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9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疏沉默的把草莓放到她手边, 自己背过身去。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小鼓包动了一下,一只手默默伸了出来, 把小草莓拿了进去, 抱着被子悄悄往洗手间跑。


  三分钟后,她又抱着被子跑回来, 只是这次动作轻快了许多。


  “我好了。”她重新躺好后,小声的跟霍疏说了一声。


  霍疏这才转身看向她:“脱了?”


  “……嗯。”黎浅浅有些窘迫。


  霍疏看了她一眼, 神色淡淡的往洗手间走去, 没多久那里又传来哗哗的水声。黎浅浅脸颊泛红, 很想让他别洗了, 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等他从洗手间出来后, 乖乖的道了声谢。


  “还喝热水吗?”他问。


  黎浅浅摇了摇头。


  “睡吧。”霍疏说完就把灯关了,转身朝门口走去。


  黎浅浅忙问:“你去哪?”


  “哪都不去。”霍疏说完就在玄关停下了,直接躺在了狭窄的地面上。


  黎浅浅顿了顿:“你睡地上?”


  “嗯。”


  黎浅浅抿唇:“其实这里的床很大,我们中间隔个枕头……”


  “不行。”霍疏直接拒绝。


  黎浅浅叹了声气:“那你到我这边地上睡, 玄关太挤了。”


  这次霍疏静了片刻,才突然叫了她一声:“黎浅浅。”


  每次被他叫全名,黎浅浅都有种被训导主任叫到的感觉, 顿时皮都绷紧了:“怎么了?”


  “没人教你男女有别?”霍疏这次难得用了疑问的语气, 显然十分好奇。


  黎浅浅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嘴角抽了抽后为自己辩解:“当然有人教了, 我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是吗?”


  “当然。”黎浅浅有点不服气, 半晌嘀咕一句, “你不是不一样么。”


  看了原文的她无比清楚,这位反派boss天生凉薄, 一辈子都没有感情线,所以她面对他时,总下意识的模糊他的性别。


  ……嗯,这事不能让他知道。


  她因为不舒服,声音泛着虚,听起来软软的一点攻击力都没有,但每一个字都无比清晰,即便是在玄关的霍疏也听得一清二楚。


  她的话在脑海里转了几个圈,霍疏的喉结微动:“我不一样?”


  “嗯,你不一样的,”黎浅浅闭上眼睛,“我相信你。”


  她说完,房间里便安静下来,霍疏没有再说话,过了很久才睡着。


  窗外一轮弯月,静静的散着不大清晰的光辉,月光下的城市虽然还亮着灯,但也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当清晨的阳光落在睫毛上时,黎浅浅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好半天才缓缓睁开眼睛,盯着窗帘看了好一会儿,都还有一种恍惚感,觉得今天的窗帘和昨天好像长得不太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发现那不是窗帘,而是被晾的床单。


  黎浅浅:“……”他洗的?


  她咽了下口水,一低头就看到床角叠得整整齐齐的裤子,再环顾一圈房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走了?


  黎浅浅蹙眉把裤子穿好,刚下床就听到了门口发出一声响动,她疑惑的看过去,就看到霍疏拎着袋子走了进来。


  “……早。”疼痛感消失了,羞耻感突然涌了上来,黎浅浅的脸颊瞬间热了,看向霍疏的眼眸有些发飘。


  霍疏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把袋子放到桌子上后问:“好了吗?”


  “嗯,好了。”黎浅浅尴尬的回答。


  霍疏沉默一瞬:“洗漱,吃饭。”


  “……哦哦。”黎浅浅忙跑去简单洗漱一下,等出来时发现霍疏还在等着,直到她坐下才把袋子里的早餐拿出来。


  两个鸡蛋四个包子,还有两碗小米粥。


  简简单单的早餐,黎浅浅却觉得食欲大增,随意的把头发绑好后就开始认真吃饭,霍疏只吃了一个鸡蛋就停下了,蹙眉看着她吃包子:“你很饿?”


