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8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霍疏。”黎浅浅蹙眉叫住他, 小跑到他身侧突然蹲下,伸手去拉他的裤脚。


  霍疏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绷着脸僵硬的问:“有事?”


  “给我看看你的脚, ”黎浅浅昂起头与他对视, 眼底满是担忧,“你伤得好像很严重。”


  霍疏目光沉沉:“不严重。”


  “给我看看。”黎浅浅坚持。


  霍疏也一样:“我回去上药。”


  两个人对视许久, 黎浅浅想起原文中虽然没有提及他对腿疾的态度,可不管春夏秋冬都只穿长裤, 想来心里也是在意的。


  她静了许久, 最后先妥协了:“那你让我扶你回去, 我就不看了。”


  霍疏不说话, 但表情没有之前那么绷紧了。


  黎浅浅抿了抿唇,起身抓着他的胳膊, 绕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自己则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一只手揽住他的腰,主动撑起了他大半的重量。因为搀扶的姿势, 两个人的身体突然离得极近,近到能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


  霍疏身上的洗衣粉味和汗味混合在一起,虽然不难闻, 但莫名的有种说不上来的压迫感, 当黎浅浅靠近时,只觉得感官都被侵占了。她轻呼一口气, 揽着霍疏劲瘦的腰慢慢往阁楼走。


  “你脚很疼吧, 我刚才看见红得吓人, 肯定磨出血了,你下次不准再这样了, ”黎浅浅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哪有你这样的,学雷锋不留名啊,要不是我逼问,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了?”


  “没必要。”


  “怎么就没必要了?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总觉得你不回来是因为被人揍了,我就差报警了。”想起刚才的心情,黎浅浅就连连叹气。


  霍疏安静的听着,单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手指握着她另一侧的胳膊,疑惑她明明看起来这么瘦,为什么肩膀的触感却是肉肉的。


  黎浅浅继续唠叨:“还有刚才,要不是我看见你脚上的伤,你是不是也打算不跟我说了,自己回去随便涂点药,或者干脆就不管了?知不知道我很心疼啊。”


  霍疏回神,漆黑的眼睛看向她:“心疼?”


  “是啊,心疼死了,我知道你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但你能不能多少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别让我这么操心了?”黎浅浅叹气,只觉得自己像个老母亲,为不孝子操碎了心。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一直到阁楼前时才别开脸:“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黎浅浅都怀疑他根本没听自己说话。


  霍疏淡淡回答:“以后少让你操心。”


  “我的重点是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你果然给我搞错重点了。”黎浅浅气愤。


  霍疏漆黑的眼眸隐有寒冰化开的趋势,他顿了一下,重新回答:“以后会爱惜身体。”


  “也别再逞强,身体不舒服了就立刻休息。”黎浅浅补充。


  霍疏:“好。”


  黎浅浅这才满意,搀着他嘎吱嘎吱的上楼,把他扶到床边坐下后才轻呼一口气:“你记得上药,明天刚好周末,就在家休息吧,希望两天能养好一点。”


  “嗯。”


  黎浅浅看了一眼他的屋子:“我之前给你买的那些东西呢?扔了吗?”


  “柜子里。”


  黎浅浅立刻去打开了柜子,入眼便是他虽然已经旧了,但依然洗得干净叠得整齐的衣服,衣服旁边的格子里则是几个袋子,袋子里是她之前在商场买给他的东西,袋子下面则是她之前拿黎深的那些新衣服。


  他竟然没扔了。


  不仅没扔,还摆放整齐。


  黎浅浅微微惊讶之后,便拿了其中一个袋子出来,掏出里面的鞋盒打开,露出里面轻便又漂亮的跑鞋:“你那双鞋别要了,后天上学穿这双。”


  霍疏眉头微蹙,一时间没有说话。


  黎浅浅走咬唇走到他面前:“我知道你自尊心强,不想要我的东西,那这样好不好,鞋也好衣服也好都有吊牌,你把金额记一下,就是当我借你的,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就行。”


  她说完顿时觉得自己这主意还挺好,就当是给自己存钱了,等到以后破产了再跟他要,怎么不能顾顾急啊,他要是再大方点,多给个十倍八倍的,那她和黎深小日子都有保障了。


  黎浅浅一脸期待的看着霍疏,霍疏却看着她手中的鞋,两方都没有说话,空气难得安静。


  “你就穿嘛穿嘛,我都给你买了你还不穿,到底是有多嫌弃我啊。”短暂的安静之后,黎浅浅突然蹲在他脚边,抱着他的膝盖哼哼唧唧撒娇。


  霍疏的双腿被她缠上,整个人都僵住了,半晌才绷着脸开口:“放手。”


