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21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疏沉默一瞬, 面无表情的坐直了身体,黎浅浅急了,稍微将声音抬高了点:“我还没说完呢, 你过来。”


  “不听。”霍疏只有两个字。


  黎浅浅委屈:“为什么?”


  霍疏淡漠的看她一眼, 接着闭上眼睛彻底拒绝交流了。黎浅浅一肚子有理有据的话没处说,只能憋屈的把头扭了过去, 她刚一坐好,霍疏就睁开了眼睛, 默默盯着她的后脑勺看, 等她突然回头时, 又快速闭上了眼睛。


  黎浅浅连续两三次回头, 都看到他在睡觉,只好彻底放弃了交流, 一脸哀怨的看向车窗外。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以为终于能深入交流暗恋者的问题了,结果黎浅浅还没开口,周小云和苏雨就跑了过来, 霍疏直接往学校去了。


  黎浅浅见他走了就赶紧要追,却被周小云给拉住了:“浅浅,我们去吃早饭吧。”


  黎浅浅急着要追霍疏, 随口就拒绝了:“不吃。”


  “时间还来得及, 走吧,就当陪我们了。”苏雨忙劝道。


  周小云也在一旁助攻:“对啊, 一起去嘛, 你最近都不怎么跟我们一起了, 不会是讨厌我们了吧?”


  被纠缠的功夫,霍疏已经走进了教学楼, 黎浅浅追人无望,不悦的看向拉着她的周小云:“是啊。”


  “啊?”周小云一愣,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讨厌你们,”黎浅浅现在心情不好,说话也不怎么客气,“都表现这么明显了,你们还看不出来?”


  苏雨怔愣的看着她:“浅浅……”


  “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买的裤子和内衣有多廉价?”黎浅浅冷淡的看向她,看到她眼底的躲闪后嘲讽,“不好意思,我没那么蠢。”


  苏雨急切的解释:“那都是误会,我不是故意……”


  “以后离我远点,我不想再跟你们有任何交集。”黎浅浅直说了,扫了她一眼后直接往教室去了,刚走到走廊里就遇到了何蕾。


  “哟哟哟,谁惹我小公主同桌不高兴了,脸也太臭了。”她笑嘻嘻的打趣。


  黎浅浅心情好了点:“刚才遇到苏雨她们了。”


  “虚假姐妹情还维持着干嘛,早点断了干净,”何蕾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马上就该考试了,有这个时间多背俩单词不好吗?”


  黎浅浅被她逗笑了:“你说得对,不跟她们一般见识了。”说罢,便和何蕾一起进班看书了。


  然而她不想跟别人一般见识,别人却想和她一般见识,早自习一下课,班里同学都还没走,就听到后排传来周小云焦急的声音:“苏雨,你怎么了?你别哭啊苏雨。”


  她的声音将全班的注意力都引过去了,何蕾啧了一声,小声跟黎浅浅说了句:“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


  ……不是冲着她还能冲着谁?黎浅浅无语一瞬,东西一收就打算去超市买个奶喝,结果还没站起来,周小云就冲到了她面前。


  “浅浅,苏雨哭得很厉害,你去安慰一下她好吗?”她焦急的说。


  黎浅浅面无表情的看向她:“为什么?”


  “哎呀我知道,给你买便宜的裤子是我们不对,可我们也是第一次去那个温泉会馆,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去哪找大商场,只能在附近商店买了。”周小云声音够大,姿态够低,班里正要出去的人也不出去了,都伸着脑袋往这边看。


  她似乎是个表演型人格,越多人看演技越好,眼看着眼泪都要下来了:“其实苏雨当时想找商场的,都是我不好,我劝她别去的,你要生就生我的气好了,她是无辜的。”


  “你们俩感情真好,跟亲姐妹一样。”何蕾在旁边小声接了一句。


  周小云一直很烦何蕾,闻言差点翻个白眼,但还是忍住了:“我、我和浅浅也像姐妹的。”


  “别,我们没那么熟。”黎浅浅淡定的撇清干系。


  周小云擦了一下眼角:“行,你跟我没那么熟,但跟苏雨总熟吧?你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她平时对你那么好,你不会就因为她买的裤子不够贵,就一辈子不搭理她了吧?”


