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28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疏和黎深的友谊在开始后一分钟就猝不及防的结束了, 同样结束得极快的,还有学校论坛的寿命。


  当那些发表过攻击性言论的人都顶不住压力,一一在论坛上发表长文道歉后, 周小云也在黎家的一纸诉状后主动退学, 并且在论坛上发表了道歉帖。她发过帖子后,黎深就叫人把她的帖子加精置顶了, 然后直接通过法律渠道封禁了这个论坛。


  也就是说,这个论坛再也无法发表任何帖子或评论, 那些道歉帖将永远挂在上面, 不会有新的帖子顶下去。


  “……你哥看着大大咧咧, 没想到心眼挺毒啊。”何蕾感慨。


  黎浅浅斜了她一眼:“谁毒?”


  “我毒我毒, ”何蕾瞬间求饶,“大哥喝热水。”


  黎浅浅被她逗笑了:“我哥很好相处的, 但前提是你别招惹他。”


  “看出来了,”何蕾啧了一声,正要再说什么,就看到苏雨进来了, 她立刻闭嘴,等人走过去后才小声问,“你最近是不是都没理她?”


  “嗯。”


  “那你妈会不会说你啊, 毕竟是亲戚。”何蕾有点好奇。


  黎浅浅顿了一下, 平静的看向她:“我妈改嫁之后就去米国了,我都快十年没见过她了。”


  “……这样啊, 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何蕾顿时有点后悔。


  黎浅浅笑笑:“没什么, 我已经不是哭着找妈妈的小孩了。”


  “那就好嘿嘿。”何蕾搓搓手, 从书包里掏个奶糖给她。


  黎浅浅轻叹一声看向走廊里,心情突然有一点点不好。最近舅舅经常叫她去家里吃饭, 不用想她也知道为什么,所以一直以学业为理由推脱,也不知道能推到什么时候去。


  ……拖一天算一天吧,反正也就编个理由的事。黎浅浅打起精神,翻开练习册开始做题。


  就像他们在学校的日子一样飞速消逝,当所有人都换上冬衣,当黎浅浅最后一次考试考到了年级第五,一个学期了这么过去了。


  黎浅浅拿着剪刀,紧张的看着霍疏:“你真让我给你剪?”


  “以前都是你剪。”霍疏脖子里系着浴巾,暂时充当剪发的围兜。


  黎浅浅撇了撇嘴:“但我之前剪的几次都不好看。”


  霍疏顿了顿:“好看。”


  “你别骗我,我又不是没有审美。”黎浅浅失笑。


  霍疏认真的和她对视:“很多人都说好看,他们还学我。”


  黎浅浅:“……”好像是的。


  大概是学神的光环太强大,也可能是霍疏这张脸比较加分,他在顶了一个学期的狗啃刘海后,学校里越来越多人剪这种发型……当然都很灾难就是了。


  不过学校的跟风向来不讲道理,即便不怎么好看,只要流行起来,也会有人不断去尝试,现在甚至连外校都开始有人模仿,她还听到别人偷偷夸过霍疏新潮……真是谢谢他们了,霍疏的新潮纯粹是因为她技术不好。


  “剪吧。”霍疏一脸坚定。


  见他坚持,黎浅浅只好深吸一口气下手了,一边剪还一边念念有词:“我这几天看了好多视频,肯定会剪得比之前好……”


  霍疏垂着眼眸安静的坐在那里,唇角勾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


  十分钟后,霍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沉默了。


  “……你觉得怎么样?”黎浅浅看着他,一时间有些心虚。她想帮他剪一个很乖的发型,好让他看起来容易相处一些,但因为太紧张,不小心剪成了锅盖,而耳朵那里的头发,为了配合出乖乖的感觉,也被她剪了很多,几乎处于不能挽救的状态。


  ……这下更像锅盖了,连他的颜值都挽救不了这种糟糕的发型。


  霍疏静了许久后看向她:“为什么不剪之前那种?”


  “我觉得那种不好看。”黎浅浅讪讪一笑。


  霍疏闻言再次安静,扭头盯着镜子又看了半天,再次真心实意的发问:“你觉得这样好看?”