  “我不,你不答应我我今天就住这儿了。”黎浅浅继续叽歪。


  霍疏推了她两下没有推动,沉默一瞬后突然捏住了她命运的后脖颈,直接把她拎到了一旁。


  “……你能不能不要跟黎深学这些乱七八糟的。”黎浅浅十分无语。


  人虽然被拎开了,可腿上被她抱过的触感还在,霍疏只觉浑身都不自在,可为什么不自在,他却有些说不出来。


  黎浅浅见他脸色不好,以为他生气了,于是说话顿时小心起来:“你要实在不想穿,那、那我……”


  “我穿。”霍疏回答。
黎浅浅眨了一下眼睛:“嗯?”


  “我以后会还给你。”霍疏看着她的(clewx.co-m发最快)眼睛。


  黎浅浅笑了:“好啊,等你以后赚钱了,就还给我。”


  霍疏垂眸。


  “太晚了,你赶紧上药,我也回去睡了,”黎浅浅说着拍了拍他的胳膊,转身便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又突然停下,扭头对他嘿嘿一笑,“晚安。”


  霍疏嘴唇动了动,晚安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她就跑了,嘎吱的声音结束后,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他独坐片刻,本想直接去洗漱,但余光扫到自己被她拍过的胳膊后顿了一下,还是把医药箱拿了出来。


  黎浅浅回到房间时都凌晨一点了,几乎倒头就睡,本想着第二天是周六,可以睡个昏天黑地的,结果早上七点手机就开始响。


  “唔……”


  她不耐烦的按掉,没一会儿继续响,连续响了四五次后,她终于不耐烦的接起:“谁啊?”


  “浅浅,是我呀。”苏雨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黎浅浅眼睛睁开一条缝,半晌才回过神:“找我有事?”


  “我们不是今天约好去泡温泉吗?你忘啦?”苏雨听出她的不耐烦,顿时说话都小心了。


  黎浅浅皱着眉头回忆一下,想起好像有这么一件事。


  “九点的飞机,我们得快点去机场,小云已经在那边等我们了。”苏雨又说。


  黎浅浅还在困,本想直接拒绝的,但话到嘴边又变了:“好,你先去,我这就起来。”


  “你不来接我吗……”


  苏雨话没说完,黎浅浅就直接挂断了,一脸困倦的洗漱换衣服,最后拿着手机就下楼,一到一楼客厅就看到了黎深。


  “你怎么起这么早?”黎浅浅疑惑。


  黎深打着哈欠开口:“饿醒了,吃点东西再接着睡,你呢?”


  “哦,我和苏雨约好去泡温泉,估计要明天才回来。”黎浅浅回答。


  黎深哈欠卡住了,一脸无语的看向她:“昨天还说不想当冤大头了,今天还跟她玩?”


  “就是因为不想当冤大头了,我才要去的,”黎浅浅扬了扬眉,“她说她请客,我这次必须狠狠宰她一顿才行。”


  也让她长长记性,知道不是什么人的便宜都是能占的,以后少来打自己的主意。


  黎深对她的宰人能力深表怀疑:“你确定你能宰得了她?”


  “我钱包都没带,你说呢?”黎浅浅反问。现在可是八年前,付款只能现金和信用卡的时代,她只要不带钱包,就等于一毛钱都没带。


  黎深啧了一声:“那就祝你成功。”


  黎浅浅笑了笑,从他手里抢走一个面包片,叼着跑到阁楼前。


  “霍疏!我今天要出去一趟,明天才回来,你在家记得按时涂药,好好吃饭!”她在楼下大喊。


  十秒钟后,窗户打开,露出霍疏清俊的脸:“去哪?”


  “去临市,那里新开了一家温泉会馆,我去玩两天。”黎浅浅笑着说。


  霍疏沉默片刻:“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啊,刚才不是说了么。”


  “什么时候?”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那得看苏雨定什么时间的机票,你要实在想知道的话,我等问完她再告诉你。”


  “怎么告诉?”霍疏又问。


  黎浅浅想了想:“我给黎深打电话,让他告诉你。”


  “什么时候?”


