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22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一整个周末, 黎浅浅问了不下二十次‘你确定不去理发店修修吗’,霍疏给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她拗不过, 只好随他去了。


  不过多看了两天, 发现这个发型还挺衬他,参差不齐的刘海凸显了他的轮廓优势, 眉眼虽然依然生冷,可比起之前却多了两分干练, 少了几分阴郁的气息, 更像是这个年纪的高中生了。


  黎浅浅偷偷去找黎深求证:“霍疏的新发型你看了吗?”


  “看了, 你剪的?”黎深斜了她一眼。


  黎浅浅嘿嘿一笑:“你有没有觉得, 他剪这个头发挺好看的?”


  她话音刚落,霍疏就从阁楼出来了, 黎深抬头看向他,啧了一声反问:“你确定是剪了这个头发好看,而不是他本身长得不错?”


  他虽然不喜欢霍疏,但也有基本的审美, 就霍疏那张脸,恐怕连光头都是好看的。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兄妹俩说话间, 霍疏已经走近, 黎浅浅朝他招了招手:“你要去兼职吗?”霍疏最近找了周末兼职的工作,周六日也基本不在家闲着。


  “嗯。”霍疏看向她。


  黎浅浅立刻问:“还是中心广场?”


  “嗯, ”霍疏回答完沉默一瞬, “我知道, 两个泡芙。”


  “嗯,早点回来。”黎浅浅笑眯眯的看着他。


  霍疏沉默的离开了, 黎深扬眉看着他姿势起伏异于常人的步伐,扭头问黎浅浅:“你怎么没给他钱?”


  “他不要我钱。”黎浅浅回答。


  黎深顿了一下:“他一天兼职多少钱?”


  “七八十吧。”黎浅浅还在目送霍疏,闻言半点眼神都没分给自己亲哥。


  黎深嘴角抽了抽:“要是我没记错,中心广场那家脆皮泡芙一个要25吧?”


  “是啊,有事?”霍疏的背影消失了,黎浅浅总算看向了他。


  黎深无语:“你说有没有事?他一天工资就那么点,给你买完泡芙还有钱吗?你想吃我去给你买,咱家又不是没有钱。”


  “啧,你不懂。”黎浅浅意味深长的看了黎深一眼。


  像霍疏这种自尊心强的人,是无法心安理得接受别人馈赠的,哪怕他以后会还。所以必须先理直气壮的让他付出,她才能顺理成章的送他别的。


  她为了小孩的自尊心,可真是操碎了心呐。


  黎浅浅颇为沧桑的叹了声气,回房间等她的泡芙去了,留下黎深一个人莫名其妙。


  短暂的周末很快就结束了,黎浅【醋溜最快-发布】浅和霍疏一起上了公交,径直到最后一排坐下了。


  “到了叫我。”黎浅浅打着哈欠说一句,结果还没闭上眼睛,手机就收到了何蕾的短信。


  何蕾:今天总结大会,到校门口了别忘了买点零食。


  黎浅浅一愣:学校什么时候通知的?我怎么不知道?


  何蕾:咱学校传统就是周一上午开啊,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黎浅浅:“……”


  仔细想想好像是这样,考试一般会定在周三四五,然后老师们周末加班把成绩排出来,下周一上午开会,表彰和总结,开完会各班的班主任再把成绩发下去。


  ……但是她给忘得一干二净。


  黎浅浅无言片刻,默默看向霍疏。


  霍疏侧目和她对视:“不睡?”


