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25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自从霍疏结束了烧烤摊打杂的工作, 黎浅浅每一天都过得相当快乐,每天吃完晚饭,就跟他一起去行政楼上自习, 接受霍学神的一对一辅导。


  因为两个人一个文科一个理科, 黎浅浅想着他应该辅导不了自己的政史地,所以每次遇到这些科目难解的题, 她就拿着卷子跑去隔壁办公室问老师,出去两次后, 她再想出去霍疏就把她拦下了。


  “我打扰到你了?”黎浅浅紧张的问。


  “没有, ”霍疏看向她, “你为什么不问我?”


  “我拿的是文综题, 你也教不了啊。”黎浅浅叹了声气。


  霍疏把她手上的卷子拿走:“哪道?”


  黎浅浅顿了顿,犹豫着指向自己不会的那道, 霍疏看了一眼:“选C。”


  “……为什么?”黎浅浅懵逼。


  霍疏简单讲了一下解题思路,黎浅浅豁然开朗,同时又隐隐怀疑对错……毕竟他是理科的,她问的这道题又是文理分科后才学的知识。


  黎浅浅不求证一下心里难受, 求证的话又怕伤霍疏自尊,憋了半天后默默溜边往外走,一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睛, 就立刻解释一句:“我去厕所。”


  霍疏沉默片刻:“去吧。”


  黎浅浅应了一声, 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直接冲着高二政史地办公室去了, 冲到政治老师面前后, 看到他桌子上的试卷册, 忙翻到她做的那一页,指着选择题问:“老师, 这个选C不?”


  “为什么这么问?”政治老师没有直接回答对错。


  黎浅浅咳了一声,把解题思路说了一下,政治老师颇为满意:“你这不是会做嘛,还来问什么,这道题很难,你都能答得这么好,看来上次月考果然不是你真实实力。”


  黎浅浅讪讪一笑:“我会继续努力的。”


  “去吧,有不会的再来问。”政治老师爽朗道。


  黎浅浅答应了扭头往外走,刚走到走廊里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微哑的声音:“确认过了?”


  黎浅浅僵了一瞬回头,看到霍疏后顿时一脸被抓包的表情。


  霍疏神色淡淡的走到她面前:“这下可以相信我了?”


  黎浅浅:“……学神不愧是学神,连文综题都能做对,小的实在是佩服佩服。”


  霍疏扫了她一眼,抬脚往自习室走。


  黎浅浅赶紧跟上,小尾巴一样挂在他身后撒娇讨好:“我不是不相信你,主要是你强得超出我理解范围了,你说你一个理科生,文科竟然还这么厉害,你说你是人吗?”


  “……”


  “你生气啦?生我气啦?不会吧就一道题而已,你怎么这么小气……”


  黎浅浅哼哼唧唧的撒娇,霍疏眉眼舒缓,心情显然不错。


  因为不用再抽时间陪霍疏兼职,黎浅浅晚自习的时间用来学习,大半夜的家教课就没再上了,每天晚上十一点准时睡觉,一觉到翌日五点半,再加上中午休息那一会儿,算起来一天有个七小时睡眠。


  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因此上课时精神一直不错,即便是对她有点意见的班主任,也对她有了好脸色。


  “你最近打鸡血了吗?每天都这么用功,我都不好意思摸鱼了。”何蕾感慨。


  黎浅浅想了想:“也没有吧,就是把每天该做的事做完而已。”


  “……你看看你现在,浑身散发着爱学习的光芒,我能不能采访你一下,是什么让你有了这么大的转变?”何蕾说着,把书卷成一个筒放在黎浅浅嘴边。


  黎浅浅乐了:“就是发现成绩退步了呗,还能有什么?”


  成年人和高中生最大的区别就是,高中生有用不完的精力,成年人有足够的专注力,她现在身体是高中的状态,内里却是成年人,所以不管是精力还是专注力,似乎都挺不错。


  而且经历一些事后,会发现学习是最简单的一件事,只需要机械的去记忆就行,至少她现在觉得每天上上课做做题挺轻松,比当初思考该怎么讨好霍疏时要轻松多了。


  “同志,跟着我一起学习吧!”黎浅浅突然握住何蕾的手,非常戏剧化的说一句,“期中考试之后该换座位了,到时候要按成绩挑,你要是考不好,我们俩可能就做不了同志了。”


  何蕾愣了一下,随即挽起袖子掏出练习册:“我现在就开始学习,谁也别想拦着我跟同桌双宿双飞!”