  黎浅浅:“……你今天话好多。”


  霍疏沉默的看着她。


  黎浅浅瞬间妥协:“晚上七点吧。”


  霍疏没说话,算是答应了。


  “走了啊,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黎浅浅笑着说完,才想起自己没带钱,“如果别人愿意帮我付钱的话,我就给你带。”


  霍疏面无表情的把窗户关上了。


  黎浅浅:“……”太无情了。


  看一眼时间快来不及了,她赶紧叫司机把自己送去了机场。等她到时,苏雨还没到,周小云看到她后疑惑:“苏雨呢?”


  “她还没来吗?”黎浅浅反问。


  周小云无语:“你没去接她?”


  “她没说让我去接啊。”黎浅浅说完,隐约想起好像是说过的,但她一脸坚定,“她没说。”


  周小云顿时着急了:“哎呀她肯定说过的,你是给忘了吗?都这个时间了,再不来就错过安检了。”


  “急什么,她不去的话,我们两个去也一样。”黎浅浅淡定的坐下。


  周小云顿了顿:“……如果她来不了的话,那就只能我们两个一起去了。”反正黎浅浅有钱,到时候让她请客就行了。


  黎浅浅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么,于是对她露出一个假笑。


  两个人又等了一会儿,正打算放弃时,苏雨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她们后忙招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怎么来的?”周小云问。


  苏雨看了黎浅浅一眼:“坐出租来的。”


  “要是浅浅去接你就好了,你也不会这么匆忙。”周小云像抱怨一样说了句。


  黎浅浅只当没听到:“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苏雨和周小云对视一眼,收敛情绪后跟着黎浅浅走了。


  按照黎浅浅的要求,他们坐的是头等舱,舒舒服服几十分钟就到了临市,下了飞机就坐出租直奔温泉会馆。


  一路上苏雨一直说会馆的套房多舒服,周小云跟着一唱一和,说着说着叹了声气:“可惜我零花钱有限,订不起三间套房,只能订三间普通房间。”


  “啊,要是能住套房就好了,”周小云失望的附和,“好不容易来一趟,肯定住套房更舒服。”


  黎浅浅随她们去说,完全没有参与话题的意思,眼看着快到会馆了,苏雨有点坐不住:“浅浅你觉得呢?”


  “我也觉得套房好。”黎浅浅回答。


  周小云和苏雨精神一震。


  “你如果觉得经济上有压力,不如让周小云付一半吧,”黎浅浅含笑看向周小云,“反正你也没请过客,不如趁这次请一下。”


  周小云的表情顿时僵住:“可、可我只带了两百块钱……”


  “出来玩只带两百,你够用吗?”黎浅浅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没钱就没办法了,只能住普通房间了。”


  苏雨显然没想到她会将就,一时间无言以对。


  被说得有些尴尬的周小云眼睛瞄来瞄去,最后提议:“要不浅浅你借我点钱,我等回去还你。”


  这句话黎浅浅听过太多遍了,哪次都没见她还过,这次听她再提,只淡定的看她一眼:“我如果有钱的话,肯定就借给你了。”


  “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没有钱。”周小云笑了,没把她的话当回事。


  黎浅浅耸耸肩:“我这次出门太急,忘带钱包了。”


  此言一出,周小云和苏雨的表情都有些僵硬,然而出租车已经到了会馆,黎浅浅懒得管她们,直接就下车进去了。


  那两人很快也跟着进来,苏雨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就去办理入住了。黎浅浅等了好半天都没见她办好,只好上前去问问情况:“怎么这么慢啊?”


  “……没事,你先去休息,等好了我叫你。”苏雨忙道。


  黎浅浅眉头微扬,直接看向前台:“你们这里入住办理都这么慢吗?”


  “不是的女士,因为各位没有提前预定,所以手续上要繁琐一点。”前台温柔道。


  黎浅浅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向苏雨:“你没预定啊?”


  “我、我好像忘记了。”苏雨有些尴尬。


  黎浅浅笑了:“那你记性可真够差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故意没预定,就等着我来掏钱呢。”


  “怎么会,我才没那么小气。”苏雨嘴上说着反驳的话,脸却飞快别开了。


  周小云忙跟着附和:“是啊是啊,苏雨很大方的。”


  黎浅浅眼底闪过一丝嘲讽:“那我去沙发那儿等。”说完便转身走了,经过大厅的冰箱时,还顺手拿了一个非常贵的冰淇淋。


  等她一个冰淇淋吃完,入住也办好了,苏雨刚过来,她就不紧不慢的开口了:“记得把冰淇淋账单结了。”


  苏雨一愣:“多少钱?”