  “我昨天一整天都没吃饭,”疼痛过后又生龙活虎的黎浅浅立刻抱怨,“早知道就不吃那个冰淇淋了。”


  她吃完两个包子就去吃鸡蛋,等一个鸡蛋吃完,就开始喝粥。霍疏静了片刻:“那两个也吃了。”


  “我不吃我不吃,你吃吧。”黎浅浅忙矜持。


  霍疏眸光漆黑:“吃了。”


  “……哦。”黎浅浅乖乖答应,拿了个包子就开始咬,起初还知道装装样子,慢慢的就什么都忘了,最后一个包子更是三口解决。


  一顿早饭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她心满意足的歪在椅子上,懒洋洋的开口:“苏雨还没给我回电话,估计还没回酒店,这么一看,我们的飞机应该是下午。”


  “嗯。”霍疏应了一声。


  黎浅浅趴在桌子上看他:“你打算怎么回去?”


  “大巴。”霍疏回答。


  黎浅浅顿了顿:“那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到家,为什么要坐大巴?”


  “没钱。”霍疏只有两个字。


  黎浅浅哑了片刻:“那、那我让苏雨给你买机票,你跟我们一起回去,放心吧,她占我那么多便宜了,不敢拒绝我的。”


  “我等一下就走。”霍疏淡淡道。


  黎浅浅皱眉:“你不跟我一起?”


  霍疏沉默一瞬:“不。”


  黎浅浅顿时失望:“为什么啊,我们完全可以一起走的。”


  “不可以,”霍疏说完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也别说我来过。”


  黎浅浅怔了怔,半晌迟疑的问:“你怕被她们知道你来了,会乱说?”


  霍疏不语,算是默认了。
黎浅浅啧了一声:“那还真有可能。”说完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一句,“大巴票多少钱?”


  “一百一。”霍疏回答。


  黎浅浅又问:“你还有多少钱?”


  “两百四十多。”霍疏又答。


  黎浅浅把所有东西都装进小包,对他点了点头道:“那够了,走吧。”


  霍疏静了静:“你跟我一起走?”


  “对啊,我好久没坐大巴了,上次坐还是小时候春游的时候,”黎浅浅一只手推着他走,一只手给苏雨发短信,告诉她自己已经走了,“走嘛,我们一起。”


  霍疏眉头微皱,但也只能让她跟着。


  两个人一起下楼,经过前台时,黎浅浅又跑去拿了一堆零食,心满意足的让前台记在苏雨账上。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坐上了大巴车,黎浅浅特意坐进靠窗的位置,把走廊的留给霍疏:“你腿长,可以放外边。”


  霍疏看了她一眼,沉默的跟着坐下了。


  大巴车缓缓驶出车站,黎浅浅拆开一包薯片,第一口就送到了霍疏嘴边,霍疏抿起薄唇看向她,她还一脸鼓励:“吃吧,不要钱的。”


  霍疏不为所动。


  黎浅浅立刻嘴一撇开始撒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在酒店根本没吃饱。”


  霍疏眼眸微动,半晌就着她的手把薯片吃了。


  黎浅浅这才高兴,从袋子里掏出一盒饼干给他,自己则咔嚓咔嚓吃薯片。起初霍疏还只是拿着饼干,没有要吃的意思,但一直看着她的嘴唇动,他沉默许久后还是拆开了盒子。


  两个人安静的吃着东西,黎浅浅很快把一包薯片解决了,于是又掏了个像鸡蛋一样造型的东西,一扭开就看到里面做工粗糙的小汽车钥匙扣。


  “咦,还有这个。”她勾着铁环举起来仔细看。


  霍疏听到她说话后扫了一眼,又不感兴趣的别开视线:“扔了吧。”


  “送你了,”黎浅浅说着塞到了他手里,颇为无赖的笑了一声,“之前答应给你带礼物,我可是说话算话了啊,当然了,你如果不想要的话,也可以直接扔了。”


  霍疏垂眸看向手心,静了片刻后面无表情的装进兜里。


  黎浅浅乐了:“不是要扔?”


