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7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被撵出来的时候, 还在嘻嘻哈哈的开玩笑:“我还以为你多不食人间烟火呢,原来也喜欢听八卦,那我以后多给你讲点好了, 不过我知道的也不多, 这样吧,等我去了学校……”


  砰。


  话没说完, 门就在身后关上了,黎浅浅摸了摸鼻子, 忍不住嘀咕一句:“脾气真差。”说罢, 她便扬着嘴角回自己卧室了。


  好心情一直维持到第二天清晨, 当看到课桌上摆的花时, 她表情都不好了。


  “我来的时候这花就在了,不知道是昨天晚上送来的, 还是今天早上。”比她早来一分钟的何蕾说。


  黎浅浅嘴角抽了一下,直接把花丢进了走廊里的垃圾桶,回来时还不忘跟何蕾说一声:“如果以后再看到,顺手帮我扔了。”


  “……不太好吧, 毕竟是别人送你的,要扔也该是你扔。”何蕾有点担心。


  黎浅浅耸耸肩:“那你塞我桌肚里,别让其他人看见, 我来了之后再扔。”


  “这个倒是可以, ”何蕾顿时没有心理负担了,答应之后又想了想, “不过我觉得,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万一遇到个死脑筋的呢,你还是尽快找到送花的人吧, 直接拒绝了多合适。”


  “关键是他不留任何信息,摆明了不想让我找到,我又不是侦探,怎么可能凭借几朵烂花就找到凶手。”黎浅浅无奈。


  何蕾啧了一声,语气突然夸张起来:“烂花,凶手,你这叫仗着漂亮践踏人的心意。”


  黎浅浅被她逗乐了,想了想提议:“要不明天开始我也假装无名氏给你送花,让你感受一下这种‘心意’?”


  “你可别啊!我(www.clewx.com首发-)受不起,太尴尬了。”何蕾急忙拒绝。


  黎浅浅斜了她一眼:“不是羡慕吗?”


  “我跟你开玩笑呢。”何蕾嘿嘿一笑。昨天她真觉得黎浅浅随便把花丢了,是有一点点小过分的,但今天来班里时看到花,再看到班里同学议论的眼神,她突然不这么觉得了。


  自己躲在匿名后,却让黎浅浅饱受非议,这事儿干得实在不地道,她甚至觉得送花的不是什么爱慕者,否则也不会把自己喜欢的人置于这么难堪的境地。


  花扔了之后,黎浅浅就没再当回事了,倒是何蕾趁下课上了一下论坛,看到了上面飘红的帖子:“‘知名校花被无名男猛烈追求,校花频频扔花所为何’……这是咱们班的人发的吧,不然怎么你刚扔完,帖子就发出来了?”


  “管他呢。”黎浅浅打着哈欠道。


  何蕾啧了一声:“我看看下面都怎么说的。”


  “你看吧,我眯会儿。”黎浅浅说完就趴在了桌子上,一直睡到上课铃响才坐起来,一坐好就看到何蕾还在刷手机,只是眉头皱得厉害。


  她顿了一下:“怎么了?”


  “没事。”何蕾忙把手机收起来。


  黎浅浅扬了扬眉,看到老师来了后就没有说话了,打算等到下课再问她。然而刚上课不久,她就收到了黎深的消息,一堆论坛截图和一行义愤填膺的话:都他妈在胡说八道!你别当回事,我下课就叫人删帖。


  黎浅浅顿了一下,偷偷点开图片,就看到了何蕾刚才说的那个帖子。帖子前面还正常,无非就是吃瓜聊八卦,慢慢的不知道从哪一层开始,就变成了对她的诋毁,说她扔花是假清高真绿茶之类的,总之乌烟瘴气的。