  “不知道,”黎浅浅看了眼冰淇淋的牌子,“一百多吧。”


  说完,假装没看到苏雨都快绿了的脸,淡定的去自己房间了。


  普通房间的空间不大,但设施还挺全,黎浅浅舒心的躺在床上,突然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


  ……冰淇淋吃多了?


  她没当回事,翻个身直接开始补觉。


  她凌晨一点多才睡,七点就被叫醒了,又是坐车又是坐飞机,这会儿已经困得不行,几乎是闭上眼睛的功夫就睡着了。


  很快到了中午,苏雨和周小云见她一直没出来,就到她门口去叫她,结果叫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应声。


  “是不是睡着了啊?”苏雨疑惑。


  周小云想了想:“应该是,她今天看着很困。”


  “……那我们还叫她吗?现在都中午了,该吃饭了。”苏雨有些犹豫。


  周小云立刻道:“不叫了吧,让她好好睡吧,我们俩简单吃点就行。”会馆里的饭那么贵,黎浅浅又没带钱又会吃,一顿饭肯定要消费不少,能不叫她当然好。


  “那如果不喊她的话,我们去会馆外面吃吧,我听说这里有家牛肉面不错。”苏雨提议。


  周小云本来是想帮她省点钱,才说不叫黎浅浅的,没想到黎浅浅不去了,苏雨直接不在会馆里面吃了,这让她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但转念一想自己又不付钱,有得吃就不错了。


  她脑子里转了几道主意,最后连忙答应:“好啊,那我们去吃牛肉面吧。”


  苏雨温柔的笑了,两个人手牵手下楼了。


  酒店房间里,黎浅浅眉头紧皱,额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不安且难受的继续睡。


  最后她是生生疼醒的,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的手一直捂着小腹,无言片刻后虚弱道:“不是吧……”
她难道天生不能作孽?上辈子对霍疏的苦难视而不见,结果自己最后被摔死了,这辈子就是占一下苏雨的便宜,吃个冰淇淋而已,她这就大姨妈来了?


  黎浅浅动了一下,立刻感觉一阵暖流划过,她低头看一眼床单,顿时一片绝望。


  无奈之下,只好给苏雨打电话,让她去帮自己买新衣服和内裤,顺便带一包卫生棉。


  苏雨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吃饭,听到她要自己买东西后急忙答应,等挂了电话一阵叹息。


  “怎么了?”周小云好奇的问。


  苏雨眉头轻皱:“浅浅好事来了。”


  周小云一愣:“这个时候?”


  “嗯。”


  “那她还挺倒霉的,好不容易来一趟温泉会馆,还不能泡温泉。”周小云啧了一声,眉眼间带了点幸灾乐祸。


  苏雨却笑不出来:“她来的时候没带衣服,让我去给她买换洗的裤子,你知道附近哪有大商场吗?她对穿的用的都很挑剔,得买大品牌的才行。”


  周小云闻言立刻皱眉:“这地方这么偏,上哪找大商场去,等一下随便买一条应付应付算了。”


  “可是……”


  “没可是,等会儿我跟她解释。”周小云坚定道。


  苏雨听到她这么说,顿时就放心了,吃完饭和周小云一起随便找了家商店进去,随便买了条裤子,又随便买了两包卫生棉,便一起给黎浅浅送去了。


  可能是因为这次姨妈提前了几天,也可能是因为吃了冰淇淋,黎浅浅这次疼得眼前都冒白光了,听到敲门声后艰难的起来,光是从床上走到门口就出了一身汗。


  “浅浅,这是你要的东西。”苏雨有些忐忑,怕她会发脾气。


  黎浅浅一点力气都没有,接过来后就转身往洗手间走,苏雨松一口气,温柔的叮嘱她:“你好好休息吧,我和小云去泡温泉,晚上这边有个音乐节,我们可能会回来晚一点,有什么事的话你打电话。”


  “……嗯。”黎浅浅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等听到房门被关上后,才长长的舒一口气,勉强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


  等把自己清理干净后,她跟去了半条命一样,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床单上刺眼的污渍,她叹了声气,直接把床单扯了,倒在床上捂着肚子,老老实实的缩成一团。


  她躺了整整一个下午,疼痛感不仅没有降低,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等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她觉得不能这样熬了,于是给苏雨打电话,想让她给自己买点止疼药,结果打了好几遍都没打通。


  ……所以现在怎么办?是叫救护车还是继续躺着?


