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24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深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黎浅浅追问了半天,但他怎么都不肯说,她只好专心听课。


  这次月考的成绩虽然没打击到她, 但多少还是有点丢脸的, 所以决定今天起开始专心读书,需要的话就再找个家教补补课, 她基础还是有的,应该很快就追上来了。


  简单做了一下计划, 她下午上课时比之前专注了许多, 认真程度让何蕾咋舌。


  “你这么努力, 我都不好意思摸鱼了。”放学铃响起, 何蕾感慨一句。


  黎浅浅无奈的看她一眼:“退步太多了,不努力怎么行。”说完就开始收拾书包准备离开。


  何蕾顿了一下:“你还是不打算上晚自习啊?”


  “嗯, 霍疏等一下要来了。”黎浅浅回答。


  何蕾一脸欲言又止,等她看过来时终于忍不住劝了:“他虽然不上晚自习,可学习从来没耽误啊,你不一样, 你才一个月没好好学,就直接退步一百多名,我觉得你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学校上课吧。”


  黎浅浅顿了一下, 若有所思的看向她。


  “我没别的意思啊, 我也是关心你,虽然你现在白天认真学了, 但晚上如果不及时查漏补缺, 就跟盖房子不修地基一样, 我总觉得没那么牢固。”何蕾无奈的和她对视,“我知道你和霍疏关系好, 但也没必要整天黏在一起吧。”


  黎浅浅眼眸微动,好半天都没有说话。何蕾的话提醒了她,她当初整天跟着霍疏,是为了跟他缓和关系,顺便保护他一下。


  如今他们关系很好,那些欺负人的坏蛋也都被告的被告、转学的转学了,她似乎也没必要整天跟着他了,最起码晚上这段时间是没必要了,她该用来做些别的有意义的事,比如在学校上晚自习,或者找几个老师补课。


  她思考的功夫,霍疏已经出现在教室门口,黎浅浅回神,看了何蕾一眼道:“你让我想想。”


  说完就拎着书包跟着霍疏走了。


  她还在思考何蕾的话,跟在霍疏身边时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话也比平时少了,霍疏主动跟她说了几次话,她都含糊的敷衍了过去。


  在出了校门后,霍疏终于停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黎浅浅顿了一下,总算打起了精神:“怎么了?”


  “我刚才说了什么?”他反问。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试探的问:“说烧烤摊?”


  霍疏眼神微冷。


  “……好吧,我刚才走神了,没听到你说了什么,”黎浅浅立刻识相的服软,哼哼唧唧的跟他撒娇,“所以你说了什么呀?”


  霍疏绷着脸,半晌勉为其难的开口:“我要买手机。”


  黎浅浅顿了一下,这才看到他们两个所站的位置,是一家中低端手机品牌店门口,她笑了起来:“你要买智能机吗?”


  “嗯。”


  “那太好了,”黎浅浅拉着他进去,“等一下我帮你下载聊天软件,以后我们就可以视频了。”


  霍疏眉眼舒展:“嗯。”


  两个人在手机店里选了半天,最后挑了一款一千左右的,外形和她的有点像。


  “我们的喜好差不多诶,比黎深深好多了。”黎浅浅把两个手机放在一起对比。


  霍疏的目光落在两个手机上,半晌应了一声:“嗯。”


  黎浅浅笑着把他的放回柜台,等店员包好后一起去结账。


  看到霍疏从书包里掏钱,黎浅浅打趣的啧了一声:“突然有了那么多钱,感觉是不是很爽?”


  霍疏看了她一眼,平静的把手机钱给了。


  黎浅浅凑过去,看一眼他书包里散开的钱,想了想道:“你明天拿着身份证,我跟你一起去办个银行卡吧,把钱都存起来。”


  “不用。”霍疏回答。


  黎浅浅不解:“那你打算放阁楼?万一丢了怎么办?”


  霍疏接过装了手机的袋子,和她一起往外走,等走到人行道时才说:“还黎深三千,我留五百,剩下的都给你。”


  黎浅浅愣了一下:“都给我是什么意思……你要还我钱?”


  霍疏闻言看向她:“你急着要?”


  “当然没有,我现在又不缺钱。”黎浅浅当即否认。


  霍疏眉眼微动:“那就等以后再说。”


  “……什么意思?你不还钱,还要把钱给我,是要我帮你存着?”黎浅浅努力理解他的想法。


  霍疏静了静:“不是,是给你的。”


  黎浅浅:“?”