  ……难怪何蕾刚才不敢让她看。


  黎浅浅随手把手机放包里了,没有再想这件事,等下课的时候,帖子已经不见了。


  然而帖子是不见了,那个人却还在继续起初只是每天早上送花,慢慢的发展成会在学校挂表白条幅,后来干脆连她的同班同学也骚扰了,经常有同学从桌肚里掏出写给她的情书。


  黎浅浅起初还不在意,渐渐就开始烦躁了,更何况还有人傻逼兮兮的酸她。


  “浅浅,我可真是太羡慕你了,”周小云有些不是滋味的把情书放到她桌子上,“人家都把情书送我这儿来了,你真不知道对方是谁吗?要是知道的话,你就答应他算了。”


  “浅浅从小就很受欢迎的,以前经常有男生追她,只不过她眼光高,都没看上过谁。”苏雨温温柔柔的开口。


  周小云啧了一声:“所以说我羡慕啊,我都没被男生追过,”说完看到黎浅浅烦躁的表情,还故意问一句,“浅浅你教教我,怎么让男生追我呀?”


  黎浅浅面无表情的看向她:“很简单啊。”


  “怎么做?”周小云立刻问。


  黎浅浅反问:“你真不知道?”


  “噗……”周小云还没明白,假装专心做题的何蕾没忍住,再一次笑出了声。


  周小云反应过来,脸颊刷的红透了,讪讪的说一句:“那我可能得整容了……”


  “小云,你别放在心上,浅浅不是故意这么说你的,”苏雨忙开口安慰她,说完还不忘看向黎浅浅,“是吧浅浅?”


  “你之前不是说要跟我一起上下学?最近怎么没来接我?”黎浅浅问。


  这事早就没提了,苏雨还以为她忘了,闻言顿时尴尬一笑:“我、我就是觉得,你跟深哥多相处也挺好的,而且我爸工作特别累……”


  话没说完上课铃就响了,她像松了一口气一般,朝黎浅浅笑笑便拉着周小云走了。刚才一直装做题的何蕾立刻朝黎浅浅伸出大拇指:“直击要害,不愧是你。”


  “还行吧。”黎浅浅斜了她一眼,淡定的接受了夸奖。


  学校无趣的一天很快过去,黎浅浅又一次踏上回家的路。


  “那个傻逼到底是谁啊!我他妈找到他非弄死他不可!”黎深一看到她就暴躁道。


  黎浅浅打了个哈欠:“不知道啊,我今天早上特意早一个小时到的,那花已经在桌子上了。”现在那人已经对她的生活造成了困扰,她比谁都想把人揪出来。


  “那是他前一天晚上放的?”黎深皱眉,“但我昨天没蹲到他啊。”


  黎浅浅顿了一下:“你昨天让我先回去,是因为在学校蹲人?”


  “……我就是顺便。”黎深见说漏了,板着脸看向一边,完全不想提自己昨天晚上蹲了两个小时的事。


  黎浅浅开心的抱住他,学着何蕾的戏剧语气夸张道:“哎哟,我到底哪来的福气,竟然能得到这么一位绝世好哥哥!”


  “滚滚滚,”黎深不耐烦的推开她,唇角却上扬了,“从哪学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这是我真心实意的夸奖,”黎浅浅狗皮膏药一样又粘了回去,“所以你晚上也没蹲到那个人,那他是什么时候送的花?”


  “我哪知道,实在不行给爸打个电话,让他找人把学校监控调出来吧。”黎深提议。他之前去要过监控,但被拒绝了,估计只能让渣爹来。


  黎浅浅抿了抿唇:“那还是算了,我不想让爸知道这事儿。”


  黎深叹了声气:“那就一直这样?这两天论坛上议论纷纷的,我看见就烦。”


  “那就别看了,”黎浅浅安慰他,“反正他们也就是嘴嗨。”


  黎深不认同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了。


  兄妹俩回到家,厨房照例准备了宵夜,黎浅浅轻车熟路的去厨房端了两份出来。黎深斜了她一眼:“霍疏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吧?”


  “嗯,已经好多了,明天就去上课。”黎浅浅回答。


  黎深啧了一声:“等他去上课了,你还每天晚上往他那儿跑吗?”