  “嗯,下车扔。”霍疏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大巴车似乎天生催人入眠,黎浅浅本来不困的,但在上了高速之后也开始哈欠连连,最后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当她的脑袋歪在霍疏肩膀上时,原本已经睡着的霍疏突然睁开眼睛,沉默许久后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枕得更舒服了。


  两个人吃吃睡睡,中间又在服务区上了一次厕所,期间苏雨还打了电话过来,让黎浅浅给敷衍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两人下了大巴,一出车站就看到来接的黎深,黎浅浅立刻笑着朝他招手:“哥!”


  黎深黑着脸朝她走去,把她拎到手里后质问霍疏:“你为什么和她一起回来?”


  “这事说起来就长了,我们回家说。”黎浅浅忙道。


  黎深冷笑一声:“今天不解释清楚了,谁都别想走!”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踮起脚尖凑到黎深耳朵边说话,黎深一脸嫌弃的啧了一声,但还是配合的往她的方向侧耳,方便她说悄悄话。


  黎浅浅在说话的时候,手还扶着黎深的胳膊,动作十分亲密。霍疏淡漠的看着这一幕,心情不知为何突然变得很差。


  “他这么好心?”黎深怀疑的看向霍疏。


  黎浅浅打了他一巴掌:“你怎么还怀疑人家。”


  黎深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接着继续盯霍疏:“喂,你对我妹这么上心,不会是喜欢她吧?”


  “想多了。”霍疏冷淡开口。


  黎深眯起眼睛:“真的不喜欢?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你要只拿我妹当朋友,咱一切好说,要是你有非分之想,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哎哟哥,你就这样对我救命恩人?”黎浅浅不满。


  黎深不高兴的横她一眼:“我这是担心你!”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跟霍疏不是你想的那样,”黎浅浅说完还特意跟霍疏求证,“是吧霍疏。”


  霍疏的视线毫无起伏的从兄妹二人脸上略过,只说了两个字:“无聊。”说完就直接走了。


  兄妹俩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片刻后黎深皱起眉头:“他怎么回事,到底喜不喜欢你?”


  “你说呢?”黎浅浅无语的反问。


  黎深啧了一声:“那谁知道,每次我觉得他喜欢你时,他就会用态度亲自证明我想多了。”
“本来就是你想多了,”黎浅浅斜了他一眼,“霍疏欠你的钱我先替他还,你别找他要了。”


  黎浅浅说完就去追霍疏了,黎深不满的嘟囔一句谁稀罕,才板着脸跟过去。


  周末就这么短暂又荒唐的过去了,等周一早上起床时,黎浅浅再次怀疑当初要去临市的自己是不是脑子坏了,以至于平白浪费了一个周末,比别人上两天课还累。


  让她更累的是,她进班之后再次在课桌上看到了玫瑰花。


  她出现在教室门口之后,晨读声都低了下来,早来的同学都在偷偷打量她,周小云和苏雨的格外明显,直到她的视线扫过来时才赶紧低头。


  她深吸一口气,进班拎起花就往外走,刚进走廊就遇上了何蕾。


  “……又有花?”何蕾顿时恶心。


  黎浅浅无奈的耸耸肩,顺手把花扔进垃圾桶,何蕾跟她一起往班里走:“那个人是变态吗?怎么这么死缠烂打。”


  “谁知道呢。”黎浅浅撇了撇嘴。


  两个人到座位上坐定,何蕾叹了声气:“你这段时间在学校都跟我一起吧,上厕所也要叫上我,上课放学什么的就跟着你哥,总之别落单了。”


  “怎么,你觉得他会做什么事吗?”黎浅浅好笑。


  何蕾见她不当回事,立刻不认同的皱起眉头:“这种人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谁知道他会做什么,反正你小心点……”


  “班主任来了。”黎浅浅快速打断她。


  何蕾瞬间举起书,开始哇啦哇啦的背,班主任进来后扫了她一眼,接着看向黎浅浅:“走廊垃圾桶里的花是你扔的?”