  黎浅浅扬了扬眉,没想到这招对她还挺有用,于是隔三差五就用一次,何蕾也开始认真起来,连十月一都没出去玩,而是找了家教恶补课程。


  转眼就到了期中考试前一天,一到放学时间,黎浅浅就跑到楼梯口等着,霍疏一下来就一起往下走。


  “你今天好多卷子啊,”黎浅浅瞄了眼他手里厚厚的一叠,“班里发的?”


  霍疏:“嗯。”


  “做得完吗?”黎浅浅好奇。


  霍疏:“不全做。”


  黎浅浅点了点头,等下完楼后突然说:“我想吃火锅。”


  “好。”


  “可是火锅有点费时间。”黎浅浅有点纠结。他们的自习自己上,倒不担心迟到的问题,就是最近要考试了,总觉得该节省点时间。


  “不急这一会儿。”


  黎浅浅一想也是,于是毫无负担的跟着霍疏去吃饭了,等舒舒服服的吃完晚饭,第一节晚自习已经上了一半,两个人不紧不慢的往办公楼走。


  周小云急匆匆往教学楼跑时,看到他们两个后猛地停下,犹豫一秒便偷偷跟了过去。她之前为了还黎浅浅钱,借了不少外账,现在为了还那些账,只能吃饭时间在学校附近的餐馆打工,丢人不说,还总是晚自习迟到,因此挨了不少班主任的骂。


  她前几天迟到的时候,也看到他们两个往办公楼走,跟苏雨提起时,苏雨说很多人都见过,都说是去找老师补课了,毕竟黎浅浅最近的学习态度大家也看得到。


  然而她却不这么觉得,总感觉他们两个有什么猫腻,这次好不容易遇上了,说什么也要一探究竟。


  这么想着,她悄无声息的跟在他们身后,借着夜色的遮掩一起进了办公楼。


  黎浅浅坐在办公看书就去WWW.CLEWX.COM-室改成的自习室里,难得有点学不进去,于是趴在桌子上玩手机,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霍疏,每次看过去时,都看到他在认真做题。


  他自从有了奖学金后就开始规律饮食不再熬夜,气色比起之前好了很多,人也没有那么消瘦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感觉他好像比之前壮了点?


  霍疏垂眸做题,本来想忽略黎浅浅的目光,无奈她的视线越来越强烈,已经到了他无法忽视的地步。


  他静了一瞬放下笔,默默抬头看向她。黎浅浅猝不及防的跟他对视,愣了一下后无辜的问:“我打扰你了?”


  “没有,”霍疏眼眸古井无波,“看我做什么?”


  黎浅浅嘿嘿一笑:“我就是觉得你好像比之前壮了点,是我的错觉吗?”


  霍疏顿了一下:“不是。”


  “所以真的壮了?”黎浅浅问完又有点迟疑,“是壮了还是胖了啊?”这二者的区别还是挺大的,虽然放在霍疏身上都好看就是了。


  “壮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更稀奇了:“所以你为什么会壮了?你最近连烧烤摊都不去了,活动量应该小了啊。”


  “运动。”霍疏还是两个字。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怎么突然想起来运动了?”


  霍疏沉默片刻,最后安静的别开脸:“好看。”


  黎浅浅:“?”


  她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竟然开始在乎形象了,于是一句话脱口而出:“给我看看有多好看。”


  当听到这句话从自己口中说出后,她嘴角抽了抽,有种想刨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她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是能随便看的吗?!


  霍疏沉默一瞬,眸色暗沉的看向她:“回家给你看。”


  黎浅浅:“……我就是随便一说。”


  “嗯。”


  黎浅浅还想再解释两句,结果刚一扒拉他窗外就闪过一道光,她皱眉看了过去,外头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霍疏也察觉到了,蹙着眉头走去门口,只看到一道空荡荡的走廊。


  “有人吗?”黎浅浅皱眉问。


  霍疏回来:“没有。”


  “……可我觉得刚才是闪光灯,”黎浅浅抿了抿唇,“我们不会被偷拍了吧?”


  “不知道。”


  “要是被偷拍了该怎么办啊?”黎浅浅突然担心。


  霍疏看向她:“我们做什么了?”


  “……那倒没有。”


  “所以别怕。”


  黎浅浅还是觉得不对劲,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却说不出来。


  霍疏见她眉头紧皱,静了静后突然问:“你为什么不学习?”


  “……该期中考了,有点学不进去,”黎浅浅看向他,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你说我要是考不好了该怎么办啊?”