  “当然不跑了,他晚上兼职回来都十二点了,我哪等得了。”黎浅浅不懂他为什么要问这种不太聪明的问题。


  黎深轻哼一声,看着她往外走的身影,声音不大的嘀咕一句:“今天是最后一次,再让我发现你往他那儿跑……”


  剩下的话他就没有说了。


  黎浅浅端着宵夜往阁楼走,离阁楼还有一段路时,就看到霍疏站在阁楼门口等着,她立刻笑着迎了上去。这几天她每晚都来,前几天开始,霍疏开始在楼下等她,每次她过来时。都看到他站在那里。


  “霍疏,”黎浅浅加快了脚步,“你怎么又跑下来了。”


  “接你。”霍疏说着,从她手中接过托盘。


  黎浅浅甩了甩手,跟着他一起往阁楼里走:“我来之前也没人通知你,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她虽然每天都是到家后就过来,但时间上经常能错个十几二十分钟,霍疏又没有手机,不能提前知道她过来,但神奇的是每次都在她来之前就已经等在楼下了。


  “猜的。”霍疏回答。


  黎浅浅感慨:“那你还挺会猜的,每次都刚刚好。”


  霍疏扫了她一眼,沉默的和她一起上楼了,把宵夜放到桌上后,两个人就开始安静的吃饭。


  两碗馄饨很快被解决,黎浅浅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你明天早上坐公交?”


  “嗯。”


  “晚上还去兼职吗?”


  “去,”霍疏回答完看向她,“你不准去。”


  黎浅浅失笑:“干嘛,怕再遇到那些人?”


  霍疏没有说话,但表情表达了一切。


  黎浅浅安慰他:“你放心吧,那些人现在自顾不暇,我哥找的律师很厉害,他们不敢再招惹我们了。”


  “不准去。”霍疏还是三个字。


  黎浅浅撇了撇嘴:“我想跟着你。”


  霍疏闻言便要拒绝,但还没说话,她就先一步说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偷偷跟着,你自己看着办。”


  偷偷跟着不是更危险?霍疏不悦的和她对视,好半天见她一点都不怕自己,便绷着脸别开了视线:“胡闹。”


  黎浅浅乐了:“我就当你答应了啊,不早了,你赶紧休息,我们明天还得上学呢。”


  前两天她在吃完饭还想着帮他补补课,但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确定了这位就是自欺欺人型学渣,完全听不进去话的那种,所以干脆放弃了。反正人家将来有整个霍氏可以继承,前途一片光明。


  霍疏看到她要走,沉默片刻后突然问:“那个人还在给你送花?”


  黎浅浅应了一声:“是啊,还在送。”


  “找到是谁了吗?”霍疏皱眉。


  黎浅浅叹了声气:“没有,我跟我哥找了好久,都没找到那个人,他送的花也是普普通通的,一点特色都没有,根本无从查起。”


  霍疏不说话了。


  黎浅浅不想提这事,打个哈欠跟霍疏道别:“我走了啊,晚安。”


  “嗯。”


  因为又要跟霍疏一起上学了,黎浅浅特意把闹钟提前了一个小时,这才倒在床上睡觉,结果刚睡着就梦见自己掉进一大堆腐烂的玫瑰花里,触手可及俱是泻成泥的花汁,泛着一股又香又臭的奇异味道。


  最后她生生被憋醒了,睁开眼睛时才凌晨三点半。


  两个小时后,她出现在大门口,看到霍疏来了蔫蔫的打个招呼:“早。”


  霍疏停下脚步:“病了?”