  她刚说完,教室里的背书声瞬间小了,所有人都支棱起耳朵听。


  黎浅浅淡定的点了点头:“是我扔的。”


  班主任眉头紧皱:“你跟我出来一下。”说完扭头就走。


  黎浅浅抿了抿唇,正要站起来,何蕾急忙拉了她一下:“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我去看看。”黎浅浅说完就出去了。


  班主任站在走廊里等着,看到她出来后绷着脸往办公室走,黎浅浅安静的跟在后面,和她一起进了办公室。


  此刻是早自习时间,办公室里大多是早上有课的老师,还有一些是被抽查背书的学生,看到他们进来后便往这边多看了两眼。


  班主任到桌前坐下,拧着眉头问:“说吧,最近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黎浅浅老实回答。


  班主任不悦:“每天都收花,你不知道是谁送的?”


  “不知道。”黎浅浅再次回答。


  班主任不怎么相信:“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对同学们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学校里也议论纷纷,你要尽快解决。”


  “我也想解决,但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黎浅浅说完停顿一下,“要不老师你帮我调监控,我们查一下?”


  “学校虽然有监控,但也要保护学生隐私权,不是什么事都能调的,再说了,一个巴掌拍不响,谁也不会给陌生人送花,肯定是你这边有什么原因,对方才会一直送,你也要好好反思自己知道吗?”班主任的声音不低,办公室好些人听了都往这边看。


  黎浅浅静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所以老师觉得被骚扰是我的错?”


  “也不能说全是你的错,但女孩子要自爱知道吗?”班主任声音严厉,“老师知道你家里条件好,人也长得漂亮,被男孩子喜欢很正常,但只要你别给他们信号,相信他们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送花。”


  黎浅浅没有说话,班主任喝了口水,慢悠悠道:“我问过你之前的班主任,你以前从来不迟到早退,是个好学生,但你最近连晚自习都不上,一看就是心思没放在学习上,所以才会闹出这种事,你以后要注意了知道吗?最好是继续上晚自习。”


  黎浅浅懂了,她这是不满自己很久了,再加上这次送花的事,所以新账旧账一起算。她停顿片刻,才不紧不慢的说:“我知道了,”说完她顿了一下,“老师,能让我用一下手机吗?”


  “你有事?”班主任反问。


  黎浅浅点了点头:“我要报警。”


  办公室的其他人顿时安静了,班主任愣了愣后很快反应过来:“你报什么警?”


  “老师坚信受害者有罪,那我再解释你也不会相信,不如交给警察叔叔,相信他们会还我清白,”黎浅浅淡定的看着班主任,“也顺便给和我同经历的女生做个榜样,告诉她们被骚扰不是我们的错,错的人是骚扰者,还有坚信一个巴掌拍不响的看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班主任表情难看。


  黎浅浅眼神微凉:“没什么意思,本来想跟您证明一下一个巴掌也能拍响,但仔细想了一下,打人好像不太好,所以我决定算了。”


  “你还想打人?你想打谁,打我吗?!”班主任怒声质问,“黎浅浅,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种学生?!”


  黎浅浅唇角微扬:“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但是今天突然这样了,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呢?也许是……老师你踩到我底线了?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会转变态度,肯定也有你的原因在里面,老师你记得要多反思。”


  “噗……”不知是谁突然笑了一声,接着办公室里就恢复了安静。


  班主任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忍了好半天咬牙道:“我懒得跟你说这些,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这种小事你要-www.clewx.com最快发报警,就是浪费警力,而且也查不出什么!”