  “是啊。”黎浅浅理直气壮。


  周小云没想到她回答得这么干脆,瞬间噎了一下,何蕾拉了拉黎浅浅的衣服,小小声道:“你别这么说,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传出去显得你多霸道,到时候有理也变没理。”


  “我总不能跟她们一样装可怜吧?”黎浅浅皱眉,不认同的看向何蕾。


  何蕾耸耸肩:“多少装一下,你看她们装得多好,我估计咱班里人都觉得她们可怜了,觉得你不近人情了。”


  她们两个真心在说悄悄话,也刻意压低了声音,却没有想过生活不是电视剧,即便再小声,别人也不可能一点都听不到。


  至少方圆半米内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甚至有人没忍住笑了一声,俩人听到笑声同时看过去,同款茫然的表情。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周小云的脸憋得通红,说话语气也有些不好了,“黎浅浅,你太白眼狼了,苏雨给你当牛做马的,你就因为这点小事跟她生气,我真是看错你了!”


  “小云,别说了!”苏雨突然红着眼眶走了过来,拉着她就要往座位上走。


  周小云却站着不动,指着黎浅浅数落:“这次出去玩,苏雨为了你能舒服,花了所有零花钱给你订头等舱,你呢?一言不发就提前回来了,害苏雨临时取消机票,扣了一大笔钱。”


  “我回来是因为对你们买的裤子过敏,”黎浅浅说完停顿一瞬,又淡淡补充一句,“难道为了你们那点机票钱,我得忍着?”


  提起裤子,周小云又心虚一瞬,接着怒道:“你去的时候还说一分钱都没带,打车费都不肯出,那是怎么有钱坐车回家的?!”


  “我家人来接我啊,”黎浅浅奇怪的看她一眼,“你没有家人吗?竟然问出这种问题。”


  周小云:“……”


  “好了小云,别说了。”苏雨又拉了拉她。


  周小云梗着脖子数落苏雨:“就是因为你太惯着她,所以她才养成这么不知好歹的性格,你不教她我教她,不然出了社会有她受的!”


  “她是你家什么长辈吗,凭什么教育你?”何蕾幽幽的问了黎浅浅一句,不轻不重的在周小云心口上扎了一刀。


  周小云哽了一下,直接忽略了何蕾的话,板着脸质问黎浅浅:“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对你好是情分,不对你好是本分,你凭什么理所当然的要求苏雨对你好?稍微不如你的心意,你就对她发脾气?”


  黎浅浅沉默片刻,索性放下手里的书:“那你说说,她怎么对我好了?”


  “这次出去玩,难道不是她给你买机票?”周小云立刻反问。


  黎浅浅扬起唇角:“高一我们三个出去玩了不下十趟,好像每次都是我机酒全包吧?”


  “那、那是因为你有钱,你非要请我们的。”周小云没想到她会提起以前的事,顿时又心虚了。


  一听到之前出去都是黎浅浅花钱,班里看周小云和苏雨的目光已经变了,苏雨难堪的拉了拉周小云,然而周小云一点眼色都没有,还站在原地不肯动。


  黎浅浅听了她的话笑了一声:“所以我请你们就是我非要请的,苏雨请我我就得感恩……到底是谁在理所当然?”


  “那肯定是她们了,”何蕾作为一个合格的捧哏,立刻在下面接了一句,“我记得之前都是你接送苏雨上下学吧,一连接送一年,每天要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同桌你太有耐心了。”


  周小云心里慌得一匹,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那、那是你自己愿意的,苏雨把你当亲姐妹……”


  “好了小云!别说了。”苏雨忍无可忍的打断。


  何蕾仗着有黎浅浅撑腰,贱嗖嗖的说一句:“别啊,你让她说啊,我也想知道你都是怎么对我同桌好的。”说完还不忘对周小云拱火,“你不会说不出来吧?”


  周小云连续被她噎了几次,脑子一热就说:“怎么可能说不出来!苏雨、苏雨……黎浅浅小时候经常去苏雨家住,苏雨还把自己特别喜欢的布娃娃送给她了!”