  “没有。”黎浅浅困倦的摇头,刚要再说什么,一只泛凉的手突然覆在了她的额头上。


  黎浅浅愣了一下,回过神后失笑:“我真的没病。”


  霍疏放下手,眉头微微皱着。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乖巧的解释:“我昨天做噩梦了,没睡好。”


  霍疏闻言往门外走,黎浅浅也跟了过去。


  “什么噩梦?”他突然问。


  黎浅浅叹了声气:“梦见一大堆玫瑰花要把我淹死了,那个花臭的哦,恶心死了。”


  霍疏又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黎浅浅晃了晃脑袋,深吸一口清晨凉爽的空气,精神总算好点了:“算了,不说那些了,给我看看你的脸。”


  说完,她突然伸手去扶他的下颌,霍疏瞬间僵在原地。黎浅浅两只手捧着他的下颌,仔细研究一番后满意道:“还是在家休养好,你看伤口愈合多快,很多地方都不肿了。”


  霍疏沉默不语。


  “你药已经用完了吧?明天就周末了,我带你去复查一下,这样比较放心。”黎浅浅认真道。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漆黑的眼眸看不出在想什么。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你对别人也这样?”他突然问。


  黎浅浅茫然一瞬,随后以为他在说关心他的事,当即拍胸脯保证:“当然不是,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关心的就是你和我哥。”


  霍疏眉眼微动,半晌又问:“为什么?”


  “因为你们对我最重要呀。”黎浅浅笑嘻嘻的说完,余光注意到公交车来了,赶紧推着霍疏走。


  霍疏被动的被她推着走,很快就上了公交,看到黎浅浅要投币,他板着脸在她之前投了两个硬币。


  “哟吼,今天霍哥哥请客哦。”黎浅浅打趣。


  霍疏被她一句哥哥叫得眼神浮动,喉结上下滑动两下后哑声开口:“闭嘴。”


  “好凶哦。”黎浅浅不当回事,看到后排有座后立刻拉着他过去了,坐好之后,她调整一下姿势就准备睡觉,“到了记得叫我。”


  说完她就要睡,结果眼睛还没闭上,霍疏就先问了:“为什么我对你很重要?”


  “……你今天问题为什么这么多?”黎浅浅无言的看向他。


  霍疏和她对视片刻,僵硬的别开脸:“沟通。”


  嗯,沟通是好事,黎浅浅只得暂时放弃睡眠,耐心跟他解释:“具体的我也不好说,总之我觉得,你和我哥两个人,关系着我未来的生活质量,我得好好讨好你们……我这么说是不是又显得有目的性了,你会不会不高兴?”


  可这是事实,她也很无奈,排除一切感情因素,单就从理智出发,和黎深关系好了,以后才能共同应对破产的事,和霍疏搞好关系,则是为了将来在破产之后,不会被落井下石,这俩人可以说直接决定她的未来了。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一时间没有说话。


  黎浅浅心中忐忑:“你怎么不说话了?”


  “没事。”他只是不习惯‘未来’这个词,也不习惯有人把他放在自己的未来里。


  黎浅浅更不安了:“什么叫没事啊?”


  霍疏本来不想说话了,但对上她小心的视线后顿了一下,沉默许久后淡淡开口:“我是个瘸子。”


  “……so?”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你确定要把我放进未来?”霍疏问完,薄唇便抿成了严厉的弧度。


  黎浅浅愣了一下,突然笑起来,笑声引来其他人的视线,她赶紧关小音量。霍疏脸色不大好,要不是她笑歪在自己身上,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抗拒,他说不定就直接下车了。


  黎浅浅擦了一下眼角,哭笑不得的问:“霍疏,你在自卑吗?”


  霍疏冷着脸不说话。


  “没必要,真的没必要,你知道你在我心里多厉害吗?”黎浅浅说完停顿片刻,组织好语言后才继续道,“是可以毁灭这个世界的存在,如果我们所在的世界是一部电影,你虽然不是电影的主角,可也是戏份最重的男配,等于整个世界都在围着你转。”


  “胡言乱语。”霍疏淡淡开口,脸色却好了些。


  黎浅浅一脸认真的握住他的手:“我说的是真的,你将来一定会成为非常厉害的人,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厉害。”


  霍疏垂眸,安静的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黎浅浅打了个哈欠,直接把手抽了回来:“我好困。”


  霍疏依然盯着自己的手,等回过神时,她已经睡着了。


  黎浅浅一路睡到学校,等下车时还在打哈欠,眯着眼睛跟在霍疏后面。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苏雨的声音:“浅浅?”