  “……那个,你知道今天上午是总结大会吗?”黎浅浅问。


  霍疏:“知道。”


  “你怎么知道?”黎浅浅惊奇。


  霍疏神色淡淡:“周五下午考试前,教导主任提醒的。”


  “这样啊,”黎浅浅放心了,“那看来你检讨书已经写好了。”


  霍疏顿了一下:“没有。”


  “……你不是说教导主任提醒你了么,为什么还没写?”黎浅浅无语。


  霍疏平静的和她对视:“他没说。”


  黎浅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大哥,但凡智商正常,都应该知道他提醒你是什么意思。”


  霍疏沉默一瞬,认真评价自己一句:“我智商不正常。”


  黎浅浅愣了一下,顿时不知所措了:“我、我随便说的,你别当回事啊……反正离到学校还有一段时间,我帮你抄两段吧,等上台检讨时拿着念一下就行。”


  说完,她就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本子,又在手机上搜了一段检讨开始抄,一边抄还一边跟着手机上的字念念有词:“今天我站在全体师生面前,觉得十分羞愧……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老师……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学习……”


  公交车时不时会停车,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勉强让字迹看起来不那么潦草。


  霍疏看着她专注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忽闪忽闪的很是可爱。她的眼睛也是黑色的,可她的黑却透着一点晶莹,比起他的不知道要好看多少。


  黎浅浅抄得太认真,并没有察觉到旁边强烈的视线,等到公交车在学校附近的站牌停下时,她终于把将近八百字的检讨抄完了。


  “呼,你装书包吧,进班后记得熟悉一下。”黎浅浅如释重负。


  霍疏安静的接过去,折得方方正正的夹进书本里。


  两个人一起下车,快到校门口的时候黎浅浅拉着他往旁边小超市去了,一边走一边科普:“总结大会不是表扬就是批评,无聊得要死,我们买点吃的打发时间。”


  霍疏安静的跟着她,等她挑好零食后主动去付账。


  “别!今天我来!”黎浅浅说完,便直接掏了钱结账,霍疏也没有跟她犟,只是在等超市老板找零的功夫,帮她把零食装进书包。


  “那个牛奶是给你的,还有蛋卷和牛肉干,”黎浅浅忙道,“你太瘦了,得多吃点才行,男生还是要壮一点才好看。”


  “壮的好看?”霍疏突然问。


  黎浅浅认真点了点头:“对啊,壮了让人有安全感嘛。”她十几岁的时候也觉得霍疏这种好看,但稍微有点阅历后,还是更喜欢那种有点小肌肉的。


  她说完想了想:“但也不能太壮,金刚芭比不好看,最好是有点肌肉,但不夸张那种。”想象了一下那种身材,她不由得啧了一声。


  “别想了。”霍疏面无表情。


  黎浅浅嘿嘿一笑,跟着他一起出超市了,快走到教学楼时还不忘安慰他:“念检讨也没什么丢脸的,反正也没多少人认识你,千万别有心理负担知道吗?”


  “嗯。”


  两个人说着话,到三楼就分开了,黎浅浅进班后就开始跟何蕾分享零食,直到把两个口袋都装得鼓鼓的才停下。


  何蕾还有些遗憾:“你今天该穿个兜兜大点的衣服。”


  “我把开会的事给忘了。”黎浅浅叹了声气。


  何蕾拍拍口袋:“幸好有我……对了,今天霍疏要上台检讨了吧?”


  “是啊。”黎浅浅一想到这事眉头就直皱。霍疏性格孤僻,本来就没有朋友,经过今天的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被孤立欺负。


  何蕾叹了声气:“没事,今天的重点是表彰,他那个环节很快就会结束的。”


  黎浅浅点了点头,没有再想这件事了。


  早自习结束,教室里的音响便响起了教导主任的声音,各班学生按照指示搬凳子下楼排队,找到自己班的位置后坐好。


  好巧不巧,黎浅浅和何蕾身后就是周小云跟苏雨。


  自从上次撕了之后,苏雨就没有在跟黎浅浅说话了,每次见到也只是低下头匆匆离开,反倒是周小云,仿佛突然恨上了她一般,不仅不还钱,还总找机会挑衅,只不过每次都在黎浅浅这里讨不到便宜罢了。


  “她们不会是故意的吧?”何蕾嘀咕一句。


  黎浅浅耸耸肩:“别理她们。”


  然而她不理她们,总有人要招惹她。刚一坐稳,就听到周小云在后面嘲讽:“苏雨,今天好像有人要上台做检讨吧?当着全校人的面,可真够丢人现眼的。”