  “噗……”何蕾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那布娃娃肯定是金子做的,黎浅浅得当牛做马报答一辈子才行。”


  “你!”周小云又怒又急,偏偏说不出什么。


  眼看着还有几分钟就上课了,再不去超市就喝不到奶了,黎浅浅淡漠的使出了杀招:“以前的事不管谁对谁错都算了,就当我们不适合做朋友,以后少联系就是,”她说完看向周小云,“既然不是朋友了,你欠我那些钱记得还一下。”


  周小云一愣:“我、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你不用想赖账,我这个人不爱删短信,所以你借钱的信息都还留着,”黎浅浅扫了她一眼,“差不多有个四五千吧,我不着急,高中毕业前还我就行。”


  周小云跟她借钱时,从来没想过她会让自己还,更没想到竟然不知不觉中欠这么多了,四五千……她每个月的生活费才四百!她惊慌的看向苏雨,想让苏雨替自己求求情。


  然而苏雨此时也难堪得要命,毕竟她之前也没少跟黎浅浅借钱,万一黎浅浅当着所有人的面跟她要账,那她真是要丢死人了。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还挺能说的吗?不会是想借钱不还吧?”何蕾慢悠悠的问。


  周小云见苏雨不帮自己,心一横看向黎浅浅:“你有借条吗?”


  何蕾愣了愣:“你真要赖啊……”


  “短信都是我发着玩的,我没跟你借钱,你如果没有证据就别乱说!”周小云脸红脖子粗的装赖,说完直接转身回了座位。


  还留在教室里的大多数同学都看到了这一幕,一时间都十分看不起她,觉得借钱不还这事干得太缺德了,再去看不说话的苏雨,眼底也多了一分鄙夷。能跟欠钱不还的人关系这么好,她人品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苏雨不用想也知道别人怎么看她,一时间难堪到了极致,再也没心情跟黎浅浅说话,而是低着头回座位了。


  何蕾简直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看向黎浅浅:“同桌,咋办?”


  “没指望她能还,但应该不敢缠着我了。”就当是花钱买清净了。


  何蕾啧了一声:“四五千呢,你要是不好意思要,我去跟她要也行啊!”


  她话音刚落上课铃就响了,黎浅浅好笑的看她一眼:“行了,有那时间还是多背俩单词吧,不管她们了。”


  然而何蕾根本做不到不管,虽然不是她的钱,但她一想到这么大的数额,顿时心都要碎了,于是整天在黎浅浅耳朵边念叨,劝她去把钱要回来。


  说得多了,黎浅浅很是无奈,只好一次又一次的敷衍她,好在还有几天就月考了,何蕾暂时也顾不上学习以外的事了。


  承德高中一学期只有三次大考,所以每一次都非常重视,提前几天就开动员大会,还每天抓迟到早退,把考试的氛围烘托到了极致。


  何蕾每天都紧张得要命,再看黎浅浅淡定的样子,就忍不住发出羡慕的声音:“这就是好学生的从容吗?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


  “一场考试而已,有什么好紧张的?”作为一个内核25岁的成年人,黎浅浅非常沉稳。


  何蕾哀嚎一声:“这次考不好的是要请家长啊,你就不担心吗?”


  “你要听实话吗?”黎浅浅认真的看着她。


  何蕾沉默一瞬:“算了,你还是闭嘴吧,这样我心里还舒服点。”


  黎浅浅啧了一声:“你可真难伺候。”


  何蕾幽怨的看她一眼,继续去啃参考书了。


  当天晚上,黎浅浅再次出现在烧烤摊,搬个小马扎坐着角落看霍疏穿串,一边看一边问:“马上就该月考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好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想起他练习册上抄得整整齐齐的答案,一时间有些同情:“你在以前的学校成绩怎么样?”


  “还好。”霍疏专心穿串。


  黎浅浅掏出纸巾帮他擦了一下脸,斟酌片刻后委婉开口:“你别看承德是个私立学校,但成绩一直不错,就……你懂吧,这里的学生还是很厉害的,所以你如果考得不好,也千万别灰心。”


  他每天抄答案成绩能有多好,估计是以前在很差的学校上学,所以显得鹤立鸡群,她得提前跟他说一下这里的情况,免得他到时候心理失衡。


  ……阻止反派黑化真是太难了,不仅要对他好,还要时刻注意他的心理问题,以免他自己突然变态。


  黎浅浅叹了声气,一抬头就对上了霍疏漆黑的眼眸。她沉默一瞬:“……怎么了?”