  黎浅浅:“……”


  阁楼里难得安静,许久之后,黎浅浅小小声:“我带你去理发店吧。”


  “……嗯。”


  把头交给黎浅浅半年之久,霍疏终于肯去理发店了。


  两个人出门时,霍疏还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只露出半张脸。恰好也要出门的黎深看到后,没忍住笑话一句:“你大白天去当贼啊,挡这么结实干什么?”


  他这话没刺痛霍疏,倒是刺痛了黎浅浅,黎浅浅立刻回了一句嘴:“你管那么多干嘛。”


  对于妹妹向着外人这事,黎深早已经习惯了,闻言斜了她一眼:“哪都有你,不是要去舅舅家吗?怎么还在家里。”


  “……我过两天就去了。”黎浅浅嘟囔一句。这半学期舅舅他们一直给她打电话,她找理由都找腻了,决定最近去一趟,之后过年就找理由不去了。


  只是答应了好几天了,还一直拖着没去。


  黎深看着她不情愿的样子,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我还没跟你谈过,他们是不是做了什么,才会让你突然和他们生分的?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跟他们一直很亲吗?”


  霍疏顿了顿,探究的看向她。


  黎浅浅抿了抿唇:“没有,我就是突然想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黎深好奇。


  黎浅浅看向他,半晌笑了笑:“我哥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也是跟我最亲的人,凡是挑拨我们关系的,都是有所图谋,不管是舅舅家,还是大伯家。”


  黎深愣住,霍疏垂下眼眸。


  “哥,你前阵子不也经常去大伯家,现在放寒假了怎么没去了,是不是因为他们跟你说我坏话了,你不爱听才不去的?”黎浅浅一脸无辜的问。


  黎深噎了噎,咳了一声道:“他们也是关心我,没有恶意的。”


  “我们对这事不做讨论,反正你早晚会明白的,我只希望你不要因为他们的话就跟我生分了,要记住我们两个才是相依为命的人。”黎浅浅说完拍了拍黎深的胳膊,拉着霍疏往理发店去了。


  黎深皱着眉头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说话。


  天气干冷干冷的,路边的树枝都冻得僵直。


  黎浅浅只穿了牛仔外套,很快就鼻尖通红了,在她打第三个喷嚏时,霍疏脱下了自己的羽绒服。


  她忙摆手:“我不要,你赶紧穿上。”


  “把你的给我。”霍疏看向她的外套。


  黎浅浅哭笑不得:“真不用,这就到了。”


  霍疏沉默的看着她,羽绒服拿在手里没有再穿回去的意思。黎浅浅无奈,只好把自己的外套给他,然后接过他的羽绒服穿上。


  虽然已经脱下有一会儿了,但羽绒服上还残留他的体温,穿上后暖和和的。黎浅浅看着他把自己的外套穿上,一时间有点感动,于是用带了点鼻音的声音撒娇:“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不好。”霍疏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朝理发店的方向走去。


  黎浅浅敏锐的察觉到他不高兴,顿了顿后追过去,笑嘻嘻的跟在他身边:“谁说你不好,我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听到她的话,霍疏冷冷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呵’,然后才扫了她一眼:“你刚才还说黎深对你最好。”


  黎浅浅顿了一下,失笑:“那能一样么?”


  “怎么不一样?”霍疏冷着脸反问。


  黎浅浅想了想:“那我重新说,他是我有血缘关系的人里,对我最好的,你是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里,对我最好的,这样可以了吧?”


  “不可以,”霍疏并不买账,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既然是最好,就肯定有第一和第二。”


  “那你是第一。”黎浅浅果断回答,大不了黎深问的时候,她再换个答案。


  霍疏也不知信了没有,只是眉眼舒展许多,黎浅浅讨好的拉了拉他的衣角,直到他表情平和了才偷偷松一口气,知道这一关算是过去了,然而――


  “我和他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霍疏突然问。


  黎浅浅无语:“……就不该给你买智能手机,你在网上都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回答我。”霍疏认真的看着她。


  黎浅浅无奈:“救你救你,可以了吧?”