  何蕾默默翻了个白眼,黎浅浅笑了笑,从兜里掏个牛肉干塞到她嘴里。


  周小云见挑衅不成,又加重了语气:“也不知道某些人是怎么想的,非要跟垃圾做朋友,最后惹了一身臭,叫人看见就恶心,幸亏咱们有远见,及时划清了关系,不然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我们呢。”


  “好了小云,别说了。”苏雨拍了拍她的手,周小云有些不服气,但还是听话的闭嘴了。


  前面的何蕾默默凑到黎浅浅耳边问:“她说的垃圾,指的是我还是霍疏啊?”


  “根据前面的话,应该是霍疏,但我觉得应该说的是你。”黎浅浅一本正经的回答。


  何蕾嘴角抽了抽,半晌憋出一句国骂,把黎浅浅逗得直乐。


  两个人闹着玩的功夫,大会已经正式开始了,黎浅浅顿时没了玩闹的心情,皱着眉头听校长致辞。


  冗长的致辞过后,教导主任拿起了话筒:“总结大会第一项,高一二班班主任致辞。”


  黎浅浅:“……以前怎么没发现有这么多致辞?”


  “哎哟,检讨在表彰环节之前,你再等一下就等到了,”何蕾嚼着牛肉干,脸颊鼓鼓囊囊,“这次怎么是教导主任主持大会,真讨厌。”


  黎浅浅叹了声气,只好继续等着,好不容易等到班主任致辞结束,教导主任再次拿起了话筒:“在表彰环节之前,我在这里要对一些学生提出严肃的批评……”


  “来了来了。”何蕾立刻提醒黎浅浅。


  黎浅浅抿了抿唇,皱着眉头看向前方。


  “这些学生在全校师生冲刺成绩的时候,迟到早退违反校规,严重的拖了学校的进度,影响了广大师生的士气,是所有学生应该警惕的对象!”教导主任义正辞严。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这说得也太过了吧,迟到早退碍着谁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经常这个样子。”何蕾一脸淡定。


  教导主任叭叭了一堆后,总算是说到了重点:“本次违反校规的学生一共十一人,有两个人被我抓到了两次,还有一个在开学时被我抓到了早恋!”


  黎浅浅:“……”他说的早恋,不会是她想的那次吧?


  “这三个人情节严重,如果放在其他学校,说不定早就开除了,但我校的教学宗旨就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所以这次只要求你们在台上做出检讨,下不为例!”


  教导主任说完,被抓了典型的三个人就上台了,其中一个因为走路姿势和常人不同,在几人中格外显眼。


  何蕾:“……他头发怎么了?”


  黎浅浅顿了一下:“什么?”


  “怎么跟狗啃了一样?”何蕾无语,“哪家理发店剪的,你们没去找他们算账?”


  “……我觉得挺好啊,你不觉得很帅吗?”黎浅浅有些心虚。


  何蕾闻言啧了一声,就差把嫌弃两个字写在脸上了。身后的周小云开始嘲笑霍疏发型,不止是她,就连其他人也对霍疏议论纷纷,黎浅浅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会害他被笑,她说什么也不给他剪了。


  不过话说回来,未来鼎鼎大名的霍家掌门人,这个世界上除了男主外戏份最重的男人,此刻竟然跟其他调皮捣蛋的学生一起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检讨……这场面属实玄幻。


  黎浅浅无言的看着台上,祈祷这件事赶紧过去。


  “你那是什么头?不伦不类奇形怪状!放学去给我剪了!”教导主任训斥霍疏。


  霍疏面无表情的站在台上,在台下上千人中精准的找到了黎浅浅。


  黎浅浅对上他的目光,下意识的露出一个微笑,只是这个笑在教导主任的训斥后显得有些勉强。


  教导主任虽然不喜欢霍疏的头发,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挥,只训了一句便把话筒交给了第一个学生。


  黎浅浅松了一口气,接着听到那个学生掏出检讨书,声音含糊的开始念:“今天我站在全体师生面前,觉得十分羞愧……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老师……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学习……”


  黎浅浅:“……”她怎么觉得这段很耳熟?