  “没事。”霍疏继续工作。


  黎浅浅专注的盯着他的手指,看了半天后又想起一件事:“对了,你这几天请假吧,学校在抓迟到早退,逮到的人都被立了典型,要在月考之后的总结大会上做检讨,很丢人的。”


  “没空。”霍疏头也不抬。


  黎浅浅皱眉:“你最近周末也在兼职,这样很耽误学习的。”


  “不会。”霍疏油盐不进。


  黎浅浅拿他没办法,只好随他去了,结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乌鸦嘴,第二天晚上霍疏就被教导主任逮到了,黎浅浅因为迟去一分钟,因此躲过了一劫。


  “……这事巧得,好像是我举报的一样。”等霍疏从教导主任办公室出来,黎浅浅干笑着迎上去。


  霍疏平静的看向她:“今天没办法去烧烤摊了。”


  “那、那你先去上晚自习,然后我们一起回家。”黎浅浅提议。


  霍疏沉默片刻,抬脚往教学楼走。黎浅浅赶紧跟上:“主任是不是骂你了?”


  “嗯。”


  “他骂你什么了?”黎浅浅顿时紧张。


  霍疏倒是淡定:“说我不学无术,先是早恋,又是早退,我的未来没有希望,人生没有前途。”


  “他胡说八道!你将来会是个很厉害的人!”黎浅浅立刻反驳。


  霍疏脚下一顿:“你这么确定?”


  “当然了,你会成为整个世界中,第二厉害的人。”黎浅浅一本正经的说。这要是本玄幻文,说不定教导主任已经割了。


  霍疏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谁是第一?”


  还能是谁,男主啊。黎浅浅咳了一声:“没谁,给你留个进步的空间。”


  霍疏的唇角微微浮起一点弧度,又很快平复:“哦。”


  “那……教导主任还说别的了吗?”黎浅浅问。


  霍疏颔首:“让我总结大会做检讨。”


  “我就说吧!让你这几天先别去兼职,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要丢人了!”黎浅浅唉声叹气。


  霍疏十分镇定:“无所谓。”


  黎浅浅想说怎么可能无所谓,那可是当着全校人的面检讨,但她在看到霍疏淡定的模样后,还是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了。


  既然他不在意,那她也别太认真了。


  黎浅浅叹了声气,就没有再想这事儿了,谁知道这天晚上教导主任一连抓了好几个人,气得在公告栏贴上了这些人的班级和姓名,还用学校喇叭严厉批评了他们,以至于所有人都知道霍疏迟到的事了。


  “那个瘸子哦,长得阴阴沉沉的,一看就不像个好人,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大课间,周小云和隔壁班的朋友在走廊里八卦,言语间满是对霍疏的不屑。


  她朋友有点疑惑:“不会吧,我觉得他长得还可以啊,皮肤挺好。”


  “可以个屁,那头发都要盖住嘴了,一个大男人恶心死了,我看见就想躲着走,不像有的人,整天恨不得贴在他身上。”周小云更加鄙夷。


  她朋友顿了顿:“你说的是黎浅浅?他们不是亲戚吗?”


  “亲戚?苏雨你知道吧,那可是黎浅浅亲表姐,她都不知道霍疏这个亲戚,你自己品品。”


  她朋友顿时皱眉:“这样啊……黎浅浅长那么漂亮,为什么会看上他啊?”


  周小云顿时充满了优越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呗,喜欢那种男的,她能好到哪去……”


  “那也比你欠钱不还还说人坏话的强。”何蕾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两人哆嗦一下。


  周小云瞬间扭头,看到何蕾旁边的黎浅浅后慌乱一瞬,又梗着脖子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黎浅浅你敢说他是你亲戚吗?”


  “是不是关你什么事?”黎浅浅淡漠的看着她,“再让我听到你叫他瘸子,说他坏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你能怎么样?”周小云嘴硬。


  黎浅浅表情逐渐冷了:“我会让你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


  周小云手指一颤,接着底气不足的冷笑一声:“那你就试试啊,我就不信了,你家里有点钱,还能无法无……”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停下,像看到什么了一样愣了愣,拉着朋友就慌乱的跑了。


  何蕾和黎浅浅对视一眼,顺着她刚才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霍疏面无表情的朝她们走来。


  “……霍疏这阴郁气质,难怪她会害怕。”何蕾贴着黎浅浅的耳朵飞快的吐槽一句。


  黎浅浅幽幽看了她一眼,她立刻讨好的笑笑。虽然跟着黎浅浅见过霍疏几面,但她心里还是怕霍疏的,所以很担心黎浅浅会把她刚才的话告诉霍疏。


  好在黎浅浅没那么无聊,等霍疏过来后只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今天不兼职。”霍疏看着她。


  黎浅浅点了点头:“那走吧。”


  何蕾一脸懵:“……去哪?”