  黎浅浅笑笑:“这件事或许不能构成民事案件,但是没关系,这只是备个案,接下来我会起诉学校,让学校交出监控找出那个骚扰我的人,以此证明我的清白。”


  一听到她要起诉学校,班主任脸色都不好了:“你把事情闹这么大干嘛?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就是我作为受害者,不用再承担这些流言蜚语,”黎浅浅说完停顿一下,“说起流言蜚语,学校论坛上最近一直有几个小号诋毁我,不如这次一并起诉了,让他们长个教训,顺便也给同学们提个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说话做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班主任脸都黑了:“你还要告同学?你就这么想出风头?”


  黎浅浅淡漠的看向她:“我还想问问您呢,一直拦着我,不想让我报警,难道是因为你认识那个骚扰犯?”


  “胡闹!我怎么可能认识他!”班主任发完火,看到黎浅浅毫不怯场,又强行收了火气,“我这是为了你好,你知道打官司多费心力吗?”


  “知道,但没关系,黎家有完整的律师团队,不用我出面就能解决所有事,”黎浅浅说完清浅一笑,“毕竟老师你也知道,我们家条件是有点好。”


  “哇――”


  办公室角落里发出一声掺杂了羡慕的赞叹声,黎浅浅看了过去,视线所及之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她还隐约看到有人偷偷拿手机拍摄,但想想自己又没说错什么,索性也不管了。


  班主任似乎也意识到,黎浅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吓到的小姑娘,憋了半天后终于说了一句:“老师如果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老师跟你道歉,但是这件事闹大了对学校没好处,对你也没好处,你现在还小,很多事你不明白,等以后就知道了,老师也是为你好。”


  “可也不能继续不明不白下去,不如这样,我们都折中一下,我不报警,老师你帮我和学校申请一下,调监控查出那个人是谁,另外把论坛帖子删一下,再通过私信警告一下胡说八道的同学,咱们这件事就结束了行吗?”黎浅浅态度极好。


  班主任为难的皱起眉头:“但是监控可能不好调。”


  “没事,您帮我协调一下,实在不行我就告学校,就是花点钱的事,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黎浅浅依然温和,“现在您跟我道个歉,我就回去上早自习了。”


  班主任没想到她还在等自己道歉,张嘴就想斥责,但一对上她含笑的眼睛,又生生忍住了:“我刚才不是已经道过了?”


  “您只是说要跟我道歉,但没有说对不起,”黎浅浅轻笑,“我幼儿园的时候学过,道歉是要说对不起的。”


  班主任深吸一口气,咬牙说了一句对不起,黎浅浅脸上的笑意淡了些,缓缓说一句:“我接受老师的道歉,是因为老师的话没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但希望以后老师在遇到学生经历这种事,即便不帮忙,也不要冷嘲热讽,说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话,要知道有些阴影一留下,就是一辈子的事。”


  班主任把她找过来,本来是想教训她的,没想到反被她教训了一通,顿时脸红脖子粗的,偏偏又拿她没办法,只能坐在办公桌前摔摔打打的发泄。


  黎浅浅淡定的出了办公室,刚走到楼梯口黎深就从上面飞奔下来了,看到她后急忙问:“你老班找你麻烦了?”


  “你怎么知道?”黎浅浅惊讶。


  黎深炸了:“有人在论坛直播,我他妈刚看见,你老班呢?我要问问她什么叫一个巴掌拍不响!”


  “你给我回来,”黎浅浅急忙拉住他,“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你就别去添乱了。”


  “什么叫添乱!你就这么任她诋毁你?!”黎深气得脸都要扭曲了。


  黎浅浅忙安抚:“我没任她诋毁,既然有人直播,那你看完全过程了吗?”