  “你留着用。”他又补充一句。


  黎浅浅愣了半天,才哭笑不得的问:“你现在是在给我零花钱吗?”


  “你不要?”霍疏不悦,眸色沉了下来,“嫌少。”


  “……没没没,我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黎浅浅说不出哪里别扭,“你不觉得奇怪吗?”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许久之后才淡淡开口:“我能给你的不多。”


  黎浅浅愣了愣,等她回过神时,霍疏已经往前走了。她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明白他那句话说得不够完整。


  他想说的应该是,我能给你的不多,这些钱勉强算拿得出手的。


  她脑补了一下,顿时感动了。谁说大反派没有心的,这么重视感情知恩图报的人,她在这个世界估计都找不出第二个。


  “你等等我!”黎浅浅喊了一声,小跑着追了上去。


  霍疏神色淡淡的走着,并没有因为她喊了而慢下来,好在黎浅浅很快追上,语调还十分轻松:“你就算要给我钱,也不至于就留五百,这样吧,你把黎深深的钱还了,剩下的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霍疏静了一瞬:“你肯收?”


  “我本来想让你自己留着,要是有点什么事也不用着急,但如果你坚持要给的话,我肯定不会拒绝了,”黎浅浅心情愉悦的跟着他,“先说好,我花钱没什么节制,你给了我我买一条裙子就花光了,你不会心疼吧?”


  “随你,”霍疏唇角微微浮起,回答完之后又想起另一件事,“你刚才一直心不在焉,怎么了?”


  黎浅浅被他问得又想起刚才纠结的事,脸上的笑意僵了僵,随后对上他专注的眼眸,咳了一声敷衍:“没什么,就是班里的一点事。”人家刚把奖学金分她一半,她实在说不出以后不和他一起去兼职的话。


  “那个人欺负你?”霍疏声音微沉。


  黎浅浅顿了一下:“谁?”


  “欠钱的人。”霍疏看着她。


  黎浅浅脑子转了一圈,才明白他说的是周小云,一时间哭笑不得:“没有。”


  霍疏默默盯着她看,似乎不太相信。


  “……真的没有,周小云虽然最近老跟我作对,但她还没那个能耐欺负我,你放心吧。”黎浅浅扬了扬眉。


  霍疏这才错开视线:“她还钱吗?”


  “嘁,那就别想了,她估计是要赖到底了。”黎浅浅提起她还是十分不屑。


  “被欺负了要说。”霍疏淡淡叮嘱。


  黎浅浅顿了顿,新奇的盯着他看,好半天才不紧不慢的开口:“我发现,你最近对我越来越好了,话也多了。”


  尤其是今天,话格外的密,难道像黎深深说的,他脑子被外星人占领了?


  霍疏沉默一瞬:“不好?”


  “好啊,当然好,”黎浅浅嘿嘿一笑,“我就喜欢话多的。”


  霍疏不说话了,黎浅浅心情愉悦的跟着他去做兼职,等黎深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又被他送回了校门口。


  高三晚自习十点放学,等黎深出来后一起回到家,再稍微吃点宵夜洗漱一下,就已经十一点多了,这个时间再请家教补课根本不现实,但如果只周六日补课,恐怕效果也不太好。


  ……所以她如果想尽快把成绩补上去,就真的不能放弃晚自习那两个多小时了。


  黎浅浅叹了声气,觉得很是苦恼。


  “……一早上叹了八百回气,你到底在烦什么呢?”何蕾无语的问。


  黎浅浅颇为惆怅:“你不懂。”


  “你不说我怎么会懂?”何蕾反问。


  黎浅浅沉默片刻,才皱着眉头说:“我想以后晚自习找老师补课,但又说不出口。”


  “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老师补课不是常有的事么,你按课时给钱就行了。”何蕾莫名其妙。


  黎浅浅看了她一眼:“我是说跟霍疏,我跟霍疏开不了口。”


  “……所以跟他有什么开不了口的?”何蕾更加莫名。


  黎浅浅惆怅的看她一眼:“所以才说你不懂啊。”他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忍心让他一个人。


  “我是不懂你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我可得提醒你一句,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期中考,你如果不想被老班骂的话,就抓紧时间吧。”何蕾同情的拍拍她的肩膀。


  黎浅浅被她这么一提醒,顿时更惆怅了。这种惆怅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中午放学,霍疏出现在班级门口。