  她一脸懵的看着霍疏,大大的眼睛里尽是疑惑,不一会儿疑惑变成了震惊,然后就惊恐的抱住了脑袋。霍疏看到她的一系列动作,眼底闪过一丝不明显的笑意。


  前面的两个人很快就念完了检讨,轮到霍疏时,他接过话筒,并没有掏检讨书的动作。


  “……他不会是脱稿吧?”何蕾不怎么确定。


  黎浅浅嘴角抽了一下,默默祈祷他的现编能力像黎深一样优秀。


  “我没有错。”这是他第一句话。


  一时间满场哗然,黎浅浅绝望的捂住脸。


  而霍疏还在淡定继续:“学生的本分无非两样,学习和品德,我没耽误学习,也没做违法乱纪的事,晚自习不是学生的义务,我有资格选择上或不上。”


  大约是没见过这么刺头的人,台下的学生像热油里滴了水,已经彻底沸腾了。教导主任冲过去夺过他的话筒,愤怒的声音通过喇叭传到校园每一个角落:“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检讨书呢?谁让你在这里胡说的!”


  霍疏平静的站在原地,脸上没有一丝喜怒。


  黎浅浅对着他双手合十,拜托他赶紧服软,然而霍疏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丝毫要道歉的意思。


  “他这次完了,别想在承德待了,”周小云在后面幸灾乐祸,“垃圾要被开除咯。”


  “闭嘴!”黎浅浅表情凶狠的回头,把周小云吓得瞬间噤声。


  台上教导主任还在训斥,最后被校长劝了两句,才算是平复心情,让霍疏等人下台去了。


  黎浅浅叹了声气,四下瞄了一圈,便偷偷往高三的区域溜去。


  教导主任冷静下来,沉着脸高声道:“同学们,看到没有,这就是反面典型,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或许以为现在很酷,很厉害,但我告诉你们,根据我四十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样的学生等出了社会,没有一个是不后悔的,因为他们会发现,自己没有学历,没有基本常识,只能做最廉价的劳动力,他们将被上学时在一个教室读书的同学碾压,最后后悔终生。”


  说完他还不解气,又补充一句:“我校虽然不随便开除人,但像这样的学生,校领导班子还是要商议一下他的去留,毕竟我们是要为更多同学负责的,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黎浅浅听到这句话时,刚溜到黎深班的位置,顿时心里叫了一声糟。


  “你妹来找你啊?”黎深旁边的人问。


  黎深斜了黎浅浅一眼:“不是。”他多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果然,黎浅浅直接在最后一排的空凳子上坐下了,等霍疏过来时立刻训他:“你就不能随便说几句敷衍过去?现在要开除了怎么办?!”


  “不知道怎么说。”她坐在他的凳子上,霍疏直接在她腿边蹲下,动作自然得差点惊掉其他人的眼睛。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怎么就不知道了?连编都不会编吗?你以前都是怎么写的?”


  霍疏沉默片刻:“我没写过检讨书。”


  “呸,就你这性格,怎么可能没写过?”黎浅浅半点都不信。


  霍疏抿了抿薄唇:“真的没写过。”


  “别管写没写过,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如果被开除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呢,我怎么办?”黎浅浅抱臂,“我跟谁一起上学?”


  “喂,黎浅浅你别太过分啊,当我是死的吗?”黎深本来没把他俩的对话当回事,一听到黎浅浅说没了霍疏不知道跟谁一起上学后,顿时生出了不满。


  黎浅浅不高兴的横了他一眼:“我跟霍疏说话呢。”


  某人生气的时候一点就炸,谁的面子也不给,黎深啧了一声,识相的不吭声了。


  霍疏静了片刻:“不会被开除。”


  “你怎么知道不会被开除?”黎浅浅瞪眼,周围的人也支棱起耳朵。


  霍疏和她对视:“真的不会。”