  黎浅浅纠结三秒,觉得还没到那一步,忍忍吧。她叹了声气,哀怨的看向空空的杯子……她想喝热水,想喝不用自己烧的热水。


  这一刻她非常后悔为了出一口气跑到这里来的事,更后悔没带钱包。黎浅浅仰面躺直,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


  她神情微动,接起电话第一句就是:“苏雨?”


  “苏什么雨!我是你哥!”黎深暴躁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你跟霍疏说什么了?他跟了我半天,非说你给他打电话了,让我把手机给他!”


  黎浅浅:“……”


  她看一眼时间,才发现快九点了。


  “你把手机给他。”黎浅浅把手机放在枕头边上,开了免提闭着眼睛道。


  黎深不高兴:“我为什么要给他?”


  “赶紧,我要跟他说话。”黎浅浅轻抽一口气。


  黎深沉默一瞬:“你心情不好?”


  “没有,”黎浅浅头疼,“你把手机给他,我说两句话就要睡觉了。”


  她说完,手机听筒里传出几声不大的响动,接着便是霍疏微微沙哑的声音:“什么时候回来?”


  “……我忘记问苏雨了,但明天肯定回去。”黎浅浅低声道。


  霍疏沉默许久:“你不舒服。”


  “没有,”黎浅浅叹气,“我要休息了。”


  “撒谎。”


  霍疏的声音没有起伏,黎浅浅却听出了不高兴,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你说的,要沟通。”他又说了一句。


  黎浅浅彻底妥协了:“好吧,我确实有点不舒服。”


  “怎么了?”霍疏问。


  黎浅浅揉着肚子,半晌小小声道:“大姨妈来了。”


  这次霍疏沉默更久:“你大姨妈去了,跟你不舒服有什么关系?”


  “……我说的大姨妈是生理期,”黎浅浅忍不住笑了,结果一笑肚子更疼了,她只能忍着疼解释,“生理期知道吗?就是女生一个月一次那个。”


  “我知道。”霍疏声音僵硬。


  黎浅浅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不跟你说了,你早点睡,晚安。”


  “晚安。”


  霍疏话音刚落,电话就挂断了,他看着手机屏幕久久不言。


  “打完电话了?心里满意了?”黎深越看他越不顺眼,“你是不是对我妹有什么想法啊?如果有的话我劝你最好打住,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借我钱。”霍疏看向他。


  黎深剩下的话突然卡住:“什、什么?”
“借我钱,我过几天还你。”霍疏又重复一遍。


  黎深:“……”这人被鬼附身了?


  黎浅浅打完电话就不行了,艰难的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凉水,喝了两口就不敢喝了,爬回床上继续躺着,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着没有。


  在不知道第几次疼痛袭击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有气无力的看了眼号码,看到是个座机号后就挂断了,结果刚挂断对方又打来了。


  黎浅浅皱眉继续挂,对方继续打,重复两三次后她来了火气,接通后咬牙:“我不买……”


  “房间号。”清冷的声音打断她。


  黎浅浅愣了一下:“霍疏?”


  “我在前台,你在哪个房间?”霍疏淡淡问。


  黎浅怔了好一会儿,才倒吸一口凉气:“你来找我了?!”


  “房间号。”霍疏像个没感情的机器人一样重复。


  “303。”黎浅浅忙道,刚说完对方就挂断了,她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房门就被敲响了。


  她像一瞬间有了力气,捂着肚子一路小跑到门口,开门便对上了霍疏削瘦的胸膛,她仰头看向他的脸,眼睛都要亮了:“真是你,你怎么来了?”


  她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眼底也隐隐有黑青,看起来十分憔悴。霍疏眉头微蹙:“去医院吗?”


  “不用,”她说着话往地上看,看到他穿的是她买的鞋后忙问,“你脚上的伤能穿鞋吗?会不会磨到?”