  “前提是我们两个都不会游泳。”霍疏又补充一句。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努力让自己严肃起来:“救你,让黎深淹死得了。”


  此刻某不知名黎氏突然打了个喷嚏。


  听到她这么干脆的回答,霍疏心情才算好了,牵着她长出一截的袖子往前走,在快到理发店时才缓缓开口:“黎深淹死了你会哭。”


  黎浅浅眼皮一跳,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话题还没过去。


  “所以我会在你下水之前救起他,不让你哭。”霍疏侧目看向她。


  黎浅浅顿了顿,抬头时猝不及防的闯进他的眼眸,她心口一热,有种说不出的热流将她的心脏包裹,她却说不出那是什么。


  “到了。”霍疏看向面前的理发店。


  黎浅浅抿了抿发干的唇,在跟他一起进去时小小声道:“大冷天的没事下什么水,你还是让黎深淹死吧。”


  此刻不知名黎氏又打了一个喷嚏。


  霍疏垂下眼眸,掩住了眼底的一丝笑意。


  两个人在理发店待了半个多小时,霍疏的锅盖最后变成了比寸头长不了多少的发型,整个人都酷了起来。


  黎浅浅像发现新世界一样围着他打转,好半天叹了声气:“我之前真是太耽误你这张脸了,专业的事还是得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喜欢?”霍疏问。


  黎浅浅立刻点了点头:“喜欢,非常喜欢!”


  “喜欢就好。”霍疏说完就去交钱了。


  因为霍疏穿得太薄,两个人剪完头发就匆匆回家了,然而即便这么小心,霍疏还是感冒了。生病的霍疏相当固执,坚定的认为感冒会传染,所以反锁了房门,不管黎浅浅怎么说都不见她。


  “……你又不是病毒性的,怎么会传染呢?”黎浅浅无奈的敲门。


  “你回去,我会照顾好自己。”霍疏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听起来有点含糊不清。


  黎浅浅头疼:“我就进去看看你,看一眼就走。”


  “不行。”霍疏果断拒绝。


  黎浅浅皱眉:“你不让我进去,我可就走了啊。”


  “嗯。”


  “我真走了啊,走了就不回来了。”黎浅浅眯起眼睛。


  房间里静了片刻,还是传出了闷闷的一声:“嗯。”


  黎浅浅彻底拿他没办法了,只能妥协:“那你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记得要告诉我。”


  “……好。”


  黎浅浅又叮嘱了两句,这才转身离开,一回到别墅就看到黎深坐在客厅吃冰淇淋,于是立刻过去夺了过来:“刚回来就吃这么凉的东西,不怕生病啊?”


  “我又不是霍疏,没那么弱鸡。”黎深不当回事,把冰淇淋重新夺回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霍疏不让我进去,我就回来了。”黎浅浅有点郁闷。


  黎深倒是淡定:“他是怕传染给你吧,不见你是对的。”


  “但他现在生病了,我们把他一个人留在阁楼,是不是有点不厚道了?”黎浅浅问。


  黎深想了一下:“你想让他搬回来?”


  “……搬家更折腾,这几天叫家庭医生常来吧,我没事去他门口关心关心他。”虽然跟他说了不会再去找他,但她还真做不到。


  黎深轻哼一声算是答应了,随即又开口道:“快过年了,你这几天去舅舅家一趟吧,算是过年走亲戚了。”


  “那你去大伯家?”黎浅浅问。


  黎深有点不自在,莫名有种去大伯家就对不起她的感觉:“嗯,顺便了。”


  “那叫管家准备双份东西,我们一人拿一份。”黎浅浅提议。


  黎深见她没多说什么,不由得松一口气:“好。”