  “食堂啊,还能去哪?”黎浅浅莫名其妙,霍疏也神色淡淡的看了过来,两人都觉得她这个问题很多余。


  何蕾:“……”你们俩还挺默契,驴头不对马嘴都能知道对方的意思。


  三个人一起去了食堂,何蕾忍不住提起刚才的事,黎浅浅赶紧跟她使眼色,然而她说的时候情绪正激动,等发现黎浅浅传递的信号时,已经全部都说完了。


  “我是不是……不该说?”她干笑着问。


  “你说呢?”黎浅浅叹了声气,扭头看向霍疏,“周小云脑子有问题,成天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的,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嗯。”霍疏表情平静,显然没把周小云的诋毁当回事。


  黎浅浅这才松一口气,把自己碗里的西蓝花给他了,霍疏不悦:“挑食。”


  “我已经吃了一个了,这个你帮我吃。”黎浅浅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霍疏不认同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帮她吃掉了。何蕾啧了一声:“你们俩的关系是不是太好了点?难怪周小云会胡说八道。”


  “你也知道她是胡说八道?”黎浅浅扬眉。


  何蕾又气愤了:“她长个嘴真是不可惜,成天叭叭叭叭全是她的话,同桌,你确定不跟她要账吗?我觉得哪怕是为了给她找不痛快,也不能轻易放弃这笔钱。”


  “她欠你钱?”霍疏看向黎浅浅。


  何蕾第一次直接跟霍疏说话:“欠了!四五千呢,她说没打借条不算欠钱,准备直接赖账了。”


  “本来也没指望她能还,”黎浅浅耸耸肩,“只希望她以后离我远点就行,我现在真是连应付都懒得应付她。”


  霍疏沉默的看她一眼,接着安静的开始吃饭。


  转眼就到了月考当天,考试进行了三天,每个年级都错开了,没轮到自己年级时,就直接在家里休息,轮到自己年级考时,早晚也没有自习,直接晚上六点就放学了,而翌日就是周六,等于他们这个星期大部分时间都在休息。


  高三是最后考的,霍疏考完试从学校出来,老远就看到了黎浅浅。他顿了一下,眼中的寒冰悄悄化去,等她跑到自己面前后才问:“你怎么来了?”


  “接你啊,待会儿要下雨了。”黎浅浅笑着朝他晃了晃手里的伞,她猜他不会跟黎深一起回家,又怕他会淋雨,所以专门送伞来了。


  霍疏看一眼阴云密布的天空,把伞从黎浅浅手中接了过来,两个人一起并排往前走。


  “你考得怎么样?”


  “还好。”


  黎浅浅笑了笑:“你除了还好,就不会说别的了吗?”


  “嗯。”


  黎浅浅无奈的看他一眼,心想难怪没有感情线,谈话技能几乎是全灭的,能撩到女孩子才怪。


  “到了。”他的声音突然响起。


  黎浅浅顿了一下,才发现两个人到了公交站牌前,她一脸疑惑:“你不去烧烤摊?”


  “今天大雨,老板歇业。”霍疏回答。


  黎浅浅点了点头,突然开心起来:“那我们今天七点就能到家,可以玩好几个小时!”


  “嗯。”


  自从正式开学,他们就没有这么早放学过了,黎浅浅心情极好,一到家就跟着他去阁楼上了,然而到了他屋里后,又突然有点后悔:“该去我屋里的,你这儿什么都没有。”


  “你想要什么?”霍疏问。


  黎浅浅到椅子上坐下:“电脑,这样就能玩游戏了。”


  “我有游戏。”霍疏回答。


  黎浅浅一脸莫名:“你哪来的游戏?”


  霍疏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后给她――


  贪吃蛇。


  黎浅浅无语一瞬,一抬头就对上了他认真的目光,于是吐槽的话到了嘴边,就艰难的变成了夸奖:“……我特别喜欢玩贪吃蛇。”


  “玩吧。”霍疏回答。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默默开始游戏。


  然后十秒钟就死掉了。


  她突然被激起了斗志,挽起袖子重新开始,这一次时间久一点,但分数依然很低。不知不觉中,她竟然对这破游戏上头了,等霍疏把手机抽走时,她还不满意:“我没玩够呢!”