  “不会,”霍疏说完,对上她担忧的目光,顿了一下后又补充一句,“来之前用纱布包过了,很厚。”


  “那就好,”黎浅浅轻呼一口气,“快进来。”


  说着话,她便捂着肚子进屋了,看到地上染血的床单后,忙团吧团吧丢进洗手间。她动作虽然快,但霍疏还是看到了上面的血渍,他黑沉的眼眸微微浮动,薄唇也微微抿起。


  “你怎么找来的?”黎浅浅关了洗手间门后就回床上了,像个重病患者一样有气无力的跟他说话。


  霍疏走到床边:“查了地图,这里是临市最近唯一一家刚开业的温泉会馆。”


  “你还挺聪明,”黎浅浅好笑,“你能这么快过来,是坐飞机吧,哪来的钱?”


  “动车,跟黎深借的。”霍疏回答。


  黎浅浅:“……”她很难想象,他借钱时黎深是什么表情。


  房间里短暂的安静一秒,她又问一句:“黎深知道你来找我吗?”


  “不知道,”霍疏说完停顿片刻,“生理期是隐私。”


  “……哦。”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新一轮疼痛又来了,她瞬间消音。


  霍疏看着她鬓角汗湿的头发:“我能帮你什么?”


  “什么都不用,你坐吧,我缓缓就好。”黎浅浅缩成一团。


  霍疏沉默片刻:“手机给我。”


  “做什么?”黎浅浅问着,直接把手机丢给他了。


  霍疏用了五分钟左右,就把手机放回了她枕头旁,拿了房卡就出门了。房间里的房卡被拔走,屋里瞬间断电了,疼得有些迷糊的黎浅浅心想,幸亏她除了灯别的都不需要。


  霍疏离开之后又很快回来,屋子里再次有了光亮,黎浅浅死鱼一样瘫在床上,只听到他在那里OO,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被人扶坐起来,倚在了一个温热的胸膛上。


  “吃药。”


  清冷的声音从头顶响起,黎浅浅勉强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他一只手拿着玻璃杯,一只手的手心里放了一颗药丸。


  “这什么?”黎浅浅蹙眉问。


  “止疼药。”霍疏回答。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直接伸着脑袋用嘴去叼。柔软的唇突然抵住了他的手心,微微用力的一吸,药丸便进了她的口中,徒留一片湿热在他掌心。


  霍疏僵了一瞬,面无表情的喂她喝水。


  “热的。”黎浅浅喝了一口后惊讶的看向他。


  霍疏一脸淡定:“嗯。”


  “……你给我烧水了啊,”黎浅浅一脸感动,“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霍疏沉默一瞬:“你要求真低。”


  “再给我喝几口,好渴。”黎浅浅忙使唤道。


  霍疏绷着脸又给她喂了些水,等她喝饱了才扶她躺下。不知道是热水的作用还是止疼药的作用,她瞬间感觉好多了,躺在床上又对霍疏道了声谢,顺便再提个要求:“能帮我拿个热毛巾吗?我现在感觉浑身都痒,想擦一下。”


  霍疏一言不发的去了洗手间,一眼就看到了丢在地上的床单,接着便是她之前脱下来的脏衣服,其中一小片草莓布料很是显眼。他默默别开脸,拧了热毛巾就出去了。


  “谢谢。”黎浅浅接过毛巾,胡乱把脸上擦了一通,又顺便想往身上擦,正要撩起衣服时,突然想起屋里还有个人,于是默默看向他。


  霍疏板着脸转过身,将后背留给了她。黎浅浅这才继续,等擦到腿上时,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痒――


  过敏了。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她这次算是明白了,不由得长叹一声气。


  “怎么了?”霍疏冷淡的问。


  黎浅浅头疼:“我对新裤子过敏,得脱了。”


  霍疏沉默片刻:“你穿什么?”


  “不知道。”黎浅浅都要疯了,这个时间商场都关门了,她就算想买新的,也没地方买啊!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本来只是觉得有点痒,但发现过敏之后,痒意瞬间就加倍了。


  霍疏看着她崩溃的样子,静了片刻后往洗手间走,进去后好半天突然问:“只把脏的地方洗了,你能接受吗?”


  “啥?”黎浅浅脑子空空。


  洗手间突然响起水声,黎浅浅皱着眉头叫霍疏,但喊了几声都没见他出来。


  水声很快就消失了,接着响起吹风机声,黎浅浅太好奇他在做什么了,但因为没力气,只能眼巴巴的躺在床上等。


  不知等了多久,他终于出来了,手里还拿着小草莓。


  黎浅浅:“……”


  “干了,先穿这个,我去洗裤子。”霍疏看向她。


  黎浅浅嘴唇微颤,半晌默默把头埋进了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