  人就是这么奇怪,之前没好好学时,考不好也不会有多大感觉,最近学习还算认真,一想到可能会考砸,心情就有点不好了。


  “不会。”霍疏回答。


  黎浅浅撇了撇嘴:“你怎么知道?”


  “我帮你复习了。”


  黎浅浅怔了怔,明白过来后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你帮我复习了,所以我就肯定能考好吗?”


  “嗯。”


  虽然觉得他这话有点自信过头,但黎浅浅还是安心不少,也暂时忘记了刚才那道光的事,放下手机开始认真看书了。


  自习的时间很快过去,当听到放学铃声时,黎浅浅跟霍疏一起出去,刚走了几步路一道身影突然冲了过来,她看清是谁后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正要跟他打招呼。


  他便已经略过她朝霍疏冲去:“霍疏我艹你姥姥!”说完,一拳打在了霍疏脸上。


  霍疏被打得后退一步,黎深怒气冲冲的又揍一拳,霍疏没有还手,任由他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黎深深!”懵了的黎浅浅在霍疏摔在地上时回神,惊叫一声跑去拽黎深,却被怒极的黎深猛地推开,整个人都因为惯性撞在自习室门板上。


  其实黎深推她时留了力道,她也没有感觉到疼,但霍疏的眼神猛地暗了,一拳就砸在了黎深肚子上。


  黎深眼睛都要气红了,疯了一样跟他撕打起来,一边打还一边骂:“我艹你大爷的霍疏!老子容忍你在黎家吃住,你就是这么对老子的?泡老子妹妹!我弄死你……”


  他骂骂咧咧,霍疏却不说话,只是拳拳到肉,丝毫不留情面。


  黎浅浅都要疯了,拉了两次后没拉开,一咬牙就跨上了走廊围栏。霍疏一看到她的动作,瞬间就停下了拳头:“浅浅!”


  黎深又揍了他一拳后才注意到黎浅浅一只脚搭在了围栏上,一副要往下跳的样子。


  “黎浅浅你疯了!你要为这个狗东西自杀?!”黎深怒吼,声音却是颤抖的。


  黎浅浅横了他一眼:“我要不这样,你们会停下吗?”幸亏办公楼离教学楼有一段距离,放学时间没什么学生,而上晚自习的老师们也都已经离开,否则她还真干不出这以死相逼的事。


  “我们不打了,你过来。”眼角泛青嘴角渗血的霍疏声音沙哑,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黎深也要崩溃:“赶紧给我下来!信不信我收拾你!”


  “你再说我!”黎浅浅瞪眼。


  黎深立刻软了:“我错了小祖宗,赶紧下来。”


  黎浅浅这才把腿放下来,刚站稳霍疏就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或许是因为刚打过架,他的心跳快得离谱,身上也有点汗味,却不难闻,反而有种少年特有的味道。黎浅浅猝不及防的被抱住,整张脸都被迫抵在了他胸膛上,一时间有点发懵。


  “艹你大爷的霍疏!给老子放开!”


  不等黎浅浅回过神,黎深就已经炸毛的把她拉了出去,一边攥在手里一边怒道:“你马上给我滚,滚出承德滚出黎家,别再让我看见你!”


  “你干嘛啊,”黎浅浅气恼的看向他,“黎深深你太过分了,霍疏是爸带回家的,你凭什么撵人家走,还有,你凭什么把人打成这样!”


  “……他没打我吗?!”黎深愤怒。


  黎浅浅看了眼他脸上的伤,理直气壮的偏心:“你先动手的!而且你打得比较重!”


  霍疏唇角翘起一点弧度,裂开的伤口血津津的,他却好像一点都不痛。


  黎深被气到失语,黎浅浅怕真把人给气出个好歹,忙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你没头没尾的突然打人,我肯定不能向着你啊,你别生气了。”


  “我怎么没头没尾了,他背着我泡我妹妹,我还不能揍他?”黎深怒声质问。


  黎浅浅无语:“泡什么泡,我刚才就想说你了,不就是我们俩偷偷上自习被你发现了么,你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火吧?”


  “你们都亲到一起了,还敢糊弄我?!”黎深炸了。


  黎浅浅一脸懵:“什么?亲什么?”