  黎浅浅顿了一下,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苏雨和周小云一起朝她跑来。她嘴角抽了抽,抬头对霍疏道:“你先走吧。”
她可不想他跟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打交道。


  霍疏冷淡的看了那两人一眼,便转身先离开了。


  “真的是你呀,我刚才说是你,苏雨还不信呢。”周小云得意道。


  苏雨笑笑:“你说浅浅是坐公交来的,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


  “我可是亲眼看到的,怎么会是开玩笑,”周小云说着看向黎浅浅,“你怎么突然想起坐公交了?刚才那个瘸……那个人就是霍疏吧,他看起来好阴沉啊,你怎么跟他一起来的?”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苏雨嗔怪的看她一眼。


  周小云嘿嘿一笑:“我就是好奇嘛,黎深之前说他是亲戚,但你不也问你爸妈了,你爸妈都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亲戚。”


  “我爸妈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说不定是黎家那边的。”苏雨看了黎浅浅一眼,忙打断周小云。


  黎浅浅隐隐有些不耐,抬脚就往学校里走,周小云和苏雨急忙跟过去。
“浅浅,这周末有空吗?临市开了个温泉会馆,我们一起去吧。”周小云殷勤道。


  黎浅浅懒洋洋的拒绝:“不去。”每次出去都是她全包费用,这俩人连吃带拿的把她当傻子看,她才懒得再去。


  “为什么呀,我们都好久没一起出去了,你最近跟那个何蕾走得很近,是不是不拿我们当好姐妹了?”周小云不满。


  苏雨拉拉她:“别这么说,浅浅肯定会跟我们去的,对不对啊浅浅?”


  “你们请客我就去。”黎浅浅又是一个哈欠,打完慵懒的看向她,“我都请那么多次了,你们请一次应该也可以吧?”


  周小云傻了,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苏雨。


  苏雨尴尬:“当然可以,我请客。”


  “那你订机票吧,记得要头等舱。”黎浅浅扬眉。


  苏雨顿了顿,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好,我今天订。”
黎浅浅唇角微扬:“谢了。”


  说罢,便心情极好的往班里去了,今天课桌上没有花,这让她本就不错的心情更好了,只是看到何蕾的表情后,她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又有花?”她坐下问。


  何蕾点了点头:“在你桌子下面。”


  黎浅浅顿了一下,低头看到玫瑰后一阵无语。


  “……我现在感觉有点恶心,你不会遇到什么变态了吧?”何蕾忐忑的问。


  黎浅浅拿着花去扔了,回来时板着脸:“我哪知道。”


  “幸亏你哥是黎深,你家又有钱,没人敢惹你,”何蕾叹了声气,“不然肯定会有很多人找你麻烦。”


  “……我一个受害者,他们找我麻烦干嘛?”黎浅浅无语。


  何蕾耸耸肩:“你觉得你是受害者,他们可不觉得啊,他们还背地里觉得你装呢,还有人说你自导自演,就是为了出风头。”


  “这么能编,不当编剧真是可惜了。”黎浅浅哭笑不得。


  何蕾叹了声气:“反正你尽快把这事解决吧,怪烦人的。”


  黎浅浅也跟着叹气:“你以为我不想吗?我要是能找到,肯定早就找到了。”


  俩人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无奈。


  一天的课结束,黎浅浅照例要去找霍疏,于是开始收拾书包。


  何蕾一脸羡慕:“不上晚自习真是太幸福了,我也不想上。”


  “那跟家里说一声,让他们帮你请假。”黎浅浅低着头道。


  她前几次都是逃课,后来觉得不是长久之计,干脆给渣爹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自己写个不上晚自习的申请书,渣爹正在外面泡女人,自然顾不上管她,也没问原因就让秘书处理了。


  所以她现在是合法离校,只是黎深暂时还不知道。


  何蕾撇了撇嘴:“你说得容易,我爸妈肯定死都不会答应的。”


  “那就没办法了,”黎浅浅笑着背上书包,“我先走了啊。”


  何蕾点了点头,正要说完,余光就乜到门口的男生,顿了一下后小声道:“那个人怎么阴阴沉沉的?”


