎吱的响成一支交响曲。


  曲目结束的时候,她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你屋里好多东西都坏了,我明天叫人来给你收拾一下,你到时候别把人撵走啊!”


  霍疏给她的回答,是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黎浅浅把头发拿走后,就连夜交给了管家,顺便把自己的头发也拔了一根,交代完管家要做什么后,这才回自己屋睡觉。


  翌日一早,她把佣人里最年长的吴嫂叫了过来,交给她一张清单:“这上面是霍疏房间需要的东西,你今天出去买一下,这两天给他装好。”


  “小姐最近对霍疏真是越来越好了,”吴嫂殷勤的把单子接过去,“那我现在去会计那拿钱吗?”


  黎浅浅看了她一眼:“你先把钱垫上,最后拿□□到会计那里报销。”


  吴嫂笑容一僵:“以前不都是拿了钱直接去买,现在怎么突然变拿□□报销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从今天开始,涉及家庭开销的每一笔支出都要核实,也省得总是出现烂账,”黎浅浅平静的拿起一本杂志,翻了两页后又补充一句,“这件事我会跟管家说,以后每个月的财务核对,都由他来做。”


  前世她和黎深就是因为太不关心这些,才没少叫人钻空子占便宜,如今重来一世,她绝不允许再出现这种情况。


  吴嫂见她这么坚定,也不敢说什么了,只是讪讪点了点头:“好的,等一下我出去的时候先去趟银行,取点钱再去采买。”


  黎浅浅闻言面色微缓:“嗯,去吧。”


  吴嫂点了点头,赶紧转身离开了,黎浅浅轻呼一口气,想想现在也没别的可做了,干脆又转身回床上躺下。


  吴嫂出去了一天,晚上的时候才到家,把所有□□都交给她过目:“上门装家电的师傅我已经预约好了,小姐您看什么时候方便,我叫他们过来。”


  黎浅浅有些苦恼的皱起眉头,觉得霍疏不一定会让人进门,如果她强行叫人进去安装,只会适得其反。


  她想了半天,勉强想出个主意:“大后天就开学了,他跟我们一起上学,你趁我们上课时叫人过来。”


  “好的,”吴嫂将□□收好,讨好的笑了笑,“那这些□□没问题的话,我明天上午就交给会计。”


  黎浅浅看她一眼:“嗯,去交吧。”


  “那我就先出去了。”吴嫂得了她的话,就急忙离开了。


  黎浅浅独自坐了会儿,想到开学忧愁的叹了声气。


  不管是前世还是小说里,霍疏和黎深都是同班同学,最要命的是,黄毛那群人也跟他们一个班,霍疏经历的大部分羞辱,都是在校期间发生的。


  ……得想个办法分开他们才行了。


  黎浅浅思索好久,最后给学校办公室打了电话,确定黎深和霍疏在一个班后,她提出了要求:“他们两个关系不好,在一个班的话容易出事,能把他们调开吗?”


  “他们两个同班是家长特意交代的,如果要调开的话,得让家长亲自来一趟。”办公室给出回答。


  黎浅浅:“……”她已经能想到这位家长是谁了。


  挂了电话,她深吸一口气,才忍下想骂脏话的冲动。渣爹的想法她能大致明白,让自己儿子跟霍家人在一个班里,无非是想让他们多培养感情,万一将来霍疏能回霍家,他也好跟着沾光。


  但明白归明白,她绝对不能理解……但凡有眼睛的,都能看出黎深和霍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让他们培养感情,渣爹是脑子坏了吗?


  黎浅浅烦躁的在房间踱步,转悠半个小时后顿了一下,径直往黎深房间去了。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黎深只穿了一条内裤在打游戏,看到她后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急忙用抱枕挡住关键部位,整个人都蜷在沙发上:“谁让你进来的?!”


  “挡什么,你什么我没见过?”黎浅浅淡定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


  黎深羞恼:“黎浅浅你神经病吧?小时候跟现在能一样?我他妈是个男的,男的!你给我出去,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进来!”


  黎浅浅:“我说完就走。”


  “我不听赶紧滚别来烦我了!”黎深不耐烦。


  黎浅浅抿了抿唇,严肃的看着他。黎深被她看得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也忘了继续炸毛的事了,皱起眉头问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黎浅浅沉默更久,好半天才开口:“哥,要不你留级吧。”


  她思来想去,这是能把他们分开的最好办法,她也想过把其中一个转到别的学校去,但办起来实在太麻烦了,尤其是在两个人都不好搞的情况下。


  黎深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留一级,跟我一个班,你觉得怎么样?”黎浅浅眼睛晶亮。


  黎深默默盯着她看。


  三十秒后,黎浅浅被拎着后脖颈丢在了门外,没等她站稳,房门就砰的一声在她背后关上了。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听说高三管得特别严,而且每天晚上比高一高二多一节晚自习,而且大小考试无数,动不动就要把成绩发给家长,”黎浅浅不死心的敲门,“你再考虑考虑,只要留级,这些烦恼统统都没了。”


  “滚!”


  黎浅浅叹了声气,步伐沉重的回房间了。


  眼看着就要开学了,她还什么都没准备,干脆找个时间去了趟商场,打算把需要的东西一次性买齐。


  在文具店逛一圈,她拎着三个袋子往楼下走,经过二楼男装店时忍不住停下脚步。


  半个小时后,她拎着十个袋子艰难的往商场门口走,送她来的司机见状赶紧过来帮忙,两个人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把东西都装好了。


  黎浅浅回家整理了一下,晚上的时候又跑去找黎深了。


  这次她手刚拧开门把手,黎深就冲过来把门堵住了,她拼命往里挤才挤开一条十厘米的缝隙。


  “……我又不吃了你,你关门干嘛!”黎浅浅咬牙切齿。


  黎深死命推门:“你是真的不正常,赶紧去看病吧。”


  “我就是想当个好妹妹,你怎么就不相信我?”黎浅浅懊恼。


  黎深冷笑一声:“我信你我就是个傻子,敲我门不是要我衣服就是劝我留级,这次你又想干什么?有什么阴谋就直说吧,犯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咱俩没那么熟。”


  “哥。”黎浅浅声音突然软了下来。


  黎深:“……”


  “哥哥。”黎浅浅可怜的咬唇,微微下垂的眼角透着天然的委屈。


  黎深猛吸一口气:“你少来这招!”


  “算了,反正你也不相信我。”黎浅浅失落的后退一步,黎深还在推门,失去了跟他抗衡的外力,猛地朝前倒去,门砰的一声关上的瞬间,他整个人也砸在了门上。


  “黎、浅、浅!”


  他咬牙切齿地叫了她的名字,怒气冲冲拉开门。


  门外不见人,倒是地上有两个袋子。


  黎深顿了一下,警惕的踢了一下其中一个,袋子歪下去的瞬间,里面的文具都散落出来。他愣了愣,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半晌皱眉蹲下,伸手打开了另一个袋子。


  是他喜欢的球鞋。


  他脸上浮现一种名叫挣扎的神色,纠结半天后把袋子收拾好,拎着去隔壁敲门了,然而敲了半天,才发现她不在房间里。


  另一边,阁楼二楼。


  黎浅浅把五六个袋子整齐摆在房门口,这才轻轻敲了敲门:“霍疏你睡了吗?我给你带了点东西,你等一下记得拿进去。”


  她说完顿了一下:“对了,明天上午有安装师傅来,可能要进你屋里一趟,不会动你东西的。”


  黎浅浅说完扭头就跑,完全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等霍疏从屋里出来时,她已经不见踪迹,而地上摆了整整齐齐的几个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