  “喂,要我助攻吗?我们两个一起跟他说。”何蕾低声出主意。


  黎浅浅:“……不用,我自己跟他说就行。”


  “那你们一起吃饭,我就不打扰了。”何蕾说着就把她往外推,又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后就跑掉了。


  黎浅浅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跟霍疏一起去食堂了。


  等打完饭,两个人到角落桌子面对面坐下,黎浅浅拨着盘子里的饭菜,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我有话要跟你说。”


  霍疏停下筷子看向她。


  “……你该吃吃,也不是什么大事,”黎浅浅干笑一声,等他拿起筷子后又不知从何说起,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先寒暄,“你最近好像经常中午找我,我记得之前我们中午都没有一起吃过饭。”


  “嗯。”


  “所以你之前为什么不找我?”黎浅浅好奇。


  霍疏顿了一下:“饭卡没钱。”


  黎浅浅:“……”


  见她不说话了,霍疏思索片刻又补上一句:“现在有了。”


  “……等一下,所以你之前中午一直没吃过饭?”黎浅浅瞪眼。


  霍疏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黎浅浅无言的看着他,突然想起之前跟他去烧烤摊时,他每次都能吃一大碗,而最近几天吃得就少了很多。


  ……所以之前吃那么多,是因为中午没吃饭吗?


  黎浅浅简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半晌憋出一句:“你下次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不会了,”霍疏察觉到她情绪不好,再次放下筷子,一脸郑重的看着她,“上午我跟校长谈过了,期中考如果第一,还会有五千奖学金。”


  ……说起期中考,她又想起了正事。


  “你刚才说,有话要说。”霍疏也主动提起。


  黎浅浅心情复杂的看着他,发现自己更说不出口了。


  ……能说得出口才怪,人家之前连饭都吃不上,现在有了钱就分给她一大半,她怎么好意思说不跟他一起的事。


  她抿了抿唇,干笑一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晚上放学要不要去吃火锅,我好久没吃了。”


  霍疏漆黑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片刻之后问:“就这样?”


  “嗯。”黎浅浅尽量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坦诚。


  霍疏垂下眼眸:“听你的。”


  “……好。”


  接下来的午餐时间,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沉默的吃完饭后,便一起往食堂外走,刚走了一段路就遇上了苏雨和周小云。


  苏雨看到黎浅浅后面露尴尬,想上前打招呼,又有点拉不下来脸,周小云直接冷哼一声,本来要说话的,一对上霍疏的眼睛,顿时没了音,拉着苏雨就往操场跑了。


  “神经病。”黎浅浅嗤了一声。


  霍疏看向她:“那个欠钱的。”


  黎浅浅乐了:“你不会打算一直这么叫她吧?”


  霍疏淡漠的看向周小云的背影,没有回答黎浅浅的问题。


  吃完饭时间还早,黎浅浅打算回教室睡会儿,霍疏跟她一起往教学楼走,走到楼梯口时他突然停下了。


  黎浅浅顿了一下:“你不上去?”


  “有点事。”霍疏回答。


  黎浅浅疑惑他能有什么事,但看他表情严肃,便没有多问:“那你去忙吧,我去睡会儿。”


  霍疏应了一声,目送她上楼后才转身离开。黎浅浅到三楼后往下瞄了一眼,看到霍疏往操场的方向去了,她顿了一下心生疑惑,不懂他为什么往那边去。


  她没有多想,直接进教室了。


  操场上,周小云倚着双杠,跟苏雨说黎浅浅坏话,说了一大堆之后,苏雨都听烦了:“我们不提她了,你也别生气了。”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么嚣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俩臭钱吗?”周小云愤愤。


  苏雨抿了抿唇:“我们不聊她了,快上课了,我们进班吧。”


  “等一下,我先去个厕所。”周小云说完就往角落里的厕所跑。


  苏雨皱眉:“要迟到了,我先回教室了啊。”


  “嗯嗯你先回吧!”周小云头也没回。


  苏雨烦躁的抿了抿唇,转身往教学楼去了,霍疏站在看不见的角落里,安静的目送她离开。


  另一边,高二教室里。


  黎浅浅回教室后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一直睡到何蕾叫她起来,才精神不振的坐起来。


  “怎么样,说了吗?”何蕾一脸期待。


  黎浅浅沉默片刻,最后幽幽叹了声气:“我决定了。”


  “什么?”


  “我周六日补课,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在家自习两个小时。”不吃宵夜的话,凌晨一点应该能睡。


  何蕾目瞪口呆、-醋。。溜。儿最。快发布、,半天问了一句:“……这就是你想的主意?”