  黎浅浅愣了一下,扭头看到是霍疏后,立刻惊喜的跑出去:“你怎么来了?”


  “我今天有事,不去烧烤摊,你留学校上晚自习。”霍疏第一次来她班门口,不少人都往这边看。


  黎浅浅拉着他到走廊角落:“你要做什么?”


  “一点小事。”霍疏回答。


  黎浅浅抿了抿唇,半晌担心的问:“去跟人打架吗?”


  霍疏顿了一下:“我为什么要跟人打架?”


  “……我哪知道,就是有点担心而已。”黎浅浅皱着眉头。


  霍疏眉眼微动,片刻后才开口:“放心,不打架,很安全。”


  “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啊。”黎浅浅说完,便一直盯着他的脸看。


  霍疏眼底闪过一丝闪躲:“你看什么?”


  “我在记你脸上的伤,等晚上回家如果多了,我就找你算账。”黎浅浅眯起眼睛威胁。


  霍疏面无表情的单手罩住她的脑袋:“胆子越来越大了。”


  “你惯的。”黎浅浅扬眉。


  霍疏的唇角浮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嗯。”


  黎浅浅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时他已经走了,她一个人傻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刚才是笑了吧?


  因为一个不怎么清晰的笑,黎浅浅迷迷糊糊的回到教室,其他人都去吃饭了,只有何蕾还有点尴尬的坐在班里。


  “你怎么没去吃饭?”黎浅浅疑惑。


  何蕾咳了一声:“他就是霍疏啊?”


  “是啊,怎么了?”黎浅浅把书包放下。


  何蕾讪讪:“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是他,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当回事啊,对不起。”


  黎浅浅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在因为说霍疏阴沉的事道歉。


  “没事的,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有点闷。”黎浅浅笑道。


  何蕾见她没当回事,才松了一口气,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她:“你没介意就行……不过他头发真有点长了,不影响看黑板吗?”


  黎浅浅顿了一下:“这个我倒是没想过……”


  “我就是随便一说啊,好心的,没别的意思,”何蕾赶紧补充一句,“走吧,去食堂,我请你吃饭。”


  “不用,我请你。”黎浅浅下意识拒绝。


  何蕾斜了她一眼:“大小姐,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黎浅浅乐了:“我那不是没被请的经验么,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只好答应了。”


  何蕾好笑的推着她走,两个人一起去食堂了。


  吃完晚饭,最后的两节晚自习上完就是周末了,黎浅浅一个人又在班里坐了半个小时,时间差不多了就去四楼等着。黎深的同桌看到她,用胳膊杵了一下旁边的人:“你妹来了。”


  黎深顿了一下,抬头看向教室外,黎浅浅立刻对他笑笑。


  “啧,她是专门来等你的吧,”同桌感慨,“你妹真漂亮。”


  黎深斜了他一眼:“不仅漂亮,还听话,你气不气?”


  同桌:“……”


  气完同桌,黎深神清气爽,愉快的度过了剩下的晚自习,等铃声一响就出去了,傲娇的问一句:“你来干什么?”