  这事定下之后,管家一天就准备好了所有礼品,黎浅浅等到霍疏的感冒症状没那么严重后,就和黎深兵分两路出发了。


  当初破产后舅舅一家嫌弃的嘴脸犹在眼前,黎浅浅不想面对如今虚情假意的他们,所以下午五点多才出发,准备吃个晚饭就直接走。


  到了舅舅家后,她直接指纹开锁,开锁声响起后舅妈就跑过来了。


  “浅浅来了啊,都好久没来了,我跟你舅舅都快想死你了。”舅妈殷勤的接过她手中的礼品,看到只有两样礼品后脸上的笑僵了一瞬,随后又掩饰了过去。


  黎浅浅笑笑:“我这学期成绩退步了不少,一直在忙着补课,所以就没时间过来了。”


  “你学习已经够好的了,考个重点没问题,再说了,就算考不好又怎么了,让你爸送你去留学不就得了,反正你们家有钱。”舅妈说着就带她进屋。


  黎浅浅一进门就看到了苏雨,苏雨尴尬的站起来,跟她点了点头:“浅浅。”


  黎浅浅也点头示意。


  “哎哟看你们两姐妹客气的,苏雨赶紧陪浅浅说说话,我去把菜端上来,咱们吃饭。”舅妈说完就钻进厨房了。


  舅舅从书房出来,看到黎浅浅后笑笑:“浅浅来啦,好久没见你了。”


  “舅舅。”黎浅浅打了声招呼。


  舅舅笑呵呵:“好像又漂亮了,越来越像你妈了。”


  黎浅浅配合的笑了一声,没有接他的话,舅妈及时从厨房出来:“别聊天了,赶紧坐下吃饭吧。”


  “对对对,快过来。”舅舅忙招呼她到桌前坐下。


  舅妈给她夹了个鸡腿:“是不是瘦了点啊?你可别学那些小姑娘减肥,已经够瘦了,再减肥人都没了。”


  “没减肥,”黎浅浅看了眼鸡腿,放在盘子里没有动,“舅妈你别给我夹了,我自己能吃。”


  “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怎么能不给你夹菜,我知道你最喜欢吃鸡腿了,再给你一个?”舅妈笑着问。


  黎浅浅扬起唇角:“我不爱吃鸡腿,是苏雨爱吃。”


  舅妈脸上的笑尬住一瞬,随后嗔怪的看她一眼:“怎么会,你之前明明最喜欢了。”


  “我从来都不喜欢,舅妈你记错了。”小时候有人夹菜,便觉得是对她好,所以不论给她什么,她都全部吃完,可也不想想,真要是对她好,怎么会连她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舅妈讪讪放下筷子:“我记错了吗?那你碗里这个……”


  “没事,我不怎么挑食,可以吃的。”黎浅浅回答。


  苏雨瞄了她一眼,低着头吃米饭,舅舅见状忙往苏雨碗里添了很多菜,每一样都是苏雨喜欢的。黎浅浅淡定的吃自己的,也不理会突然冷下来的气氛。


  舅妈胳膊肘拐了舅舅一下,舅舅和她对视一眼,又开了话头:“浅浅,你跟小雨还没和好呢?”


  黎浅浅顿了一下:“什么?”


  “你们在学校那事我也听说了,这浑丫头净跟着那个叫周小云的不学好,连亲姐妹的坏话都敢说,我已经教训过她了,你们姐妹俩没有隔夜仇,让小雨跟你道个歉,你们俩就和好吧。”舅舅笑着说。


  舅妈立刻推了苏雨一下,苏雨立刻说一句:“对不起。”


  舅妈殷勤的看向黎浅浅:“浅浅你看,小雨都跟你道歉了,你就原谅她吧。”


  “是啊,就当给舅舅一个面子。”


  黎浅浅看着齐心协力的一家人,突然有点烦躁,心想如果霍疏和黎深在的话,肯定不会让他们这么逼自己。


  “浅浅?”舅妈试探的叫她一声。


  黎浅浅看向她,笑了笑说:“都是小事,不用这么兴师动众的道歉,好像我多不懂事一样。”


  “……哪有哪有,你可别乱想,我跟你舅舅就是那么一说。”舅妈赶紧道。


  黎浅浅点了点头,主动给她夹了个菜:“舅妈吃饭。”