  “一(-看书就去www.clewx.c o m)个小时了。”霍疏把手机放到桌旁,没有要给她的意思。


  黎浅浅看了眼时间,竟然快九点了,一时间有些感慨:“难怪这个游戏一直存在,果然是有存在的意义的。”


  “嗯。”


  她坐得腰酸,干脆从椅子上挪到了床边,然后朝后一倒休息起来。霍疏看着她躺在自己床上,两条腿在床边垂着晃来晃去,静了片刻后问:“在别人那里别这样。”


  “什么?”黎浅浅侧目看他。


  霍疏沉默一瞬:“没事。”


  “哦,”黎浅浅叹了声气,“才九点,回去也睡不着,不让我玩手机,还有别的方法打发时间吗?”


  她说完眼睛一亮,突然坐了起来:“我帮你剪头发吧?”


  霍疏别开脸:“不要。”


  “来嘛,我审美可好了,”黎浅浅跑去缠着他,“你都不嫌挡眼睛吗?要保护视力知道吗?万一近视了多不好。”


  “我不要。”霍疏抿唇。


  黎浅浅可怜兮兮:“剪一点,就剪一点,把眉毛和眼睛露出来就行,好不好嘛。”别人对他有偏见,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他略显阴郁的发型,如果修剪一下,说不定会阳光一点。


  “不要。”霍疏第三次拒绝,这次的眼神微微冷了,显然有些不高兴。


  黎浅浅愣了一下,突然安静下来。


  “你该走了。”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定定的看着他,半晌突然问:“你不想露出眼睛?”


  霍疏不语。


  黎浅浅想起他的生母对他眼睛的诋毁,心口轻轻一颤。她静了片刻,突然在他腿边蹲下,扶着他的膝盖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我觉得你的眼睛很漂亮,你不该遮住它。”


  霍疏如万年寒冰的眼眸突然闪过一层涟漪,许久之后才哑声道:“骗人。”


  “没骗你,”黎浅浅缓缓朝他伸出手,在他露出闪躲的意思后立刻停住,等他适应后继续往前,直到轻轻抚开他的头发,露出他漆黑的眼睛,“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双眼睛很干净,很纯粹,像没有开发的无人区,危险,但也迷人。”


  这似乎是她17岁时看到他的第一印象,至于恐惧,那是遥远的以后,再重逢时才生出的。


  霍疏静静的和她对视,许久之后缓缓开口:“你喜欢?”


  “嗯。”黎浅浅笑了。


  霍疏的视线一动不动:“只有你喜欢。”


  “以后会有更多人喜欢的,只要你不挡着。”黎浅浅一脸认真。


  “不需要。”


  “嗯?”


  “剪吧。”霍疏垂眸。


  黎浅浅眼睛一亮:“你答应了?”


  “嗯。”


  黎浅浅欢呼一声,接着像怕他反悔一般,赶紧翻出一把剪刀,又从自己的书包里掏个梳子,相当专业的说:“你等着,我给你剪个巨帅的发型。”


  霍疏安静的闭上眼睛,算是默认了。


  房间里响起咔嚓咔嚓的声音,碎发一点一点的落下,有一些落在了高挺的鼻梁上。霍疏觉得有点痒,只是他还没去碰,黎浅浅便用纸巾帮他擦掉了痒意。


  一分钟后,霍疏问:“好了吗?”


  黎浅浅笑了:“怎么可能,再等等。”


  五分钟后,霍疏问:“好了吗?”


  黎浅浅的笑有点僵:“再给我一分钟。”


  又一分钟过去,霍疏睁开眼睛看向她:“好了吗?”


  黎浅浅已经笑不出来了,静了片刻后斟酌道:“你听说过狗啃刘海吗?是一种非常流行非常好看的发型,男明星的最爱,能很好的衬托出五官……”


  “镜子给我。”霍疏打断她的话。


  黎浅浅沉默一瞬,干笑着把镜子递给他,霍疏看着镜中刘海参差不齐的自己,沉默了。


  “……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带你去理发店,”黎浅浅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补充一句,“应该能修。”


  霍疏盯着镜子看了许久,才幽幽看向她:“不用。”


  “嗯?”


  “挺好。”


  黎浅浅:“……”他如果不是跟她客气,那就一定是审美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