  “我哪有心思看!知道你被班主任叫走就过来了!”黎深气恼。


  黎浅浅叹了声气,打开搜索框直接找出论坛网页,点出那个直播的帖子。直播已经结束,但下面有完整的视频回放,她直接拉到最后,就看到自己走出去的背影。


  录得还挺完整,黎浅浅啧了一声,把最后一小段班主任道歉的视频给黎深看。黎深还想去找她班主任,但被她强行按着看手机,只好咬牙盯着看了,结果看到她教训班主任后,表情渐渐微妙起来。


  视频结束,黎浅浅收起手机:“这下相信了吧,我没被欺负。”


  “……你还挺能说,班主任都能被你逼道歉了。”黎深感慨。


  黎浅浅轻哼一声:“这事很快就能解决了,哥你回去上课吧。”


  “那行,要是你班主任后面给你穿小鞋,你就跟我说一声,千万别自己扛着。”黎深叮嘱一句就回班了。


  黎浅浅伸个懒腰慢悠悠的回教室,一进门就感觉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大多数都带了点好奇,部分同学是欣赏,还有极个别的是心虚。


  苏雨和周小云就属于心虚那一挂的。


  她顿了一下,疑惑的回到座位上,刚坐下何蕾就激动的拍了她一下:“可以啊同桌,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啊!”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你不会是看直播了吧?”


  “何止我看了,咱们班有手机的都看了,”何蕾说完觉得自己描述不准确,又重新说一句,“没手机的也蹭别人手机看了,你看帖子下面的留言了吗?我感觉全校的人好像都在看。”


  “哪有那么夸张。”黎浅浅失笑。


  何蕾扬眉:“你不信?”说着她掏出手机,给她看帖子的页数,“看见没有,十几页了,这才几分钟啊就这么多人,咱学校才几个人。”


  黎浅浅凑过去看了一眼:“哟,都是夸我的,竟然没人骂,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听到你要告他们,所以害怕了呗。”何蕾只觉扬眉吐气。


  黎浅浅失笑:“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他们还真信了啊?”


  “你随便说的啊,我以为你真要告呢,估计他们也都这么认为,”何蕾啧了一声,学着她的语气说一句,“毕竟我们也知道,你家的条件有点好。”


  黎浅浅被她逗乐了,再看向手机时,多了一点意味深长。既然这么多人都知道了,那送花的人应该也得到风声了,不知道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


  她轻嗤一声,没有再想这件事了。


  论坛里的视频很快被删除,但不妨碍黎浅浅继续做学校讨论度最高的人,因为她那一番发言,很多人都对她刮目相看,一个总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的女生还专门跑来,夸她一句厉害。


  中午吃饭的时候,黎浅浅和何蕾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却依然拦不住其他人的视线。


  “我今天跟做梦一样,突然成了大英雄的同桌,简直备受关注。”何蕾啧啧两声,显然心情不错。


  黎浅浅看了她一眼:“就是跟老师顶了两句嘴,至于用大英雄这个称号?”


  “怎么不至于?你那是普通的顶嘴吗?你那是从财富地位、人脉资源到道德高度的全方位碾压,那么多跟老师顶嘴的学生,有几个能做到你这样的?”何蕾感慨。


  黎浅浅笑了一声:“行了,别吹了,赶紧吃你的饭吧。”


  “吃吃吃……”


  两个人快速吃完饭,就一起回教室了,刚进走廊就看到霍疏在门前等着,黎浅浅顿了一下,赶紧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你今天怎么了?”霍疏问得没头没脑。


  黎浅浅却是明白了:“你都听说什么了?”


  何蕾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先一步进班了。


  何蕾走了之后,霍疏才缓缓道:“黎深说你被找麻烦,但已经解决了。”


  “然后呢?”黎浅浅好奇。


  霍疏不说话了。


  黎浅浅顿了一下,突然就懂了。他性格孤僻,在班里从来不说话,估计是听到议论后就去问黎深了,结果黎深说得不清不楚的,他也没别人可问,只能来找她了。


  ……这么一想,还真是个惹人怜爱的孤单小可怜啊。


  黎浅浅同情三秒,就把早上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霍疏听完气压都低了,声音没什么起伏的说一句:“知道了。”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走了。


  黎浅浅:“……”就这样?