  “你自己看!”黎深愤怒的把手机丢给她。


  黎浅浅低头一看,就看到一张从自习室外拍的照片,照片上灯光明亮,霍疏背对窗户,而她的脸被霍疏的背影挡住大半,看起来像是在……非常认真的跟他接吻。


  黎浅浅:“……”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黎深气到了一定程度,突然就冷静了下来,“难怪你最近成绩退步得这么厉害,原来是他害的。”


  他说完看向霍疏,眼底一片冷漠:“明天考试,我暂时不管你,考完之后你就给我滚出黎家,以后再敢跟浅浅见面,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黎浅浅暂时没搭理黎深,皱着眉头将照片缩小,果然看到是论坛里的匿名贴,楼主是个小号,用词非常激烈――


  “学校规定不能早恋,这两个人却在做这些不雅的事,还是在办公楼里,性质这么恶劣,学校是不是该给个交代啊,总不能因为霍疏是理科第一就有特权吧?”


  下面很快就盖了高楼,显然有不少人都在吃瓜,而大多数人都被楼主带了节奏,要求学校必须给出交代,只有一小撮人在说什么‘只有我觉得他们很配吗?’‘其实霍疏很帅的’这种话。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后皱眉看向黎深:“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过来找麻烦的?”


  黎深本来还处在极端的愤怒中,当对上她不带一丝情绪的眼睛后,火气莫名消失不少,说话也不如之前有底气了:“不、不行?难道这不是证据?”


  “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个词叫借位吗?”黎浅浅皱眉质问,“看到照片不先问我是不是真的,反而直接拿霍疏出气,黎深深,你什么时候能尊重霍疏一下?”


  黎深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黎浅浅失望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朝楼下走,经过霍疏时停顿一下,叹了声气道:“走吧。”


  “嗯。”


  霍疏答应完,黎浅浅就先下楼了,他眸色清冷的看向黎深:“你不该推她。”


  黎深愣了一下,霍疏已经走了,刚才还热闹的走廊里瞬间只剩下他一个人。


  “……我收着劲儿了。”黎深嘟囔一句,突然有点委屈。


  回家的路上气氛压抑又安静,霍疏坐在副驾驶,黎深和黎浅浅坐在后座,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一路沉默的回到了家里。


  刚一下车,黎浅浅就看向霍疏,霍疏像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样,提前给了答案:“我自己涂药。”


  黎浅浅抿了抿唇,算是答应了,黎深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悦的冷哼一声。


  “你哼什么哼?”黎浅浅语气恶劣。


  黎深顿时不吱声了。


  兄妹俩无言的往别墅走,快到客厅时,黎深突然问:“真的是借位?”


  黎浅浅绷着脸看向他,黎深瞬间怂了:“……你说,只要你说的我就信。”


  “嗯,借位,”黎浅浅想起晚上那道闪光灯,眼底一片漠然,“我跟霍疏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人偷拍,估计拍的就是这张图。”


  黎深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与其在这里审我,不如把那个偷拍的人找出来,”黎浅浅被挂了几次论坛,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这样不就真相大白了?”


  黎深表情渐渐严肃:“我知道了,这事交给我。”


  黎浅浅看了他一眼,沉默的往卧室走,刚一拧开门,就听到黎深别扭的声音:“要、要真是我误会了,我会跟他道歉……而且我也没不尊重他,我是你哥,你亲哥,看见那种照片上火不是应该的?”


  黎浅浅沉默一瞬,声音终于缓和下来:“回房间后记得上药。”


  黎深一听她肯关心自己了,立刻眼睛晶亮的答应:“嗯,我知道了。”


  黎浅浅看了一眼突然高兴的他,一言难尽的回屋了。


  因为晚自习的小插曲,她一晚上都没睡好,翌日出门时脑子都是懵的。她精神不振的往外走,走了几步后看到了霍疏。


  她加快脚步走过去,疑惑的问:“你怎么起来了?”今天开始期中考,一二三年级是分开的,这次高二先考,高三在明天。


  “睡不着。”霍疏回答,并没有说是专门来送她的。


  黎浅浅叹了声气,半晌小声说:“我先替黎深说句对不起,等抓到偷拍的人,他也会跟你道歉。”


  霍疏眼眸微沉:“不准你替他道歉。”


  “……嗯?”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我不喜欢,”他说完停顿片刻,又补充一句,“以后也不准。”


  黎浅浅不懂为什么,但还是乖乖的答应:“好。”


  霍疏眉眼这才舒展,看到司机把车开过来后,突然伸手覆在黎浅浅的额头上。他的手过于修长,黎浅浅的脸又太小,这样一覆上去,仿佛把她整张脸都包住了一般。


  黎浅浅:“?”


  霍疏放下手,目光清澈的看着她:“给你力量。”


  黎浅浅:“……”


  “好好考,”霍疏认真的看着她,“不要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