  “不行吗?”黎浅浅反问。


  何蕾无语:“你觉得呢?”


  “我觉得可以。”大不了以后每个课间补觉呗。


  何蕾见她一脸自信,干脆就随她去了,反正现实早晚会给她沉重的一击。


  正当黎浅浅思考计划的可行性时,苏雨就一个人进来了,经过她们这一排时,黎浅浅和何蕾同时静了下来,等她过去后才继续聊天。


  “她那个跟屁虫呢,怎么没和她一起?”何蕾好奇。


  黎浅浅耸耸肩:“去厕所了吧,又不是连体婴,怎么可能一直在一起。”


  两个人说着话,班主任就进来了,班里顿时安静下来。


  班主任环顾一周,最后看向后排的位置:“周小云呢?”


  “她刚才去洗手间了,应该快来了。”苏雨回答。


  班主任板着脸:“等她来了告诉她,下次不准再踩点进班。”


  “好的。”苏雨乖巧回答。


  黎浅浅和何蕾对视一眼,同时撇了撇嘴。


  上课铃很快响了起来,周小云还是没来,班主任板着脸上了一节课,等下课时看向苏雨:“你去找她,找到了让她去我办公室。”


  苏雨有点尴尬:“好的。”


  班主任说完就走了,教室里慢慢热闹起来。


  “周小云胆子够大啊,班主任的课也敢翘。”何蕾感慨一句。


  黎浅浅不当回事:“她脑子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多正常。”


  “也是哦,”何蕾回头看了眼苏雨,看到对方正低着头打电话,又忍不住幸灾乐祸,“不管怎么说,周小云这次惨了。”


  苏雨拨通了周小云的电话,对方手机在响了两声后接通,她立刻皱眉问:“你去个厕所怎么去这么久?”


  手机里无人说话。


  “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苏雨将声音抬高。


  手机里还是沉默,在她忍不住要把手机挂断时,里头突然传来周小云的声音:“我、我这就回去了。”


  苏雨有些不耐烦,没听出她声音的不对,闻言只是答应一声:“快点吧,班主任让你过去一趟。”


  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周小云听到手机里的嘟嘟声后,僵硬的将手机装进兜里,这才一脸恐惧的看向眼前人。


  “记住你说的,一周内把钱还清。”少年的声音沙哑淡漠,没有半点人味。


  周小云:“知、知道了。”


  她说完,就看到霍疏关闭了录音,同时把刚才那一段给保存了。


  周小云眼底闪过一丝不甘,但和他对视时,还是颤巍巍的答应了。霍疏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了片刻,这才转身往教学楼走。


  周小云看着他重心偏移的步伐,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喊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告诉老师?”


  霍疏的脚步停下。


  “我、我如果告诉老师你威胁我,按照校规,你是要被退学的。”三千多块钱到底是笔大数目,没被逼到绝路,她不想就这么还钱。


  霍疏停在原地站了片刻,在上课铃快响起时才淡淡开口:“你可以试试,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退学,看校长在你我之间会做什么选择。”


  周小云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霍疏在总结大会上那样怼教导主任,都能没有一点惩罚继续上课,学校对他的态度可想而知,如果她去告状……她的心脏凉得发疼,却对这样的状况无可奈何。


  霍疏拥有的不多,但只要有的,就能利用到极致。


  一周以后,周小云把钱还给了黎浅浅。


  下午放学后,黎浅浅相当快乐的把这件事告诉了霍疏:“我也不知道她抽哪门子疯,难道是良心发现了?竟然一分不少的把钱还给了我。”


  “开心?”霍疏问。


  黎浅浅笑了:“当然开心了,感觉像捡的一样。”


  霍疏眼眸微动:“开心就好。”


  “等周末你有空了,我请你吃饭吧,然后把剩下的钱存起来,”黎浅浅有模有样的做规划,“我最近已经开始存钱了,准备在25岁之前,存出一笔够下半辈子用的钱。”


  “为什么?”霍疏问。


  还能为什么,就为渣爹这辈子大概率会跟上辈子一样,把他们兄妹当贼一样防着,只有破产后才想法子把烂摊子丢给他们呗。她已经想好了,破产的事如果无法挽回,那就在破产前和黎家一切产业撇清干系,这样虽然不能大富大贵,至少不会被渣爹连累。