  “等你回家呀。”黎浅浅说着就挽上了他的胳膊。


  不少人往兄妹这边看,黎深轻哼一声,一脸我不想炫耀但她非黏着我的表情,领着妹妹春风得意的走了。


  “我怎么觉得他那么讨人嫌呢。”班里其他男生嘀咕一句。


  另外一个人叹了声气:“大概是因为我们没有妹妹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后,其中一个举手:“我有妹妹,但不好看,还凶残。”


  众人立刻同情起来。


  已经走了的兄妹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两个人走到校门口时遇到了黄毛,黄毛看到兄妹俩亲密的样子,扬起唇角道:“你们感情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黎深瞬间冷漠,和黎浅浅一起经过他身边时,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


  说完,就带着黎浅浅直接上了自家的车。


  “哥,你刚才好酷。”黎浅浅夸奖。


  黎深扫了她一眼:“你笑话我呢?”


  “怎么会,我夸你呢。”黎浅浅相当冤枉。


  黎深抿了抿唇:“之前跟他一起玩的时候,我还觉得他挺正常,但现在越来越觉得他是个傻哔了。”


  “怎么说,他找你麻烦了?”黎浅浅忙问。


  黎深看了她一眼:“没找我麻烦,但一直缠着我,跟他妈脑子有病一样。”


  “……估计是最近钱花完了,明白你的好了,”黎浅浅啧啧,“这么一看我们俩差不多,都被人当成冤大头了。”


  “有钱是我的错吗?”黎深认真问。


  面对这么贱的问题,黎浅浅无言以对:“……反正也有钱不了几年了,你就N瑟吧。”


  黎深轻嗤一声,显然没当回事。


  兄妹俩到家后,黎浅浅第一件事就是问霍疏回来没有,得知他没回后,顿时开始担心了,然而霍疏没有手机,她就是想联系也联系不到人。


  “他又不是小孩,你这么担心干嘛?”黎深无语。


  黎浅浅抿了抿唇:“你不懂。”就霍疏那个多灾多难的体质,她真怕他回来时新伤加旧伤。


  “我是不懂,宵夜你吃吗?”黎深问。


  黎浅浅摇头:“我不吃了,我去大门口等着。”


  “……你疯了吧。”黎深无语,然而黎浅浅已经跑出去了,他顿时郁闷,但也只好自己吃东西。


  黎浅浅搬个椅子坐在大门口等,等了好久都没见人回来,她心急如焚,想出去找他,但又怕根本找不到他,反而会错过他回来的事。


  她一边纠结一边担心,时间不知不觉中就过了十二点,她精神不支,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最后一次不小心睡着,直接朝椅子下倒去,只是还没摔倒就被人突然抱住。


  她猛地惊醒,看到霍疏的脸后愣了一下。


  “在这里做什么?”霍疏还维持抱着她的姿态。


  黎浅浅气恼的站起来:“你去哪了?!怎么一直没回来!”


  “你在等我。”霍疏终于明白。


  黎浅浅气得声音都大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你都不能早点回来吗?大半夜的跑哪去了!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她急得眼角都要红了,一张脸生动又蓬勃,霍疏定定的看着她,半晌突然道:“我去找花店了。”


  黎浅浅愣住:“什么花店?”


  霍疏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递给她:“那人可能会去的花店。”


  黎浅浅不解。


  “画三角的店是排除的,圆圈是可疑,五角星是嫌疑很大,”霍疏声音没什么起伏,“等找到花店,也就能找到他了。”


  黎浅浅怔愣的翻看他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详细记录了各个花店的信息,以及调查后的结果。


  黎浅浅:“你……一整晚都在做这些?”


  “嗯。”


  黎浅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半晌讪讪道:“你该跟我说一声的,我就可以和你一起了。”


  “本来想查到再说,”霍疏将笔记本收回书包,看了她一眼后道,“但你生气了。”


  ……他的意思是,本来想有了结果再说,但现在看到她生气了,就只能提前说了?这是因为她妥协了?黎浅浅突然有点感动。


  霍疏一言不发的往阁楼走,黎浅浅的视线一直追随他,当发现他走路比平时更加不稳时,她下意识的看向他的脚,然后就隐约看到他两只脚脚踝后方的位置,一只脚被磨出了血泡,一只直接血肉模糊。