  “我才不信。”黎浅浅冷笑。


  霍疏默默看着她,黎浅浅忍着心软的冲动,板着脸说:“别看我,给我老实蹲着,没有我的允许哪都不准去。”


  霍疏见她不高兴,干脆不说话了,安静的承接她的小脾气。


  台上教导主任收拾好了心情,开始进入表彰的环节,语气和之前训斥学生时截然不同:“大会进行第四项,表彰成绩优秀的同学,本次月考是和其他几所高中一起的联考,咱们学校成绩非常可喜,而且高三的理科第一,就出在咱们学校,听说考了719分。”


  台下一听到这个分数,顿时响起了议论声。


  “本次表彰大会经领导层商议,决定和以前一样,高一前二十名,高二和高三的文理前十名,都有奖金三千元,另外,本次的理科第一额外再发奖金五千元,以资鼓励。”教导主任说完,率先鼓起了掌,台下也跟着响起了掌声。


  黎浅浅板着脸,还在跟霍疏生气,没有心情听这些。


  鼓掌结束,教导主任扭头跟后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又重新对着话筒:“因为名次是今天早上才出,获奖学生的名单教员办公室那边刚核实完,现在正在往这边送,所以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大家稍等片刻。”


  说完之后,他便站在台上等着,台下众人窃窃私语,不是在讨论刚才霍疏的发言,就是在好奇本次的理科第一。


  几分钟后,一个老师匆匆赶来,送上了新鲜出炉的名单。


  教导主任接了过来,从高一的学生开始念,被念到名字的人依次上台,等到了高二的时,黎浅浅稍微抽出一点注意力,然而一直念到最后,都没听到她的名字。


  “你怎么回事,这次退步了?”黎深伸着头问。


  黎浅浅皱了皱眉:“可能吧。”偶尔考试掉出前十,也是正常的。


  听完高二的名单,她就没有再关注了,所以当听到教导主任念出霍疏的名字后,她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一脸茫然的抬起头。


  ……霍疏没惹事啊,叫他干嘛?


  “霍疏!”教导主任又叫了一遍,同时笑着跟全体师生介绍,“这位就是联考719分的理科第一……这个名字我之前没有见过,难道是新转来的同学?霍疏同学,上台领奖了。”


  黎浅浅:“……”


  所有人四下寻觅,都在找这位名叫霍疏的大神,只有少部分的知情人沉默不言,霍疏周围更是死一般的寂静。


  在教导主任叫了三遍他的名字后,黎浅浅默默看向他:“……他是在叫你?”


  “嗯。”霍疏颔首。


  黎浅浅都懵了,还是黎深催了一句:“是你你还不赶紧上去!”


  黎浅浅大梦初醒:“对啊!你赶紧上去啊!傻蹲在这干嘛呢?”


  霍疏蹙眉,一脸‘你怎么这么麻烦’的表情:“是你让我哪都不准去的。”


  黎浅浅:“……”


  黎深深:“……”


  周围所有同学:“……”


  在教导主任又开口找人时,黎浅浅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催他:“赶紧上去!”


  “哦。”霍疏这才站起来,不紧不慢的往台上走。


  当所有人都坐着时,他一个人走在路上可以说是相当显眼,教导主任一眼就看到了他,顿时不耐烦的质问:“你是哪班的,没事乱跑什么?”


  他的话通过话筒在操场传递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朝霍疏看过去。霍疏神情淡定,依然往台上走。


  教导主任气恼:“真当我不敢开除你?你今天就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话音刚落,霍疏就走到了他面前,用不大、却因为靠近话筒而清楚传达给所有人的声音说:“我是霍疏。”


  教导主任:“……”


  全体师生:“……”


  操场上死一样的安静,如果不是风还在吹,黎浅浅简直怀疑整个世界都凝固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极限时,霍疏又说了一句:“开除的话,奖金还给吗?”


  所有人:“……”


  不知过了多久,黎深突然憋出一句:“这,或许就是最极致的装哔吧。”


  他的话像打开一个开关,台下终于彻底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