  她茫然的回了教室,何蕾立刻凑过去问:“他找你干嘛呢?”


  “没事。”黎浅浅心情不知为何有点微妙,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下午第二节课时,黎深突然发来消息,说霍疏请假走了。


  黎浅浅皱眉回复:什么时候走的?


  黎深秒回:应该是中午就走了。


  黎浅浅眉头皱得更深了:……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黎深:我刚睡醒。


  黎浅浅无语的给他回复六个点,就开始心神不宁的上课。


  一直到她晚自习放学,霍疏都没有回班,她收拾了东西往外走,打算去烧烤摊上问问,结果刚走到走廊里,就被黄毛拦住了。


  “妹妹,聊聊啊。”黄毛笑嘻嘻。


  黎浅浅眼神微冷:“你想干什么?”


  “今天看你怼班主任的视频了,你可以啊,还挺凶的。”黄毛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黎浅浅不耐烦:“有话直说,没事别挡道。”


  “你还跟班主任交易了是吧,要她帮你查监控?”


  黎浅浅确定他在说废话,面无表情的绕过他下楼,刚走到拐角处,就听到他闲闲道:“其实那花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多讨好讨好你,好让你帮我和你哥缓和一下关系。”


  黎浅浅猛地停下,声音都严厉了:“原来是你?”


  “买花的是我,送花的不是,”黄毛扭头看向她,“所以你查监控也查不出什么。”


  黎浅浅默默将一只手伸进书包,不动声色的盯着他:“所以呢?如果我不帮你,你打算怎么做?”


  “那就等你查完监控,再换个人给你惊喜呗,”黄毛托着下巴,“散布点别的谣言怎么样,你私生活方面的,相信大家肯定会很感兴趣。”


  黎浅浅眯起眼睛:“你就不怕我告你?”


  “告呗,你顶多告我个诽谤,到时候说不定钱都不用赔,但是你呢?就算最后澄清了,你觉得你能完全不受影响?”黄毛笑得恶意,“女生的名声可是最重要也是最容易毁掉的东西,你确定要冒这个险?”


  “你就是这么求我帮忙的?”黎浅浅声音泛冷。


  黄毛立刻换了副讨好油腻的表情:“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呢,你还真当真啊?”


  “玩笑?”黎浅浅冷笑1一声,“如果我态度不强硬,你怕是还没打算现身吧,先用流言蜚语击溃我的心理,再跟我提要求,不是更容易掌控我?”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送花这事就算你不查,我也要让人停下了,毕竟还是挺费钱的,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跟你表达一下想跟你哥和好的决心,现在你也知道我的决心了,就帮帮我好了,他现在不是很听你的吗?”黄毛嘿嘿直笑。


  黎浅浅冷淡的看着他,半晌淡漠开口:“我先考虑一下。”


  说完她就继续下楼,结果黄毛突然翻过栏杆,直接跳到了她面前,把她的书包给抢走了。


  “你干什么?!”黎浅浅厉声质问。


  黄毛强硬地从她书包里掏出手机,把刚保存的录音给删得干干净净,阴笑着把手机扔回去:“跟哥斗,你道行还浅,好好考虑吧,哥要是不能跟黎深和好,可是会很伤心,伤心的人一般什么都做得出来。”


  黎浅浅脸色难看的目送他下楼,最后深吸一口气往楼下去了。
黄毛哼着小曲往外走,此时高三还在上最后一节晚自习,高一高二的学生十几分钟前就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学校门口已经没几个人了。


  他心情不错,打算今天晚上去附近巷子里开的网吧玩一夜。他心情不错,慢悠悠的走在路上,等走到巷子口时,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路灯也早已经不亮了,周围黑糟糟的,一不留神就踩了一脚脏水。


  “艹……”


  他骂了一句,甩了甩脚就要往前走,突然看到前方出现一道人影,他吓得一哆嗦,看清楚是谁后眯起眼睛:“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