  “好好好。”舅妈和舅舅对视一眼,再不敢提这事了。


  饭桌上的气氛再次沉了下来,黎浅浅(文-学最快发)吃得心烦,便掏出手机跟霍疏聊天,一边聊一边心不在焉的吃饭。


  聊了两句后,霍疏突然说:你心情不好。


  黎浅浅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霍疏:地址,我去接你。


  黎浅浅笑了一声:不用,我等一下就回去了。


  “浅浅啊,我听说你爸那边又包了一个工程,好像是跟市里合作的那种?”舅舅看到她笑,突然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啊,我没怎么关注这些。”黎浅浅把手机倒扣,抬头看向他。


  舅舅笑了一声:“我也是听说……对了,你爸现在工程刚开,应该正在招标吧,我最近刚好手上的项目都结束了,要不你跟你爸说一声,让他给我找点活干?”


  “对啊浅浅,帮帮你舅舅,等舅舅赚钱了给你买裙子。”舅妈忙道。


  黎浅浅笑容不变:“舅舅之前好像也这么说过,但我一次都没收到舅舅买的裙子。”


  舅舅脸上的笑一僵:“会买的,你这次帮了我,我肯定给你买。”


  “好,知道了。”黎浅浅随口敷衍一句,并没有帮他的打算。


  一顿饭在磨磨唧唧中吃完,她终于可以离开了,走出去后想起手机没拿,于是又开门进去拿,刚走到玄关,就听到他们一家人抱怨――


  “你那个外甥女是什么态度,阴阳怪气的,跟她妈一个样。”舅妈抱怨。


  舅舅事不关己:“她一直都小心眼,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还生小雨气呢。”


  “我又没做什么,再说她和霍疏那张照片谁知道真的假的,我发两条评论怎么了?”苏雨嘟囔一句,“也不知道犯什么神经,这学期都故意冷着我,谁稀罕啊。”


  “宝贝女儿真是受委屈了,”舅妈忙哄她,“她黎浅浅除了有钱还有什么啊?谁稀罕啊!你看她今天拿的东西,跟打发要饭的一样,我要不是为了你爹的生意,早给她扔出去了。”


  或许是情绪太激动,并没有听到开门声,三个人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抱怨。


  “人参和酒虽然不多,可加起来也上万了。”黎浅浅突然开口。


  一家三口吓一跳,等看到她时脸色都变了,黎浅浅却笑了起来:“我爸那个项目……不,是我爸所有项目,舅舅你如果想要,以后就自己给他打电话争取吧,”她说完顿了一下,“当然了,如果他肯接你电话的话。”


  舅舅肉眼可见的慌了,她看也不看他,目光从舅妈和苏雨脸上扫过:“还有,舅妈你那句话说得不太对,我黎浅浅除了有钱,还学习好长得也漂亮,如果我这样都叫什么都没有,那您的女儿,跟地上扔的垃圾也没有区别了。”


  她的话不好听,一家三口却没一个敢反驳的。


  她径直走向餐桌,拿了手机往外走,走到门口时想了想,又回去把酒和人参拎上,这才淡淡说一句:“最后一句,我跟我妈都没联系了,跟你们这些我妈的亲戚,似乎也没什么联系的必要,从今往后关系就断了吧。”


  说完,她便直接拿着东西离开了。


  从舅舅家出来后,她感到久违的畅快,同时又多了一分说不出的怅然,心口像破个大洞一样,呼呼的刮着冷风。


  “黎浅浅。”


  听到有人叫自己,黎浅浅愣了一下看过去,当看到包裹结实的人后,一眼就认出他是霍疏。


  “我来接你回家,但你不能靠近我,”霍疏的感冒还没好全,口罩下的声音又沉又闷,“我们要保持三米的距离。”


  “……好。”黎浅浅哭笑不得的答应。


  霍疏顿了一下:“你手里的东西放下,然后退后三米,我去拿。”


  黎浅浅乖顺的照做,霍疏拿完东西后开口:“你走前面,我跟着你。”


  “嗯。”黎浅浅甜甜一笑,心口的洞突然就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