  嗯,最好在破产前,多弄几套房产到名下,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早,想要这种大件,至少要等到大学以后。


  这些打算是不能跟霍疏说的,黎浅浅听到他问,笑着回答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尝试存钱而已。”


  “嗯。”


  两个人一同往烧烤摊走,黎浅浅收账的兴奋劲一过,短短一段路打了好几次哈欠。


  “你最近很困。”霍疏突然开口。


  ……能不困么,每天晚上回到家还得补两个小时的课,白天能睡的时候又不多,她都要疯了。


  黎浅浅咳了一声:“还好吧,不是很困。”


  霍疏眼眸微沉,也不知信了没有。


  翌日一早,黎浅浅枕在霍疏肩上一路睡到学校,下公交后神智还不清楚,眼底的黑青快比眼睛要大了。


  她一路无言的跟在霍疏身边,好几次差点撞到人,最后都被霍疏及时拉住。两个人一路到了教学楼三楼,黎浅浅打起精神道别:“我进班了啊。”


  “嗯。”霍疏目送她进教室,自己却站在楼梯口没动,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她消失的拐角。


  何蕾着急忙慌的上楼时,就看到他站在楼梯口发呆,顿了一下后上前:“霍疏,你站这儿干嘛呢?”


  霍疏回神,淡漠的看向她。


  何蕾被他看得一怵,对着他讪讪一笑。


  五分钟后,何蕾背着书包进班,看到黎浅浅趴在桌子上睡得昏天黑地后,不由得叹了声气。


  “起来,让我过去。”她提醒。


  黎浅浅闷哼一声,把板凳往前挪了挪,给她腾出一小块缝隙。


  “……懒死你算了。”何蕾吐槽一句,就从小缝隙里挤进去了。


  黎浅浅一直睡到早自习结束,睁开眼睛后头疼的捂住脸:“又错过早自习了。”


  “多正常,你晚上就睡那么一小会儿,早上不困才怪,”何蕾淡定的看她一眼,“都补一周课了,有效果吗?”


  黎浅浅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晚上到家都十点多了,困得要死要死的,哪会有什么效果,你说得对,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疲惫状态下做事,效率真的低到不行。”


  何蕾轻哼一声表示认同,然后就开始催她去超市,黎浅浅顿了顿,神色微妙的看向她:“你怎么不劝了?”


  “劝什么?”何蕾疑惑。


  黎浅浅皱眉:“之前我一这么说,你就劝我别为了跟霍疏一起玩就翘课,今天为什么不劝了?”


  “……我劝有用吗?”何蕾略微心虚。


  黎浅浅没有发现,认真的想了一下:“没有。”


  “所以啊,我就懒得劝了。”何蕾赶紧道。


  黎浅浅一想也是,就不再纠结这件事了。


  平静且困的一天很快过去,晚上放学的时候,霍疏出现在教室门口,黎浅浅立刻背上书包出去了。


  她跟着他一起下楼,正要往校门口走,就看到他朝着办公楼去了。黎浅浅疑惑的跟过去:“你要去哪?”


  “办公室。”霍疏回答。


  黎浅浅哭笑不得:“我知道你要去办公室,问题是你去办公室干嘛?”


  “上自习。”


  黎浅浅更加疑惑了,霍疏平静的看了她一眼:“那边有不用的办公室,校长叫人打扫了一下,以后留给我上自习。”


  ……这就是全市第一的待遇吗?


  黎浅浅感慨一声,接着又问:“那你不去烧烤摊了啊?”


  “嗯,”霍疏回答完,又补了一句,“以后也不去了。”


  黎浅浅疑惑:“为什么?”


  “钱够用。”


  黎浅浅一想也是,她前段时间还听说有其他高中来挖墙角,现在学校为了留住他,应该给发了不少补助,也确实没必要再兼职了。


  她偷偷羡慕了一下,随后意识到不对:“你去上自习,为什么还要带我一起?”


  “一个人无聊,你陪我,”霍疏说完,又神色淡淡的补充一句,“作为报酬,你有不会的题可以问我。”


  黎浅浅:“?”


  她懵了一下,接着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最近很纠结很痛苦的问题迎刃而解了!


  霍疏往前走了好一段路,才意识到她没跟上,于是停下脚步回头看,正好对上她傻笑的脸。


  他顿了一下:“笑什么?”


  “就是高兴。”黎浅浅嘿嘿直乐。


  霍疏别开脸:“无聊。”


  话虽这么说,唇角却也清晰的浮起一点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